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07.20【殢妖】遥映·浮廊(完结)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残颜离离
一念起,一念灭。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8
腹黑: 62 点
珍珠: 1706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7
最后登录:2014-10-12

鲜花 [0] 鸡蛋 [0]

 07.20【殢妖】遥映·浮廊(完结)

0

原本有配图,太多了,就没贴,只贴了文本。



遥映·浮廊


第一篇
侬曾经只是一把剑,太易之剑。
那时,侬只知道侬有侬的天命。

后来侬却与这红尘有了牵绊,侬在一个女子的身上懂得爱恨嗔痴。
那个孩子将侬摘下,从此侬以花形与她共生多年。
后来侬与她分离而落地,那个孩子却一直用她之血供养。
直到阿爹啊娘将侬又一次镀造成剑。
侬有了一个名字:瑶映。
侬有了一个家,阿爹,阿娘,还有风光。

风光讨厌侬,她怨侬抢走了她的阿爹啊娘,她离开了侬。
风光走后侬开始虚弱,侬与风光共生多年,侬就要死了,风光知晓吗?
在侬即将形神俱丧时,风光回来了,这次她带着侬一起离开。

风光带侬去了很多地方,最终回到初遇之地:石雨岩。
风光说她一定会救侬,可是救了侬的风光却死了。
侬愿意一直是风光的好妹妹,侬与风光永远在一起。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若我说,我只是过客,请让我走。
顶端 Posted: 2013-07-20 07:50 | [楼 主]
残颜离离
一念起,一念灭。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8
腹黑: 62 点
珍珠: 1706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7
最后登录:2014-10-12

鲜花 [0] 鸡蛋 [0]

 

第二篇
不知多少年,侬忘记了,当侬听见希音之响,侬自万劫中回来了。
侬是谁?侬是妖应封光。
阿爹,瑶映不够好吗?为什么要将侬送给风光?

侬找到一个人,侬要感谢他唤醒了侬。
他却说侬是太易玄气,他说侬不完整,他说侬的天命只为补强墨剑。
侬的天命是什么?
墨剑是什么?
为什么侬不能只是妖应封光?

那名剑者,那口剑,墨剑。
第一眼,侬看见他的眼底是侬的影,妖艳绝色,熠熠生姿。
他将侬揽入怀,竟不知这是侬的布局,真是一个笨人,却笨的让侬动了心。

那对老夫妻一直牵着手,他们说:说牵手,牵手有缘做夫妻。
他们说,改天,侬也会找到一个牵侬手的夫婿。
那个剑者牵了侬的手,侬问他要做侬的夫婿吗?他却为何将侬放开?
他找侬,却说侬轻浮,侬不懂轻浮是什么,原来他亦知侬是太易玄气。
侬不懂他说的话,梦与虚,他说要我将太易之说当作梦蝶一场。

侬感觉到了,他的剑呼唤着侬。
他在的地方很美,就跟他这个人一样,·雪漪浮廊一直下着雪,侬喜欢雪白的世界。
侬不知侬为什么留情,侬不想杀他,侬要他成为侬的剑下奴。
侬败了他,但是侬又救了他,侬的剑刺进他的心口,他的剑却也插中侬的心口。
他的眼睛很美,侬感觉侬的心口在静止多年以后又有了跳动的感觉。
也许,就在那一刻,那个人,那口剑,就已经在侬的心中。


女儿欢,眉目弯弯,女儿愁,心怀幽幽,一字心锁,开启岁月寂寞,这一年,花凋落;
女儿悲,长命无依,女儿恨,飘萍离根,逝水流东,淡月幽照孤人,这一年,花无信;
我行行复停停,伴一袭风,徘徊在落寞的门庭,天云用眼泪勾画旧情,一片迷蒙景;   
我行行复停停,化一缕香,任凭东南西北闯荡,遗落的过往挂在墙上,一片女儿伤;   
爱怨嗔,百年回身。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若我说,我只是过客,请让我走。
顶端 Posted: 2013-07-20 07:50 | 1 楼
残颜离离
一念起,一念灭。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8
腹黑: 62 点
珍珠: 1706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7
最后登录:2014-10-12

鲜花 [0] 鸡蛋 [0]

 

第三篇
一息百年,永世飘零。
雪中谜,百年不解,吾以为吾此生终解不开,却不知谜底这般不堪承受。
吾从不说,亦师亦友,恩仇牵绊,相交百年吾以为他明白。
却是直到他死吾才顿悟,也许在察觉他之变化之时,吾便已看不清那双眉眼。

吾不喜纠缠,吾败便休,然心痛的感觉终又该如何?
吾从不知晓,吾也需要一个肩膀,她说不准我再想,吾便能不想吗?
吾从慈光之塔来到苦境,看苦境治丧之礼而心有所感,此时火光原来就是心痛。
吾不曾流泪,却在双眼掩尽天光后有冰冷滑落,是她太温暖,还是吾已脆弱?

看着那个人为吾奔波,吾说吾还没动心,她却说不需要。
雪漪浮廊,从那时起便不再只吾一人,吾不说,却是欢喜。
吾不解为何那抹艳红总是如此纠缠,她的任性慢慢变得让吾心生怜惜,这般单纯的人啊。
墨剑已断,武脉也废,吾以为吾再也握不住剑,她却执着。
看着她的眉眼,吾不忍拒绝,吾也许动心的不够,但却依然动心。

漫漫黄沙,来时的路已不见,最后那段路程,那人已逝,身边之人却是不离不弃。
吾曾以为吾再也握不住的,原来早已在手中,既然动心,吾便不容有失。
纵江湖无情,岁月沧桑,吾只愿,浮廊那抹艳红永存。
她为吾付出太多,吾能给的便是相伴,她的执着,他的纠缠,吾也许很早以前就甘之如饴。

曾经,寂井浮廊,封埋着一则慈光之塔雪谜,谜中困住一人、一剑、一情。
而今,雪漪浮廊,坐卧着一对红尘听雪痴人,雪中身影相知、相随、相偎。
从此,殢无伤与妖应封光,两个名字互驻彼心,便是永恒。


.为一尺盈雪,寂然百年,长廊回如深井,响着初心一问,雪白的发,飘拂着苍白的颜,眼神对着一口墨如漆夜得剑,剑下蜿蜒一道血色,流淌着岁月长歌。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若我说,我只是过客,请让我走。
顶端 Posted: 2013-07-20 07:51 | 2 楼
残颜离离
一念起,一念灭。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8
腹黑: 62 点
珍珠: 1706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7
最后登录:2014-10-12

鲜花 [0] 鸡蛋 [0]

 

第四篇
雪漪浮廊,寂静默然,漫天白雪,思诉说着无言的故事,久久不息。
烛光下的人,容颜胜雪,眉目如画,独坐无语。

不知从何时起,吾已习惯等待,百年来吾不曾为自己活,如今的吾又能否握住手中的温暖?
不知为何,吾总听见今天的雪声中有一丝浮动,牵动莫名心悸。
心中的不安又是什么?为什么吾感觉又会失去?
我从不曾开口喊出的名字,在此刻,吾却只想看见她在我眼前,妖应。

吾从不知吾竟会如此惊慌,当她倒在吾怀中,吾听见自己心跳失序的声音。
你说你要与吾纠缠,那你就不能死,绝对不能死,吾已经不能再失去,吾只剩下你而已。
吾知晓,吾或许再也找不回曾经失去的一切,那至少不要再让吾尝到后悔的滋味。
感情,吾曾经以为吾再也无法拥有,是你的纠缠让吾动了心。

吾善察人眼相,吾多希望你能如吾所说那般,长命百岁。
其实,吾只是想让你能永远的陪着吾,不离不弃,你是属于我的。
吾明了你的虚弱是换回吾一身功体的代价,正因如此,我不能放弃,你从来不欠任何人。
即使与天下人为敌,吾也要救你。

吾从未想过,有一天,吾会穿着大红喜袍,行三拜之礼,与一个女子成亲。
但当听见你说要与吾成亲的那刻,吾的心难掩喜悦,是不是成亲之后你就永远不会离开吾?
过去,吾曾听人说,人生之喜:金榜题名,洞房花烛。
而吾想,对吾来说,遇见妖应封光就已经是殢无伤一生最大的幸运。
吾在迎娶你那一天发誓,从今以后,妖应封光是吾殢无伤至性命,吾看见你笑了。

你的笑,总是那么美丽,每次吾都希望那个笑容能永远绽放在吾眼前。
这段在浮廊的日子,是我一生最珍贵的记忆,每一个日落吾都认真的看着,吾想记得的太多。
过去,吾总是把握不住当下,如今,你就在我身边,为何吾却感觉不真实起来?
江湖风波吾已经厌倦了,妖应,吾们两人就呆在浮廊,莫再管红尘,你说好吗?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若我说,我只是过客,请让我走。
顶端 Posted: 2013-07-20 07:51 | 3 楼
残颜离离
一念起,一念灭。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8
腹黑: 62 点
珍珠: 1706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7
最后登录:2014-10-12

鲜花 [0] 鸡蛋 [0]

 

第五篇
侬感觉,侬快要死了。
侬害怕了,原来疼痛的感觉是这样让人害怕,侬不知侬还能陪伴他多久。
过去,侬不知道刀剑划过身体的感觉,现在,侬明白了,却是觉得无尽的冷。
是不是侬再也好不了了?是不是侬再也不能与他纠缠?是不是侬就要离开他?

也许,这一切早已注定,侬的天命,墨剑的责任,终究逃避不了。
侬只希望能多陪伴他一段日子,靠在他的肩膀,感受着他的温度,侬想这就是幸福了吧。
浮廊的雪,不知从何时起变得越来越大,侬感觉侬总是被寒冷侵袭。
他终于成了我的夫婿,终于肯牵着侬的手,可是,还能这样多久?
最近,侬总是很爱睡,侬知晓,每次侬睡着之后他都会在,侬似乎听见他叹息的声音。

侬不想与他分开,即使是为了救我,侬害怕侬已经等不到他回来了。
但是侬知道,侬阻止不了,就像他阻止不了当初侬救他一样,侬也阻止不了他去中阴界。
侬唯一能做的,就是守住对他的誓言,侬会在一念之间,等带他的归来。
等他回来后,侬再也不要与他分开,不再离开浮廊,侬要他陪着侬听雪,那是一种敲入心扉的声音。

一念之间,侬其实很喜欢这个名字,与他在这里分开,他说他会如期回来。
可是侬也许等不到那个时候了,侬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温度,他回来会不会生气?
侬在梦中见到了他,他陪着我听完一场雪落,不知为何,侬哭了。
他一直说对侬还动心得不够,现在,侬庆幸,幸亏他对侬还动心的不够。
这样,就算侬死了,他也不会非常伤心。

他曾说过,只要三年就能习惯一个人已经不再,
那么,对于他动心的不够的侬,是不是用不了三年就能习惯?
侬曾说不准他忘了侬,但,若侬也会让他像过去那样痛苦,侬希望他能忘记。
侬不要他永远活在失去侬的第一年,侬要他习惯侬不在的日子,只是侬仍是如此心痛。

殢无伤,幸亏你动心得不多。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若我说,我只是过客,请让我走。
顶端 Posted: 2013-07-20 07:52 | 4 楼
残颜离离
一念起,一念灭。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8
腹黑: 62 点
珍珠: 1706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7
最后登录:2014-10-12

鲜花 [0] 鸡蛋 [0]

 

第六篇

你曾说会等吾回来,吾回来了,可是为什么你却不醒来?
生生世世的承诺,吾遵守了,你呢,忘了吗?
吾不准!
纵使踏遍红尘,吾也要唤醒你,纵使疯狂执着,吾也要你陪着吾。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一直不肯醒来?
妖应。

吾以为此生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却失去今生最宝贵的记忆。
那一年,吾在苦境遇上你,你的纠缠,吾的痴迷,究竟如何解脱?
吾恨自己,恨自己竟然可以忘了你,更恨竟然有人要吾忘了你。

妖应封光,吾此生最心疼的名字,吾殢无伤的妻子。
吾改变不了结局,吾终究救不了你,吾紧紧握住的早已冰冷,吾最后执着的竟是绝望。
吾要为你找一块最好的墓地,吾终于不得不放下,吾终于不得不面对你已经离开的事实。
那一刻,吾听见吾心中的悲恸,风中一片死寂,吾再听不见风声。
你曾说人死后会留下最重要的一句话,可是吾每日侧耳倾听,却始终什么也听不到。
究竟是你骗了吾,还是吾早已经错过?

吾记得,吾曾经守住一株花,因为有人说,那是便是你。
吾甚至不知道那株花的名字,吾只能期待,期待花开那日,你能再与吾纠缠。
吾很怀念,那些有你陪伴的日子,浮廊的雪早已停止,吾不知该如何面对一个人的烛光。

那一日,吾幡然记起,一抹鲜红颜色,一张角色容颜,吾心痛,更心惊。
吾怎可忘了你?妖应封光!
原来那只寄魂铃便是你,原来你一直在吾身边,吾却忘了你,吾竟是那般可笑。
你可会怪吾?

如今,吾失去了剑,失去了左臂,失去了所有,终于换回了你。
你可愿陪着这样的吾?
吾知晓,你从不曾拒绝,妖应封光,殢无伤,终于这世间再没有人来打扰。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若我说,我只是过客,请让我走。
顶端 Posted: 2013-07-20 07:52 | 5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潇湘雅卷□

Time now is:01-20 14:49,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