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九周年]九重春 三重 5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Maryanna
倒贴与吃软饭~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泣血恶人奖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720
腹黑: 662 点
珍珠: 3000 颗
贡献: 26 点
华丽: 63 点
在线时间:533(小时)
注册时间:2007-01-10
最后登录:2017-08-21

鲜花 [46] 鸡蛋 [0]

 [九周年]九重春 三重 5F

今天正好回国,马上就要上飞机,所以先发个开头出来……【不怕被打的说其实完全不知道会不会在活动内填完呢】但是为了最爱的主人和先生,我会在走亲访友中努力的更新的!【喂喂喂你只是来骗参与奖的吧】




“人活的太久了,總會不自覺的就忘記一些事。”

說話的人語調平平淡淡,卻在話尾處漏了幾許刻意的感慨。擱下鏤金鑲玉的煙槍,疏樓龍宿睜開半瞑的眼,珀金色的瞳里染了點笑意。這話既然是故意講給他聽的,若他不應,倒顯得他不曉情知趣了。

雖說願意應聲,龍宿卻仍是躺在坐塌上,暖暖的午後春日,讓他懶得挪動。

“汝這灑脫的修道人,講這樣傷春悲秋的話,趣味了些。怎麼,突然轉了性子,大仙是要棄道從儒,入吾門下么?”

“非也,只是時間于己毫無意義的人難得的感慨罷了。任白雲蒼狗變幻無常,亦不用掛心在意,有時候也是一種遺憾啊。”

“哈。”輕輕一笑,金色的瞳中精光倏忽隱現,“劍子,方才那句尚可,到此句便過了。汝演的太假,要吾如何繼續?”

“哈哈哈……”負手臨風的道者大笑起來,轉過了身,“你總躺著,不無聊么?”

“總比汝無事可做故意演戲好一些。”

劍子仙跡沒有否認,最近日子太過清閒,確實讓他感到無聊了些。他看了眼躺在那裡仿佛千秋萬載不動彈都不在乎似的人,問道,“龍宿啊龍宿,說認真的,咱們活的這麼久了,你能樣樣事情都記得清楚么?”

似笑非笑的唇吐出回答,“自然不能。”

“所以,挑重要的記住對不對?”劍子一副不吝求教的模樣,讓龍宿的笑容加深了一些。

梨渦淺綻,“然也。”

“那……”劍子黝黑的眼瞳里閃過一抹狡猾的光,“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樣子,你可記得?”

哼,他若是中計還是疏樓龍宿么?

華扇徐動,將劍子拋下的套調轉了口轉回去,“汝若記得,吾自然不會輸了汝。那麼,大仙記得么?”

劍子不動聲色的重新將套扭回去,“活得久了只記得重要的事,那依龍宿看,這一樁算是重要……還是不重要?”

龍宿笑了笑,并未直答,轉了個彎兒說,“這位道長倒是十分善心仁厚。”

劍子看他笑容里一抹得意,那眼神仿佛是在對自己說,汝覺得呢?

望著那笑顏,劍子接口應道,“過獎了,公子亦有一副菩薩心腸。”

這一刻,仿佛穿越過了那些數不清的歲月,他們看到了對方最初的模樣。
[ 此帖被Maryanna在2013-05-12 17:50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9(龙鳞黄泉) 星星眼等后续!
  • 珍珠:+999(晓问管理员) 版主常规管理
  • 腹黑:+99(晓问管理员) 版主常规管理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4-23 01:10 | [楼 主]
    染灩
    级别: 新鲜恐龙蛋


    精华: 0
    发帖: 197
    腹黑: 119 点
    珍珠: 1787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676(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24
    最后登录:2018-06-22

    鲜花 [1] 鸡蛋 [0]

     

    喜歡這文的開頭,敢問親:公子和道長是如何相遇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4-24 13:11 | 1 楼
    Maryanna
    倒贴与吃软饭~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泣血恶人奖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720
    腹黑: 662 点
    珍珠: 3000 颗
    贡献: 26 点
    华丽: 63 点
    在线时间:533(小时)
    注册时间:2007-01-10
    最后登录:2017-08-21

    鲜花 [46] 鸡蛋 [0]

     

    Quote:
    引用第1楼染灩于2013-04-24 13:11发表的  :
    喜歡這文的開頭,敢問親:公子和道長是如何相遇啊?

    道长和公子的相遇其实就是第一章的内容啦,这个文会是比较散没什么特定剧情脉络的东西,就像是写剑子和龙宿从相识到序这段时间里,比较有代表性的一些时间点小段子。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4-25 23:30 | 2 楼
    Maryanna
    倒贴与吃软饭~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泣血恶人奖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720
    腹黑: 662 点
    珍珠: 3000 颗
    贡献: 26 点
    华丽: 63 点
    在线时间:533(小时)
    注册时间:2007-01-10
    最后登录:2017-08-21

    鲜花 [46] 鸡蛋 [0]

     

    一重•初相見
    嘶——
    馬車突然急停,車中淺眠的人睜開金色的眼,眸中快速的閃過一絲疑問。雖然外頭大雨瓢潑、道路泥濘,但魚游水和雁穿雲應不致將車趕成這樣才是。
    大約,是遇到了什麽變故。
    龍宿這念頭才一起,便聽到外頭魚游水語氣不悅,“放肆之人,還不速速退下,可知這是何人座駕?”
    面對魚游水的盛氣臨人,攔在馬車前的人,語氣則顯得不卑不亢,龍宿坐在車內雖不見其人,聞其音聽其言,卻也能判斷出一些對方為人。
    “我不知這是何人座駕,我只知手上這兩條性命等不得,煩請通融。”
    這嗓音清朗,略偏低沉,很是溫和有禮。聽在耳中,竟讓龍宿覺得一掃多日來大雨繞耳的煩躁。這種感覺,讓龍宿提起了一些興趣,他想親眼看看,這是個什麼樣的人。
    “身份不明之人,如何能接近我敬天閣的繼……”
    魚游水話未完,馬車內便傳出一聲飽滿的儒音,“究竟何事喧嘩?”
    轉身朝向馬車內,魚游水恭敬的回禀,“公子,有個來路不明的道士擋住了去路。”
    車簾被掀起了一角,劍子站在讓人視線模糊的大雨裡,看不到車內人的臉,僅僅只見到那把挑開車簾的春制摺扇。即使大雨遮眼,也不妨礙那濃豔純正的紫色吸引人的注意。能尋到這樣大小的翡翠,還精細的打磨成摺扇。這車內的人,何止是富貴二字可概。劍子倒也有些理解過來,為何趕車之人對自己如此防備。
    雖然看不見車內的人,劍子卻能感覺一道審視的目光打量著自己。並不覺得不安,劍子如方才一樣腰背挺直的站在那裡,手上抱著一名懷孕的村婦。那村婦雙眼緊閉動也不動,如果不是胸口還在微弱的起伏,簡直像死了一般。
    “這婦人與汝是何關係?”龍宿審視了一會兒之後,感到有些好奇。這白衣的道子分明是武道中人,看上去與那農婦絕非一路人,又是怎樣攪到了一起呢?
    在冰寒的雨水中,劍子運功維持著孕婦的體溫,“我路經此地聽到呼救,發現了她,還不及問清她發生何種變故,她便昏了過去。距離這山道最近的村莊還在數百里之外,繼續這樣再雨中趕路,只怕她與腹中的孩子就要沒命。而這條山道上,我就只遇見了公子你的車駕。爲了救人,也只好硬著頭皮阻去前路了。”
    “汝上來吧。”
    “多謝。”
    魚游水見劍子一身濕透的抱著那農婦走到車前,還在遲疑,趕忙回頭想要勸說,“公子,此人來路……”
    “吾主意已定,休得多言。”
    “是,公子。”
    劍子入得車內,他低頭看著被自己渾身雨水驟然打濕的雪白絨氈,一時進退兩難。倒不知該不該把這身上沾滿泥濘的孕婦放下了,這一放下,大概便毀了這上好的雪貂絨氈了。
    像是聽見他心中的困擾,含笑的儒音在劍子頭頂上響起,“從汝一身濕的進來,便就毀了,再粘上泥濘不過是毀的更甚。毀的程度多少並無意義,毀便是毀了,既然這東西已經不能用了,你便放下吧。”
    哈,劍子心中失笑。有錢人就是有錢人,那麼好的東西,沾點兒雨水就說不能用了。但轉念一想,大約也是見他為難,有些故意這樣說的意思。
    將那孕婦放平在絨氈上,劍子抬手抹了把濕嗒嗒的額頭,效果卻不怎怎麼樣,長袖上飽足的水氣只將他自己抹的更是狼狽。
    一隻指節修長的手伸到眼前,手上拿著一方素白絹巾,紫色的絲線精細的在素白上勾勒出龍紋。
    劍子接過那絹巾,抹干眼前和額發上的水,抬頭對龍宿道謝。
    謝方道完,同時卻看清了面前那張容顏。雖是年少,卻修途精純,本已將塵世色相淡然觀之,見一切美色如見白骨的劍子,這一刻卻恍惚了。
    色相本虛,紅粉骷髏,這一刻,卻顯得毫無說服力。
    眼前的人仿佛散發著炫目的流光,如斯俊美。
    美的驚人,美的霸道,美的言語無從言說。
    這種激烈的美映進眼中,衝擊的卻是心,刻進的則是骨,烙入的便是魂。
    這一眼,劍子卻以為自己恍惚了數百年時光。
    劍子掩飾的很好,他短暫的失神並沒有被龍宿察覺。
    龍宿聽見他道謝,微微一笑,露出淺淺梨渦,“舉手之勞,不用言謝。道長宅心仁厚,始終功體相護,才能保全這兩條性命。與道長相比,吾所作為,實在微不足道。”
    “此次出行,身上未帶丹丸,也只好出此下策了。”
    龍宿抬手打開角落里放著的精巧木箱,從箱中取出一個青玉瓶子,而後從裡頭倒出一顆藥丸。藥丸一經倒出,馬車內的空氣中便立刻充滿了淡淡的甜香,似花又似蜜。那藥丸小指甲蓋大小,瑩白如玉,又香氣襲人,劍子一見便知不是凡品。
    而且這樣的藥丸,他總覺得好似在哪兒聽說過,可在哪兒呢?答案呼之欲出,但就是一下子記不起來。劍子微微搖了搖頭,不再勉強。反正,不刻意去想,也許哪天答案就會跑出來的。劍子自小修道,執著心已剩的不多。
    龍宿將那顆藥丸遞給劍子,“給她服下,應能護住一口氣保住性命。”
    劍子點頭接過,連忙給那孕婦服下,一邊嘴裡說著,“希望大小平安。”
    這樣說的時候,劍子的表情是肅然而真誠的,讓他對面的龍宿眯了眯眼。龍宿沒想到,這一瞬,面前這形容狼狽的道士竟會顯露出頗為不凡的氣質。
    正氣逼人,凜然若仙,讓人竟有些移不開視線。
    看劍子這樣認真的為一名農婦祈福,龍宿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的勾起了唇角。
    “這位道長倒是十分宅心仁厚。”
    “過獎了,公子亦有一副菩薩心腸。”
    “哦?”
    “若非菩薩心腸,怎會讓我入的馬車。若非菩薩心腸,又怎會贈下如此珍貴的丹藥。”
    “哈,也許……吾只是無聊,找些事罷了。”
    劍子先是一愣,而後在龍宿促狹的眼神里意識到這不過是個笑話,不禁哈哈大笑起來。他的笑聲爽朗豪邁,不由就讓龍宿展開摺扇掩住半邊面容,也隨著他大笑起來。
    當馬車到達最近的村莊之後,劍子與龍宿這短暫的初次交匯便悄然落下了帷幕。在這數百里的路程里,他們甚至沒有詢問對方的名字。
    武道無常,若是有緣,自能再見。
    若是無緣……又何必記一個過客的名字。
    而他們,註定不會只是對方生命中數不清的過客之一。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4-25 23:31 | 3 楼
    Maryanna
    倒贴与吃软饭~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泣血恶人奖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720
    腹黑: 662 点
    珍珠: 3000 颗
    贡献: 26 点
    华丽: 63 点
    在线时间:533(小时)
    注册时间:2007-01-10
    最后登录:2017-08-21

    鲜花 [46] 鸡蛋 [0]

     

    二重·好友

    “汝真的已決意如此?”

    “是。”

    “為斷罪斬業而殺,仍是殺。佛劍,此份殺業,汝真愿擔下?”

    “是。”

    龍宿以扇掩面,略略搖頭,果然佛劍的決定是無法更改的。只不過,龍宿含笑問,“佛劍,汝講話能不能多幾個字?”

    佛劍有一張相當英俊的臉,面容慈悲端莊,只是肅然不苟言笑。很多年后,龍宿還曾想起過這樣的佛劍,眼中未染上肅殺的佛劍。

    看向發問的龍宿,佛劍的眼神平靜如水,他說,“龍宿。”

    不管經過多少年的歲月,當佛劍單單念著自己的名字時,龍宿總能從那平靜無波的兩個字里,聽出告誡和警示的味道來。

    抬高手中扇,幾乎將臉完全的掩住,只露出了半隻眼睛的龍宿口氣中含了些服軟的意思,“吾明白了,吾很清楚的明白了,汝這樣就好,不用改了。”

    “嗯。”佛劍嚴肅的點了點頭。

    威脅解除,手上的扇子稍稍下移幾分,“汝這樣決定,那……神淵佛鏡?”

    佛劍長目輕合,倏然而睜,“師兄無染空藏可擔。”

    “天佛尊前輩已應允?”

    “是。”

    一襲清風掠過兩人身畔,眼前突顯飄然白影姿如臨仙。不過一看清來人的臉,龍宿就確定了那不是個仙人,因為仙人才不會像這人一樣滿口凍死人的笑話。

    想到這裡,龍宿自己先是一愣。這張臉,自己不過見過一次,還在三年之前,如今突然在面前出現,他竟能記的這樣的清楚。雖說向來對自己的記憶有信心,但三年前的匆匆一會,卻連對話的細節都記得一清二楚,還是難得了一些。

    而此刻,劍子也認出了龍宿,對他來說這倒沒什麽稀奇。畢竟在這世上,將華美霸道的容顏與琳琅華麗的衣飾風格結合的如此天衣無縫的人,實在算不上多。

    “久見了,菩薩心腸的公子。”劍子笑嘻嘻的,但龍宿卻莫名覺得這和顏悅色之下,其實隱藏著不怎麼好商量的嚴肅與原則。

    回以微笑,龍宿收扇略略施禮,“宅心仁厚的道長,吾們又見面了。”

    佛劍站在中間,問道,“你們已經相識了?”

    “算不上。”

    “亦不算。”

    兩人異口同聲,視線交錯間不由哈哈而笑。

    劍子先開口,“三年前見過一面。”

    “名字卻是不知的。”龍宿跟上接道。

    不苟言笑的佛劍難得的露出一絲淡淡笑意,“看你們此刻默契,想必日後會成為志趣相投的好友。”

    劍子與龍宿皆對他露出笑容,並未說反對,也沒有直接出言贊同。

    “你們不互相知會名姓么?”

    聽見佛劍這樣問,劍子黝黑的眼瞳里滿含笑意,“作為我們共同的好友,這舉手之勞,舍佛劍其誰啊?”

    “說的是,此言甚是,吾甚贊同。”龍宿的笑容越發深了,金色的眼被笑意暖化,像是粘稠又芬芳的蜜糖,散發著誘人的香氣。

    佛劍也不在意兩人的小心思,將兩人介紹給了對方。

    他先對龍宿道,“劍子,秋水覌首徒。”而後轉向劍子,“敬天閣少主,龍宿。”

    龍宿與劍子聽完對方的名號,不禁又是一陣默契十足的大笑。這下,他們總算明白為何同為佛劍的好友,卻從沒機會見過對方了。

    原來,三十多年前,因為一樁極其無聊的小事,秋水覌覌主與敬天閣閣老互生嫌隙,發誓老死不相往來。同為兩人知交的天佛尊依然分別同他們保持聯繫,所以不過二十出頭的劍子、龍宿自然只分別識得佛劍,卻從未有機會相識了。

    “龍宿大儒有禮,有禮。”劍子拱手致意,態度卻顯得不怎麼誠懇。

    然而龍宿比他的姿態更不誠懇,行禮動作倒是一樣殷勤,“劍子大仙幸會,幸會。”

    佛劍站在一旁,仿佛已經化作了一株老樹,一顆山石,絲毫不為所動。而那兩人此刻卻同時轉向他,齊聲拱手行禮道,“佛劍大師久仰,久仰。”

    佛劍面色沉靜,語調平平的念出兩人名字,“劍子,龍宿。”

    “咳。”劍子被自己口水嗆了一下,終於意識到玩過頭了,遇到個“志趣相投”的龍宿確實讓他忘形了,“佛劍,只是一個玩笑。”

    龍宿展開扇子,搖動的頻率有些快,“汝萬萬不可當真,莫要放在心上。”

    “你們方才在說笑?”

    “沒錯。”劍子點頭。

    龍宿亦點頭,“誠然。”

    “原來如此。”佛劍眼中露出一抹困惑,看的劍子與龍宿皆是不解。

    劍子衝口問出,“怎麼?”

    佛劍抬起頭,一臉誠懇認真的看向兩位友人,“抱歉,我未能聽出你們在說笑。”

    呃,劍子與龍宿忍住抹額頭的衝動,莫名的都覺得背脊一涼。佛劍,其實真的不用這樣認真的致歉,這樣一來反而讓人壓力很大啊。

    一時冷場,劍子看看龍宿,龍宿又看看劍子,仿佛都在用眼神催促對方快點打破這尷尬的氣氛。但面對佛劍剛說出口的真誠道歉,兩人腦中都暫時性一片混沌,平時機巧靈動的腦筋仿佛一下子轉不動了。

    而在此刻拯救了他們的,便是他們最為親愛的那兩位師尊了。

    砰——

    暖云小築的門扉被毫不留情的重重打開,門縫里撲出的一道掌氣淩厲萬分的差點震散了竹門。掌氣拍門而出並未完全散去,餘威向站在門外的劍子三人掃了過去。佛劍向後疾退三丈如勁松挺立,劍子凌空而起衣袂翻飛飄逸,龍宿旋身迴避姿態靈巧若舞。

    躲開掌氣後站定的龍宿輕輕“咦”了一聲,因為這道掌法他可不算陌生,分明是他師尊閣老的武學。

    “汝這個人,簡直不知所謂!”下一刻,敬天閣老的聲音從小築內傳出,不一會兒身著青色儒袍的閣老就疾步走了出來。

    而響應他的則是另一個更為低沉的不悅嗓音,“你自己才是蠻不講理莫名其妙!”

    聽見這個人的聲音,剛落回地上的劍子便是一愣,這不是他的師尊么?但……修道多年師尊性情極淡,哪有聽過他這樣暴躁不已的語氣?而接著從小築內風一樣走出的人卻教劍子不得不信,那著灰色道袍的身影不是秋水覌主又能是誰。

    最後從小築內走出的是身穿雪白僧衣,一襲金色袈裟的天佛尊。他面容慈悲溫和,周身仿佛環繞祥和寧靜之氣。此刻微微而笑的看著兩位脾氣暴躁的友人,好似一位長者一般,又像那拈花而笑的佛陀塑像。

    “兩位好友,有話慢慢說。”

    “吾與他無話可說。”閣老搖著扇子的手在顫抖。

    覌主也怒氣衝衝的甩了甩拂塵,“話不投機半句多!”

    “其實,這矛盾也並非不可調和,不如各退一步……”天佛尊繼續打圓場。

    “讓他退!”閣老橫著眼看覌主。

    覌主斜著眼睨回去,“他先讓!”

    然後兩人也不等天佛尊再說話,各自朝前走近對方,幾乎快要面貼面的等著對方。

    “當年明明是汝先吃掉我留到最後的魚尾!”

    “魚尾上寫著你名字了還是怎麼?”

    “汝明知道我喜歡吃魚尾,吾一向留到最後!”

    “你喜歡我就要遷就你?怎麼沒見你多讓兩個花生湯圓給我?”

    “汝汝汝汝汝汝不可理喻!”

    “你就是野蠻至極!”

    兩人又瞪了對方一眼,然後同時“哼”一聲轉身不看對方,再接著又是同時扭頭,各自看向了自己的弟子。

    “龍宿,吾們回去了。”

    “劍子,隨為師回山。”

    劍子與龍宿偷偷交換一下視線,然後又都偷偷看了一眼佛劍,只見佛劍還是不為所動的模樣,同他的師尊天佛尊有異曲同工的淡定沉著。

    “師尊,佛劍好友不日將前往西佛國,此後承接天命……恐怕再見已不知幾時。弟子思慮過後,欲與好友多聚一刻,可否請師尊應允弟子暫留此地幾日,過後自返?”龍宿躬身,態度謙遜的詢問著。

    劍子也向自己師尊行足了禮,“師尊,弟子亦有此想法。”

    “可。”

    兩個不合的人,卻意外合拍的同聲而答,不禁又鼻子出氣的瞪視對方一眼,然後便一副不想再多看對方一眼的態度化光而去了。留下天佛尊無奈的搖搖頭,而後對佛劍囑咐了幾句,也離開了此地。

    待三位師尊離開后,劍子摸摸鼻子大笑了起來,“沒想到,他們發誓老死不相往來的原因竟然只是……魚尾。”

    龍宿的臉完全掩在了扇後,不過從他身體的顫抖程度來看,劍子能判斷出他大約已經同自己一樣笑的沒形了。所以爲了維持那華麗風雅的形象,才堅持不肯露出臉來。

    而沉沒許久的佛劍,此刻卻突然說,“西佛國辯法後,我們難三人難以會面之事,是從何而來啊?”

    劍子與龍宿同時止住了笑,背脊又是一涼。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满七) f&e:大师才是真。角色【 ..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5-03 23:04 | 4 楼
    Maryanna
    倒贴与吃软饭~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泣血恶人奖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720
    腹黑: 662 点
    珍珠: 3000 颗
    贡献: 26 点
    华丽: 63 点
    在线时间:533(小时)
    注册时间:2007-01-10
    最后登录:2017-08-21

    鲜花 [46] 鸡蛋 [0]

     

    多謝滿七道友的小花




    三重·遺孤

    目送佛劍進入西佛國之界,龍宿轉過頭,眼中的笑意里稍稍染上的試探和謹慎並未完全卸去。直覺讓他信任身邊這個道人,但自小就養成的戒備習慣,卻讓他還不能輕易的就像信任佛劍一樣,去信任劍子。

    龍宿的臉大半的遮在扇后,劍子自他帶笑的眼裡察覺到了那份尚未卸下的防備。這是一個不會輕易放下心防的人,劍子這樣判斷。但往往這樣的人,一旦對誰敞開了內心,便是一往無悔。劍子這時候突然產生一個預感,他覺得自己會成為龍宿彌足珍貴又少的可憐的友人之一,而在自己的心裡,也會給他留下一個讓自己都無法掌控的位置。

    這靈光閃現的念頭,隱隱讓劍子覺得自己窺得了某個不得了的奧妙天機。於是乎,他看向龍宿的眼神,暖意更厚重了幾分。

    這眼神上的變化,細緻如龍宿自然立刻察覺。

    “汝有話要講?”

    “你還記得當年我們救的那名孕婦么?”劍子的笑容帶著春風的和煦,反問了回去。

    龍宿心中不解他這問題的由來,但仍舊不動聲色的順著答了,“記得,不過人是汝救的,這功勞,吾不敢受。”

    “耶……”劍子一臉不贊同,“若非龍宿當日大發善心讓我上車,只怕那婦人早就一屍兩命,這救人之功……龍宿不止當受,還受的十分理所應當啊。”

    “哈,舉手之勞罷了,哪比得上劍子好友高風亮節出藥出力。這功勞,劍子比吾更當受,更該受。”

    “這麼……”劍子一聲沉吟,突的發笑,“若佛劍在此,此刻該一臉嚴肅,輕念我二人名字了罷。”

    龍宿笑的衣上珠玉琅琅作響,“那吾們真該感謝天地庇佑,佛劍好友早已走遠啊。”

    稍稍收斂笑容,劍子擺出誠懇臉色,“龍宿,說正經的,其實當年救下的婦人,就在山腳下的村莊居住。”

    眼波微轉,龍宿故作不解“提起此事,汝是何意?”

    “好友不明?”

    扇面掩高,幾乎將要蓋住一雙燦華金眸,“龍宿駑鈍,還望好友賜教。”

    劍子內心暗笑,敬天閣少主若是駑鈍,這世上還有誰能稱得上聰慧。但劍子樂意陪他玩耍,清咳一聲便接續道,“那婦人生下一個女孩兒,十分活潑伶俐……”

    “稍等。”龍宿突然揚手一揮,打斷他的話,“初生之兒,汝便能識得活潑伶俐?”

    “你讓我把話說完嘛。”劍子做出無奈的樣子,故作埋怨的沖龍宿擠了擠眼睛,“兩年前我恰巧路過此地,一時興起便遠遠探望一番。距離雖遠,卻也見那孩子模樣可愛喜人,已能開口說話,下地走路。”

    “汝今日又再興起?”

    “既是路過,便是緣分,何樂不為呢?”

    龍宿搖了搖扇子,點點頭,“說得對,那好友汝便去吧。離開師尊日久,恐他老人家擔憂,龍宿在此向好友告辭,回敬天閣去了。”

    劍子連忙在他頷首致意之刻捉住他的袖子,防他就此轉身離去,“好友啊好友,既然已經出來久了,再多小半個時辰又何妨啊?”

    “汝這又是何意?”龍宿繼續佯裝不懂。

    劍子尚摸不清他脾性,仍舊好脾氣的同其周旋,“我想好友陪同,一起前往啊。”

    “是汝興起,又不是吾興起。汝看汝的,吾走吾的,互不耽擱的事。”

    “龍宿此言,說的便讓劍子傷心了。”

    微微蹙起眉頭,劍子還真的就露出了悲傷之色,讓龍宿見了心中暗叫有趣。收了摺扇,龍宿單手支腰,“好友這話是從何說起,讓龍宿好生驚惶啊。”

    劍子唉聲歎氣連連搖頭,“想我與龍宿好友能夠結識,也算是這對母女起的由,是我與龍宿好友你之間深厚友緣的開始。劍子將這緣分放在心頭,自是到了此地便心生關切懷念。怎知……唉,怎知好友竟是這般……絲毫不放在心上,讓劍子好生難過,好生痛苦!”

    這麼說著說著,劍子甚至抬手輕輕捶了捶心口,襯的龍宿多沒心沒肺似的。

    嘖,龍宿心中不由暗罵,若不是幾日下來對劍子有所瞭解,恐怕還真被他這情深意切的模樣給騙了呢。可惜,他如今已知劍子此人,面目忠厚滿肚黑水。說的如此懇切,不過就是還不想回山門去。但若是自己早歸敬天閣,消息傳到秋水覌那兒,少不得回去時要被他師尊念叨兩句。更甚者,罰抄道經面壁思過也非不可能。

    不過么,看他演的那麼賣力,如今順了他也無不可。反正,自己也暫時並未真想回轉,借此還可推在劍子身上,自己是作陪的。如此讓劍子面上再欠自己一份情,也沒什麼不划算的。只可惜這時的龍宿還不曉得面前之人不止滿肚子黑水,還滑溜的像泥鰍,要討債,怕是用上千年萬年之時,機關算盡也不能成。

    可謂海能枯,石能爛,龍宿討債劍子不能還。

    而此刻不能知道這一點的龍宿,便同意了劍子的提議,與他一同前往了山下的那座小村。而這一念之差,也成爲了龍宿命中的一樁幸事。很多年後龍宿曾想,若自己執意不往,劍子被敗了興怕也不會獨去。那麼很多事,都會變得不同。雖然沒有發生過的事就無從後悔,但要他疏樓龍宿來選,他會希望它們都曾經發生過。

    未至山腳下,劍子與龍宿已覺不妙,山下傳來一股沖鼻氣味,是燃燒過後的焦臭氣味。劍子率先凌空而起直往下沖,龍宿便也跟上,兩人在高處往下一探眼,便見到焚燒過後的慘狀。滿目焦土殘樑,冒著氣味刺鼻的青黑煙氣。

    趕到近處,劍子于半空中掃出掌氣逼向還未完全滅除星火的村莊,掌氣如風捲起他的長長的白色衣袖。龍宿禦風在他身後懸浮于空,覺得下頭焦黑的慘狀和陰霾天色映襯下的劍子背影,像是一幅悲戚的濃墨。

    劍子的掌氣熄滅了余火,率先落在地上。龍宿旋身而下落在他身旁,滿目瘡痍里那環繞龍宿周身的紫色元功如紫晶般點點散去,莫名的更顯淒清。

    遍地焚成焦炭的橫屍讓龍宿微微皺眉,雖頻頻耳聞此幾年間苦境盜匪猖狂殘虐,但實景,龍宿還是第一次見到。劍子與不太外出的龍宿不同,時常隻身來往江湖山水間,這樣的慘狀他並非第一次見到。有時他能趕上救得人命,而更多的時候卻如今日一般,眼中只見焦土橫屍,生靈塗炭。

    只稍站定片刻,劍子突然四處環望,側耳細聽起來。每一次來的晚了,他都希望能在這焦土之中尋得一絲希望。哪怕一個,哪怕只能救下一個也好。

    龍宿看他那專注的樣子,眼中色彩不禁稍有複雜。哈,人以群分么……佛劍是個願意承擔比丘殺生罪業的和尚,而劍子……本應清修無為之人,在慘狀之前卻不願輕易接受和放棄。對天命,這個人,這個修道人,他不願順行其道,卻像是寧願逆天也要拯救蒼生一般。

    他可能交到了兩個很不能省心的友人,龍宿想,也許最正確的選擇是從現在開始就同他們保持距離。但可惜,心防這種東西,一旦被打開,就關不上了。龍宿不得不承認,就是他們的如此不凡,才讓他覺得,他們足夠成為與自己比肩的友人。

    “嗚嗚嗚嗚嗚嗚——”

    細弱無力的哭聲,突然讓劍子與龍宿同時轉過了頭,一片焦黑的殘瓦下,仿佛隆起了一個大包狀。劍子想也不想的便趕上去,三兩下便用拂塵掃開層層黑炭般的殘骸,原來下頭竟然放著一個大水缸。那微弱的哭聲便是從缸中傳來,悶悶的斷斷續續的傳出。

    打開缸蓋,劍子看見裡頭的情景不禁一愣,原來缸裡頭竟是個三歲大的小姑娘,穿著一身紅底百花的粗布襖。劍子連忙將孩子從缸里抱出,當孩子的面孔露出在陽光下時,劍子愣住了。雖然已經過了兩年,但這眉目間還能找到自己依稀記得的樣子。

    “丫丫?”劍子試探的叫出曾經聽過的名字,“你是穆丫丫?”

    小姑娘也不知是餓的還是嚇得,又哭的上氣不接下氣,哪裡說得出話。她揉著眼睛抽抽噎噎的哭著,只輕輕的點了點頭。

    劍子原本還想問什麽,卻突然又聽見前頭燒毀的大樑下好似傳來一聲悶哼,像是有人痛苦呻吟。但只一下,便又沒有聲息了。劍子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但就在這時,那呻吟聲又響了一下。

    這下,劍子轉過身就將懷裡的小姑娘塞給了龍宿,也不管他身後的龍宿被硬塞了一個小孩后臉色是如何的震驚和僵硬。轉身一揮拂塵掃開大樑和碎瓦殘磚,劍子找到了呻吟的源頭,那裡躺著一個五歲多大的男孩兒,從破損的衣裳里能看見胸口一道觸目驚心的刀痕,還在冒著血。少年臉色仿佛死灰,嘴唇白的像紙,看那氣色,隨時都會丟了小命。

    劍子連忙上去先點住他身上大穴止血,然後運功護住男孩兒的心脈,此刻背後傳來小女孩兒更大聲的哭泣。劍子一回頭,簡直想要昏倒,想要靠儒門的大少爺帶孩子,他果然是太天真了。

    劍子手上救命的活兒不敢停,只是朝著龍宿大喊,“你別這樣架著她胳膊,小孩子會不舒服,而且這樣會脫臼的!”

    被劍子教訓很丟人,不過龍宿此刻也沒心情去計較,手上哭個不停的小姑娘已經佔據了他所有的注意力。所以聽到劍子的話,龍宿立刻改為把小丫頭正面抱進了懷裡。結果小姑娘細嫩的臉蛋兒蹭到了他胸口堅硬的寶石,立刻出了一條紅印子,疼的孩子張開嘴哇哇大哭,比方才在缸里的時候哭的大聲多了。這一下子,立刻讓龍宿又變成了兩手架在孩子胳膊下頭的動作,但一想到劍子的話,他又想收回手。可看到小姑娘臉上的印子,他又覺得收回來也不是辦法。就這樣,龍宿陷入了無比的糾結中。

    劍子給地上昏迷不醒的孩子喂下三顆保命丹,在伸手運氣助他化消丹藥的間隙再次沖龍宿大喊,“打橫抱!”

    龍宿聞言立刻將孩子打橫抱好,然後瞬間意識到劍子方才完全是在吼自己,於是抱著小姑娘轉到劍子正面去。

    “汝竟然吼吾?”

    “誰叫你沒常識。”忙著搶救人命,還得分心指導怎麼抱小孩這種事,讓劍子口氣也硬了幾分。

    “汝……汝同汝師尊一樣不可理喻!”

    “你還跟你師尊一樣不講道理呢。”

    “不准汝這樣講吾師尊!”

    “到底誰先說誰師尊的?”

    “咳咳咳……”地上的男孩兒咳出一口暗紅的血,讓劍子歇了脾氣,全心救治。

    而龍宿抱著的小姑娘則哭的累了,眼淚都給哭沒了,揉了揉哭腫的眼睛然後看見了地上進氣少出氣多的男孩兒。

    “哥……哥……阿寶哥哥……”

    男孩兒傷勢極重,不堪移動,劍子與龍宿便帶同兩個孩子先住進了最近的小城鎮,等待男孩兒的傷情穩定。

    第三天的傍晚,男孩兒終於睜開了眼睛,第一個看見的是趴在他床邊用圓滾滾的大眼睛盯著他的小姑娘。

    “丫……咳咳……丫丫……”

    “阿寶哥哥!”

    小姑娘急著要撲住剛睜開眼的男孩兒,被龍宿一把環住腰撈了起來,劍子看他撈的那麼順手不禁有些失笑,這傢伙三天前還對怎麼抱這個小丫頭苦惱的一塌糊塗呢。想想他三天前的手足無措,再看看如今那優雅不失風度的動作,真是差太多了。

    在龍宿看出自己的心思前,劍子扭頭去問床上的孩子,“阿寶,你現在感覺如何?”

    “我……口渴。”

    男孩兒的名字叫阿寶,默阿寶。

    原本,要前往村莊的事由劍子而起,兩個孩子也皆由他發現,這本應是他的責任。但男孩兒帶回觀中也就罷了,可這女孩子……劍子本想自己帶走男孩,把小丫頭留給龍宿安置。但這倆孩子卻表示不願分開,他們是村中僅剩的人,此刻就像是彼此最後能相依為命的親人一般,哪裡會願意分開呢?

    於是龍宿笑著輕搖摺扇,對劍子說,“好友,汝又欠吾一個人情了。”

    劍子笑笑回答,“能有那麼伶俐可愛的孩子們帶在身邊,好友你該感謝我才對啊。”

    七日後,龍宿帶同默阿寶與穆丫丫回轉敬天閣。

    翌月,龍宿擇吉日親為二人更名,男曰默言歆,女為穆仙鳳。

    歷四春之時,默言歆九歲,穆仙鳳七歲,前往六庭館修習禮儀。再三年,往學海無涯進修四年。時序、規制皆與龍宿幼時相仿。

    時默言歆十六,穆仙鳳十四,回轉敬天閣,由龍宿親授技藝。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5-12 17:49 | 5 楼
    满七
    昔别春风起,今还夏云浮。
    级别: 新鲜恐龙蛋


    精华: 0
    发帖: 198
    腹黑: 246 点
    珍珠: 1850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722(小时)
    注册时间:2011-11-15
    最后登录:2018-04-11

    鲜花 [34] 鸡蛋 [0]

     

    看到“那妇人生下个女儿”的时候我就猜到是仙凤啦~
    一开始抱小孩都不会的龙首后来还把这俩小的给养大了,真是“龙宿学艺何事不精啊”【咦用在这里对么喂
    这会儿干脆地把一对小朋友都交给龙宿了,以后还半开玩笑地想让仙凤去豁然之境的先生会不会觉得千金难买早知道啊噗
    当然,还有这会儿只认识到先生的腹黑的浅层次层面的主人也是……所以说……孽缘嘛,就是这样的啦╮(╯_╰)╭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5-12 20:30 | 6 楼
    龙鳞黄泉
    级别: *


    精华: *
    发帖: *
    腹黑: * 点
    珍珠: * 颗
    贡献: * 点
    华丽: 65 点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鲜花 [] 鸡蛋 []

     

    穆丫丫和默阿宝~~~小双仆什么的突然就活灵活现了起来~~~~

    果然剑子和龙宿是从师尊那辈起就相爱相杀的缘分啊~~~斗嘴嘛,那都是情趣~~~

    大师果然是不动如钟的真·汉子!!!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5-15 12:38 | 山东省东营市 7 楼
    凌雲臥龍
    凌雲
    级别: 纯情珍珠龙


    精华: 0
    发帖: 200
    腹黑: 65 点
    珍珠: 513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35 点
    在线时间:98(小时)
    注册时间:2014-09-11
    最后登录:2015-04-16

    鲜花 [0] 鸡蛋 [0]

     

    兩人相遇的場景還真是日後的翻板版!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4-10-20 16:29 | 8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琴箫和鸣≡

    Time now is:06-22 05:52,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