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4 567» Pages: ( 4/7 total )
本页主题: 07.19夜雪 (1-31章)59楼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7-13

鲜花 [118] 鸡蛋 [0]

 

Quote:
引用第27楼enya552002于2014-05-20 12:14发表的  :
咳…嗯,仙鳳不只妳覺得吸血畫面很美,我也覺得!龍宿阿!你最好一次吸乾劍子的血,不然等劍子回過頭來跟你討服務費,只怕你整個人陪給他吃乾抹淨也怕是不夠,他會像八抓章魚巴住就不放了喔!



劍子的服務費聽著就覺得好貴的。
龍宿家大業大也會被吸乾的,在那之前不如吸乾他如何←太糟糕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4-05-29 14:36 | 30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7-13

鲜花 [118] 鸡蛋 [0]

 

Quote:
引用第28楼宅貓于2014-05-28 16:01发表的  :
当时一个心里想黑血一点都不好喝,一个心里想哇这就是肌肤之亲吧


一個想著味道竟然還不錯,一個想著上鉤了上鉤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4-05-29 14:37 | 31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7-13

鲜花 [118] 鸡蛋 [0]

 

剑子觉得日子这么没羞没臊地过下去也不错啦。龙宿自从兴趣转移到厨艺上了,很少提及儒门和北辰王朝之事,终日不是手里拿着本菜谱在睡觉就是在厨房里尝试新菜。托龙宿勤奋的福,剑子默然地捏捏自己腰上的肉。
连卖包子的李大婶都说他胖了。于是,他现在清晨练武的时间就更长了。
穆仙凤看出他的小心思,手里还捧着龙宿新做的菜肴,笑道:“道长要是怕吃胖了没人要,不妨就不要吃了。”
剑子脚踏一个缥缈步,顺理成章地将穆仙凤手中的菜接过来,笑道:“龙宿的心意,怎能浪费?”
刚要踏出门的龙宿听见他们的对话,若有所思,又走了回去。
北辰胤跟闇城的查理王借了一副墨镜,施施然才往豁然之境走。途中,竟然遇见久仰大名不见其人的佛剑分说。佛剑分说抬眸看了看北辰胤,目光似乎停在了墨镜须臾功夫。不过,太快,北辰胤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见佛剑分说右手佛礼对着他招呼:“北辰王爷。”
“佛剑大师。”北辰胤还礼,“佛剑大师,这是要去豁然之境。”
“正是。”佛剑分说凛然正气,说话沉稳淡定,“万圣岩已下决定。吾为决定而去。”
“决定?关于疏楼龙宿的?”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两人因道路相同而结伴前行,来到豁然之境。不知为何,剑子正端着一碗汤,汤匙逼着龙宿嘴边要他喝。龙宿不肯,左躲右闪,话语间却带着笑意。北辰胤默默地将墨镜往眼睛前面推了推,保证能彻底阻绝一切闪光。佛剑分说已然走了过去,走到两人面前。
“佛剑分说。”
“佛剑。”
剑子将汤碗递给站在旁边的穆仙凤,将半躺在榻上的龙宿拉着坐起来。
佛剑分说对于这其乐融融的气氛似乎毫不吃惊,直接问道:“是否听说宁暗血辩一书?”龙宿听闻书名微微变了脸色,笑道:“佛门消息挺灵通的?”
“在夜重生手上?”佛剑分说继续逼问。
龙宿懒洋洋地站起身来,不喜欢在被低头俯视,缓缓踱步在佛剑身边。
“无妨。那事就让西蒙去操心。吾现在,懒得管那些琐事。”龙宿看着佛剑。佛剑的眼睛总是清澈坦然,不曾隐藏过什么,佛者的慈悲更是不曾刻意体现出来,却在他的一举一动里。
本来在旁边正在研究龙宿做的饭菜的北辰胤忽然开了口:“若是西蒙和夜重生合作,疏楼龙宿,你意欲何为?”
龙宿并不意外他如此的问话,走回去继续躺靠着。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看不出你是这般消极的人。”
“吾也不知道吾什么时候是积极的人。”
龙宿懒洋洋地四两拨千斤。剑子开始顺手在剥葡萄。佛剑看了看,发现局面不需要他插手,便也坐下来吃葡萄。
剑子剥葡萄剥得细致,最后绿莹莹果肉看着楚楚动人。就这样剥了小半碗,放在碎冰里,递给穆仙凤。穆仙凤双手捧着,放在了龙宿榻上的小几上。
北辰胤果断觉得墨镜已经不够用,必须戳瞎自己的双眼。
“既然佛域也愿意出手,你为何不借着机会压制闇城?”
“压制闇城?”龙宿挑眉,“王爷抬举吾了。吾不过区区一人之力,如何去跟西蒙抗衡?佛域?”
佛剑分说丝毫没注意话题转移到他身上,专心致志地剥葡萄。在场的其他四人视线在他身上驻留片刻,只能无语。
“王爷。汝才是北辰王朝呼声最高的继位者,为何屡屡要将北辰元凰推向上位?以汝的才智抱负,不该自己登基掌权吗?”
“疏楼龙宿,吾敬你是友。不过这话日后不可再说。北辰元凰才是我朝正统的储君。他登基是顺理成章的。”
“哦?”龙宿取了颗葡萄,放在嘴里,咬下去尽是丰美的汁液,“那王爷还是去忙自己的事吧。闇城,由他们去处理。”顺手指了指仍在吃葡萄的佛剑分说。
“告辞。”北辰胤已然懂得龙宿这边没有说动的余地,不拖泥带水就转身走了。
剑子看着他走远的背影,问:“这样好吗?”
“汝在问什么?”龙宿冷笑,“将吾困在这里,不许吾行动不就是汝们吗?”
“这样说也没错……”剑子瞬间有些心虚,回头看佛剑。佛剑已经将盘子里的葡萄吃完,察觉到剑子看他,以为他要吃,将手里的最后一颗递给他。
“不用。”剑子摆摆手,“既然北辰胤已经走了,佛剑你可以说说宁暗血辩是怎么回事了吧?”
“嗯……”佛剑瞥了眼龙宿,见他懒散地躺着爱理不理的模样。
“一本书这么重要?”
龙宿闻言还是冷笑:“书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写了什么。”
“听说此书目前除了闇城几位权要无人看得懂。”
佛剑语带疑问。龙宿颔首:“是的。此书用的是西域古语。夜重生那个文盲必然是看不懂的。闇城里,吾看,大概只有西蒙和褆摩能看懂。”
“那在夜重生手里,你担心什么?”
“吾不担心。”龙宿扫过碗中已经化成水的碎冰,“不过,从西域来中原的人,却不止有闇城的人。”
“你是说?”剑子脑子里瞬间闪过一个人,“蝴蝶君?”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50(cloversus) 好作品当然要推荐,请作 ..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4-06-20 11:12 | 32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7-13

    鲜花 [118] 鸡蛋 [0]

     

    蝴蝶君在丢黄金。他的表情就跟他丢的不是黄金,是他最爱的阿月仔。
    不过实际上,他最爱的阿月仔正站在他身后,一把折扇掩住唇瓣,笑容狡黠,看着他将黄金丢到阴川蝴蝶谷的水里。
    世间上还有谁比他更凄惨的,有没有,站出来,相杀免费,不,同病相怜下。
    可惜来的人却不嫌事大的谈无欲,举步踏着清风而来,对着始终欺负蝴蝶为乐的公孙月见礼。他说,有人托了封书信给我,让我转达。想来公孙好友是最好的人选。便带来了。
    公孙月接过谈无欲送来的书信,拆开一阅,嘴角勾勒起淡淡的弧度。
    “这点小事也要出动月才子出马。是他们的不是了。”
    “趁机看看老朋友,怎么,还不许了么?”谈无欲来回甩甩拂尘,“这里蝴蝶数量不少。”
    “将蝴蝶当苍蝇赶是作为先天人该有的素养吗?”阴川蝴蝶君很不爽地吐槽了句。
    “我没有看蝴蝶停花的时间。信已经带到。要辛苦公孙好友了。”
    公孙月持扇掩面,笑容清浅:“有什么辛苦的?不过就一句话的事。小蝴蝶。”
    “阿月仔……他们开出的价码很高的……”
    蝴蝶君泫然欲泣的神色,果然是媳妇脸的典范。谈无欲看着免费的戏,惋惜着手头没有瓜子。
    “价码这个问题不用担心。”谈无欲等欣赏完蝴蝶君那十八变的脸色之后,才慢悠悠地说,“在这苦境里,我还没听说谁比写信人有钱的。”
    “那成交。”蝴蝶君欢喜地将黄金放在了旁边,让A蝶B蝶去拿纸笔来开始欢乐地写账单。公孙月不再看他,微笑着挥袖:“站这么久,好友想必累了。不如进去喝杯茶?”
    “喝什么茶还要进去?”蝴蝶君赶紧丢掉纸笔,“我也要喝。”
    “客人来自然要招待。你来泡茶。”
    “阿月仔,你这是差别待遇——”
    “啰嗦。”
    龙宿收到谈无欲的回信,略带了几分笑意。剑子在旁边看见,忍不住想去瞧瞧来信人的身份。没料到,龙宿手指一转,将信件收起来给了穆仙凤。
    “蝴蝶君那里,汝不用担心。”
    “你已经搞定了?”
    “自然。”龙宿低眉,望见案几上放着的葡萄肉,“吾腻了。”
    “想喝血了?”剑子从善如流地开始扯衣领。龙宿没理他,趴着换了个姿势,道:“汝何时能放了吾?”
    “我从来都没拦着你啊。”
    龙宿望了眼他的脚踝,又望了眼剑子,是没拦着,就是下了禁制,出不了这豁然之境而已。
    “和汝在一起,挺有趣的,不会无聊。不过,如果吾说,吾快死了,汝是否愿意放吾走了呢?”
    “嗜血者不是长生不死的吗?”
    “对于没有背叛闇城的嗜血者来说,确实是如此的。”
    “你什么意思?对付嗜血者的唯一武器,不是宁暗血辩吗?”
    龙宿却不愿意回答。他每次不肯回答问题的时候,目光从来不会飘忽不定。就单纯地与人对视。那双琥珀的碎金眸子里尽是平静无澜的情绪。仿佛世间上没有什么可以打动他。
    剑子觉得回头自己要去说服下穆仙凤将利害关系告诉他了。
    不过,穆仙凤这次倒是很诚挚地回答了他。
    她说:“我们的主子毕竟是他。先生为什么会认为我们会背着主子去泄露他的底细呢?”
    “我不是让你泄露他的底细。”
    “在仙凤看来,先生问的话就是在泄露主子的底细。”穆仙凤一字一句地说,“告诉先生闇城的情况,是因为现在主子客居豁然之境。若是有个万一,可以有个照应。但是如果还要问上主子的情况,恕仙凤无可奉告了。”
    “仙凤。你难道要眼睁睁看着你的主子死吗?难道这就是你忠心主子的感情?”
    穆仙凤似乎被戳到了痛处,顿住了要离开的脚步,背对着剑子,声音却难免有点颤抖:“若是可以,你以为我们愿意吗?就是没有办法……”
    “当真没有办法,还是你们不能去做。”剑子从来不是咄咄逼人的性格,不过话到这地步了,必须逼出事由来。人,绝对不能在他这里出事。
    穆仙凤扭头定定望着他:“先生如此紧张。莫不是喜欢上我家主子了?”
    “我……不,佛剑将他托付给我……”
    “仅此而已吗?”
    “这……”
    “希望先生考虑清楚了再来逼问仙凤,如何呢?”穆仙凤话音刚落,便见剑子身后一道紫影掠过。忽而心中莫名地疼痛起来。不再给剑子有任何说话机会,转身就跑开了。
    “仙凤姑娘……”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10(cloversus) 么么哒╭(╯3╰)╮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4-08-18 11:51 | 33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7-13

    鲜花 [118] 鸡蛋 [0]

     

    才有几分积极的势头,龙宿此时便又恢复了当初懒懒的模样。剑子每次找他,没被拦着,却总是见他沉沉睡着。仿佛从来没有醒过般。连带穆仙凤的脸色也不怎么样了,端着物品从他身边经过,没有笑容,就将作为空气般处理了。
    剑子摸摸鼻子,无奈地摇头苦笑,只能离开龙宿下榻的屋子,出去透透气。
    这趟出门遇见熟人了。褆摩举着把银亮华贵的伞坦然地朝着路边的凉亭里走。
    “不去豁然之境坐坐?”剑子指了指身后不远处的居所。
    褆摩摇摇头,声调一如既往的高:“如果你要救他,就得来趟闇城。”
    “为什么?”
    “因为闇城有他的心脏。”褆摩没有多作解释,“在西蒙的耐心耗掉之前,你的动作最好快点。”
    “你不是不喜欢龙宿?”
    “吾是讨厌他。”褆摩说着话,眯着眼睛有些愤恨地说,“但吾不能让西蒙亲手杀了他。否则,西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他。”
    “他的心脏在闇城哪里?”
    “西蒙从来不会告诉别人,那些东西放在哪里。”褆摩说着话,嘴角露出一丝让人难以理解的笑意,“吾不是在帮你们。只不过龙宿实在太碍眼了。早点与闇城脱离关系比较好。”
    “哦。”剑子漫不经心地应着褆摩的话,甚至连他离开了都没有注意招呼。满心想的都是龙宿那颗被人包管起来的心脏。早听说嗜血者不老不死,但如果心脏被捏爆,大概就会被终结这样的传说吧。
    那为何即使知道有这样的弱点在西蒙手里,龙宿还敢反叛?当真是不要命了么?还是有其他的因由。再去问穆仙凤估计得不到什么有用的情报了。说到情报最灵通的果然还是秦假仙。
    秦假仙经常出没的地点除了公开亭就是琉璃仙境。
    考虑思量之后,剑子还是选择去公开亭找人。业途灵在公开亭的墙上刷浆,正在贴上新的告示。三个字清晰映入眼帘,蜀道行。
    剑子觉得现在怕是更要找到秦假仙了。
    “你找大仔?”业途灵歪着头望着剑子,“大仔刚才出去了。大概是去琉璃仙境了。”
    剑子的嘴角微抽,看来是绕不开素还真了。无妨,就走趟琉璃仙境。
    云雾缭绕,仙气飘渺。
    素还真正在喝茶。秦假仙也在喝茶。可怜的屈世途在泡茶。素还真是个细致人,喝茶都是品。秦假仙则是粗人,喝茶都是灌。可无论怎么喝,可怜的屈世途都要泡茶,还要顺带做些小点心来作为配点。
    剑子坦然地加入了喝茶的队伍。茶很香。但是问来的消息却不是那么怡人。秦假仙刚开始听到闇城就大呼小叫,说是蜀道行的闺女被闇城的人拉走做媳妇了。蜀道行跑去讨公道,想要将女儿夺回来,被打得遍体鳞伤,现在正在养伤。
    剑子未曾听过消息,问蜀道行现在伤势如何。
    秦假仙摇摇头道:“都是皮肉伤。但太多了。伤得不轻。发烧发得厉害,一直在说胡话,喊他闺女。”
    “那闇城那边可有什么消息?”
    “闇城那里没什么动静。”素还真沉吟,“柳湘音之事,有一说是柳姑娘自愿跟着西蒙到闇城去的。只不过蜀道行不肯。才动起手来的。”
    “那是当然不肯。”秦假仙气呼呼地说,“柳湘音要是跟那个西蒙好了。以后生的孩子就是嗜血者。蜀道行怎么会让自己的女儿变成吸血怪物的娘?”
    剑子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仿佛有什么在心中闪过。他转头看向素还真,认真地说道,我有件事需要拜托素贤人帮忙。
    素还真闻言,笑道:“剑子前辈客气了。有何事情尽管吩咐就是。”
    “嗯,那就麻烦你了。如此这般……”
    素还真颔首,道:“劣者记下了。只不过有一事不明。还望剑子前辈赐教。”
    “你说。”
    “本来这事归管在佛门。劣者知道,佛剑大师与前辈的交情,交托本没有异议。可是为何剑子前辈不等佛门的意思,而亲自参与呢?”
    “素还真,你在担心什么?”
    “劣者只是觉得太巧了。”素还真笑容可掬,“这么巧,龙宿就送到佛剑大师那里,这么巧就遇见剑子前辈。这么巧,剑子前辈就……”动了心。未竟的话语在缜密思虑之下并没有说出口来。但在场的聪明人都心知肚明。
    剑子仙迹脸色未改,道:“素闲人多虑了。剑子仙迹待友,不分贵贱,不计种族,不忘初衷。龙宿,是值得相交的朋友。我愿意为他尝试冒险。”
    “哦。”素还真闻言却露出了深沉的笑意来,“劣者不是怀疑前辈的为人。劣者是在为前辈担心。”
    “我知道。多谢你的好意。”剑子的拂尘甩搭在手臂上,行礼告辞。
    这半天都不曾插话的秦假仙才满口点心,口齿不清地说:“素还真啊你们在打什么哑谜,我怎么什么都听不懂啊?”
    “秦假仙说笑了。”素还真彬彬有礼,“人事最通透的这苦境谁敢比得过你玉面潘安秦假仙呢?”
    “那倒也是。”
    旁边默默倒茶的屈世途看着始终微笑着的素还真,忽而心底一阵冷风,赶紧钻进厨房准备饭食,不理其他。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10(cloversus) 好作品当然要推荐,请作 ..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4-08-20 11:18 | 34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7-13

    鲜花 [118] 鸡蛋 [0]

     

    信步走在豁然之境的地界,一袭淡紫长衣拖曳在地。
    剑子已经离开有段时日了。穆仙凤来报,说豁然之境边上的宫阁已初具雏形,若是要入住,只要稍微拾掇便可。
    龙宿心不在焉地应了句,目光始终望着正前方,叹道:“凤儿。汝下去吧。”
    “是。主子。”穆仙凤似察觉到什么,开口欲劝,却短了这伶俐的唇舌。
    毕竟七巧玲珑心,道理龙宿比她更明白。她不过是龙宿的徒弟、仆从,甚至是出鞘的长剑,绝对不能左右他的决策主意。
    晚风夜凉。她殷勤地为龙宿添了壶热茶,才转身离开。在她离开之后不久,就有两只晃晃悠悠的小蝴蝶飞来,盘桓在龙宿的眼前。
    龙宿似看见有趣的事情,嘴角勾勒一丝笑意。
    “汝要的价位是多少?”
    清冷的声音在清冷的风里响起。两只蝴蝶听懂人言般,忽上忽下地飞舞着,扑棱着翅膀。
    “成交。”听到蝴蝶报出的价位,龙宿连眉毛都挑动一下,淡淡地回道。
    蝴蝶舞动得更欢了,片刻后,有一只落在了龙宿的肩头,微微扑动它的翅膀。
    “这个消息不错,吾收下了。”
    直到这句话说完,蝴蝶复又飞回空中,与另外一只双双飞离了龙宿的视线。
    龙宿慢腾腾地在豁然之境毫无修剪的草皮上走着,蛰伏冬眠的蛇都被他所惊动,仓皇地逃到其他的洞穴里。
    “花伴月。”
    被传唤来的属下恭敬地跪拜在地,即使沾染了满腿的泥泞也毫不在意。
    “请主上吩咐。”
    “让鱼游水加紧赶工。给他十五日的时间。”
    “是。主上。”
    “还有传信给月吟荷,该是她回报吾的时候了。”
    “是。属下告退。”
    花伴月才走没多久。默言歆默然出现在龙宿的身后,走到他身边低语了两句。龙宿伸出了空手来。默言歆会意,为他倒了杯茶。只不过,这几许时间耽误,穆仙凤准备的热茶早就凉去。默言歆想要招呼侍女再准备一壶热茶,手中茶杯却让龙宿接了过去。冰冷的茶水从舌头滑进身体里。
    龙宿的琥珀眸子隐隐现出决绝的神色来。
    “汝也下去吧。”
    高天孤月。长衣边摆已经打上了露水。
    “吾本来以为,汝是不同的。剑子仙迹。”
    次日。豁然之境,人去楼空。剑子尽管第一时间感觉到禁制的变化,回来已是不及。龙宿和他的仆从失去了踪迹,就连之前被改造过的凉亭也恢复了四处清风的状态。好不凉快。
    不出三个月。儒门天下势力突起。为首之人神秘莫测,不曾露脸于公众。从属皆称其名为龙首,态度无不谦卑。几位知情的人却都知道这位神秘龙首的身份。万圣岩曾拜帖儒门天下,指派佛剑分说与一步莲华前往。两人在儒门天下盘桓数日,回返后绝口不再提净化嗜血者这事。
    北辰皇朝北辰元凰登基,封太子妃月吟荷为皇后,北辰胤为摄政王,派使节送国书至儒门天下。内容不详。同一时间,西域闇城与北辰皇朝边疆地带,纷乱连连。
    恰逢闇皇西蒙正式与柳湘音订婚之际,褆摩请命远行清边关。西蒙未曾应其请求。
    穆仙凤刚将一摞摞批阅好的公文送出去的时候。龙宿伸手取过紫金烟管,抽了口,望着云烟飘渺,有些怔忪。近来,儒门天下初立,开门收纳苦境儒生,事情繁多,所幸早期在豁然之境稍作休息,且有所准备,才防得住那杯虎视眈眈的北辰胤没能趁机吞并了他培植起来的势力。
    万圣岩意外的好说话。不知道是否有佛剑分说从周旋的关系。那日因为体虚而被佛剑逮住到底还是有些收获的。只是,剑子那里却没有消息。
    那日停在肩头的蝴蝶告诉他,素还真的猜疑。它告诉他,剑子当时是在场的。
    以为自己是抱着目的去找他的么?他一个道教先天,隐居豁然之境,有什么可图的?龙宿冷冷地笑着,眸光更冷。
    但自己是贪恋他的。
    这点,无法否认。心底微微的悸动,是千百年来不曾有过的感觉。龙宿是聪明人,清楚这样的感觉代表了什么。他不能再继续呆在豁然之境,不能让别人掌握他的把柄,即便那个人是剑子仙迹,也不行。
    穆仙凤本来很疑惑龙宿忽然可以解开剑子的禁制。龙宿不多做解释。有的时候不离开不代表不能离开。
    为了离开,他还是耗损了自己不少的修为,只不过这不能让穆仙凤知道。
    儒门天下百业初兴。北辰王朝和闇城觊觎良久。虽然他现在用了点手段,使得两处皆是内忧外患,不过以北辰胤和西蒙的能力,很快就能摆平这一切,然后就是和他清算总账的时候。
    若是平日的龙宿,有何惧怕?
    但他的心脏,还在西蒙的手上。西蒙只要轻轻一捏,就是一场无聊的终结。毫不华丽。
    也好,无论结局如何,总是会有个完结,不是吗?
    袅袅云烟,消散风中。
    褆摩觉得站在远处的人刺眼极了,就像他不能触碰到的太阳,靠近就能彻底地杀死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以前,不是这样的。褆摩大口喝掉猩红的葡萄酒,将杯子摔到了地上。破碎的残片,就跟他现在的心情一般七零八落的。
    他犹记得当初龙宿叛逃望着他的眼神,他说,褆摩,再这么下去,汝会死的。
    他被可怜了,竟然被他一直最讨厌的嗜血者给可怜了。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将侍女双手奉上新的酒瓶酒杯一把全摔在了地上。
    西蒙的身边从小就只有他的。从来只有他的。即便那个什么龙宿,不曾动摇过他的地位,可恨的嫉妒野兽将他变得如此狰狞难看。他伸手掩住了自己的面容,想到了龙宿的提议,默然地无视身边惊恐的侍女,起身离开了他的房间。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4-09-18 16:35 | 35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7-13

    鲜花 [118] 鸡蛋 [0]

     

    柳湘音抚摸着自己的腹部。这是嗜血族的王者。多少女子梦寐以求的待遇。对于她,却是个梦魇。
    被劫掠来的日子很漫长。在这里与世隔绝,她得不到一丝消息。她的容色尽是哀伤,这本来是属于他和她的孩子,聂求刑的孩子。却轻易地破碎在西蒙的手段之下。
    即便如此,她还是无法动手伤害自己的孩子。
    邪之子。西蒙告诉她,这将是会继承闇城的王者。
    柳湘音此时并不知道哦,她的一举一动都落在远处褆摩的眼中。轻柔地抚摸着自己肚子的女子宛如一根刺,扎进褆摩的眼睛里,痛不欲生。龙宿的话此时却不停地在他的脑里反复,你绝对不能对柳湘音出手。否则你永远都会失去西蒙。
    西蒙……
    褆摩心口的另一根长刺。作为闇城的王者,他冷酷无情,不曾对谁有过垂青。除了龙宿和柳湘音。若说龙宿是因为纯血统而得到重视,柳湘音的出现是褆摩完全不能理解的。若要后代,族内多少女子可以选择,非要选择一个不甘愿的人类!
    【褆摩,做个交易吧。汝暂时不要去动柳湘音。吾自会帮汝摆平,相对的,找出西蒙放置心脏的下落,如何?】
    龙宿的话犹在耳边。褆摩不是愿意相信他,但相对的,他只能相信他。
    “你在这里做什么?”
    低沉的声音,惊动了还在沉思的禔摩。禔摩扭头看见自己烦恼的根源,一身华贵的黑暗帝王,西蒙。
    “没什么。”禔摩不自在地撇开了视线。西蒙走到他身边,顺着他的视角望下去,是柳湘音独自坐着的身影,眼色一暗,伸手扼住了禔摩的脖子。
    “西……”
    “不要打她的主意。禔摩。”西蒙血红的眼睛里全是残忍的杀意。禔摩瞬间觉得那颗不知在何处的心一阵冰冷,传递到他的四肢,冻得他无法反抗。
    “你放开吾!”饶是这般,禔摩还是硬生生甩开了西蒙,眼睛里尽是怒火,“西蒙,你怎么不去死!”
    “啪叽。”
    穆仙凤看着龙宿手中的瓷杯摔碎在地,赶紧低头去捡。
    “小心。”
    “呀。”
    龙宿的话刚说完,穆仙凤就割破了手指。龙宿摇摇头,笑了笑:“汝呀,还是这么粗心。默言歆,你先带凤儿下去包扎,再过来收拾。”
    “是。”
    默言歆闻言,赶紧拉着穆仙凤。两人欠身行礼后匆匆走开了。龙宿低头望着碎了一地的瓷片,不祥的预感越发得强烈。
    “鱼游水。”
    “属下在。”本来站在旁边的不出声的属下站前一步,躬身应道。
    “疏楼西风的事情放一放。”龙宿漫不经心地扫过手中的卷轴,“禔摩那里很久没消息了,汝挑几个人,去闇城那里打听下情况,要小心北辰王朝的人。”
    “是。”
    “花伴月。”
    “属下在。”
    “北辰王朝那里由汝接手。”龙宿将手中卷轴收了收,随手放在旁边,又打开另外一份,“月吟荷在后宫所能操控不多。汝多派几个人手接应她。”
    “是。”
    “若是她有任何异常举动,速来回报。”
    “是。属下必定不辱使命。”
    “没什么事了。”龙宿挥挥手,“汝们下去吧。鱼游水,汝连夜出发,不要耽误。”
    “属下斗胆。龙首与禔摩合作,要对付柳湘音。但柳湘音身份敏感,属下在行动时还是做下伪装?”
    “吾让汝去对付柳湘音了?”龙宿的嘴角勾起不屑的笑意,眼睛看都不看鱼游水。鱼游水顿时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滑落,拱手弯腰不敢起身。
    “属下自作聪明,请龙首降罪。”
    “鱼游水。”龙宿的声音始终清清淡淡,仿佛毫不在意的样子。但在这些已经陪伴他不少时日的属下眼里,此时的龙首无疑不是表面这般温和了。
    “属下,属下在。”
    “疏楼西风的事,汝做得很好。做好自己的本分,别做多余的事。”
    “是。属下告退。”
    “嗯,下去吧。”
    等到几人都走了出去,默言歆才走进来收拾地上的碎瓷片。
    “凤儿怎样了?”
    “没事。”默言歆顿了顿,“主子,剑子道长在外面。”
    “哦?稀奇。”龙宿笑了,“他来做什么?明明这么久不曾……”话到一半,住了口,这般,如同埋怨的话语,不该出自他疏楼龙宿之口。
    “主子?”
    “让他走吧。就说吾累了,在歇息了。”
    “是。”默言歆此时已经收拾妥当,便告退了。龙宿这才站起来,提起放在旁边案几上的灯笼,赤足走出了书房。疏楼西风就在豁然之境的隔壁,占地面积很大,从豁然之境过来走到龙宿起居的住所还有很长的距离。但这些都不是剑子仙迹三个月都未曾登门的理由。
    龙宿慢慢地走在长廊里,身后跟着六名两队的侍婢,低头不远不近地跟着。
    本来该提灯走在前面的侍从因为龙宿的一时兴起,并没有提灯,而是很好地控制距离走在前面,不阻挡龙宿的视线,也不会离太远失去保护的有效范围。
    这样近十人的队伍安静地走在偌大的疏楼西风里。
    走了半盏茶的功夫才走到龙宿的目的地,一处望东风的凉亭。意识到主子可能在此处歇息不回房间,侍从和侍婢都开始忙碌起来,燃起了香炉,泡着热茶,奉上果点。难得没有穆仙凤在身边。龙宿的耳边清净了不少。
    淡淡的香烟袅袅。龙宿昏昏欲睡,趴在长塌上几乎睡去。
    却在即将坠入周公之乡的刹那,一阵难以忍受的剧烈疼痛从他的胸口炸开。他整个人惊醒,冷汗淋漓,狼狈地从长塌上摔下来。
    “主子!!!”
    身边伺候的人纷纷围了过来,脸色担忧。
    龙宿现在已经无法回应任何人的疑问。强烈的疼痛不断地从胸口扩散到他全身,四肢不受控制地颤抖着,使不出任何一丝气力,哪怕连昏厥都做不到,只能强行忍受着那要吞噬掉他所有神智的疼痛。额头爆裂出现的青筋,其实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在这样的疼痛持续了不知多少时间,龙宿听见了穆仙凤撕心裂肺的呼喊。
    这才,松了口气,放弃地陷进了昏厥之中。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4-10-11 21:42 | 36 楼
    夜笼庭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54
    腹黑: 78 点
    珍珠: 15039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92(小时)
    注册时间:2013-05-05
    最后登录:2017-02-15

    鲜花 [1] 鸡蛋 [0]

     

    剑子大仙快来给咻咻做人工呼吸╭(╯ε╰)╮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4-10-12 16:28 | 37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7-13

    鲜花 [118] 鸡蛋 [0]

     

    褆摩很容易慌张,经常都表现在脸上。他是个藏不住心事的人。西蒙其实很喜欢他这一点的。尽管他那张表情不是很丰富的脸上,始终体现不出这一点。所以褆摩感受不到。龙宿知道了却也没有那么好心去告诉褆摩。
    但这么明显从褆摩的脸上读出紧张的时候,西蒙心里还是很不高兴的。他的长针刺穿的毕竟不是褆摩的心脏,而是龙宿的。
    他知道龙宿私下和褆摩是有交易的。龙宿没打算瞒他,具体交易内容是什么他暂时不知道,但大概能猜到部分。
    柳湘音不能有差池。她肚子里的孩子对于闇城是有多么重要。褆摩不清楚,龙宿必然清楚,否则不会出手干预。
    “你们那点小手脚,不要以为吾不知道。”西蒙顺手又扎了根长针刺进了龙宿那颗浸泡在液体里的心脏,因为强烈的疼痛而不停收缩着。褆摩瞬间觉得那是自己的心脏,难受得几乎要吐出来。
    但西蒙伸手托起了褆摩的下颚,让他的眼睛直视着自己。
    “吾不容忍背叛,褆摩。”西蒙冷酷地告诉着他,“不要有下次。不然吾不仅会刺穿你们的心脏,还会碾碎它们。”
    龙宿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西蒙汝这个逗比。
    穆仙凤有些茫然地望着元气仍没有恢复的龙宿,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种话来。
    “谈情说爱莫名牵连别人,还不自知。”龙宿咬牙切齿,挣扎着要起身,“剑子仙迹呢?”
    “道长,他走了。”
    刚才还很有精神在骂西蒙和褆摩的龙宿忽然安静了。穆仙凤心生担忧,走过去伸手扶着龙宿。
    “主子,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赶紧派人将心脏取回来才是正途。”
    “吾自有计较。”龙宿挥挥手,脸色苍白,“汝下去吧。吾歇会。”
    “是。”
    穆仙凤走后,整个房间寂静无声。龙宿毫无睡意,睁着眼盯着床顶,精致的花纹绣在华贵的布料上。儒门天下用品无一不精。在到豁然之境之前,儒门天下早就已经做好准备工作,最后的成立却让龙宿一拖再拖。
    锋芒太露,西蒙必然不会袖手旁观。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北辰胤的牵制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那颗心脏若依旧放在闇城确实太过危险。
    龙宿左右思索着,忽然剑子的脸在自己脑海里跳出来,还是愣了下。
    幸亏是一个人,没有人看见他这样的失态。
    已经指派鱼游水到闇城附近,自然会吸引西蒙的注意力。然后,就是。
    “桐文剑儒。”
    龙宿轻声如叹息。玄衣的男子出现在外屋,带着笑音:“吾是不是打扰龙首休息了?”
    “汝出现在这里,就是查到心脏的下落了?”
    “多亏了褆摩。”桐文剑儒给自己倒了杯茶,“西蒙看起来不笨,这次还真的拿出来溜达。”
    “既然位置暴露了。”龙宿坐起来,随手取了件外袍,披在身上,“那汝去告诉褆摩,是时候了。”
    “自然。”桐文剑儒得了命令,转身就化光离开了。
    龙宿喉咙发痒,咳嗽了两声,推开窗,此时正是正午,阳光洒在窗台上,晃得他眼睛有些花。
    白衣道人就这么若无其事地坐在对面屋顶上,手里还拿着什么东西。背着光,看不清那人的表情。龙宿却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空洞的胸口紧了一下。
    他张开口要喊那个人的名字,又想到这些日子,与那个人并无太多交集,这般闯入的用意不明。
    正在寻思间,那人便不见了身影。
    明晃晃的阳光直直刺痛了龙宿的双目。龙宿合上眼,同时将窗户严严实实地关上了。谁都知道剑子仙迹有真心,他的朋友都能在那片菱形镜里看到他们想要看见的,仗义,正直。
    但这些都和龙宿无关。对于剑子,龙宿不过是一个被好友托付来的过客。对于龙宿,剑子却是绝对不能触碰而变成的弱点。
    都是聪明人。龙宿的不告而别。剑子已经猜到了大概。所以龙宿不见,他不勉强。但不过是这么一场远远的对视,龙宿却觉得自己有些不同了。
    心绪还有摇摆迟疑之际,穆仙凤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来。
    “主子,佛剑大师拜帖。”
    “佛剑?”龙宿低头打量了下自己的装束,“进来为吾更衣吧。”
    佛剑分说手捧着茶盏,喝了两口,就闭目养神。龙宿并没有让他等太久,就来了。他对着龙宿点头,沉稳了喊他:“龙宿。”
    “是什么风将汝吹来?”
    “苦境出现被吸血干枯之人。特来问清情况。”
    “嗯?”龙宿蹙眉,转念间电光火石,“已经有嗜血者先行来了苦境。”
    佛剑仔细打量龙宿神色,才道:“龙宿。吾需要保证。”
    “怎么?”龙宿挑眉轻笑,“汝怀疑吾?”
    “吾需要你的保证。”佛剑不为所动,“这事与你无关。”
    “嗜血者的事,吾怎么能脱得了关系?但事情确实不是吾做的。”龙宿笑得清浅淡然,“佛剑汝这点倒是可以放心。”
    “嗯。”佛剑颔首,“此次,吾来,还有另外一件事情。”
    “说说看。”
    “宁暗血辩。”
    佛剑的话音刚落。龙宿的金眸一闪而过的血红,笑意未减,掌风却朝着佛剑袭来。佛剑措手不及,挥手茶盏抵挡了龙宿的攻击,连连退后。
    “龙宿?”
    呼唤得不到应答,只有连环的杀招。
    “阿弥陀佛。”
    佛剑念了一句,毫不客气,对着龙宿打了起来。掌风来往,是力量和速度的胶着。佛剑的内力更深厚,龙宿的速度更快,两人一时间也没有个高低之分,出手应招之间,旁边上好的梨花木家具化成了碎片。
    龙宿唇边笑容始终未曾淡去。佛剑分说似乎也察觉到什么,却打得很是开心,尽管脸上半点都看不出来。
    “……梵心灭。”
    在将龙宿打退几步后,佛剑顿住,低沉的声音喝出招式的名称。
    龙宿的脸色一沉,还没来得及开口,就狠狠吃了佛剑的这招,被拍到墙上,撞得瞬间呕红在地。
    “主子!!!”
    身边的穆仙凤着急得要冲上来,却让默言歆拉住了。他对着穆仙凤摇了摇头。
    果然,龙宿那里没有丝毫的怯意。手臂伸直朝后展开,紫气之后,华丽的长剑,御皇在手。
    “佛剑,赐教了。”
    佛剑不再答声,身后佛牒已开,圣光普照,朝着龙宿迎去。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4-10-15 23:26 | 38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7-13

    鲜花 [118] 鸡蛋 [0]

     

    Quote:
    引用第37楼夜笼庭于2014-10-12 16:28发表的  :
    剑子大仙快来给咻咻做人工呼吸╭(╯ε╰)╮


    我的文档写一半意外丢失,所以剑子这段戏份被删掉了←胡扯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4-10-15 23:27 | 39 楼
    «123 4 567» Pages: ( 4/7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暗香盈袖≡

    Time now is:08-18 12:47,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