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4 » Pages: ( 4/4 total )
本页主题: [九周年] 11.04 當時年少 01~21(完),31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8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4(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7-12-14

鲜花 [234] 鸡蛋 [0]

 

[當時年少] 20


這廂疏樓龍宿還不知道,某兩位道門跟佛門的目前新秀未來流氓(咳)已經很自然並且完全沒問過他意願地就將他納入範圍下保護了。在他看來,作為一同競爭源流頂峰的對手,壓根無需跟另外兩人打什麼交道……直接打倒就是了,他對手下敗將從來就沒有多說半句話的興致。

無奈儒尊給他的課題裡面,除了要在三教盛會中取得成績之外,也需得先跟另外兩派代表建立起基本的感情。畢竟三教往來密切,如果能得道門及佛門的認同,自己未來的門主之路自然也能走得更加順遂才是。

距離三教盛會,還剩下不到半月。這期間,他除了時時邀請佛劍分說一同辯證論法,也命人從儒門送來了不少珍藏的佛典,毫不藏私地大方贈予,順利地跟佛劍分說建立起良好的關係了。

一開始他就是以穆仙鳳遇難來做為接近佛劍分說的契機,讓他覺得自己是個愛護屬下的好主人,再加上對朋友如此慷慨大方……即使佛劍分說是出家人,對身外之物並不掛懷,可總是拿人手短,吃人嘴軟不是?要拿下這個木頭楞和尚是再簡單不過了。

至於那個道門的劍子仙跡嘛……坐在低矮簡陋的小木屋裡,疏樓龍宿頗有深意地彎唇一笑。

縱使劍子仙跡端上的是兩杯清水仍舊泰然自若,更且殷勤介紹道:「難得少主大駕光臨,屋後有一眼山泉,這水可甜了!保證山下喝不到的。」

疏樓龍宿笑而不答,只是環顧了四周。這簡陋木屋裡只有一張方桌一架木床,連椅子都只有自己坐著的這把,身為主人的劍子仙跡只能很尷尬地坐在對面的床上,簡直可說家徒四壁……如果這能稱為「家」的話。

把滿腹的挑剔默默嚥下,硬是做出津津有味四下打量著的模樣,疏樓龍宿閒閒開口:「道長,汝說這屋子是汝跟獵戶們暫借來的?」

「是啊,他們春耕正忙著呢,不會上山來打獵,暫時就勻給我住了。講定春末我要離開之前,替他們補回用去的柴薪乾糧就可以了。」

「哦?這些獵戶可真信汝,也不怕汝把屋子給搬空了。」疏樓龍宿還是那副似笑非笑的口氣,「不過道長,汝也太過見外了。這樣的地方住著,該怎麼好好養精蓄銳,以應付將到的盛會呢?且不妨搬到吾那畫舫去住,也好指點指點吾家言歆的武功。」

「那怎麼好意思呢。」劍子仙跡立刻做出誠惶誠恐的表情,「我在這裡住著就很舒適了,不敢打擾少主。」

「耶,哪裡打擾了。莫非……」疏樓龍宿也很配合地故作佯怒,「道長是嫌棄吾那地方太小?」

「不是,畫舫再大總也是有限的嘛。」豈料劍子仙跡卻沒有順階下梯,反而另外應了話,「真要去住了,少主總是穿得一身珠光寶氣的……我這人粗手大腳的,可怕擠壞了你啊,哈哈。」

「哼。」

反正一開始也就只是隨口說說的,疏樓龍宿哪裡是當真要邀劍子仙跡前來同住,遂也只是輕輕放過,「總歸就是嫌棄吾嘛,龍宿明白了。」

不過劍子仙跡可不依了,「少主這是哪裡話啊!劍子可聽過說了,少主您一向都是以『華麗』作為已身特色……」

「不是『華麗』。」疏樓龍宿坦然糾正道:「是『華麗無雙』!」

「……」

兩人開始不著邊際地閒聊胡扯。說也奇怪,明明平日裡自己不是這麼喜歡與人口舌相爭的個性……通常辯個幾句便該要分出勝負,畢竟有條有理有根據,尋常人哪裡是他疏樓龍宿的對手?

可偏偏遇上這個劍子仙跡,簡直像是多長了七張嘴巴八條舌,不管自己用什麼樣的話語軟刺暗諷,他像是全沒有神經似地不痛不癢,還能笑嘻嘻地一句一句噎回來,簡直氣人!

……明明沒茶沒點心,可自己竟然覺得──還能聊一會兒,再聊一會兒。

對話到了最後,已經變成是互相挖苦取樂為主了。疏樓龍宿跟劍子仙跡一人一句地你來我往,就裁才分神想了會事情,下一刻,原本還在跟自己唇槍舌戰的劍子仙跡突然嚴肅了表情,嘴上說著取笑他財大氣粗的毒話沒停,可卻同時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疏樓龍宿一邊反笑他是沒情調的寒酸小氣,一邊跟著劍子仙跡悄悄潛伏到了窗下。

透過放下的木窗縫隙向外看,小屋外羅列著滿滿一列的弓箭手,箭頭在烈日照耀下反射著森寒的銳光。

此情此景,饒是疏樓龍宿也不免愕然,靠近了劍子仙跡傳音道:「這是怎麼回事?」

「……來尋仇的。」劍子仙跡唯有苦笑,「少主打算怎麼辦?」

「城門失火,殃及池魚。」疏樓龍宿臉色鐵青,咬牙一字一字吐出,「整整兩隊的弓箭手,靠誰能橫掃千軍?」

「唉,這次真的是我不好,連累你了。」劍子仙跡十分誠懇地建議道:「要不這樣吧,我先向他們說明清楚,此事本與你無關,讓他們先放你走……」

「別說廢話了。」要不是為了顧及修養,疏樓龍宿很想乾脆給他一掌轟出大門去,「對方太多人了,縱使吾倆聯手也不敵。這破木屋,難道沒有別的出路嗎?地道或是暗門之類的……」

劍子仙跡無情地打斷了疏樓龍宿的奢想,頗為乾脆地雙手一攤,「你都批評這屋子是破木屋了,可能嗎?除非你會鑽地術,我是不會啦。」

疏樓龍宿一張俊臉都發青了,「什麼時候了,汝還有心情說笑!」

「我一向都是很認真的。」劍子仙跡聳聳肩,「可惜你不懂得欣賞。」

這等性命交關的時刻,眼前這人卻是一副無所謂的模樣……如果是別種情況下,說不定他會欣賞此人如此置生死於度外的氣魄──前提是這人置之度外的非關自己的生死。

怒到極點的疏樓龍宿反而笑起來,「如此說來,反倒是吾失態了。這樣吧,此番若能得逃出生天,吾還該當向道長多請教一番才是。」

「唔,請教不敢當,不過教學相長就是了。」話是這麼說,劍子仙跡可完全沒有半點含蓄神情,笑得極為燦爛,「這樣一來,你疏樓龍宿這個朋友,劍子是交定了。」

「什麼?」話題急轉直下,疏樓龍宿也只能一愣。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6-09-28 17:13 | 30 楼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8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4(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7-12-14

鲜花 [234] 鸡蛋 [0]

 

[當時年少] 21




劍子仙跡從袖中掏出幾張黃紙,咬破自己指尖畫上符令,見疏樓龍宿只是呆望著看自己,索性主動地捉過他的左手,疏樓龍宿頓時意會,急急抽回手,「吾自己來!」

「你會畫符?」

疏樓龍宿忍住白他一眼的衝動,掏出隨身的匕首在指尖劃開了一道口子,無言地將手遞到劍子仙跡面前。

劍子仙跡嘖了一聲,「規矩這麼多。」握住那蔥白指尖為筆,快速地又畫好另外一張符令。

「灑豆成兵……吾以為道門密術裡該包括這一項。」心底隱隱著不悅,疏樓龍宿語氣中不乏諷刺意味。

「是可以啊,但是你難道願意隨便用把豆子來當自己的替身嗎?」劍子仙跡倒是沒在意,只是不在乎地笑笑,「既然是華麗無雙的少主大人的替身,我當然得費點功夫。」

疏樓龍宿瞪他,皮笑肉不笑,「吾可以給汝一把珍珠。」

「好豐厚的酬勞……不過我相信儒門少主的性命,絕對更加價值連城。」爽朗地哈哈一笑,劍子仙跡不再言語,開始凝神唸咒。

實在猜不出來劍子仙跡葫蘆裡賣的到底是什麼藥,疏樓龍宿只能暗自全神戒備著。只見劍子仙跡將那兩張繪有兩人血符的令紙夾在指尖,閉目唸唸有詞了半晌,驟然睜開精光燦然的墨眸,手中令紙往前疾指,一陣輕煙霹靂過後,竟是憑空出現了兩個一模一樣的劍子仙跡跟疏樓龍宿!!

一直認定這人只是個不學無術、裝模作樣的神棍,所謂「萬道莫及」的稱號不過是油嘴滑舌拐騙來的。如今卻親眼乍見如此道門妙法,疏樓龍宿著實有些瞠目結舌,「這……」

「不知少主覺得在下表現如何?」劍子仙跡笑得很欠揍,「應該勉勉強強算可以了吧?」

「汝這是何等術法……」疏樓龍宿實在想不出該怎麼稱呼眼前存在,「……這兩個……」

「只能算是假物。」劍子仙跡依舊一臉輕鬆自在,「自然不及你我原身的半點實力,不過騙一騙那些人的眼睛還可以。」

……這算「假物」?疏樓龍宿心下暗自震驚,望著那幾乎唯妙唯肖的另一個「疏樓龍宿」。如果硬是要挑毛病,就是表情木然了些……可若是不言不動地擺在那兒,說不定連自己都分不出來。

將疏樓龍宿強自鎮定的神情盡收眼底,劍子仙跡不由得有些得意,但又有些懊惱,「可惜時間不夠,否則連功體都能假借幾分……是說目前這樣也夠用了,等會就靠他們兩個了。」

「汝說功體?」疏樓龍宿再掩不住震驚,「汝道門竟然有此等妙法,這豈不是……」

「小心!」劍子仙跡猛地往疏樓龍宿一撲,恰恰護著他避過射進窗戶縫隙的利箭,「不聊了,我們走吧。」

「走?可是汝不是說……」

疏樓龍宿沒來得及多問,因為隨著他們動作,另外的「劍子仙跡」跟「疏樓龍宿」也動了起來。疏樓龍宿阻止不及,劍子仙跡竟是一個箭步衝上前,拉開了小屋木門。

「劍子仙跡」一襲白衣輕靈地躍出門外,後頭「疏樓龍宿」也跟著,漫天箭雨頓時紛紛往他們身上招呼。這兩人本是符紙幻化,遭箭矢射穿之後竟還撐了半刻,這才化為一陣青煙消失。

「趁現在!」

劍子仙跡抓緊時機,趁著弓箭手射完一輪尚在換箭的空檔,拉著疏樓龍宿便衝了出去。疏樓龍宿也不敢大意,提氣將輕功展到極致,守在屋外的眾人只覺眼前一花,那兩人便沒了蹤影。

暫時逃出生天,本該盡快脫困往山下走,劍子仙跡卻不由分說拉著他拐向另一條小徑直奔,疏樓龍宿想掙扎,「汝這是要去哪?別跟吾說汝在自家山頭都會迷路!」

「龍宿,你識水性嗎?」劍子仙跡沒有正面回答他,反而問了個看似風馬牛不相干的問題。

沒注意到劍子仙跡自動改換的稱呼,事實上他快被眼前這人給繞暈了,疏樓龍宿沉下一張俊臉,「回答吾!」

「噯,好歹這是我的地方,信我一回準沒錯。」

兩人跑到一處絕壁邊,往下一望,是深不見底的懸崖。崖底颳上來獵獵的天風,將兩人的衣袍長髮都撩得到處亂飛。

「汝到底想……汝這是在做什麼!」

在親眼見識到方才那樣栩栩如生的「假物」之後,疏樓龍宿本以為縱使這人再有任何驚人之舉,自己都不會動搖吃驚了,可是眼睜睜看著一個大男人在自己面前寬衣解帶,饒是疏樓龍宿再怎麼見多識廣,也不能面不改色地面對這種荒唐事,有點崩潰地低吼:「把衣服穿上!汝瘋了不成?」

劍子仙跡根本不為所動,依舊快手快腳地解下寬大飄逸的雪白道袍,連道冠也一併捨去,只不忘用割斷的衣帶將那看似極為古舊的配劍緊緊地縛在背上,一邊抬頭催促著,「你的衣服也脫了,動作快。」

「這成何體統!吾可是……」

嚴正抗議才到一半,劍子仙跡已經撲了過來,指尖凝氣一劃,直接割斷了他的領扣,華貴雲肩外掛頓時散落開來,掉了一地的珍珠玉鈿,疏樓龍宿簡直快氣瘋了,「劍子仙跡汝!」

「好了別叫了,誰叫你不自己脫,讓我來的話自然是粗暴點了。」不無可惜之意地望望地上,「只糟蹋了你這一身珠光寶氣。」

疏樓龍宿握緊拳,生平第一次起了如此暴烈的火氣,沁滿怒意的聲音反而降得森冷,「……汝最好給吾一個解釋。」

面對怒火狂燃的儒門少主,還能笑得這麼無所謂的,尋遍天下可能也只得劍子仙跡一人,嘿然一笑,「劍子仙跡,就是讓你料不到。」

「什、……!」

話聲方落,劍子仙跡突然毫無預兆地發勢衝了過來,一把將人攬在懷中,那衝力實在太猛,疏樓龍宿根本來不及提氣抵擋,只能跟著這人一同直直地跌落身後斷崖。

眼中的天地在瞬間倒轉,下墜的速度飛也似地快,劍子仙跡忽地用力收攏手臂,將人更緊地抱入懷裡,低聲在疏樓龍宿耳畔道:「閉氣。」

雖沒有聽見水聲,但從崖底颳過身側的風夾帶微濕水氣,已經讓疏樓龍宿猜出這崖下必是一處水潭,只不過……

心念急轉,疏樓龍宿本想掙扎著提氣出劍擊向崖壁阻住落勢,無奈此斷崖並不真的深不見底,轉眼兩人已經跌進墨幽水潭之中,激起漫天水花。

入水瞬間,縱使疏樓龍宿再不願,也只能閉起氣息放軟身子免得受傷;然而水漫口鼻不過一瞬,劍子已經拉著他飛快地往淺灘游去。

崖底並沒有平地,看來真是一處長年以來淤積而出的水潭;勉強靠在較淺的水洲邊歇息,兩人皆是一身溼淋水滴,可稱狼狽不堪,劍子仙跡頭上還掛著兩串水草。

疏樓龍宿一轉頭本要發作,見狀卻也忍俊不住,噗哧地笑出聲來。

縱使覺得尷尬,劍子仙跡也只若無其事地拿掉頭上「裝飾」,佯裝哀愁地抱怨:「我這麼盡心盡力地陪你逃命,你還笑我?真是難伺候。」掏掏懷中,竟摸出了一對精緻的龍紋白玉簪,「不過總算是替你救到這兩支簪子了,如何?我這個朋友還算夠意思吧?」

疏樓龍宿一愣,著實沒有發現自己的髮簪是什麼時候到了那人手中。下意識一摸,原本盤成華美髮髻的一頭銀紫長髮早在逃命落水的途中狼狽散形飛落,哪裡還有半點簪飾可以留下?可這人卻……

終於鬆懈下嚴密心防,那雙淺含笑意的鳳眸望來,縱然是自小清修的劍子仙跡心底也不禁狠狠一悸──一雙比琥珀還清澈,美麗得幾近不該出現在男人身上的金色眼瞳。

疏樓龍宿露出絕俊微笑,縱使此時落難,卻依舊是那樣氣度雍然,「……劍子,汝這個朋友,吾疏樓龍宿也交定了。」




─暫時完─

-----

各位好,網路公開的部分到這邊,剩餘的就保留在本子中囉。
謝謝大家賞文。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6-11-04 16:37 | 31 楼
«123 4 » Pages: ( 4/4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琴箫和鸣≡

Time now is:01-18 06:01,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