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子
级别: 正义暴龙


精华: 0
发帖: 264
腹黑: 128 点
珍珠: 17409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31(小时)
注册时间:2010-09-04
最后登录:2017-06-15

鲜花 [25] 鸡蛋 [0]

 行香子 (全)

0
收於劍龍十周年紀念本<十年>中

======================

那一天,劍子仙跡告訴疏樓龍宿,他第一次看見疏樓龍宿時,疏樓龍宿正值弱冠,初登少主之位,手執華扇,氣宇軒昂,不怒自威。

劍子仙跡還記得,疏樓龍宿注意到他的時候,鎏金的丹鳳雙眸,淺笑的雙唇,漾著水光澤澤,頰上梨窩小巧可愛,讓他都忘了本來要說些什麼。

多麼美好的一個人,他嘆。

多年後的現在,劍子仙跡又對疏樓龍宿說起了此事,疏樓龍宿只是笑著對他說,當時的劍子仙跡看著他笑的樣子,像個傻瓜一樣。

此話一出,站在一旁的穆仙鳳都忍不住笑出聲。

「那麼,尊貴的龍首大人,為何又與吾廝混至今?」

劍子仙跡撇撇嘴,甩了甩拂塵,明顯就是故作瀟灑。

這個動作疏樓龍宿看過上百上千遍,他知道,劍子仙跡作這個動作不過就是在掩飾些什麼,但是不能否認劍子仙跡輕甩拂塵時,是那樣仙風道骨。

疏樓龍宿微別開眼,拿著他華麗的扇子,遮住絕世麗顏,露出的丹鳳眼眸深不可測。

「吾只是想著,吾的身邊還未有這樣愚蠢之人呢,與這樣的人交好似乎也是一種樂事。」

劍子仙跡入口的茶吞也不是不吞也不是,在口中含著都有些苦了才吞下,他都覺得吞下肚的不是苦茶,而是滿肚的苦水。

「那吾還真是要感到高興了,能夠讓龍首大人看上,可真是三生有幸。」

「可不是。」

疏樓龍宿將華扇隨意擺放,斜靠著他的軟塌,邊抽著煙斗邊對劍子仙跡笑著。

劍子仙跡到也不是生氣或是委屈什麼的,不過就是現在才知道疏樓龍宿當時與他要好的動機,心情有些複雜,到底該感到高興還是要覺得什麼其他,但是又覺得說這些話的疏樓龍宿,用扇子遮住臉只露出一對明亮眼眸的模樣太過可愛。

劍子仙跡沒有答話,他看著疏樓龍宿疏懶的樣子,比之過去行走江湖所以盤的整齊的秀髮,現在只拿著一支簪隨意挽成半頭小髻,剩餘的髮絲披散於塌上,又覺得有些感嘆。

他是天生白頭,所以無感,但是那初識時還是少年的疏樓龍宿,不知何時,本就淡紫的髮,如今看上去又是更淡,這麼多個寒暑就這樣過去了。

眼神停留在疏樓龍宿執煙斗的手上,疏樓龍宿將渡著紫金相間的煙斗往旁邊的小缸子敲了敲,煙灰全數都落盡了小缸中。

疏樓龍宿退隱後好像煙抽的比較多些,…這不好,劍子仙跡皺眉。

這話又說回來,什麼時候疏樓龍宿習了抽煙這種不好的習慣呢,劍子仙跡怎麼想都想不起來。

他走到疏樓龍宿旁邊,輕撫過疏樓龍宿的頭髮。

儒門龍首的頭髮向來都是最好,龍首大人他可寶貝他的頭髮了,從懂事以來他師父就手把手的教著他護髮要訣,這一護就是好幾百個年過去,劍子仙跡摸著他的頭髮這麼多年,還是跟上好的緞子一樣。

「之前忙的,沒什麼注意,如今閒了下來,才發現你的髮色又淡了許多。」

聽劍子仙跡話到結尾說不出的滄桑感,疏樓龍宿哼笑一聲,斜著眼看他。

「什麼時候汝也學著吾儒門傷春悲秋了。」

「唉,龍宿,吾也沒有想些什麼,只是你的頭髮本來好像還要再深些。」

「劍子,汝是不是真的活的太久,都老胡塗了,吾等是先天人,外貌雖已修得不變,但吾確實也到白頭的年紀,年紀到了,髮色漸白,原來汝不懂?」

疏樓龍宿一臉奇怪的看著劍子仙跡。

劍子仙跡還來不及回應什麼,疏樓龍宿像是想到什麼又笑了。

「哈,汝這個人果然很有趣。」

停頓了下,疏樓龍宿又輕聲這樣對他說。

「劍子,汝是吾見過最純善之人,三生有幸的人,應該是吾才對。」

被疏樓龍宿這樣說,就算是厚臉皮如劍子仙跡也有些不好意思,他往疏樓龍宿的位子坐靠近些,把疏樓龍宿的煙斗拿開,放至一旁,握著他本來執煙斗的手。

「龍宿,還記得吾快出師時你問吾的話嗎?」

「記得,吾問汝,汝在冀望什麼。」

「吾少年的時候,跟在師尊旁,總是冀望將來可以為天下蒼生多盡點心力。」

「汝後來確實也是為天下蒼生盡了心力。」疏樓龍宿點點頭表示同意,「還拉著吾跟汝一起淌渾水。」

劍子仙跡握著他的手又緊了些。

「彼時吾年少輕狂,不知衡量自己到底有多少能力,能保護多少事,但經歷了這些年與許多事,吾才明白,有些事比天下蒼生更重要。」

「是嗎?」

劍子仙跡說到此處,便停下,疏樓龍宿等著他接著說,但劍子仙跡卻只是微皺著眉閉目而不再言語。

疏樓龍宿亦不再開口。

所以說,何必沒事想著往事傷春悲秋呢?

抬手輕輕撥弄落在髮上小巧的鵝黃色花瓣,原來桂花又開,他的三分春色正落著桂花雨。

他拉著劍子仙跡站起身,兩人走在滿是桂花的園裡,估計走一圈回去時,身上怕是都要沾染濃濃的花香了。

最後走至三分春色的最高處,疏樓龍宿比劍子仙跡往前站了些,此時已是夕陽西斜,一日便又這麼過了。

劍子仙跡看著餘暇撒在疏樓龍宿身上,美的像個神祇。

「劍子。」

「嗯?」

「現在汝告訴吾,汝在冀盼什麼?」

疏樓龍宿微微側過身子,淺笑。

劍子仙跡愣了一下,隨即會過意,微微一笑,他上前一步,站在疏樓龍宿身旁,略低頭說些什麼,疏樓龍宿忍不住拿著華扇微別過頭,任由劍子仙跡把他抱個滿懷。



死生契闊,與子成說。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5-03-09 00:29 | [楼 主]
凜墨梢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17
腹黑: 52 点
珍珠: 49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35 点
在线时间:39(小时)
注册时间:2015-01-02
最后登录:2015-11-28

鲜花 [2] 鸡蛋 [0]

 

舔唇,真好,這樣的劍子仙跡,真是太美好了..........

一直想說到底還要經歷多少年年歲歲,多少刀光劍影,才能夠讓這位老道領悟出這樣的想法。紅塵江湖與疏樓龍宿,無私大愛與私情小愛,他總是不由自主地先被前者給綁架,然後再回過頭想辦法抓著後者一起上路(無誤)。說不上好與不好----畢竟他們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兩人甘之如飴,只是覺得,這樣的兩個人確實太辛苦了。

幸好時間還沒有離他們而去。
所以機會也是。

龍宿嘴上不饒人,心底卻一直給劍子保留了一個很重要的位置。
等著他回來。
反之劍子嘴上溫柔,心底卻是不會放過龍宿的。(燦笑)
那是他心中比之蒼天更重要的東西,他總算是發現了,所以也就不該再迷茫了。

.......只是看了許久還是覺得這樣的劍子真心不容易.......

.......而那樣的龍宿更加不容易........

卻是值得的。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春滿訟庭花有韻,琴橫臥閣月無聲。
顶端 Posted: 2015-03-09 19:58 | 1 楼
酒酿粉圆
道,不争也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53
腹黑: 18 点
珍珠: 85 颗
贡献: 0 点
华丽: 0 点
在线时间:54(小时)
注册时间:2017-04-23
最后登录:2017-07-10

鲜花 [0] 鸡蛋 [0]

 

哎,这大概也是我对剑龙的期盼吧!天下无尽事,自有后人平。长江后浪推前浪,道长总要明白这个道理,然后选个好日子和眼前人退隐去。
道长的前半生为苦境付出许多,咻咻也没少被拉下水,操过心。道长要拿后半生赔咻咻半世安稳逍遥,虽然我是道长本命,但,这个原则是不能动摇的。赶快退隐吧!两位!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7-06-24 00:15 | 2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暗香盈袖≡

Time now is:08-18 12:52,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