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2345» Pages: ( 1/5 total )
本页主题: 07.19夜雪 (1-31章)59楼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45
腹黑: 1683 点
珍珠: 2205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53(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8-05-02

鲜花 [118] 鸡蛋 [0]

 07.19夜雪 (1-31章)59楼

1
  龙宿自然记得第一次吸血的感觉。

  尖锐的牙齿刺破人类的肌肤,一点一点探进流动着琼浆的血管,然后就是一场盛世的狂欢。渴求着鲜血的身体如此欣喜若狂,即便猎物仍在挣扎的恶心感反复涌上心头,即便事后还是会经常呕吐得一塌糊涂。也无妨。

  数千年后有人会称呼他们吸血鬼多过于现在的名字。

  而现在,人们只是称呼他们嗜血族。或惊慌,或无措,无一例外地带着恐惧的脸色。

  作为为数稀少的纯种嗜血族,龙宿是唯一一个可以与一族之长——闇皇并肩站在阳光下的嗜血族。这般的稀少,以致几乎没有几人知道,尚有嗜血族是不惧阳光的。

  这般不老不死的日子,仿佛受了诅咒般,没有尽头。

  相对的,权势、金钱以及欲望,在漫长的岁月里就显得苍白的,毫无意义。

  龙宿曾经一度以为自己就会这样下去,与天地同寿,孤独的。

  然后,他遇到了剑子仙迹。

  剑子就是一个菱形镜,有很多的面,谁都能看到他的真心,也都看不清他的真心。他的真心坦诚地放在镜子中让所有人看得见,但因为光的折射,角度等各种原因,所有人都看不真切,便知他有真心。就心安理得地在他身边,做他的朋友,将重要的人、重要的事情托付给他。

  龙宿就属于其中之一。不过是一次偶然,他吸食人血的时候,遇见慈悲为怀的佛公子弦知音。

  弦知音是个心非常软的人,试图用禅机感化龙宿。让龙宿字字玑珠地顶了回去。便又改回自己的本行,儒学。没料到,对方更是精通。总之,辩,争不过他。于是,他就将人转交给佛法宏大的佛剑分说。

  佛剑分说心怀慈悲,出手暴力,刚等到佛公子引荐完,点点头,招呼不打一声,佛牒就开启了。

  龙宿倒也打了一场痛快。在佛公子还没搞清楚来龙去脉的时候。两人便已经惺惺相惜了,只不过立场还是不同。佛剑分说于是从不解岩后面抱出九九八十一卷佛经,与他一一对禅。终究是龙宿败下阵来。

  好些日子没有吸血的龙宿终究还是有些虚弱。佛剑分说自认胜之不武,便将人款一款送到豁然之境来,说是让剑子仙迹照顾一段时日。他去一页书和万圣岩那里问问,可否有什么法子易去龙宿吸血之骨。

  就这样,龙宿被辗转送到了剑子这里。

  此时,他已经七日未曾吸血,被佛家最厉害的术法勒住,动弹不得,就一张嘴还算伶俐。

  “佛剑真是小心,担心我一时心软放了你吗?”

  剑子仙迹叹了口气,一挥浮尘,去了龙宿的禁制。龙宿眯着眼,闪着危险的意味,手指指甲暴长,瞬间就朝着剑子扑过去。剑子一闪身轻松躲过,皱着眉头望着那双好看的手,摇摇头:“指甲长那么长又不好看。待会我找剪子帮你修修。”

  本不该如此扑空的龙宿只因为扑过去瞬间气力抽空,摔在地上喘气:“汝暗中动了什么手脚?”

  “知道你没那么乖。在豁然之境,自然是用道家的禁制,方便一些。”剑子笑容满面,蹲下来看着他,“近看,还真是个美人,不怕阳光?”

  “哼。”龙宿这是不打算回答他的问题。

  剑子倒是无所谓,伸手将人使劲拉了起来:“走吧。”

  “汝……要带吾去哪?”

  “回屋。”剑子很坦然地回答,“你现在功力尽失。豁然之境呢,虽然是一处灵气宝地,结界外却多的是鬼怪妖精,你要是不介意被他们吃掉,我也无妨。”

  “小小……痛……”

  龙宿的话未完,剑子就伸手掐了他一下。

  “汝做什么?”

  “你看,你连我掐你一下都躲不过,还说什么大话。饿不,家里只有挂面。等等,好像还有点包子。”

  “汝是白痴吗?吾是嗜血族。不吃人间的东西。”

  “不吃?”剑子歪着头很认真地思考会,“血好喝吗?”

  “生存而已,谈不上味道。”

  “那就是了。不好喝,你还喝它做什么?李家村的李大婶包的包子很好吃的。我待会多买几个,你吃了保管喜欢得不得了。”

  “……汝这人真奇怪。”龙宿蹙眉。

  “怎么了?”

  “修道之人,无不对嗜血族又恨又怕,唯独汝,对吾毫无感觉。”

  “谁说我对你没感觉啊?”剑子大概觉得扶的姿势有些不舒服,竟然伸手揽过龙宿,一个打横抱起来,“是不是嗜血族都这么轻啊?”

  “汝!!!快放吾下来。”

  “这个,可不行。”

  先天会赖皮,流氓挡不住。龙宿就这么被送到屋子里。说是屋子,还真是一个简陋到不行的屋子。连木屋都不算,充其量算是一个稻草屋吧。在龙宿的印象里,只有那些生活艰苦的佃户才会住这样的地方。没想到,道教先天也住这样的地方。道教……是不是很穷啊?

  将龙宿的表情全部收纳的剑子,将人放在长条椅子上坐好之后,转身去炉灶边上用大铁锅烧热水。

  用了稻草点燃之后才添了柴木。他又走到橱柜边上取茶叶。

  龙宿从未接触这般平实生活,好奇的一双眸子从来都没有离开剑子的动作。

  “原来泡茶这么麻烦。”

  “哎呀呀。”借用好友口头禅的剑子仙迹,真想感慨一下佛剑分说送来的这位不食人间烟火的公子哥,“是啊,你可有兴趣试一试?”

  “好……”刚开口说了一个字的龙宿忽然沉下脸,“吾被汝锁着呢,动不了。”

  “我锁你功体,又没锁你行动。”

  “锁吾功体行动不便。”

  “成成,你怎么说都成。”一来一往间,热水已经烧开了。剑子舀了些泡到茶壶里,瞬间茶香满室。他又盛了一些在木盆里,取了布巾浸湿,走到龙宿面前,替他擦脸。龙宿一惊,伸手拍掉布巾:“汝做什么?”

  布巾掉到地上,剑子默默捡起来,重新浣洗:“擦脸啊。你不久前才和佛剑打了一架,脸上、手上都脏了。”

  “吾,吾自己来便可。”意识到误会剑子好意的龙宿,难得薄红了一张脸,支支吾吾。

  “好好。”剑子也不戳破他,将洗好的布巾递到他手上,“来。”

  布巾热热的,但并不烫手,恰到好处的温度,瞬间让常年手脚冰冷的龙宿有了片刻的怔忪。甩掉那些多余的心思,他认真地擦洗了自己裸露的肌肤。和佛剑的一战,确实弄了他一头一脸的尘土,如果有条件的话,他更想好好的沐浴一场,而不是就这样简单擦洗。

  剑子看出他的心思,将刚刚沏好的茶推到他面前:“沐浴等到我去镇上帮你买些换洗衣物之后。”

  “哼。汝这穷酸的品味,吾看不上。”龙宿冷冷瞥了他一眼,“让吾自己去便可。”

  “不成不成。嗜血族生性狡猾,出了豁然之境的压制,让你联系上了族内,我可不一定有把握制得住你。你还是乖乖地呆在家里等我回来吧。”

  “去汝的乖乖呆在家里。”

  

  

  
[ 此帖被枯鱼炖蘑菇在2015-07-19 17:23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10(cloversus) 小吸血龙啊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9-22 09:00 | [楼 主]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45
    腹黑: 1683 点
    珍珠: 2205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53(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8-05-02

    鲜花 [118] 鸡蛋 [0]

     

    “喏。给汝。”龙宿咬牙切齿之后,从怀里掏出一张轻飘飘的纸来。剑子伸手一接,顺口问道:“这是什么?”
    “银票。”龙宿立刻给了一眼,汝是白痴的讯息给他。
    剑子全当看不见,自然而然地收起来:“我当然知道是银票。我问你给我银票做什么?”
    “自然是买东西用的。就汝这穷酸模样,能买到什么呢?粗布衣服,吾穿了会过敏。”炫富得如此义正言辞。剑子忽然心生“土豪我们做朋友”的冲动,想了半晌,眯着眼睛笑起来,道:“这些不够。”
    龙宿此时也轻轻笑出声来:“买汝这块地皮都足够了。吾不要求最好的,普通上等的就行。”
    企图将他当不识物价的少爷来框显然计划失败。剑子脸不改色心不跳地点点头,道了声,我出门了。龙宿撇撇手算是听见,转身就躺在榻上了,真没自己是外人。
    “对了,被褥也重新购置一套,有够硬的。”
    剑子眉头一抽,也不应了,直接开了门出去,想着回头得好好想怎么和佛剑沟通,让他将人带回去。
    想到就觉得头疼。剑子晃晃头,看了看外头的天气,就在屋檐下取了一把伞慢慢地离开。
    “剑子道长,你可来了,我还想今天要是你不来,就得便宜我家那个小子了。”
    刚刚走到城镇热闹的集市上,李大婶就大声招呼剑子。
    “李大婶。”剑子赶紧朝她打招呼。
    “卷心菜肉包。我给你留了几个,不然都要卖光了。”
    “多谢李大婶。我还要采买其他的东西,不然待会再过来找你拿可好?钱我先给你。”
    “不用不用。几个包子能收你什么钱?我家小子要不是没有你,早没了,这大恩大德的,你都没有收我们银两。”
    “分内事。”剑子点点头,“这天色不早,那我先去买其他的东西。”
    “去吧去吧。回头记得来找我拿包子。”
    “多谢。”
    “剑子道长……”
    “剑子道长,你好。”
    “剑子道长,今儿买什么来了?”
    “剑子道长……”
    走到成衣铺门口,就见老板拱手站在门槛前和气地笑着。
    “剑子道长?今儿个是来买衣服?”
    “是。麻烦掌柜的了。”剑子抬步踏进了成衣铺,因平日习惯穿的多是白衣为主,每回老板热情推荐其他的料子,都只能笑一笑作罢。
    “今日来,还是老样子?”成衣铺子的老板老杨做了一辈子,奉行的就是和气生财,从来都是笑眯眯的,都没见过他几回不笑的样子。
    “记得老板前些日子进了些新货?”
    “剑子道长好记性。”老杨提到那批新货,笑得更开心了,“苏绣缎子,成色极美……”
    “拿来我看看,什么颜色,嗯,算了,不用了,都包起来了吧。还有……那个……亵衣拿几套……咳……给我。”
    “这……”老杨难得地一僵,相处久了,自然知道剑子向来的两袖清风。这些苏绣衣服,一套都要寻常人家几个月的用度。剑子看出他的疑虑,掏出钱袋来,放下几锭白花花银子,笑道:“麻烦老板帮我包起来吧。”
    “成成。”老杨见银两不是问题,动作自然也勤快了起来,吆喝着伙计将衣服叠好包着,“亵衣便不算银两了,几套就算小老儿送的。”
    “老板,这亵衣……还真不能马虎,怕平日买的那些恐怕是不行。也是要上好的料子,穿着舒服,妥帖的。”
    “这个,自然是有。”老杨迟疑了下,“剑子道长,莫怪小老儿多嘴问这一句,这衣服是自己穿的吗?”
    “不是,怎么了?”
    “随口问问。不瞒道长说,这几件衣衫虽是男衣,却是精致得很,是京城里大富贵的人穿的。却难免世俗,想是道长穿了,污了仙风道骨的样去。”
    生意人的嘴巴就是利索,瞬间舌灿莲花,就将“你不适合穿这般华丽的衣服”说得人心就如被热水温过一般,妥妥帖帖的。
    剑子也不道破,谢过了老杨的好意,又仔细挑了几件衣服,一并付了款,才告辞。老杨多久没做这么大一单生意,客人竟然是向来清廉的剑子仙迹,心中不由感慨,风水轮流转,十年河东十年河西,道士也会傍土豪。
    所幸这些话,老杨一个字也不会跟人说。不然,真不知剑子听到会做什么表情。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10(龙鳞黄泉) 犀利菇大大加油!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9-22 22:25 | 1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45
    腹黑: 1683 点
    珍珠: 2205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53(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8-05-02

    鲜花 [118] 鸡蛋 [0]

     

    Quote:
    引用第1楼夜笼庭于2013-09-22 10:34发表的  :
    又是一个坑……坑……坑……Q_Q窝又进去了!


    本来不是一个坑,看你已经掉下去了,那就让它变成一个坑吧。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9-22 22:28 | 2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45
    腹黑: 1683 点
    珍珠: 2205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53(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8-05-02

    鲜花 [118] 鸡蛋 [0]

     

    Quote:
    引用第2楼荷顏于2013-09-22 11:16发表的  :
    樓主QQ
    另篇文的甜蜜還沒補上,又開新篇了~~Orz
    不過,甜蜜加倍也不錯啦~(喂~)

    佛劍大師做了一件讓人豎起大姆指的事
    .......


    雖然很想更改一下模式,但是還是忍不住讓佛劍大師牽線搭橋。
    梗太便利,想不使用都難...大師原諒我……
    一杯茶……主子的身價怎麼可能這麼便宜!起碼兩杯←滾。
    總之,新文一如既往地二,請繼續看下去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9-22 22:32 | 3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45
    腹黑: 1683 点
    珍珠: 2205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53(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8-05-02

    鲜花 [118] 鸡蛋 [0]

     

    Quote:
    引用第6楼夜笼庭于2013-09-23 23:45发表的  :

    怎么能这样!!Q_Q


    本来是一个中篇的。真的。
    现在我考虑加长篇幅。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9-24 09:13 | 4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45
    腹黑: 1683 点
    珍珠: 2205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53(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8-05-02

    鲜花 [118] 鸡蛋 [0]

     

    毕竟多了一个人生活,加上本来豁然之境条件比较简陋,剑子花了不少时间才将所需基本之物采买完毕。金乌西沉,天空淹没最后一缕霞光。城镇与豁然之境之间的道路大多都被荒草所掩盖,走在期间,时常都有沙沙的声响,伴随着虫鸣,倒也一番雅致。
    “朋友,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见?”
    “绑架吾闇城的人,是不是该和我们说一声?”身着华丽白衣的男子在夜色,显眼得很,珠光宝气的服饰倒也衬得起俊朗的面容。
    “阁下是闇城的人?”剑子一笑,“不知阁下尊号?”
    “冰爵褆摩。”
    “闇皇西蒙的爱将。方才你说我绑架你们闇城的人,可有证据?”
    “嗜血者之间自然有你们低等人无法理解的感应。把人交出来,否则休怪我不客气了。”
    “你本来就不客气……”
    “你!”褆摩拔高音调,瞪着剑子,“看剑!”剑子目光一沉,侧身躲过褆摩的银杖剑,随手将刚买的东西往事先瞄好的位置一抛,旋身飞起,徐徐落在褆摩的身后。
    “听闻……”剑子一甩拂尘,扫开银杖剑的来势,“冰爵和族内一名高阶嗜血者不和?不知为何还如此努力争取他回去?”
    “听何人所说?”褆摩细眉微挑,并没有太多的杀气。
    “若真要夺他回去,怎么会只出你一人?若不夺他回去,以你身份又为何要来此处?可否先给剑子解惑呢?”剑子以进为退,嘴上说是疑问,心里却清楚有底,微微一笑,无风自扬的袖袍,当真仙风道骨的风范。
    “哼。”话说到这份上,褆摩也不再装腔作势,将银杖剑一收,站直了身子,盯着剑子,“听说,你们要更他的血统?”
    “正是。”
    “如此甚好。”褆摩却不愿多做解释,“就将他寄放在你们那里,又何妨?”
    “嗯?”
    “走了。”褆摩性格当真说风就是雨,转身便化光离开。
    到底是来干嘛的?剑子摇摇头,重新走到旁边将东西收一收,打道回府。
    一推开门。龙宿已经躺着睡着了。剑子愕然地想了下,现在的时辰,话说嗜血者不是昼伏夜出的,现在还没到平常人休息的时辰,怎么这个乖宝宝这么容易就睡了?不过既然已经睡了,也没嫌弃他硬邦邦的床铺。剑子觉得就不计较太多,转身点了油灯,想了想,还是生火准备做饭。
    “噼啪。”柴木燃得火星四起。
    剑子想起之前找李大婶拿的包子来,取了蒸笼放在灶上铁锅热水上。他确实不怎么会做饭,不过家常的简单饮食还是会的。想了半晌,又取了放在碗橱的挂面。
    利落地切着青瓜,番茄,和之前买的一些腌肉。他是不忌荤食,但多以素菜为主。但没道理让一个强行戒了血的嗜血者连荤腥都碰不着。这般想着,干脆连本来打算买来要做腊肉的鲜肉也下了锅,打了两个鸡蛋,算是一顿大餐了。
    龙宿是闻着味醒过来的。是饭菜的香气。对于龙宿,这是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味道。他曾经经过的乡村,时常在傍晚时分弥散浓郁的这种气息。却与他格格不入的,如此清晰,如此泾渭分明。而此时,这香气,仿若一个温柔的怀抱,慢慢的,轻轻的,将他围拢。
    “醒了?”
    “嗯。”龙宿的眸子是嗜血的红色,撑着身子坐起来有些虚软无力。
    “来。鸭血粉丝汤。”剑子豪气万丈地端了一大碗过来。
    龙宿还处在初醒的懵懂间,望了望剑子仙迹,又低头看了看那碗鸭血粉丝汤:“吾记得汝家只有挂面,刚刚去买的粉丝?”
    “……你想问什么?”
    “刚才睡一半的时候似乎有烧糊的味道?”
    “别问,说多都是泪。”
    “浪费了多少?”
    “一根青瓜,两个番茄,和六两腌肉,六两啊。”
    龙宿歪头想了一会,实在不知道六两是个什么概念,总之应该是不多吧。闇城不起灶,偶尔有个牛排什么的,也都是一个一个计算的,没有称重。
    他乖乖地伸出双手去接那碗鸭血粉丝汤,名字是这个名字,但是内容丰盛到他都看不见粉丝,有肉丝、榨菜、猪肝、大白菜和一个煎得正好的荷包蛋。
    “吾不吃。”
    “你都好几天没吃东西了,鸭血不是人血,好歹也可以补补。”
    剑子固执地将碗递到龙宿的眼前。龙宿蹙眉,望着这满满当当的碗:“太多了,吃不完。”
    “你胃口太小了。难怪瘦得脸都尖了。”
    “尖个……”
    天生瓜子脸不晓得吗?龙宿翻了翻白眼,掀起被子,着鞋,走到桌边。
    “怎么?”
    “吃饭……不是得坐在桌子前吗?”龙宿想了片刻,又去找来铜盆,端了热水,取了布巾仔细擦洗了,漱口了才坐回去。剑子那边端着一碗粉丝,半晌才将碗放在桌子上。心想还是个家教超好的嗜血者。
    “一起吃?”龙宿伸手扯了扯剑子的衣袖。剑子脑子迅速扫过在村镇看到的一对小夫妻你侬我侬地喂来喂去,还没来得及表示,看见龙宿又轻车熟路地取出另外一个小碗,一副碗筷。
    不禁开口要问:“你做什么?”
    “吾说过我吃不完,自然是要分食。”说到这里,龙宿带着几分嘲意,“不然以汝这般穷酸模样,要真浪费大概又要嚎几天?”
    “咦?我是这样的人吗?”
    剑子习惯性要去甩拂尘,忽然想起拂尘放在桌子上。龙宿挑眉,似笑非笑。已经给了回答。
    剑子认命地接过他的小碗,从锅子又盛了一碗料足的递给他。
    兴许是鸭血也有点效果,吃完后龙宿的脸色红润了一些。剑子自食其果,料下太多,吃撑了,肚子圆滚滚的,一脸好赖都不动弹的模样。
    龙宿取了他的拂尘,戳了戳他,觉得有趣,便笑道:“汝们打算怎么处置吾?”
    “你不担心?”
    “吾有什么好担心的?反正都落在汝们手上了。”
    “作嗜血者,都这么活泼吗?”
    “哦?汝见过谁了?”龙宿心念微动,“是褆摩?”疑问的语调,肯定的口气。
    “他来要人。”
    “没诚心趁早打发了。”龙宿的喉咙还是干渴得有些难受,咳嗽了两声,“有水吗?”剑子听了就去帮他倒水。温温的水喝下去一点都不解渴。龙宿有些难耐地反复折腾。剑子皱着眉头望着他:“很难受?”
    “就跟你们人类不吃饭一样。”龙宿懒懒地回他的话。
    “会死吗?”
    “会。”龙宿嗤笑,“饿肚子自然是会死的。汝要是心软,不如让吾咬上一口,如何?”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10(龙鳞黄泉) mua~~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9-26 12:00 | 5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45
    腹黑: 1683 点
    珍珠: 2205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53(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8-05-02

    鲜花 [118] 鸡蛋 [0]

     

    “我的血好喝吗?”剑子很认真地问龙宿。
    龙宿没料到他会问这个,沉思了一会,摇头道:“一般有修为加身的修道修佛之人,味道都比较浓郁,好不好喝要看个人口味,汝的……大概不怎么样。”
    得到如此认真的回答,剑子也哑然失笑。
    “为什么?”
    “直觉。”龙宿歪着脑袋看着他,“总觉得汝的血是黑的。”
    这什么见鬼的直觉?
    “你是纯种的嗜血者?听说闇城对于血统是非常看重的。”
    “大概吧……”龙宿心不在焉地应他,“汝们打算要怎么处理吾?”
    “这个,要看佛剑的打算。”
    “吾又不能吃,汝们不杀吾,难道还要将吾养起来不成?”
    “能不能吃,因人而异。”
    剑子小声地说了一句。龙宿听到却没听明白,反问了一句:“汝说什么?”
    “没什么。”剑子从善如流。
    “如果汝们想养,吾也没有意见。不过……”龙宿懒洋洋地抬起头来,就着坐在旁边仰望着他,看起来无比乖巧,“吾也不是随便什么人可以养得起的。”
    “哦……”剑子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转身取了笔墨,开始研墨。
    龙宿奇怪:“汝要做什么?”
    “写账单寄到不解岩。”剑子坦然回答。
    龙宿忍了一下,没忍住,笑出声来:“汝要跟佛门讨要账款?”
    “自然。佛剑将你送到这里,自然要负责你的吃穿用度。”剑子撩起长袖慢慢研墨,“或者我该寄到万圣岩?”
    “敢将账单寄到不解岩,汝应该是第一个。”
    “无妨。我相信佛门六根清净,一定不会计较这么多。”剑子说着话,提笔潇洒几笔,瞬间写满整张信纸。
    龙宿稍稍探过头去看,大概寒暄了半张多的纸,然后就是详细的清单账目,包括找李大娘买的包子,因为是肉包,十五文一个,买了三个。龙宿眉毛一挑,问他:“吾没有吃到什么包子。”
    “我知道,我吃了。”剑子义正言辞,“本来是要买给你吃的。路上因为活动了一下便吃掉了。”
    “这也要算吾账上吗?黑心道士。吾给汝的银票呢?”
    “我还没去钱庄。垫付的是我的银子。”
    “哦?”龙宿有点兴趣地下了塌去翻那些衣服配件,“看不出汝还有点家底?”
    “这不是大少爷不吃人间疾苦。”剑子小心翼翼捧起纸张吹干,不动声色地挖苦。龙宿对于他的话无动于衷,取出一件成衣比了比。他身材倒也不是魁梧,相较之下,偏大却也不影响穿戴。随手又翻了会,发现整整齐齐叠放在下头的亵衣。
    他转头一笑:“有更换衣物。吾要更衣。”
    “哦。”剑子指了指刚刚换下煮饭锅子的灶台,然后指了指旁边的大水缸,“自便。”
    “嗯?”龙宿看了他半晌,“这是道长的待客之道吗?”
    “看你五体健全,想必不需要别人替你事事准备。”
    龙宿点头:“自然。不过,吾还是不需要事必躬亲。待吾传信。”
    剑子便见他大摇大摆地推门走了出去,放了一个传信烟花,然后施施然回来坐着。大概半个时辰的功夫,便见一名红衣女子领众侍从侍婢前来,在屋外礼貌地敲门。剑子捧着一杯热茶,看红衣女子领着众人对龙宿拜了一拜,然后从旁边侍女的手上接过好大一枚雪花银,递给剑子。
    “叨唠道长了。我家主子身份尊贵,在此地怕是不惯,不知是否能让奴婢们稍作修缮,以让二位住得更舒适一些。”
    这招先礼后兵用得尚算纯熟。剑子将纹银随手一甩,稳稳地落在桌子上。
    “寒舍住得还算舒适,就不劳姑娘辛苦。姑娘若怕主人休息得不舒服,不如另起一处休息如何,所幸豁然之境地界还算不小。”
    “道长盛意,不知主人做何定夺?”
    “既然道长不愿吾在此地有所改动,凤儿,不知豁然之境周遭可有归属?”
    “方才收到主人信号,已经派了默言歆购下附近的地契,加紧准备建行宫。”红衣少女有条有理地介绍,然后示意左右,便有一名女子捧着一个合盖的金杯双手举高于顶慢慢走过来。
    “主人多日未饮血液,想必身体不适,凤儿已经备好,请主人饮用。”
    “端上来吧。”龙宿坦然地靠在榻上,此时的塌已经铺好了软垫和毛毡,舒适得很。剑子依旧坐在桌边,看着那些闷声不吭的侍女手脚麻利。
    其实龙宿也不喜欢这个味道,看着杯子中琼浆半晌,才喝了两口止了干渴,便不再饮用,递回红衣少女。
    红衣少女习以为常,又重新将杯子递给身后的侍女,行了礼:“凤儿在外头临时搭了一处休息处,备好热水,请主人沐浴更衣。事发匆忙,布置简陋,还望主人不要见怪。”
    “无妨。毕竟寄人篱下。”龙宿起身,身边两位侍女赶紧凑过去帮扶着。
    剑子心里“啧啧”两声,心道,这排场可不输京城达官贵人家的老夫人。
    龙宿似笑非笑瞥了他一眼,察觉他的心思,也不用语言点破,就看着他。
    剑子自知理亏,笑了笑,提着茶壶续茶。
    “吾不住这寒酸之所,汝不介意?”
    “只要不出豁然之境,请便。”
    “那吾该多谢道长的慷慨了。”
    “客气。”剑子看着龙宿领着一群人施施然地离开,回头伸指在半空中凭空变出了一只传音小鸟,道,“不知佛剑你有什么办法”
    小鸟随即飞离,剑子将杯中最后一口茶喝掉,回头感慨一下不同命的坎坷,开始取柴火烧水准备沐浴。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10-17 16:06 | 6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45
    腹黑: 1683 点
    珍珠: 2205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53(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8-05-02

    鲜花 [118] 鸡蛋 [0]

     

    Quote:
    引用第10楼荷顏于2013-10-05 14:51发表的  :
    龍宿在劍子家熟門的好像在自家一樣自在....XD
    我還以為看到龍宿小憩,劍子會不會一親芳澤(想太多XD)
    龍宿調侃劍子時,莫名的感覺好歡樂
    這簡直是新婚實習生活嘛~Q/////////Q


    想是活了太久,沒必要在一些奇怪的地方太過介意了吧。
    現在這兩人雖然在言辭上互有調戲←不對,但是心防都很重。
    之間會有各種小摩擦的。
    有待磨合。
    不過慢慢會好的。新婚實習生活什麽的,概括得太好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10-17 16:26 | 7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45
    腹黑: 1683 点
    珍珠: 2205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53(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8-05-02

    鲜花 [118] 鸡蛋 [0]

     

    这一来二去的又折腾了些时候,月上中天,听到屋外红衣女子小声吩咐的说话。剑子对于他们反客为主的举动心里还有一点芥蒂的,便推门出去纳凉。屋外俨然已经是另外一个世界了。
    凉亭,紫纱。龙宿披散着湿发坐在棋盘前,盯着眼前残局。
    “手谈一局?”
    “香茗,棋局。真如传闻之中的格调高雅。”剑子撩袍盘腿坐下。
    “传闻?”龙宿微微一笑,旁边侍婢将棋盘一收,竟重新又换了一副上来。龙宿随手抓起一把,握在手心里。
    “双。”剑子道。
    “六个。汝先。”
    剑子在边上下了一子,以作为试探。龙宿便也在对角边上落了一子。
    这一下,就下了一宿。
    龙宿下的每一步都是运筹帷幄的。而剑子的棋路往往却是大而化之。偏偏是剑子这样的下法,遏制了龙宿不断扩张的势头,只能步步为营,探路虚实才有所动作。交手之间,有胜败,无输赢。
    到天际破晓之时。红衣女子第六次更换他们的茶水,第三次为香炉添上香料,偷偷掩袖遮去呵欠的痕迹。剑子捧着茶盏,对她做出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目光所及,是已经困顿睡去的龙宿。红衣女子心底喊了一声,哎呀,赶紧取了毛毯蹑手蹑脚地给他盖上。
    “嗜血者也怕冷?”
    “不。道长也累了一宿了,难道不困吗?”
    “精神头还算足,许久未曾与人对弈,旗鼓相当,舒畅。”
    “呵——想必主人也是……许久未曾见他笑得如此开心了。”
    “姑娘……”剑子开口唤他,才想起彼此还没有自我介绍,“我……”
    “剑子仙迹道长,是仙凤怠慢了。我乃闇城一脉主护法穆仙凤。”
    “你也是嗜血者?”剑子此话一落,曙光落在穆仙凤的身上。她淡然站着,微微笑着,毫无畏惧,已然回答了剑子的问题。
    “道长觉得奇怪。闇城不仅有嗜血者也有人类的。只不过以嗜血者为尊。我幼年遭弃,幸遇主人才能有此时与道长对话的穆仙凤。”
    “他遇见你何尝不是他的幸运?”剑子回头看着睡得正沉的龙宿,“这边风大,我送他进屋休息吧。”说着,转身大步走过去作势要将人抱起来。
    “哎……”穆仙凤刚要开口,不要轻易移动龙宿会惊醒浅眠的他。却在下一刻看见龙宿双目紧闭,毫无惊醒之意,不由心生诧异,不表于面。
    剑子看出她的心思,却是轻笑,摇摇头,慢慢走回了那个茅草屋子。
    穆仙凤心知他是正人君子,不知为何心底总有担心和动摇,始终站在屋子外,不肯离开。剑子不片刻就出来了,看见穆仙凤,有点意外,笑:“你担心我对他不利?”
    “不是。”穆仙凤行了礼,“仙凤多虑了。”
    “你应该知道龙宿为何会在这里。”
    “仙凤知道。但主人在哪,仙凤就在哪里。”
    “我去山顶上练会功。豁然之境你们就自便吧,龙宿不能离开,不然他身上的禁制会让他很难受。”剑子吩咐完,便化光离开。
    穆仙凤顿了会,见他确实走远了,才扭头对身边的侍女吩咐:“赶紧叫默言歆过来。”默言歆收到消息后很快就过来了。
    穆仙凤盯着他问:“可有问到解禁制的方法?”
    默言歆没有点头,望着穆仙凤,道:“这里看似松懈实则严谨。找不到破绽。”
    “看来还是不能小瞧了他。不过主子……”穆仙凤扭头望着茅草屋子,“没有下任何的指示,我们不妨静观其变。”
    “行宫已经在建,最快也要三个月……”
    “主子打算在这里长住……”穆仙凤左右打量了会,“这里确实灵气充沛,不过嗜血者不需要这些,又不是修仙的。”
    “灵力之所,主子考虑留着必然有他的考虑。”
    “是了。”穆仙凤回头又看了一眼茅草屋子,“主子嗜睡,一时半会醒不过来。我去准备一些日常备用之物。你帮忙候着。”
    “嗯。”
    龙宿果然睡了很久,从夜深睡到晌午,剑子来了又走,说是去了市集,屋子外只有默言歆静静地守着。龙宿刚发出一点声响,默言歆便推门进来,伺候左右。
    “那道士呢?”
    “去市集。”
    “他倒也放心。哼。”龙宿梳洗妥当,懒洋洋地信步到中庭,躺在白狐狸毛皮上,伸出手去。默言歆立刻双手递上一支紫金烟管,续上烟草,燃之,然后继续沉默地站在旁边。
    “言歆。”
    “在。”
    “行宫那里是谁在监工?”
    “鱼游水。”
    “那吩咐他,不着急,慢慢来。”龙宿抽了一口烟,吞云吐雾,“吾不着急。”
    [ 此帖被枯鱼炖蘑菇在2013-11-11 12:13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10(龙鳞黄泉) 一股腦補上我的愛~~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11-11 12:01 | 8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45
    腹黑: 1683 点
    珍珠: 2205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53(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8-05-02

    鲜花 [118] 鸡蛋 [0]

     

    Quote:
    引用第13楼荷顏于2013-10-20 11:53发表的  :
    龍宿的第六感真準XDDD
    腹黑川流不息,連骨頭都是黑的~(被古塵捅XDD)
    劍子要是養不起龍美人,那倒貼也行啊~XDDD
    萬能的鳳兒,什麼事情都準備的妥妥貼貼^_^


    如果不是貼心小棉襖能跟在龍宿身邊這麼久。
    畢竟是她的師父,她的主子……自然要伺候得周到。

    劍子表示如果養,是可以養,不過不能富養。這隨便喝個茶都是最好的鐵觀音,表示土豪都養不起。
    畢竟龍宿是真正的富豪!

    腹黑什麽的……劍子先生表示很無辜,不知你在說什麼。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11-11 12:45 | 9 楼
    « 1 2345» Pages: ( 1/5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暗香盈袖≡

    Time now is:01-23 06:55,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