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4» Pages: ( 2/4 total )
本页主题: [九周年] 11.04 當時年少 01~21(完),31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凌雲臥龍
凌雲
级别: 纯情珍珠龙


精华: 0
发帖: 196
腹黑: 65 点
珍珠: 513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35 点
在线时间:98(小时)
注册时间:2014-09-11
最后登录:2015-04-16

鲜花 [0] 鸡蛋 [0]

 

哈哈~道門真的有夠悲催!要好好感謝主孑的體貼呀!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4-10-20 06:24 | 10 楼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080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15(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9-01-04

鲜花 [234] 鸡蛋 [0]

 

[當時年少] 08


酒足飯飽,劍子仙跡此時的心情可說好到不能再好,便是主動向疏樓龍宿搭了話,「既然龍宿公子說是要遊歷城中……可有什麼特別想去的地方嗎?」

疏樓龍宿只是微微一笑,「這地點,自然該是讓劍子道長來推薦了。」斂下眸,掩去眼中一閃而逝的精光。

……咦?這話的意思,讓他要做地陪還是讓他做東?這兩者可是天差地遠啊!

「這個嘛……」劍子仙跡搔搔頭,挺不好意思地承認,「我是個沒情調的俗人,只怕我喜歡去的地方不合龍宿公子的心意……」

「呵,道長忒謙了。」疏樓龍宿舉扇掩唇,「莫不是道長平日慣常清修、喜靜好雅,嫌棄這城中庸不可耐的繁華嗎?」

劍子仙跡連連擺手,「沒有啊,市井往來熱絡才是好事,表示天下太平,百姓無憂嘛!看著就舒心高興,哪裡會嫌棄啊?」

疏樓龍宿若無其事地繼續進逼,「那麼就是……道長選中的清修之地是難得的世外仙境,不輕易允許外人屢足囉?」

「咦?你想去我住的地方看嗎?」劍子仙跡大驚。

「不方便?」疏樓龍宿憂傷而狀似體諒地笑了一笑,「……吾想也是,道長的居處必是清淨無俗,怎能隨便讓人汙了出塵之境呢?」

「呃,修道之人哪會在意那些身外物啊,有寸土地能安眠;有片屋瓦能遮身就很好了……嗯,豁然無為才是我輩道門之人應該追求的事情……所以說,我住的地方那是真的沒什麼好看的,龍宿公子何不考慮上外城那兒走走?據說那是全城最熱鬧的集市所在……再不然,不然柳院荷池的風景秀麗,龍宿公子你定會中意的……」

劍子道長很努力地絞盡腦汁,試著想說服眼前這位不知是心血來潮還是鬼迷心竅的貴公子改變心意……可惜對方雖然還面帶微笑,卻依稀彷彿是昨日在攤位上逼得自己汗出如漿的執著姿態,說什麼也不鬆口。最後仍然抗拒無效的劍子仙跡,也只能無奈乾笑道:「……如果龍宿公子不嫌棄的話,在下也只有恭敬不如從命了。」

「那,擇日不如撞日,吾看明天就請劍子道長作東,帶吾到城中好好賞遊一番吧?」

……真是要他做東啊!?不知道洗碗抵債這種事情,店家能不能給他緩刑一天再去?

「……這、這是自然……」劍子仙跡笑得好虛弱。

疏樓龍宿掩在華麗宮扇之後的眉眼彎彎,顯然是一張非常滿意的笑臉,「吾很期待。」

-----

坐在簡陋的小草屋裡,劍子仙跡正在三省自身。

他暫居的此處草蘆本是山裡的幾位獵戶們一齊備下,萬一上山時遭遇上天時不正等等意外可以暫時躲避用的。雖然簡陋矮小,倒是柴薪乾糧一應俱全,該有的煮食器皿也算勉強齊整。

現下正是春耕時節,大夥兒都忙著下田去了。山裡的動物們經過了一冬的眠養也正瘦得支離,總得給人家一些繁衍生息的時間,所以不會有人上山來打獵。既然這處草蘆暫時也沒有用處,獵戶們索性大方勻給了這位道長暫居,只約定好道長離開之前得幫他們將用去的柴薪乾糧都給全數補回,劍子仙跡也應了。

只不過……這種地方他住著可以,說不上舒適倒也能算自在;要是真讓那位嬌生慣養的儒門少主駕臨……指不定會當場昏倒。

說起來,大夥兒都公認他劍子仙跡一向是個隨興平和的傢伙,從來也沒有什麼事物能在他的心上罣礙著。是以他年紀雖輕,但這性子卻豁達得彷彿已經看盡人生百態,真正的「道心自然」。可面對那位看著就是貴氣優雅、淡漠規矩得難以隨意親近的儒門少主,他卻是少見的手足無措,總是不知道該怎麼拿捏應對的分寸才好。

──莫非,這就是師尊口中所說的,他求道之路上的一大劫?

在集境取得「萬道莫及」的稱號之後,雖然人間道場的那件事消息封鎖得嚴實,除了與會的道門高層之外,誰也不知道事情的真相究竟為何,對外也只宣稱眾人是突然得了暴病而死;而天高皇帝遠的苦境,更是幾乎沒人知道這件事情……但怎麼瞞得過道尊?

於是劍子仙跡歸來之後,表面上是成了道門新一代的年輕棟樑,眾人都認為他必然穩坐下任道尊之位,而道尊卻沒多說什麼,只是忽然宣布有任務要交他去辦,便將劍子仙跡派到此城之中。

──事實上道尊曾經私底下將劍子仙跡傳喚去,師徒兩人有過一次隱密的對談。

「劍子吾徒。」同樣鶴髮童顏的道尊面容溫和詼諧,總是帶著笑。今日卻是意外一臉嚴肅的表情,「你要為師如何相信,你不是在那生死峰上入了魔……才狂性一起大開殺戒的?」

跪在座下的劍子仙跡低著頭,看不清表情;沒有直接回答自家師傅,反而拋出了另一個問題,「劍子曾經聽聞,師尊年輕時候乃是出身問俠峰……不知道師尊認為要怎樣做……才當得起『俠者』之名?」

「俠之大者,為國為民。自然是要擔得起天下蒼生期望的心正之人,能為正道捨身取義,方敢稱俠。」道尊毫不猶豫地應了,然後一揮掌氣狠狠巴了劍子仙跡後腦一記,「你這渾小子,不過是贏了個小小論道而已就拿翹起來,敢考你師傅我了是吧!?」

劍子仙跡非常委屈地摸著腦袋,「誰叫師傅你先懷疑我啊!」

「我怎麼問你也不肯照實講,你這小子還敢給我強嘴!我是師傅還是你是師傅啊?」各種不爽的道尊掄起袖子就要教訓徒弟。

「有你這麼不信任自己徒弟的師傅嗎!」劍子仙跡完全不知道「怕」這個字要怎麼寫,繼續扠著腰跟自家師傅叫板,「我就說了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我是不得已的嘛!那些人都入了魔,不殺他們難道放出去危害其他老百姓嗎?沒事殺那麼多人我手也會痠的啊。」

「那你倒是給我說說看,究竟為何眾人會入魔,是怎樣法力高強的魔物能夠在諸位高人齊聚的萬道論壇搗鬼,你又是如何脫身……一一交代清楚!」

「這個就……無可奉告了。」劍子仙跡雙手一攤,將無賴樣發揮到極致。

如果只是口頭訓誡,道尊實在拿這個皮厚到不行的閉門弟子毫無辦法;可雖然嘴上罵得兇,他心裡不免是偏寵劍子的,前思後想著實別無他法,不如索性對劍子吐實,或許這個豁達的孩子能走出不一樣的路。

這樣一主意定了,道尊便沉下聲音喝道:「劍子,跪下。」

嘴巴上和自己師傅胡鬧,但劍子並不真是個不懂輕重的,當即沒有二話地重重跪到青石地磚上,「弟子聽令。」




-----

母上催著我再不去洗澡要剝了我的皮了......只好先斷在這裡。

生死修羅之間努力再來灑點土,我沒有要棄這個坑真的沒有!!_(′ཀ`」 ∠)_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5-02-04 23:46 | 11 楼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080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15(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9-01-04

鲜花 [234] 鸡蛋 [0]

 

[當時年少] 09



「你可還記得、當初我為何引你入門修道?」

劍子低著頭看不清神情,但口氣還是平穩的,毫不遲疑地回答道:「弟子不曾或忘。」

──道尊是在一個妖物的巢穴之中找到他的。當時只剩皮包骨的小男孩已經被採捕得氣血兩虧,神情茫然地坐在森森的白骨堆之上,手底還緊緊抱著一截白骨。

「……爹娘?」問了數遍,一直呆滯著的小男孩這才像是聽懂了,將手中的臂骨舉高:「在這裡啊。」

他一路追著這個妖物直到藏身之處,費盡心力才將其殲滅;但想來劍子的爹娘……該是已經葬身妖物口中,別無他法的道尊只能將他帶回道門,令他拜入自己門下。

道尊並沒有隱瞞過他的身世,劍子仙跡一直都知道自己的父母乃是死於妖物之手。但隨著劍子仙跡年歲漸長,劍法道術已然略有小成……道尊開始擔心起這個弟子會因為父母的血仇而心中有恨,成為他之心魔。

可其實……劍子仙跡對那段過往已然沒有任何印象──他知道自己有父母,可是從來不能理解那代表什麼樣的形象。

從他有記憶起,他一直就是道門的人。說出來,可能會被世人罵為不孝……但在他心中,師傅就是他唯一的父親。

──這麼肉麻的想法劍子仙跡當然不可能對道尊承認一絲半點,還是那樣一臉滿不在乎的模樣,「徒兒修道,乃是因為想要追求道之本意。雖是逆身修心,但能夠坐看四季遞嬗,與天地自然相互感應……才是我想追求的『道』。至於斬妖除魔、保衛百姓那些什麼的,不過都是舉手之勞而已。唉啊我說師傅,你真的擔心太過了啦!」

道尊仔細地觀察著劍子仙跡的神情,卻看不出什麼端倪,「……那麼你認為,吾輩修道之人擁有力量之後,應該做些什麼?」

劍子仙跡自然明白道尊這樣問法的真意,於是也換上了認真神色,「越是擁有力量,越應該要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