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456» Pages: ( 2/7 total )
本页主题: 07.29 夢裡花(楓櫻) 53(完)  66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考古工作者


精华: 0
发帖: 2261
腹黑: 1683 点
珍珠: 2201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53(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8-05-02

鲜花 [118] 鸡蛋 [0]

 

发现我的回帖完全被无视了呢,哀怨地望楼上。
还有,我选鸡婆过头(被枫岫PAI飞,QAQ
很喜欢枫樱在一起那种像是小孩子的斗嘴,尤其是傲娇的拂樱,萌得飞起。
文是照着原剧方向在走?当枫岫付出真心,拂樱却只能转身的时候,有些虐的……不过相信行雨一定会给一个美好的结局的-V-
所以,拂樱还是赶紧跟柚子私奔吧,幸福快乐去(抽飞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行雨) f&e:會補的>_<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2-11-03 23:19 | 10 楼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9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8-06-18

    鲜花 [234] 鸡蛋 [0]

     

    Quote:
    引用第5楼枯鱼炖蘑菇于2012-10-06 21:55发表的 Re:10.03 夢裡花 (楓櫻)01~05 4F :
    對於傲嬌的拂櫻齋主,真是又疼又愛,想楓岫主人大概也是這樣的感覺吧。
    其中各種調戲和試探,最後還是將彼此的感情都投入了。
    雖然楓岫主人還是一副淡然的模樣,雖然拂櫻齋主總是被踩到兔子尾巴的模樣。
    看起來超級萌的互動……可是題目讓人看著很不安……原劇走向?


    Quote:
    引用第10楼枯鱼炖蘑菇于2012-11-03 23:19发表的 :
    发现我的回帖完全被无视了呢,哀怨地望楼上。
    还有,我选鸡婆过头(被枫岫PAI飞,QAQ
    很喜欢枫樱在一起那种像是小孩子的斗嘴,尤其是傲娇的拂樱,萌得飞起。
    文是照着原剧方向在走?当枫岫付出真心,拂樱却只能转身的时候,有些虐的……不过相信行雨一定会给一个美好的结局的-V-
    所以,拂樱还是赶紧跟柚子私奔吧,幸福快乐去(抽飞


    我試過努力地控制拂櫻不要那麼傲嬌,因為其實正劇裡面在我理解看來,拂櫻齋主是個粗魯鬼,看楓岫不爽就會掄拳毆他的XDDDDD
    但是沒辦法,我就是覺得拂櫻內心其實粉嫩嬌艷(?),動作上的粗魯直接,都是為了掩飾內心的羞澀~~~/////(花盞砸頭)

    另外是楓岫,我覺得他在正劇裡面前後的形象差異很大,依稀彷彿是在遇見某個黃色的少女之後就開始崩壞.......(遠目)
    前期的楓岫確實是淡看世人的智者,當得起"天舞神司"這樣出脫凡塵的名號~(雖然有點神棍)
    後期那個東奔西走出賣色相(咳)的楓岫.......我表示我看得內牛滿面T 3 T

    盡量是原劇,不過當然會被我各種歪曲跟重組,但是他們確實要面對背棄彼此的痛苦考驗~
    我保證會是HE,但在HE之前的各種折磨那真的是免不了的,合掌~~~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2-11-05 14:13 | 11 楼
    keikenn
    级别: 正义暴龙


    精华: 0
    发帖: 254
    腹黑: 202 点
    珍珠: 1835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321(小时)
    注册时间:2012-07-14
    最后登录:2018-05-21

    鲜花 [6] 鸡蛋 [0]

     

    原劇走向,所以又要虐了嗎??我要開始心理建設(雖然虐文看過很多次,每次都難過一下)
    行雨大,你就虐吧,但別忘了.開虐的途中也要給福利撫慰我們受傷的心靈耶..XD~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2-11-05 23:22 | 12 楼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9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8-06-18

    鲜花 [234] 鸡蛋 [0]

     

    -----
    [夢裡花] 08

    翌日晨起,被明亮的陽光一照,拂櫻忽地清醒了過來。頓時驚覺自己昨晚恐怕是被痰迷了哪個心竅,這才會神智不清地答應放棄自己眼前的安寧和平好日子,去陪那個說謊不打草稿的神棍騙子闖蕩江湖,一時間捶胸頓足,惱恨得幾乎吐血。

    正當拂櫻認真地在心裡設想第七種可以完美無缺地反悔又不被楓岫捉住小辮子的方法時,一張燦爛的笑臉探進門來,「齋主,收拾好了嗎?」

    「小免,我說過很多次了,進別人的房間要先敲門。不是我在說,妳已經是大姑娘了……」

    「齋、主!」深知自家齋主一旦開始碎碎念就沒完沒了的小免趕緊出言打斷,笑得更加甜美討好,「要罵小免等一下再罵,現在有客人喔。」

    「客人?」拂櫻愣了一愣,「是誰?」

    他這拂櫻齋說得好聽點是避世隱居,說難聽點就是人煙罕至,會上門來拜訪的人掐幾根手指就算得出來,而且這幾個人還全是一群進門連個招呼也不打,活像自己家一樣熟門熟路的傢伙……有客會來?

    拂櫻疑惑的時間並沒有太長,一轉頭,那樣一張婉柔嬌妍的清麗笑臉便映入眼簾,「久見了,拂櫻齋主。」

    任拂櫻想破腦袋也不曾預料見到的會是此人,著實無語了半晌,但仍舊是下意識地回禮,「君姑娘。」

    君曼睩輕輕掩唇一笑,神態氣質都是那麼優雅,淺笑著打趣,「看來確實是曼睩太過疏於走動,才讓拂櫻齋主都差點認不出來了,給您賠個不是。」

    說著就要躬身下拜,拂櫻急忙攔住她,「沒的事!是我昨夜太晚睡了,一時有些疏神……」

    「齋主昨天跟阿叔聊到半夜喔!」小免逮住機會立刻打小報告,「難得楓岫阿叔來,齋主居然沒有找我一起去,真的很過份啦!」

    「小免乖,不要計較,妳還小,多睡點才會長得快,妳家齋主也是為妳好呢。」

    嘴巴上是這樣安慰著小免,不過君曼睩的神情在拂櫻眼裡可就不是這麼回事,拂櫻總覺得那分明是故意在取笑自己的笑容,「才不是!楓岫跟我只是在討論……」

    「討論?」兩雙明亮的大眼睛一齊看了過來。

    「……欸,你們姑娘家不會懂的,總之沒妳們的事,我跟他自有正事要談。」拂櫻說到一半才發現不宜,硬生生截斷話尾,敷衍了事。可正氣凜然地說完之後自己又覺得異常心虛,外加發現被拐的氣憤還沒消,頓時嘔得差點沒有吐血。

    君曼睩意味深長地點點頭,「也是呢。主人的心思咱們猜不透,向來只有拂櫻齋主知曉。」

    誰要知道那個神棍心裡面都打些什麼鬼主意啊!不要把他跟騙人的神棍混為一談好嗎!!

    拂櫻暗恨地磨磨牙,勉強擠出笑容問道:「君姑娘今日怎能得空到拂櫻齋走動呢?我聽說妳自從去了天都之後深受武君器重,公務十分繁忙,此回前來是為了……?」

    君曼睩笑了笑,也不隱瞞地便直言道:「武君讓我前來迎接主人。」

    「迎接?」

    「這是自然。武君對於主人終於肯應邀請到天都上任的事情非常重視,吩咐曼睩先行前來打點,他將親自迎接主人入城。」

    ……不過是一個隱居山中的巫覡,有這麼大的面子,足以讓天都武君羅喉親自前來迎接嗎?

    拂櫻的驚愕還沒完,君曼睩接下去又說了:「羅喉大人向來求才若渴。何況這次不只主人,連拂櫻齋主都點頭肯入天都一同效力,迎接的陣仗安排自然是萬萬不可輕忽……」

    「什麼?」拂櫻自認向來不是個一驚一詫之人,但是這回聽到的消息實在太過震撼,下意識地便愕然地喊了出聲,「我?」

    「是呀。」君曼睩偏頭,對於拂櫻明顯的錯愕神態感到不解,只好解釋道:「主人說搬家乃是大事,拂櫻齋使喚的人恐怕不夠,何況小免又是姑娘……所以才遣曼睩先過來幫忙的。」說著說著忍不住又笑起,「我說主人也真是的,羅喉大人早就為他在天都備好了府邸,自然是什麼也不缺……就是真的缺了什麼用品也自有人替你們立馬備齊,他偏偏堅持要帶自己慣用的事物過去,平白累壞棄劍師跟鄙劍師了。」

    總算從君曼睩的發言中回過神來,拂櫻沉下了臉,「……誰說要去天都了?」

    「咦?可是主人說……」

    「管那傢伙說什麼,我又不是他的誰,他說走我就得跟著走嗎?」

    跟預期中完全不同的情況令君曼睩有些不知所措,「拂櫻齋主……」

    「君姑娘,我想妳是誤會了。我不管楓岫給了妳或是武君什麼承諾,拂櫻並不是任人擺佈之人,我的去留我自有主意,請回吧。」

    一直都乖乖在旁邊聽著的小免此時不樂意了,挺身攔在兩人之間,「齋主!你不可以對曼睩姊姊這麼兇!」

    「小免!」拂櫻有些頭痛,只得放軟聲音解釋,「我不是在對君姑娘兇,妳要怪就怪楓岫那傢伙……」

    同樣不願讓小丫頭捲入大人之間的風波,君曼睩也趕忙蹲下身來細聲安撫著,「我沒事的,小免,妳先回房收拾,我晚點就過去幫妳,好嗎?」

    小免不太樂意地嘟起嘴,「……我知道了。」氣呼呼地跺著腳回房去了。

    經過短暫插曲,拂櫻的心緒也平穩下來,恢復冷靜神色,「君姑娘,抱歉,方才是我無禮了。妳完全是聽命行事而已,這終究是我與楓岫之間的事情,我自該親自向他問個清楚。」

    君曼睩方才開口要勸,一道帶著輕笑的嗓音已經閒然響起,「不知楓岫又是哪裡招惹好友了?」




    -----

    各位好,謝謝各位還記得這篇文。

    這回連載再開,行雨已經下定決心全力以赴,絕對讓這本在三月場跟大家見面!

    因為搶進度所以冒險地邊寫邊發,正式出文的時候會再做細部修改,請大家不吝指教~(鞠躬)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1-05 17:37 | 13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考古工作者


    精华: 0
    发帖: 2261
    腹黑: 1683 点
    珍珠: 2201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53(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8-05-02

    鲜花 [118] 鸡蛋 [0]

     Re:01.05 夢裡花 (楓櫻)01~08  13F

    眼巴巴地等着更新来看呢。
    是说,枫樱要嫁神棍随神棍到天都了。
    看来可以来一个天都这一大家子之类的。
    势必要被萌死。←脑补自重
    期待下文~!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1-07 11:45 | 14 楼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9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8-06-18

    鲜花 [234] 鸡蛋 [0]

     Re:Re:01.05 夢裡花 (楓櫻)01~08  13F

    Quote:
    引用第14楼枯鱼炖蘑菇于2013-01-07 11:45发表的 Re:01.05 夢裡花 (楓櫻)01~08  13F :
    眼巴巴地等着更新来看呢。
    是说,枫樱要嫁神棍随神棍到天都了。
    看来可以来一个天都这一大家子之类的。
    势必要被萌死。←脑补自重
    期待下文~!


    關於被萌死我表示可能性滿低的.....

    因為去了天都就是回不來了啊O 3 QQQQQQQ

    懷疑背叛互相傷害神馬的,才是楓櫻的萌點所在啊!!!!!!!!!!<<這人壞掉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1-14 11:26 | 15 楼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9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8-06-18

    鲜花 [234] 鸡蛋 [0]

     

    -----
    [夢裡花] 09

    「不知楓岫又是哪裡招惹好友了?」

    來人一襲華貴玄袍、束髮戴冠,不是楓岫又還有誰?

    早是在官場打滾多年的君曼睩自然被打磨得乖覺得很,立刻露出會意體諒的笑容,「我去看看小免,就不勞拂櫻齋主招待了。主人……」

    「去吧。」楓岫含笑地揮揮扇,拂櫻則是從頭到尾都忙著狠瞪楓岫,連個眼神都捨不得分給她(?)。君曼睩悄悄地抬袖掩去嘴角那抹竊笑,儀態萬千地行禮退下了。

    瞪視半晌,可恨那人完全沒有犯了錯的罪惡感,依舊笑得雲淡風輕,「好友還沒回答我呢,我又是哪裡招惹你了?」

    「你……」拂櫻本是開口就要罵,然而衡量自己的怒火恐怕沒那麼簡單就消退(?),遂勉強忍住,只提議道:「這裡不是方便談話的地方,到寒光一舍去。」

    「喔?好友這回怎麼肯賞光?」楓岫微挑起眉,扇後是一抹別有深意的微笑,「記得自從你當時搬走之後,便死活不肯再踏入舍下一步,讓楓岫連泡回茶招待好友的機會都沒有……每回都是我到拂櫻齋來打擾,雖然好友不曾與我計較,但時日久了楓岫心下也實在有些過意不去。」

    ……你確定你會寫『過意不去』這次四個字嗎?更何況就算去你家,泡茶的還不是我,你這個手不動三寶的懶鬼泡出來的茶你確定真的能喝嗎!

    拂櫻強忍住出言吐槽的衝動,只是容色淡然地一哼,「現下不是給你機會了嗎?還不快走!」

    識時務者為俊傑。楓岫雖不敢自比俊傑,但是認為自己至少是挺識時務的,立刻舉扇一揚,微笑邀請道:「請。」

    -----

    圍繞著重重楓紅的庭中,包圍著涼亭四周的曳地紫紗帳幔不斷隨風輕輕飛舞飄盪著,顯得對坐其中的兩條身影如此朦朧迷幻。

    「我怎麼不記得我曾經答應過要去天都?」方才坐下,連客套招呼都不用,拂櫻再直接不過地單刀直入,逼問道。

    楓岫習慣性地舉扇掩面,略垂下視線,含笑應道:「唉,看來楓岫確實是太久沒有關心好友了。我竟然不知道,原來好友的記憶力已經退化到這種程度了?」

    「少在那邊顧左右而言他,回答我的問題!」

    「你都不記得的事情,怎麼來問我?」

    「楓岫主人!」

    「在。」

    楓岫臉上的笑容可惡得讓人想一拳打掉──至少拂櫻現在很想,「我的事情不用你替我決定!」

    「我可曾替你決定什麼嗎?」楓岫好無辜,「好友向來自立自強,何需楓岫插手?」
    拂櫻咬牙,「那為什麼天都會派了君曼睩來?」

    「……難道你不知道,我已經答應武君的延請了?」楓岫露出一臉受傷神色,「想不到好友竟是如此不在意楓岫近況……」

    「我當然知道!」只不過這傢伙要去天都關自己什麼事情!?

    楓岫聞言,原本的傷懷模樣立刻收得一乾二淨,換上欣慰笑容,「原來好友不是完全不關心我的嘛。」

    「誰關心你……不對!問題根本不是這個吧!」

    嘖,差點就被這個狡猾的傢伙繞昏頭了。楓岫的口才可謂極佳,尤其是一身顛倒是非,把黑也能說成白的功力,每次談話只要一不注意就會被這人巧妙地不斷誤導著東拉西扯,鬧得暈頭轉向,最後什麼也問不出來。拂櫻一股怒氣湧上,也顧不得什麼『君子動口不動手』、『非禮勿動』的教條了,猛地起身一把扯住楓岫的前襟,「我不跟你去天都!」

    楓岫的表情連變都沒變,像是早已習慣拂櫻的粗魯舉止,面上甚至還含著淺淺笑意,「好友怎可出爾反爾?」

    拂櫻收緊手勁,怒目而視,「就說我沒答應過你了!」

    羽扇略帶力道地輕輕阻擋,在兩人之間隔出些許距離,扇後的一雙狐目帶著燦然笑意,「……不過是昨夜的事情,好友已經忘得一乾二淨了嗎?」

    昨夜……拂櫻腦門一昏,眼前浮起怒火的紅霧,「你還敢提!你這個狡猾的傢伙,昨夜根本就是你的自說自話,我又……」頓了頓,恍然大悟,「你所謂的『跟我走』指的是要我跟你去天都?」

    「這就看好友怎麼解讀了。」掩去壞心笑意,楓岫旋即正色,「拂櫻,跟我一同前往天都吧。天下太平需要眾人齊心努力,現在……正是你我一盡心力的好時機。」

    兩人對視半晌,緊揪著的衣領這才被放開。從楓岫眼底讀到前所未有的正經跟決心,拂櫻卻只是偏開頭,瞬間冷淡了容色,「……我沒興趣。」

    「拂櫻……」

    半抬手,阻斷了楓岫的勸言,自嘲一笑,「我從不曾想過,好友的志願竟是如此宏大,令拂櫻備感己身渺小。但既然你已經下定決心,我自然也願意給予祝福。只不過我這人生平向來無大志,唯一的心願,只是和小免一起守在拂櫻齋,度過平凡卻安寧的每日晨昏,恐怕沒辦法同好友併肩而行了。」

    「你的心願,是天下蒼生每一個人都相同的。」楓岫語氣淡然,卻掩不去其中的堅定,「為了守護所有人這樣平凡微小的心願,自然必須有人站出來努力。」

    「我……」

    拂櫻正待拒絕,不遠處卻傳來一陣驚天動地的爆裂聲響和熊熊火光──是拂櫻齋的方向!

    「小免!」

    拂櫻臉色大變地甩袖化光而去,楓岫見狀也立刻追了上去。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1-14 11:26 | 16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考古工作者


    精华: 0
    发帖: 2261
    腹黑: 1683 点
    珍珠: 2201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53(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8-05-02

    鲜花 [118] 鸡蛋 [0]

     Re:01.14 夢裡花 (楓櫻)01~09  16F

    高潮来了吗?
    话说谁没事跑来烧拂樱斋,这不是将人往寒光一舍赶吗?
    以后就嫁柚子随柚子了……
    相爱相杀,行雨大,求别太虐QAQ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1-15 16:39 | 17 楼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9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8-06-18

    鲜花 [234] 鸡蛋 [0]

     Re:Re:01.14 夢裡花 (楓櫻)01~09  16F

    Quote:
    引用第17楼枯鱼炖蘑菇于2013-01-15 16:39发表的 Re:01.14 夢裡花 (楓櫻)01~09  16F :
    高潮来了吗?
    话说谁没事跑来烧拂樱斋,这不是将人往寒光一舍赶吗?
    以后就嫁柚子随柚子了……
    相爱相杀,行雨大,求别太虐QAQ


    木有呀....別說高潮了,這故事根本連一半進展都還不到啊OTL|||||||

    拂櫻齋必須燒!!
    燒了之後咱們才有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嫁神棍隨神棍的劇情可看啊!!!!!!!

    我寫得好鬱悶.....有種怎麼都不完結的焦躁得不行的感覺>_<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1-16 11:06 | 18 楼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9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8-06-18

    鲜花 [234] 鸡蛋 [0]

     

    -----
    [夢裡花] 10

    匆匆趕回拂櫻齋,眼前滿是焦火燒過滿目瘡痍的悽慘模樣。原本夾道盛開的櫻花不知中了什麼術法,竟在頃刻之間枯萎凋零,頹倒了大半片。拂櫻無暇再看,只是飛快地穿過林中奔進屋內,「小免!小免妳在哪裡!」

    內堂也是一片慘不忍睹的凌亂景象,桌椅翻倒在地上,斑斑血跡,清楚可見掙扎打鬥的跡象。拂櫻心口一涼,管不得其他地直衝進小免的臥房,「小免!妳在嗎?在的話就回答我!」

    四下搜尋,卻都見不到小免的身影。屋頂上被砸出了一個大洞,斷裂的屋樑正巧砸在小巧臥床上,見此淒慘景象,拂櫻心中的不祥感越發擴大,正想轉身出去,可憐兮兮的童音響了起來,正是緊依著傾頹樑柱緊緊縮在床底下躲藏的小免,「齋主,小免好害怕……」

    「別怕別怕……有哪兒傷到了,讓齋主看看……」

    心急地拉過小免上下審視,幸好小免並沒有明顯外傷,只像是受到了驚嚇那般哭個不停,「火、突然燒起來了,到處都是煙,有人、一團黑黑的……小免怕……」

    「小免。」此時楓岫也進了房內,安撫地輕拍著小免髮頂的大掌仍舊是那麼溫柔,語氣卻洩漏出了幾絲不同以往鎮定的情緒,「曼睩跟虛驕呢?」

    「曼睩、曼睩姊姊!」像是此時才猛地想了起來,小免立時驚惶緊捉住楓岫的下襬,「曼睩姊姊被那些人捉走了,楓岫阿叔,你快去救她!」

    楓岫本就略帶冷意的俊容立刻冷肅得像冰,匆匆拋下一句,「拂櫻,照顧小免!」轉身便化為片片赭紅狂風,追尋著入侵者的蹤跡而去。

    -----

    縱使心急如焚,楓岫臉上仍舊是那樣一片沉靜如水,並沒有多洩漏出幾分心思,只是專注地不斷掐指推算。

    君曼睩是他帶在身邊,一手調教出的弟子,守護拂櫻齋的陣法更是他親自佈下……會是誰這樣猖狂,敢明目張膽地在他的地盤上對他的人動手?

    匆匆地一揮隨身羽扇,指尖拈起一片楓紅,「探真尋蹤,飭!」楓岫周身霎時狂風大作,無數楓葉紛飛於空中,追尋著同樣身懷法印的對象,直直指向林蔭深處。

    足下不點地地飛馳而去,眼前的樹林開始以詭異的方式包圍起濃霧,明明還是大白天,濃密的林中幾乎不見陽光,充滿險惡氣氛。楓岫見狀也不得不謹慎起來,小心地踏著八卦禹步進入樹林之中。

    這裡,不就是……

    林中像是許多年沒有人踏足其上,密密的樹葉落了一地,舖成軟厚地毯。不遠處的樹根下躺著兩條人影,正是遍尋不著的君曼睩和即使昏迷也緊緊抱住君曼睩護衛著的虛驕。

    見兩人身上雖都負傷,但並沒有特別嚴重的大傷,也感覺得出仍在輕淺呼吸,應該只是暫時昏迷過去而已。楓岫稍微放下心中的大石,卻不敢大意,暗中持咒戒備地緩緩走近。

    楓岫的步伐像是觸動了什麼,林中頓時陰暗下來,空氣逐漸緊縮,盛夏午後的氣溫本就偏高,如今更是燥熱得令人難耐,幾乎無法呼吸。四面八方傳來陣陣尖厲笑聲,夾雜著陰森鬼哭,幢幢暗影宛如森羅鬼域。四周草木陡長,竟像是有了自主意識一樣化為柔韌長鞭襲來,硬是將君曼睩跟虛驕扯至半空中,緊緊綑縛住兩人四肢!

    向來嬌貴的千金之軀怎堪受得如此折磨?只見君曼睩痛喊一聲,吃力地睜開眼,雖是難忍痛苦神色,卻很快地想明白了眼下情況,急急脫口喊道:「主人!別過來!」一旁的虛驕也不斷掙扎扭動試著靠近君曼睩,卻是無勞無功,只是被綑得越發緊實。

    「這是陷阱、主人……」

    不過是眨眼之間,瘋狂增生的枝枒蔓葉就幾乎要掩蓋過兩人,君曼睩的聲音開始變得虛弱,原本白皙嬌嫩的手腕肌膚更是被粗利枯枝藤蔓緊勒出條條紅痕,兩人的精氣飛快流逝,以著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地不斷衰弱下去。

    楓岫勉強壓抑住胸中怒氣,定下心神,將羽扇平舉至胸前然後猛然揮下,沉聲喝道:「龍神訣‧神霄共雷!」

    天際風雲變,像是應了楓岫的召喚,轟然一聲雷光大作,數道紫色玄雷化為紫色騰龍奔馳而來,重重落下,破除了林中的濃密邪氛。

    方才還宛如妖異作祟一般瘋狂竄長的枝木總算安靜了下來,層層疊疊不自然增生的枝蔓在空中僵了半晌,紛紛化為乾癟枯枝散落一地,原本被綑住四肢的君曼睩跟虛驕也跟著跌落在了地上。

    「曼睩、小姐!」虛驕一拉斷還纏在手腕上的枯藤,便急急忙忙地撲向委頓在地的君曼睩。

    「放心,我沒事……」君曼睩嗆咳幾聲,強撐著仍是虛軟無力的身子就要坐起,「主人……」

    「好了,別說話。」

    正要搭手將君曼睩扶起,卻赫見幾絲陰冷邪氛延著君曼睩的肩頭漫延攀升至頸項,在雪白側頰描繪出奇異花紋。君曼睩的眼神忽地一變,五指怒張,其上頓時伸出銳利長甲,閃著冰冷殺芒攻向楓岫頸項。

    楓岫像是早有心理準備,不閃不避地將手中羽扇向前一遞,正巧穿透來勢洶洶的指甲,手中勁道一吐、手腕一翻,便避開了君曼睩的攻擊,順勢擒住了雪白手腕,「來者何人?報上名來!」

    「哼……倒還算有點本事。」

    楓岫擒抓的力道並不小,可是那張美麗臉龐上頭卻不見半點痛苦模樣;魅然眼角微偏,眼神流轉,勾起一抹艷麗冷笑──那是向來舉止端莊的君曼睩絕不可能做出的神情,「也不枉我特地前來會你一會,楓岫主人。」

    「只敢附身在弱女子身上的鼠輩,楓岫也不屑一會。」

    面對如此明顯挑釁,楓岫眼神一冷,凝起劍指便往君曼睩眉心一按,開始低聲誦咒,試圖祓除充斥在君曼睩全身的邪氣。

    「你以為這樣、就可以解決嗎?」附在君曼睩身上的不知名之人開始猖狂大笑,「哈!我們已經找到『他』了……你什麼也改變不了!」

    「朱雀敕令‧離火開天……」楓岫一整肅容,曲起一膝半蹲在君曼睩身前,抬手猛地朝君曼睩揮下,氣勢凜然得像是在他手中握著的不是羽扇,而是一把鋒利寶劍,「破!」

    「不用心急,我們很快、很快會再見面的……」那人露出邪邪一笑,旋即翻過白眼暈了過去。

    「曼睩、小姐!」

    虛驕急急地將人打橫抱起就要往外衝,卻被楓岫阻止了,「且慢。」

    「主人……」昏暈過去的君曼睩此時緩緩甦醒過來,總算恢復了清明眼神,「我剛才……」

    「妳入邪了。」楓岫簡潔答道。

    「小姐!回天都、大夫!」

    虛驕心急得原地團團轉,君曼睩卻勉力將他一推,「別靠近我,邪氣太重了……」說完又咳嗽起來,氣息微弱。

    將羽扇輕掃過君曼睩全身,楓岫低低吟唱著咒文,驅趕著君曼睩周身縈繞不去的邪氛。好不容易將邪氣全數祓除,君曼睩軟軟地倒入虛驕懷中,「是曼睩學藝不精,讓主人失望了……」

    「不,這非妳之過。對方的目的只是……」沉默半晌,楓岫微斂下眉眼,輕噫一聲,「罷了,先回去吧。」



    -----

    好煩躁……QWQ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1-16 11:06 | 19 楼
    «1 2 3456» Pages: ( 2/7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潇湘雅卷□

    Time now is:06-23 06:40,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