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12.16 長亭(全)外篇 歸時說(完 18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清岚
閒來無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482
腹黑: 307 点
珍珠: 705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067(小时)
注册时间:2010-04-14
最后登录:2019-06-02

鲜花 [119] 鸡蛋 [0]

 12.16 長亭(全)外篇 歸時說(完 18F)

0
我不敢說這個是中秋文,我怕被人打臉…………

所以你們就只當我腦筋燒壞了 抽風吧


+++++++++++++++++++++




劍子下至半山腰時,已有烏騰騰的云從兩邊漫過來。他抹了把臉,望了望天,倒不是怕這雨,而是倘若一會若因雨大而耽擱了歸程,只恐又有人要以此大做文章。
想來是頗有些無奈的事情,臉上卻不知緣何的不自禁的笑了起來。便只顧加快了些腳頭,恨不得能插翅飛起來。

待劍子緊趕慢趕的跑到三分春色,等了半刻卻不見仙鳳來迎。劍子覺得怪,便只顧自己往裡走了去。三分春色庭院頗深,龍宿為取其幽靜,連裡頭用的人都比別處消減了一大半。劍子進了園子拐過了幾個彎才遇上龍宿房外的幾個女官,劍子素來待人親和,幾人見了他便簇上去,說說笑笑的領著去了龍宿平日讀書的小院。

書房里頭幾個女官展了一副長卷,龍宿領著仙鳳一處一處的瞧,偶爾回頭說上幾句,看著興致頗高的樣子。劍子踏進去,笑道:“這是在瞧什麽,這麼熱鬧。”

仙鳳笑盈盈的轉身一拜:“先生來了,主人買了處新地,這不正在看樣圖籌畫著建宅子呢。”
劍子應了一聲,看了看龍宿道:“怪道不理吾。緣是得了這樣的巧宗,怎麼也不教吾看看?好壞也讓吾替自己謀劃幾間好屋子。”
說著也跟著擠過去,龍宿見狀笑著用扇子撲他,只道:“教汝來看?只怕是好好的地方一會兒給汝弄的又同汝那寒酸破屋一般豁然。汝就別瞎起哄了,一邊坐著去,省的擋著吾的光。”

一屋子人聽聞都哧哧笑起來,劍子也不惱,跟著一同笑著在一旁的花梨木圈椅上坐下,想了想又站起來,拿了龍宿擱在几案上的茶盞和果盤來吃。龍宿也由得他去,只顧著居者扇子指指劃劃著前後交代。
劍子一邊品茶一邊靜靜看著他,龍宿今日似仍未曾出過門,只穿了一襲牙白色的便服,袖口和腰帶上都有捻了金絲的緙繡丁香色花樣圖案。綰發的也不是那對玉簪,而是換了一根通綠的翡翠簪子,頗為跳脫的顏色襯起龍宿一頭紫發卻也是好看。劍子一邊摩挲著手裡溫潤的白玉茶盞,眯著眼心裡嘖嘖的嘆了幾聲,只道這龍宿過起日子真也是無處不精,極盡了奢華之所能。想來若照著他的性子置辦,那新起宅子裡頭也不知是個怎樣的好光景。
想到這兒,又忍不住開口逗弄他道:“龍宿可得記得也給吾謀劃好,要是回頭劍子看著覺得不滿意可就是要自己動手的。”

龍宿聞言回頭哂笑:“汝這道士真是好厚的臉,一文錢不出就要向人討便宜。只管安心吃汝的茶,自然哪樣都少不了汝的。”

外頭的太陽照著龍宿側臉,朱砂印上不知是點了些什麽,在日光下爍爍有光,襯的龍宿容顏越發明媚。劍子心中一動,起身走過去從後頭攬住他的腰,將頭擱至他耳畔。
“可是你說的?哪樣都少不了吾的……”

龍宿微一愣,然後撇過頭去小聲嘀咕:“大白天的,汝就渾說些什麽啊……”

劍子悄聲笑笑,抬頭望向窗外。心道果然但凡這龍宿呆的地方果真就是個好地方,方才在外頭還看見漫天烏雲,到了這三分春色卻都像吹不進了來似的,仍是微風拂面,暖陽熙照。



那新宅子劍子通共就見過兩回,第一回龍宿領著他去的時候還是荒著的一大片,只記得是個依山傍水的好地方。而後不等得看他建完便因世道不太平又踏足江湖,只一去也不記年月,直到龍宿宅子建成去了帖請他,這竟才算是第二回。
劍子站在門前只見當時一方平地已成眼前拔起瓊樓,心裡也不由暗歎,這到底是時間如流水,虧得龍宿近來被新宅的事絆住了腿,不得空來管他在做什麽,要不必然又得與他嘔上一場氣。被仙鳳領了走進一段路,劍子才發現原來這園子裡頭竟別有洞天,除卻種植的奇花異草之外,嫋嫋的總有一股薄霧,進出遠處的屋子都被籠著,一眼望去卻有一股煙雨樓臺的風味。劍子笑道果然是龍宿有本事,什麽樣的好地方都能找的到。

想著又轉頭問仙鳳:“這宅子可有名?”

仙鳳道:“主人賜名龍煙宛。”

“龍煙宛……”劍子看了看四周景致又笑:“好名字,確實妥帖。”

仙鳳笑著一福,又一處一處的帶著劍子逛,每處匾額題字都甚是風雅,相得益彰,看得出龍宿確實費了好一番工夫心思。
直到兩人行至一遊廊外,劍子舉頭,卻見空掛了一副匾額未有題字。劍子心裡疑惑也不知是什麽緣故,問了仙鳳,仙鳳也只是笑著不說。而這遊廊卻比一般人家的長了許多,兩側挂的紅色宮燈蜿蜒而去。
劍子看著只道龍宿那傢伙到底是個念舊的,只把宮燈幃搬到這處來了。

遊廊盡頭連著湖上的亭台水榭,請的一班樂伎正在裡頭彈奏絲竹。龍宿依舊是橫靠在鋪了狐裘的美人榻上喝酒,見劍子來了也不站起來,只笑著吩咐仙鳳看座。

待劍子坐定又問:“想來鳳兒已帶汝遊遍了,汝看吾的這處新地方如何?”

劍子說:“背山靠水又有地熱溫泉,你龍宿挑的地方從來都不會差,此地更是難得一見的好。”

龍宿聞言搖了搖扇:“只因地方不錯,吾也樂得花一番心思。單看這留仙台,吾愛其景致,卻又擔心冬日里湖上寒涼,便又引了溫泉里的水在底下暖著。”

劍子咋舌,環顧了周遭景色嘖嘖稱讚:“難怪叫留仙台,若真是神仙下凡落在這裡恐怕也都不肯走了。”

龍宿對這話似十分中意,大笑起來道:“自然是神仙都住的。”

劍子也笑:“論這享樂花錢的工夫你龍宿稱其二誰還敢稱第一,神仙都得輸你三分啊。”

龍宿瞟了他一眼:“自然,人生在世已不稱意,若還不懂散髮弄扁舟豈不都是白活了?吾可不像那些什麽仙,九命怪貓一般的禍害難死。”

劍子聽聞哭笑不得:“喂,你想罵吾說便是了,何必又扯上自己?”

龍宿扭頭忽然拉下臉:“這樣說幾句汝就心疼了?無牽無掛的劍子大仙。”

到底是讓他知道了,劍子嘆了一聲起身往龍宿的腳后坐去。道:“吾與佛劍不過是哨探哨探,也不曾真與人動過手,你太過擔心了。”

“吾太過擔心?汝與佛劍自神宮里被掏空了出來,養到如今也不過是恢復了五六成。吾再三重複,非是死劫逼命不可動手。”龍宿斜了他一眼,長歎道:“汝不為吾想,也要想想吾在汝身上花銷下去的那些名貴藥材,連吾都覺得可惜。”
半晌又聽龍宿嘆了一聲:“吾是攔不住汝的……”

劍子自知理虧不敢作響,又覺得這麼好好的氣氛變成現在的樣子,倒是負了這一方的好景色。便岔開話道:“方才吾一路走來見處處有題字,為何只是外頭那遊廊無名?”

“原也是擬過名的,只是不太好。”

他見龍宿雖未轉過來,話卻已經軟了許多,便又問:“哦?是什麽名?”

龍宿回頭深深看了他一眼:“長亭。”

“只是叫長亭?”劍子隨口道:“也是太簡單了些。”

“簡單?是為太難了,才不用的。”

劍子聞言疑惑的皺了皺眉,低頭想了片刻,忽然茅塞頓開。

“長亭好,便就叫長亭吧。”劍子笑道。

“不好,吾現在不喜歡了。”

“吾喜歡,有吾喜歡就可以了。”

“哼……”

“回頭叫仙鳳丫頭拿紙筆來,這兩個字劍子來題。”

“呵,吾看還是算了吧。白紙黑字的,怕汝以後不好賴帳啊。”

“龍宿你又不信吾?誒,你就多信吾一回吧……”



待到匾額做好的時候,劍子已去了集境。仙鳳使人抬著匾額進來與龍宿看,龍宿看著那兩個蒼勁的字直發愣。仙鳳看了會忍不住走過去小聲問:“主人,要掛上去嗎?”

龍宿猶豫了一會兒,終究嘆了一聲:“掛上去罷。”


又後來,龍宿住進了龍煙宛,劍子也跟著住了進來。劍子自己替自己拾掇了一個小院子,裡頭種些好養活的瓜果蔬菜之類的,也種過幾回龍宿喜愛的牡丹,只是那花金貴,不管他怎麼小心伺候都是死。
他看了也總是頗無奈的笑著說;“以前吾說過,你龍宿若不替吾謀劃好,道士吾便自己來。不過這有些事情吧,道士到底比不得你龍宿,還是得你來才比較合適。”

而當時他親筆書下的匾額,劍子一天多少要路過上幾回,只是再未曾自遊廊拾級而上。有時候取出紫金簫坐在遊廊里吹上一會兒,然後聽廊上的風吹著那簫聲走過一遭,最後又吹回到自己的耳朵里,不多不少依舊是蕭聲。

劍子仰著頭往遠處那安放著白玉琴的留仙台望去,瓊樓仙閣薄霧裊裊,好似不在人間。


留仙長停,他那時怎麼會不明白,怎麼不明白。



—— 長亭  完 ——
[ 此帖被清岚在2012-12-18 22:20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行雨) f&e:賀文不管飽啊.....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散人閒居嵐岫間

    顶端 Posted: 2012-09-26 00:51 | [楼 主]
    清岚
    閒來無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482
    腹黑: 307 点
    珍珠: 705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067(小时)
    注册时间:2010-04-14
    最后登录:2019-06-02

    鲜花 [119] 鸡蛋 [0]

     

    to louly:其實劍子都明白,只是他心裡對江湖的責任感讓他迫不得已。欲蓋彌彰也是一種因為覺得虧欠而無法直面。
    直到最後失去龍宿之後他無法再去登上留仙台也是一種無法直面。所以一如往昔什麽的自然是沒有辦法做到的,往昔故人都不在了,還怎麼一如往昔呢

    額,總之我也不知道為啥要寫了這樣一篇東西出來……成型還特別順暢中途一點都不卡,難道我真是後媽臉么……(被拍死)

    叫行雨請我們吃月餅補償一下好了!


    to keikenn :好吧我也覺得自己不太厚道………我想想怎麼端一盤好菜挽回一下

    to 满七:其實我想到長亭二字的時候就會覺得特別蒼涼……大概壞就壞再這個地方了吧(喂!別推卸責任)
    樓主雖然大部份時間是親媽……但是有時候心裡會有個邪惡的小人出來搗亂啊啊啊啊 ~無法控制啊~~~這種時候大家就當做是調劑口味吧,總吃甜食容易蛀牙是吧……


    to 天青石:這文寫的大約是龍戰左右的事情……著名的什麽什麽一戰我就不再揭傷疤了。所以此文里的龍宿和劍子最後確實是分開了,生與死的距離………


    to 行雨:啊啊啊!大王饒命!不要打我臉有話好好說……
    我這不是覺得大家可能甜月餅吃多了給你們解解膩么(被人圍毆)
    好吧,我錯了我會盡力改過自新…………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散人閒居嵐岫間

    顶端 Posted: 2012-09-29 23:57 | 1 楼
    清岚
    閒來無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482
    腹黑: 307 点
    珍珠: 705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067(小时)
    注册时间:2010-04-14
    最后登录:2019-06-02

    鲜花 [119] 鸡蛋 [0]

     

    Quote:
    引用第8楼行雨于2012-10-01 11:21发表的  :


    成。

    雖然我覺得我是平白無故膝蓋中了一箭,但你們知道我向來是個善良的親媽~只要清嵐菇涼把主子給迎回長亭,我就讓他們在留仙臺上一塊兒欲仙欲死、得道升天!(發言自重)



    你說的話可是要作數的,我這就來問你討了,嘻嘻~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散人閒居嵐岫間

    顶端 Posted: 2012-11-26 02:04 | 2 楼
    清岚
    閒來無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482
    腹黑: 307 点
    珍珠: 705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067(小时)
    注册时间:2010-04-14
    最后登录:2019-06-02

    鲜花 [119] 鸡蛋 [0]

     

    第一:大家快跟行雨討肉吃去~!


    第二:這個后篇怎麼又比正片長了,我好像有點把自己也繞進去了的感覺……




    ----------------------------------------


        歸時說


    (上)


    劍子將最右一鍬土仔細的撒上,然後抬手抹了抹自己額頭上的汗。他知道當下並不是遷植花株的好時節,卻還是忙忙碌碌了半天從疏樓西風移了兩三株半開著骨朵兒的牡丹來,都是龍宿平日里特別喜歡的幾支。說來也奇怪,這些花在疏樓西風那個沒人的地方關著,照說早就該壞了,可看著倒依舊是長勢喜人。

    劍子拄著鍬看了看天,又笑著低頭,自言自語道:“難得遇上個好節日,劍子一個人過也無趣。往日裡龍宿疼你們,劍子想起來便勞動了你們這些花挪個地。龍宿瞧的高興,也算替劍子吾湊個花好月圓。”
    說著又往新泥上撒了點水,這才擱下桶晃悠悠的往後頭去了。

    幾株花哪裡經得他這樣折騰,只在月下蔫巴巴的搭著葉子。劍子走了好一會之後,只聽從遠處的風裡漸起珠玉環佩的輕響,一雙珠繡軟鞋停在那幾株花前。那人看了片刻又用手中的一柄七寶扇托了一片花葉,嗟歎一聲,道:“吾不在,倒是連累了汝等了。汝等也勿怪那道士,到底不是個有心賞花弄月的。”
    說罷也不管地上的泥,彎下身來侍弄。還未及拾起一邊水桶里的水瓢,聽得後頭的慢慢靠近的腳步聲,卻似早在他意料之內,只顧專注於眼前花葉。
    來人並未同他說話,只等他灌下了三兩瓢的水,又要去扶花泥的時候才摁住了他的膀子。

    “留著吾來吧,仔細一會糟蹋了你那些金貴衣裳。”

    龍宿聞言直起身來順勢躲開他的手,抖了抖袖子站到一邊。劍子的手就這麼半懸著,面色一沉卻又轉過頭若無其事的彎腰收拾起來。
    龍宿在一旁看著,又如此這般的指點了幾句。看劍子似也一一記下,只點點頭說了一句:“甚好。”轉身便走。

    劍子一驚,卻哪裡肯再放他,腳下生風幾步追了上去攔在他前頭。龍宿不得已停下腳步,同他一笑,問:“道長費盡心機想將吾引出來,吾已遂了道長的愿。現下又是要作何用意?”

    話實在不怎麼中聽。雖如此,卻依舊是笑言道:“是劍子才不明白你的用意。這分明是你的宅子,卻為何才來了又走?”
    龍宿並不答話,微瞇著眼睛看向遠方略有些心不在焉的模樣。劍子看著他的樣子,自然心知肚明。只頓了頓便又一笑:“這世間本沒有鳩占鵲巢的道理,你若是爲了避吾而不願意留下來,那吾擇日便搬出去。”

    龍宿回神瞥了他一眼,頷首轉身繞開他。劍子愣了愣,忽然又兩步上前去擋了他的去路,龍宿見狀嗤了一聲損到:“過了這麼些年道家先天別的未曾長進,只是這死纏爛打的功夫見長了。”
    劍子臉上一熱,只是仗著自己皮厚,依舊頂在他前頭。

    “吾不想陪著汝在風裡頭罰站。汝要有什麽話,不如就說吧。

    “龍宿,今天是過節。”

    “那又如何?”

    “吾想問你可否留下來。”
    龍宿尚未來得及開口,只聽劍子又嘆了一聲:“只一席飯的時間便可,吾想再同以前一樣與你對飲一回。”
        
    龍宿來前本已翻來覆去的想,再三告誡自己不可心軟又著了那道士的道。只是這可憐巴巴的話自劍子口中說出的時候,龍宿心裡還是微顫了一顫。他用眼梢偷偷斜了斜劍子,劍子也正偷偷的琢磨他的表情,見他望過來又小心翼翼的迴避,約莫是很怕再惹來龍宿不快。


    冤孽。

    龍宿心裡罵了一句,覺得自己快沒了脾氣。

    “可啊,只是吾來時並未準備過,而此處如今也不似從前,隨時有免錢的酒菜等著汝來吃。”龍宿打了打扇子,眯起眼看著他:“難道仙長汝是想讓吾餐風飲露嗎?”

    “哈,龍宿多慮。吾自然已經備下酒菜,請。”

    這話本來也沒什麼,只是龍宿一邊聽著一邊看著微微躬身的劍子,怎麼多少品出點請君入甕的意味來。

    只是龍宿想他前前後後裡裡外外請劍子吃了不知有多少銀子的東西,千年難得才有機會能吃回劍子一頓好的確實也不為過,管他是散夥飯還是鴻門宴。多少有些置氣的意思,便冷冷的哼了一聲,頗為灑脫的回身走去。


    水榭上依舊是那麼個景,雖及不上那時尚有那樣金石絲竹的風雅,只在這水色之上皓月之下倒也顯得十分幽靜宜人。
    亭台里顯然是被劍子粗粗的收拾過了,桌上擺的雖比不上龍宿平日吃的那些精緻,但這一席在坊間倒確實也算中上品。龍宿瞟了一眼,毫不客氣的在主位上坐下。劍子見狀便挑了他對面的座,卻並未落座,傾身為龍宿斟酒布菜。龍宿只揀吃一些,有的碰也不碰這麼晾著,態度頗有些冷淡。

    劍子覺得也無妨,只當做沒看見又往他面前的小碟里夾去一點。劍子有滿腹的話想問,譬如說當日之後究竟發生了些什麽事,又譬如說為何龍宿複生之後會選擇避世,又如同對他也變成這般涼薄的態度。劍子想了半天,這些卻都沒問出口,只問到:“以往都說狡兔三窟,看來你這條狡龍遠不止有三窟這麼簡單。”

    龍宿笑了:“汝是打算打聽吾在落腳何處。”

    劍子哈哈了一聲,拿起酒壺又往龍宿的杯裡添了點酒。龍宿接過來呷了一口,道:“其實告訴汝倒也無妨,總歸……”

    劍子瞧著他微瞇著眼,空嘆了口氣:“下半句你收著就好,卻不必說與吾知道。”

    “汝心中已是明瞭,吾說與不說又有何差別。劍子,如今汝也會自欺欺人了。”

    劍子皺眉:“吾幾時明瞭?現如今你的舉動,想法,劍子更是一無所知。”

    “這嘛,好說。”龍宿冷笑:“劍子大仙百事傍身席不暇暖,自然不會明白。”

    “龍宿,凡事留一線。”劍子片刻不語,又道:“吾今日並非是來同你尋嘴仗的。”

    龍宿聽著盯著劍子看了一會,似還想說什麽,只是到底也沒有說,扭過頭猛搖了幾下手裡的扇子。劍子再同他說話,便只顧自己走神,一句都不理會。

    劍子飲過幾杯酒,道:“你若一直不想理吾,想來自然也有你的理。只是至少知會與也讓劍子落得個明白吧。”

    劍子端詳了他片刻,見他仍然是一聲不吭,皱了皱眉,垂下眼琢磨了会,又道:“龍宿,從前卻不知你到底是這樣的………”

    “薄情。”

    龍宿聞言登时轉過頭來:“自然不及劍子汝的多情。從前?從前吾也不知汝劍子原來還有這麼多趣味的從前!”

    劍子倏然怔住,看著龍宿氣的緋紅的臉頰想了片刻:“莫非你指的是……”

    龍宿发现自己一時失言说漏嘴,頓時覺得丢了面子,站起身便要走,被劍子攔腰拖住。


    “劍子仙跡汝放開吾!”

    “不放。”

    “劍子仙跡,汝吾方才說定只留一席飯的時間,難道汝要食言!”龍宿邊說,腳下兩人已過了十幾招。

    “方才是方才,現在是現在。” 兩人根基差不多,硬拼硬劍子并不占的到多少便宜,轉了一念,忽然順勢撤力又施與手上,龍宿果然就向著他傾下半分,劍子狡黠的笑著起身迎上去,不偏不倚的親在龍宿的嘴上。
    [ 此帖被清岚在2012-11-26 02:25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龙鳞黄泉) f&e:岚八千加油!
  • 珍珠:+3(行雨) f&e:何止食言,他還要食 ..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散人閒居嵐岫間

    顶端 Posted: 2012-11-26 02:19 | 3 楼
    清岚
    閒來無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482
    腹黑: 307 点
    珍珠: 705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067(小时)
    注册时间:2010-04-14
    最后登录:2019-06-02

    鲜花 [119] 鸡蛋 [0]

     o

    話癆又發作了


    (我竟然没发现自己贴了两遍……)

    ==================================

    龍宿挑眉,退開到兩人相隔一指的距離,道:“汝為何以為用這一招對付吾,每回都會奏效?”
    劍子也笑,并不置可否。龍宿瞟了他一眼,閃至一邊上若無其事的坐下。

    劍子道:“吾不知道你究竟知道了多少……”

    “全部,一件事都不曾漏掉。”

    “好吧,全部。”劍子歎氣:“吾和他交好過一段時日,這吾也對你講過,不曾隱瞞。”

    “哦,確實。”

    “誒,你……不過是關係比較好的同修罷了。”

    “是啊,還不惜犧牲自己找來窮冥之元贈汝。”龍宿哈哈笑了幾聲:“真是個好同修。”

    “龍宿。”劍子搖了搖頭,走上去按住他的肩:“吾當初也後悔過,若不是爲了窮冥之元。他或許不必墜入魔道,而吾也無須手刃知交。不過後來遇到你……說來慚愧,吾有時候會想,若非當初以此物相助,或許劍子仙跡成不了現在的劍子仙跡。更枉論後來與佛劍,與你龍宿沏茶對飲,闊論天下。多少,想起來總覺得還有一些安慰。”

    龍宿聽著,沉思了會又道:“既然如此,那當日吾在豁然之境,汝何須遮遮掩掩不願和盤托出。”

    “誒,這是他對吾的私怨,吾並不想連累你也扯進來。”

    “所以汝便一句話都不同吾商量,隨著那邪道就去了集境。”

    “他有心引吾入局,想是做了準備,並不會輕易讓你們進去攪局。再說集境情況吾一無所知,咱們在一起還好,若是不小心被分散落單,更是難免要顧此失彼,豈不是被人探得可乘之機。”

    龍宿半撇過頭,低聲道:“汝可知,自汝不告而別后,吾每日都在擔憂汝不會再回來。”

    “你怎麼會如此想?”劍子失笑:“幸而上天待吾不薄,若是吾在集境一命嗚呼。客死異鄉且不說,豈不是還要被你掛上一個始亂終棄的名頭,誒呀想起來真是覺得好後怕。”

    “劍子!吾讓汝覺得可笑了嗎?!”

    “怎會取笑你?能讓你龍宿如此在意的人,世間能有幾人,劍子自然是不勝自喜。”

    “劍子,汝啊……”
    龍宿輕歎,他向來自恃極高,并不曾對什麽事上過心。只是這劍子,倒真像他命里的天魔星。

    劍子見龍宿顏色緩和了許多,便悄悄的從背後攬住他,道:“怪吾算來算去算錯了你,若知道你會這麼氣,還不如直截了當就告訴你了。”說完又把龍宿轉過身來,看著他又道:“不過你也太不像話了,怎麼能一生氣就找個這麼壞的辦法報復吾,害吾魂都差點散了。”

    龍宿咬了咬嘴,不說話。劍子看著笑了笑,將他按入懷裡:“好了好了,反正各自都有不對。既然說明白了,現下就算抵消罷了,你看如何?”

    龍宿悶在劍子懷裡歎了口氣,怪無奈的樣子:“汝那一根是三寸不爛舌,話都被汝嚼去了。吾還有什麽可說的。”

    劍子嘿嘿一笑,抬頭看了看天上的月亮,明晃晃的,卻還未至中天。
    “既是這樣,那你便不會再走了吧。”
    [ 此帖被清岚在2012-12-05 12:29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10(cloversus) 原创作品
  • 珍珠:+3(行雨) f&e:那一根........(喂)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散人閒居嵐岫間

    顶端 Posted: 2012-12-04 02:03 | 4 楼
    清岚
    閒來無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482
    腹黑: 307 点
    珍珠: 705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067(小时)
    注册时间:2010-04-14
    最后登录:2019-06-02

    鲜花 [119] 鸡蛋 [0]

     

    Quote:
    引用第13楼满七于2012-11-26 23:14发表的  :
    怎么办,看着菇凉们互相敲诈的感觉好欢乐啊噗【嗑瓜子等文】【喂】

    剑子移栽牡丹的行为……就是在拿花钓龙吧← ←知道龙宿舍不得自己的花故意移过来守花待龙= =+
    龙宿态度冷归冷硬归硬,但是……他能不能在剑子面前冷硬过三分钟都是个问题啊【望天
    这个态度,是发现剑子大仙隐藏起来的爬墙史了咩~



    守花待龙……嗯,果然好形象。基本剑子一出手定是能让龙宿有去无回……啊,不对,是解除误会啦!
    冷什么硬什么都是浮云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散人閒居嵐岫間

    顶端 Posted: 2012-12-04 02:19 | 5 楼
    清岚
    閒來無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482
    腹黑: 307 点
    珍珠: 705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067(小时)
    注册时间:2010-04-14
    最后登录:2019-06-02

    鲜花 [119] 鸡蛋 [0]

     

    1.黃一萬實在太可惡了~  
    他這是假公濟私!威逼良民啊!!!!

    2.我說好的都已經完成了!坐等行雨發肉!!!




    很久沒開過燉肉了,這就算冬令進補好了……(喂!)

    +++++++++++++++++++++++++++++++++




    对不起!您没有登录,请先登录论坛.


    等劍子打了水又替兩人都凈了身,龍宿只仰躺在榻上虛合著眼歎氣,劍子見狀翻過身來笑問:“方才還推說累的不行,現在卻怎又有傷春悲秋的勁頭,莫非是騙吾?”

    龍宿微微睜了一個眼,斜了斜他又閉上,道:“哪裡關春秋什麽事,吾只是嘆,吾龍煙宛如此精心措置。落到了汝手裡,竟給吾搬進了這麼一張又破又硬的床,真是煞風景。”

    劍子有些不樂意,橫到他枕邊道:“喂喂,說話憑良心。這床哪裡破了,再說,吾可是遵照你的習慣鋪的床,哪裡又硬了?”

    龍宿翻了個身一頭枕過自己的臂上:“這可是吾的地方,自然一切都應按吾的喜好。明日吾便喚仙鳳來,將這床扔出去。汝若不樂意,也可自行去留。”

    劍子聽著忽然開心的笑起來,只道:“吾作甚麼要不樂意?有你龍宿安排,劍子自然再樂意不過。”
    龍宿並未理他,吐息輕淺似已睡著。劍子看了看龍宿也未再多話,只替他掖了被子挨著他的背貼身躺下。

    而被角之外,正是明月長圓。


    ==歸時說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行雨) f&e:冬令進補好!
  • 珍珠:+10(cloversus)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 珍珠:+3(龙鳞黄泉) f&e:肉!肉!肉!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散人閒居嵐岫間

    顶端 Posted: 2012-12-16 15:47 | 6 楼
    清岚
    閒來無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482
    腹黑: 307 点
    珍珠: 705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067(小时)
    注册时间:2010-04-14
    最后登录:2019-06-02

    鲜花 [119] 鸡蛋 [0]

     

    Quote:
    引用第20楼行雨于2012-12-19 10:19发表的  :
    嵐十萬你好討厭,上菜了也不喚人家一聲!(嬌羞嗔)(喂

    最近天氣冷嘛,冬令進補燉龍肉神馬的不正是時候嗎?

    你看看你上了這麼一篇肉之後,劍子先生吃完多麼神清氣爽、精神百倍呀!肯定會保佑你日更一萬爆字數的,嵐十萬什麼的指日可待呦~~~O_<
    .......




    日更一萬這種事情 留給黃一萬就可以了!!!我不來攙和哈哈哈哈

    等你的肉啊!進補啊!最近缺油水無以潤筆啊求救濟~~~~~~~~~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散人閒居嵐岫間

    顶端 Posted: 2012-12-21 00:23 | 7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暗香盈袖≡

    Time now is:03-03 16:53,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