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 Pages: ( 2/2 total )
本页主题: 05.23 [劍龍]詠歎調(十一)13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初行雲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993
腹黑: 556 点
珍珠: 2022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1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3-22
最后登录:2019-05-25

鲜花 [69] 鸡蛋 [0]

 [劍龍]詠歎調(八)

華燈初上。

劍子仙跡剛將最後一盞燈點上時,疏樓龍宿回來了。

「回來啦。」劍子仙跡揚起一個燦笑,吹熄了手中的火褶子,將燈掛回廊簷。

「不回來還讓汝親自來抓不成?」疏樓龍宿說著,站在原地等著劍子仙跡走過來。

「哎,吾也是怕你辛苦啊。」劍子仙跡幾步就沿著迴廊走到疏樓龍宿身邊。「張弛要有度呀。」

疏樓龍宿瞪了劍子仙跡一眼。

他當然知道這句話,只是之前他手氣好,鵝湖會主辦這張籤王他已經很久都沒抽到了,算算他上次辦鵝湖會起碼也有七八十年了,於是因為這次難得又由儒門天下主辦,事情一下子就多了起來,何況有不少儒生都是這幾年才提拔起來的,對這件事並不熟悉,也因此他要注意的地方也多了不少,這才搞得這麼忙。

「快結束了吧?看你桌上堆了那麼多公文。」疏樓龍宿向來不喜歡拖著事,除非那事他根本就不想做,既然是重要活動的前置作業,那必是越到最後需要確認的事越多,疏樓龍宿桌上的公文才會疊成那樣。

「嗯……」疏樓龍宿踏進房裡,像是想到什麼又轉頭跟劍子仙跡說道:「今晚吾要處理事情,汝再幫吾做點宵夜。」

「好啊,除此之外呢?」

「不用了,那些東西汝也看不懂,今晚汝要留下來嗎?」

「當然啊,幫你做完宵夜都什麼時辰了月黑風高的你居然忍心要吾回豁然之境?」

「忍心。」疏樓龍宿毫不猶豫地應道,看著劍子仙跡唱作俱佳地擺委屈裝可憐,一天的疲勞也消除不少。「吾先去淨身,等會兒鳳兒送晚膳來時汝們先吃。」

「好。」

說是這樣說,疏樓龍宿從浴間出來後花廳裡卻是只有劍子仙跡一人,桌上已擺好了晚膳,但量比平常的少了將近一半。

「你為什麼都不會把頭髮擦乾再出來啊。」劍子仙跡聽見動靜抬起頭來人也跟著起來,走到疏樓龍宿身邊拿走他手上的毛巾,將那頭濕潤長髮包覆起來。

「麻煩。鳳兒他們呢?」

「吾讓他們把晚膳端回去吃了,讓小倆口培養培養感情。」

「他們的感情還不夠好嗎?」疏樓龍宿說著,走到了桌邊坐下。

「那不然讓吾們培養感情好了。」劍子仙跡也走到桌旁,卻沒跟著坐下,舀了碗湯給疏樓龍宿。「小心燙。」說完就站到人身後擦頭髮了。

劍子仙跡動作自然,疏樓龍宿喝了兩口湯後才倏地反應過來。

「汝別忙了,先吃吧。」

「你先吃,你等下還要看公文,早些吃早些看早些睡。」

疏樓龍宿放下碗,轉頭看向劍子仙跡。

「劍子,汝不用做到這種地步。」喜歡喝劍子仙跡泡的茶是一回事,喜歡劍子仙跡做的宵夜也是一回事,偶一為之的服侍或許是兩人相處之間的樂趣,但是他與劍子仙跡感情再好,也不該讓他一再地做這些他本就不需要做的事。「來用膳吧。」

「吾沒有覺得委屈。」疏樓龍宿在想什麼他很清楚,只是當他發現自己對疏樓龍宿其實有著不同以往的心情時,就開始想要為他做得更多,原本只是覺得他辛苦,見過昨天那般忙碌的他便只有心疼。「先讓吾把你頭髮擦乾吧,著涼了就不好了。」

劍子仙跡又把疏樓龍宿轉回去。

「可沒有人願意讓吾幫他擦頭髮呢,龍宿要開心啊。」劍子仙跡說著笑了,他可以想見疏樓龍宿聽到這句話的反應。

「汝就以為別人摸得到吾的頭髮嗎?」明知劍子仙跡看不到,疏樓龍宿還是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沒再堅持,復又捧起碗小口喝著湯。

疏樓龍宿喝得很慢,一碗湯喝完頭髮也被劍子仙跡擦乾了大半,劍子仙跡去換了條毛巾,披在疏樓龍宿肩上,將未乾透的頭髮和衣服隔開後才坐了下來。

現在只有自己的心情不一樣,劍子仙跡還是懂得見好就收的,知道他要是真把疏樓龍宿的頭髮擦乾再坐下來那桌上的東西他也不會再動的,兩人一邊吃著一邊閒聊,飯後劍子仙跡打著看看小廚房還有什麼食材的理由收拾了桌面,最後拎著一壺熱水回來。

「你今天一樣喝紫筍嗎?」劍子仙跡一邊問一邊生火,將水壺放到泥爐上保溫。

「好。」疏樓龍宿一邊答著,一邊擦著頭髮,已被劍子仙跡擦得半乾的頭髮疏樓龍宿再努力一下子就好了,反正只是在自己房間裡,便隨意地用一根簪子挽了個髻,免得一低頭頭髮就都滑下來。

劍子仙跡煮好了茶,用蓋碗裝了七分滿送到書案上。

「小心燙,桌上還有,你要喝再添,吾先去淨身。」

「嗯,謝謝。」疏樓龍宿頭也沒抬,手精準地摸到了蓋碗的底盤,看了劍子仙跡一眼,推開蓋子輕抿一口,滿口茶香。

「不客氣。」說著就離開書案邊了。

等到疏樓龍宿再次從公文裡抬起頭來,已經是一個時辰之後的事了。

一抬頭便迎上了劍子仙跡的視線。

「餓了?」

「不餓,但有點饞。」

「嗯,你也該休息一下了。」劍子仙跡把手上的閒書放下來。「鳳兒晚膳熬的大骨湯還有一些,做麵做粥都很方便,想吃什麼?」

「粥吧,方便些。」吃得也快些,大概是怕太晚睡劍子仙跡又要發動碎碎念攻擊,他今日處理公文的速度比以往快了不少,已經處理掉將近三分之二的量了,若不是真有些煩了還真想一次弄完。

「好。」劍子仙跡起身走了出去。

疏樓龍宿又處理完兩份公文時便聽見了敲門聲,喊了聲進來,接下來便聞到了一陣香味,引得他抬頭。

劍子仙跡將手裡的托盤放到花廳的桌上。

「龍宿,來這裡吃。」

擱下筆,起身那刻就感覺到肩膀一陣痠疼,疏樓龍宿一邊揉著肩一邊走了過去,劍子仙跡瞧見他動作沒說什麼,只揭開蓋子舀了一碗粥放到疏樓龍宿面前。

「晚了吃清淡點,瑤柱魚片粥,還有這個。」劍子仙跡說著,將托盤上的另一個小碟子也放到疏樓龍宿手邊,碟子上只一塊切得方正的糕點,透明的正方體裡紅點錯落。「紅梅水晶糕。」

……當他看不出來那些紅點是枸杞嗎?

「吾特地幫你想了一個這麼風雅的名字,可得捧場啊。」劍子仙跡笑容滿面,雖然不餓,還是也給自己舀了半碗粥。「好啦趁熱吃,早點做完早點休息啊。」

疏樓龍宿睨了他一眼,沒再多說開始吃了起來,瑤柱被撕成絲狀混在粥裡,魚片入口即化,幾乎不需咀嚼,疏樓龍宿很快就吃完一碗,好胃口地又舀了半碗吃下。

「剩下的給汝。」

「好。」劍子仙跡看著疏樓龍宿拿著那碟糕點又回到了書案後,跟著過去將茶添滿了才又回去花廳繼續吃。

「汝這個茶博士做得越來越得心應手了。」

「那龍宿可得好好嘉獎吾。」

「吾不是稱讚汝了嗎?本龍首不常稱讚人的,劍子要開心啊。」將方才那句話還給了劍子仙跡,吃飽喝足還有點心,疏樓龍宿心情頗佳,剩下的公文感覺也沒那麼面目可憎,隨手拿了一份重要性相對低的公文,一邊吃著劍子仙跡特地作的枸杞糕一邊看著。

「好吧,能得龍首讚美,吾是挺開心的。」幾口就將殘食吃得乾淨,劍子仙跡隨手將鍋碗疊起,起身又走到書案邊,替疏樓龍宿添了燈火,又拿起墨條。「鳳兒不在,你將就點,吾也很能幹的。」

疏樓龍宿睨了劍子仙跡一眼,那燦爛過頭的笑顏讓人頗有一拳揍下去的衝動。

視線移回公文上,疏樓龍宿專心地看公文,劍子仙跡也專心地研著墨,雙眼就只盯著硯台,雖然這不是什麼儒門機密,但他畢竟是外人,疏樓龍宿沒多開口他就不該逾越。

「可以停了。」墨池蓄了半滿疏樓龍宿便喊了停,劍子仙跡依言放下了墨條。

「那吾去洗碗。」

「嗯,麻煩汝。」疏樓龍宿沒抬頭,執筆蘸飽了墨,在公文上一一寫下批覆。

劍子仙跡拿了鍋碗去洗,回房時不經意地看了天空一眼,十六的月最圓,雖然有些雲層遮掩,依舊美麗。

敲響了房門,得到了允准,劍子仙跡推門而入,在花廳裡看著疏樓龍宿。

「怎麼了?」恰好處理完一份公文,疏樓龍宿抬頭迎上劍子仙跡的視線。

「你還剩很多嗎?」

「沒有,只剩一份要看,做什麼?」

「你好了就出來一下。」劍子仙跡笑語,不待疏樓龍宿回答便又轉身出了房間。

疏樓龍宿頗為疑惑,仍是在處理完事情後起身走了出去,便見劍子仙跡站在院中賞月。

「吾以為汝會比較希望吾早些休息。」疏樓龍宿緩步來到劍子仙跡身邊。「方才不是一直在念吾?」

「睡前看點賞心悅目的東西,可以睡得更好呀。」劍子仙跡說著,手捏法訣,一朵梔子花便出現在疏樓龍宿面前。「此情此景,應有花香。」

疏樓龍宿接過那朵梔子花,狐疑地看了劍子仙跡一眼,見人笑得燦爛,好像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倒也不好說什麼,何況梔子花的香味清淡,他也很喜歡,捻在指尖嗅聞著。

將疏樓龍宿疑惑的表情看在眼裡,劍子仙跡也不多說,抬頭又看了月亮好一會兒便催著疏樓龍宿回去睡覺。

「都汝的話,汝很煩。」疏樓龍宿瞪了劍子仙跡一眼,還是乖乖地回了房間。

「把花掛在床頭可好?」

「好。」疏樓龍宿依言將梔子花掛在床頭。

忙了一整天,疏樓龍宿也確實有些累了,正要躺下,忽感一股氣流劃過,回頭看了劍子仙跡一眼,見人只是笑,也沒開口,躺入被窩裡才知道劍子仙跡做了什麼,溫暖的被窩讓人昏昏欲睡。

「汝很無聊。」雖然覺得很舒服,但是疏樓龍宿怎會直說,看著也躺了下來的劍子仙跡說道。

「睡得好比較重要啦。」

疏樓龍宿不置可否,哼了一聲後又道了晚安,不得不承認劍子仙跡此舉確實很助眠,剛躺下來沒多久疏樓龍宿就睡著了。

劍子仙跡看著疏樓龍宿的睡顏,好心情地跟著睡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醉生南柯,何非一夢?
顶端 Posted: 2019-03-22 19:13 | 10 楼
初行雲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993
腹黑: 556 点
珍珠: 2022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1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3-22
最后登录:2019-05-25

鲜花 [69] 鸡蛋 [0]

 [劍龍]詠歎調(九)

劍子仙跡昨日做宵夜時就發了麵團,也叮囑了穆仙鳳多睡一會兒,於是今日疏樓龍宿主僕三人都安安穩穩地睡到了卯正才起來。

能讓疏樓龍宿和穆仙鳳在這忙碌時節多睡兩刻劍子仙跡已很滿足,反正他隨時都能去睡回籠覺,於是今日的早餐依舊是由劍子仙跡掌勺,疏樓龍宿向來挑嘴,也不愛每天都吃一樣的東西,於是今日的麵團就拿來做了包子皮與餃子皮。

「言歆啊,」小廚房裡除了食物的香味只有湯滾的聲音,於是劍子仙跡無聊了,開口喚了一旁幫忙打下手的默言歆,見人的視線看了過來,燦爛笑問:「最近和鳳兒怎麼樣呀?」

老實木訥的青年瞬間紅了臉。

「吾家鳳兒溫柔美麗乖巧貼心,這麼好的姑娘家嫁出去太可惜了,你可要好好把握啊。」

這下默言歆連耳根都紅了。

「不要光臉紅你要回答吾呀……啊吾的湯!」劍子仙跡眼角餘光總算瞄到灶上湯鍋,趕緊刮去滾起的白沫與雜質,將燉得奶白的魚湯倒到方便保溫的陶鍋裡。

「我先送湯進去。」劍子仙跡剛倒完湯連鍋都還沒放下,默言歆瞅準機會,立即端了湯逃離了小廚房。

劍子仙跡看著默言歆稱得上是落荒而逃的背影。

「嘖嘖,苦肉計,等下要是害吾被鳳兒罵了吾可不饒你。」

為了方便劍子仙跡與默言歆端菜進來,疏樓龍宿的房門開了半扇,默言歆走到半路就感覺到指尖的熱度,這才發現自己忘了隔熱,加快了腳步走入花廳裡,將魚湯放到桌上。

「主人,湯好了,您先用。」默言歆說著就要幫疏樓龍宿舀湯,手剛伸出去就被穆仙鳳拉住。

「言歆,你手怎麼紅紅的?你沒用棉布嗎?」

「我忘了,我沒事。」

「手都紅了……」穆仙鳳皺眉,看向疏樓龍宿,眼裡明確地閃著「拜託主人讓我幫言歆上藥吧」的訊息。

「鳳兒,先去幫言歆擦藥。」疏樓龍宿也不駁回,說完便自己動手舀湯,不忘連其他人的份一塊都盛好了。

「是。」穆仙鳳起身,去一旁櫃子裡拿了燙傷藥。「言歆,手伸出來。」

默言歆看了疏樓龍宿一眼,見自家主人挑起眉,大有一副你不聽話馬上就整治你的意味,乖乖地朝著穆仙鳳伸出了雙手。

於是當劍子仙跡兩手都端著蒸籠走進來時就看見穆仙鳳正在幫默言歆的雙手上藥──

『你覺得要不要叫鳳兒也幫言歆的臉上個藥?』

正在喝湯的疏樓龍宿動作未停,同樣傳音入識回了劍子仙跡的話:『吾想耳朵也應該擦一下。』

劍子仙跡笑著將蒸籠放到了桌上。

「言歆呀,你手抹了藥,拜託鳳兒餵你好不好呀?」

「不用。」青年瞪眼,他會燙到還不是因為被調侃。「怎麼可以委屈仙鳳做這種事?」

「什麼叫這種事?今天換成我手受傷你就不願意餵我了嗎?」穆仙鳳不依了,搶先發難。

「我不會讓妳受傷。」「誰敢傷汝?」「哪個不要命的敢傷害吾家鳳兒?」

穆仙鳳話音方落,三人就同時開口,而後疏樓龍宿與默言歆又同時瞪向劍子仙跡。

「好吧,吾們家鳳兒。」

穆仙鳳忍不住笑。

「好啦,藥等會兒就乾了,言歆捨不得妳累,鳳兒就先吃吧,反正也是要等湯涼一些嘛。」劍子仙跡說著,在疏樓龍宿下首坐下,將蒸籠蓋子打開,一籠一籠地分著。「來,龍宿喜歡的水晶蝦,鳳兒喜歡的翡翠盒,跟吾一樣不挑食的言歆想吃蟹黃餃還是流沙包呀?」

「都好,先生先選。」

「那怎麼可以?當然是你先選呀,鳳兒說是不是?」劍子仙跡說著,將兩籠蒸籠都放到默言歆面前。

穆仙鳳燦爛一笑。

「是呀,言歆不用跟先生客氣,他不會計較的。」雖是這樣說,穆仙鳳也只是各夾了一個到默言歆盤裡,再將蒸籠推回劍子仙跡面前。「先生請用。」

「鳳兒不要這麼偏心,吾也想妳幫吾挾到盤子裡呀。」

一旁的疏樓龍宿終於看不下去,隨手挾了一個蟹黃餃就塞到劍子仙跡嘴裡。

「劍子,食不言,汝說到現在已經說夠了吧。」

劍子仙跡嚼了幾口嚥下了蟹黃餃。

「嗯,龍宿親手餵的就是不一樣,好吃。」

此話當然是換來白眼一個。

「好啦不鬧了,你們快吃,等一下吾收拾完就要回去了。」

這下兩個小僕也看過來了。

「先生要回去啦。」

「啊,吾就知道鳳兒捨不得吾。」劍子仙跡朝著穆仙鳳燦爛笑開,這次是被塞了流沙包。「龍宿,會燙。」拿下被咬了一半的流沙包,故作哀怨。

「吾不覺得。」疏樓龍宿依舊儀態優雅地進食著,彷彿剛剛那個塞了劍子仙跡滿口包子的人不是他,抬眸看向人繞回了方才的話題:「汝要回去了?」

「總得讓吾回去拿幾件衣服來呀。」時入深秋,白日氣溫也不高,即使不畏冷他也不能只穿著一件單衣四處晃,雖有內力,但拿內力來烘衣服實在是有點大材小用,所以他這兩天洗衣服都是簡單地滌了水好求速乾。

疏樓龍宿不喜歡劍子仙跡來儒門天下的主因就是因為在儒門天下他是儒門龍首,公務繁忙不能陪他覺得失禮,於是這反而成了掣肘疏樓龍宿的好理由──只要他在儒門天下,疏樓龍宿再怎麼忙碌也會抽空回來,不管這空閒時間多短暫,總能讓他休息一下,而這兩天的成果頗讓劍子仙跡滿意,便決定要待到鵝湖會結束。

「龍宿說桂花快沒了,吾順便採一些過來,鳳兒等下幫吾在院子裡準備幾個篩網吧。」

「是,那就麻煩先生囉。」知道等會兒劍子仙跡就回來了,不捨之情隨即消散,穆仙鳳也燦笑應道,今年她確實忙到沒時間去豁然之境採桂花,如今有人幫她做了哪能不開心。

疏樓龍宿眼角餘光瞥向和穆仙鳳說笑的劍子仙跡,不需細思便能知道他為何如此做,雖然不是沒有被關心過,但這兩天相處下來又覺得有哪裡不太一樣,說不上心頭的感覺究竟是什麼,疏樓龍宿渾然未覺他已把一個水晶蝦夾成兩半後便停箸不動。

「龍宿?」劍子仙跡自然注意到了,出聲喚人。「怎麼了?」

「沒事……汝等會兒自便吧,吾今天有事要忙。」

「好,忙完了早些回來休息吧。」疏樓龍宿懂他,劍子仙跡自然也懂他,既然感覺不出來疏樓龍宿有因為看破他意圖而不豫,劍子仙跡便照舊叮囑。

早膳結束,疏樓龍宿主僕三人各自忙去,劍子仙跡收拾好桌面空盤,也回豁然之境去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醉生南柯,何非一夢?
顶端 Posted: 2019-03-29 00:17 | 11 楼
初行雲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993
腹黑: 556 点
珍珠: 2022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1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3-22
最后登录:2019-05-25

鲜花 [69] 鸡蛋 [0]

 [劍龍]詠歎調(十)

摘滿了一籠桂花,劍子仙跡又自密道回到儒門天下。

走出房間,便見院中已擺了數個篩網,劍子仙跡先去小廚房汲了桶水,將桂花自籠中拿出,一朵一朵地洗著曬著。

曬花可以是個粗活也可以是個精細活,時間很多,劍子仙跡也就慢慢做,看著那乳白色的小小花朵上沾上點滴水珠,在陽光下晶瑩耀眼,頗有股想把疏樓龍宿叫來一起看的衝動。

不過也就是想而已,此刻兩人的關係還不足以讓他強勢地介入疏樓龍宿的生活裡,疏樓龍宿沒有反應他就不該著急,要是造成什麼不可挽回的後果那他可是追悔莫及。

將篩網上都鋪滿了洗好的桂花,劍子仙跡去房裡隨便挑了本閒書出來坐在廊下看著,每隔半個時辰就起來搖搖篩網,便也打發了一天時間。

日暮西山,月洞門外走進來一紅一褐兩道身影,劍子仙跡看著迎面而來的兩個小僕,揚起笑容。

「先生,主人還忙著呢,讓您先用膳,先生想吃什麼鳳兒去準備。」紅衣姑娘來到眼前,盈盈一福後燦笑問道。

「鳳兒不忙,反正龍宿回來也還是要用宵夜的,準備你們兩個的便好。」

想想也是頗有道理,穆仙鳳不再多言,和默言歆一同行了禮,兩人雙雙退下。

劍子仙跡看著月洞門許久,輕笑一聲後也回了房間去。

而在儒門天下的議事間,被穆仙鳳認為還忙著的疏樓龍宿,此刻卻是歪在太師椅上,看著指尖那朵已有枯象的梔子花。

扣掉豁然之境滿山的桂花,這應該算得上是劍子仙跡第一次送他的花朵。

疏樓龍宿並不是一個喜歡多想的人,但他與劍子仙跡相識已久,說他們彼此是這世上最了解對方的人都不為過,從那一晚後他就覺得劍子仙跡似乎有些不一樣,可要說哪裡不一樣,他又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他依舊關心他,依舊愛念他習慣不好,可疏樓龍宿就是覺得不一樣。

而且他又送了他梔子花……說實在的,梔子花其實不是什麼名貴難尋的花,可基本上也不會拿它來送人,何況劍子仙跡不但知道他不喜歡氣味過濃的花種,更知道他最喜歡的花是桂花,月下賞桂不是比梔子花更適合嗎?

但若要把兩者串聯在一起……蔥白指尖揉了揉隱隱作疼的太陽穴。

也罷,多想無益,他還是先把這一桌子的糟心事處理完吧。







也不知是真的忙還是下意識想要逃避,疏樓龍宿一直到過了子時,才終於踏進自個兒的院子裡。

取下月洞門上的宮燈,疏樓龍宿沿著碎石小徑往自己的房間走,迴廊上依舊是一盞又一盞的明黃,在秋夜裡散著溫暖的光源。

「回來啦。」察覺到疏樓龍宿的腳步聲在門口停了許久,劍子仙跡開門迎了出來。「怎麼不進來?」

視線從迴廊上的燈火來到劍子仙跡臉上,依舊是燦爛的笑容,絲毫沒有因他的晚歸而黯然半分。

想問的問題在舌尖滾了幾圈,疏樓龍宿最後出口的終究是無事兩字,停頓許久的腳步再度邁開,經過劍子仙跡身邊時將手中的宮燈塞給他。

「餓嗎?」劍子仙跡也沒再問,跟在疏樓龍宿身後也進了房間。

「不餓,汝別忙了,早些休息吧。」疏樓龍宿說著,逃避似地進了浴間。

劍子仙跡看著疏樓龍宿的背影挑了挑眉,將宮燈吹熄後隨手放在桌上。

他懂疏樓龍宿,疏樓龍宿自然也懂他,再加上他又是那麼敏感的性子,說沒有感覺是騙人的,但此刻的他再怎麼有感覺,也還是困惑居多吧。

畢竟就連他,都是在不經意間才明白了自己的感情。

說到底,兩人相識如此年歲,關心對方或有默契什麼的,那都是很正常的事,或許是初見那刻就已悸動,或許是長久相處見過對方更多的樣貌而無法自拔,這種感情對他對疏樓龍宿來說都太陌生,等到哪天突然發現了,想追根究底也無法了。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古有名言,誠不欺我也。

早在過了飯點時劍子仙跡就有心理準備疏樓龍宿會晚歸,早早地就淨過身,此刻他既然叫他早點休息,劍子仙跡便也從善如流,今日兩個小僕回來得早,明日的早膳應該是輪不到他了,床舖是貼牆而放的,疏樓龍宿此刻還在淨身,出來再繞過他實在麻煩,於是劍子仙跡鬆開髮髻褪下外衣後就躺到了床舖裡側。

那本該是疏樓龍宿的位置。

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劍子仙跡躺下那刻便聞到了似有若無的香味。

有一點桂花香,有一點梔子香。

劍子仙跡忽然笑了。

也不知疏樓龍宿拿著那朵梔子花多久才能染上香氣,劍子仙跡在枕上留了張提醒疏樓龍宿擦乾頭髮再睡的紙箋,而後噙著笑意睡去。

疏樓龍宿出來看到劍子仙跡連睡著都在笑的臉忍不住想把他揍醒,視線突然就瞥見了枕上的紙箋,拿起觀視,迎面而來的關心砸得他有些懵。

看著紙箋許久,疏樓龍宿隨手將紙箋擱置一旁,在床沿坐了下來,伸手推了推劍子仙跡。

「怎麼了?」早在疏樓龍宿走近時劍子仙跡就醒了,意思意思地被疏樓龍宿推了幾下後便睜開眼睛,看向猶帶一身水氣的疏樓龍宿,坐了起來。「頭髮怎麼沒擦乾?不是提醒你了。」

「劍子,坐而言不如起而行啊。」對方眼裡的憂心明顯可見,卻是沒有其他動作,那股莫名的感覺又浮現心中,疏樓龍宿開口說著,將毛巾一把塞進劍子仙跡手裡,轉過身去。

幾乎是他一轉過身去劍子仙跡就馬上有動作了,將疏樓龍宿一頭長髮包覆到毛巾裡細細擦拭,劍子仙跡擦得專心沒有開口,疏樓龍宿也安靜坐著,一時間房裡只剩下毛巾摩擦髮絲的窸窣聲。

「好了。」總算完成這擦髮大業,劍子仙跡輕輕地撥了撥眼前如瀑的銀紫髮絲,即使懶得保養,疏樓龍宿仍是擁有一頭柔順光滑的長髮。

「汝很樂在其中麼?」疏樓龍宿轉過身,看著劍子仙跡還有些戀戀不捨地撥著他的髮尾,一把把他的手推開。「劍子,汝到底在想什麼?」

現在想來,在疏樓西風的時候兩人也常秉燭促膝,那時的疏樓龍宿自然不可能衣冠齊整,劍子仙跡是看慣他散髮模樣的,但就算他是披著一頭濕漉漉的長髮出現在劍子仙跡眼前,換來的也不過是不逼他把頭髮擦乾不罷休的叨唸,除非是自己被念得煩了叫他來擦,不然劍子仙跡是不會主動幫忙的。

細想這幾日的相處點滴,先別論自己的接受度,劍子仙跡變得十分主動不說,舉止間的溫柔雖然稱不上是顯而易見卻也能讓他明明白白地感覺到。

溫柔相待的劍子仙跡,不讓人排斥,反而讓他有些訝異,有些依賴。

訝異原來劍子仙跡也有溫柔的一面,依賴劍子仙跡溫柔之下的細心與關心。

看著疏樓龍宿認真模樣,一雙如鎏金閃動的眼眸裡此刻正印著他的倒影,心中一動,劍子仙跡驀地就傾身靠近,在疏樓龍宿正想往後退那刻握住了他的手。

「想你。」輕輕兩字,擲地有聲,將疏樓龍宿的思緒炸得一片空白。

「……汝說什麼?」怔忡許久,疏樓龍宿才又問道,聲音有些澀然,他卻沒發現。

「吾說,想你。」掌中瑩白如玉溫度也如玉的手指被自己的體溫捂出了一點暖意,劍子仙跡忍不住再收緊了手,疏樓龍宿被這熱源一嚇倏地回過神來,抽手而起轉身就走,乾脆俐落的動作讓劍子仙跡覺得他應該要稱讚一聲好。

可他只是笑了,慢條斯理地下了床,穿上了外衣,再拎起疏樓龍宿掛在衣架上的衣服,跟著走了出去。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醉生南柯,何非一夢?
顶端 Posted: 2019-04-17 21:48 | 12 楼
初行雲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993
腹黑: 556 点
珍珠: 2022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1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3-22
最后登录:2019-05-25

鲜花 [69] 鸡蛋 [0]

 [劍龍]詠歎調(十一)

月色下的疏樓龍宿,顯得有些迷離。

淺淡的銀光灑在疏樓龍宿臉上,將那張容顏襯得更加精緻。

劍子仙跡走了過去,將外衣披在疏樓龍宿身上。

「小心別著涼了。」輕聲細語,就怕擾了眼前的平和,劍子仙跡沒有進一步的表示,手裡的衣服披到疏樓龍宿身上後他便退開兩步。

疏樓龍宿抬眸看向劍子仙跡。

眼前的這張臉,他十分熟悉,熟悉到就算是閉上眼都能描摹出劍子仙跡的眉目輪廓,可現下劍子仙跡眼裡的情緒卻是他陌生的。

太過專注,太過溫柔。

太過讓人無所適從。

「汝知道梔子花的花語是什麼嗎?」疏樓龍宿轉開視線,看著夜空裡虧損兩分卻依舊明亮的圓月,忽然開口。

「知道。」劍子仙跡輕笑,如果不知道,他送他梔子花做什麼,明明疏樓龍宿最喜歡的是桂花。

如此坦誠,疏樓龍宿覺得自己好像一拳揍到了棉花上,無處可施力,說什麼都不對,忍不住又轉回去瞪了劍子仙跡一眼。

換來了一個笑。

笑裡幾分寵溺,彷彿他怎麼著劍子仙跡都不會在意。

疏樓龍宿往前了一步。

劍子仙跡不閃不避,看著兩人的距離只剩一步之遙,依舊是笑著,嘴角上揚的弧度沒變過。

可只有他知道,自己的心,跳得有多快,多忐忑。

即使總告訴自己別急,還是會不小心被疏樓龍宿給迷了心竅,身體總比理智更快反應,忍不住就再進了一步。

雖然他不後悔方才那些所做所為,可要是疏樓龍宿拒絕他他也是難過的。

「汝回豁然之境吧。」又是一陣沉默,疏樓龍宿終於開口:「明日一早跟鳳兒他們打聲招呼,汝就回去,吾現在沒有心思與汝說這些。」

鵝湖會在及,疏樓龍宿本就忙碌,雖然他其實並不在意辦得好或差,但身為儒門龍首,該完成的事他就必須要去完成,再者,也是給他一點時間與空間,不管怎麼樣,他與劍子仙跡都有一定的情誼在,哪些關係適合維持哪些關係可以改變,他們都需要去磨合與適應。

不待劍子仙跡回話,疏樓龍宿說完就走回房間。

笑意加深。

疏樓龍宿走過身邊那刻劍子仙跡便也轉身跟上,臉上的笑若是讓疏樓龍宿看見了,大概就是現在立刻馬上要他滾回豁然之境才是。

不管疏樓龍宿究竟是基於什麼心態才沒有馬上拒絕他,但總歸是沒有把話說死,那他就還有機會。有的時候,不自覺地給予才更珍貴哪。

思及此,劍子仙跡心情更好,好在還沒樂昏頭,跟著疏樓龍宿回到寢間時笑意已收斂不少,雖然還是被疏樓龍宿瞪了一眼,也不在意,見人躺好了才脫了外衣也躺了下去。

「明天給你做完早膳再回去好不好?」

「再囉嗦吾現在就把汝丟出去。」疏樓龍宿說完還背過身去。

雖然疏樓龍宿的回答頗不客氣,可劍子仙跡也不以為意,只要沒明確說出不好一切都好,兩人一時無話,帳中靜謐招人睡意,一覺到天明。

至少劍子仙跡是有個好眠的。

秋日的天亮得晚,劍子仙跡起身時天還有些暗,明知疏樓龍宿會醒來,起身的動作還是不自覺地放輕許多,稍做整理就出去了。

疏樓龍宿轉過身來,壓了一整晚的右臂有些酸麻,躺平了身子方便扭轉紓緩的動作,感覺到另一邊的床舖猶帶些許溫暖,思緒不禁又回到昨晚。

然後一點一點地遠颺,回到他們初識那日。

當初不過好奇,本以為對方只會是生命中的一個過客,卻沒想到接下來的發展出乎意料,他是不後悔帶回兩個孩子,更不後悔認識劍子仙跡,可疏樓龍宿也不曾覺得他與劍子仙跡的感情會變質。

修為至此,活個千百年不是問題,於是他也一直以為,他與劍子仙跡做個千百年的朋友也沒有問題。

更進一步……兩個人熟到都快爛了是要怎麼更進一步?

「龍宿,該起來囉。」

紗帳外忽然傳來劍子仙跡輕快的聲音,疏樓龍宿這才發現自己竟然發呆了那麼久,坐起身來掀開一邊紗帳,映入眼裡的是劍子仙跡的笑顏,於是忍不住心頭火起。

「汝笑得那麼開心做什麼?」鵝湖會的事就夠他煩了,劍子仙跡還來湊熱鬧。「再顯擺吾現在就把汝轟出去。」一把抽走劍子仙跡手裡毛巾,埋首其中,頗有幾分逃避心態。

劍子仙跡笑意更深,在疏樓龍宿抬頭那刻斂了笑,可眼底的笑意怎麼都褪不去。

「梳洗好就去花廳等吾,吾給你蒸了桂花糕。」不等疏樓龍宿回話,劍子仙跡說完又快步走了出去。

疏樓龍宿看著劍子仙跡的背影,恨恨地把毛巾扔回臉盆裡。

以為他沒看到他在笑嗎!







穆仙鳳與默言歆兩人看著半桌子的桂花菜式,不知該做何反應。

特別是坐在兩人對面的疏樓龍宿臉色還很難看。

「主人……今天的早膳不合您胃口嗎?」雖然自家主人很喜歡桂花,不過突然來了這麼一桌子桂花……物極必反好像也不是不可能?

疏樓龍宿尚未開口,劍子仙跡已將一碟桂花糕擺到他眼前。

如果眼刀可以化作實體,那劍子仙跡身上應該已經插滿了刀子。

「是啊,劍子的手藝,怎麼比得上鳳兒?」說是這樣說,疏樓龍宿仍是挾了一塊桂花糕細細吃著。「難吃死了,鳳兒明天再做一屜來。」

沒錯過明天兩字,穆仙鳳看著頻頻抱怨的疏樓龍宿,再看看不斷將菜送到疏樓龍宿眼前的劍子仙跡,敏感地覺得兩人氣氛似乎不同於往常,卻又說不上來哪裡不對勁。

「言歆,你會不會覺得主人跟先生怪怪的?」穆仙鳳靠近默言歆耳邊輕語。

「不會。」默言歆言簡意賅,堪比劍子仙跡的忙碌,也不斷地挾菜給穆仙鳳。「快些吃吧,今天事情還很多,妳別餓著了。」昨日疏樓龍宿批完了一大疊公文,今天他們兩個都有得忙了,一日之計在於晨,自然得吃飽點才有力氣做事。

默言歆都這麼說了,穆仙鳳也只好跟她家主人一樣埋頭苦吃。

等一下就要回去了,劍子仙跡也無暇顧及兩個孩子,一邊幫疏樓龍宿佈菜,一邊不忘叮嚀著:「灶上還給你熱了一屜桂花糕,午時若忙就吃點墊墊胃,不要什麼都不吃,昨日摘的桂花還要再曬兩天,回去吾再幫你摘。」

穆仙鳳耳尖地捕捉到回去兩個字。

「先生又要回去啦,那等會兒仙鳳再把篩網放在院子裡。」

「不用了,吾在豁然之境曬就好,曬好再送過來。」劍子仙跡說著,忽然擠到穆仙鳳身邊故作委屈地哭訴:「嗚嗚鳳兒啊妳家主人趕吾回去,接下來幾天吾都不能陪妳吃早餐了嗚嗚嗚。」

「汝留下來是為了陪鳳兒嗎?」穆仙鳳還沒開口,疏樓龍宿就瞪了過去,語氣還有些酸。

劍子仙跡聞言回頭就給了疏樓龍宿一個燦笑,猛地反應過來劍子仙跡笑裡的意思,疏樓龍宿直覺就將剛挾住的蜜煎盒扔過去。

想當然是被劍子仙跡準確無比地接住。

「先生老是這麼欺負主人,別說主人,言歆都想趕您回去了。」穆仙鳳笑語,身邊的褐衣青年連連點頭。「而且先生上次回去時明明就說是要準備留下來的行李的。」

再怎麼說劍子仙跡也是對她頗為照顧的長輩,以往疏樓龍宿總是會抽空讓四人一起聚一聚,今年偏碰上了鵝湖會,大家都忙得不可開交,所以劍子仙跡才會過來,雖然劍子仙跡來了他們也還是忙於公務,但少了一些雜務不用做不說,也能抽空和劍子仙跡吃個飯兼鬥個嘴,穆仙鳳還是挺希望劍子仙跡可以留下來的。況且依方才情況來看,自家主人和先生昨晚一定發生了什麼,劍子仙跡才會又改口說要回去。

「先生,您是不是真欺負主人了?」穆仙鳳問著,眉目含怨的模樣,好似劍子仙跡說了是她就能哭給他看。

熟知穆仙鳳心情的劍子仙跡又怎會不懂,可惜在事情塵埃未定前他什麼都不能說,免得疏樓龍宿惱羞成怒真與他老死不相往來,那他可就虧大了。

「吾哪裡敢,是吾老人家記性不好,想起有事要忙了。」劍子仙跡說著,忍不住又開口叮嚀:「鳳兒啊,別仗著年輕底子好就輕忽了,該休息的時候還是要休息,知道嗎?也不要忘記提醒龍宿,龍宿嫌吾囉嗦,可不敢嫌妳呀。」

道門人注重養生,論起此事劍子仙跡可以講上三天三夜,但也知道對方是為了自己好,穆仙鳳燦笑應下。

一邊感嘆著女孩兒家就是貼心就是好,一邊叮囑著疏樓龍宿多吃點,整個飯桌都是劍子仙跡的聲音,再怎麼喜歡劍子仙跡也是會受不了的,兩個小僕快速吃完,很不厚道地拋棄自家主人,起身告退就忙公事去了。

兩個孩子離開後劍子仙跡反而安靜下來,也不再硬擠在疏樓龍宿身邊。

「等會兒你吃完了,吾收拾完就回去了。」引來疏樓龍宿視線,劍子仙跡揚起笑,笑裡有幾分溫柔,看得疏樓龍宿微怔。「好好照顧自己,吾在豁然之境等你來。」

倏地就想起來劍子仙跡是為何被自己趕回去的,沒好氣地瞪了人一眼,疏樓龍宿轉回視線專心地用膳,本就已吃了大半,這一專心起來沒幾下就把劍子仙跡挾到他盤裡的膳食給吃了個乾乾淨淨。

燙溫的毛巾遞到手邊,疏樓龍宿下意識地接了,擦了兩下手才想起來穆仙鳳早已去忙,鎏金眼瞳又瞪了劍子仙跡一眼,隨即甩開毛巾,起身。

走至門口,疏樓龍宿終是扔出了一句回去小心。

「好。」

不需回頭也能知道劍子仙跡表情為何,疏樓龍宿輕哼一聲,舉步離開。

劍子仙跡好心情地把桌上膳食掃光,收拾好後也回豁然之境去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醉生南柯,何非一夢?
顶端 Posted: 2019-05-23 21:34 | 13 楼
«1 2 » Pages: ( 2/2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暗香盈袖≡

Time now is:05-26 11:04,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