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 Pages: ( 2/2 total )
本页主题: 02.21  Lost in love (羅黃/楓櫻/風浪/扇海/殢師) 修極篇 10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9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8-07-04

鲜花 [234] 鸡蛋 [0]

 

不愧是本系列最後一篇,超強力大號閃光彈!XDDDDDD

敬告各位道友趕快戴好墨鏡再看,否則視覺受到任何損傷本人概不負責www


-----
[Lost in love]

長夜寒涼。

如此低的溫度,他想像著舊居嶺上的梅花應該開了;夜風中看不見的幽雅暗香迎面,在衣袂指尖蘊化成一片清冷梅香。

荒漠峭壁,孤星長崖。

眼前淒清的景色幾乎令他憂鬱得捶胸頓足,幸可安慰的是尚有月光作為此處長年的點綴。那片星光點點、絲絨似的漆黑天幕壓得極低,彷彿只要隨便一探手就能摘下幾顆星子下酒。

這樣的景色……應該有酒。

「沒有梅花,沒有好景色,沒有下酒菜……連個喝酒的伴都沒有,這什麼糟糕的鬼地方!」

尚楓悅忍不住嘟嘟嚷嚷地抱怨起來,手中的摺扇煞有介事地對著空中連連猛點,活似眼前真有個人正被他猛戳額頭開罵著,「你!明明說好了結束任務之後要安排一個月長假在家陪我,結果是三天不到,你家BOSS一通電話你就立刻奔回去覆命比狗還聽話!出任務就出任務,還跑來這什麼荒郊野外荒山野嶺,害我無聊到不行!!哼,等你回來我一定要好好修理阿修羅你這個……」

「風悅。」

「嗄!」

毫無預警出現在背後的聲音讓尚風悅當真嚇了好大一跳,急著要回過頭來看個清楚,卻因為猛然轉身的動作太大,帶倒了正坐著的旋轉椅,整個人就這樣直直往後倒去,眼見就要跟地毯來個親密接觸。

「小心。」幸好一雙寬厚大手即時伸來,連人帶椅穩穩地扶住了,順勢將人扶抱下危險的旋轉椅,「這麼晚了,還不睡?」

可惜尚風悅不打算領這個情,甫一站定便拍掉那雙善意攙扶的手,轉而揪住對方的衣領冷冷地瞇細美眸低喝道:「……你走路出點聲音會死嗎?無聲無息地自以為是鬼喔?想嚇死誰呀!」

以暗殺為業之人,最忌諱行動時發出任何聲音驚動目標,來去時悄無聲息本是自然……阿修羅本欲開口解釋,但他知道尚風悅向來對自己的職業非常反感。不想再多惹動尚風悅的怒氣,刀削似線條凌厲的俊臉上卻露出那樣溫和的寵溺神情,歉然地輕聲道:「下次我會注意。」

對方姿態擺這麼低,尚風悅反倒不知道該用什麼神情回應才好,只得悻悻然地收起怒火,「……你的任務結束了?這麼順利?」

阿修羅略沉吟半晌,這才緩緩應道:「埋伏了兩個小時……對方一直沒有出現。」

「你們打草驚蛇了?」尚風悅的神情嚴肅起來,沒注意到自己已經被阿修羅抱坐在沙發上,只是急急追問。

又想了一下,最終卻只是搖搖頭,「……不算是,但我們這邊確實可能有人走漏了風聲。」

「這樣還不算是……」尚風悅本來還想追問下去,卻又猛地頓住聲音,「算了,你們組織內部的骯髒事情,我不想知道太多。」

此話雖是有點太過,阿修羅卻明白尚風悅只是擔心自己。也並沒有發怒,只是溫言解釋道:「其實這次的任務並不算難,只是收集情報而已。即使殺戮碎島的主事者行事一向十分保密……麻煩只在於對方已經懷疑我們會出手,所以早有準備。」

他總是不自覺地就想對這人傾訴,即使只是交代事情經過,但他很喜歡尚風悅偏著頭聽自己講話時的專注眼神。大掌環住纖瘦腰身,拇指享受地來回摩娑著質感涼滑的真絲罩衫。他猜尚風悅該是準備就寢了,一頭烏黑的長髮鬆鬆地披散在肩上,只穿著單薄外衫跟睡褲,光著腳丫子縮在自己懷裡的模樣──像是睏倦慵懶的貓。

「……不用說那麼詳細,我不想聽。」尚風悅別過頭,滿臉彆扭。

原本他跟阿修羅的生活環境可以說根本是八竿子打不著,三輩子也沒有認識的機會,更別提會發展成現在這種親密的關係。壞就壞在自己不幸認識了楓岫主人那個惹禍精,還那麼倒楣地正好跟他是自小一起長大的好友。

身為三吋不爛之舌鬼扯王的楓岫去當律師是再適合不過,可沒事當到那麼厲害做什麼?不但手底從來沒有辯護敗訴的案子,還特別喜歡打抱不平,專挑市井小民對抗大財團的冤案槓上,結果惹到了橫跨黑白兩道的火宅集團,差點連命都沒了……不過這傢伙的運氣不得不說真正是好,最後不但全身而退,還讓他賺到了一個情人一個女兒──也讓自己遇見了阿修羅。

阿修羅並不知道,自己對尚風悅講話的口氣有多麼柔情似水,像是在哄勸著最心愛的情人,「……我不說,你不知道我在忙什麼,會擔心。」

……這人到底是怎麼練得可以把這種甜言蜜語說得如此理所當然!

「你還會怕我擔心你嗎?」一提起這個話題尚風悅便沒好氣,「如果會怕,你這次怎麼會又食言?你自己算算,從我認識你到現在,答應我的事情到底完成過幾次?」

「我知道,是我不好。」將那人摟緊一些,阿修羅輕輕地來回拍撫著那頭烏黑長髮,充滿安撫意味。

若不是因為認識了自己,被眾人禮敬地稱呼為「極道先生」的尚風悅該是一生順遂地當他優雅清貴的茶道大師,安全無虞地生活在光明的世界之中……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跟著自己朝不保夕、過著刀口舔血的生活。想到這裡,阿修羅的眼神闇了下來。

尚風悅當然不會忽略這人忽然變得陰暗低沉的情緒,實在很想拿摺扇狠狠地敲他的頭──而他也確實這麼做了,「你又在亂想什麼!又想丟下我一個人了對不對!」

阿修羅自然是不會呼痛。相較於不曾訓練過的尚風悅,這等力道對他來說根本只像是拍蚊子一樣不痛不癢,「……你為我犧牲太多。」

下意識地探手撫向尚風悅的左腰側──那裡有一道猙獰的疤痕,是緊急開刀取出子彈留下的。在尚風悅比一般女子更加白皙賽雪的美麗身軀上,留下他這一輩子都深深引以為疚的痕跡。

在尚風悅挺身為他擋下天者那一槍的時候,他的腦中只有一片空白。他以為慣看生死的自己已經不會再輕易為了任何事動容,可是在那染著艷紅血痕的纖細身子無力地倒進自己懷中的時候,他什麼反應也做不出來,幾乎連呼吸心跳都要瞬間失去。

那時,不停出血、氣息微弱的尚風悅竟然還笑著對他說──「我真高興,這一次,不再是我的朋友丟下我了。」

在當時,尚風悅以為自己已經失去了楓岫、失去了拂櫻……他心底必然有著開了大口鮮血淋漓、還沒有痊癒的傷痕。而自己……會不會剛好只是向來重情重義的尚風悅一時投射情感的對象而已?阿修羅知道自己永遠問不出口。

他不該是會這樣自我懷疑的人,可是這些疑問,卻日日夜夜紮在他心口最脆弱的一角。明明是這樣地珍惜、寶愛著這株外表雖然嬌弱清艷,但內在無疑有著最不容攀折傲骨的雪白梅花,捧在手心珍而重之地呵護,卻還時刻擔心著即使將全世界都捧到他眼前也還對他不夠好。

「……這種事情,哪有誰為誰犧牲的啦!」說是這麼說,尚風悅卻環抱住對方頸項,「頂多是我……有一點寂寞而已。」

──寂寞。

這兩個字像是正中紅心的飛箭,輕巧卻狠絕地,將阿修羅自認堅不可摧的心防在轉瞬間擊垮得宛如斷垣殘壁。下意識地將貼近自己的那副身軀更加摟緊至密不透風的程度,他想著自己是不是應該道歉。

但是不等阿修羅整理好紛亂心緒,尚風悅已經表情不悅地瞇細眼睛,充滿警告意味地扼緊他衣領,「阿修羅,你那是什麼表情!吭?我已經跟你講過幾百遍了吧……絕對不准跟我說『對不起』!」

然而出乎尚風悅意料之外的,阿修羅只是輕輕應道:「……我很想你。」

「哼!」

縱使被猝不及防的告白給惹紅了臉,尚風悅硬撐著不想太快給對方好臉色看,只有誠實地透紅了的耳根洩漏出真正心情,「教了這麼久,好歹也是開竅了一點嘛……至少這句話比『對不起』順耳多了。」

阿修羅知道這時候自己不應該笑,可是卻怎麼也壓抑不住驟然開懷的心情跟上揚嘴角。

──他覺得尚風悅,非常可愛。

其實尚風悅對他,向來都是沒辦法真正生什麼氣的。雖然嘴巴壞脾氣又大,尚風悅本質就是個溫柔心軟的人,尤其對他所在意的、認定的人,總是想盡辦法要納入自己羽翼之下,一心一意地關懷照護。

大家都說,阿修羅是強者。這世間,沒有人會想要保護阿修羅──只有他,只有一個尚風悅,是真正不懷其他目的、一心為自己著想的人。

低低的笑聲震動透過相貼的胸膛傳到另一個人身上,尚風悅很快地便察覺了緊抱著自己的這個人竟然破天荒地在笑。那瞬間他少有地錯愕了半晌,有些不可思議,「……阿修羅,你……是在笑嗎?」

「……是。」

「為什麼?」

深知自己要是照實回答肯定會氣炸尚風悅,可是他不想不能更不願對尚風悅說出哪怕只是一個多麼出自善意的白色謊言,於是抱著必死的決心應道:「……因為你很可愛。」

──尚風悅發愣的表情肯定是他這一生看過最逗人的風景。

「……你這個混帳你是特別草草打混結束任務然後立刻趕回來打算把我給活活氣死的吧信不信我現在馬上就掐死你啊啊啊啊啊啊!!」

「噗!」

「你還給我笑!」

再也忍俊不住,這回是貨真價實地笑出聲,阿修羅承認尚風悅總是能讓他心情很好。輕而易舉地便將脖子上那雙看似很具威脅意味實際上卻是一點勁道也不敢發出的纖長素手捉握在掌心,帶著滿滿眷寵意味地不斷來回啄吻著,一邊輕輕喚道:「風悅、風悅、風悅……」

被情人這樣明顯充滿討好之意地安撫著,饒是尚風悅有天大的火氣此時也發不出了。被自己的心軟氣得半死偏又無可奈何,一肚子氣悶之下乾脆狠狠地往阿修羅的鼻尖咬了一口,權充出氣。成功看到那張俊臉露出百年難得一見的驚愕神情,尚風悅心中立刻充滿報復的快感。

看著這人洋洋得意的小模樣,阿修羅只覺滿心即將要無法負荷的柔軟,他不敢確定這是不是就是傳說中的幸福,「風悅……」

「嗯?」

「我有沒有說過……我愛你?」

阿修羅,從來不說甜言蜜語。

「你說過。」額抵著額,尚風悅的眼神柔得像是承載著如水般的月色,「不過……你現在可以再說一次。」

「我愛你。」阿修羅的臉色肅穆端凝,那神情虔誠得不像是情人絮語,而像是神前的宣誓,「風悅,我愛你。」

「我只答應你可以說一次而已,誰准你說兩次啊!」尚風悅忍不住笑罵,卻將那樣溫柔的回應吻進對方唇間。

阿修羅,從來不說甜言蜜語。

但尚風悅,也從來不說違心之論。

──我,愛你。



[Lost in love] 完

-----

嗚啊……連作者自己都瞎了……(倒)

本系列到了這個段落(?)也算完結了~喜歡這篇的話請不要錯過CWT33新刊-Lost in love喔>//////<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2-21 11:06 | 10 楼
«1 2 » Pages: ( 2/2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潇湘雅卷□

Time now is:08-15 05:11,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