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祈願竹】 --]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我萌故我在—活动ING -> 【祈願竹】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曇子 2006-09-05 15:49
不知道原因為何….
反正我的搭檔突然棄我於不顧了………..OTZ
我知道我不是什麼好繪者…但也不要這樣拋棄我啊…..T口T
所以這次只有小圖一張,聊表祝賀。(雖然這個人很該死~連尺都不願意用XD(毆))
為了陪罪,附上點小小的輔助,幫助大家看圖~(叩首)
=====================================

【祈願竹】

今年比以往都冷些,接近秋的天空,好像有些灰,風捲起了庭院裡的笑聲,撞上欄上的陶瓷風鈴,清脆地打醒被毯上的人。
劍子有頭令人側目的白髮,他輕手輕腳的爬起,除了膚色和雙漆黑的眼瞳,劍子從頭白到底。
在灶房工作的婆婆就常被半夜去那討水喝的劍子嚇個半死。
身旁熟睡的那人當時笑的誇張,手裡的筆朱墨一沾,在他的臉上畫了又畫。

『鬼?食人心的惡鬼?喏,這下更像了不是?』
鏡子裡,老是揪著的眉心,剛毅的臉型和五官,那染紅了的亂眉,的確還挺像的。

輕手輕腳的爬起,龍宿很敏感,有點風吹草動都會把他吵醒。
拉開紙門,劍子靠在陽台上的木欄上,看著言歆和下人們正忙著把一大把的細竹子往挖好的土裡埋插。
三層樓高的細竹,劍子手一伸,摘下了其中一株的竹稍,翠綠的竹身泛著些白,竹葉上幾滴清露,看來是剛從荒郊取回來的。
樓下一身嫣紅小袖衣的仙鳳,從上頭看著,像隻小粉蝶,轉來繞去的想幫言歆,一點也看不出是排名前三的太夫。

發現注視的目光,仙鳳壓著聲喊著樓上的劍子:「劍子先生?老闆還在睡?」

「唉,不都是那些西方來的書。」劍子好笑的用著唇語回應,搖搖手上的竹枝:「這是在做啥?」
自從認識了那票好像叫西蒙還有什麼摩的兩個外國人,龍宿就開始瘋狂閱讀西方的書籍,學習能力極強的他,恐怕有把生意動到外國人身上的意思。

「今天是七夕啊劍子大人,」仙鳳笑吟吟的解釋,跟著從衣襟裡取出張長型紙條揮了揮:「我吩咐了個禿送祈願紙籤上去,給老闆和劍子先生寫。」

「祈願?我還挺怕他祈願把我給賣了拿個好價錢咧,我該找個時間把他那個珍珠算盤給扔了才是。」
劍子撇撇嘴,有時情人太忙著自己的生意是讓人有些不快,所以也不能怪他三天兩頭的往外跑,打打架、追追人、破破案什麼的,大丈夫這樣天天閒著等情人未免也太窩囊了。

「…吾說劍子先生…剛起床…汝還真是精神吶…的確是好體力…要賣個好價錢當然沒問題…」
裡頭一陣不大不小的聲音傳來,綿綿懶懶的,低黏的有些嗔意。

下頭仙鳳瞪大了眼,手腳比畫著,敢情是他們的老闆大人醒了?
劍子皺了張臉,示意仙鳳她猜對了,劍子那張臉逗的仙鳳直憋笑,輕聲吩咐一旁小女童,到廚房交代下,給他們的大老闆弄點清淡的早餐去。

「劍子…逗弄吾家仙鳳很有趣?」
劍子搖頭苦笑,裡頭那隻懶龍的起床氣發起來可是無法無天的,誰的醋他都喝。

「…怎麼?不多睡些?」
門口一個紮著小辮子的禿,怯怯的端上個托盤後行了禮,小碎步離開。
劍子低頭看了看,上頭一小磁碟磨好的墨汁、筆和幾張長型紙籤。

龍宿懶懶的從被窩裡把頭探了出來,劍子把托盤往旁邊一個,在床邊區腿坐下。
「…我都忘了今天七夕了…」

想想他和龍宿都忙,記的去年過年,他正為了好友蜀道的事忙的不可開交,連年兩個人都沒一塊過,雖然都是什麼年歲的人了,在這樣的亂世,誰還計較那麼多?
可有時猛的想起,還是不免一陣婉惜,沒辦法在初一的早上第一個看到對方,心上總有些惆悵。
沒有龍宿之前不是這樣的,他劍子是很隨性的人,天地何處不是家?四海皆兄弟,他心頭總是有著想當鴻遠、令人難以追隨的抱負。
多了個龍宿,是否多了個枷鎖?

劍子撥了撥龍宿亂糟糟的長髮,手指滑過龍宿細尖的下巴,還有些睡眼迷濛的龍宿像隻貓般,呢喃了聲。

「嗯…所以今天放假..」龍宿舒服的往劍子這爬來,頭一靠,瞇著眼枕在劍子腿上,一手無意識的在劍子小腿上輕抓著。
「放假?!」
「嗯…讓他們好好陪陪情人…清枝..姚子..甜音..哎呀…反正她們各各都有要好的恩客啦…贖她們是早晚的事……」
劍子輕輕拍著龍宿背嘴角淡淡彎起,龍宿其實對這些可憐的女孩男孩們很好,總是暗地裡留意、安排,總有辦法在適當的時機讓他們被適合的客人贖回去,在這樣動亂貧富落差過大的時代,這些孤苦的孩子們,反到能因此尋得好的歸宿。
平時狠的像什麼的大老闆,其實心地好的不像話。

「吶,仙鳳送上這個呢,」劍子指了指一旁的托盤:「想許什麼願望?」

「哼…如果真的人人都這樣祈求,那個什麼織女牛郎的,每次相遇只要應付這些願望就好了,哪來時間相聚?」龍宿擺了擺手:「女孩子們愛玩,我也由她們去佈置了。」
劍子心下好笑,平時浪漫的狠的人,有時卻與溫柔完全沾不上邊。
自己怎麼會看上這樣矛盾到可愛的人呢?

「別這樣,仙鳳也是好意,你聽。」
樓下乒乒砰砰的,不絕的嬉鬧聲,女孩子們爭相的想看看對方寫些什麼,互相糗著,熱鬧的很。

「何必讓她們失望呢?她們也很希望敬愛的老闆能陪她們過節啊。」
把玩著手上的竹枝,惡意的用著竹稍搔著龍宿的癢處,龍宿把臉埋在劍子依裡,悶笑著,最後不耐癢的滾回被裡。
微撐起上半身,龍宿斜著鳳眼,瞪著劍子,以前沒他時,他可從沒這樣被對待過的,他可是這裡的大老闆,這裡什麼事他說了算,現下他和劍子的事整棟樓裡沒個人不知道,暗地裡普天同慶,為大老闆找到好歸人而高興。
於是,不管他們怎麼吵,大家都莫名奇妙的站在劍子那裡,常常讓龍宿氣的想桶劍子幾刀,這人的人緣未免也太好了,尤其是劍子像現在這樣,笑的人畜無害,牙齒白的可以跟身上的白衣爭輝。

「…要寫什麼?生意興隆?」
看龍宿妥協了,劍子愉快的將托盤端到床被邊,龍宿卻努努嘴,要劍子把托盤放上來,反正弄髒了不是自己要洗就好。
「這是七夕,可不是大過年。」劍子苦笑,大老闆性子吶。

「…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龍宿挑眉。
「別彆扭了,就不能寫點和我有關的?」劍子身子一頃,和龍宿肩靠著肩,嗅著他總聞不厭的髮香,鬧著龍宿的癢處玩,擾的龍宿咯咯直笑,他其實很愛這樣的感覺,當在一起久了,褪去剛開始時的火熱,他更愛這樣持久不斷的溫情,兩人親密的像是一體的感覺,對方清楚自己的一且,自然而然的,互相呵護著。

「不然呢?要不汝先寫?」
與其苦惱自己,不如先刁難別人。

「這個嘛….」
這的確考倒他了,若真的要他寫,他擔心自己會題上國泰民安、風調雨順什麼的。

「….願重聲離苦得樂…同生淨土...」不等劍子反應過來,龍宿已提起筆,揮毫寫下這幾句。
「你祈願這個!?」
「吾幫佛劍寫不行嗎?」一副劍子你真是不夠貼心的表情白了劍子一眼,龍宿滿意的看著自己龍飛鳳舞的字跡,將紙籤擱到一邊晾乾。

「…你就想的到他,那我呢?」劍子很委屈,到底誰才是你的情人啊。
「好啊!汝不介意吾就幫汝寫了!祈願龍宿長命百歲、生意興隆、恩客不絕、永保安康…啊~!還有青春永駐!」
抱著搗蛋到底的心態,龍宿眉一挑,行雲流水的寫下,沒有預期的遭到劍子的攻擊,龍宿納悶的轉頭看著劍子。

「…怎麼了?」龍宿睜著眼,有些擔憂,劍子那一臉嚴肅的模樣不像平時故意板起來的樣子。

房內一片寂靜,你忘我我瞪你。
門口叩叩幾聲,早餐相當準時的送到。
龍宿很識相的自己衣服一抓,把早餐接了進來。

「欸,真生氣啦?大不了吾的給汝寫?」把早餐一放,龍宿輕輕靠上劍子的背,五隻老是被劍子笑是龍爪的細長手指,在劍子耳邊頸側抓著,每次兩人關起門來,劍子就對他這樣耍賴的道歉方式沒輒。

「我只是佩服你,就真讓你料中了,」劍子嘆了口氣,手一伸,把龍宿抓進懷裡,吻著他的髮頂。

「這的確是我期望的,需要向上天祈願的…只是啊,那個”恩客不絕”就免了,留給你的新造們吧。」
接過筆,劍子很計較的把那句給劃去了。


「….這樣牛郎織女會覺得很煩吧,給他寫了還劃掉?」龍宿擰眉心。
「…龍宿,這種時刻….你能不能說點別的?譬如說這樣的願望也是你希望的?」劍子翻白眼。




「…反正汝都知道了,吾又何必說?對了,要加一句,白頭偕老。」




夜晚時,是熱鬧的。
雙雙對對,祈願能這樣一同望著繁星,千百載。
****************
大圖:img241.imageshack.us/img241/3883/upcj189ap5.jpg
(記的要自己加上網址前頭的(http://)喔~~^^)

很不符合空間角度的一張圖~XD
今年的劍龍全都走東洋風了~這次沒有什麼香豔的東西~
因為發現自己喜歡劍龍的心情就像談了場戀愛,從剛開始的一把火燒的可比火焰山,什麼畫面都嚐試了…﹙天啊…現在看到自己曾經畫的激情圖都有點心有餘悸?XD﹚
到現在的平靜,但絕對是條源源不絕的細水,而他們的感情也就越來越沉澱,老夫老妻的架勢越來越穩了~(笑)
不管怎樣,也祈望大家和自己的情人在這樣的節日能過的很幸福,很多幸福凝聚在一起就是無形的力量呢~~^^

說到牛郎就想到這樣的畫面…XD

殘雲 2006-09-05 17:00
姆= =+
曇子你畫的那不是劍子是老子吧XDDDD
果真不改窮酸本性XDD

跟熱戀的感覺比起來 我比較喜歡細水長流的U///U
人說情人總是老的好啊~~(劍龍:男人的年齡是秘密~!!)

另外啊  仙鳳好可愛>/////<
曇子若不介意我想畫張鳳兒送你@///@++

小魔 2006-09-05 17:11
還沒看文的時候,
光看圖居然覺得倆個人趴在床上看浮世繪的春宮圖......

原來在寫祈福紙籤啊.....呵呵......
東瀛風大好^^

下一張更有趣了,笑到彎腰......
人家的春牛圖是少年牧童,
怎麼牛鼻子老道像騎牛的太上老君這麼老......?!!!(毆)
連牛都跟劍子一個模樣,
相信這是娛妻用的......

另外,
龍宿開的店......
我是說劍子是 [圍事] 的嗎?......(毆)

介末 2006-09-05 17:17
啊~千呼万唤始出来啊~
同意魔姐的话。。。偶也觉得蛮有浮世绘的感觉。。。线条不像颜色很像。。。老夫老妻了阿~感叹~ioi

ps:下边那张剑子很像午马= =||||||||

狂嵐 2006-09-05 17:26
這是上回那張"旦那"的姐妹作嗎^^~~
曇大真厲害~圖好看文也贊^^~~
綜合起來像是故事集一樣^^~~

劍子的白髮像阿飄,讓龍宿這麼一畫,大白天的也會嚇到人吧(笑)
龍宿果然是好學生,從商不忘學習,生意做的好,還準備開展國際路線XDD
仙鳳很可愛,可惜默言歆沒什麼戲份,一筆就帶過了(笑)
龍宿寫祈願箋的時候,很像某個鑽石廣告說^^
生意興隆.長命百歲...還國泰民安風調雨順咧XDD
不過那個恩客不絕實在也...(汗)
故事的結局真好,很有這兩人過七夕的感覺說^^~~
劍子手中的竹子有些長@@~
比較像要打人而不是搔癢呢^^b
雖然沒有香豔,但是有平靜的幸福,願他們的感情如細水長流,永遠不息^^


牛郎那張很有趣^^~~~
劍子的臉太好笑了XDD
要是董永是這副德性,不知仙女還會不會留下來(喂)
只有龍宿才能忍受吧~~(笑)

感謝曇大的文圖,彷彿又過了一次七夕呢^0^

千岁 2006-09-05 18:12
啊~~早知道俺来写文骗图勒~~还能A到如此风格的好图一张~~~~
(喂,你个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
颜色真8错啊~~~~羡慕。。。。可以手绘成这样。。。orz。。。

煉華 2006-09-06 10:26
果然是昙子大的风格~^^~
图也好,文章也好,一贯的涓涓细水,悠悠长流
于平凡的生活中体会沁入心底的甜蜜^0^

那张剑子牧牛图啊.....
还真是老牛配老人──穷酸得彻底!
昙子大画笔下剑子先生,怎么看怎么腹黑!
难怪咱精明的龙首老被吃得死死

曇子 2006-09-06 17:56
TO殘雲
你那張我已經喜滋滋的收下了~=////3////=

劍子正在向偉人看齊呀~XD(毆飛)
好啦~不鬧了~可是我覺得很適合啊~很有喜感啊~XD
或許我有閒的話該來畫張言歆和仙鳳版的?

TO小魔
我很努力的在練習東瀛風呢~這只是熱身?XD

當時有想過...牛郎都出來了~"織女"是不是也該出來下?
可是我一想到劍子恐怕是看到那珍珠衣就忘了看美人我自己就笑的畫不下去了...(<=還在憋笑)
龍宿會氣死的...XD
(其實龍宿可能比較想弄輛豪華馬車來給劍子~偏偏劍子硬要騎他家的牛~所以看到這一幕~龍宿一樣會氣昏的~XD)(龍宿~不要咬扇子~上面的洞已經夠多了~!Q口Q)

哈哈哈~~他嘛....我怕他不夠狠心說~小流氓哭著跟他說上有老母下有妻小他就投降了~XDXD
結果是佛劍化緣經過擺平的~XD(所以龍宿更信任佛劍?)
反正那時能帶刀的只有武士~
當時是假想是某名門的武士之子~放著官不作~到處流浪假扮浪人~然後碰上其實也來頭更大的龍宿~(<=好狗血的劇情OTZ)

TO介末
我手邊當時也沒浮世繪可供參考~但映像中它的色彩是很平面的~
就動手畫下去了~
能將氣氛帶出來就好~

TO狂嵐
該說是系列作~XD
最近滿腦子都是東瀛版的他們啊~~很有發展空間呀~XD

我一直覺的劍子適合畫那種武士妝(很像京劇的那種)~臉頰旁的鬢髮會讓他看起來更有威嚴~在我的想像中像是那種掌控生殺大權的神啊~~
言歆和仙鳳真要說的話可以發展出另一篇故事了~^^
況且就算只是帶過~大家都還是有注意到他的話~那就代表言歆這個角色詮釋成功了~他就是這樣~默默的像影子~所作所為卻又讓人難以忽略~
哈哈~說真的~越長的東西越好~讓你不用移動都可以襲擊到對方~
加上要弄癢人~越細的東西會越好喲~XD

唉唉~都過了七夕我才貼上來..其實我該被抓去打一頓的~XD

TO千歲
其實當時有意識到自己可能被拋棄的時候也很無言啊...OTZ
徵求過介末大人的意見後~我本來還想公開招標(?)
問問看有沒有人能幫我寫文...看別人寫其實比較有趣~

顏色嗎?其實是很簡單的上色呢~不需要很立體~一切從簡~用很普通的水彩~所以上的蠻快的~˙__˙

TO煉華
嗯...覺得嚐多了辛辣的了~就會逐漸低調沉澱吧~
感情也是一樣的...

嗯~這應該是我認為為什麼劍子會是攻的原因~
因為劍子那樣好似打太極~天地何處無我容身之地~看似很撲朔複雜~但其實很簡單的人格特質~
讓我覺得這樣的人才恐怖...愈強則強愈弱則弱...劍子所謂的腹黑~在我眼裡就是所謂的萬法本一,所以不容易了解~因此覺得摸不透~所以認為這個人一肚子沒人了的黑水~XD
(以上這段似是而非~詞不達意的發言其實是想表示我家的劍子可愛歸可愛~天真歸天真~但他絕對最"強"!!!誰來都一樣!!!XD)(眾毆)

浅草残 2006-09-07 00:42
喜欢昙大东洋风的东西TVT

意会的画风啊,抱图~~

2006-09-11 19:44
後面那個牧牛圖好可愛
不過那是劍子還是老子啊
反正都是道家的就別計較好了~

曇子 2006-09-13 12:09
TO淺草殘
感激~^^
我自己也畫的很開心~

TO羽
我只是喜歡劍子所給我的那種閒適的感覺~
也是道家給我最大的印象~


查看完整版本: [-- 【祈願竹】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