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3 4» Pages: ( 3/4 total )
本页主题: [九周年] 11.04 當時年少 01~21(完),31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9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8-07-04

鲜花 [234] 鸡蛋 [0]

 

[當時年少] 12



「沒啥沒啥。」劍子仙跡趕忙收回太過明顯的表情,「少主接下來想上哪兒去,昨天我也跟你提過了一處柳院荷池風景尚佳,不如咱們……」

他這麼一問原是客氣,心裡早是計畫好要把疏樓龍宿往北門那兒帶去。此時已是初夏,滿池碧綠荷葉夾雜幾點煙粉荷苞,景色美不勝收,向來都是慣愛吟風弄月的儒門人肯定會喜歡……

奈何任他劍子仙跡心中的如意算盤打得如何震天價響,疏樓龍宿卻是淡淡一笑,另行提議道:「吾倒是覺得有些乏了,不如尋處順眼的茶樓,休憩片刻再行吧。」

啊?他們出門有沒有半個時辰?才走了幾步路而已就要休息這個少主是有多嬌生慣養……就算要吃飯也得等飯點,這都還沒午時啊!

劍子仙跡腹誹連連,可仍然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疏樓龍宿連猶豫考慮一下也沒,直直走進了對街不遠門面最大最華麗氣派的那家「悅客居」去了。

……太好了,這家酒樓他連經過都不好意思經過。貴是肯定很貴,也不見得好吃嘛!他應該先帶疏樓龍宿去北門的……最少那兒的飯館可平實多了,城中這邊都是些坑死人不償命的黑店啊!

正陷入心中不知道要洗碗抵債幾天才償得清帳單的驚恐幻想之中,劍子仙跡忽然感覺上臂被輕點了幾下,趕忙轉頭去看,只見紅衣小婢女笑得一臉了然,遞出一只素白荷包,接著越過自己趕緊追著她家少主服侍去了。

愣愣地接過手,仔細一看才知道,乍看平凡無奇的緞白布料上可是精繡著同色銀線龍紋……光一個荷包也這樣精緻非凡,沉甸甸的,裏頭全是碎銀。

劍子仙跡頓時覺得,疏樓龍宿點了穆仙鳳隨行而沒選那個木頭默言歆,著實是個太過睿智的決定了!

幾步追入樓中,跑堂的夥計早是看人成精,一逕兒疊著笑,頗是殷勤地把疏樓龍宿這樣貴氣的主兒給直接領進了二樓最好的包廂,等劍子仙跡跟上來的時候,穆仙鳳菜都點到一半了。

「……魚香豆腐、淡糟炒鮮筍、雙耳炒銀丁,再來一盅冬瓜煲。」輕柔甜脆的少女嗓音很是好聽,眼尾瞥見走近的劍子仙跡,這才又吩咐道:「再加三人份的白飯,謝您了,小哥。」

待人客氣有禮,打賞又豐厚,樂得那跑堂的合不攏嘴,樂顛顛地跑下樓準備去了。

「……三人份的白飯,原來少主飯量忒大?」還是把他劍子仙跡給當成飯桶啦!?

經過穆仙鳳身邊時,劍子仙跡忍不住嘀咕道,穆仙鳳只是掩唇輕笑一聲,掏出手巾在包廂內備好的熱水盆內打溼了之後恭敬地遞給疏樓龍宿,這才退了出去,守禮地侍立在門外聽傳。

長長五色珠簾隔開內外,布置雅潔的包廂位居二樓內側,免於受到街道囂鬧打擾,倒是鬧中取靜。

只見安居主位上的疏樓龍宿儀態優雅地取過布巾擦拭著雙手,一邊隨意朝他招呼,語調閒然,「道長,坐。」

……說得好像這裡是他家似的。唉,或許就有這種人,天生就是到哪兒都有資格發號施令的命。

幸好他劍子仙跡天生是個很守本分的,也就乖乖依少主吩咐在他右手側落坐,「是,劍子聽令。」

疏樓龍宿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兩點笑弧頗是惹眼,劍子仙跡只管端著一張純然無辜的表情賣乖。

好在熱騰騰的好菜很快地便端上了桌,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穆仙鳳也不避諱劍子仙跡在場,掏出一小袋銀針仔細地一一試過,連碗筷杯盤都沒有放過,確定沒有問題了這才向兩人行了一禮,露出抱歉笑容,「出門在外不比自家,這家大廚的手藝是可以了……少主且委屈一餐,回頭鳳兒再準備幾道好菜補償少主跟道長吧。」

「穆姑娘客氣了,我輩道門中人向來隨性,承龍宿公子好意,能有這樣一餐佳餚已是福份,不敢再勞煩穆姑娘。」

「道長才是客氣,鳳兒很高興能做菜給道長品嘗的呀。」小姑娘揚起柳眉,佯怒道:「難道,劍子先生是嫌棄鳳兒的手藝嗎?」

「不敢不敢。」劍子仙跡連忙搖手否認,「穆姑娘是龍宿公子最看重的貼身侍婢,蕙質蘭心又巧手,我哪裡敢嫌棄啊?」

「道長真是的……」穆仙鳳忍不住吃吃竊笑起來,「這稱讚的是鳳兒,還是少主啊?」

然而就放任自家侍女跟劍子仙跡拌嘴閒聊著,一旁的疏樓龍宿竟意外地沒有插話打算,修長指尖有一下沒一下地閒敲著桌面,只一逕地望著窗外,像是心情頗佳的模樣。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5-04-07 18:21 | 20 楼
一入霹雳深似海
一入霹雳深似海,从此日漫是路人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02
腹黑: 96 点
珍珠: 1719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6(小时)
注册时间:2012-03-18
最后登录:2017-05-06

鲜花 [0] 鸡蛋 [0]

 

好好看~!!!棒棒噠~!佛劍也上線了~!期待三個人一同踏上天地源流的時候~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小受可以造反,但不可以成功。
顶端 Posted: 2015-04-16 22:20 | 21 楼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9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8-07-04

鲜花 [234] 鸡蛋 [0]

 

[當時年少] 13


「不敢不敢。」劍子仙跡連忙搖手否認,「穆姑娘是龍宿公子最看重的貼身侍婢,蕙質蘭心又巧手,我哪裡敢嫌棄啊?」

「道長真是的!」穆仙鳳忍不住吃吃竊笑起來,「仙鳳所學一切,全都是來自少主教導……這稱讚的是鳳兒,還是少主啊?」

劍子仙跡端正了一臉嚴肅,「自然是……兩個都稱讚了。」

這話要是讓旁人說起來,簡直像在吃豆腐一樣,偏偏劍子仙跡就是能說得一臉正經八百。然而一旁的疏樓龍宿也意外地沒有插話打算,就放任自家侍女跟劍子仙跡拌嘴閒聊;修長指尖有一下沒一下地輕敲著桌面,只一逕地望著窗外,像是心情頗佳的模樣。

眼看菜都上了桌,疏樓龍宿不忙著吃是意料中事,但穆仙鳳竟然也沒急著要服侍少主用餐……那就很值得玩味了。
一來是才用過早膳,二來是這一早上實在也沒做什麼勞動,劍子仙跡自然不餓,有得是十足耐性等著看他疏樓龍宿葫蘆裡又賣些什麼藥。

心底琢磨著該如何開口探問,目光同時隨意瀏覽過桌上菜色……劍子仙跡忽然心底一動──這滿滿一桌六七道菜,包含湯品……竟都是素菜。

彷彿有一線靈光在腦中閃過,但快得沒讓劍子仙跡來得及捉住……穆仙鳳愉快的甜喚已經響起,「佛劍大師。」

「久候大師不至……吾還以為,大師是不打算賞光了呢。」雖不至於殷切到親自起身相迎,但疏樓龍宿的聲音確實也是滿含著笑意,舉手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這一桌好菜都該涼透了,大師快快請進。」

門邊的穆仙鳳早早打起了珠簾候著,仍舊是那一身雪白袈裟,銀髮舍利的僧人雙掌合十,狹長秀目微歛,道了聲擾後才邁步進了廂內。

左右看看,似乎沒人打算給自己解釋一聲,劍子仙跡只得出聲問道:「這位是……」

穆仙鳳先是放下珠簾,這才轉頭解釋:「前幾日仙鳳上街採辦幾項物品,竟然被那不長眼的市井無賴給纏上……幸虧有佛劍大師出手,救了仙鳳。」言罷又轉向那僧人,款款地行了一禮。

那僧人面目淡然,雖然看起來還是年輕樣貌,卻是一股天生不怒自威的氣勢,「小事無須掛懷。」

「這怎能說是小事?」疏樓龍宿鳳眉一挑,彎唇勾起一抹銳利張揚的冷然溫度,「仙鳳是吾之得力助手,吾可不能一日少了她……多虧大師出手相助,不然仙鳳若是受了什麼傷……吾是絕不會放那些人甘休的。」

語調雖是閒然溫慢,但是那其中不可錯辨的殺意仍舊一閃而逝……劍子仙跡可絲毫不敢懷疑疏樓龍宿這句話的真實性。

正琢磨著是不是應該開口說些什麼話勸勸,佛劍卻已經沉聲應道:「龍宿,你不可妄生暴戾之心,怒火會蒙蔽你的心目,使你失去清明本心。」



-----

大師一登場就是一個卡稿的節奏......大師的台詞好難寫啊T口T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5-05-04 23:03 | 22 楼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9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8-07-04

鲜花 [234] 鸡蛋 [0]

 

-----
[當時年少] 14

……直呼名字,所以是很熟的人囉?劍子仙跡在心中暗忖。

疏樓龍宿眉峰挑得更高,顯見是不高興了,「所以說……難道吾該眼睜睜地看著吾家鳳兒被人欺負?還要笑著跟對方道謝?」

「吾非此意。」佛劍搖搖頭,「愛憎之心本是最強烈的情緒,一旦被情緒主宰,容易做出後悔莫及的錯誤決定。你乃一門之主,任何決定都會牽連甚廣,更加應該小心。」

原以為疏樓龍宿會直接翻臉的,畢竟被人當面訓斥……嗯,少主面子上肯定是下不去的吧?豈料疏樓龍宿只是瞪著佛劍不語,下一瞬卻是笑了起來,「哈,果然還是吾熟知的佛劍大師……請上座吧。」

……這轉折是怎麼回事啊?竟然能制住儒門少主的怒火……劍子仙跡不由得向佛劍投去了崇拜的眼神。

但佛劍卻又當著眾人的面搖了搖頭,「少主的盛情我心領了。」接著從袖中掏出一樣物事,遞到疏樓龍宿面前,「這個,我不能收。」

佛劍攤開的大掌中很不搭調地躺著一枚造型精緻小巧的紅寶石耳釘,豔紅似血、流光璀璨……光看就知道價值連城。明知疏樓龍宿出手向來闊綽,劍子仙跡仍是暗自在心底咋舌一聲,默默下意識地按住了腰間的內袋。

疏樓龍宿眨眨眼,換上了一副饒有興致的表情,看起來並沒有想要伸手接過的意思,「為何不?這可是吾之一番心意……莫非大師嫌棄簡陋?」

表情一直平靜的佛劍難得微微皺起了眉,「少主若是有意佈施……」

「誰說這是佈施了?」疏樓龍宿狡黠地笑起,「這只不過是吾送給汝的小禮物罷了,吾們不是好友嗎?」

佛劍看似愣住了,「……這太貴重了,如此身外之物……」

「的確只是身外之物。」疏樓龍宿很快地截斷他話頭,「吾知道大師長年清修,已不把凡俗的財富放在眼中。但龍宿本就只是一介俗人,也只知道這樣表達心意的方式……若大師能不惑於榮華富貴,又怎麼不能單純將此物看做普通石頭,看做只是一個朋友贈與的小小紀念呢?」

……說得比唱得好聽,劍子仙跡扁眼。

正想等著看佛劍大師好好地說說這個財大氣粗的擺顯傢伙,那看似正直不阿的僧人卻嚴肅地點了點頭,「少主說得沒錯。是我一時錯想了,實為我之不該……謝過。」說完便誦了一句佛號。

……你不要被他拐了啊,大師!劍子仙跡在心中吶喊著。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5-06-05 11:02 | 23 楼
荷顏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427
腹黑: 209 点
珍珠: 1785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1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10
最后登录:2016-06-24

鲜花 [2] 鸡蛋 [0]

 

劍子盤纏不夠就肉償吧XDDDDDDDDDD
感覺劍子跟龍宿的感情很超級慢速在滑.........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5-06-19 15:46 | 24 楼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9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8-07-04

鲜花 [234] 鸡蛋 [0]

 

Quote:
引用第24楼荷顏于2015-06-19 15:46发表的  :
劍子盤纏不夠就肉償吧XDDDDDDDDDD
感覺劍子跟龍宿的感情很超級慢速在滑.........


因為這是清水本呀~~~~((看我誠懇的表情

-----
[當時年少] 15

達成目的的疏樓龍宿笑意盈盈,「那麼在下準備得這一桌好菜的心意,也請大師不要冷落了才是哦。」

在疏樓龍宿堅持下,佛劍在他的左側入座。才剛坐了下來,疏樓龍宿便親自替他佈了好幾樣菜,頻頻勸食,殷勤得讓劍子仙跡簡直眼珠子都要掉出來。

見對座的劍子仙跡也不用餐,只是直盯著自己不放,佛劍立刻肅容舉手向劍子仙跡行了一禮,「見過道長,在下佛劍分說。」

劍子仙跡這才回過神來,狼狽地趕緊回禮,「大師好,貧道劍子仙跡。」

「吾並不是什麼大師,直喚吾佛劍即可。」先是輕輕皺眉糾正了劍子仙跡對自己的稱呼,佛劍分說這才又道:「劍子仙跡……道長可是道尊座下首徒,那位封號『萬道莫及』的劍子仙跡無誤?」

「欸,那啥,的確是我沒錯啦……」乍然被直報家門,劍子仙跡還真有些不好意思,「也不是什麼響亮名號,別提了別提了。」

「哪裡不響亮呢?」疏樓龍宿刻意插了嘴,提高的音調之中滿含劍子仙跡絕不可能聽錯的壞心笑意,「劍子道長這『萬道莫及』的稱號,連鎮日困守案牘的吾都曾聽聞,可說是天下皆知呢。」

不知道為什麼,被這位少主誇讚得這樣……劍子仙跡不覺得高興,反而有種大難臨頭的詭異感覺。暗暗捏了把冷汗,面上卻仍是不動聲色地安然應下,「少主謬讚了,劍子不敢當。」

與面對佛劍分說時迥異的態度讓疏樓龍宿輕輕挑眉,意味深長地看了劍子仙跡兩眼,沒再糾纏下去,只笑道:「道長太過謙虛客氣了,吾還有不少事情想請道長指教切磋的呢……哎,好囉好囉,再聊下去菜都涼透,那可是吾這為東道主的不對了,兩位快快請用吧!」

……一直在伺機插話的人不就是你嗎少主!劍子仙跡再度在心底怒吼。不過手中捧著的是人家的飯碗……他還是乖乖閉嘴吃飯就好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6-07-04 17:10 | 25 楼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9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8-07-04

鲜花 [234] 鸡蛋 [0]

 

[當時年少] 16



席間總算是沒人再開口了,只有杯盞偶爾幾下輕微的碰撞聲音,一派寧靜祥和景象。

佛劍大師自不必說,絕對是專注用餐珍惜食物一粥一飯當思來處不易;龍宿少主也不消說,飯點到了也不見得認真吃飯反正點心比正餐要緊;至於他劍子仙跡……拜託,他又不真的是飯桶!這才剛吃過早飯有沒有一個時辰!?哪裡還能吃得下啊真是……

正當劍子仙跡再度陷入滿腦腹誹難以自拔的時候,忽然聽得那軟軟噥噥的儒門嗓音響起,狀似若無其事地起了個話頭,「說起來,咱們三人今日裡能在這城中聚首,也算是難得的緣分……就不知道普渡眾生的大師跟兼善天下的道長,又是因著什麼原因,才在此城中停留?」

劍子仙跡眼中倏地閃過一絲光芒,極快便又隱了去;雖然爽快地應了疏樓龍宿的問話,卻又不免語帶了些保留,「這嘛,我乃是因家師交代,要我來這城裡辦點事情。」

佛劍分說就坦白多了,「師傅要我來參加源流峰的三教之會。」

「哦?佛門今年派大師當代表嗎?」疏樓龍宿一展摺扇笑了起來,當真是無雙倜儻之姿,「那麼看來吾們是沒有太多勝算,只能俯首稱臣了,汝說是嗎?劍子道長?」

語峰一轉,便是刻意做出了歉然神色,表面懊惱實則暗諷道:「唉啊,是吾疏忽了,道長可沒說自己是來參加盛會的……莫非貴門派出的不是道長您,還更另有其他高人嗎?」

……你不是明明就早知道了還跟我裝什麼傻!劍子仙跡也揚起笑容,二話不說地反刺了回去,「少主自然慧眼獨具,我們道門派出的確是貧道無誤……若非如此,又怎得少主特意前來與我結交呢?」

「道長這話說得可是真傷吾心了。」捂著心口,疏樓龍宿好不憂傷似地微微側過臉,低頭朝著佛劍分說的方向輕嘆道:「吾與道長結交,自然是因為欣賞道長無雙的風姿啊。這可不,第一次見面就讓萬道末及的劍子道長替吾親卜了一卦……多大的榮幸啊,吾本來還暗自高興的呢,想不到道長竟然認為龍宿接近汝,只是別有用心嗎?」

演得真開心哪,我就看你那小虎牙閃閃發光……根本是在偷笑吧!不提還好,一提之下劍子仙跡真是氣不打一處來,被戲弄得團團轉只能仰天咆哮的憋屈心情還記憶猶新……這傢伙竟然哪壺不開提哪壺!

正想藉機問候關心下少主那無中生有的「一子一女」,結果佛劍分說卻突來橫插入一句,「吾也久仰『劍子仙跡』的名聲,本次遇上實乃有緣,如蒙道長不棄,也希望有機會讓道長指點一番。」

「……大師過獎了,我實在……」

「劍子道長這可是打算藏私嗎?」某位少主正在笑吟吟地挑撥離間,「都說道法精妙、乾坤莫測……吾師尊也常告訴吾,道門著實有許多祕法是吾們難以想像的,怪不得道長這樣諱莫如深……」

「少主這又是哪的話?」

正面接下戰帖,劍子仙跡刻意離了座,手中拂塵輕掃過後甩向上臂,團團行了個大禮,「所謂道法自然,天理輪迴……窮極我道門歷代思想繼承,能窺得瞭解的部分也極是有限。更甚者,我輩中人身在大道之中,莫不都也只是萬物芻狗……又有何不同?只如今少主與大師既然感興趣,劍子淺識陋學,也愧談什麼指點不指點的……就當作是互相交流,可好?」

佛劍分說自然不會有意見,立刻合掌誦了一句「悉檀無量」,原本平靜淡然的神色看不出波動,只有眼神光采柔和,確實是興致勃勃的樣子;而疏樓龍宿則是習慣性地摺扇半掩去大半面容,只露出那雙同樣燦然的琥珀金眸,「既然如此,便有勞劍子道長了。」



-----

這部寫完之後我如果再敢寫到佛劍大師我就自己先剁手......

大師好難寫啊!!!!!嚶嚶嚶(哭暈在地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6-07-04 17:10 | 26 楼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9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8-07-04

鲜花 [234] 鸡蛋 [0]

 

-----
[當時年少] 17



午後熱燙毒辣的陽光曬得行人車馬紛紛走避,原本熙來攘往的街道頓時也顯得冷清了起來,只有稀稀落落幾個挑擔回程的小商販,連貓狗都全跑去躲在樹蔭下貪涼喘氣了。

卻見那一身紫衣的儒生還是不緊不慢緩步沿著官道行走著,手中摺扇有一搭沒一搭地輕輕搖晃,全不見有認真搧風之意;身後嬌小的紅衣婢女也只是靜靜落後幾步跟隨著。主僕兩人的步伐悠閒自在,好似頭頂炙熱豔陽對兩人毫無影響,仍是一副自清涼無汗的從容模樣。

主僕兩人漸行漸遠,竟是離開了城中主要街道,往劍子仙跡原本提到的那處北門荷池而去了。

此處荷池占地不小,湖上各有彎曲迴廊,連接池中幾處涼亭,供人們賞玩休憩之用。時值初夏,正是荷苞亭亭,未至盛開之期,遊客本就不多;加上又是方至未時,人們都還在午憩……竟是不見半人。

疏樓龍宿站定在一處涼蔭下,讓穆仙鳳也走到自己身側之後,方才回頭笑著揚聲喚道:「爾等跟了吾這麼一路……實在辛苦了。正午的日頭毒,竟是連影子也遮不得幾分,曬壞眾人了吧?」

身旁的穆仙鳳自然聽得出話中諷意,忍不住掩唇一笑。疏樓龍宿還接著下去說道:「畢竟還是吾儒門養出來的影衛,要是真給熱病了吾也於心不忍,爾等還是早點撤回,各自去休息吧。」

柔雅儒音冉冉在空氣中散開,但見疏樓龍宿面前本來無人的一片池邊碎石地,在疏疏落落的樹影之間竟眨眼便突然跪下一名黑衣人,「謝過少主關心。」

「前些日子的影衛……唉,不提也罷,沒一個跟得上的。若是當真臨危,又怎麼保護得了吾?倒是這兩天換了人……」疏樓龍宿瞇了瞇眼,打量起眼前裝束與其他影衛相差無幾,武功卻天差地遠的人,「汝,不差。」

「少主謬讚,桐文愧不敢當。屬下與一眾影衛同樣,皆是奉了儒尊的命令前來。」語氣態度仍是恭敬溫謹,說的卻是頂撞的言詞,「少主執意淹留此城中,我等影衛也只有繼續貼身護衛少主,畢竟也是擔心少主安危,希望少主莫要為難。」

「吾身邊已有仙鳳言歆隨侍,又有什麼好擔心的?」疏樓龍宿仍是笑著,面上神色卻已冷了幾分,不若適才溫和,「莫非爾等認為,吾龍宿親自調教出來的人,還不若爾等嗎?」

「屬下並無此意。」無懼自家少主明顯的怒意,那為首之人仍是不卑不亢地解釋道:「但是他們二人畢竟經歷尚淺,少主之前更是從未離開儒門外出歷練過……江湖上多的是各種陰險害人的手段,縱使是看來最平凡的販夫走卒,也不可掉以輕心。少主的武功才智自然是同輩人中的拔尖兒,可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少主真正要提防的,是險惡的人心啊。」

被人這樣一通說教下來,疏樓龍宿倒是不怒反笑,「……這樣說來,難道汝的江湖經驗就很豐富嗎?」聽著分明也是少年人的清朗嗓音,卻說得一副自己是個老江湖似的口吻。

「桐文少時也賤,故多行鄙事……乃是真正雞鳴狗盜之輩。」那人像是自己都忍不住笑,聲音也輕快了起來,「少主,儒尊是一心為了您好的,還是請您盡早隨屬下回轉儒門吧。」

疏樓龍宿覺得有趣了,「汝方才說,汝名為何?」

「回少主。」那人又恢復恭敬神態,「屬下桐文,目前忝為影衛之長。」

「桐文?這麼寫的?」臨空虛畫了幾筆,疏樓龍宿笑道:「栽下梧桐樹,自有鳳凰來……汝的名字倒是好兆頭。」

桐文倒沒有什麼特別開心的模樣,只是謙遜道:「謝少主。」

「也罷,汝就跟著吧。」話至此,疏樓龍宿像是已然失去了興致,只意興闌珊地揮了揮手,「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去,別在吾跟前晃就是了,看著惹煩。」

「不敢驚擾少主。」還單膝跪著的桐文立時又行了個禮。

「退下吧。」

「是。」

不過就是話聲方落的功夫,那人已然消失了身形。

穆仙鳳暗自在心裡低讚了聲,復又懊惱起來。適才那位桐文說得不錯,自己的武功壓根及不上他……也許言歆尚能與他不相上下?可光這樣,確實是遠遠不夠保護少主的。

思及此,穆仙鳳面上雖不顯,仍是覺著有些氣餒了起來。

兩主僕一路未多言語地回到了暫居的畫舫之外,疏樓龍宿突然道:「吾點汝來是服侍吾的,汝日日跟在吾身邊,武藝訓練的力度哪裡能和影衛比得上?汝還真往心裡計較去,傻透頂。」

自家心思被主子一語道破,穆仙鳳赧紅了臉,又是羞慚又是懊惱,款款跪下身,「蒙少主不棄,親自指導……可鳳兒卻讓少主丟臉了,請少主責罰。」

疏樓龍宿也不忙著讓穆仙鳳起身,搖著扇悠悠笑道:「汝連吾之心思都摸不透,是該罰罰汝。」

「少主只管責罰,仙鳳絕無二話。」

「那麼就罰汝……」足下一點,疏樓龍宿已然躍入艙中,只餘下衣袂冠飾間那珠玉交擊的脆響和著含笑儒音,「水晶糕、紫玉玫瑰酥各一份。」

「少主……?」穆仙鳳一時愣住。

「對了,還要冰鎮的酸梅湯,吾好餓又好熱。」

「少主!」這才反應過來,穆仙鳳又好氣又好笑,趕緊踏上默言歆給鋪好的棧板上了船,「您又想逃過午膳!就說點心不能當正餐吃的嘛!」

可惜某尾紫龍逮著了機會,正興高采烈地撒潑中,「汝還頂撞吾?快快送上來,遲了當心吾連言歆一起罰!」

管不得一旁的默言歆一臉莫名又錯愕,穆仙鳳只管追進艙裡,手腳麻利地幫著疏樓龍宿寬去了外裳,「少主要是熱了只管喊仙鳳給您更衣就是了,這樣的天還在外奔波,也是真熱壞您了。冰鎮酸梅湯早早就給您備好了……只是這午膳,還是用過了才好,總要給鳳兒一點時間做點心的嘛。」說著邊轉頭喊道:「言歆言歆,快把午膳給端上來,少主要用膳了!」

讓穆仙鳳幫著拆下繁複髮髻,疏樓龍宿還要作勢罵著,「吾就不該寵著汝,看看,現在就爬到吾的頭上了!」

「鳳兒謝少主賞。」刻意朗聲應道,穆仙鳳笑得燦爛,「知道少主最心疼鳳兒言歆了,捨不得罰我們的。」

疏樓龍宿乾脆拿起摺扇敲敲穆仙鳳髮頂,也沒使上半點力,打鬧的成分居多,「還有話了汝!」

「好嘛,想來少主是厭了,不想仙鳳伺候您用膳,那……」靈巧地轉轉眼珠,穆仙鳳刻意道:「鳳兒現下立刻去把劍子道長給請來,陪少主用膳好不?」

「請他來做甚?礙眼。」疏樓龍宿立刻冷淡了容色,轉頭吩咐道:「言歆,把午膳端到上層去,艙裡太悶了,吾哪裡吃得下。」

穆仙鳳偷偷地吐吐舌頭,「鳳兒知錯了,鳳兒這就去幫言歆準備佈膳。」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6-07-04 17:11 | 27 楼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9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8-07-04

鲜花 [234] 鸡蛋 [0]

 

-----
[當時年少] 18



食罷上茶,穆仙鳳望了望疏樓龍宿,見他還有些精神不似疲累模樣,遂試探地問道:「少主,日前裡那盤棋,您還琢磨不?鳳兒給您擺上可好?」

「哈,那盤殘局的棋路裡可是雜了好幾篇棋譜,汝哪裡還記得清?」疏樓龍宿笑起來,「也罷,汝就將棋盤跟棋子擺上,吾自個兒重排就是了。」

穆仙鳳乖巧答應,端出了一套精緻絕倫的棋具奉上。棋盤跟棋盅是上好花紋的黑檀木,打磨得細膩且光潤;兩盅黑白棋子則是琉璃所製,拈在手裡越發顯得通透而圓潤。

疏樓龍宿畢竟是儒門的一品狀元才,根本不用翻看棋譜,悠然地照記憶中的順序將黑白子一一擺上定位,自己與自己較量了起來。

候了半刻,見疏樓龍宿只是心下起棋來,一時也沒有其他吩咐,穆仙鳳便重新撥了撥爐裡的燃香,不再打擾地轉身退下忙別的事情去了。

疏樓龍宿探手自棋盅捻起一顆黑子,在指尖轉了轉,並不急著落子,只是垂眸深思起來。

──三教盛會,源流頂峰。自己若是要想讓眾人心服口服地登上儒門首位,自然是要全力設法在盛會中拔得頭籌。暗施巧計在大會之前便試探過了另兩派的代表……那劍子仙跡壓根不足為懼,倒是佛劍分說,恐怕是個難纏的敵手。

綜觀全局,盤上黑白棋子交錯密雜,已然漸成對峙。疏樓龍宿毫無猶豫地將黑子落下敵陣,阻住了白子的聯繫。

──可桐文卻說,他與一干影衛皆是儒尊派來的。「請盡早隨屬下回轉儒門」,這又是為何?自己此番前來參與盛會,師尊也是知曉的,行前甚至還多番囑咐,要自己特別留心佛門武學精深、道門術法玄妙,若無必勝把握不可硬碰,以免玉石俱焚,卻又為何派了影衛前來勸說自己提前回返?

究竟有何處被自己忽略了?這一切的關鍵……

日影漸偏,艙中的採光又不似外頭敞亮,生怕自家少主使壞了眼,穆仙鳳道了聲擾,進入艙中準備掌燈。

疏樓龍宿佇肘撐在小桌上,維持著她離去時的坐姿不動,顯然已完全陷入自己的思緒之中了。穆仙鳳沒敢出聲喚,輕手輕腳地點亮油燈放在桌上,終究是難掩好奇地看向疏樓龍宿面前的棋盤。

只見滿盤黑白棋子各自行軍佈陣,幾乎已經沒有落子之處。穆仙鳳心底暗算了一下,正想發話,抬頭卻見疏樓龍宿已回了神,正興致盎然地看向自己,「仙鳳可看出了勝負?」

穆仙鳳胸有成竹,甜甜地笑著應了,「是的少主,是白子勝了。」

「白子?」疏樓龍宿卻挑了挑眉,壞笑起來,「仙鳳,是吾太久沒有指點汝,退步了嗎?此局分明是黑子勝了。」

「咦?」穆仙鳳慌了,「可是,這幾處皆是死棋必須除去,然後補上圍目的數量……」重新算了一次,「沒有錯啊,白子勝了半子呢。」

疏樓龍宿搖搖頭,「吾帶著汝數一次吧。」

於是主僕兩人聯手,疏樓龍宿口述,穆仙鳳依言將死棋取走再補上圍地的數目,重新算過,的的確確是白子勝了半子。

「這,怎麼會……?」疏樓龍宿猶有些不敢置信。

「是不是少主漏算了前譜?」穆仙鳳推測道,「此處的白子,應當是特意先放下的,不然不會下在此處,鳳兒記得主人講過這篇棋譜。」

疏樓龍宿不答,只是死死盯住了黑棋領域之中,那格外突兀的一枚白子。

──事先放在此處的……棋子,是嗎?還是,根本尚有另外一股不知名的勢力,悄悄在暗中蟄伏著?

「少主?」穆仙鳳小心翼翼地喚了幾聲,「是不是累了?要不先歇歇,鳳兒晚點再來傳膳吧?」

「唔,別忙了,吾吃不下。」疏樓龍宿刻意特別誇張地伸了伸懶腰,「吾先歇會兒,替吾準備入浴吧。」

「是。」穆仙鳳得令,趕忙地下去準備了,「那麼便請少主稍後片刻,鳳兒讓言歆燒好水再來喚您。」

「嗯,不急。」

穆仙鳳走得匆忙,來不及將棋盤收拾撤下。暖黃燭火映照之下,琉璃白子散發出盈潤的光澤,顯得越發通透。

──如果是掌握不了的力量……不如索性棄之,又何妨?

伸出手,將那白子捻起握進掌中……頃刻便成了一陣粉末,輕輕一吹便無影無蹤。

看著自己已然空無一物的掌心,疏樓龍宿微笑了起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6-07-04 17:11 | 28 楼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9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8-07-04

鲜花 [234] 鸡蛋 [0]

 

[當時年少] 19


今日裡未蒙少主召喚,得以清閒半日。可沒人管飯的情況下,劍子仙跡倒也很自然地便背起行囊回到觀音廟前來擺攤看相。畢竟他還是覺得,靠自己雙手勞力換來的午飯比起上門去蹭來的要香得多了……何況他們儒門的飯碗簡直是太難捧了啊啊啊!

於是在歷經了求包生男的大媽(這要生的是兒子還是孫子?大媽您的年紀真的沒問題嗎!?);求如意郎君的嫂子(嫂子您這可是第二春……啊?第五春了?);來求收驚的大爺(夜哭的孩子在哪兒、啊?是您的話我可幫不上忙啊)等等族繁不及備載的神奇客人之後,總算也賺得了一小筆生活費,幾日糊口都不成問題了。

算起來今日生意實在不錯,不過劍子仙跡決定還是見好就收,以免不小心又碰上一個像疏樓龍宿那樣存心來找麻煩的,那多冤枉。

正準備收攤走人,又是忽來一道陰影擋住了桌面。劍子仙跡不禁無奈地暗忖起自己是否真該考慮改宗鬼谷神算……卜算的能力暫且不提,至少自己的預感還實在挺強的。勉強撐起笑臉抬頭:「不好意思,貧道收攤了……」

「道長,我並不是要算命。」站在攤前的佛劍分說一臉淡然,「我有事,找你。」
既然有事相談,總不能就站在太陽底下。於是劍子道長做了一回供齋人,請佛劍大師到鼓貨大街轉角處的一處茶棚喝茶。

坐的是簡陋地支著三根木樁的棚子,幾處破舊桌椅;喝的是兩文錢一杯的粗茶,上頭還浮著茶渣子。幸好店家還殷勤,見了他倆一個道士一個和尚,也沒有冷淡以對,還是忙忙地端上了兩碗茶,招呼他們往棚子裡邊坐點,躲躲太陽。

雖然不能像前幾日裡某儒門少主那樣好飯好菜地宴請,總歸是一番心意;至於是粗陋是精緻,心下無塵的佛劍大師自是不會放在心上。兩人才剛坐定,佛劍分說便端起茶碗一飲而盡,然後道:「劍子,我近幾日觀察……城中似有人在探訪龍宿的行蹤。」

……大師!你講話一定要這麼單刀直入,都不先打聲招呼的嗎?劍子仙跡差點沒被方飲入喉的茶水給嗆死──要知道他講了一個上午的話簡直快渴壞了,喝得不是普通大口,「咳、咳咳咳!!!」

佛劍分說也發現了自己正是害劍子仙跡嗆到的元凶,趕忙道歉:「抱歉,是我太心急了……你現在好點了嗎?需要我幫什麼忙?」

「沒事沒事,咱們說正事。」劍子仙跡連忙揮手表達自己無礙,「大師是從何發現的?」

「嗯,前日你與龍宿自觀音廟離開時,我便注意到了。」切換回正題之後便又是那個嚴肅正直的佛劍分說,「當時那個人一直跟隨著你們,雖然盡量裝得與周遭之人沒有不同,但是視線卻從來沒有離開過龍宿,而你們兩人一離開廣場,他便立刻跟上……形跡十分可疑。」

這樣說來的確頗不尋常……可只憑單一次的發現就斷定對方是要跟蹤儒門少主,似乎也略為牽強些。劍子仙跡凝神想了下,「我跟少主前往悅客居的時候,並無發現任何異常啊。」

佛劍分說搖搖頭,「我要進入悅客居之前,特意在附近先探查了一番,可那人已經消失無蹤了。」

「原來如此,難怪大師那日會遲來呢。」劍子仙跡恍然大悟,「那麼最近我們便要多注意少主的安全囉?」

「嗯。你既然常與他來往,在城中出入更要特別小心。就勞煩你了。」

佛劍大師的交代本是十分正經嚴肅,但不知為何,聽入劍子仙跡耳裡就是覺得一陣莫名詭異,只得打哈哈帶過,「……欸,這也說不上勞不勞煩的,大家都是朋友嘛。」

「朋友……嗎?」佛劍分說的神情明顯柔和了一些,「是,我也把你們兩人當成重要的朋友。」

咦?這樣就能成為佛劍大師「重要的朋友」?唔唔,這位佛劍大師看起來武力高強為人正直……會不會其實,意外地很好拐?

……劍子仙跡頓時覺得自己肩上壓的責任重大了起來。為了不讓老實人佛劍大師被某位奸險狡猾的少主拐去為非作歹……看來只能靠自己多辛苦點,盯緊那個危險分子好了,任重而道遠啊!

劍子仙跡還在為了自己未來可能的龐大責任(?)煩惱,佛劍分說已然接著說了下去,「劍子,你對三教盛會的想法是?」

「嗯?」沒料到佛劍分說會這樣問,劍子仙跡也一楞,「不就是百年一開,三教共同參與交流的活動而已嗎……?」

「你應該也知道,與會之人中拔得頭籌者,便可踏上天地源流,從此與天地同壽。」佛劍分說直視著他,接著似是為了接下來要說的話而猶豫了一下,「龍宿似乎……相當勝券在握。」

「他是儒門萬中選一的人中之龍嘛,求勝欲望強烈是必然的。」劍子仙跡只是笑著聳聳肩,「我倒覺得,勝負在其次,只要全力以赴就好。」

佛劍分說搖頭,「我一直不明白……最一開始,三教各自的領導人為何要舉辦這樣的會事,讓三教之人去互相競爭呢?」

「耶,也不用說是競爭……還是當成聚會就好了。」劍子仙跡舉杯,輕輕碰了佛劍分說的杯沿,「要不是因為這樣,我們又怎麼有機會認識呢?」

聞言,佛劍分說立刻強調地接話,「劍子你為人光明磊落,性格又大方灑脫。若是在江湖結識,我們也必然能夠成為好友的。」

「可你想,若不是前來參與盛會,他儒門少主哪裡能輕易出得了門啊?」

「……這麼說倒也是。」佛劍分說若有所思了起來,「龍宿少有江湖歷練,孤身一人出門的確是太危險了。」

佛劍分說對疏樓龍宿的關心委實表現得太過明顯,劍子仙跡也不由得好奇探問道:「你們以前認識嗎?」

「很小的時候曾經見過,龍宿估計是記不得見過我了。」佛劍分說露出了一個堪稱是溫柔的笑容,「龍宿幼年時身體很差,儒尊帶他來佛門住過一陣子,同時也求了天佛尊的一串佛珠,讓他戴在身邊解厄鎮災用的。」

……哦,原來是青梅、呃不,竹馬竹馬啊,難怪這樣關心愛護……等等,哪裡不對,「……天佛尊管解厄鎮災嗎?」那明明就是他們道門管的吧。

佛劍分說表情十分安然,「並不。不過師尊說,反正儒尊也是求個心安而已,不需拘泥於形式。」

嗯,果然是「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的出家人風格……絕對不能讓他跟那位少主走太近啊,太容易被拐啦啊啊啊!

「……佛劍,我太感動了,你真的是個十分關心朋友的人哪。」

只要隨便設想一下疏樓龍宿很可能會用來帶壞佛劍分說的種種不規矩行徑(?),劍子仙跡當下也露出燦爛誠懇笑容,「這趟前來三教盛會,劍子能夠與你們兩位成為好友,簡直太值得了。」




-----

明天布翁見~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6-07-04 17:11 | 29 楼
«12 3 4» Pages: ( 3/4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琴箫和鸣≡

Time now is:08-16 06:11,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