查看完整版本: [-- 12.4雪龙【完结】+246L 更新番外7 同栖(完结) --]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暗香盈袖≡ -> 12.4雪龙【完结】+246L 更新番外7 同栖(完结)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  1   2   3   4   5   6  >>  Pages: ( 6 total )

阿水H20 2013-03-05 19:08
      =v=先生的来历~~哦嗷嗷嗷嗷嗷嗷~上古大仙设定什么的最萌了~\(^o^)/~
      桃子什么的,果然地位高就是好啊~哪都有甜食招待=v=,噗~要是先生真的是孙悟空的话要去取经不就是见不到美人了~╮(╯_╰)╭这样不好过啊。
    果然还是喜欢这两只腻歪~闪瞎眼也没关系!!!
    肉文什么的,还是好希望是雪龙的番外啊~特别喜欢这篇文里两人的设定是怎么回事~~一开始就甜蜜的亮瞎人的两人希望番外也能甜蜜下去~
       无论有木有肉,都希望蘑菇能写雪龙的番外啊~~星星眼*v*~~

枯鱼炖蘑菇 2013-03-08 15:53
月上眉梢头。宫灯初明。垂纱帘后,传来一声初醒时的动弹声。穆仙凤赶紧凑过去,略略撩起帘子瞧了一眼,笑得灿烂。
“醒了?可要喝点什么?”
榻上的人没有回她,左右张望,一双明眸似乎在找寻什么人。
“在厅里呢,便是要过去也得梳洗了才行。”
穆仙凤示意旁边侍婢,捧着铜盆进来给那人擦脸,动作轻柔,生怕伤到他一分。
龙宿在厅里和弦知音对弈。默言歆出现在门口。
“醒了?便带过来了吧。”
默言歆俯首称是,便又退了下去。弦知音笑眯眯地问:“是小公子?”
“汝都知道了,还问什么?”
龙宿低头拈子,每一抬头颔首都是风情,直击得弦知音心脏骤停。
“此子来历不明……”
“爹亲!!!”
伴随着“哒哒哒哒”急促的脚步声,一名紫衣小童快步跑来,双手朝着龙宿张开。身后穆仙凤一众侍婢紧随其后,笑容纵容。
龙宿起身弯腰将小童抱了个满怀,让小童啃了一嘴口水。弦知音怔忪,险些将手中棋子掉下来。
那小童明眸皓齿,眉眼间自带三分笑意,额间紫龙纹熠熠生辉,柔软的淡紫头发垂落在肩上,与龙宿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和剑子生的吗?”
弦知音彻底体会什么叫做祸从口出。龙宿的眼睛一眯,桌上的棋盘翻起来,棋盘上的棋子盖了他一头一脸。穆仙凤和众蛟女在旁捂着唇低低地笑着。
“爹亲?”
小童歪着头看着龙宿,眼睛里尽是疑惑。
“饿了?”
“嗯。”
龙宿抬眉望了一眼穆仙凤,穆仙凤心领神会地退了下去。龙宿抬手从桌子上的盘里取了一个梅花酥,递给小童,柔声道:“只准吃一个。”
“哦。”
小童很是听话,双手接过梅花酥,低头慢慢咬。肉乎乎的小手,咬碎散了一手的细屑,始终温柔地抱着他的龙宿。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是要萌死爹啊!!!!!弦知音仿佛能听到身边的蛟女侍婢心中无数的感慨飞啸而过,无奈地继续捡棋子。
“剑子阿叔呢?”
吃了一半,小童终于想起他的目的,抬起头,一双亮亮的眼睛望着龙宿。
“汝吃汝的糕点,问汝阿叔做什么?”
“阿叔说晚上有灯会,要带我去看。”
“吾……”龙宿皱着眉头,很想说他也会带小童去看,不过想到那个拥挤得人来人往的地方,就停了话头。小童歪着头等着龙宿的下文。
蛟女似乎想到了什么,欢喜地走前了两步,朝着龙宿行礼:“龙首,请恕奴婢逾越,不妨去六岭山。近期那里也有一场花灯,是地仙和山灵举办的,也挺热闹的,却不会和人一样那般喧哗。”
“六岭山……”龙宿沉吟。
“爹亲。”这边是自小就善用外貌来获得有利条件的孩子,歪着头,闪着水汪汪的眸子。
弦知音才将棋子收拾好,忍不住感叹一句:“这孩子,真的深得汝之真传。”话音一落,那些才收拾好的棋子又被龙宿广袖一扫,弄得满地都是。
“也罢。吃过晚膳,便去一趟吧。”

枯鱼炖蘑菇 2013-03-08 16:00
Quote:
引用第150楼阿水H20于2013-03-05 19:08发表的  :
      =v=先生的来历~~哦嗷嗷嗷嗷嗷嗷~上古大仙设定什么的最萌了~(^o^)/~
      桃子什么的,果然地位高就是好啊~哪都有甜食招待=v=,噗~要是先生真的是孙悟空的话要去取经不就是见不到美人了~╮(╯_╰)╭这样不好过啊。
    果然还是喜欢这两只腻歪~闪瞎眼也没关系!!!
    肉文什么的,还是好希望是雪龙的番外啊~特别喜欢这篇文里两人的设定是怎么回事~~一开始就甜蜜的亮瞎人的两人希望番外也能甜蜜下去~
       无论有木有肉,都希望蘑菇能写雪龙的番外啊~~星星眼*v*~~


与其说有招待,不如说都被强制勒索←保护费你们懂得。
每次写到剑子的仙人设定就忍不住会想到官方的悟空恶搞,简直无法摆脱啊!
雪龙的番外已经出来了哦,灵感来自于K仔的偶图,目测是没有肉的。
不过,怎么说呢,不一定。我还是想重新开个肉文。

必须甜蜜下去的,这是宗旨。

阿水H20 2013-03-08 18:42
捂脸,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的想法那儿不正常啊啊啊啊~看到刚刚开始的一段我就在想,帘子里面是谁。龙宿?不对,仙凤应该不会这么回话。 先生?不对,先生不会不回话吧。。。。。。然后。。。。。难道是美人养的小白脸??!!(然后我觉得我疯了)
  对了?剑子阿叔?。。。。。。。。。不是应该叫剑子阿爹的么(棋盘迎面扑来= =)
求先生出现~~~~~~~~~~大和谐什么的~嘤~腐女节有更新好幸福~

枯鱼炖蘑菇 2013-03-12 17:23
行馆离六岭山有段距离。默言歆吩咐了马车,来接的。路上弦知音小声问龙宿,孩子的名字。龙宿看着正在玩九连环的孩子,道:“长昊。”
“便是不着一字,尽是期望。”弦知音安然地从马车上的角落取出茶盘来。
龙宿忍不住笑他:“这般摇晃,如何饮?”
“着相了,龙宿。”
“别拿佛门那一套对付吾。”
“其实以汝吾功力饮这一杯茶还是挺容易的,不过小公子的话……”弦知音提到这里,和龙宿一同转头去看玩得不亦乐乎的长昊。
龙宿懒洋洋地抚摸他的长发,道:“他不喜欢喝茶。”
“小主子。要喝蜜水吗?”穆仙凤掀着帘子探头问。
“嗯。”长昊点一点头,笑得春花灿烂。穆仙凤伸手替他倒了一杯温蜜水。龙宿伸手接过来,凑到长昊唇边。
“喝了再玩。”
长昊两只肉爪子接过杯子来,沿着杯沿小口小口地啄。
“剑子仙迹去了哪里?”
“说是有事便出去了。”龙宿淡淡地说,接过长昊喝完的杯子,递给穆仙凤。穆仙凤赶紧掏出手绢来替长昊擦嘴。长昊听见他们讨论剑子,也转过头来,直盯着他们。
“长昊,汝是想剑子阿叔了吗?”弦知音当真哪壶不开提哪壶,伸手从旁边穆仙凤准备的零食包里取了一颗糖,递给长昊。
长昊点点头,接过来还不忘道谢。
“这孩子真是乖巧。”弦知音望着长昊,叹道,“看他模样也三岁有余,汝竟然也瞒着族内这么久了。”
“吾年岁盛年,族内长老虽无法阻止吾之动作,但如果来哭闹也是很麻烦的。”龙宿轻挑嘴角,当年为了祭祀一哭二闹的戏码,长老当真乐此不疲。经龙宿一提,弦知音似也想起什么,跟着一笑。
“主子,到了。”穆仙凤的声音柔柔地从帘外传过来。
“嗯。来,下来吧。”
龙宿先慢慢下了马车,转身伸手对着马车厢内。长昊一下子扑到龙宿的怀里,“咯咯”一直笑。
“汝啊,这般调皮蛋真不知像了谁?”
“是爹亲的孩子自然像爹亲。”龙宿生养出来的孩子自然少不得略带撒娇的伶牙俐齿。
弦知音闻言,忍不住一笑:“倒真是汝的孩子。”
“那是自然。”龙宿仿佛听不见弦知音的话中话,很是自然的口气应了。
“哇——!好漂亮!!!”长昊显然对于他们的对话毫无兴趣,指着漫天飞舞的萤火兴奋地喊,“爹亲,你看这么多萤火虫。”
“是龙首。”
“龙族大人。”
听见长昊喊声的游客纷纷回过头来,望见身份高贵的龙族,不由得讶异得议论起来。
“龙首大人大驾光临。”游客很快让开了一条通道,一位拄着拐杖的长者走到龙宿的面前行礼,“可是有什么事情?”
“山神大人多礼。今日不过是吾家顽童贪奇过来赏玩,并无要事。”
闻言,山神转眸望向龙宿怀里的长昊,不曾听闻龙族有诞生新子。不过该说的话,山神自然明白,他笑着,一张皱着的脸显得更皱,侧开身,让开道路:“小公子对六岭山的山祭如此抬爱,是吾等荣幸,请随意,务必尽兴而归。”
“多谢。”
龙宿对于这般应酬的话语如鱼得水,礼仪齐备后才施施然带着长昊等慢步离开。
“爹亲。那老头脸皱巴巴的,好可怕。”长昊在龙宿的耳边低声咕哝着。龙宿脸上笑容未改,却腾出一手来使劲捏长昊的脸颊。
“山神大人尊为一方之神,不得无礼。还有,汝修为不够,看不透山神皮相不怪汝。但有些话不该说,汝应该清楚。日后作为吾龙族少主,汝身上责任重大……”
“哦。”长昊心想才不要做什么少主,只要爹亲就好,这般想着伸手搂紧了龙宿。
弦知音微笑在旁边:“少主还小,何必如此?”
“不能因为年幼而纵容,长大了就未必能有所约束了。”
“是是。”弦知音笑道,“不等剑子仙迹当真可好?”
“等他作甚?”
说罢,龙宿抱着长昊,大踏步就朝着热闹之处而去。

枯鱼炖蘑菇 2013-03-12 17:25
Quote:
引用第153楼阿水H20于2013-03-08 18:42发表的  :
捂脸,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的想法那儿不正常啊啊啊啊~看到刚刚开始的一段我就在想,帘子里面是谁。龙宿?不对,仙凤应该不会这么回话。 先生?不对,先生不会不回话吧。。。。。。然后。。。。。难道是美人养的小白脸??!!(然后我觉得我疯了)
  对了?剑子阿叔?。。。。。。。。。不是应该叫剑子阿爹的么(棋盘迎面扑来= =)
求先生出现~~~~~~~~~~大和谐什么的~嘤~腐女节有更新好幸福~


小卖了一个关子,只是短篇番外,不要较真←真的是短篇么?
阿水当真以为龙宿会让他叫剑子阿爹吗?
即使蛟女八卦传得漫天飞舞,大家都公认了,龙宿还是不愿意承认的。
必须声明一下,这不是生子,虽然意思差不多。

满七 2013-03-12 22:48
心!都!给!萌!软!了!
弦知音同学,作为一个稳重的先天人,怎么可以这么八卦呢——就算是八卦,也不能在当事人面前说啊,就龙首那个面子,掀一头棋子已经很轻柔了=。=
所以呢,小少主是怎么来的?龙珠?还是和剑子……阿叔似的从石头里,咳嗯嗯
剑子先生跑哪去了啊,这么欢乐的天伦之乐放着不管还四处跑么= =+
番外叫“一梭梦”……难道其实最后是剑子大仙一头栽下枕头的时候做的梦么← ←

枯鱼炖蘑菇 2013-03-15 11:48
“上仙。真的没有。”可怜兮兮的从从(注一)望着剑子仙迹,“从从真的没有。”

剑子仔细将它打量了一番,笑道:“从从,这东西放在你身上也没什么好处。要是让肥遗(注二)他们知道了,少不了你一顿饱揍。”

从从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六只脚不停地抖着,望了一眼看似很纯良的剑子仙迹,从自己的毛发里叼出一颗圆圆的红色珠子。那珠子在暗夜里透着血红的光,很是漂亮。从从放在剑子的手心里,眼睛始终离不开那颗珠子,缩了缩脖子:“东西给你了从从。”

“放心。日后肥遗找你麻烦就让他们先来找我。”

从从听着剑子仙迹这般豪气万丈的发言,摇摇头,边唠叨边走开:“谁敢找你麻烦啊从从。从从要去参加祭祀了。听说这次祭祀可热闹了从从。山神大人要亲自跳舞从从。”

剑子仙迹一伸手,拧起从从的身体来:“这次山神会来?”

“痛!”从从皱着眉头望着剑子,四肢在半空中扑腾,“山神比较好不会欺负从从。”

“好了,你走吧。”

“从从,祭祀开始了,你还在这里做什么?听说龙神大人也有来哦。”胖嘟嘟的帝江(注三)欢快地跳过,完全没有注意到站在树阴影里的剑子仙迹,伸手拉过从从的爪子,“赶紧走吧。听他们说,龙神大人可漂亮了。”

“帝江,好久不见。”剑子仙迹微笑着走出来,提起帝江,“你能不能告诉我,龙神大人是哪一位龙神大人?”

“剑……是剑子大仙!!!”帝江的小短腿不停地扑腾,“好可怕。我要被吃掉了。”

“谁告诉你,我会吃掉你了,快回答我的问题。”剑子仙迹转手将红珠收好。

“自然是龙首大人。”帝江完全无视剑子的前半句开始用不知道在哪里的脸嘤嘤地哭。

剑子满是无奈地将帝江放下来:“山神大人跳舞,你是伴舞吗?”

“是啊,你怎么知道?”帝江听他一问,便忘了哭泣。

“赶紧去,别误了场子。”

“哦。”帝江完全不记得刚才发生的“暴政”,拉着从从往林子深处跑,“从从,我们快走吧。”

剑子一笑,也跟着消失在林子中。

“爹亲。风车。”长昊望着摊子上那转动的红色纸风车,一双眸子就始终移不开视线。穆仙凤得到龙宿示意后,赶紧和摊主示意,取了一枚递给长昊。这里不似人界,需要银两流通,来摆摊的都是兴趣做的,凑一个份子,所以东西只要打个招呼摊主同意了便取。如果有贵重的,则可以以物换物。

长昊鼓着腮帮子吹着小风车。龙宿看着有趣,便轻轻挥手示意默言歆不用特地召来风吹动风车。

“风车要跑起来。”弦知音笑道,将长昊从龙宿怀里抱起来,让他自己走,“前面还有很多东西,不去看看么?”

“爹亲。”长昊仰头望着他始终笑着的爹亲。

龙宿颔首:“去吧。别跑太远。”

“嗯。”长昊得到同意后,撒丫子跑开了。穆仙凤等一众蛟女侍婢赶紧快步跟了过去。弦知音站在龙宿身边道:“看来,汝的别跑太远这句是没有听进去。”

月色如水。清歌鸣动。地仙,山灵,妖怪各自吹奏乐器,载歌载舞,红灯映照下,一片欢愉,小食,吆喝,还有花盛开的香气。偶尔来趟祭祀典礼,倒也当真不错。龙宿心想着。唯独——

一扭头,看见嘴里含着冰糖葫芦而满嘴糖渍的弦知音,瞬间又将头转回去了。

“不爽?”弦知音坏笑,“可惜吾不是剑子仙迹?”

“吾看汝最近是太闲了,不妨送汝去学海无涯,陪陪……那个死老头?”龙宿的语气轻佻,听得旁边伺候的蛟女耳朵都尖起来了。默言歆已经很习惯这群侍婢一惊一乍的样子,分明没什么表情,眼睛却忽然亮起来,只要不要伤害到主子的,其他不管。

弦知音将最后一颗山楂咬下,随手丢了竹签,道:“别生气。吾那串冰糖葫芦给汝。”

“吾才不要。”龙宿给气笑了。

话音刚落,这边一串红艳艳的冰糖果儿递过来,带着笑意问:“真的不要?”

“先生。”默言歆行礼。弦知音也对他点点头。他笑了一笑,将人揽在怀里。

“带咱儿子出来玩?怎么不叫我?”

“剑子仙迹,汝搞清楚,那是吾的儿子。”龙宿咬牙切齿,将嘴巴里的山楂当成他来一样嚼碎了,“与汝没有半点关系。”

“话不能这么说。当年你执意将体内元丹化成龙珠将他成形之际,我也是出过一份力的。”

“汝把话说清楚,汝不过是帮吾守阵而已。还有,弦知音别给吾乱写,吾要是看到什么不该出现的东西,就宰了汝炖汤。”龙宿没好气地凶了一眼正在奋笔疾书的弦知音。

弦知音笑了笑,将纸笔收了起来:“为了生计。”

“长昊呢?”剑子左右环顾,“和仙凤去玩了吗?”

“在前头呢。”龙宿张望了下,看见长昊正在大口咬着糖画,“又乱吃东西,难怪晚上都不怎么肯吃饭了。”

“开始了,开始了……”

正当下,四周的山精妖怪又开始骚动了。

“山神大人开始跳舞了?”

“走。去看看?”剑子仙迹笑着,将龙宿的手牵着,引着向前走去。

龙宿迟疑会,靠着他并肩一起走了过去。笙歌起,红月升,山木萤火纷纷,只见台上的山神手握长戟,金盔银甲,早就不是刚才见到的模样,剑眉星目,俊气勃发。几只帝江在旁开始跺足,随着脚踝的铃铛响,小翅膀扑闪扑闪,山风骤起,柔而不冽。

“喝。”

山神舞动着长戟,一招一式,都极具力与美,刺,便是疾如风,挥,便是动如火,收,是不动如山。在惊呼中他飞舞旋起……龙宿显然有些心不在焉,倒是身前的长昊很开心地笑着,指着山神,问着龙宿:“爹亲,这就是我刚才看到的山神大人吗?好厉害。”

“这时候才尊称山神大人。”龙宿伸手刮了一下他的鼻子。

剑子笑笑:“山里凉。等山神大人跳完,我们便回去吧。”龙宿闻言抬头瞥了他一眼,淡淡地点了点头。

注一:生活在栒状之山,形状像狗,却长有六只脚,声音像是在叫自己。

注二:生活在魂夕之山,形状像蛇,却一头两身,据说一现行,当地就会有大旱灾。

注三:生活在天山之中,形状像是黄色的圆囊,会发出赤色的丹火,长有六只脚,四只翅膀,浑圆一体,分不清面目,却善歌舞。

枯鱼炖蘑菇 2013-03-15 11:59
Quote:
引用第156楼满七于2013-03-12 22:48发表的  :
心!都!给!萌!软!了!
弦知音同学,作为一个稳重的先天人,怎么可以这么八卦呢——就算是八卦,也不能在当事人面前说啊,就龙首那个面子,掀一头棋子已经很轻柔了=。=
所以呢,小少主是怎么来的?龙珠?还是和剑子……阿叔似的从石头里,咳嗯嗯
剑子先生跑哪去了啊,这么欢乐的天伦之乐放着不管还四处跑么= =+
番外叫“一梭梦”……难道其实最后是剑子大仙一头栽下枕头的时候做的梦么← ←


弦知音作为叫女八卦的主笔之一,表示赚点外快没有什么大的罪过。而且如果龙宿不肯让他写的话,他也是写不了,总归龙宿还是睁只眼闭只眼的。小少主确实是龙珠里出来的。确切来说,是龙宿的内丹。
剑子大仙自然是去办正经事去了。不过马上就回来了。
标题?
嘛……反正下回很快就写出来了。

龙鳞黄泉 2013-03-15 12:29
神兽们各种萌~~~~~剑子也真欺负得下手啊~~~~

不过感觉那种小受气包的模样不顺手欺负一下也蛮可惜的~【喂

弦知音果然有眼力见儿,任何风吹草动都能八卦一下,不过剑子那种故意的大呼小叫“咱儿子咱儿子”想让人不八卦也难啊~

想当初龙宿就不该让他守阵嘛,这不活生生落人口实么~其实龙首心里也想是“咱儿子”吧【喂

小孩子听话听半句真是软萌软萌的~~~~不正经吃饭也不要紧啊,阿姨这里有糖,快来吃啊【痴汉脸=3=

竹韵潇潇 2013-03-15 16:58
长昊给捏不???好想捏捏啊,好可爱!!!

枯鱼炖蘑菇 2013-03-21 17:41
长昊很是天真无邪地歪着头问弦知音,声音不大不小,刚刚好让被拉拉扯扯进寝室的两个人听到:“弦叔叔。爹亲和阿叔干嘛这么早就回房了啊?!!”躲在一旁偷闲喝水的穆仙凤狠狠地呛了一口水。默言歆赶紧伸手替她顺气。
弦知音手中的一个钵都想盖到自己的脸上,弯腰对着他和颜悦色:“汝爹亲累了。”
“那剑子阿叔陪着长昊读故事也可以。”长昊眨着眼,手里抱着一大本厚厚的书,嘟着嘴的模样有些委屈。
“弦叔叔念给汝听,可好?”弦知音和声细气地询问着长昊,顺手接过长昊手中的书,目光一闪,温柔地笑着,抚摸着长昊的头发,“长昊,这书是谁给汝的?”
“我早上在弦叔叔的房间里的枕头下找到的。”长昊笑得春花失色。弦知音心脏顿时漏跳了一拍,说这小家伙没有剑子的血统还真没人信,将剑子的腹黑和龙宿的美貌发挥到极致,日后的龙首必然是个祸害。当然这些话只敢自己脑子里想想。
“这本书呢……”弦知音微微笑着,手指好看地一翻,就见火花四起,瞬间烧成一团。
长昊很是可惜地看着那一团火光,却还是笑得很开心,已经将内容都看完什么的他才不会告诉弦知音。
“什么事情?”龙宿任由剑子一回家就将人往寝室里带,知道必然是要有事情的。
剑子从袖子掏出早前取来的红色珠子,放在龙宿的手心上。
龙宿敛眸,叹道:“汝当真去取来了?”
“自从你三年前强行将内丹分化成形,一直都有心悸之症。我听说雪龙天赋异禀,有内丹成形之能,但耗损太大,终生只能化龙一只,而且成龙常因此衰竭而死。你不说,当真以为我不知道。”
“弦知音那个大嘴巴。”
“这次不是他。”
“……汝何时跟楚君仪教母如此亲密了?”龙宿略带冷意地轻笑着。
剑子丝毫不以为意,伸手拉住龙宿另外一只没有握物的手,额头抵额头。
“龙宿,事到如今,你还不肯对我坦诚吗?”
“吾不曾。只不过,血红珠……难求,汝是怎么拿到的?”
“如果我说很简单,你信不信?”
“信。剑子上仙出马有什么不简单的?”龙宿略带揶揄,隐现梨涡。
剑子看得又疼又爱,伸手将人抱在怀里,道:“我帮你运功。”
“嗯。”
红烛燃滴泪,月风吹纱窗。这么诗意的夜晚里,长昊望着爹亲的寝室兴叹。穆仙凤抬袖掩去笑意,伸手将小主子抱起来,道:“夜深露重,小主子回房休息,可好?”
“凤姨,我今天不能和爹亲一起睡么?”
“这个……”
“我今天很想很想跟爹亲一起睡。”长昊嘟着嘴,“刚才弦叔叔将我的故事书给烧了。”
“小祖宗也就你敢将弦先生的卷宗当成故事书。”
“凤姨想知道里面写什么吗?”长昊甜甜地笑着,过目不忘的本事不是只有爹亲才有。穆仙凤的心猛然跳动了一下,被狠狠击中,这诱惑极重,自个儿抖了半天才忍住,深呼吸一口气,“小主子还是随我回去睡吧。”
“我想和爹亲一起睡。”长昊的口气可委屈了,都哭出来了。穆仙凤为难地看着寝室,刚才剑子有偷偷吩咐不能打扰。可是谁也舍不得这小主子难过。夜色天凉,也不能让小主子老呆在这里。
“凤儿,带长昊进来。”龙宿的声音宛如夜晚的海棠轻轻地开。
剑子推开门前月,将少昊接过来抱在怀里,忍不住伸指在他额头轻弹。长昊“嗷呜”一声,委屈地问剑子:“剑子阿叔为什么要欺负我?”
“让你捣蛋。”
“长昊没捣蛋。”长昊大声地辩解,扭头看见龙宿有些倦地靠在塌上,眸子半合,又用爪子捂住了嘴,小声地问,“爹亲怎么了?”
“你爹亲刚运功,累了。”
“哦。”长昊挣扎着从剑子的身上爬下来,悄声地走到龙宿身边,偎依着,顺手费力地将毯子拉起来,然后眼睛一瞥,表示剑子阿叔你可以走了。动作一气呵成,毫不停滞,弄得剑子仙迹一下哭笑不得。
龙宿见了也是“扑哧”一声轻笑,左手将长昊轻轻地揽在怀里,抬眼望了剑子一下。剑子会意,走过去,取出鞋袜,脱去外衣,上了塌,和龙宿两人对着靠,将长昊护在两人之间。
长昊思量半晌,勉强同意剑子阿叔的举动,伸爪子拉拉剑子手臂,又拉了拉他身上的锦被。龙宿的床榻大,连同一席锦被也是特制的,华丽轻软,大大的一床,都将人盖着,不会嫌小了。长昊玩了一个晚上,很快就睡着了。
龙宿微微睁开眼,道:“可算是静了。”
“小孩子是该活泼点。”剑子笑道。
“汝来带?”龙宿瞥了他一眼,嗔意略现。
剑子见他这般模样,忍不住笑出声来,握紧龙宿的手:“有何不可?也是我的孩子。不是吗?”
龙宿没有应他,合上眼,仿佛睡去。
剑子紧紧握着他的手,暖和的,忍不住凑过去轻吻了他的额头。
“龙宿。你说,这若不是梦,该有多好?”
夜渐深,虫鸣起,华丽宫灯一盏一盏熄灭,生怕扰了人的清梦。蛟女仍在轻唱不朽的诗章,一梭梦,成歌衣。复不醉,一生矣。
(完)

枯鱼炖蘑菇 2013-03-21 23:12
Quote:
引用第159楼龙鳞黄泉于2013-03-15 12:29发表的  :
神兽们各种萌~~~~~剑子也真欺负得下手啊~~~~

不过感觉那种小受气包的模样不顺手欺负一下也蛮可惜的~【喂

弦知音果然有眼力见儿,任何风吹草动都能八卦一下,不过剑子那种故意的大呼小叫“咱儿子咱儿子”想让人不八卦也难啊~
.......


蠢萌的神兽各种让人想欺负啊。

弦知音作为蛟女八卦的一大手,是不会轻易放过风吹草动的,不过最近有些太逾越了。没关系。龙宿等好些了会好好收拾他的。微笑。

至于守阵这个事→龙宿:弦知音汝这个大嘴巴,扇死汝!谁让汝告诉剑子仙迹的?剑子(肿一边脸,竖大拇指):弦先生,好兄弟。弦知音(拿着丁香):主编,看来吾们真得好好讨论报酬这个问题了,吾每次手稿都是用生命换的。谜之音:GJ。弦先生,谨代表龙首后援会全体蛟女感谢您的牺牲。回见。

就剑子的逻辑,确实是“咱儿子”。龙宿不承认是傲娇!哼嗯。

PS:别宠坏少主。

枯鱼炖蘑菇 2013-03-21 23:13
Quote:
引用第160楼竹韵潇潇于2013-03-15 16:58发表的  :
长昊给捏不???好想捏捏啊,好可爱!!!


准备接收“一荡山河满江红”和“天下无双”了没有?歪头微笑。

阿水H20 2013-03-23 13:05
= =。。。。。。。。剑子看得又疼又爱,伸手将人抱在怀里,道:“我帮你运功。”
只有我一个人把我帮你运功看成我帮你运动了么。= =我觉得有一天的眼睛一定被和谐掉和谐掉和谐掉和谐掉。。。。生命的大和谐啊= =。我觉得我可以去死了~嘤嘤嘤嘤

枯鱼炖蘑菇 2013-03-29 16:38
“然后呢?”

“然后……”蚩尤望着剑子,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你知道伏羲是个目的性很强的神。他不会无端创造一个仙出来的。题外话,女娲和他完全不一样。”

“而剑子就是为了防止变数而生的。”龙宿接了他的话,完全没有理会他的题外话,让他略伤心。

“当然为了防止剑子也成为变数,还有很多后招……”蚩尤挠挠头,“所以说,伏羲真的是一个很烦的家伙。”

“……”龙宿眯着眼睛,望着蚩尤,心中却有些可以理解伏羲当时的心境。毕竟对着这么一大群很是不在状态的神和仙,心思缜密,算无遗策,真的不是他的错,天下没大乱真的感谢这位劳心劳肺,没得报工伤的伏羲大神。

“所以……”龙宿微笑着,将闢商的剑锋又递前了一分。

“美人吾觉得吾很配合了,是不是将剑锋移开一些对彼此比较安全?”

“吾觉得杀害吾龙族的罪也可以一并清算了不是吗?”龙宿的唇边依旧是绽开小朵的微笑,梨涡隐现。

“吾没动手这个理由不成立?”

“出谋划策的人是不是该作为主脑受罚呢?”龙宿微微笑着。

“猪脑好吃。”土地不知死活地补充了一句。

蚩尤闻言,微微一笑。土地忍不住往龙宿身边缩了缩身子。

“吾现在已经失去神力,若你真要动手,加上旁边那位,勉强能将吾擒住。不过,龙宿,看在你是美人的份上,提醒一句,若收了吾,便再也没有人可以帮你,留住这个乘龙快婿了?”

龙宿运气加剑身,顺势刺进蚩尤的肩头,道:“吾没兴趣挑汝的琵琶骨。但如果汝想吃点苦头,吾可以帮忙。”

“你还想知道什么?”蚩尤望着他,指着旁边开始啃不知道第几个桃子的剑子,“直接问他。”

龙宿停顿了下,低头竟然叹了一口气:“他深得伏羲真传,太极的四两拨千斤打得比谁都好。吾懒得跟他动这心思。”

“龙宿……话不是这么说……”剑子随手将桃子一丢,站起身子来,仿佛仙风道骨的模样。土地翻了翻白眼,开始伸手掏他的袖子。

“你这个吃货能不能消停一下?”剑子赶紧收袖子,“明明就这么大只,比我还能吃。”

“你也好意思说别人是吃货。你除了桃子好像还拿了山神不少好东西,快交出来。”土地仰头辛苦地瞪着他,跳脚跳得没有一点气势。

“不行。这些是给龙宿的。”

“汝便给他。”龙宿蹙眉,有些不耐道。剑子笑笑,从袖子掏出一包油纸包来,递给土地。土地欢天喜地地跑到边上去,一点都不吵闹了。

“然后呢?”蚩尤笑眯眯地问龙宿,“安抚了吾的人。也抓出吾是幕后主谋。然后呢?杀了吾吗?还是跟吾做一个愉快的交易?”

“愉快的交易……”龙宿心中思量。

“我可以插个话吗?”剑子清了清嗓子,问道。

“不行。”龙宿速答。剑子很是伤心地躲在一边,泪目望着他。

蚩尤对着他轻轻地摇摇头,道:“看来以后你也是个没地位的主。”

“这是情趣。”

剑子大仙理直气壮,如是说。

枯鱼炖蘑菇 2013-03-29 16:47
Quote:
引用第164楼阿水H20于2013-03-23 13:05发表的  :
= =。。。。。。。。剑子看得又疼又爱,伸手将人抱在怀里,道:“我帮你运功。”
只有我一个人把我帮你运功看成我帮你运动了么。= =我觉得有一天的眼睛一定被和谐掉和谐掉和谐掉和谐掉。。。。生命的大和谐啊= =。我觉得我可以去死了~嘤嘤嘤嘤


……你不是一个人。我差点打错来着。看来你很成功地接受到我传达的本质←喂。

清岚 2013-03-29 20:51
我想送花結果死活系統就是不理我是鬧哪樣…………
話說我之前怎麼沒有發現有一篇這麼萌萌萌萌的番外呢!!!少主什麽的果然是人間殺器啊TAT
兼備龍宿的樣貌在來點劍子的腹黑……孩子,酷愛到我懷裡來啊!

枯鱼炖蘑菇 2013-03-29 23:08
Quote:
引用第167楼清岚于2013-03-29 20:51发表的  :
我想送花結果死活系統就是不理我是鬧哪樣…………
話說我之前怎麼沒有發現有一篇這麼萌萌萌萌的番外呢!!!少主什麽的果然是人間殺器啊TAT
兼備龍宿的樣貌在來點劍子的腹黑……孩子,酷愛到我懷裡來啊!


系統打定主意不肯給我第一百朵,在牆角畫圈圈。
少主的靈感來自K仔的團圓圖。
少主必須是顛倒眾生的人間殺器。
劍子:看咱兒子都爭氣……
龍宿:那是吾兒子,劍子仙跡。

阿水H20 2013-03-30 18:58
我觉得我得净化一下心灵~= =
对啊~这是情趣~狂点头中!!!为了爱妻的开心就是要先放软一点嘛~夫纲就是要在正确的时间振起来~~~~~
炖猪脑真心是美味啊~(额。。。。走题了么= =)
其实直到现在我还是不是很清楚先生还要干什么事啊,TAT我还以为路人甲太学主死了就可以看到这两只甜甜蜜蜜结婚生子(误!)来着= =
期待下文~嘤

枯鱼炖蘑菇 2013-04-01 00:05
Quote:
引用第169楼阿水H20于2013-03-30 18:58发表的  :
我觉得我得净化一下心灵~= =
对啊~这是情趣~狂点头中!!!为了爱妻的开心就是要先放软一点嘛~夫纲就是要在正确的时间振起来~~~~~
炖猪脑真心是美味啊~(额。。。。走题了么= =)
其实直到现在我还是不是很清楚先生还要干什么事啊,TAT我还以为路人甲太学主死了就可以看到这两只甜甜蜜蜜结婚生子(误!)来着= =
期待下文~嘤


为什么要净化呢?
这本来就不是正经的东西啊←喂。
也只有剑子大仙能如此理直气壮表达这么个意思了。
炖猪脑……真心不敢吃。
不过有个朋友倒是很喜欢。
无论先生要做什么事情,到了最后都是甜甜蜜蜜的,也不排除他为了甜甜蜜蜜就忘了该做什么事情。
总之,这篇文里,不要认真,放轻松放轻松。

题外话一个:感谢行雨大大的第一百朵花花~!

竹韵潇潇 2013-04-01 16:30
期待下文啊!!!!长昊好可爱给捏不好想捏啊!!!!!!
于是,剑毛,你果然是没地位的啊,哈哈

枯鱼炖蘑菇 2013-04-06 15:29
剑子仙迹很讨厌所谓的密室商谈,有什么事情就不能放在太阳底下说……呃,现在是晚上,月光也是很亮的。
穆仙凤来了两回,送了茶水和点心。剑子闲着没事,就将点心一块一块捏碎,丢到水池里去喂鱼。那边的土地总算是饱了,抚摸着小肚子,靠在躺椅上,一副及时行乐的模样。
剑子拿筷子去捅他:“喂。你也饱了。帮我去打探一下。”
“不要。”土地眼皮都懒得抬一下,“龙宿说了不让人打扰。”
“你听他的,听我的?”
“当然听龙宿的。你又不管饭。”
土地老神在在地躺着,不为所动,据理力争显得很有底气的模样。
剑子忍不住又伸出筷子去捅他:“行啊?胆肥了?”
“不敢。”土地立刻缩缩脖子,作懦弱状,然后瞥眼看向密室,嘴角露出几分笑意来。剑子仙迹忍不住去扯他的脸颊,以示愤恨。
“先生。”穆仙凤一改平日对剑子不满的态度,笑得柔柔的,为剑子仙迹斟茶,“凤儿最近听到一些传闻,不知当问不当问?”
“你这个样子一点当问不当问的意思都没有?”
“那就可以问了?”穆仙凤轻轻地掩袖笑着。
剑子一甩广袖,坦然坐下,道:“不妨直说如何?”
“那么请教一下剑子先生,到底还瞒了我们多少?”穆仙凤这句问得极其巧妙,就一句话就将剑子的底要抄个遍。
剑子喝了一口热茶,道:“无功不受禄。这口由凤儿亲手沏的热茶,果然不是随便喝的。”那头,土地发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声。
“仙凤还在等先生的解答。”
“你和你家主子总喜欢刨根问底。”
“那是先生瞒得太多了。”穆仙凤从善如流,又为剑子倒了一杯,“主子既然选了先生,我们这些做下属的是不能干预的。但是至少该让我们知道,我们可以相信先生的为人,不是吗?”
“仙凤,我打包票,这个人人品不行……”土地懒洋洋地插嘴,话音刚落,一个梅花糕就塞在土地的嘴里。土地秉着不浪费的原则,小口小口吃掉了。
剑子哭笑不得,转过头来,看着穆仙凤,道:“你觉得我不可靠吗?”
“我不知道。”穆仙凤歪着头,很是认真,当初龙宿执意去找他的时候,她也百思不得其解。但是龙宿只是给了一句,挺好玩的。穆仙凤到现在都没有看出,哪里挺好玩的。
剑子微微一笑,拿起杯子来:“我会对他好的。因为他是我的龙宿。”
“空口无凭……”
“仙凤这是对自己的主子没信心吗?”
“不是。”穆仙凤望着他,迟疑了片刻,反问,“剑子先生,知道为何雪龙是龙族里最珍贵的吗?”
“……请赐教。”
“不告诉你。”穆仙凤俏皮一笑,起来转身大步便走。
剑子愣在当场。土地哼哼唧唧:“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剑子闻言瞥了他一眼,想这般短小身材,有什么资格说这句话。
月光倾洒。龙宿坐在紫藤花下,手里握着一杯温酒。
蚩尤轻笑:“这便是密室?”
“吾不会用黑漆漆的那么不华丽的房间作为密室的。”龙宿低头,望着落进杯中的紫藤花花瓣,“这里施了咒法,外头一样是听不见的。”
“那吾直说了。”蚩尤提起桌上酒壶,为自己斟满一杯,“如果你想和剑子在一起的话,就必须破阵。”
“破阵?”龙宿举杯凑到唇边,几分思量。
“其实几万年流转,这个阵法的重要性已经不如当初那么大了。当年共工一头撞了不周山,导致天地失衡,才需要百般弥补,这么多年,天地的秩序早就稳定了,这个阵法,宛如鸡肋。”
“汝以为吾会信。”
“你必须信。”蚩尤笑了起来,“因为你知道,在他心中,你必然不会是最重要的。”
一句话,便如长剑刺入血肉,任凭疼痛蔓延,无法遏制。

枯鱼炖蘑菇 2013-04-06 15:31
Quote:
引用第171楼竹韵潇潇于2013-04-01 16:30发表的  :
期待下文啊!!!!长昊好可爱给捏不好想捏啊!!!!!!
于是,剑毛,你果然是没地位的啊,哈哈


剑子表示地位什么的是自己争取的。现在龙宿不给没关系,只要保证特殊时期的特殊地位就可以了。

长昊给捏的……不过要先过他的两个爹亲再说。

荷顏 2013-04-20 16:59
土地搶戲挺嚴重的XDDDDD
我要對仙鳳豎起大姆指,哈哈
難得看到劍子吃癟的樣子
看到尾末
我真心覺得會要開始一連串陰謀的虐嗎>_<

阿水H20 2013-04-22 10:28
TAT一句话虐到心底啊。。。!!为什么我有种剧情又急转直下的感觉~话说外面一副其乐融融(哪里乐了?)里面一副寒气逼人的形势让人抖啊。。。。。就是不知道龙宿死怎么想这句话的,也不知道要是先生听到了这句话会怎么想。。。。诶诶TAT

枯鱼炖蘑菇 2013-04-23 11:42
Quote:
引用第174楼荷顏于2013-04-20 16:59发表的  :
土地搶戲挺嚴重的XDDDDD
我要對仙鳳豎起大姆指,哈哈
難得看到劍子吃癟的樣子
看到尾末
我真心覺得會要開始一連串陰值呐皢幔荆撸


土地是这篇文章的吉祥物←不对。
仙凤作为龙宿的爱徒,必然深得其真传的。
再次强调,这篇没有阴谋……
这篇是轻松文来……虽然偶尔撒盐,但是本意是撒糖来着。
还有逻辑是没有的←喂。
BUG是很多的←喂喂

如果亲可以开心就可以了。

枯鱼炖蘑菇 2013-04-23 11:45
Quote:
引用第175楼阿水H20于2013-04-22 10:28发表的  :
TAT一句话虐到心底啊。。。!!为什么我有种剧情又急转直下的感觉~话说外面一副其乐融融(哪里乐了?)里面一副寒气逼人的形势让人抖啊。。。。。就是不知道龙宿死怎么想这句话的,也不知道要是先生听到了这句话会怎么想。。。。诶诶TAT


……我真的是不是要开虐啦。
只不过一直撒糖会腻是不是←不是。
不要考虑寒气逼人的问题,剑子大仙会解决啦。
虽然不知道是用什么具体方法解决……家暴(龙宿→剑子)“在特定地点被家暴”(剑子→龙宿),总之能解决就是好事,总是不会虐,你看你看我一直都是亲妈。

疏楼更迭 2013-05-12 00:43
最后一句真是杀龙于无形啊!
不过剑子老道深不可測,爱龙之心也不是一句话就可以否定的。恩!脸皮如此之厚的人必定都是软磨硬泡到美人在怀的。所以,龙主子,请放心的被爱着吧。

夜笼庭 2013-05-16 01:24
田螺少爷……龙,和腹黑欢脱剑,太可爱了好吗!

柊栎 2013-06-02 21:46
不经意就虐了的节奏……
不是最重要但是很重要啊,太执着会内伤的QAQ

夜笼庭 2013-06-05 23:43
话说……能催文吗?不会有人把我抽飞吧←_←

枯鱼炖蘑菇 2013-06-08 09:19
龙宿记得自己刚开始只不过是好奇心重。身为龙,有好奇心并不为过。何况,他的好奇心向来比别的龙来得要重一些。毕竟那个是佛剑。佛剑分说金口玉言,很少对什么人有所称赞。
刚刚得到消息的时候,他的意识尚在混沌之中。剑子仙迹几个字猛然串进他的脑子里,拦都拦不住。于是,有了他们之间的第一次见面。
其实,在之前,龙宿的生活圈里并没有剑子这号人物。说他是人物也好,说他是奇葩也行,总之,在那之前,龙宿的生活是按部就班的,是灰白的颜色,即便他一身华紫。然后这个白扑扑的道人一闯进来,什么东西就被涂亮了,连同他身边那群狐朋狗友。
族内的事情很烦心,很难过,遇见剑子的时候,就可以少想些那些复杂的事情。
在意,便有了独占欲。
尤其如他龙族,想要便不顾一切去得到,得到便不顾一切去独占,不愿,也不能与他人享之。
但剑子呢?
剑子必然不是这般想的。
龙宿心里寻思着,伸手取过烟管,深吸,缓缓吐烟雾,眯起双眼。
委曲求全毕竟不是他的作风。不妨,干脆舍了。
但思及此,龙宿的手顿了一下,烟灰从管口落了些。
穆仙凤很少见龙宿抽烟,多数都是心烦的时候,他才会手握一管,任轻烟云绕。
“主子。”穆仙凤伸手接过了龙宿手中的烟管,然后递上一杯热乎的参茶,“若有因此半分的不痛快?便不再想了,顺其自然,如何?”
“凤儿,汝终究还小。”
情根深种,反而使得聪明人不知所措。
“罢了。”龙宿将茶盏搁下,半靠着席枕,半合着眼睛假寐。
穆仙凤正愁着,却听见一声如猫般的咕噜声,回头望去,便见土地吃饱喝足,拍着小肚腩睡在栏杆边上,打着轻声的呼噜,一副天下太平、自有安逸的模样。
穆仙凤没忍住,扑哧一笑。那边龙宿也微微扬起了唇角,勾勒了一线笑意。
这边,蚩尤微笑着,双臂互抱,盯着剑子。
“你和龙宿说了什么?”
“吾说了什么,你会猜不到。何必多此一举?”蚩尤轻松应答,“吾这是在帮你。”
“真是大恩大德,没齿难忘。”剑子凉凉地回他。
“何况即便吾在这事上有推波助澜,其他的事情也不能赖在吾的头上。”蚩尤不以为然地耸耸肩,“吾只能告诉你。那灭村之事,与吾无关。”
剑子闻言,丢了一个“你是白痴,我当然知道这事”的眼神给他。
蚩尤瞬间被人看矮了一层,很是不甘地咬咬牙。
“他们是牺牲品。”蚩尤觉得为了挽回颜面,必须爆一点内幕。
剑子一听,脸色就变了,望着蚩尤的眼神,简直是不可置信。
“你脸色不好呢。”蚩尤有点坏心眼地笑着,“你以为创造你的大神很仁慈?”
“……我从来没有……”
“你就是这么认定的。所以你只是一个上仙,不是神。对于神,没有仁慈和残忍之分,只有该做和不该做的事情。仅此而已。”蚩尤仰头望着皓月当空,繁星隐没,“而作为一个执行者,不管不问,不是更好些?”
“伏羲还真忘记给我弄这么一个个性。”剑子忍不住自嘲。
蚩尤撇撇嘴:“个性问题还真不是他的强项,何况你活这么多年,有什么正直光明的好个性也绝对被你自己扭曲了……”
“性格扭曲真不好意思……”剑子现在很想中断他们之间的对话,然后赶紧进房去安抚龙宿,正这般想着,抬头望见蚩尤的脸色变得很难看,“怎么?”
“以伏羲的思路,如果有守护者,必然有执行者,你若是守护者,那执行者是谁?”
“……执行者……”
两人的思路电光火石一过,目光一碰,皆是一脸肃色。
“雪龙?!!”

枯鱼炖蘑菇 2013-06-08 09:29
Quote:
引用第178楼疏楼更迭于2013-05-12 00:43发表的  :
最后一句真是杀龙于无形啊!
不过剑子老道深不可測,爱龙之心也不是一句话就可以否定的。恩!脸皮如此之厚的人必定都是软磨硬泡到美人在怀的。所以,龙主子,请放心的被爱着吧。


龙宿歹林表示如果老道有半分异心,就家法伺候。
所谓被爱不过就是胡思乱想的拉锯←胡扯,就你自己在胡思乱想。
尽管期间会有点小起伏,但是歹林还是不可大意地被爱着吧XDDD

枯鱼炖蘑菇 2013-06-08 09:30
Quote:
引用第179楼夜笼庭于2013-05-16 01:24发表的  :
田螺少爷……龙,和腹黑欢脱剑,太可爱了好吗!


歹林握着菜刀在看着你哦←别闹。
你的催更生效了,你看,更新了←连夜写的,好困。

枯鱼炖蘑菇 2013-06-08 09:31
Quote:
引用第180楼柊栎于2013-06-02 21:46发表的  :
不经意就虐了的节奏……
不是最重要但是很重要啊,太执着会内伤的QAQ


龙宿纠结的点总在这里的。
必须全部,不然就不要。
所谓相爱,就是互相磨合的过程,如此腹黑的剑子必然会讨价还价,但必然是不会放手的。
虽有小虐,但不是太伤身,请放心食用。

枯鱼炖蘑菇 2013-06-10 17:27
正巧路过的佛剑分说疑惑地望着他们,问:“怎么了?”
“佛剑……”剑子走过去,道,“正好,我有事想问你……”剑子将大概的猜想讲述了一回,没料到,佛剑听完后,身后背着的佛牒“锵”一声开了鞘,随即旋身就飞了出去。
“糟了。”
龙宿记得上次佛剑分说的佛牒是为他而开,为了他对着太学主相向相杀,现在也是为他而开,只不错这次的利刃对准了他。
上次是护生,这次为斩业么?
龙宿轻笑着,将忽然惊醒的土地,用劲风一扫,给送到旁边去,仍旧没有起身,手里握着烟管,神色淡然。
“龙宿。黄河村上之事,是否为你所为?”
“佛剑不是认定了么?”
“龙宿,给我一个答案。”
“便是又如何?”龙宿毫不在乎地回答。旁边的默言歆手持御皇而侍立,默然地低着头。
“土地。”赶过来的蚩尤,先一步将旁边的土地抱在怀里,紧紧的,“你不要过去。”
“发生了什么事情?”
土地一旦出现动摇,便会化回真身,一双大眼望着蚩尤,尽是不解,紧紧抓住蚩尤的长衫,又问了一次。
“发生了什么事情?”
蚩尤长叹,将他搂着,然后望向随后赶来的剑子仙迹。土地皱着眉头,又扭头去看剑子仙迹:“剑子仙迹。”
“蚩尤。先带土地离开。”
“剑子!蚩尤。我不走。”
“呵——”龙宿轻笑出声,半合的眼眸闭上了,又缓缓睁开,却已经不是当初温情的金色,而是一片赤红。
“龙宿,你有什么话说?”佛剑沉声又问了一回。
龙宿无所谓地抽了口烟,然后吐出来,望着烟雾消散,之后,将烟管搁在了案几上,抽剑出鞘,听风长鸣。
“有光,必然有暗。”龙宿踏出半步,以一种不解的表情面对着他们,“这也是应和了阴阳之数。汝们的问题在哪里?”
“龙宿。你若不愿,没有人可以逼你做任何事。”剑子开口。
“汝错了。”龙宿的声音如大珠小珠落玉盘,很是动听,“没有人逼吾。这该是宿命。便是认了。”
“宿命?”
“黄河之阵早已摇摇欲坠,身为守护者却躲在豁然之境,岂非可笑?”
“你果真是执行者。”
“龙族之首,尽龙首之责,不是最自然不过的事情么?”
“对于太学主之事,你有推波助澜之功?”
“吾没有要求他做任何事。”龙宿的眼神一暗。
“假借夏平阳之名修书请步微霜前来的人是你……我本该疑心,以太学主之位,与其多此一举将步微霜引到黄河,不如直接引出夏平阳戮之更便利些。何况,清楚他们交情之深,并善以利用的,不是他的风格。”剑子的话语很是平稳,慢慢的,“所以我在步微霜之事上提出异议后,你故意冷落我,来模糊焦点,是不是?”
“是。”龙宿合上眼,深深吐了一口气,再睁开,铿锵回答。
“那黄河边上的那些无辜村民……”
“祭品。”龙宿的唇角扬起一丝冷笑,“弦知音总问吾,瞒他何事。龙族镇守山河的意义何在?这便是意义,是龙族存在的意义,是龙首的责任,是雪龙存在的意义。”
在继任龙首之时,就被告知,当年老龙的死并非是一场意外。是当时龙首有意安排的。是他放出风声给那个急于求成的道士,炼化龙可以助修为,而偏偏有这么一只虚弱的老龙,要解决他很简单。
已经无法想象当时龙宿知道真相的心情了。
为了这个千万年流转着维持阵法,龙族是一直以来的牺牲。却一直只有极其少数龙才能知道的秘密。至于雪龙,无论是否成为族长,都会被好好地抚养着。被选中的龙,会被龙首不着痕迹地安排了死亡。为了防止意外,龙首在安排命运的同时,会选择缄默。与其告知残酷的真相,不如无知地死去。
而作为代价,龙首都会在动手之前,借口祭祀准备,孤身去禁地进行告罪祈福,以近乎自残的方式来赎罪,这也是造成龙首出关意识混沌的根源。作为知情者的几位,因此对于龙首更加百依百顺,以致造成整个龙族对于龙首近乎变态的护短拥护。
一切的一切,并非如表面看见的波澜不兴。
“汝们,谁都没有资格来职责吾龙族。”龙宿握着御皇,伫立在寒风深露中。
佛剑分说怔了半晌,佛牒回鞘,站直了身体,颔首,道:“告辞。”
“等一下。”剑子看了龙宿一眼,转身离开了。
其情可恕,其罪不饶……吗?
“汝呢?不走么?”龙宿竟然还开口打趣蚩尤。
蚩尤将投怀送抱的土地抱得紧紧的,笑道:“你这两个坏朋友就是是非观太重。吾只要守着他就可以了。”
土地红着脸,没用什么力气地挣扎了两下。
龙宿看着他们,笑容淡淡的:“这般,也好。”说话间,收剑入鞘,旋身又躺回躺椅上,手握着紫金烟管,深深吸了一口。
顺其自然……
依稀记得,那时年少。前来引路的蛟女没了平日叽叽喳喳的吵闹,半合着眸子,提着宫灯,左右并排,沉默地行走着。
族里的长老站在回廊的尽头,望见他,点点头,匆匆走进了偌大的宫殿内。空旷的场所,作为支撑的两排朱柱上点着长明灯。
当时的龙首,居高临下地坐在主殿的椅子上。
在那里,传达的真相,赤裸裸,血淋淋的。
长老神色紧张地盯着这龙族里年岁尚轻的继任者。
作为雪龙一脉,每代单传的雪龙皆是能力优秀者,备受族内器重。而龙宿,无疑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龙宿,吾说得可够清楚?”
“龙宿听得一字不差。”
“很好。那汝的答案呢?”
“吾,接受。”
上位者一点都不意外这个答案,长臂一挥,紫龙纹印瞬间烙在龙宿的额上眉间。
长老心下一抽,忽有排山倒海之痛席卷而来。
“长老,日后龙宿交予汝了。”
这是上代龙首的遗言。如今,长老自然还能时不时添油加醋地说上好几百回。长老?没错,就是跳大神的那位。
穆仙凤叹着气,收掉被龙宿捏碎的第八个本子。家业财大气粗,穆仙凤心疼的不是杯子,是龙宿的手。
“哦。原来,长老的作用这般举重若轻,失敬失敬。”蚩尤必然属于不嫌事大的类型。至于土地,对故事没兴趣,桌上的鸡蛋饼吃起来倒是挺香的。
“日后你有什么打算?”论起八卦,简直是全民运动。蚩尤偏过头,望着始终半躺着吞云吐雾的龙宿。
“自然竟未尽之事。”
“装傻?吾自然问的是剑子。”
“那该去问他,为何问吾?”
最怕聪明人装傻,还一装到底。
良久。龙宿才缓缓道了一句,顺其自然吧。

拉菲 2013-06-15 20:59
这、这是开虐的节奏啊QAQ
龙宿啊!剑子你就这样走了吗???
怎么可以啊!

枯鱼炖蘑菇 2013-07-15 21:17
佛剑分说侧了下头,想了半晌,才开口:“剑子。你在做什么?”
瓦砾之下,剑子仙迹各种倒腾,寻找着什么东西。
“……佛剑,你稍等我一会。随意,泡个茶。”
佛剑分说闻言,低头看一下一穷二白,连茶具都缺了个豁口的地,安静地坐下来。
在折腾了一炷香时间之后,剑子仙迹终于找到了一个用油纸和布头包得密不透风的大块头,然后很开心地转身走到佛剑面前。
“茶?”佛剑根本没有所谓的好奇心,根本不关心刚才剑子找半天的东西是什么,只想知道他刚才让自己泡的茶,只有茶具没有茶叶不知道该如何实现。
剑子这次注意到桌上的狼狈,苦笑了下,将那个布包小心翼翼地放在石椅上,重返翻箱倒柜大业。
折腾了很久,才又找出了一副完整的茶具,以及一罐深藏不知何处的茶叶。
于是,又是一次,梅雪烹茶。
风雅?佛剑分说表示很疑惑。
“佛剑。有个忙需要你帮。”剑子仙迹的茶艺倒是一等一的,存那么久的茶叶,竟然没有霉味,真是值得推敲。
“但说无妨。”佛剑属于即便心中有疑惑,还是先处理眼前的事情的类型。
“我有事需要出一趟远方。此物……”剑子将布包举起来,递给佛剑,“请你代我交给龙宿。”
“知道了。”佛剑点点头,“可有话要转达?”
“我留书一封,你替我转交吧。”剑子神奇地不知何处掏出笔墨纸砚来,唰唰的,洋洋洒洒写满了一张,小心吹干后,叠起来收在信封里,甚至还盖了个火印。
佛剑不想追究其中原委,只不过剑子托付了,他便照着去做。至于龙宿,在大义面前,一些牺牲在所难免,虽然情感上难以接受,但是他也未曾要因此怪罪在龙宿的头上。但是……龙宿的性格很容易钻牛角尖才是个问题。
剑子吩咐完就潇洒地拍拍屁股走人了。佛剑大师看着桌子上的布包,又看了看旁边的冷茶,心里道了一声阿弥陀佛,便起身离开了。
佛剑分说的去而复返是不在龙宿的预料中的。
那个时候,穆仙凤正在大包小包地收拾东西。他们正打算从行馆离开。看见佛剑分说的时候,穆仙凤明显愣了一下,望着他,一瞬后朝着他行礼问好,转身领着人往里面的房间走。
云雾缭绕。佛剑分说蹙着眉头,在旁边的屋子坐下。
“佛剑来了。自该奉茶。凤儿。”
“剑子托我一物予你。”佛剑分说很淡定地将布包递过去。龙宿没接,就僵持在那里。龙宿一叹,将烟管放下,双手去接。天下之大,能耐即便在佛剑分说之上,也没有几位能这般忽视他的存在。
接过来的瞬间,龙宿忽然有种很强烈的被坑了的感觉。
“看看是什么?”土地一下从地里翻出来,望着龙宿,闪着晶晶亮的眼睛。
龙宿低头看了片刻,然后缓缓地用指甲勾起绳索,然后轻巧地一用力,便见捆得结结实实的绳索断了个整整齐齐的。
拆开层层叠叠的布包,温润白玉的琴安静地躺着。质朴的风格,倒也似那一穷二白的剑子仙迹。龙宿凝眸许久,忽然顿住了,长长幽幽叹了一口气,道:“吾明白了。”
佛剑分说点点头,问:“你要走了?”
“这阵法暂时没有什么问题。吾是该回去了。”龙宿抬眼看了一眼佛剑,“佛剑。”
“何事?”
“不,无事。”
佛剑分说最后跟龙宿告辞,背对着方向走了半天,寻了一处人家,借了宿,宽衣的时候发现放在怀里的书信。佛剑心情微妙地看了书信片刻,重新小心地收回,天色不早,不妨明日再送。
不料,隔了一日,不但人去楼空,连路上都未见踪迹。佛剑道他们队伍庞大,教程必然不快,朝着他们走的方向追了数十里,都没有路过的迹象。
想起毕竟是龙族一脉,可能有什么不传秘术。便不再深究。
也算是缘分。
回到龙族,依旧是哭哭啼啼的长老。龙宿不由心下松了口气,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头。长老顺手想扯过龙宿的衣袖擤鼻涕,结果,让穆仙凤皮笑肉不笑地抓过去扯脸皮,只能迭声喊痛。
沐浴更衣,去了一身风尘之后,熏香点炉。在青石桌前,扫袖坐下,低头拂弦,听隐约流水之声,十指灵动,一曲高山流水便飘逸而来。穆仙凤正挽着袖子做饭,听见曲子,转身蹲下来,用扫帚柄敲着土地。土地麻溜地钻了出来,很是狗腿地问仙凤姑娘有何吩咐。顺便问下,晚上吃什么。
穆仙凤蹙眉问道:“剑子先生去了何处?”
“腹地之深,不可探之。”土地有些为难地揉搓着手。
“……很远吗?”
“很远。”土地正色道。
“有多远?”穆仙凤又问。
土地摇摇头,叹道:“那是一个不能以常识去判断的地方。空间和时间在那里都毫无意义。或许下一瞬,剑子便回来了。或许他回来之时,白云苍狗,物是人非。”
“晚膳想吃什么?”穆仙凤最后一问。
“豆沙包,水晶虾饺,松鼠鳜鱼。”瞬间收拾方才严肃的面容,土地乐呵呵地答。
穆仙凤微微一笑,不去理会片刻就跑过去认亲跟土地哥俩好的长老,望着龙宿弹琴的方向,神色担忧。
龙宿其实想得反而没有穆仙凤的多。他不过是弹奏眼前的白玉琴,思考着日后该做的事情。就这么生活下去。没有开始,就没有结束。
如果一开始……龙宿低头望着手下的白玉琴……微微一笑……
不该如此。吾做过的事,从来不曾后悔。即使,遍体鳞伤,也无所谓。

枯鱼炖蘑菇 2013-07-15 21:24
Quote:
引用第187楼拉菲于2013-06-15 20:59发表的  :
这、这是开虐的节奏啊QAQ
龙宿啊!剑子你就这样走了吗???
怎么可以啊!


其实剑子是没解释好就走了
虽然没那个意思,但是很容易被误会啊先生
所以赶紧补上一章

龙鳞黄泉 2013-07-15 21:26
剑子藏东西的能力一流,想来将来也会把龙宿给好好地藏起来只给自己看

佛剑大师关键时刻居然漏气了~~有信没送到啊~~~

不过无所谓了,剑子跟龙宿之间怕也是不需要过多言语就能互相了解的。

定情信物送了,重逢的时刻还会远咩?

另:长老又和土地扎堆了,我心心念念的配对哟……

枯鱼炖蘑菇 2013-07-15 21:38
Quote:
引用第190楼龙鳞黄泉于2013-07-15 21:26发表的  :
剑子藏东西的能力一流,想来将来也会把龙宿给好好地藏起来只给自己看

佛剑大师关键时刻居然漏气了~~有信没送到啊~~~

不过无所谓了,剑子跟龙宿之间怕也是不需要过多言语就能互相了解的。
.......


剑子大仙那个一穷二白的地盘根本没有贼会光顾。
所以一旦崩塌就是一个荒废之地。
谁会想他还藏了个白玉琴在里头。

书信什么都不重要。他们之间解释反而是多余的。
总之,感谢小花,么么哒。

一入霹雳深似海 2013-07-20 19:27
为什么剑毛总是难逃被龙宿欺骗的杯具~~~~~~~~~这种赶脚太不好了,赶紧把问题都解决掉~~~~~~~

拉菲 2013-07-20 20:39
大师居然没把信送到…………不过对他俩来说有没有信也没差吧!
剑子去了很远的地方,是要解决问题吗?
回来会不会就没问题了,呜呜~~剑子快回来吧!

枯鱼炖蘑菇 2013-07-30 23:08
剑子仙迹抬头望着浩瀚星空,无尽无限的世界里,除了虚空,也是美景。有蓝天碧海,有电闪雷鸣,有星空璀璨,有鸟语花香,有荒漠孤烟……尽是森罗万象,也尽是虚无一片。
剑子仙迹自出生之后便离开了这里,未曾回来过,对这里的印象该是最模糊的,却偏偏是最深刻,最清楚的。
【剑子仙迹】
天听直达脑部。剑子还是很不习惯这个方式,皱着眉头往前看。
前面什么都没有,一片白茫茫的天光撒下来。但剑子知道,他在那里。
“雪龙之事,之前未曾听说。你不觉得该给我一个解释么?”剑子仙迹随意一坐,凭空就出现一把椅子,没让他落空,随即旁边也出现了茶几,上面清茶,水果,点心倒也齐全。
【这是对吾该有的态度?】
“……你喜欢装神弄鬼,我是不想干预啦。给我个答案,黄河之阵有没有存在的意义?”
【雪龙美么?剑子仙迹。】
“你这话什么意思?”
【雪龙一脉是女娲所缔造,非吾所为。成为守护者,也是女娲的意思。】
“你从未见过雪龙?”
【雪龙之初,与女娲一脉同心,仁慈大地苍生,愿背负一切罪责。】
“你想说,他们是自愿的,所以无怨无悔么?”
【汝否定?】
“我……”
【若汝想和他在一起,吾不会阻止。汝该知道后果。】
剑子仙迹不以为意,伸手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这我会陪着他一起度过的。不劳你费心。”
【回去吧。】
天光大盛之后,便恢复一片宁静的柔和。剑子仙迹站起身子来,身边桌椅茶点全都消失不见,他对着那片空白稍微欠身,然后转身离开。
回到最开始的,黄河边上的村落。
村长已经病逝,接任的人竟然是一直念叨着娶阿花的小伙子。他娶的却不是阿花。他仍然记得当初这个拿了不少馒头的道长,在村里新开的客栈里招待了剑子仙迹。
黄河已经平静了好几年,但土地却因为没有肥沃的泥沙而变得贫瘠。很多人出了远门谋生,或去山上打猎的,改行做了生意的都有。生活没有变得更好,所幸也没有变得更糟。
小伙子没有老村长那么唠叨,说了些家常,提到之前与剑子结伴同来的龙宿。说是前些时日来过一回,孤身一人上了山,不知做了什么,下山时候脸色苍白,很是狼狈。有个漂亮的红衣女子来接他,便在村里休息了一夜,隔日离开的时候,红衣女子过来道谢,却再也没见过龙宿。
蛟女各自手持着器皿成列地走在廊下,长廊外芳草连天,一片祥和。不速之客剑子仙迹就这么大喇喇地落在她们面前的时候,照理说,应该是吓了一跳的,只不过在那之后,便是眼神发光,唇边诡异的笑容勾起,要不是手上还有东西大概都会扑过来将剑子仙迹抓住,押着去见龙宿吧。
“剑子先生。”
“传说中的剑子仙迹。”
“是剑子先生。”
叽叽喳喳的蛟女几乎围成了麻雀堆,望着剑子的时候,眉目间神采飞扬的。
“打扰一下……”剑子努力找着缝隙插话,始终都给蛟女的声浪盖过去。剑子微微一笑,拂尘一扫,便伸手定住了众蛟女,然后彬彬有礼,“不知是否能够通传一声?就说剑子仙迹来归还物件了。”
蛟女们的眼睛里写满了“是什么物件”的意思,奈何被定住,只能拼命眨眼。被解开了定身法之后,蛟女满脸兴奋正要再掀一轮探讨,却听剑子重重咳嗽一声,瞬间又安静了下来。
“便由我来通传,如何?”
这时,一个脆甜的声音穿插了过来。一身绣衣的穆仙凤远远地走来,已经褪尽前些年那般稚气的婴儿肥,长成一名秀美温婉的女子,仪态更是端庄了许多,深得龙宿的真传。她朝着剑子仙迹行礼,笑道:“剑子先生,有礼。”
“仙凤姑娘。有礼。就劳烦通传了。”
“剑子先生,不妨先随我来偏厅等候。”
穆仙凤说着话就在前头引路,剑子随后跟上,留下那群蛟女炯炯有神的目光送着他们离开。
穆仙凤带着剑子走到了一间偏房,稍微福了一礼,自有婢女端茶送水。
分明华丽无双的宫殿里,却冷清得很。剑子吃着精致的茶点,左右环视,确实不够兴盛的气息。连主位的龙气也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这般思量了会,剑子的古尘自鸣而起,就朝地上一戳,戳出一只萝卜土地出来。
土地正在打盹呢,眯着眼睛还没有醒过来。
剑子端坐喝着茶看了他半盏茶的功夫,笑了一声,便见土地一个鲤鱼打挺地跳起来,然后指着剑子嚷嚷:“你舍得回来了。”
“我去了多久?”剑子挑眉问他。

枯鱼炖蘑菇 2013-07-30 23:12
Quote:
引用第192楼一入霹雳深似海于2013-07-20 19:27发表的  :
为什么剑毛总是难逃被龙宿欺骗的杯具~~~~~~~~~这种赶脚太不好了,赶紧把问题都解决掉~~~~~~~


其實他們之間最大的誤會,就是龍宿以為他不在乎,其實他在乎。而劍子以為他不在乎,其實他也在乎。
總之,話說開了就沒問題的。

枯鱼炖蘑菇 2013-07-30 23:13
Quote:
引用第193楼拉菲于2013-07-20 20:39发表的  :
大师居然没把信送到…………不过对他俩来说有没有信也没差吧!
剑子去了很远的地方,是要解决问题吗?
回来会不会就没问题了,呜呜~~剑子快回来吧!


大師也有脫線和不靠譜的時候……
佛劍三奘上身←別鬧
劍子是去申明立場順便解決問題的。
劍子是很快回來了←不過是對於我們來說的。

枯鱼炖蘑菇 2013-07-31 08:44
“三年!”土地趴在地上哭,咿咿呀呀地有哭有唱,“负心郎三年未音信,可怜妾孑然……”这厢还未唱罢,剑子已经拿起一个桃子丢向土地。土地一个口精准无比地咬住,大口大口地啃起来,期间汁液满手,毫无顾及。
“蚩尤呢?”
“你问他做什么?反正活得滋润着。”
“都三年没见,该是问候一下。”
“对你来说不过就一两天的时间吧。也就你可以见到那位神祗。怎么样,有下什么神谕让你们董永七仙女鹊桥相会,还是让你永镇雷峰塔让龙宿改嫁从良?”
“就是落不得好是吧?”
“再拿一个。”土地大言不惭地伸手。剑子嘴角一抽,随手一挑,就又丢了一个给他。土地闷不吭声地吮吸着水蜜桃丰厚的甜液,望着他,瞅着瞅着就是一叹。
“我也见不到龙宿。”
“嗯?”
“他闭关已经半年之久。自从黄河口回来,便不曾再见过他。”
“难怪龙气如此浅薄。”剑子放下茶盏,“只不过穆仙凤现在是要去哪里请龙宿?”
“当然是将你晾在这里晒干。”土地幸灾乐祸,“你不发一言就丢下龙宿三年,你以为穆仙凤还会恭迎你么?”
“龙宿在何处闭关?”剑子眯着眼睛笑。
土地抖了一下,心生恶寒,望着眼前皮笑肉不笑的剑子仙迹,道:“你该知道龙首闭关所在。”
剑子仙迹站起身子来,朝着土地拱手作别。土地摆摆手,顺一个将桌子上的茶点扫个一干二净,也消失了。
龙族旧的禁地已经被毁。如今只要找到楚君仪的话,要找到现用的禁地并不难。她与双邪比邻而居,要找到她也非难事。
所以,剑邪很是天真地指着天上飞过来的剑子仙迹,大喊:“有飞鸡。”的时候,也算是路上的磨难之一,不足挂齿。
楚君仪倒是礼数周全,倒了茶,备了点心,坐在椅子上,却一句话不说,坐定了小半个时辰,跟个雕像似的。
“教母……”
“嗯。”
“可知禁地何处?”
楚君仪闻言,抬眼瞥了他一回,继续喝茶。旁边的剑雪无名趴在一剑封禅的华丽睡得很香甜。一剑封禅不想惊动他,竟然也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连呼吸都放缓了。
就这般彼此入定从晌午到了黄昏。
剑子忍不住扭头去望楚君仪。结果楚君仪便是这般半合眸子昏昏睡去已久。一个屋子里其实只有剑子一个人是醒着的。剑子的心情已经不能用掀桌来表达了。他猛然站起来,想要义愤填膺地表达一下心情,却脚麻重心一个不稳,所幸动作还是利落,就用拂尘揽住椅子扶手,没有摔个难看。再回头,三个人都醒了,同时瞥眼过来,一致在唇角勾起一个很是不屑的角度。
能不能放大招?←剑子仙迹的心理活动。
古尘还没出鞘呢。便听见有人敲门。楚君仪脸色一变,一阵风般,起身去开门。速度之快,拦也拦不住。
门外的是龙宿。久不见,银紫发竟然暴长,几近垂地,也未曾挽起,便如此随意地披着。穿的也非平日华丽无双的闪钻宝石外衫,而简单的一身淡紫龙纹月白长衫,庄重而高贵。剑子恍然间,又见到当初风雪之后的晴天里,那位敲门的龙宿。
“龙首。”楚君仪赶紧迎过去,伸手要去扶龙宿。
龙宿退了半步,躲开了,尽管脸色苍白,道的还是一句:“吾无事。”
“龙宿。”剑子轻声地唤他。
龙宿这才注意到他,淡淡地点点头,回了一句:“汝来了。”两人之间,忽然生分得犹如未曾相识。剑子心口抽痛,拂尘一卷一收,人已经走到他跟前,伸手去扶住了他。
“你是如何了?”
龙宿感觉熟悉的气息环绕,身子忍不住一软,但又勉强站住了。
“无妨。”龙宿看了看屋子内的几个人,“吾需休息一会……”话音刚落,人已经失去意识,整个人滑落,所幸剑子伸手扶着,赶紧将人揽进怀里。
“龙首!”楚君仪一改方才淡定,赶紧凑上去。
剑子探他鼻息,摇头道:“呼吸平稳。是睡着了。房间在哪?我带他回去休息。”楚君仪叹气,靠左走了半步:“这边来。吾带路。”
将龙宿安顿好后,剑子又为他把了一次脉。确定人没事了,才舒了口气,坐在他身边,静静地看着。龙宿睡得很沉,紫龙纹竟然看着有些淡了,睫毛如扇,掩盖着的是一双灵动而美好的金眸。
“龙宿……”剑子低喃。
龙宿这回没睡很久,醒来的时候,天刚蒙蒙亮。他看见剑子撑着头,睡在旁边的桌子边上。他蹑手蹑脚地起身,将被子掀起,将放在床头架子上的外衣披在身上。屋子外头起了雾气,远方的山峰之上半掩霞光,人走着,便如踏在云雾之中,仿若置身仙境一般。
龙宿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臂,本来无瑕的皮肤竟然在剥落。他回头望了一眼后头的屋子,便要踏步就走。忽然,旁边有人出声。
“一直逃,要逃到几时?”

拉菲 2013-07-31 22:31
嗷呜~~沙发吗?
“龙宿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臂,本来无瑕的皮肤竟然在剥落”???龙宿这是咋了?
看起来不太妙啊!不会有事吧QAQ

枯鱼炖蘑菇 2013-07-31 22:55
奶声奶气,却带着沧桑的腔调。龙宿一怔,回头看见短小身材的剑雪无名一双明眸直直盯着他。
之前虽未见过,也听闻剑邪之名,见他此时这般模样,龙宿忍俊不禁。
剑雪无名没有半分不自在,小步而快速地走过来,伸手拉住他的衣边,又很认真地问了一次:“汝做的决定无人可以左右。但汝需要人帮忙,为何要逃?”
“吾不做逃跑如此不华丽之事。”龙宿答,“但吾独自可以完成之事,不必假他人之手。”
“不是逃,为何走得如此匆忙?”
在龙宿开口之前,门开了,一身白衣的剑子仙迹站在门口,望着他,问的人不是剑雪无名,而是他。
龙宿哑然以对。剑子仙迹隆重正式地对着剑雪无名一作揖:“多谢。”
剑雪无名摆摆手,道:“无妨。”
龙宿反应过来为时已晚,转身欲走,却让剑子拦住了去路。
“三年未见,为何招呼不打便走?”
“三年未见,为何还要执意拦路?”
反唇相讥得迅速,龙宿唇边勾起一丝冷笑。剑子脸色一沉,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腕,之前他尚未确定,此时已经了然。龙宿必然有事隐瞒,才会如此避而不见。
“龙宿,你到底做了什么?”
龙宿咬唇,执意不作答。剑子凝眉对视,执意不退让。
“起身了?”一早便去砍柴的一剑封禅回来,无视那边对峙的两人,直视着小剑雪问,“我去做早膳。”
“嗯。”小剑雪点点头,“汝们不饿吗?”
简单的原木桌子上,简单的小米热粥,咸菜,萝卜干,咸鸭蛋,还有一碟小鱼干。
楚君仪已经起身,帮忙拾掇了早膳,五六个人围着桌子略有些拥挤,所幸小剑雪占的体积不大,且被一剑封禅一直抱在怀里。
剑子仙迹替龙宿端了热粥,夹了点小菜给他。龙宿接过来,默默地低头吃着。
整张桌子上空都蒸腾着“好沉闷,赶紧谁来开个口”的气氛。
小剑雪开了口:“一剑封禅的厨艺如何?”
只不过这话问得不知道是谁了。
剑子微微一笑:“我倒是从来不知道人邪会有这般贤惠的手艺。”
“总是有人要动手的。”一剑封禅对于剑雪以外之人的揶揄从来没有挂不住的时候。
龙宿忽然起身,侧头问一剑封禅:“有豆腐吗?”
“没有了。”一剑封禅摇摇头,“前些天刚吃完,还没有采买。”
“我去买吧。”剑子自告奋勇。龙宿瞥眼过来,缓缓颔首。剑子仙迹转身化光而走。不带半分犹豫。
“这种支开人的方法也太拙劣了吧。”
“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而已。
龙宿朝着几人告辞。楚君仪从内屋取了件外套给他披上,道:“这里天气异象,会冷。”龙宿朝他点点头,慢慢地走出去。
离开住屋半里地。就见剑子一身白衣如雪地站着。
“还生我的气?”
“吾不会做这般不华丽的事。”龙宿毫不意外,慢慢地走着。天色晴朗,阳光薄辉撒在他的身上,显得有些单薄。
“那你做什么要瞒我呢?”
“汝这哀怨的口气……”龙宿轻轻地叹气,朝着剑子伸出手去,手指微微发着荧光,“汝看,吾需要闭关。”
“那你出来做什么?”
“透个气。”龙宿蹙眉,“不可以么?”
“龙宿。别逼我发怒。”剑子眉毛一挑,拂尘甩挂在肩上,眼色沉下来。
任是龙宿,也不由心下一惊,犹自右手抓着左手臂,抓得死紧。
“汝什么时候也懂得威胁人了?”他冷哼一声,已经是虚张声势的强弩之末。
“龙宿。”剑子将人抓得生疼,同一时间将人几乎勒在怀里,“别让我担心。”剑子仙迹自诞生以来,逍遥天地,何尝会有如此牵挂?
回答他的始终是执拗的沉默。
剑子待要再说话,却发现自己手下摸着的脉象有异,不由不顾他拽过切脉。
“龙宿?!“
剑子惊怒的表情必然是他人未见的。龙宿微扬唇角,念头天马行空。
“莫怒。不过一时气脉封闭……”龙宿将他的手推开,“吾必须留下一个雪龙的后代。”
“雪龙的后代?”
“雪龙繁衍极为困难。”龙宿低头,“本来族内定了教母……吾不同意……便只能自行化元丹以作繁衍……”
“风险有多大?”剑子沉下脸色,望着他。
“……吾有六成把握。”


查看完整版本: [-- 12.4雪龙【完结】+246L 更新番外7 同栖(完结)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