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icoflove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98
腹黑: 109 点
珍珠: 1800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小时)
注册时间:2006-03-04
最后登录:2018-08-16

鲜花 [7] 鸡蛋 [0]

 〈清音〉

0
〈清音〉



大雨滂沱。

她喘著氣,未被青銅面具遮掩的淨麗臉龐略退血色,微捲的赭色髮絲沾了水氣。方才緊急將這後生晚輩自異度魔界的逼害中搶奪而出,卻高估了自己適應苦境平地空氣的能力。

將昏厥的人暫時安置在山洞裡,以氣凝傷止血只能維持短暫時刻,也許該敷某種藥草再延長凝血的時刻,藉以支撐直至尋到藥師。思及此,她深吸一口氣,佈下簡單法陣護住傷者,冒著雨奔出洞外尋找藥草。

水花濺起的聲又落下,大雨直直落,洞內之人面白如紙,氣息漸弱。

不過一刻,又有一人急忙奔進山洞內,抬手抹過滿臉雨水,俊秀面容微顯懊惱。心裡還不及有抱怨話語,他眉一皺,血腥味幾乎奪了他所有的嗅覺。

機伶地側首一望,山洞陰暗處隱約有抹身影躺臥,他頗感不解;是受傷否?保持警戒的趨前數步,本是疑惑的神情轉為震驚,快步向前,卻被乍起的法陣震了身軀。

惱人!吸納水氣而顯得重的衣袖一揮,他反手乾坤強將法陣破解。還真多謝有人教了幾招,這時機不就回饋他己身麼!

血腥味讓他內心惶動不安,他抿緊脣,用力搖首甩回神智,壓抑體內似乎紊亂紛雜的絲微狂性,蹲下身子定定瞧著。終於,他臉上有些慌亂的神情,很快的又消逸無蹤,而是小心地檢查那失了右臂的傷口,薄脣喃喃自語。

「吾不能慌……這傷……對。」立時下了決定,雖不知為何傷者倒在這山洞裡,身旁尚有法陣保護,然而不處理這傷口不行,分明是致人於死地才有這等外傷以及沉重的內傷,他從未看過這人傷成這副模樣。

山洞外的大雨已轉小,他將外衣解下稍微覆住有傷處的那一側,再將昏厥的人以肩側扛起;濃濃的血腥味讓他暈眩了會兒,又讓自己咬脣給咬醒神思。

心血來潮離開隱居的住所出外散步,因著自己輕功不差,距離此地約莫百里,若非這場大雨,他豈不錯過救人的機會?

快步出了山洞,琥珀色眼瞳微轉,在不知何時那傷口會開始滲血的情況下,他必須和時間競賽。

未幾,當尋得藥草返回的萍山雲人不見應當護在洞中的傷者時,將人帶走的儒生早已急急而奔,尋找良醫。



自此,劍子仙跡遭異度魔界三守將圍攻而斷臂之事渲染四傳廣佈,生死未卜,下落不明。



這城裡的獄吏失魂落魄了三日,面色青白,眼窩泛黑。

素日執行酷刑的人向來見慣血腥場面,不遜於殺豬屠羊的屠夫肉販,眉頭也不給皺一下,卻教數日前深夜裡闖入的不速之客給嚇飛了心神。那人帶著一名斷手的白髮人,那書生裝扮染了不少血漬,俊秀而偏邪的臉雖有倦容,異於常人的琥珀眼眸卻閃動異光。

那書生用很重的地方鄉音語調字句鏗鏘地要他將傷者當成刑犯,是受了刑要止血,沉默地看他為昏迷之人止血。老實說,有人能這樣闖入刑牢中,他很怕自己被報復啊,天底下有這種事……

用火。那書生似乎武功高強,他要書生先將傷者的血短暫凝住,再用火熨炙大片傷口,斷臂處看起來血淋淋像是拉扯斷的,總之先燒過部分止血,好似達到書生的要求,書生連句話也不說的又將人給帶走。

他越想越莫名,久而不能成眠,翻來覆去的,活似撞邪。

鄰城是座安和樂居的小鎮,同樣的一日,城裡的老大夫背著藥箱出診。他踱出城門,往一處小徑而去,迎面拂來的風帶點寒意;總歸是入秋甚久了,沿途的樹林紛紛落葉,直往去處鋪了滿地。

數日前的破曉時分,隱居在城外的一位先生急急敲了藥舖子的門,藥童應門給嚇了大叫出聲,那先生便閃身入藥舖,似是壓抑焦躁卻客氣地請他出診。瞧見那身儒服沾血,顯見情況危急,他雖是年邁的身軀也急急隨之趕去,還是讓這位先生半帶著走。

生平第一次被人用輕功拉著跑啊,他這把老骨頭沒嚇散,委實奇蹟。

傷者情況很不樂觀,那時他一眼瞧去,被安置在床榻上的白髮俠士早已面白如紙,失血過多,若非有什麼外力加諸其身,使他留了一口氣在胸處,怕不早已歸西去也。

尤其右臂是教人以刀刃拉扯著砍斷,雖有火焚處理,傷處仍大,更別提五臟六腑之傷。他行醫多年初次見過如此嚴重的傷勢,但這名俠士卻還活著,教他若不將人自奈何橋上拉回,心裡便難過。

所以他也算是耗了老命的盡展絕學,非將這傷重瀕死的俠士給救回不可。




龍宿未敢絲毫懈怠的待在房裡,不時分神探看床上昏迷之人的狀況。

當時他直覺便要救劍子,現在想想,他不是曾經氣怒得說劍子怎不去死?可親眼看到這副慘狀,心裡很是難過,哪管其他?

斷臂之傷由鄧大夫處理,他想著幸好只是斷了一臂而不是沒了命,待劍子甦醒,他再好生開導。至於內傷則是由大夫診療,以藥湯針灸和疏氣三者進行,幸而他是習武之人,平復劍子體內紊亂的真氣尚不太難。

龍宿擰了把溫熱的布巾,小心擦拭劍子的額面與頸部。劍子右肩的傷讓他不敢將被子覆緊,就怕再次壓傷,使傷口難以癒合。劍子的氣息一直很微弱,但卻縷縷不絕,他知曉劍子的求生意念向來很強,醒著的他無法予以助力,除了治療內外傷,真正醒來仍得仰靠劍子自身的恢復力。

思及此,修長的指輕輕拂過劍子垂覆額面的髮,停了會兒,才無聲嘆息。




人生如一大夢。生死僅一氣之聚散。

所以有人說活著只是為了爭一口氣,他聽了忍不住彎脣而笑,想以此問題詢問幾位好友,旋身卻不知為何滿是濃焰及烏煙,嗆得他有些難受。下意識他拔腿就跑,只覺身軀很重,他不禁納悶自己未何使不出輕功,但也不太慌亂。

他不太喜歡大片火焰及黑煙,那讓他想到很久很久以前的事,雖已事過境遷、歲月不待人,亦難免神傷片刻。他跑著跑著,滿目所見是埋藏在記憶底處的模糊印象,他慢慢停下步伐,終於感到驚恐。

不要!他不喜歡!

他緊閉眼大喊出聲,什麼聲音也沒有,只有一陣強風將他吹倒,摔得他很疼,尤其是右肩,好像被刀給割了一下的痛。嘴裡泛開濃濃苦澀味,他掙扎著站起身,仔細再瞧哪有什麼破敗的村莊及綿延焚燒的景況?

是風和日麗的富庶大城,酒旗斜插,五顏六色的紙片繫在竿上,像柳條一般低垂隨風擺動。他又疑惑了,置身在熙來攘往的大街上,他卻有種不真實感。此情此景彷若似曾相識……是了,每年初春,江南皆是這景致,他卻不解為何他在此地。

這城有條河經過,他邁開步子沿著河堤而行,綠絲垂柳,楊花輕輕,頰畔被柳條拂過,是一種涼涼的感覺,他舒服的嘆氣,濃眉鬆開。走著走著,他瞧見拱橋下有個人擺攤,看來與他是同行,難免好奇的趨前湊熱鬧,是個黑髮的年輕人,面貌端正,但有些嘻皮笑臉,恐怕是招搖打混之流。他看了圍成一團來求卦問事的人,大多是姑娘或小孩,便退了幾步。

冷不防同攤主的眼神對上,他一驚,對方卻好似沒瞧見他,繼續漫天胡扯。奇怪,他現在才發現他什麼聲音都沒聽到,卻知曉這些人在說些什麼。心裡又慌,退了幾步,忽見那黑髮年輕人吐舌一笑,動作極快地一揭布將攤上所有道具給收了紮實,衝開人群拔腿就跑。拱橋另側有一群人鬧哄哄的直追而來,他瞧了下意識也拔腿跟著跑,不知滿心惶然是何原因。

嘴裡又有那種苦澀的味道,好像要苦進心裡。為何?為何?

跑啊跑的,失了那黑髮年輕人的身影,四周白茫茫的,早已不見富麗鮮春的街道與垂柳,而是積雪處處。他感到有些刺骨的冷,右肩泛起疼痛;放眼四周是荒郊野外的山徑,積在樹頭的雪偶爾因為太重而滑落,他只得一人踽踽前行。

他瞧見隱在樹林邊側的一座破屋子,趕忙踏雪而去想暫避這刺骨而輕飄的冰涼落雪。就著破敗的木門往內探視,屋子裡早已燃起火堆,滿室溫暖氣氛。又是那名黑髮年輕人,似乎蹲在一個讀書人身旁想做什麼。那讀書人側躺著應當在睡,他瞧見年輕人伸手要拿對方的包袱……他輕輕呀了一聲,原來想偷東西?他該進去阻止否?

正當此想,屋內的年輕人止住動作,搔搔黑髮,像是挫敗地又坐回火堆旁。然後那讀書人醒了,笑吟吟的側首睨了年輕人一眼。

他驚愕地張嘴,退了幾步,大片雪花沾在他臉上融成水,寒進心裡。好冷好冷、嘴裡也好苦好苦。這是什麼?他的熟悉感並非無來由!他當下轉身就跑,積雪阻撓他的步伐,滿目的白散出強光,刺得他幾乎快睜不開眼。

再定睛一瞧,原來他正盤腿打坐,垂首看著幾綹在胸前的長髮。灰灰白白的,再抬頭往前望,他是在一處斷崖內凹的山洞裡打坐、修練。這髮白得很快,他記得,也不過數日罷了,因為他中了劇毒所致。雖然他僥倖撿回一條命,卻讓他有所體悟。

『讀書吧,學就會了,汝該想想究竟汝想做什麼。』

是啊,不能一輩子都是偷拐騙的混吃混喝吧。他有機緣天賦,遇到第二個能教他修習的修行人,自此從學。他待在這山洞裡幾乎與世隔絕,十數年後他第二個師父也登仙去了,他便開始自修,在荒無人跡的深山密林裡。

為何,他一直覺得有很苦的味道,心裡也很苦悶。初始閉關因心念未定塵念紛擾,會有種種幻相,情緒亦易起伏不定,但他已有數百年的修練,何以此時才覺苦悶?雖不認為自己已臻不動心的境地,好歹也該心念幾乎無波。

種種絮念交雜,他驚覺自己似在御風而行,原來是輕功;是在作夢吧?他掠過幾座山,繁花不入目,頂上蒼穹低垂幾許流雲,待他停住步伐才有所得見。

是名修行僧,肉髻是銀色的,十分特別;他少與佛教中人往來,雖不排斥,總是無此機緣。他與這位僧人相對而坐,一方瀑布細流由山間壺口直落,崖裡小湖默默承接,他與僧人一來一往的答問,然而在說些什麼他卻怎也聽不到。

像是過眼繁花,他的髮益發得白,偶時下山閒遊五湖四海,眼前畫面速度越來越快,這人、那人……好多人,以及古塵劍;他發自內心真切微笑,笑得很苦。他從不覺得苦澀難堪,為何此時才如此作想?

他又回到有積雪的那處樹林,遠遠望見一名身著淺紫衣裳的高瘦儒生,他心裡高興,正想上前詢問內心疑惑,卻見對方旋身,遠遠地看著他,俊容滿佈憂愁。發生何事?那人很少這麼憂心忡忡,既然身為好友,也許他可以分擔?

雪太白了,陽光照拂使之反射更加強烈的光,他只見對方似是再端詳他一眼,又旋身靜立在雪地中,那淺紫色的髮輕飄飄的被風撩著玩,而他卻又覺得很苦很苦。

這次的苦,在嘴裡、眼裡、心裡。他的右肩好痛,和濃重的苦澀全攪在一起。很少有這種感覺,他重重閉眼,要自己忍一忍,總會無事的。

再忍一忍麼……他睜開眼,四肢疲累,右肩卻更加疼痛,又痛又癢的,滿嘴的藥臭味;原來他覺得苦,實則是藥味呀。雙眼視力有些模糊,但頂上的床罩不是他熟悉的,其實他還在恍神,有種異樣的陌生感。

艱困地轉動頭,側眼便見斜靠在窗櫺處的紫袍儒生,嗯,該說是龍宿──龍宿年紀不小了,只用儒生形容說不過去;突然他很訝異自己能這麼快的反應坐在那兒的人是誰。窗紙一片潔白發亮,他才感到溫暖空氣中的一絲寒冷。

倚著窗稍睡的龍宿緩緩睜眼,手指一緊捏住拿著的軟皮書。他坐正身子,將書擱回几上,小心按著後頸轉了轉頭,雙肩的僵硬告知他該好好的休息一番,不過……

他愣了下,轉首瞪著床榻上正在看他的人,蒼白的面色很勉強地擠出微笑給他,他便起身踱至床榻邊,微冷的指尖壓在床上之人的額,再探了探他頸部的溫度。

「終於醒了。」

仍舊疲睏虛弱的人幾次張口,終於發出乾啞的聲音,同時濃眉也皺緊。

「好苦啊……也好痛。」




有些難為情的讓龍宿照料他,聽龍宿說外頭不時飄起細雪,已是隆冬了。他因為多日未進食,傷勢又沉重,身軀瘦了一圈,雖然不是枯乾老人,卻也顯得有些乾癟。

龍宿讓人燒了桶水搬來,先餵他喝藥後,便幫他擦澡。他的傷口看來怵目驚心,若是讓那些來幫傭的僕人瞧見,大概會嚇個幾天都睡不好。他幾乎四肢無力,龍宿擰乾布巾要他坐著方便擦澡即可。

他身上有股怪味道,又是藥味又是汗味,還有血腥味,難為龍宿身為堂堂儒門天下之主,是龍首呢,還願意這樣照顧他。

右肩一直很痛,他的眉皺得很緊;方才轉頭看了下,心跳漏拍。好醜,也好恐怖,砍他手的魔將也不砍得齊平些,這樣教人看見還以為被狗啃了,或是刀不夠利才導致如此。

欸……他竟然還有心情消遣自己。大抵是由於自己撐過來,還有一口氣可以繼續活著,心裡高興吧。他瞧了正專注擦他胸前的龍宿,臉頰微紅,乾啞的聲顫道:「龍宿,可以了可以了,不要連下面都……喂……」他想裝死。

龍宿眼不見耳不聞,事實上他心裡既高興又激動,哪有心思想太多?

「雖然都是男人可是這樣也挺不好意思的……」劍子將模糊的話含在嘴裡,龍宿一驚,琥珀瞳子往上飄,稍微意識到他方才在做什麼,便罷下動作,沉默地看著劍子。

劍子坐在床上,呵呵直笑,三魂七魄尚未完全歸位似的。「有點冷,龍宿,可否讓我穿件衣衫避寒?」

龍宿揀了冬衣讓劍子穿上,不小心摩擦過傷口,雖然主要部份已包紮起,小小一碰仍是疼痛非常,足讓人齜牙咧嘴的。

「抱歉。」

劍子背靠著床板,有些消瘦的臉頰笑起來不頂好看,卻是真心,還有些揶揄。「無妨,反正我現下也無力有什麼特別反應……欸,別瞪我。」要是對好友有什麼反應他就該去撞牆了,所以他說的沒錯啊。

「看來汝在昏迷期間也散了不少涵養,足可讓人憂心了。」

「哈……龍宿,我傷得這麼重也不能做什麼……多謝。」

龍宿將手泡進溫水中,洗著水中布巾。待會兒得幫劍子換藥,人終於醒了,換藥餵藥也比較好配合。「謝哪樁事?」

「你救了我啊,劍子必當圖報。」他憶及早先將龍宿給惹惱的事情,此時此刻卻又讓龍宿給救了,不免感到莫名而來的羞愧。

龍宿瞪了過去,半晌才道:「待汝的傷勢痊癒,不愁無機會報答。」




很痛很痛很痛……一名先天人怕痛怕成這樣,是不是很好笑?

劍子縮在被褥裡,咬牙忍耐右肩不時的劇痛。一痛,氣就岔,如此他的內傷也好得慢,可是真的很痛啊。

雪白濃眉皺緊,他偏首忍耐著,要自己不如入睡便感覺不到疼,但這種痛卻又讓他一直驚醒……喘口氣,他單手撐著床欄,坐起身背抵牆面,再將厚被拉起覆住自己。

往常即使是大雪紛飛,他也不畏寒,現下因受了傷,縱有深厚內力卻一時難以駕馭。擁緊被褥嘆息,躺著傷口就痛,不躺反而好很多,他這是勞苦命否?

門咿呀的推開,龍宿讓丫環端了一盤食物進來,還拿了些傷藥布條的,他知道苦命的時刻又來了。瞥見丫環好奇地打量他,他扯開笑,反而將那丫環嚇了一跳似的匆匆退下。

「受傷了還不安分些?」龍宿非是沒看見,他知曉劍子有時喜歡逗著孩子玩,若非劍子受傷,而他一人忙不過來,豈會雇丫環僕傭打擾自己的隱居生活。

「鎮日待在屋內,總是有些悶。」劍子自發地放落棉被,單手褪去上衫。

龍宿洗淨雙手,拿著傷藥慢吞吞地踱至床畔。「這是無可奈何之事。劍子,汝的傷是由何而來?莫非又把什麼人給惹惱了,對方有激烈的報復?」

「哈,只是和異度魔界的魔將對招,一對三而慘虧罷了。」劍子微仰首思索,右肩被抹上傷藥所觸發的刺痛感讓他眉一抖,登時咬牙忍住麻慄感,話說不出口。

龍宿面色未改地仔細塗藥,這傷口實在不太好看,他心裡幾分難過,琥珀雙瞳閃過不忍。

「龍宿,你輕點輕點……我的傷處好像快被你刮了一層。」劍子瞧著龍宿為他上藥的神情,感到非常歉疚,雖是傷疼仍是開口想讓龍宿別凝著臉。「唉呀,這傷真是難看對吧?像被蟲蛀也像被狗啃,唉。」

「汝真說的出口。」挑眉回了一句,龍宿專注在塗藥膏藥粉的事。

「若是我出劍一劃,肯定是整整齊齊的,好比當時為阻蜀道行而斷他的手臂。」毒血散盡後再用火烤便止住了,像他出招如此俐落也少見呀。

「汝在炫耀?可惜斷汝手臂的非是汝。」

「我沒事砍自己的手做什麼?」劍子蹙了下眉,吸口氣又道:「由此你就知道那群魔界大將其實手法不太高明,對吧?」

「頂有自信,不知是誰被打的奄奄一息,只差一口氣而已!」龍宿抹藥的手勁重了些,劍子立時啊了一聲,讓龍宿愣了下,連忙放輕力道。

「龍宿你別氣,我只是想讓你別凝著臉,惡由自受,這點襟懷我是有的。」劍子痛得皺緊濃眉道。

淺紫色的髮掉了幾絲落在頰畔,龍宿抿緊脣不再言語,仔細塗勻傷藥,取來布巾將傷處包紮妥當。

「龍宿……」劍子有些侷促不安,他只是覺得氣氛很凝重,已百般麻煩龍宿了,怎能讓龍宿的心緒也掛在這傷上。「我真的無事。」

「吾知曉。先用午膳再喝藥,吾正盤算汝的內傷幾時能好個八成。」龍宿端來木盤,將膳食以匙舀一口口餵予劍子。

劍子咀嚼著,蹙眉問道:「你吃了嗎?顧著忙我的事,我心裡會很不安。」

「吾對傷者向來多有體諒,再者吾會記得列冊錄上數筆,一一算清楚。」睨了劍子一眼,趁隙再塞了一口飯堵住劍子未出的話。「若是吾受傷,汝會同樣這般照料吧。」

劍子將口中食物吞下後才道:「龍宿,我不希望照顧你。若要我照顧表示你受傷了,我可不願你受重傷。」

持匙的手頓了下,龍宿挑眉惡意地道:「吾記得好似有人曾把吾視作眼中釘非砍死不可的對戰喔?又好似有人三番兩次的拖吾去危險地方,尚且讓吾打前鋒喲?好像都是同一人麼。」

「耶,我是有計算過才這樣安排的……龍宿你在笑我?」劍子將菜餚含在嘴裡有些口齒不清地道。

「快吃吧,吃飯說什麼話。」他一點兒也不習慣瘦巴巴的劍子,病氣很重,精神也差,何況要養傷就是得吃些營養的東西補元氣,方今天寒,只得委屈清心寡欲的劍子入葷食。

劍子忙著嘴裡的食物,深邃的眸不時打量龍宿;他垂了眼睫黯了神色,混雜著右肩的傷又在作祟,五味雜陳。




事情遠比他想像的要嚴重多了。

雖然斷臂的人是他,但他生性樂觀開朗,至少命還在,有命就有機會。可是當他養了幾天傷決定下床走一走、活動全身筋骨,卻在下榻後抓不住重心而摔倒,他便知道自己想得太天真了。

失了右臂,他的平衡感也幾乎暫時消失。當時他趴在地上,想再自己站起來,傷處卻因為摔倒而發疼,若非龍宿進房來探他,他大概得同冷冷的地一同親密磨蹭好些時候。

除此之外上有許多生活上的不便,諸如穿衣洗臉端碗吃食乃至於習字使劍……他驚覺有太多事情是缺了一隻便得重新適應的,突然他有個目標浮現,原本低鬱的情緒提振不少。

龍宿代勞太多事情,然而他不可能一直讓龍宿照顧呀,好朋友雖然偶爾可以「奴役」一下,那可是要付出很多代價的。更何況,有些是鬧著玩的,各人有各人生活,龍宿待他如此之好,他是接受得百般惶恐。

龍宿沿著牆邊擺了不少讓他左手可以扶著的不同物品,像是椅子、矮櫃,連裝衣用的衣箱都拖來疊了數個,讓他能下床先扶著這些東西抓住平衡感,只是若沒站穩,便得自己看準方向摔,以免傷上加傷。

他是習武之人,往返在室內走了幾天,他才敢不借扶助物的獨自走了幾步,當然是在龍宿陪伴之下方如此做。他想到很多年前,龍宿極為疼愛的仙鳳正在學步,也是這般的搖搖晃晃,跌了又跌,疼了就哭鬧,讓龍宿心疼地抱在懷裡哄。

但他不同,跌疼了要自己站起來,龍宿也未將他當成孩子,而是很慎重地守著。唉,他得加把勁兒才是。

扶著窗邊桌角站穩,本想推窗瞧瞧,不過少了一隻手,只得瞪著窗紙發楞。龍宿交代他不可隨意出房門,至少待他內傷較好,畢竟寒冬若無適當保暖,他的傷口恐怕又會出意外。

昨兒為他看診的大夫檢查他的傷口,見他安然無恙還能有說有笑,投以讚賞與欣慰的眼神。他對這名大夫有股說不上來的怪異感,非是厭惡,而是……當然他不可能直問,太過失禮。

杵在窗邊獃了一會兒,他拉回思緒,轉身慢慢走回床榻坐下,扯脣苦笑。眼下是什麼事也不能做,除了走來走去,欸,真有些悶。或是他打坐養氣?

正當此想,龍宿推門而入,一陣寒風趁機吹了進來,讓劍子渾身一顫。

龍宿很快地將門帶上,手裡的書擱在窗邊矮桌上,便解下披風,撫順有些被風吹亂的髮。

「龍宿,你出外辦事呀。」

「然也,去城裡的書院看看,被央著在開春時給孩子講點課。」有些學生興致很高,飄雪的天還到書院去聚會討論,他樂見其成,不過趁了機會請他講課,他倒是有些訝異。

劍子舒開濃眉笑道:「好啊!美事一樁,這城裡的孩子有福氣。」

「久未講學,不讀些書心裡不踏實,方才在房裡卻又貪懶地拿了講不到的書來看。」龍宿瞄了眼桌上的藍皮書。

「既是如此何以髮梢沾雪?」顯見在外頭待了一段時間,莫非是拿了書便在廊上讀起來?

「吾在思考一些事情。」龍宿將披風隨手放在一個斗櫃上,拿了書拉著凳子坐在床榻邊。「劍子,吾想汝整日待在房裡也是悶著,不如讀些書也好。」

「欸……」他的眼神飄了下。

「所以吾拿了史記其中一卷。說來慚愧,吾讀史記數次,八書有一二吾是不太了解喔。」

劍子瞪著龍宿,見後者莫名笑得不懷好意,想到自己身在他人屋簷下真是不得不低頭……「好吧,你要我看我就看了,但是博學多聞的龍宿不懂,劍子豈敢妄稱自己能讀通多少。」

「打發時間總是好的,比汝在房裡胡思亂想來得有建樹。」龍宿將書冊放在劍子膝上,起身拿了披風從容離去。

待龍宿離去、房門闔上,劍子才敢軟幽幽地嘆氣出聲。「唉呀……」坐在床上,拉過被褥覆住下身,他的左掌還算靈活,翻開書皮,他挑眉,懷疑龍宿拿錯了。

是史記的列傳,他以為龍宿會拿八書來整他,真是拿錯了?




從那日後,龍宿陸續拿了幾卷的列傳給他看,又拿本紀,就是不拿書表。他看書極快,不若龍宿偶時頓下推敲意義,而是當成看故事一般的看過。今日龍宿又拿一卷赭皮的書來,笑容明顯詭怪,交代予他便又離開。

他在屋內走路,確定自己應當不再需要藉助扶持也能平穩步行,便坐在桌前就著明亮的雪光翻著書頁,第一頁用雕版印上的斗大數字讓他愣了下。

『今古奇觀』

「這是什麼書?龍宿何時喜歡這種玄虛的東西……」劍子喃喃自語,以拇指再翻一頁,安然自得地看了下去,看了幾頁陡覺不對勁,頗為納悶。他再翻回前頁,第一行題字「三孝廉讓產立高名」,倒像說書人的故事。

他捺著性子看,神色變換不定。

當龍宿就寢前再來探劍子,後者凌厲的眼神倒讓好意授書的龍宿感到莫名。

「龍宿,你拿這種書給學生們看嗎?」屋內點了燈,劍子神色陰鬱。

「不好看?吾不以此書在堂上講授,不過吾想學生們自個兒會去弄來看吧。」龍宿呵呵直笑,「這比史記有趣多了對否?」

他卻驚訝得將書摔到地上又撿起來,如此愕然數次,更訝異龍宿拿這種書給他看。劍子反常地神情頹靡,左手撥撥額前的髮。「龍宿,多謝你的好意,我只是有點訝異有點驚奇……嗯。」也對,看龍宿平常悠懶的模樣,偶爾那種放蕩文人氣是會作祟的,所以是他大驚小怪。

「哈,今日汝傷著,待汝傷勢痊癒而又有機會,也許可以去看人唱戲。」龍宿似是心情很好,想了會兒笑道。

「你帶修行人去看戲?」劍子挑眉反問。

「比汝帶吾出入危險之地好太多了。修行處處皆可,或是汝懼怕步入嘈雜之所會被影響?」龍宿仍是笑著,琥珀金瞳閃閃發亮,也不待劍子回答,轉身離開,輕輕闔上門。

「分明是故意笑話我……欸,也好,至少龍宿不再掛我這傷口無謂的心。」劍子轉了轉頸部,左袖輕振,燭火霎時熄滅。他躺在床上卻睜著眼,豐潤的脣慢慢彎起笑意。

龍宿待他真好,在他身上費了很多心思,唉,只怕是很難報答得完。




雪夜甚黑,一盞微弱燈火映照前路。

本欲回房休歇的龍宿忽感心煩意亂,他似是踰越那條界線,逗著劍子是頂好笑的,待獨自一人稍讓思緒沉澱,卻又笑不出來。

取了木燈,他披上皮裘披風,哈著熱氣獨自一人踩在薄薄的雪地上。僱來的僕傭早讓他催促著去休息,此刻他推開竹籬門,沿著荒涼小徑踱步散心。寒冬深夜,能跑出什麼玩意兒來他倒是不怕,但此夜之靜,肅然已極。

除了他踏在雪上的沉濁聲響,只有低迷吹過的風。

龍宿提著燈拐彎往上山的路徑而去,他半瞇眸,本是琥珀色的眼有些偏紅,山上偶有松,雖是漆黑一片,藉由微弱燭火尚可識得一二。

驀地,他的步伐停了。

在一株松下,坐著一名身著單薄褐衫的女人。那女人轉首瞧著他,平庸臉上是惑然不解。

兩人對望,雪夜寂靜,漫漫久久。




龍宿遵守承諾,在春天時攜書至城裡給孩童講課,有些儒生央求龍宿也給他們說些經書,斟酌之下予以並行。

每次講完課,待龍宿返回,便偕同劍子練習單手處理各項庶務,左右忙碌,偶時俊臉露出疲憊,教劍子小小的自責。

欸,龍宿是個喜歡悠閒過日的人,這般忙碌生活怕是許久不曾經得。想到這兒,他暗暗督促自己得盡快熟習處理私事,減省麻煩龍宿的機會。

春風悠悠,瑞氣翩翩,似乎有異事醞釀著要發生……武林風波卻捲不到他們身上似的。


====



這是前傳~不過各篇的關連性也不像分回的連載小說一樣
所以就分開貼了^^

字數:7783

另~~給曇子~~因為看了你的圖我覺得不知道回什麼
所以就把本想偷懶賴掉的前傳寫出來XD
詳情也可至網誌上去看~~

謝謝大家--by 米若扣樂園小天使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4 (By kmcx0620) | 理由: 感謝您~~~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6-04-30 20:25 | [楼 主]
    小曄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2
    腹黑: 72 点
    珍珠: 1774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0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16
    最后登录:2014-01-24

    鲜花 [0] 鸡蛋 [0]

     

    之前在創線有看到大大的其他文章
    總覺得大大的文章有特殊的韻味
    這就是所謂的個人風格吧
    雖然使用的作者名稱不同
    一看文章就知道作者了

    之前看其他文章時
    一直很好奇劍子是怎麼會到了龍宿的照顧之下
    現在一解疑惑啦!

    龍宿遇到告訴他龍氣可以換手臂的人了
    不過龍宿知道他是龍的事了嗎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顏子置於學 一簞食 一瓢飲 居陋巷 不改其志 仲尼稱善
    龍宿志非凡 一華扇 一紫杉 居華邸 不易其衷 眾人傾倒

    出自三教頂峰寫真集
    顶端 Posted: 2006-04-30 21:35 | 1 楼
    kmcx0620
    天上星亮晶晶
    泣血恶人奖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37
    腹黑: 175 点
    珍珠: 112538 颗
    贡献: 5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50(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24
    最后登录:2018-04-12

    鲜花 [0] 鸡蛋 [0]

     

    暴風雨前的平靜,但卻覺得其實兩個人這樣悠然的過一輩子,也是值得慶幸的事
    不過劍子,
    卻是意外的溫柔體貼,全然不復其往日的“吾不入地獄,便使汝入地獄”的腹黑形象啊
    而龍宿,
    雖仍舊是華麗無雙,卻又多了那麽一絲質樸的感覺……
    果然是過日子的人麽,哈哈~

    PS:看過所謂的前傳,不由得期待正篇~只可惜,創作綫上,似乎我已登不入内許久了呢~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龍宿是拿來疼的~~

    于是,我回来了~~~~~
    顶端 Posted: 2006-05-01 13:13 | 2 楼
    级别: 新鲜恐龙蛋


    精华: 0
    发帖: 187
    腹黑: 136 点
    珍珠: 1784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53(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25
    最后登录:2017-07-06

    鲜花 [0] 鸡蛋 [0]

     

    之前好像有看過後面的文章
    這篇應是接在那之前的吧~
    龍宿對劍子很好耶~
    為他做了這麼多事情都無二話~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6-05-01 17:34 | 3 楼
    magicoflove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98
    腹黑: 109 点
    珍珠: 1800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小时)
    注册时间:2006-03-04
    最后登录:2018-08-16

    鲜花 [7] 鸡蛋 [0]

     

    小曄~~

    謝謝你的稱讚,我想你所說的「個人風格」是我收過最好的讚賞了~謝謝^////^
    這篇算是交代並盡量合理解釋龍宿照顧劍子的緣由,當然不可否認讓龍宿將劍子帶走是我的私心,只是也不能扯得太離譜(笑)
    最後遇到的姑娘就是告知龍宿可以以龍氣易物的NPC(路人腳色?),在第一回現形裡就有出現^^
    這段劇情我就大致略過了^^|||


    kmcx0620~~

    嗯,我覺得平淡是很得來不易的,畢竟劇中真的屢起波折,雖然寫故事不免也加了一些波折因素,然較之原劇,肯定是溫和很多^^
    至於劍子的腹黑嘛...大概是我不覺得劍子那是很腹黑吧?再者依個人的才力委實寫不出來,也不是我非常認知的劍子,至於龍宿的描寫理由亦然^^
    後續會陸續貼上,謝謝^^


    羽~~

    這篇是前傳,雖然是最晚寫成的...^^bbb
    在劇中我就覺得龍宿對待劍子真是非常好,很多幫助都不太有怨言,除非真的太離譜,也因此才有想像的空間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2 (By hiroma) | 理由: 回覆讀者辛苦了^^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6-05-01 21:29 | 4 楼
    曇子
    翻云覆雨手
    级别: 纯情珍珠龙


    精华: 8
    发帖: 235
    腹黑: 353 点
    珍珠: 18773 颗
    贡献: 26 点
    华丽: 88 点
    在线时间:73(小时)
    注册时间:2006-03-10
    最后登录:2014-01-14

    鲜花 [3] 鸡蛋 [0]

     

    老實說~因為這樣讓時祺大人將這篇文生了出來~
    自己其實心裡很爽~給自己記一隻大功!!!XD(毆)

    曇子完全折服了....
    真的沒像想到這招...把傷口堵起來還可保鮮...(毆)
    的確的確~反正那時劍子可能也痛到沒知覺了~也不差再燙他這麼一下~XD
    當時還想過各式各樣進入科幻奇幻的方式~很誇張~
    什麼龍宿乾脆從自己的身上移植皮膚給劍子,或是用些慘忍的方式讓劍子傷口的前半部壞死~
    (劍:我知道你恨我很久了......###)

    但看完這篇~曇子要唉一下~XD
    曇子對劍子年輕時的種種和與龍宿相遇的過程更加好奇了!
    劍子年少時的模樣這樣詮釋可能性真的相當高~
    心也特別軟~比龍宿嚐過更多平凡的疾苦~或許這就是他特別親民的原因?

    不過越看曇子真的越覺得其實劍子...真的....很愛龍宿(這樣說對嗎?)
    他在意起來不會輸給龍宿啊......bb
    曇子想些東西是很....欸....視覺感官的~
    文字的形容曇子不一定會懂~但從動作上~場景上~曇子會靠著腦中的電影機制~轉換成一幅幅的畫面~
    文中劍子臉上的些表情和從他眼中看到的龍宿~讓曇子真的這麼覺得....
    這種內斂的溫柔真是.....(羞)(毆)

    瞄到時祺大人把{現形}貼上來了~
    這幾天再貼張圖上來~也是拜時祺大人所賜~XD
    不過當時貼上來的時候小擔心了下~怕會被您揍.....(時祺:我寫的東西妳竟然給我搞成這樣!!!##)

    啊!還有就是曇子個人真的覺得這篇不悶啊!
    他的想像空間很大~而且很多地方看似繁雜的描述~事實上很幫助人融入其中說~
    曇子喜歡這樣的陰性書寫~=/////=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 (By hiroma) | 理由: 感謝用心回覆^^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忙賺錢~多淺水....
    顶端 Posted: 2006-05-02 12:16 | 5 楼
    见心
    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身如琉璃,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1
    发帖: 54
    腹黑: 87 点
    珍珠: 1713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50 点
    在线时间:103(小时)
    注册时间:2006-03-08
    最后登录:2009-12-05

    鲜花 [0] 鸡蛋 [0]

     

    看到剑子飞快的浏览前尘过往的时候,吾也觉得十分之苦。
    但是定下心来继续观下去,却只有莞尔一笑,会心一笑而已。这样的剑子,这样的龙宿,时光好似凝固了一般悠然的围绕着他们流动啊。虽然心知只是自编剧情,虽然觉得不甚真实,毕竟这时慕少艾已出武林,这样的伤势于他尚能从容。明明吾是清醒的,还是有一些陷入作者的剧情呢,这样便是成功的同人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1 (By hiroma) | 理由: 感謝回覆^///^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人以國士待我,我以國士報之。杯酒論交,貴乎一心

    七佛滅罪·無余涅磐
    顶端 Posted: 2006-05-02 15:55 | 6 楼
    magicoflove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98
    腹黑: 109 点
    珍珠: 1800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小时)
    注册时间:2006-03-04
    最后登录:2018-08-16

    鲜花 [7] 鸡蛋 [0]

     

    曇子~~

    嗯,因為我要寫這樣的設定的文,就有稍微考慮過怎樣講比較有可能...事實上我對於中醫還是西醫是一竅不通,只好努力回想我以前看過的宮廷酷吏法什麼的...||||委屈劍子了~~
    我覺得劍子給我的感覺有一點點像郭靖,但是比郭大俠要靈通多了,然後我又覺得劍子既然在我心中不是天才型的人物(龍宿才是比較天才),要成就一番事業或者有那樣穩定的個性,沒有大起大落的生命歷程是很難的,既然他也是個老爺爺(年紀大嘛),除卻年齡以外應該還有些什麼因素是早期讓他稍微穩定的緣故
    當然,畢竟這是故事,還是多少添了些不可能的或誇張的戲劇要素進去^^

    說起來我覺得龍宿一直待劍子非常的好~~嗚~~所以我寫故事的時候忍不住也讓龍宿對劍子比較好
    至於這時候的劍子還沒開竅XD他把龍宿當成很好很好的朋友,可是有這樣的基底呢,真正喜歡上了,感情會很深厚,所以在這方面我相信劍子是個內斂而深情的人喔^o^
    至於溫不溫柔,這個問題有時候也教人傷腦筋,若就劇中而言,有時希望劍子實在不要太溫柔Orz或者說溫柔要柔對人~~而龍宿對於劍子這種個性大概習慣了...(所以我對劍子真的非常好-////-大概是我比較愛劍子的關係XD)

    哈~~~因為有很長一段是沒有對話的,這樣我自己寫的時候就覺得有點悶
    雖然很想繼續沒對話...比較好寫(汗)


    見心~~

    謝謝你的稱讚^^
    我也覺得還滿不真實的描寫,跟原劇劇情差滿遠的~~
    至於劍子的前塵過往這一系列是不會完整提到的
    說起來是滿戲劇的誇張^^bbb但這是小事~有點想藉此種劇情告訴大家要加油努力吧...|||||(還沒寫到所以也不知道Orz)


    謝謝以上諸位^^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 (By hiroma) | 理由: 回覆讀者辛苦了^^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6-05-02 20:37 | 7 楼
    酒酿粉圆
    道,不争也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53
    腹黑: 18 点
    珍珠: 85 颗
    贡献: 0 点
    华丽: 0 点
    在线时间:54(小时)
    注册时间:2017-04-23
    最后登录:2017-07-10

    鲜花 [0] 鸡蛋 [0]

     

    哎呀,真是解惑了。真的很喜欢这里的道长,刚醒就拿自己开玩笑,当真天下无双。这里的龙宿,比原剧更有了沉淀的味道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7-06-13 12:41 | 8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暗香盈袖≡

    Time now is:10-17 21:52,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