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234» Pages: ( 1/4 total )
本页主题: 04.01  小小小的爱  29F (完)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疏楼紫翎
昙华一现,悠然无期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81
腹黑: 93 点
珍珠: 1723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65(小时)
注册时间:2010-12-03
最后登录:2013-12-02

鲜花 [2] 鸡蛋 [0]

 04.01  小小小的爱  29F (完)

0
管理提醒:
本帖被 晓问管理员 从 ≡暗香盈袖≡ 移动到本区(2012-08-26)
看过许多关于剑龙的文章后,很想自己也写一篇。要是有写的不好的地方,还望诸位多多海涵!!
================

    疏楼西风内,一片祥和之景。
    疏楼龙宿躺在铺着厚厚一层狐皮裘的躺椅上,享受着午后和煦的日光。
    穆仙凤一旁随侍着。
    就在这安详和睦的氛围之中,默言韵放轻脚步,缓缓地来到疏楼龙宿的面前。
    “何事?”慵懒的音调,并未体现出被打扰到的不满。
    “主人,儒门天下分支墨荷苑,于数日前,获得一颗紫色的珍珠。”
    “哦?珍珠?”华扇轻摇,美目微睁,看向默言韵手中的紫檀木做的盒子。
    “是,他们知道主人喜好珍珠,所以派人送来。”
    “人,还在?”
    “是,还在疏楼西风外静候。”
    “嗯…此珠吾收下了,让伊离开吧。”
    “是。”将紫檀木盒放在石桌上,便离开。
    穆仙凤上前取过盒子,打开一看,果真是一颗炫紫的紫色珍珠,轻笑地将珍珠拿到疏楼龙宿的面前。
    “主人,这颗珍珠真漂亮。”
    “的确。”疏楼龙宿接过穆仙凤递来的珍珠,细细观赏,“汝先下去吧。”
    “是,仙凤告退。”
    之所以屏退仙凤,是因为疏楼龙宿感觉到了这颗珍珠的异样。将它置于阳光下,紫色珍珠立即闪烁着绚丽夺目的紫光,在这绚丽的光芒之中,隐隐约约地可以看到在珍珠里写着几个字——小小小的爱。
    “这是什么?小小小的爱?”将珍珠凑近眼前,那几个字又消失不见,就在龙宿纳闷的同时,奇异的事情发生了。
    疏楼龙宿顿时感到一阵晕眩,而后,待自己清醒时,发现周围的景致竟都变大了,变得非常的巨大。平时被自己压在身下的狐皮裘,此时竟像那长至头顶的芦苇般,将自己围困住,每移动一次身形,都要非常的吃力。
    疏楼龙宿只是在一开始的时候微微怔了一下,随即便清醒过来,转动头颅,四处寻找着那还自己变小的紫色珍珠。
    虽然那颗珍珠离自己并非很远,但疏楼龙宿还是费了很大的劲,才走到珍珠的旁边。此时的他已满身是汗,这让疏楼龙宿的俊眉不禁皱了起来。
    仔细地打量着这颗比自己不知大了多少倍的珍珠。发现在珍珠的内部有几行字。若是正常人的状态,要发现这几个字肯定是相当的困难。但现在,以疏楼龙宿的大小,完全是可以看清这几个字。
    看了这些字后,疏楼龙宿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这……”怔怔地盯着那几行字,疏楼龙宿陷入了一阵沉思。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穆仙凤缓步来到。却发现自家的主人早已不在,心中纳闷的同时,发现了丢落在躺椅上的珍珠。伸手将它拾起。
    正在思考的疏楼龙宿突然发觉自己的头顶一片漆黑,于是抬起头来,便看见穆仙凤伸来的手掌。本欲开口叫她,却在开口的时候迟疑了一下。
    而这一下的迟疑,穆仙凤已将珍珠握在手上,同时也把一直待在珍珠旁边的疏楼龙宿给抓了起来。
    就在穆仙凤要把珍珠收入紫檀木盒的时候,发觉自己的手中似乎有什么正在蠕动。迟疑地打开手掌,却发现那位早已被自己误认为离开的主人疏楼龙宿。
    穆仙凤睁大美目,嘴巴一张一合,也不知道此刻该说些什么。只是怔怔地看着。
    疏楼龙宿看到穆仙凤的表情,也只是无奈地摇摇头。稍微运转体内真气,让自己的声音可以被这位自己非常疼爱的侍女听到。
    “凤儿。凤儿…凤儿!!!”叫了几声,穆仙凤都没有任何反应,疏楼龙宿顿时加大音量。
    “是、是…主人!”穆仙凤听到自己的主人再叫自己,先是本能地反应到,随后反应过来,便大叫一声。
    这一声若在平时,并没有什么。只是对于现在的疏楼龙宿而言,就宛如惊天巨雷般,震得疏楼龙宿的耳朵一阵轰鸣。
    疏楼龙宿赶忙伸手捂住自己的双耳。
    穆仙凤见状,赶忙降低音量,小声地说道:“主人?这是、这是怎么一回事?您,您怎么?”
    疏楼龙宿摆摆手,要她被大惊小怪的,随后用不急不缓的声音问道:“汝来此有何事吗?”
    穆仙凤一边将珍珠放入紫檀木盒中,一边小心翼翼地将疏楼龙宿放在躺椅上。随后回答疏楼龙宿的问题,“剑子先生来访,此时正在疏楼西风外。”
    “嗯…”疏楼龙宿低沉一声,内心想着此事剑子仙迹来此的目的为何?
    “伊可有说明来意?”疏楼龙宿摇着华扇问道。
    “没有,剑子先生说要当面见到您才能说出。”
    “哦~?”疏楼龙宿一挑眉,随后说道,“让伊到吾的寝室来……”疏楼龙宿将接下的事一一交代给穆仙凤。
    剑子仙迹刚听到穆仙凤回话来说,龙宿要在自己的寝室接见自己,心中异常郁闷。虽说并非是第一次进入过龙宿的房间,但是却从未有过在大白天的时候。
    来到龙宿的寝室外,剑子的脚步停了下来,站在门外,踌躇着是否要进入。
    就在剑子踌躇的时候,一道傲然的声音从门内传出,“剑子!吾之寝室是什么龙潭虎穴吗?竟让汝如此的踌躇不前?”
    疏楼龙宿嘴上虽是这么说,但心里却是有着别的想法。哼!好个剑子仙迹!要不是吾此事身体不便,汝以为吾的房间是谁都可以随便进入的吗?居然还给吾踌躇不前!
    剑子轻叹一声,像是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伸手推开房门。一阵幽香立即扑面而来,进入房间,映入眼中的皆是一片的紫色轻纱,不断地飘舞着。珍珠玉帘也因清风拂过,而发出清脆的声响。
    剑子环顾四周,并未发现龙宿的身影。只见到内室之中被层层的纱幔遮的严严实实的,而且还隔着一扇屏风。
    “龙宿。”剑子说着便欲往内室走去,却被龙宿出声制止了。
    “止步。剑子,汝有何事,就在那说即可。”
    “耶~龙宿,这怎么行?我可是很担忧你啊~!”剑子并未因为龙宿的话而止步,又继续向前走了两步。
    此时疏楼龙宿的视线已被眼前的纱幔遮住,难以看清剑子是否有按照自己的话止步,不过按照剑子那腹黑的个性,绝不会老老实实地止步,于是疏楼龙宿又说道,“剑子可知非礼勿视?”
    “这个…我自然知道。但是,龙宿,这是儒家的思想,与我道教似乎没有什么关系?”说着的同时,剑子的身形已绕过屏风。
    看见剑子那模糊的高大身影,疏楼龙宿顿时觉得这个时候决定见他是一件非常错误的决定。但,这已是事实,龙宿现在后悔也晚了。
    “还不知剑子汝来找吾有何事呢?”此刻的龙宿也早已无了往日与剑子仙迹斗嘴的兴致,现在脑中所想的就是赶快让这个腹黑老道离开。
    “这……”听到龙宿的问题,剑子终于停下了前进的脚步,低眉深思了会,斟酌了一下语句,对龙宿说道,“此事事关佛剑,也与你有一丝的关联。”
    “哦?世上有什么事竟能难道佛剑,而且此事还与吾有关?”龙宿迟疑地问道。
    “儒门天下有一分支,名为墨荷苑,你可记得。”
    “自然。”这个他怎么可能不记得!就是因为他们从来的珍珠才害得自己变得如此模样,“不过这与佛剑又有什么关系?”
    “唉!”重重地叹息一声,剑子有些无奈地回道,“真是你的这个分支,他们竟然对佛剑设计施毒。”
    “怎有肯能!”龙宿不信地叫道,可随后便发现了自己的失态,于是调整了一下心态后,缓缓地问道,“可明白原因?”
    “据佛剑的消息,墨荷苑的人似乎背叛了儒门天下,转而投靠了其他组织。”
    “嗯…”龙宿低沉一声,随后唤来穆仙凤。
    “凤儿,汝去将那颗珍珠取来。”
    “是。”穆仙凤领命去取那颗紫珠。
    “龙宿?”剑子有些不解,这与珍珠有什么关系?
    “待会有件事要请汝帮忙。”
    “啊?”龙宿从未请求过自己什么,这次竟然有事情要自己帮忙,这着实让剑子吃惊不小。
    “主人。”就在剑子震惊的时候,穆仙凤已将先前龙宿欣赏的那颗珍珠取来了。
    “嗯。把它拿给剑子先生。”
    “是。”
    “嗯?”剑子疑惑地拿起那个珍珠端详,但在下一秒却用内力将其震了个粉碎。
    龙宿见状也不生气,很是平静地说道,“凤儿,汝先下去。”
    “是。”穆仙凤略一躬身,随后便出了房间。
    “吾说,剑子。汝有必要吗?”平静的声音,听不出龙宿此刻的心情。
    剑子先是诧异龙宿此刻的冷静,随后身影一晃,直接进入内室,但却没有见到任何人。担忧地四周环顾。
    “哎呀呀!剑子啊剑子,汝可知汝现在的行径可是有违先天风范啊!”龙宿戏谑的声音响起。
    可剑子却未看见龙宿的身影。又仔细找了一阵,终于在床头的玉枕上看见一个身着紫色华服,手中华扇不断地轻摇着的小小人儿。
    “龙宿,你…?”
    “怎样?”
    “那颗珍珠上的毒素应是慢性毒药,为何你会变得如此?”
    “这嘛~~吾怎么知道?”
    “可知复原的方法?”剑子轻声说道,他担心一个不小心会伤到这个柔弱的人儿。
    “没。”无奈地摇摇头。其实,龙宿当然是知道该如何让自己复原,只是那个方法,要他疏楼龙宿亲口说出,他是绝对做不出的。除非到了万不得以的时候,否则,他绝不会亲口告诉剑子如何让自己复原的方法!
[ 此帖被疏楼紫翎在2011-04-01 20:10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行雨) f&e:只要"真愛之吻 ..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龙宿 劍子
    吾心悠悠,随处自在
    顶端 Posted: 2011-02-24 22:34 | [楼 主]
    叛逆的荆棘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3
    腹黑: 60 点
    珍珠: 1708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20(小时)
    注册时间:2010-12-27
    最后登录:2019-10-15

    鲜花 [0] 鸡蛋 [0]

     Re:02.24 小小小的爱

    小小的咻咻一定很可爱啊~~~ 加油写!感觉和我看过的掌中仙是一个类型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10(think) 稱謂。 詳見站規對劍子/ ..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1-02-25 11:03 | 1 楼
    beibeipet
    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576
    腹黑: 326 点
    珍珠: 1815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611(小时)
    注册时间:2010-01-22
    最后登录:2014-10-09

    鲜花 [5] 鸡蛋 [0]

     Re:02.24 小小小的爱

    哦哦哦,小小的龙宿!!一定非常可爱啊~~是说复还的方法难道是让剑子亲吻龙宿吗,如果真是这样怪不得龙宿不肯说啦,说了岂不是让剑子白吃了豆腐吗,大人加油啊,这一片灰常有爱!!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1-02-25 13:39 | 2 楼
    taxation
    当时只道是寻常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588
    腹黑: 323 点
    珍珠: 1721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43(小时)
    注册时间:2009-03-15
    最后登录:2013-09-22

    鲜花 [3] 鸡蛋 [0]

     Re:02.24 小小小的爱

    袖珍龙宿~~~
    这难道是真正的原版龙宿团子!!!
    光是想一想就觉得萌到不行啊~~~~
    容我猜测一下,复原的方法会不会是要剑子对龙宿表白之类的?(从“小小小的爱”猜的~~)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1-02-25 14:45 | 3 楼
    hanyuluo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25
    腹黑: 72 点
    珍珠: 17169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4(小时)
    注册时间:2010-11-09
    最后登录:2012-08-10

    鲜花 [0] 鸡蛋 [0]

     Re:02.24 小小小的爱

    这是虾米神奇的毒啊~与其说是毒还不如说是术法
    要不然龙宿变小时怎么会连衣服也一起变小~
    捂脸~哎呀呀~不是人家想的邪恶~本来事实就是如此嘛
    佛剑大师怎么了~中了什么毒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1-02-25 22:14 | 4 楼
    疏楼紫翎
    昙华一现,悠然无期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81
    腹黑: 93 点
    珍珠: 1723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65(小时)
    注册时间:2010-12-03
    最后登录:2013-12-02

    鲜花 [2] 鸡蛋 [0]

     Re:02.24 小小小的爱

    复原的方法为何,到了最后就会揭晓了。要留点悬念嘛~~
    ==============
    二、
        剑子没想到这次来访,佛剑的事还未解决,龙宿的事又让自己头疼万分。
        疏楼龙宿现在只有拇指般大小,剑子不放心龙宿的安危,代替穆仙凤照顾龙宿。
        “哎哎,吾说剑子啊~!吾只是行动不便,并非是病痛伤残,汝不必如此这般。”龙宿躺在穆仙凤特别为他制作的躺椅上,手中的华扇不断地摇着。
        “龙宿……”剑子担忧地看着他。
        这段日子来,龙宿除了每日躺在躺椅上,喝着茶,吃着点心外,其他的事一点也没有过问。就连墨荷苑的事也没有任何过问,似乎这件事并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如何?”龙宿挑眉看着他。
        “你…唉!佛剑身上的毒已解了,现在正在调查墨荷苑的事。”剑子轻叹一声,说道。
        “…是吗?”龙宿沉默一会,淡淡地回道。
        “龙宿,对于墨荷苑的事,你打算如何处理?”
        “剑子。”龙宿轻笑一声,“汝认为,以吾现在的状况,可以做何事?”
        “这…关于这件事,我已着手调查,并拜托佛剑在调查墨荷苑的事的同时,顺便查查是否有办法可以让你复原。”
        “嗯。”轻应一声,龙宿双目微闭,静静地躺在躺椅上。
        剑子见状,知道他不想再讨论这个话题,只能轻轻地叹息一声,伸手轻轻地拿起躺椅,将他带回房间。
        回到房间,疏楼龙宿缓缓睁开眼睛,看着剑子小心翼翼地将自己放置于床上。见到自己盯着他看,剑子也只是微微一笑,而后转身离开。
        看着他离开之后,疏楼龙宿垂下眼睑,华扇轻轻掩着嘴角。
        剑子仙迹离开不久后,默言韵来到房内,报告近日来,儒门天下的状况。
        “墨荷苑那边的情况呢?”疏楼龙宿并未忘记墨荷苑的事,他们若只是当当对付自己,或许,也不必如此麻烦。可是现在,却牵扯到自己的好友,就不得不将其中的阴谋调查清楚。
        “墨荷苑苑主筱翎玥传来消息,说,会尽快将佛剑大师和主人的事调查清楚的。”默言韵恭敬地回道。
        “就只有这样?”淡然地问道。
        “是。”
        “呵,看来,这位苑主是不打算坦白从宽了。或许,是吾对墨荷苑太过放任了。”疏楼龙宿轻笑一声,淡然说道。
        “主人要如何做?”
        “静观其变吧。汝去将桐文找来。”
        “是。”默言韵领令退下。
        默言韵离开后,疏楼龙宿微微闭目小憩。今日来所发生的事,让他有些疲惫,尤其是自身的问题,更是让他头痛万分。
        待他醒来时,剑子仙迹已在自己身旁,一脸意义深长的笑意,让龙宿看了,不禁内心发毛。
        这个臭老道,又想做什么了?
        “嘿嘿,龙宿。”
        “嗯?”不明他的笑意为何,龙宿暂时保持沉默。
        “该沐浴了。”剑子笑的越发的灿烂。
        “嗯。”龙宿应了一声,起身的同时突然发觉不对,“剑子,凤儿呢?”
        “她正在替你准备膳食。你要知道,为你准备膳食可是一件相当费神的事。”
        “那沐浴之事?”
        “自然是身为好友的我来做啊~!”
        “什么!汝!?”龙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还怀疑是否是自己听错了。
        “是啊。龙宿,就算是我伺候你沐浴,你也不用这么兴奋吧。”剑子笑笑地说道。伸手就欲带着龙宿去沐浴。
        龙宿身形一动,避开剑子的大手,手中的华扇不断地扇着,怒视着剑子,“剑子!吾的表情算是兴奋吗?”
        “哎呀!龙宿,你这样仙凤也很麻烦的。”
        “这关凤儿何事?”
        “因为这可是仙凤交代给我的事啊!我要是没做好,那个体贴的女孩不是会很伤心吗?”剑子有些委屈的说道。好似在传达穆仙凤要是知道自己的决定,让自家主子生气了,会很难过伤心的。
        “汝!…好!要是你敢乱来的话,哼!”龙宿咬牙切齿地说道。
        “呵呵,保护你都来不及,这么会胡来呢?”剑子笑着,伸出手,放到龙宿面前。
        听到剑子的话,龙宿的脸微微地红了红。好在他现在身体变小了,剑子看不见,要不然,又不知道剑子会说些什么了。轻哼一声,自觉地跳到剑子的手上。
        剑子带着他,进入浴室。把他放到穆仙凤为他准备的木桶边,亲自为他加水,试温。
        “要是觉得水凉了,说一声。”剑子笑着转过身去。
        龙宿看了他一眼,也不多说什么,宽衣沐浴。
        听到身后传来的细微的水声,剑子脸上又爬满了笑意。
        “龙宿,需要服务吗?”
        原本正在闭目的疏楼龙宿听到剑子柔和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双眼猛地睁开,看着近在咫尺的一张大脸。脸上顿时红了一半。
        “剑、剑子,汝!汝要干嘛!”龙宿有些结巴地问道。
        “替你服务啊!你看,我想的多好啊~!”剑子笑意盈盈地说道。
        “吾、吾不需要什么服务!汝、汝给吾转过身去!”龙宿命令道。
        不过虽说是命令,但那个声音在剑子听来却变成了另一方意寓。龙宿害羞了。剑子心里高兴的很,伸出一只手指,想要靠近他。
        “剑子!汝、汝个混蛋!”龙宿大声地叫道。一个力道拍向水面,顿时溅起一阵水花。当然,这个在剑子看来并没有什么。
        龙宿再一发力,身形跃出水面,手一拂,一件里衣立即披在身上。
        就在剑子大感惋惜的时候,龙宿的脚下突然一滑,整个身子顿时朝桌沿倒去。
        剑子见状立马伸手将其接住。
        “龙宿?”剑子担忧地叫道。
        龙宿跌坐在剑子的手心上,通过手心传来的信息,明显地感觉到剑子此刻的心情。但是这并不表示,自己会因此而原谅他!
        头一撇,不想理会剑子。
        “龙宿,你,没事吧?”剑子见龙宿不回答,还以为他出了什么事,于是再一次问道。
        对于剑子的问题,龙宿直接无视,索性趴在他的手心里。
        剑子见了,立即将他带回到床上,安置在一个舒服的地方。
        “龙宿?龙宿?…”剑子轻声地唤道。此刻剑子内心担忧不已,可又不敢随意传真气给他,只能在一旁不断地叫唤着。
        这个时候,穆仙凤刚好带着膳食来到。
        “先生,主人。”
        “啊,是仙凤啊。”剑子手中拂尘轻甩,以掩饰自己刚才的神色。
        “呵。”穆仙凤见了,也只是轻笑一声,不多说什么,“先生,该用膳了。”
        “嗯。”剑子走到桌边的同时,穆仙凤也将龙宿的那一份拿到床前。
        “主人,该用膳了。”
        “嗯。”龙宿起身看着穆仙凤端来的食物。
        剑子见到这个情景,就知道龙宿在为刚才的事生自己的气了,无奈地轻笑一声。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吾心悠悠,随处自在
    顶端 Posted: 2011-02-26 21:17 | 5 楼
    吞佛月
    一步黄泉一步天,九幽冥府月成仙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16
    腹黑: 126 点
    珍珠: 1736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25(小时)
    注册时间:2008-07-06
    最后登录:2019-07-23

    鲜花 [0] 鸡蛋 [0]

     Re:02.25 小小小的爱 5F

    我好奇的是。。。龙宿变那么小。。。那凤儿要煮的多精致细巧才能给龙宿吃啊。。。好大的难度啊。不过咋相信凤儿的手艺,然后就是龙宿的回复之法 。。。瞬间想到不纯洁的东西
    你们懂的,掩面。。。恩,两情相悦或激情咳咳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醉卧春风扶栏处
    顶端 Posted: 2011-03-01 17:07 | 6 楼
    疏楼紫翎
    昙华一现,悠然无期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81
    腹黑: 93 点
    珍珠: 1723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65(小时)
    注册时间:2010-12-03
    最后登录:2013-12-02

    鲜花 [2] 鸡蛋 [0]

     Re:03.01 小小小的爱 7F

    三、
        到了晚上,龙宿依旧没有原谅剑子白天的捉弄,一句话也不愿与他说。
        “龙宿…”剑子有些无奈地叫着,他有些后悔白天对龙宿的捉弄,“我也只是想让你放松放松嘛~!”
        “放松?”龙宿不信地憋了剑子一眼。
        “是啊是啊~~!”见龙宿回话,剑子连忙说道,“我知道这几日,你的心情不好,我只想让你开心开心嘛~~!”
        “哦?那就是吾的错了?不该生汝的气?”
        “是…啊!不是!不是!龙宿…”剑子刚一开口就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改口。
        “哼!吾要就寝了,汝记得灭灯。”说完龙宿也不再理会剑子,直接躺在穆仙凤为他准备的小床上睡觉。
        “啊?好!”剑子听到龙宿的话,就知道龙宿已经原谅自己了,至少他没有赶自己出房间。于是,一拂袖,灭了房内的灯火。
        第二日,桐文剑儒来到疏楼西风。
        行至龙宿的房门外,立即停步,颔首道:“桐文剑儒拜见龙首。”
        桐文剑儒话音刚落,穆仙凤便打开房门,走了出来,“桐文剑儒,主人已等候多时了。”随后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桐文剑儒听到穆仙凤所说的话,身子弯的更低,恭敬地说道,“属下来迟了,竟让龙首恭候多时。还请龙首责罚。”
        “不必,汝进来吧。”龙宿的声音适时地响起。
        “这……”听到疏楼龙宿要自己进入他的寝室,桐文剑儒有些踌躇。毕竟随便进入龙首的卧房,那是非常失礼的事。也只听说过龙首曾几度邀请过道教先天剑子仙迹进过自己的卧房,儒门天下的人,除了穆仙凤经常出入外,也就只有默言韵进入过几次。而今日,龙首竟邀自己进入,桐文剑儒心中甚是纳闷。
        “进去吧。龙宿有很重要的是找你。”剑子仙迹走了出来,对他说道。
        “剑子前辈!?”此时的桐文剑儒更加的不解,到底是何重要之事,龙首竟让剑子前辈出来叫自己进入?
        “呵呵。”剑子轻笑两声,一副先天人的姿态,“仙凤也进入吧。”
        “是。那剑子先生?”穆仙凤内心明白,定是自家的主人把剑子先生‘赶’了出来。
        “这是龙宿的私事,吾不便在场。你们赶紧进入吧,免得龙宿等烦了。”剑子说完便径直离开。剑子表面虽是一脸平静,但内心却早已是掀起波涛万丈。好个疏楼龙宿!你给我等着!
        穆仙凤与桐文剑儒同时进入房内。
        但,桐文剑儒却没有见到龙首的身影,于是疑惑地看着穆仙凤。
        而这个时候,龙宿的声音传了过来,“桐文,汝进来。”
        “这…属下不敢僭越。”桐文剑儒低头说道。
        “无妨,此事也只有交予汝,吾才放心,进来吧。”
        “这…是。”桐文剑儒虽好奇龙首今日的举止,但还是进入到了内室。
        一进入内室,桐文剑儒便被眼前的情景震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伸手颤抖地指了指眼前的人,嘴巴一张一合的,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桐文剑儒,不得无礼!”穆仙凤见状立即喝道。
        疏楼龙宿只是轻摇着华扇,静静地看着。
        听到穆仙凤的声音,桐文剑儒立即回过神来,躬身道:“属下失礼,请龙首责罚。”
        “汝不必如此拘谨。即唤汝前来,自会明了汝见到吾时的情景。”
        “龙首。”
        “找汝来,是有几件事要交代与汝。”
        “请龙首明言。”
        “嗯。”疏楼龙宿轻应一声便不再言语。在一旁侍奉的穆仙凤自然明白自家主子的心思,当即为同为剑儒取来笔墨纸砚,而后,躬身退出房间。
        “龙首?”桐文剑儒不解其意。
        “桐文,接下来吾所说的事,汝都要一一记得。这不仅关系到吾自身的安危,同时也关系着儒门天下今后的形势。”疏楼龙宿一脸严肃地说道。
        “是。”见龙首如此严肃,桐文剑儒也跟着严肃起来。
        “汝先替吾写几封信交予三司三监,而后……”
        退出房门的穆仙凤,安静地侯在门口,静静地等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桐文剑儒终于从房内出来。
        “穆姑娘。”桐文剑儒颔首道。
        穆仙凤也微一欠身。
        “龙首有几件事要吾传达与你。”
        “请讲。”
        桐文剑儒靠近穆仙凤的耳边,将龙首交代之事一一告知穆仙凤。
        “仙凤知晓了,这就去办。”
        穆仙凤离开后,桐文剑儒再次步入房内。
        “龙首。”
        “嗯。桐文,此行有一定的危险,汝要一切小心。”
        “是。多谢龙首关怀,属下这就告退。”
        “嗯。”淡淡地回应一声,随后便闭目躺在躺椅上。
        桐文见状,便悄悄地退出房间。
        剑子仙迹郁闷地离开地疏楼西风,回到豁然之境。看着满目的花草,剑子不禁想起自己被龙宿‘赶!’出疏楼西风的原因。
        “桐文还是老样子。”剑子笑笑地对龙宿说道。
        “呵,是啊。”龙宿轻笑一声,“不过剑子,汝是否该离开了?”
        “嗯,这是自然。儒门天下的事,我也不方便待在一旁。那我就先离开了。”剑子说着正欲起身时,龙宿说道。
        “非也。剑子,吾的意思是,汝先离开疏楼西风一趟。”
        “嗯?为何?”剑子不解地看着他。
        “豁然之境的花,吾已有许久为观赏了吧?”龙宿华扇掩面,轻笑地问道。
        “这…我明白了。你就先和桐文好好谈谈吧。”说完剑子便准备离开。
        还没走几步路,差一丝便被龙宿接下来的话给吓了一跳,差一丝便因脚下不稳而绊倒。
        “麻烦汝‘请’桐文进来。”龙宿可以在请字上加重读音。
        “龙宿~~”剑子有些哀怨地叫道。
        “唉,也是,剑子仙迹是何许人也?怎么可能会听吾的话呢?”龙宿有些哀愁地说道。
        “好好好,我请!我请!”见到龙宿那小小的脸上,露出那哀愁的表情,内心一软,便答应了下来。
        谁知,刚才还在哀愁伤感的龙宿,下一刻便一脸笑意地看着剑子,“那好,那就有劳汝了~~!”
        无奈,剑子只好悻悻地离开,出门去为他请桐文剑儒进来。
        这也就有了后来的剑子仙迹请桐文剑儒这一出了。
        剑子仙迹采摘了几束龙宿追喜欢的花朵,认真地将其整理好,最后将其抱在怀里,回转疏楼西风。
        一回到疏楼西风,剑子仙迹顿时感到不对劲。
        言韵呢?平时来的时候,他都在认认真真地扫地啊!今日怎么不见其身影?还有仙凤,平日里我来的时候,穆仙凤一定会出来迎接,今日怎么也不见她出来?难道是……???
        剑子仙迹内心想着,随即一溜烟地跑进疏楼龙宿的房间。但却没有见到任何身影,就连穆仙凤特意为龙宿所作的生活用品也一一不见了。
        “这…”剑子先是微微地怔了怔,随后一抹意义未明的笑意爬上嘴角,“疏楼龙宿,好样的。让我抓到你,定要你好看!”话音一落,剑子仙迹整个人化作一道长虹离开疏楼西风。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吾心悠悠,随处自在
    顶端 Posted: 2011-03-01 23:08 | 7 楼
    疏楼紫翎
    昙华一现,悠然无期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81
    腹黑: 93 点
    珍珠: 1723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65(小时)
    注册时间:2010-12-03
    最后登录:2013-12-02

    鲜花 [2] 鸡蛋 [0]

     Re:03.01 小小小的爱 8F

    四、
        潞城
        刚刚才在一家客栈住下的疏楼龙宿,还未对穆仙凤说什么,便见穆仙凤一脸震惊地望着自己的身后。疏楼龙宿疑惑之际,转头看向自己的身后。而这个时候,穆仙凤终于出声了。
        “剑、剑子先生!!”
        龙宿在看到自己身后那一片白色之后,脸色瞬间暗了一下,但随即又回复一脸的平淡。
        就在龙宿要开口的时候,剑子已经抢先一步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嗯!!你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知不知道在这里你有多危险!?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的安危!?你知不知道……”
        在剑子仙迹教训疏楼龙宿的时候,穆仙凤早已悄悄地退出房间。
        在门外守这的默言韵,听到屋内一阵乱吼,又见穆仙凤蹑手蹑脚地步出,一脸的疑惑,看着穆仙凤,希望他可以为自己解答一下。
        穆仙凤看了他一眼,对他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是剑子先生。我们走吧,这儿没我们的事了。”
        “可是……”
        当默言韵还想说什么时,已被穆仙凤拉着前往大厅去吃东西去了。
        有剑子先生在,还需要我们在那做什么?穆仙凤内心思到。
        龙宿默默地听着剑子的训话,脸上虽没有任何表情,但内心还是相当的高兴。
        剑子训完话,便立即拿起一旁的水壶拼命地给自己灌水,一点先天人的样子都没有。
        “感觉如何?”龙宿见他已经平静下来,便出声问道。
        “嗯,相当的好。”
        “哦~!相当的好啊~!”龙宿刻意提高音调回道。
        “呃…龙、龙宿…”剑子听出龙宿语气不善,有点紧张地看着他。
        “吾前脚刚到,汝后脚就追到了。还在那里大吼大叫的,汝知不知道,为了防止那些噪音震伤吾的耳朵,吾得消耗多少真气?你明知道吾现在的身体很脆弱,还在那对吾大吼大叫的,汝是想让吾快点到阎王爷那报道吗?”龙宿语气一冷,有点不悦地说道。
        “这、这…龙宿,你是知道的,我是太担心你了。而且,你一句话也不说就离开,知道我当时有多焦急吗?”剑子知道龙宿生起起来那是相当的严重,于是放柔声音说道。
        “那汝说说,吾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我啊!”剑子话一出口,便看到龙宿那一脸的笑意,便知道自己是着了龙宿的道,于是补充道,“还有佛剑。”
        “呵呵,是啊。有汝…还有佛剑肯为吾入地狱走一遭。”龙宿心情愉悦地说道。
        “龙宿,你来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剑子问道。
        “汝这不是明知故问吗?”龙宿华扇轻摇,遮住自己微微翘起的嘴角,而后又说道,“吾已派人通知佛剑,吾们已到潞城了。算算时间,人,也差不多该到了。”
        龙宿话音一落,便传来一阵敲门声,随后传来穆仙凤的声音。
        “主人、先生,佛剑大师来了。”
        “嗯。”
        佛剑推门进入房间,穆仙凤乖巧地带上门离开。
        “龙宿?”虽早已听剑子讲过关于龙宿身上所发生的事,但亲眼见到,还是让自己震惊了,“你无恙乎?”
        “呵呵,多谢好友关心,吾无事。倒是好友,一切平安否?”
        “嗯,我很好。”佛剑回道。
        “好友可否说说自己在潞城的遭遇?”龙宿华扇轻摇,淡笑地问道。
        “嗯。当日,我云游至此,潞城墨荷苑中有一位儒生曾在儒门天下有过一面之缘,于是受之邀请,进入墨荷苑……”佛剑分说将自己的遭遇一一说给龙宿听。
        “嗯?汝在墨荷苑内中毒,是如何逃脱的?据吾所知,墨荷苑的防卫措施是相当的严密,就是吾也不敢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以身试验。”听了佛剑的解说后,龙宿突然发现佛剑所说的话中,有一处未说明。
        “嗯,在危机时刻,有人帮我脱身。”
        “何人呢?那人即救了汝,为何不替汝解毒,反而让汝去找剑子?”
        “并非他不愿替我解毒。当时,我身中两种毒素,他在为我解除了其中最难解的毒素后,因其有要事待办,便离开了。”
        “呵,哪有人救人只救一半的?”龙宿轻笑道。
        “这个人与龙宿你还有一丝的关系。”佛剑严肃地说道。
        “哦?”龙宿挑眉看着他。
        “他说‘我为你解的毒名为天绝散,此毒解药特殊,且不易寻得。若不是看在你是疏楼龙宿的好友的份上,我也不会冒着生命危险来救你。’”
        “嗯…”听到佛剑的话,龙宿低眉沉思。天绝散?这是…难道真的是他?
        “龙宿,你可知道这人是何人?”佛剑问道。
        龙宿摇摇头道:“吾不知,不过吾可以确定,此人是友非敌。”

        潞城墨荷苑
        轻轻浮动的灰色纱幔,其后一位身着灰色儒衣,脸色有些苍白但不失俊美的男子斜卧在塌椅上,低着眉,静静地聆听着下属的报告。
        “桐文剑儒?儒门龙首疏楼龙宿所重视的儒生。”低沉沙哑的声音。
        “是。”
        “他来做什么。”
        “听闻儒门龙首身体不适,所以派他前来进行历年的视察。”
        “视察?呵,说的好听。给吾好好地盯着他,他平日里去了哪里,与何人接触,吾都要知晓!”
        “是,属下这就去帮。”说完赶忙行礼退了出去。
        “大人。”一道轻柔却不失自身威严的声音响起。
        “嗯?”
        “疏楼龙宿的贴身侍从来到了潞城。”
        “那疏楼龙宿呢?”
        “没有发现,但却发现了与他同为三教先天的佛剑分说和剑子仙迹。”
        “哼!佛剑分说,上回竟让他脱逃了!”
        那人声音一沉,筱翎玥赶忙跪在地上,“是属下失职,请大人责罚!”
        “查出救他之人是谁了吗?”
        “这…属下办事不利!”
        “哼!筱翎玥,记得你今日的一切是谁给你的吗?”
        “是大人!”
        “那么,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的你,该继续留在这个位置吗?”
        “请大人赎罪!属下一定会加紧查办!”
        “哼!筱翎玥,便再让吾失望了,否则,你应该知道后果为何?”
        “是,属下先行告退了。”
        “嗯。”
        筱翎玥离开后,灰衣人微微闭眼,沉默一会后突然说道:“你觉得疏楼龙宿派桐文剑儒来此是为何事?”
        “应是为了佛剑分说和疏楼龙宿的事而来。”在他的背后,一道低沉的声音传来。
        “哦?”
        “佛剑分说与疏楼龙宿同为三教顶峰,佛剑分说在此受到吾等的袭击,还成功脱逃。疏楼龙宿定会知晓这件事。而且,吾们派人送去的珍珠上还涂有毒药,至于有没有成功让疏楼龙宿中毒,吾不敢断下论言,但无论他是否中毒,儒门天下的人绝不会知晓。”
        “嗯…看来疏楼龙宿他已经开始重视这里了。”
        “这不就是大人想要的结果吗?”
        “哈!你说的不错。下去吧,事成之后,吾定不会忘了你的。”
        “是,属下告退。”
        “疏楼龙宿,不管你是否有来,凡事与你有关联的人都必须死!…就先从那名桐文剑儒开始吧。哈哈哈…”
    [ 此帖被疏楼紫翎在2011-03-02 00:15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吾心悠悠,随处自在
    顶端 Posted: 2011-03-01 23:10 | 8 楼
    beibeipet
    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576
    腹黑: 326 点
    珍珠: 1815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611(小时)
    注册时间:2010-01-22
    最后登录:2014-10-09

    鲜花 [5] 鸡蛋 [0]

     Re:03.01 小小小的爱 8F

    桐文危险了吗!!话说到底龙宿的毒要怎么接呢,真是让人心痒痒啊~~最后出现的这个人是要推翻龙宿的龙首地位吗,他还真敢呢,遇到三教流氓哪一个有好果子吃,你还是自求多福吧!!大人加油哦~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1-03-02 00:02 | 9 楼
    « 1 234» Pages: ( 1/4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疏楼梦宴

    Time now is:10-20 14:27,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