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 5 67» Pages: ( 5/7 total )
本页主题: 07.19夜雪 (1-31章)59楼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夜笼庭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54
腹黑: 78 点
珍珠: 15039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92(小时)
注册时间:2013-05-05
最后登录:2017-02-15

鲜花 [1] 鸡蛋 [0]

 ……

Quote:
引用第39楼枯鱼炖蘑菇于2014-10-15 23:27发表的  :


我的文档写一半意外丢失,所以剑子这段戏份被删掉了←胡扯

怎么这样!ヽ(゚∀゚)ノ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4-10-20 07:42 | 40 楼
月下紫藤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17
腹黑: 81 点
珍珠: 53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0 点
在线时间:37(小时)
注册时间:2012-11-20
最后登录:2017-06-19

鲜花 [1] 鸡蛋 [0]

 

成衣店老板居然认为剑子买不起衣服,剑子你要改变形象了23333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4-11-04 21:16 | 41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7-13

鲜花 [118] 鸡蛋 [0]

 

桐文剑儒默默走到了阴影里。心里对着那个始终用来吸引闇城注意力的鱼游水说了声抱歉。

这是个无伤大雅的谋略。

比起那些藏在暗处里的血腥和狰狞,这如同晚间哄着孩子睡觉的小夜曲一般温柔。尽管桐文剑儒觉得自己执行的仍然只是那位上位者所谋划的一部分。倘若激将法就能让西蒙拿出藏得那么深的心脏,那么,为何龙宿到了离开之后才派人来拿取呢?不过想来,只有人真正离开了,褆摩才有可能与龙宿谈合作。

桐文剑儒脑子开着小差然后灵活地溜到了城堡的腹地。辗转才发现的密室,被安静地打开了。一走进,有种刺骨的冰冻感。鲜活的,嗜血族的心脏就冰藏在这里。整个房间空空荡荡的,仅仅放了几个红色的匣子。

桐文剑儒走了两步,迟疑了,总觉得身后有谁在跟踪。

他试探性朝着旁边走了些距离,倾听身后,却悄无声息。来者是个顶尖的高手。修为甚至在桐文剑儒之上。难道是西蒙?如果是他,大可不必这般偷偷摸摸地跟着他,等到他下手后再动手。那会是谁?

桐文剑儒快速从脑子里过了许多关系要害的人,脚步忽然随着思维停顿住了。随即他又动了,快得让人几乎看不见他的动作。一起一落之间,红匣子已经抱在怀里,转身就离开。

“给吾。”

剑光如雷电。桐文剑儒早有准备,退开了两步避开了银杖剑的刺穿。

“褆摩?”

桐文剑儒将红匣子单手护着,秋叶桐剑抵挡住了褆摩的第二剑。

“吾以为吾们是盟友?”

“将疏楼龙宿的心脏留下。”褆摩冷冷地警告,“不妨碍吾们的合作。”

“不可能。”桐文剑儒反驳他,“约定的内容就是如此,心脏不到手,儒门天下不会出手帮助汝的。”

“哼。口说无凭。除掉柳湘音后再来换取这颗心脏。”

褆摩话语间,银杖剑已到,交锋间是不肯轻易相让的对峙。

桐文剑儒并不恋战,步步皆退,紧紧护着匣子,嘴上还没有打算放弃。

“褆摩,汝考虑清楚,现在在这里交手了,就没有人会帮汝动手了。”

“啰嗦。”褆摩不管不顾,“冰谛!!”

“舞墨生风!”

胶着的战局很快被新的切入所打破,西蒙的邪之刀架在桐文剑儒的脖颈上,嘴角噙着笑意。

“儒门天下的人?”

“西蒙。”

桐文剑儒立刻认出了这位暗夜的王者,思量着脱身的办法。

“疏楼龙宿这么重要的东西,不会只派你过来的。”西蒙的目光四处扫视,“他在哪里?”

“汝以为龙首会来?”

“他不会?”西蒙冷笑,看了眼他手中的红匣,“你手中握住的是他的性命。只要稍有差池,他就完了。”

“既然龙首将事情托付给吾,自然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桐文剑儒没有半分受制的困窘,“吾如果技不如人,至少还有点特长可以用的。”

话间,西蒙来不及想到他的话中意思。

桐文剑儒忽然就消失在他们的眼前。

“站住!”褆摩拔高的声调对其毫无用处。

西蒙横了他一眼,冷哼道:“你不用追。给吾乖乖呆在这里。”

“西蒙……”

西蒙却没有再理会他,纵身而跃,疾步想要追上桐文剑儒。

“来人。”

“闇皇!!!”

“有侵入者,给吾追,杀无赦!”

“是。”

桐文剑儒疾驰在夜色里,很快就有人接应。他们悄无声息地出现他的身后,然后又悄无声息地散落在他身后为他转移敌人的注意力。

低级的嗜血人就如潮水般从四面八方的黑暗中,出现。

不停有人倒在夜色里,或许是被刺穿心脏的嗜血人,或者是被吸干血液的儒门人。西蒙低沉着脸色,望着那些听从号令全仆后继的嗜血人,间或出现的嗜血者仿佛有了场盛宴,肆无忌惮地大笑着。

桐文剑儒知道西蒙就在身后,即便他跑得再快,他依然紧跟着,就和逗弄老鼠的猫是一样的。不过,是不是老鼠,却不是他说了算的。

“西蒙。”

忽然,有人轻笑着呼唤他的名字。他扭头望见身着华衣的柳湘音,皱着眉问:“你怎么来了?谁放你出……”

瞬间,柳湘音的手上已经多了柄长剑,直取西蒙的咽喉。西蒙伸手狠狠切向她的手腕,喝道:“你不是柳湘音,你是谁!”

“我是柳湘音。”那名女子笑得有些狂放,“准确的说,我的身体是柳湘音啊,闇皇。”

“什……”

“这个女人的肚子里,有你重要的血脉延续,不是吗?”那女子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如果我一剑刺穿了,也算成全了这个小姑娘可怜的心愿了。”

“住手!”

西蒙想要阻止的手已经来不及挡住那柄柳湘音朝向自己的剑了。却在此时,那女子手中的剑被银杖剑往旁挥开了。

“住手。”褆摩喘着粗气,强行解开西蒙的禁制,耗费了他太多的气力,刚才刺出的一剑已经是强弩之末。

那女子的眼神微变,笑得更欢:“不杀他。杀你也行。”

尽管银杖剑在手,褆摩却无法抵御任何的攻击。他勉强以银杖剑为助力,站着,目光所及是那女子不留情的袖剑,以及余光里,西蒙片刻的犹豫。

褆摩那颗高傲的心终于碎成了渣,撒落在地上,狠狠地刺痛他所有的部位。他冷笑一声,勉力持剑,挡不住的来势,听到血肉被破开的声音。

褆摩紧紧咬住嘴唇,不肯喊出那个同生体的名字,只是渺然地闭上了双眼。

那女子一招得逞,不愿恋战,转身要跑,却被候着的西蒙狠狠拍中了前胸。

瞬间,一口呕红喷出。那女子难以置信地望着他:“你不在乎肚子里的孩子了?”

“与闇城为敌者,死。”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4-12-01 11:02 | 42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7-13

鲜花 [118] 鸡蛋 [0]

 

佛剑的佛牒向来不留情面。龙宿似乎没有全心全意想要对战的心思。且打且退,终于是落了下风。

落血成花。佛牒狠狠地拍在龙宿的胸口上。龙宿吃了力道,朝后退了很远。

佛剑却不再追击,收了佛牒,沉声道:“不是你动的手。”

“现在才说,是不是太慢。”

龙宿无声笑了下,随便就靠在了廊柱上,脸色更显得苍白。

“主子。”穆仙凤赶紧跑到他的身边,打量左右。

尽管挨了佛剑两下,龙宿并无太大的伤害,靠着说话,有些喘。穆仙凤回头端来茶水给他漱口,又用手帕替他擦了擦。

“宁暗血辩在你手上?”

“不在吾的手上。”龙宿睥睨,“不过,汝要宁暗血辩做什么?”

“对付嗜血者。”佛剑很实诚,“嗜血者已经开始从西域朝着苦境蔓延,不少村落,受其危害。”

“嗜血者最大的弱点就是不能见光。”龙宿咳嗽了两声,“汝们不妨朝着这个方向去对付。”

“嗯?”佛剑看着沐浴在阳光之中的龙宿。

龙宿笑着摇头:“吾和他们不同。”

“你的建议,我收下了。”佛剑颔首,“替我向剑子问好。”说罢,未等龙宿回复,就自顾自走了。穆仙凤在旁边愣着:“这算怎么回事?”

“佛剑是实战派的。”龙宿笑了声,忽然整个人就软下来,连靠着坐都坐不住。

“主子?!!!”

“无妨。”龙宿咬牙,不肯失态,“吾休息会。”

“是不是没吸血?”穆仙凤急得都快落泪了,拉开自己的领口,朝着龙宿的嘴边凑,“主子,赶紧喝两口。”

“不要。”

“主子,这不是任性的时候。”

“吾没有。”龙宿叹气,“吾不是想喝血。吾的心脏开始衰竭了。如果不赶快收回来的话……”

“衰竭?怎么可能?”穆仙凤瞪大眼睛,“这么多上位者的心脏都在闇皇手里,这么久了……”

“西蒙动了手脚。”龙宿捂着没有任何跳动的心口,深呼吸,“他已经发现了禔摩的动作,不动手反而奇怪了。”

“那现在……”

“无妨,桐文剑儒已经去取了,相信再过两天就有消息了。”

穆仙凤担忧地点点头,望着他:“那我去问问消息。”

龙宿心知若不让穆仙凤做点事情,必然会焦虑得更难受,就同意了她的提议。

这样独自做了两刻钟,龙宿才恢复了些许气力,慢慢地站起来,朝着自己的寝室走去。

“这般的体验,倒也新鲜。”

龙宿这般喃喃自语,脑子里忽然不知怎的,闪现那人雪白的身影,眼神不由暗淡了些许。

“主子?”

时刻跟随着龙宿左右的默言歆试探地问了句。

“无妨。北辰王朝那边可有什么消息?”

“旧皇病重,继承人多了位北辰凤先。”

“北辰凤先?”龙宿沉吟,“是什么来头?”

“北辰禹和民间女子渡香蝶之子。年纪,确实在北辰元凰之上。”

“看来北辰胤暂时是无暇顾及这边和闇城了。”龙宿踱步到书案前,看着铺平的宣纸思量片刻,“现在桐文剑儒前去盗取心脏,西蒙不会坐视不管。送信到万圣岩,吾需要他们的助力。”

“遵命。”

默言歆望了眼龙宿。龙宿提笔在白纸快速写了满满的字,稍稍晾了会,递给默言歆。

“速去速回。”

“主子放心。”

“去吧。”

话音刚落,默言歆便消失了踪影。龙宿始终是站着的,望着眼前放在房间里靠墙的博古架,许久,才走过去,取了架上的翡翠葡萄摆件。

【哦?那你喜欢什么酒?】

【吾喜欢葡萄酒。】

龙宿见过那满满的葡萄藤架上挂着累累的果实,晶莹的色彩流动着,酿成香醇的味道。这是龙宿难得除了血液之外渴求的东西。

他酒量虽好,但并非千杯不醉。

但醉意上涌,他睁着迷蒙的眼睛,望着整个世界,都是可爱的。没有嗜血者和人之分,不需要死亡,所有人的脸上尽是笑颜,而他重要的人都不曾离开他的身边。

那个人……

龙宿放下摆件,走到了案几旁。那里放着西域的琉璃瓶子,装着的就是龙宿喜欢的葡萄酒,色泽动人,香气醇厚。龙宿为自己倒了半杯,小口小口饮着。

此刻,尽是安宁。

剑子那边,断了也无妨。本来也没有他什么事情。萍水相逢,何苦强求?

龙宿没有太多时间伤春悲秋。

“主子,桐文剑儒回来了。”

桐文剑儒回来了,手里抱着红匣子,都是倦容却满是笑意。

他快步走到了龙宿身边。穆仙凤跟在他身后一起进来,站在了门口。

桐文剑儒单膝跪在了龙宿身前,双手将红匣子举过头顶。

“属下,幸不辱命。”

“汝辛苦了。”

龙宿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高兴神情,始终是淡淡的,抿紧了嘴唇,伸手掀开了红匣子的盖子,扫了眼,接了过来。

“照计划,汝还需要两日才会回来。怎么这么快?”

“属下被西蒙的人追了很远。所幸柳湘音出手相阻,属下才能脱身。为了免除夜长梦多,属下日夜兼程赶了回来。”

龙宿颔首,算是接受了他的解释,看了眼穆仙凤:“凤儿,带桐文剑儒下去休息吧。”

“是。”

吩咐完后,龙宿又对桐文剑儒道:“汝做事向来妥当。现在就好好休息。明日再来找吾,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

“是。”

桐文剑儒跟着穆仙凤离开了。龙宿这才慢慢掀开了红匣子的盖子。一颗人的心脏正在很缓慢在匣中那些不会融化的坚冰里跳动。

龙宿合上眼睛,又睁开,苦笑出声。

这不是他的心脏。大费周章,他的心脏却还在西蒙的手上。

不过,这是禔摩的心脏。

或许,还有赌一赌的余地。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4-12-01 11:02 | 43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7-13

鲜花 [118] 鸡蛋 [0]

 Re:……

Quote:
引用第40楼夜笼庭于2014-10-20 07:42发表的 …… :

怎么这样!ヽ(゚∀゚)ノ


因为我没钱,还任性。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4-12-01 11:03 | 44 楼
夜笼庭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54
腹黑: 78 点
珍珠: 15039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92(小时)
注册时间:2013-05-05
最后登录:2017-02-15

鲜花 [1] 鸡蛋 [0]

 Re:Re:……

Quote:
引用第44楼枯鱼炖蘑菇于2014-12-01 11:03发表的 Re:…… :


因为我没钱,还任性。

_(:з」∠)_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4-12-04 23:38 | 45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7-13

鲜花 [118] 鸡蛋 [0]

 

许久未见的剑子坐在闇城不远处的茶摊里。说来奇怪,方圆十里,人声鼎沸,没有半点在嗜血族范围内的恐慌,百姓照旧安居乐业,关心着今天的饭菜咸了还是淡了,邻居家的姑娘找对象了没,就没担心过嗜血者什么时候来给自己的脖子啃一个洞。不过,很快,剑子又继续喝着他的茶。兔子不吃窝边草,想来,嗜血者同样的道理。
前两天,倒是儒门天下来闹了挺大的动静。难为他们潜入的时候,没有穿着他们华丽的服饰来惹人注意。打探之下,似乎是得手了。剑子低头看着自己碗里的茶汤,想来他们的目标该是龙宿的心脏。
只不过,真的这么容易就得手了吗?剑子遥望着矗立高地之上的闇城城堡,想来,他们从来没有想过有人会去直接找他们的麻烦。总坛也不晓得要藏一藏。
剑子想了半晌,从贫瘠的钱袋里掏出了两个铜板放在油腻腻的桌子上,起身走了。茶摊老板看着这位坐了半天占了好久位置装深沉的道长,就喝了几碗茶,然后仙风道骨地走了,忍不住想要挂个牌子,整个最低消费价格。
剑子刚踏上闇城的地盘。西蒙那边就收到了消息。只不过,还是白天。城内大部分的嗜血者都在蛰伏休息。他选择静观其变。想来,除了疏楼龙宿这个叛徒,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交集。
但剑子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
西蒙瞥了眼躺在地上已然晕厥的褆摩,露出残酷的笑意来。
“剑子仙迹,造访闇城,所为何事?”
卑微的嗜血人缩在阴影角落里,低声地问着来人。
剑子不慌不乱,应道:“在下是来找闇皇的。”
“闇皇此时不方便见客。”嗜血人哆嗦着身体,畏惧着那刺眼的阳光,躲得更深了些,“剑子道长若有什么事情,不妨与我直说。”
“哦?”剑子挑眉,笑意略淡,“与你直说,怕你不够格。你去回禀闇皇,是他要出来,还是要我,亲自,请他出来。”
“这……剑子道长请不要……”
嗜血人的话音未落,华丽黑衣的闇皇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剑子仙迹,找吾,是为了疏楼龙宿的心脏?”
“闇皇既然知道剑子的来意,不妨就开门见山,请将龙宿的心脏交给我。”
“剑子,你又哪来的自信,觉得吾会将它给你?”
“闇皇有什么条件?”
“前几天,有人来吾这里窃取了一样东西。”西蒙的眼神不曾带有半分笑意,嘴角却始终是上扬的,“吾要你拿它来换。”
“那是什么?”剑子大概猜到了是什么东西,但他仍然没有开口。
“心脏。”西蒙眯着眼睛,“是个叛徒的心脏。”
“你……”剑子心思百转,衡量利弊,目光所及,是西蒙空荡荡的身后。就他所知,褆摩是他的同生体,几乎形影不离。
西蒙毫不在意剑子觉察到细节,眼眉一挑,尽是玩味。
“在下告辞。”
剑子说罢当真没有多余的话,转身便走。西蒙的身形很快融入黑暗之中。逐渐清醒的褆摩撑起自己的上身,望着高高在上的西蒙,满是不解。
“你觉得吾心疼你?”
西蒙手握银杖剑,以剑尖挑起褆摩的下颚,任由尖锐刺破他的皮肤,流出血珠来。滚圆的血珠顺着银色的剑刃滴落地面。褆摩感觉不到刺痛,默默仰着头望着西蒙,咬牙不做任何辩解。
“为什么要背叛吾?”
“吾从未背叛你……咳……”
西蒙狠狠踩在褆摩的后背上,清晰地听见他骨头断裂的声音。
“伤口会愈合。但还是会痛的。褆摩。说实话,吾会宽大处理。”
“不。你不会。”褆摩吐出口血沫,脸上都是惨淡的笑意,“我也不会。”
万圣岩的回信很快。龙宿抬高手背,灵力所化的鸟雀停留在那白玉脂的肌肤上。答复他的是圣尊者,一步莲华。
“汝的提议,吾已收悉。万圣岩愿意相助。代价将由佛剑分说前往收取。”
小鸟传达完后就轻易化作光屑,消失在风里。
龙宿略略蹙眉,勾勒唇线:“佛剑……啊。”
“主子?”
穆仙凤轻轻地敲门。
“进来吧。”
“仙凤看您最近劳神,炖点汤,喝一些吧。”
“凤儿,吾说过了,那些药膳对吾没用。”
龙宿叹气摇头,这要不是穆仙凤。他哪里还有这么多耐心和她解释,直接丢出去得了。
穆仙凤低垂着头,低声应了句,仙凤告退。
龙宿当下心软,长叹口气,道:“既然炖了,便拿进来吧。天气冷,喝着也暖和。”
“知道了。”穆仙凤顿消方才颓丧的神色,欢喜地笑着,“马上就给您端来。”
“慢点。”龙宿出声喊她,已经来不及了,就见穆仙凤迅速地跑走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4-12-09 23:58 | 46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7-13

鲜花 [118] 鸡蛋 [0]

 

穆仙凤精心烹调的药膳。龙宿吃了大概两盅。看着穆仙凤还要往这送,忍不住开口阻止她。
“莫要再送了,吾吃不下了。”
“多吃些。暖和。”
“汝啊……现学现用,不要太快。”
“这才是主子的好徒儿不是?”
“伶牙俐齿。”龙宿眼见着说话间,穆仙凤又悄无声息地送来了其他的点心,静静地笑,不愿再追究。
穆仙凤心里明了龙宿的纵容,得意的笑容怎么都停不了,却一瞬脑子闪过那颗冰封的心脏。一下子就失去了笑意。
察觉到她的变化,龙宿开口问她。
“怎么了?”
“主子打算怎么处理褆摩的心脏?”
“吾已经请了药师来了。”
“药师?”穆仙凤歪头想了会。武林里名医众多,但能称得上药师两字的恐怕只有那个人了。
“嗯。心脏目前在他那里。做了点特殊处理。”
“这样,褆摩不会察觉到的吗?”
毕竟心脏是属于褆摩的,如果做了手脚,褆摩不可能没有知觉的。
“无妨。他现在遭受的最大痛苦,必然不是来自心脏的。”龙宿若有所思地说道。
穆仙凤明白他的意思,听着,却觉得心里很难过。
“没事的。”察觉到她心中所想,龙宿开口安慰她。
“可是……主子能想到对褆摩的心脏动手脚。我担心,西蒙也会……”
“他自然是会的。”龙宿瞥眼望着窗外风景,“彼此彼此。”
分明已经是春天了。天气还没有半点回暖的迹象。龙宿望着庭院里几株开得极好的梅花,有些出神。
“主子?”
“唤桐文剑儒来见吾。”
“是。”
青梅煮酒。桐文剑儒望着披着白狐裘的龙宿站在开得极盛极红的老梅花树下。心中略有悸动。动人心魄。
“龙首唤属下前来,有什么吩咐?”
“桐文,吾有件事情要汝去做。”
“龙首尽管吩咐。”
“汝取回来的心脏,并非是吾的。”龙宿手持着紫金烟管,缓缓吸口烟雾,吐出来。
桐文剑儒一惊,跪拜在地。
“属下失职,请龙首责罚。”
“起来吧。”龙宿晃晃烟管,“找汝来,不是追究责任的。”
“龙首……”
“吾渴了。倒杯酒给吾。”
龙宿懒洋洋地伸出并未持烟管的右手来。桐文剑儒迅速走到了桌子旁,为龙宿斟了杯热乎乎的青梅酒,双手递给龙宿。
龙宿接过来抿了口,脸颊飞起半点红晕来。
桐文剑儒忍不住回头看了眼还在温在炉子上的酒壶,心想,青梅酒的酒劲有没有那么大。
“汝完成吾给汝的任务。带回了心脏。吾该嘉奖汝。”龙宿满意地喝了两口青梅酒,又将空杯递向桐文剑儒。
桐文剑儒走过去,双手接过来又为他斟了杯,双手奉上。
“吾已经和万圣岩合作。那颗心脏吾也做了处理。接下来,就要看汝的了。桐文。趁着现在北辰王朝无暇顾及,吾要让闇城彻底沉默。”
“龙首的意思是……”
“西蒙是个狡猾的人。”龙宿笑了声,“狡猾得谁都看不出他的真意。除了吾。汝带回来的褆摩心脏,比汝想象中的更好用。吾要汝带着那颗心脏去和西蒙做交易。如果他不答应,就将心脏彻底毁掉。”
“……这……可是褆摩之前与龙首有过协议……龙首与褆摩不是盟友吗?”
“不过互相利用。何来盟友之说?”龙宿仰头饮下杯中热酒,将酒盏轻轻松松地甩回了亭中桌上,折下一枝红梅来,“桐文,汝此去若遇剑子仙迹,莫要让他坏了事。”
“是,属下知道。”
“对了,吩咐几个人去查查苦境嗜血者的事情。”龙宿将红梅随手插在桌上的空瓶子里,“要吾背黑锅的代价是很大的。”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4-12-18 17:14 | 47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7-13

鲜花 [118] 鸡蛋 [0]

 

月吟荷正在为北辰元凰斟茶。他看起来不是很开心,但也没有喝酒的打算。
“孤想见见那位皇兄。”
“太子殿下?”
“吟荷。孤自小在宫中长大,未曾到过宫外的世界。孤想见见他。”
“太子殿下,您可知道,如果您承认了他,意味着什么?”
月吟荷的容色半是忧虑,半是肃穆。北辰元凰低头望着自己手中的白玉杯子,答案不言而喻。
“不如和太傅商量下,如何?”
月吟荷不想逼得他太紧,柔声地劝。
“孤已经跟太傅说过了。他不同意。”北辰元凰的神色很难过,“他是孤的亲兄弟。孤……”
“皇位之争,哪里来的亲兄弟?”月吟荷笑吟吟地为他奉上茶点,“王爷不是吩咐了,见北辰凤先,杀无赦。”
“孤……”北辰元凰望着笑容一如既往温柔,却说出如此可怕话语的月吟荷,顿时有些不认识她了,有些不认识身边这些一心为了他的人。
“太子殿下,不日,您就将登基。切莫为这些小事烦忧,扰乱心神。不妨考虑下,登基之后,北辰王朝西方那些嗜血者之乱,该如何收拾。”
“嗜血者……”北辰元凰尽管打小就听见嗜血者的事情,但从未见过他们。传说中,嗜血者多是容色艳丽,心狠手辣之徒。他们的理念和普通人是不一样的。为了他们的皇,他们整个族群随时都能牺牲。
“皇叔可有什么吩咐?”北辰元凰随口问月吟荷。
月吟荷笑得欢喜:“太子殿下说笑了。臣妾如何能管得了朝中之事?倒是近日太子伤神,臣妾炖了点补品,太子殿下多吃些才是。”
“吟荷,多亏一直以来,你都在孤的身边。”
“侍奉太子殿下是臣妾的本分。”月吟荷垂眸,轻笑着,“能侍奉在太子殿下身边,是臣妾最大的心愿。”
“吟荷……”北辰元凰握着她的手,淡淡地笑着。
“时辰不早了。太子殿下要在哪里用午膳?”
“鎏金殿。”
“那臣妾先让人去准备。”月吟荷低眸行了礼,转身离开了。
走了没几步路,月吟荷便遇见在暗处等候的人。她左右望了眼,随口吩咐身旁的侍女先去准备,慢腾腾走到树荫下。
“北辰元凰不成大事。”月吟荷低声地说,“回去禀告龙首,北辰王朝一切如常。北辰凤先暂时没有下落。不过,北辰元凰打算与他有所接触。”
“嗯。”
来人简单的应答之后便消失了踪影。从旁人眼中,始终独自站在树荫下的太子妃,容色似乎没有刚出来那么欢喜了,略带愁容,但很快又恢复到之前的笑容。仿佛刚才他们看见的忧虑,都是错觉。
剑子仙迹觉得事情顺利得不正常。他数月之后再来登门拜访儒门天下。穆仙凤没有给他难堪,笑盈盈地恭候着他,然后听说来意后,又很干脆地将那颗心脏托付给她。问及龙宿,一问三不知,从来都是摇头。
“这是褆摩的心脏?”剑子仙迹看着琉璃瓶缓慢跳动的心脏。
穆仙凤嘴角噙着笑意,点点头:“如假包换。”
“你们这么大费周章拿出来,为何这么轻易又让我拿回去?是有什么问题吗?”
“先生多虑了。我们的目的始终是主子的心脏。既然拿错了,还回去也无不可。闇城竟然能请动剑子先生走这么一趟,儒门天下怎么也是要给道门这个面子的。”
穆仙凤不愧是疏楼龙宿的爱徒,说得滴水不漏。
剑子横看竖看那颗心脏,都没有任何问题,但心底的疑惑却更深。明显穆仙凤这里他是得不到想要的答案。
“龙宿呢?”
“主子正在休息。如果不是什么要紧事,还请先生不要打扰主子才好。”
穆仙凤倒是坦然自若,没有半分当初替龙宿委屈心疼的模样。
“我不急。要不然,我等等他。休息好了……”
“先生,如果不是什么要紧事,还请先生不要打扰主子才好。”
穆仙凤着重又重复了一句,目光死死盯着剑子。剑子这才发现,穆仙凤的笑容始终不改,但眼底是没有半分笑意了。
哎呀呀,被讨厌了。剑子心底这般想着。
“那……”
“目的既然已经达成。还请先生早些上路。免得夜长梦多。闇城那边突然变了卦,对大家都不好,您说是吗?剑子仙迹道长。”
不过两句话,剑子却听出端倪来。不仅龙宿不想见他,恐怕他手上的心脏也有问题。但穆仙凤不会骗他,此时,他该顺水推舟就这样将心脏送回去?剑子回头望了眼穆仙凤身后的层层楼阁,想着那人就这样懒懒散散躺在那里,不言不语,抽着水烟,笑容清浅。
还是想见见你。剑子这般想着。没等到穆仙凤反应过来,他已经闪身进去了。穆仙凤“哎”了声,扭头望见那被掀起来尚未落下的门帘,跺了跺脚,咬了咬唇,赶紧追了进去。
龙宿没躺着没坐着,站在一张苦境的势力分布图前,长发委地,不从礼仪的随意。剑子走到了房前,才轻了手脚,缓缓地朝着背对着他的龙宿走去。
龙宿不回头,道:“汝倒是随意。吾这疏楼西风,岂是汝说来就来的么?”
“龙宿。”
“闭嘴。不听。免谈。”龙宿的手指从地图上放下来,始终没有转过身来面对剑子,“道不同不相为谋。剑子仙迹,请吧。”
“你在躲我。为什么?”
“好笑。”龙宿朝着旁边的书桌走去,“躲汝,犯不着。”
“龙宿。我去交涉,换回你的心脏。在这之前,我希望你不要轻举妄动。”
“剑子仙迹,汝又凭什么同吾这么说话?”龙宿终究是抬起头来望着站在逆光里的剑子,就跟之前的一般,他看不清他的容颜,心却沉闷得都要窒息了。
“不凭什么。”剑子摇头,“我请求你。”
“为何?”龙宿顿了下,才问,“为何做到这种程度?为吾?”
“嗜血者之祸,自然要从根源上阻止。你无心对付苦境,怎么不能成为我们的一份助力?我帮你,自然是应该的。”
龙宿颔首,露出半分笑意来,道:“汝的大义吾听完了。然后呢?”
剑子没料到他这种反应,瞬间有些词穷,愣了下,咳了两声掩饰道:“并无其他。”听到这句话,龙宿的眼神一黯,默然地低头望着书桌。
“是了。这该是汝。吾给过汝机会了。剑子仙迹。”
剑子忽然察觉到不好的意识,想要再说些什么,转瞬已被掌风推出了门外。雕花红漆的厚重木门重重摔关在他的面前。
“龙宿……”
“汝走吧。吾乏了,今日就不见客了。”
是了。剑子仙迹便是一名客人,疏楼龙宿人生中的过客而已。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5-01-07 13:53 | 48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7-13

鲜花 [118] 鸡蛋 [0]

 

闇城从来没有想过剑子会如此顺利。西蒙提着手中的琉璃瓶左右打量,通过瓶壁传达过来的确实是褆摩的心跳。
西蒙的嘴角尽是残酷的笑意。已经被折腾得奄奄一息的褆摩,便是因为这颗心脏仍在跳动而求死不得。
暗室里,那不见天日的黑暗中,狼藉的床单,以及狼藉的嗜血者,鲜血无法停止地流淌。褆摩很清楚,如果心脏不毁,他永远都不会死。但是这种濒死的状态就如同猛兽折磨着他,吞噬他所有的意识,唯独求个痛快。
闻到空气浓郁的血的腥味,他扯了扯嘴角,很快他身体内的鲜血都会流尽。嗜血的本能会撕扯他的身体和神经,妄图逼迫他去吸取新鲜的血液来维持。
可是他又能去哪里呢?从空荡荡的胸腔里暴出狂放的大笑,沙哑的喉咙不再是高亢的声线。更多的是无力的嘶哑。
西蒙想象得到此时褆摩的状态。他居高临下,坐在王座上,望着一派悠然的剑子仙迹。
“仙长果然言而有信。”
“龙宿的心脏呢?”剑子不愿意与他周旋,开门见山地问。
西蒙嗤笑了声,打了个响指,就有仆从双手奉着一个同样的琉璃瓶子走了出来。
“闇皇。我希望你不要耍小手段。”剑子的目光看都没有看那琉璃瓶子,沉声威胁着居高临下的西蒙,“否则,你该晓得,闇城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仙长说笑了。吾闇皇岂会失信于人?”西蒙摇晃着手中的玻璃杯子,猩红色的酒液泛出迷人的香气,“疏楼龙宿的心脏已归还。吾还希望你不要后悔。一旦龙宿再无弱点在别人手里,你以为他会受制于谁?”
“这点,无须闇皇操心。”剑子甩开拂尘,接下了仆从送过来的心脏,小心抱着,略作揖,“告辞。”
“慢走。”
剑子离开闇城之后第一个目的地不是疏楼西风,而是岘匿迷谷。老神在在抽着烟的药师连抬眼都懒得看他一眼,指了指旁边的石桌子。
“药师,这要麻烦你了。”
“鉴定真假?”药师慕少艾半睁着眼,望着他,“这不是褆摩的心脏,是龙宿的?”
“是。”剑子低头看着那缓缓跳动的心脏。
药师晃晃头,笑了:“没有本尊在身边,如何鉴定?呼呼,老人家医术高明是没错,但也不要强人所难啊剑子大仙。”
“我想药师必然有他自己的办法。”
“连高帽都不戴就想占便宜。”慕少艾很是不快地摇摇头,长吐烟圈,坐起身子来,“西蒙既然跟你交换,自然不会骗你。真假不必鉴定,手脚,他却是一定会动的。待老人家我看看。”
“有劳药师了。”
剑子仙迹也没客气,随便旁边石椅上一坐,自己为自己斟茶。
慕少艾捧着那瓶瓶子进了屋子,折腾了有两个时辰。期间阿九来探头问要不要开饭。剑子仙迹很坦然地吃了阿九一顿焦饭米糊,继续剔牙泡茶等结果。
慕少艾出来的时候,金乌坠山,银牙挂空。他饥肠辘辘,望着已经回屋睡去的阿九,摇头晃脑地去厨房的柜子里扒出一盘桂花糕来。
就着冷茶,慢慢地吃。
剑子不催他,静静地替他添茶。等吃了三个之后,慕少艾才缓了口气。
“他什么都没做。”
“他什么都没做?”
“若真要说他做了什么,应该是加强或削弱心脏本来有的功能,所以老人家我查不出来。”
“如果他增强或者削弱了,那又会如何?”
“嗜血者所求不过是鲜血,增强了,生命力更盛,求血欲望更强,削弱了,则反之。”
“如此,我晓得了。”剑子伸手接过那琉璃瓶子,打算告辞。
慕少艾忽然喊住了他:“哎呀呀。老人家话还没说完,着什么急?”
“哦?药师还有嘱咐?”
“听说,嗜血者经常会被本能控制,丧失理智。这事情虽然不会出现在高阶嗜血者身上,但如果一旦出现了虚弱之态,就难免场面失控。”
“你是说……”
“剑子仙迹。”药师慕少艾睁开一只眼闭着一只眼重新坐回他的躺椅上,抽着烟,“不要让你成为龙宿的弱点。龙宿如果丧失控制,后果不堪设想。”
“多谢提点。”剑子苦笑,“老道尽力便是。”
“走吧走吧。诊金账单我会送到豁然之境,如果没有人付款,我会送给傲笑红尘。”
“好友你这……”
“再见不送。”慕少艾显然不想与他再扯嘴皮子,摆摆烟管子,闭目养神。
龙宿晃着扇子躺在凉亭里的美人靠上。清风徐徐,暗香浮动。六七月的茉莉开得繁多,层层叠叠的小朵白色花。
拜帖的人是北辰王朝的访客,太傅玉阶飞。
龙宿未曾见过他。他也未曾见过龙宿。但他们彼此却是认识的。因为彼此的情报网已经将对方介绍在一卷卷薄纸之中。
茗茶已备。茶点香软。凉亭檐下紫纱轻扬。
玉阶飞行了拜礼,便入亭中。
“此番来必然是为了汝那高徒。”龙宿有一下没一下地挥动着扇子。
“龙首高见。”玉阶飞微笑,“太子殿下尚有不成熟的地方。但本心不坏。”
“坏就坏在他不坏上。”龙宿烟波一转,“太傅莫要告诉吾,汝不清楚这点。”
“他尚在学习中。我此次来的目的仍然和王爷是一样的。”玉阶飞的睫毛轻颤,目光清冽,“若是龙首愿意出手,我愿以一物相赠。”
“哦?”龙宿的音调上挑,“汝倒是说说看,汝有什么筹码可以来谈判?”
“夜雪。”玉阶飞轻巧地开口,“浓墨走深夜,明雪照千秋。神剑,夜雪。”
龙宿笑了两声:“不过是个传说。”
“嗜血者,对于苦境中原,本来也该是个传说。”
“不过是杀个北辰凤先,何须如此大的阵仗?”
“不过是杀个北辰凤先。代价是神剑夜雪。这笔交易,龙首是接还是不接?”
“……太傅很自信?”
“疏楼龙宿长生不死,流离在苦境和嗜血者之间,不就是为了这把神剑?”
“吾不知道汝是哪里得来的消息。”
袅袅青烟起,晚鹊归巢。玉阶飞走的时候,带走了一串茉莉花链子。他说,花香扑鼻,讨来一串送有心之人。
龙宿不是小气的人。正要吩咐人摘下几篮却让玉阶飞拦住了。
“花贵不在多。而是记得。记得便是一份心意。”
玉阶飞意有所指地说。
信步而来,踏月而去。
龙宿的扇子放在桌上,笑了声:“这人倒是有趣。”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5-02-02 16:46 | 49 楼
«234 5 67» Pages: ( 5/7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暗香盈袖≡

Time now is:08-22 17:10,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