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456» Pages: ( 2/7 total )
本页主题: 07.19夜雪 (1-31章)59楼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荷顏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427
腹黑: 209 点
珍珠: 1785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1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10
最后登录:2016-06-24

鲜花 [2] 鸡蛋 [0]

 

龍宿在劍子家熟門的好像在自家一樣自在....XD
我還以為看到龍宿小憩,劍子會不會一親芳澤(想太多XD)
龍宿調侃劍子時,莫名的感覺好歡樂
這簡直是新婚實習生活嘛~Q/////////Q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10-05 14:51 | 10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7-13

鲜花 [118] 鸡蛋 [0]

 

“我的血好喝吗?”剑子很认真地问龙宿。
龙宿没料到他会问这个,沉思了一会,摇头道:“一般有修为加身的修道修佛之人,味道都比较浓郁,好不好喝要看个人口味,汝的……大概不怎么样。”
得到如此认真的回答,剑子也哑然失笑。
“为什么?”
“直觉。”龙宿歪着脑袋看着他,“总觉得汝的血是黑的。”
这什么见鬼的直觉?
“你是纯种的嗜血者?听说闇城对于血统是非常看重的。”
“大概吧……”龙宿心不在焉地应他,“汝们打算要怎么处理吾?”
“这个,要看佛剑的打算。”
“吾又不能吃,汝们不杀吾,难道还要将吾养起来不成?”
“能不能吃,因人而异。”
剑子小声地说了一句。龙宿听到却没听明白,反问了一句:“汝说什么?”
“没什么。”剑子从善如流。
“如果汝们想养,吾也没有意见。不过……”龙宿懒洋洋地抬起头来,就着坐在旁边仰望着他,看起来无比乖巧,“吾也不是随便什么人可以养得起的。”
“哦……”剑子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转身取了笔墨,开始研墨。
龙宿奇怪:“汝要做什么?”
“写账单寄到不解岩。”剑子坦然回答。
龙宿忍了一下,没忍住,笑出声来:“汝要跟佛门讨要账款?”
“自然。佛剑将你送到这里,自然要负责你的吃穿用度。”剑子撩起长袖慢慢研墨,“或者我该寄到万圣岩?”
“敢将账单寄到不解岩,汝应该是第一个。”
“无妨。我相信佛门六根清净,一定不会计较这么多。”剑子说着话,提笔潇洒几笔,瞬间写满整张信纸。
龙宿稍稍探过头去看,大概寒暄了半张多的纸,然后就是详细的清单账目,包括找李大娘买的包子,因为是肉包,十五文一个,买了三个。龙宿眉毛一挑,问他:“吾没有吃到什么包子。”
“我知道,我吃了。”剑子义正言辞,“本来是要买给你吃的。路上因为活动了一下便吃掉了。”
“这也要算吾账上吗?黑心道士。吾给汝的银票呢?”
“我还没去钱庄。垫付的是我的银子。”
“哦?”龙宿有点兴趣地下了塌去翻那些衣服配件,“看不出汝还有点家底?”
“这不是大少爷不吃人间疾苦。”剑子小心翼翼捧起纸张吹干,不动声色地挖苦。龙宿对于他的话无动于衷,取出一件成衣比了比。他身材倒也不是魁梧,相较之下,偏大却也不影响穿戴。随手又翻了会,发现整整齐齐叠放在下头的亵衣。
他转头一笑:“有更换衣物。吾要更衣。”
“哦。”剑子指了指刚刚换下煮饭锅子的灶台,然后指了指旁边的大水缸,“自便。”
“嗯?”龙宿看了他半晌,“这是道长的待客之道吗?”
“看你五体健全,想必不需要别人替你事事准备。”
龙宿点头:“自然。不过,吾还是不需要事必躬亲。待吾传信。”
剑子便见他大摇大摆地推门走了出去,放了一个传信烟花,然后施施然回来坐着。大概半个时辰的功夫,便见一名红衣女子领众侍从侍婢前来,在屋外礼貌地敲门。剑子捧着一杯热茶,看红衣女子领着众人对龙宿拜了一拜,然后从旁边侍女的手上接过好大一枚雪花银,递给剑子。
“叨唠道长了。我家主子身份尊贵,在此地怕是不惯,不知是否能让奴婢们稍作修缮,以让二位住得更舒适一些。”
这招先礼后兵用得尚算纯熟。剑子将纹银随手一甩,稳稳地落在桌子上。
“寒舍住得还算舒适,就不劳姑娘辛苦。姑娘若怕主人休息得不舒服,不如另起一处休息如何,所幸豁然之境地界还算不小。”
“道长盛意,不知主人做何定夺?”
“既然道长不愿吾在此地有所改动,凤儿,不知豁然之境周遭可有归属?”
“方才收到主人信号,已经派了默言歆购下附近的地契,加紧准备建行宫。”红衣少女有条有理地介绍,然后示意左右,便有一名女子捧着一个合盖的金杯双手举高于顶慢慢走过来。
“主人多日未饮血液,想必身体不适,凤儿已经备好,请主人饮用。”
“端上来吧。”龙宿坦然地靠在榻上,此时的塌已经铺好了软垫和毛毡,舒适得很。剑子依旧坐在桌边,看着那些闷声不吭的侍女手脚麻利。
其实龙宿也不喜欢这个味道,看着杯子中琼浆半晌,才喝了两口止了干渴,便不再饮用,递回红衣少女。
红衣少女习以为常,又重新将杯子递给身后的侍女,行了礼:“凤儿在外头临时搭了一处休息处,备好热水,请主人沐浴更衣。事发匆忙,布置简陋,还望主人不要见怪。”
“无妨。毕竟寄人篱下。”龙宿起身,身边两位侍女赶紧凑过去帮扶着。
剑子心里“啧啧”两声,心道,这排场可不输京城达官贵人家的老夫人。
龙宿似笑非笑瞥了他一眼,察觉他的心思,也不用语言点破,就看着他。
剑子自知理亏,笑了笑,提着茶壶续茶。
“吾不住这寒酸之所,汝不介意?”
“只要不出豁然之境,请便。”
“那吾该多谢道长的慷慨了。”
“客气。”剑子看着龙宿领着一群人施施然地离开,回头伸指在半空中凭空变出了一只传音小鸟,道,“不知佛剑你有什么办法”
小鸟随即飞离,剑子将杯中最后一口茶喝掉,回头感慨一下不同命的坎坷,开始取柴火烧水准备沐浴。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3-10-17 16:06 | 11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7-13

鲜花 [118] 鸡蛋 [0]

 

Quote:
引用第10楼荷顏于2013-10-05 14:51发表的  :
龍宿在劍子家熟門的好像在自家一樣自在....XD
我還以為看到龍宿小憩,劍子會不會一親芳澤(想太多XD)
龍宿調侃劍子時,莫名的感覺好歡樂
這簡直是新婚實習生活嘛~Q/////////Q


想是活了太久,沒必要在一些奇怪的地方太過介意了吧。
現在這兩人雖然在言辭上互有調戲←不對,但是心防都很重。
之間會有各種小摩擦的。
有待磨合。
不過慢慢會好的。新婚實習生活什麽的,概括得太好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3-10-17 16:26 | 12 楼
荷顏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427
腹黑: 209 点
珍珠: 1785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1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10
最后登录:2016-06-24

鲜花 [2] 鸡蛋 [0]

 

龍宿的第六感真準XDDD
腹黑川流不息,連骨頭都是黑的~(被古塵捅XDD)
劍子要是養不起龍美人,那倒貼也行啊~XDDD
萬能的鳳兒,什麼事情都準備的妥妥貼貼^_^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10-20 11:53 | 13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7-13

鲜花 [118] 鸡蛋 [0]

 

这一来二去的又折腾了些时候,月上中天,听到屋外红衣女子小声吩咐的说话。剑子对于他们反客为主的举动心里还有一点芥蒂的,便推门出去纳凉。屋外俨然已经是另外一个世界了。
凉亭,紫纱。龙宿披散着湿发坐在棋盘前,盯着眼前残局。
“手谈一局?”
“香茗,棋局。真如传闻之中的格调高雅。”剑子撩袍盘腿坐下。
“传闻?”龙宿微微一笑,旁边侍婢将棋盘一收,竟重新又换了一副上来。龙宿随手抓起一把,握在手心里。
“双。”剑子道。
“六个。汝先。”
剑子在边上下了一子,以作为试探。龙宿便也在对角边上落了一子。
这一下,就下了一宿。
龙宿下的每一步都是运筹帷幄的。而剑子的棋路往往却是大而化之。偏偏是剑子这样的下法,遏制了龙宿不断扩张的势头,只能步步为营,探路虚实才有所动作。交手之间,有胜败,无输赢。
到天际破晓之时。红衣女子第六次更换他们的茶水,第三次为香炉添上香料,偷偷掩袖遮去呵欠的痕迹。剑子捧着茶盏,对她做出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目光所及,是已经困顿睡去的龙宿。红衣女子心底喊了一声,哎呀,赶紧取了毛毯蹑手蹑脚地给他盖上。
“嗜血者也怕冷?”
“不。道长也累了一宿了,难道不困吗?”
“精神头还算足,许久未曾与人对弈,旗鼓相当,舒畅。”
“呵——想必主人也是……许久未曾见他笑得如此开心了。”
“姑娘……”剑子开口唤他,才想起彼此还没有自我介绍,“我……”
“剑子仙迹道长,是仙凤怠慢了。我乃闇城一脉主护法穆仙凤。”
“你也是嗜血者?”剑子此话一落,曙光落在穆仙凤的身上。她淡然站着,微微笑着,毫无畏惧,已然回答了剑子的问题。
“道长觉得奇怪。闇城不仅有嗜血者也有人类的。只不过以嗜血者为尊。我幼年遭弃,幸遇主人才能有此时与道长对话的穆仙凤。”
“他遇见你何尝不是他的幸运?”剑子回头看着睡得正沉的龙宿,“这边风大,我送他进屋休息吧。”说着,转身大步走过去作势要将人抱起来。
“哎……”穆仙凤刚要开口,不要轻易移动龙宿会惊醒浅眠的他。却在下一刻看见龙宿双目紧闭,毫无惊醒之意,不由心生诧异,不表于面。
剑子看出她的心思,却是轻笑,摇摇头,慢慢走回了那个茅草屋子。
穆仙凤心知他是正人君子,不知为何心底总有担心和动摇,始终站在屋子外,不肯离开。剑子不片刻就出来了,看见穆仙凤,有点意外,笑:“你担心我对他不利?”
“不是。”穆仙凤行了礼,“仙凤多虑了。”
“你应该知道龙宿为何会在这里。”
“仙凤知道。但主人在哪,仙凤就在哪里。”
“我去山顶上练会功。豁然之境你们就自便吧,龙宿不能离开,不然他身上的禁制会让他很难受。”剑子吩咐完,便化光离开。
穆仙凤顿了会,见他确实走远了,才扭头对身边的侍女吩咐:“赶紧叫默言歆过来。”默言歆收到消息后很快就过来了。
穆仙凤盯着他问:“可有问到解禁制的方法?”
默言歆没有点头,望着穆仙凤,道:“这里看似松懈实则严谨。找不到破绽。”
“看来还是不能小瞧了他。不过主子……”穆仙凤扭头望着茅草屋子,“没有下任何的指示,我们不妨静观其变。”
“行宫已经在建,最快也要三个月……”
“主子打算在这里长住……”穆仙凤左右打量了会,“这里确实灵气充沛,不过嗜血者不需要这些,又不是修仙的。”
“灵力之所,主子考虑留着必然有他的考虑。”
“是了。”穆仙凤回头又看了一眼茅草屋子,“主子嗜睡,一时半会醒不过来。我去准备一些日常备用之物。你帮忙候着。”
“嗯。”
龙宿果然睡了很久,从夜深睡到晌午,剑子来了又走,说是去了市集,屋子外只有默言歆静静地守着。龙宿刚发出一点声响,默言歆便推门进来,伺候左右。
“那道士呢?”
“去市集。”
“他倒也放心。哼。”龙宿梳洗妥当,懒洋洋地信步到中庭,躺在白狐狸毛皮上,伸出手去。默言歆立刻双手递上一支紫金烟管,续上烟草,燃之,然后继续沉默地站在旁边。
“言歆。”
“在。”
“行宫那里是谁在监工?”
“鱼游水。”
“那吩咐他,不着急,慢慢来。”龙宿抽了一口烟,吞云吐雾,“吾不着急。”
[ 此帖被枯鱼炖蘑菇在2013-11-11 12:13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10(龙鳞黄泉) 一股腦補上我的愛~~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3-11-11 12:01 | 14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7-13

    鲜花 [118] 鸡蛋 [0]

     

    Quote:
    引用第13楼荷顏于2013-10-20 11:53发表的  :
    龍宿的第六感真準XDDD
    腹黑川流不息,連骨頭都是黑的~(被古塵捅XDD)
    劍子要是養不起龍美人,那倒貼也行啊~XDDD
    萬能的鳳兒,什麼事情都準備的妥妥貼貼^_^


    如果不是貼心小棉襖能跟在龍宿身邊這麼久。
    畢竟是她的師父,她的主子……自然要伺候得周到。

    劍子表示如果養,是可以養,不過不能富養。這隨便喝個茶都是最好的鐵觀音,表示土豪都養不起。
    畢竟龍宿是真正的富豪!

    腹黑什麽的……劍子先生表示很無辜,不知你在說什麼。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3-11-11 12:45 | 15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7-13

    鲜花 [118] 鸡蛋 [0]

     

    剑子定期是去市集帮忙的,家长里短,只要能帮上手的,基本上他都会做。不过最尴尬的一次,是一名夫人随手就将自家孩子丢给剑子照顾然后自己去忙碌。结果,那孩子尿了剑子道长一身。剑子空有一身内力能烘干衣服却轰不走尿骚味。
    身上没有现银,唯一一张银票是龙宿给的,已经干了,味道有点重。剑子思考一会,走到了成衣铺子就着门口的条凳一坐。老杨见是他,连忙过来招呼。
    剑子从怀里掏出银票来递给他,殷切道:“刚才张妈的宝贝孙子赏了一记黄汤,老杨就帮我再挑两套合身的衣衫换了,身上没有现银,辛苦伙计去趟钱庄。”
    老杨双手一接,先是闻味不对,但还是笑容满面,连道应该的应该的,转手递给伙计顺带踢了他一脚,道赶紧的。
    这一会功夫做完,老杨捡了个离剑子较近的位置坐了,双手收拢到袖子里,笑着问:“剑子道长,莫怪小老多事,这银票的来头不小,不知是哪位贵客……”这要是换成别人,老杨可不敢多这个嘴,只不过这是剑子,忍不住这么问了一下。
    剑子稍稍挑起嘴角一笑:“老杨,可认识这来头?”
    “不敢不敢。偶然听闻这么一个西域闇城,也不是什么好地。难不成……”老杨顿住了话头,眼珠在剑子身上滴溜一转。剑子怎么会不懂老杨的意思,不过他确实暂时没有勾结的打算,咳嗽一声,道:“战利品。”三个字全当了解释。
    老杨瞬间脸上笑开了花:“道长功高。”
    “不过,西域闇城向来不犯苦境。老板是如何知道?”
    “不瞒道长,年轻那会去过一趟西域,都说西域大漠黄沙,盛产葡萄美酒,还有异国风情的美女……咳……那会儿遇到一个……嗜血者,扎进脖子里喝血,就一会功夫,人就干了,死了。”
    “你是怎么躲过的?”剑子沉吟,似在思考着什么。
    老杨眼角的细纹都张开了,比起食指轻摇:“那时天色将亮,嗜血者看了我一眼,就走了。”当时的老杨吓得腿都发软,直直摔在地上。不知为何,当下在恐惧中仍觉得那人眉眼精致不似活人,一双凤眸迷离,带着不屑的笑意。时隔多年,当年的恐惧已经消退,老杨却始终记得那时被惧怕也难以掩盖的惊艳。
    剑子第一个想法,原来闇城是盛产美人的。第二个想法,即便是盛产的话,龙宿也该是数一数二的。就他的容貌而言,如果在闇城排不上号,那么闇城的家伙连开口都不要,就一堆无知少男少女主动送上脖子了。
    咳……虽然他比较想啃对方的脖子……
    谈话间,伙计已经回来了,只兑换了部分,换了张金额小一些的银票。他小心翼翼地将捂在怀里的银两和银票递给剑子的时候,心底才松了口气。分明还是乍暖复寒的时节,可怜的小伙计担惊受怕得一身冷汗,从来没有碰过这么多银两,短短的路程还真怕给人抢了去。
    剑子道了谢,接过东西。那边老杨也利索了挑了两套布料上好的衣服放在长台上。剑子挑了一身,进了侧屋换了下来,将旧衣递给伙计。伙计利索地将两套衣服都分开包好,又放在了长台上。
    剑子付了银两之后将找回的碎银递给伙计,道:“辛苦了。”
    伙计双手捧过来,低着头迭声说:“应该的应该的,谢谢道长。”回头看了一眼老杨,才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主仆二人礼数周全地将剑子送到了门口,外头天色已暗,起了寒风,吹得呼呼直响。
    剑子背后寒光一闪,御剑而行,瞬间便不见了人影。
    老杨和伙计第一次见,目瞪口呆,直到嗖嗖冷风将人吹得哆嗦,才缩着走回屋子里。剑子在外忙活了一天,回来的时候凉亭已经不是凉亭,被挂上厚重的布帘底下竟然用玉麒麟压着故意做长的边角,包裹得一丝风都不透。两个仆从站在旁边一个遮风处待命,看见剑子来的时候,一人抬玉麒麟,一人掀帘,毕恭毕敬地弯着腰。
    剑子心无旁骛地走进去,若外头是严寒酷冬,里面俨然就是世外桃源的如春气候了。暖和得刚好,空气中弥漫着若有若无的香气,只有穆仙凤随侍左右,正在给躺在美人靠软毯上的龙宿倒酒。
    琉璃盏里,是琼浆玉液,也是蚀骨毒药。
    龙宿长指一握,轻轻晃动,抬起眉眼来笑得一如杯中佳酿:“道长来一杯吗?”
    “多谢美意。”剑子随手将两包衣服往旁边一放,挑了个位置坐下来。
    “万圣岩可有回信了?”龙宿懒洋洋地靠着,不曾坐直身子。仅仅披着一件单衣,就这般姿态,在苦境算得上是放浪形骸。他不在乎。剑子也不在乎。
    剑子摇头,无奈道:“怕是事务繁忙,无暇顾及。听说,这些日子,西域频频有所动作。”
    “道长探吾口风?”龙宿举杯饮了一口,“这酒果香馥郁,倒不似酒来更胜果饮才对。”
    “龙宿。你来的目的到底是为何?”剑子见他左右而言其他,不愿周旋直接切入主题。龙宿百无聊赖地活动着手指,一口一口地喝果酒,向来苍白的脸上不知是因为热还是因为酒的关系,一片淡淡的胭脂色。
    嗜血者多惊艳。剑子忽然想起之前遇见的褆摩,若说褆摩是完全的异国风情,那龙宿有着正统的苦境上等教育则显得儒雅风流。
    “吾不是被汝们抓住的吗?”那厢,龙宿依然装傻。
    剑子微微笑着,伸手一动,就将龙宿的酒杯顺了过来,就着龙宿饮酒的杯沿暧昧地饮了一口,随即将杯子递给穆仙凤。
    “那怎么处理就是随我了是吗?”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3-12-13 11:10 | 16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7-13

    鲜花 [118] 鸡蛋 [0]

     

    次日的城镇热闹起来了。住在城镇外的南边山头的剑子道长不知哪里发了横财,先是出了钱给城镇重新修缮了破烂的学堂,尔后又打算去购置书本的时候,忽然一个漂亮的女子过来朝他行礼。正当李大妈张大婶发挥她们看戏本的想象力,纠结着道长找了倒贴的香客骗财未骗色导致人家姑娘不干找上门来云云。
    剑子自然不知道那些大妈大婶的内心八卦,不过看见穆仙凤的时候,还是彬彬有礼地回一个微笑的,然后问她:“龙宿呢?”
    “怎么?做贼心虚了吗?”
    刚问完,那身珠光宝气的装扮,俊朗无双的容貌便出现在众人面前。
    轻飘飘的语句,就跟踩在众人心尖上般,听得一阵酥麻。
    “不是说怎么处理随我吗?”剑子偏过头,略装无辜,“你看,我就帮忙你做点好事,有何不可?”
    “汝……”龙宿环视旁边这群质朴的人,“要做好事,吾不反对。不过,汝是不是先问过吾的意见?”
    “你反对?”剑子无辜的口气相当故意。
    龙宿一时火气上不来,道:“无妨,吾别的没有,钱财多的是。汝用便是。”
    “那我替各位受惠的乡亲多谢了。”剑子笑得跟得逞的狐狸般,拱手行礼。那边的乡亲听这一来一回才明白,原来真正的金主不是那个漂亮姑娘,而是这个漂亮……呃……英俊小生。
    既然已经开了口,断没有收回的道理,龙宿转身便要走。却让剑子一把拉住。
    “做什么?”口气很差。
    “回去睡觉?你到底是嗜血者还是属猪的。既然来了,陪我走走,活动活动。”
    “放开吾。吾自己会走。”
    “主子……”穆仙凤亦步亦趋跟了两步。
    龙宿摆摆手,示意她可以离开了。穆仙凤行了礼,便转回豁然之境。
    “汝昨日替吾解开豁然之境的禁制就是为了这个?”
    “你来豁然之境也有段时日,让我尽下地主之谊,如何?”
    龙宿听了之后,仿佛不认识他般盯了他半天,然后才吐出一句:“汝发烧了?”
    “我没病。”剑子拉着龙宿的手臂使劲拽,“走啦走啦。”
    “汝别拉,吾自己会走。”
    枯败的枝木,皑皑白雪落满枝头,风一吹,就掉下来一片。
    龙宿穿的是轻便长袍,功体被锁。嗜血者没有御寒的能力。他跟着剑子往前走着,手指却越来越冰。剑子不动声色,拉着他的手臂,以功力造热源源不断地通过接触传达过去。
    下了雪后的森林寂静得不像话。除了两人的踏雪声,和不时落雪的声音,龙宿清晰地听见从剑子的呼吸,剑子的心跳。那是和嗜血者不一样的,温暖,沉稳,有力。
    他从未有过心跳的感觉。有的时候在喝掉对方血液之前,会通过扼住对方脖子的手感觉到对方的心跳脉动。那是恐惧和慌张,愤怒和激昂。
    唯一听过最温柔的心跳是仙凤的。
    那时候的穆仙凤还很小很小,她小步小步地跟着刚刚买下她的自己,从怀里取了一个不知收藏了多久的布老虎。她说,这是她唯一的东西。谢谢他从人贩子那里救了他。龙宿伸手将她抱起来,心跳声很小又很快,胖乎乎的脸上都是被风刮红的印记。
    她愣了一下,随即抱紧了龙宿,笑得清脆而甜美。
    那时候,龙宿想,有个人在身边也不错。
    毕竟,人是温暖的。
    “还冷吗?”
    “不会。”龙宿何止是不冷,身体都被烘得有些薄汗,“汝带吾来这里是何意?”
    “没什么。这里清静,你身边总是来去那么多人。偶尔清静一下也不错,不是吗?”
    “吾习惯了。”龙宿望着眼前一片白茫茫,“吾习惯了。”
    “我们堆雪人吧?”
    “嗯?”
    “来。”剑子的手改拉龙宿的手,暖源不断,“将雪推起来。”
    “吾才不……”
    “噗。”
    龙宿的话音未落,脸上就遭到一个雪球攻击。
    “汝……汝几岁了?!这么幼稚……”
    “噗。”
    “啪。”
    这次龙宿倒是完美地躲开了,不过……剑子的雪球击中了龙宿身后的树木,枝桠上的雪瞬间落了龙宿一头一脸。
    “很好,汝死定了。”龙宿也不顾其他,甩开剑子的手,弯腰开始团雪球。
    万籁俱寂的森林……万籁俱寂……
    “啪啪……”
    “噗。”
    “该死的。”
    “哈,龙宿你的技术有待加强。”
    “汝……混蛋。”
    于是,穆仙凤晚上就看到两个浑身湿淋淋的家伙化光回来。即便两个人体质特殊不会因为严寒冻烂肌肤,穆仙凤还是将两人无差别地说了一顿。
    剑子嬉笑着没当回事,顺手接过大毛巾擦头发。
    龙宿刚玩得开心,给了点面子,就任由穆仙凤念叨。然后成功用一句,累了,堵住了穆仙凤的滔滔不绝。
    “主子身体偏寒,喝了姜汤会好些。”
    说着,穆仙凤转手递上两碗热腾腾的姜汤。而剑子作为“带坏”主子的罪魁祸首,甚至没有给他加糖。剑子不以为意,接过来道谢,大口喝掉。
    “仙凤,我听龙宿说,你做的饭菜很可口?”剑子偏头一问。
    穆仙凤顿了会:“这个自然。”
    “不知道我是否有幸可以品尝到?”
    “……不知先生喜欢什么口味?”
    “好吃的都喜欢,不过天气挺冷的,做点暖和的。”
    “嗯,好。”穆仙凤赶紧捧着热水盆出去,掩饰去那一点的笑意。
    龙宿瞥眼看他:“讨好吾的侍女?”
    “仙凤定然是个手巧的,你又不吃煮食,岂不是浪费她一番心意?”
    “不要小看闇城人的忠诚度。”
    “不曾。”剑子随意拿起一颗葡萄,心道这个季节竟然还有葡萄真是逆天,“饕餮之趣,何乐不为?”
    “道家讲究清静无为。汝倒总是神神叨叨一些有的没的。汝这道士,还真和其他人不太,一样。”
    “我该多谢夸奖?”
    “不客气。”
    龙宿逐渐掌握了和剑子聊天的规律,一来一回,便如打太极般随意,不动声色将对方的剑挡了回去。
    “你倒真没几分西域人特点?除了……”剑子望着那双金眸,“这么巧就让佛公子逮到,是不是日子也有些无聊?”
    “汝知道吾年龄几何?”
    “大概,猜得到。”
    “时间太久,有些事情就变得毫无意义。做与不做,都没有关系,因为有足够的时间来承担汝选择的后果,必然就无所谓了。”龙宿眯着眼睛似乎在休息。
    “龙宿。”剑子慢慢开口,“你直接承认你无聊不就得了。”
    “不行。”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3-12-16 11:13 | 17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7-13

    鲜花 [118] 鸡蛋 [0]

     

    万圣岩的信件一直都没有回。不解岩的传信鸟却回来了。剑子伸指解开法术鸟的禁制,就听见佛剑分说沉稳的声音传出来。
    “你解决。”
    嗯?完了?这是什么样的答复?
    剑子仙迹苦笑着摇头:“真是老大难的问题。”
    随即,法术鸟又飞来了一只。
    “……”
    短短的一句话,就让剑子仙迹的笑容消失了。
    金乌挂梢。龙宿眠得正好。穆仙凤守在门口,头一点一点的,有些疲累。黑衣护法不忍心,稍微点了点她,然后指了指自己。穆仙凤揉揉眼睛,微微一笑:“言歆。你最近跑进跑出比我还累,才该去休息。”
    默言歆摇摇头,正要开口说些什么。剑子提着两壶酒大步走过来,对着他们笑。
    “豁然之境四周皆空荡,寻常人出现,恐怕早就让你们的人发现了,而能力高深者,你们守着也是徒劳。不妨让我代劳如何?”
    穆仙凤闻言,笑得可欢乐了:“说什么能力高深者,心怀不轨的人总是该防着的,不是吗?”话语间直指剑子仙迹。
    “仙凤姑娘是不相信自家主人的能耐?”
    “只怕不是主人不够聪慧,而是敌人太过狡猾。”
    “我总不会在自家地盘动手。”剑子仙迹摇摇头,“就让我这主人尽尽地主之谊。仙凤姑娘,熬夜容易变老哦。”
    “咦?言歆,上次主子给我的珍珠粉放在哪里了?”穆仙凤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可能变成丑八怪,那样主子会不喜欢的。”
    “不会的。”默言歆淡淡回她,“仙凤一直都很好看。”
    整个气氛瞬间都变成粉红色的。剑子咳嗽一声,自然而然地提着酒走进门去。龙宿已经醒过来了,白光下一双金眸熠熠生辉。他懒洋洋的,也不愿意起身,就这样半靠着,朝剑子伸出手去。
    “五十八年的竹叶青。”
    “嗜血者的鼻子都这么灵。”
    “不,吾以前喝过。”龙宿伸手接了过来,没跟剑子客气。
    “佛剑的传信鸟回来了。”
    “哦,那想必汝已经听说了?”龙宿随手一掀,开了瓶盖,瞬间酒香四溢。
    剑子盯着他喝酒的喉结动了动,扭过头去开自己的那一瓶:“闇城为何打算抹杀你?介不介意跟我说说?”
    “介意。”龙宿直截了当,让剑子吃了个闭门羹,“汝为什么那么爱究根问底呢?”
    “我觉得朋友之间不是应该坦荡荡,毫无隐瞒才是。”
    “嗯?”龙宿眉毛一挑,不知笑的是那句朋友还是那句坦荡荡。剑子的脸皮也没有挂不住的时候,继续饮酒。
    “既然已经背离闇城了,何苦在外树敌?你看多一个朋友,总是比多一个敌人来得要好些,何况交了我这个朋友,还有不解岩的佛剑分说附赠,多赚啊。”
    “汝若不用那般招摇撞骗的口吻来说,吾或许可以考虑。”
    “职业习惯。”剑子咳嗽了两声,换了一种语气,深沉而诚恳地说,“龙宿。你看,尽管财大气粗,没有一个组织,总是有人会来找你麻烦的。道佛两教可是苦境两大势力……不对,两大皈依。”
    “还有呢?”龙宿看在瓶中竹叶青的份上,不计较他的胡扯,兀自饮着,任由清冽芬香一并入口。剑子看了他半晌,才道:“你不喜欢吃东西,倒是喜欢喝酒。”
    “仙凤总说空腹喝酒不好,会做点心给吾吃。不过,对于嗜血者,又有什么差别呢?”龙宿蹙眉晃着酒瓶,所剩无几。剑子会意,将手中就喝了两口的也递给他。
    “投桃报李。吾确实已经脱离闇城所属。对于他们,吾并不是什么重要人物。而至于没有一个组织依靠,这,吾不会自己创一个吗?”
    龙宿说话轻轻巧巧的,就如今天这瓶酒真不错一般。流光溢金的眸子里却不再是醉人的迷离,而是愿意倾尽天下的霸气。剑子觉得心底那一点点的醉意都醒来了。佛剑送来的这尾龙,再醉,终究也是龙。
    “你要干涉儒教?”
    “汝不笨。”龙宿仰头就着倒下来。透明的液体就这样顺着他的嘴唇,脸颊,脖颈流下来,沾湿他的长衣。不过,他不曾在意。
    “儒教确实现在分支凌乱,不过一旦动手,必定会有人牺牲。”
    “如果不动手,牺牲的人更多。汝不可能不清楚。”龙宿微微勾起唇角,盯着剑子仙迹,“剑子仙迹,道教先天。隐居在豁然之境,却非遁世隐士。这世间万态,汝不是看得很清楚吗?吾今日不动手,让无能的人去争,必然有更多的牺牲。”
    “这我明白。”
    “汝明白却做不到。所谓大局者,势必保住大体,不能因为小众牺牲全局。”
    “你认识素还真吗?”
    “未曾见面。”
    “我觉得你们应该谈得来。”
    “不,吾不这么认为。”龙宿喝掉最后一点,晃晃空瓶问,“没了?这么小气寒酸?”剑子哭笑不得,这酒来之不易,是他捐建学堂后村长偷偷送给他的。那酒,村长瞒着他家婆娘藏了五十三年,就这么一小会,就让龙宿喝光了,还被嫌弃寒酸。
    “没了。”剑子耸肩。
    龙宿不为难他,喊了一声默言歆。默言歆在外头应了句,是。不消一盏茶的功夫,就送来了各色美酒,并由婢女送上了精致小菜,供以佐配。
    这回,龙宿没有刚才饮酒的豪放,取了翡翠杯,满上,一杯一口地喝。
    剑子不逞多让,提着酒壶畅饮,夹点小菜,当真享受。
    两人就这般静静对饮了小半个时辰,就将送来的酒大半喝进肚子里。
    “没想到汝是个海量。”
    龙宿的眼色,多了几分赞赏。
    “多谢夸奖。”
    熏熏然的感觉悄然而起。剑子却清楚地知道,让他醉的必定不是杯中物。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3-12-17 16:52 | 18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7-13

    鲜花 [118] 鸡蛋 [0]

     

    “久仰,剑子道长,不知现下疏楼龙宿可有在此处?”
    川眉深锁的男人彬彬有礼地站在豁然之境的门口,举手投足之间难掩他的贵气。
    “北辰王朝的王爷不知有何要事?”
    “冒昧来访。本王知疏楼龙宿乃禁锢之身,不知道长可否让通融一二?”
    “疏楼龙宿在此处,除了身有禁制,不能离开豁然之境太远之外,并无其他限制,北辰王爷请自便。”
    北辰胤点头示意,便大踏步走了进去。
    穆仙凤撩开帘子,对着北辰胤矮身行礼:“王爷。主子恭候多时。请进。”
    “恭候?”北辰胤一边走进去,一边笑,“仙凤你越发玲珑了。看这个时辰,应该是刚睡醒才是吧。”
    “王爷既然知道又何必较真?”穆仙凤并不慌乱,只是一味地笑着。
    等到北辰胤走进去之后,剑子才走到穆仙凤的身边,寻思着开口,便笑:“是熟人?”
    穆仙凤长袖掩笑道:“道长想知道什么?”
    “没。龙宿长袖善舞,人脉挺广的。”
    “失了闇城一脉。主子自然是要另寻他路。至于北辰王朝,应该不需要仙凤来赘述,道长应该很了解才对。”
    “知之甚少。”剑子否决了穆仙凤的说法,“不妨仙凤姑娘告诉我一二如何?”
    穆仙凤瞥了他一眼,衡量左右,道:“方便去道长屋内说话吗?”
    “自然。”
    剑子特地作出了“请”的动作,对着她轻轻一笑。
    穆仙凤被逗乐,掩袖笑了一下,随着剑子进了屋子,拣了个长凳施然坐下。
    “仙凤能告诉道长不多。不过既然主子客居在道长仙境,倒是可以替道长解惑一二。”穆仙凤笑了一笑,咬重“客居”两字的发音。
    “那我得多谢仙凤姑娘了。”
    “客气了。其实仙凤侍奉主子左右,对于闇城了解只比他人多那么一点。”
    “洗耳恭听。”
    “嗜血族是吸食人血为生,但繁衍困难,且被吸食之人多有自愿。长久以来,虽有干戈,总体上算得上相安无事。”穆仙凤娓娓道来,“时间久了,出现了一些年轻的反对势力,觉得王没有争霸的野心,觉得尊贵的嗜血族不该屈居人下。”
    “看样子,龙宿对此并无兴趣。”
    “主子……”穆仙凤停了话头,不再继续,眼珠一转,微微笑着。
    明显就是不想提及太深入的话题。剑子便不再追问。
    时近傍晚,北辰胤才一派从容地告辞。
    剑子从镇子里买了几个包子,正在啃,坐在树下的条凳上,对着离开的北辰胤笑了一下,算是回礼。
    北辰胤顿了足,似是看见什么很有趣的事物,对剑子开口:“久闻道教先天剑子仙迹之名,没料到,本尊如此平易近人。”
    剑子一口包子在嘴里,还没有吞下去,笑得有些勉强:“承蒙北辰王爷夸奖。”
    “不过,据本王所知,疏楼龙宿虽为嗜血者,并未危害他人。道长可愿意深明大义,放他自由?”
    此话一出,皆是试探。北辰胤根本无心为龙宿谋取自由,只不过试探剑子对其的反应以及个人的为人处事。
    剑子又咬了一口热腾腾的包子,眨眨眼睛,带着笑意道:“这事,我说了可不能算。人是佛剑分说送来的,等着万圣岩的的答复。豁然之境,仅仅是个栖身之所。”
    “哦?”北辰胤颇为玩味地品读了他言语所带的“栖身之所”四个字。
    剑子仿佛没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继续吃自己的包子,看着仍未打算离开的北辰胤,歪着头问他:“王爷可还有其他要事?”
    “剑子仙迹,你是个有趣的人。本王记下了。”
    “哦。”剑子淡然处之,没有肯定也不曾否定。李大婶的包子就是好吃,面皮筋道,内陷鲜香,果然是买少了。
    北辰胤的目光一动,拱手告辞。剑子将最后一口赶紧放在嘴里,回了礼,又恋恋不舍地咀嚼着这最后一口的美味。
    穆仙凤一旁都看在眼里,掩袖笑着,不曾出声,心下却有寻思,转身入了龙宿休息之处。
    龙宿还是懒散的模样,就这样靠在玉石塌侧,一卷长长的书平摊在旁边,轴都落在了地上。
    “主子。”
    “去了那么久?北辰那老狐狸去试探剑子仙迹了么?”
    “主子都已经料到了。”
    “那老狐狸如何能放过此次良机?”龙宿将书页随意一甩,便靠到枕上去了。
    穆仙凤走过去,伸手去收拾,低头道:“主子要在这里呆多久?”
    “怎么?”
    “没什么。”穆仙凤将书卷好,放在旁边一摞老高的书卷上,“总觉得再这样下去,没什么好事。”
    “汝何时也依靠直觉来做事了?”
    “主子恕罪。仙凤并非有意……”
    “不过,汝这次的直觉倒是准了。”
    “哎?”
    “本来吾就不是为了平静避世而在这里的。凤儿。”龙宿合眼睡去,这日夜贪眠的人,眼下却是一片黑青,“吾睡会。凤儿,好生看着。别让无关的人扰了吾的清静。”
    “是。”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4-04-16 23:24 | 19 楼
    «1 2 3456» Pages: ( 2/7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暗香盈袖≡

    Time now is:08-22 17:17,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