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2345» Pages: ( 1/7 total )
本页主题: 06.18江山犹是昔人非—42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九霄无殇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17
腹黑: 118 点
珍珠: 1733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86(小时)
注册时间:2010-07-21
最后登录:2016-10-26

鲜花 [14] 鸡蛋 [0]

 06.18江山犹是昔人非—42

0
管理提醒: (think)
發文/回應前請詳讀站規暨板規。(2010-09-17 20:50)
流英公子姓玉,但他并不像玉,相反他像把剑,冰冷锐利的剑。
三年前的洛阳城外,他一把灭魂剑,战妖族三大护法,其时,冷月当空,剑气纵横若行云流水;衣抉翩跹如仙人临风,繁花纷飞若流火,落英缤纷。得流英公子之称。
流英公子现正在金陵府的一家客栈内,但他不是来吃饭的,亦不是来住宿的,他是来找人麻烦的,再准确点说,他是陪人来找麻烦的。
唐家公子唐尘出生江南儒门世家,眉目风流,为人博识风趣,一把折扇,败江南儒门十三家好手,名噪一时,惹得金陵多少芳心暗许。
但现在唐尘一点平日里风流儒雅的气度也无,现在的他用气急败坏,形如历鬼来形容还太轻了,毕竟谁被人灭了满门都不会多有气度。
被唐家人围住的是位著红衣的少女,明明是太过艳丽沉重的色彩,穿在她身上却只觉得明艳灵动。
少女被一群大汉围着,又被唐尘声色惧历的质问,却丝毫不见怯懦,半晌只听她悠悠道:“当街围堵质问个姑娘家是为无礼;不分青红皂白,随意污陷他人是为无智;不能护家人以周全,是为无能;你这便自掴三下,我便不追究了。”
当下唐尘的脸色更加难看,他半生得意,何曾如此过,满门被灭,如今又被一介女流教训。当下也不答话,腰间软剑如灵蛇般跃出,直奔少女面门。
流英公子眼神一闪,身形如电,便是想截了唐尘的剑势。他今日本是不想来了,一是没有证据,而且当街质问个姑娘家终是太过无礼了。但唐尘是他好友,又一夜间失了所有亲人,体谅他的心情,便跟来了。可纵是再体谅他,也不能由着他滥杀无辜。
唐尘陡然发难,快如急风,三尺青锋如青蛟般,眼看就要划破少女的面容,但流英公子比他更快,出手如电,势要在这之前拦下他的剑,但有人比他们还要快,只见少女腰肢一扭,看不清她是如何动作的,唐尘只觉红影一闪,手腕一阵剧痛,瞬间便被夺了剑去,当下大骇,身形急退,可还是慢了,啪啪啪,被人连掴了三个耳光去。
众人看不清发生什么,只听到那三声耳光声,再看去时只见唐三少面色如土,那少女倒提青锋,横架在唐三少的脖子上,剑身被流英公子稳稳的夹着。
剑被人截了,却不见那少女半点恼怒,只是冷冷的讽道:“连一介女流都打不过,真让人为你羞惭。”闻言,流英公子皱了眉,而唐三少的脸色已没人敢去看了。
那少女收了剑,还想再说什么,只听一柔静如笳音的声音道:“凤儿,汝一出来便惹事。”听那语气,说是责怪不若说是纵容。
闻声观去,只见一人从客栈的楼梯上徐徐而下,来人淡紫华袍,珍珠翠环叮咚轻响,一袭深紫披风,大半脸庞被披风的兜帽掩住,只得见那尖秀的下巴与形状姣好的唇。
只见前一刻还咄咄逼人的少女,见到来人后乖巧温顺的福了福,道:“只这么一会,主人怎么就出来了,是饭菜不合口么?”
只见来人并不与那凤儿说话,对着唐尘一礼道:“唐公子莫怪,吾家凤儿并不恶意的。”
唐尘冷笑道:“拿剑抵着人的脖子,这位姑娘真是好没恶意啊!”
那华袍男子也不气,悠然道:“凤儿一向与人为善,出门很少带剑。”
唐尘脸上一阵青一阵红的,还没说什么只听那人轻轻一叹,道:“唐公子,前几日吾确是见过令尊,不过是平常的会客罢了,唐家的事吾们也很难过,但确是吾们无关的,唐公子悲恸心伤吾可以理解,但切莫因心伤而乱了心神,让人看人笑话倒是其次,教人算计了去才是要紧。”
一番话说的真挚,只是唐尘正在气头上,又哪听得进去,刚想为难几句,却被流英公子一把拉住,看着好友那严肃的脸色只得闭嘴。
流英公子还了一礼道:“多谢这位公子的提醒,刚才是我们莽撞冲突了这位姑娘,还请姑娘原谅则个。”
只听那叫凤儿的姑娘轻笑:“无碍。”
流英公子对着凤儿又一礼,转回又道:“公子说前日里见过唐伯父,又是怎样的情形?可否告知。”
“当然。”当下便将当日的情形说了,只见流英公子思索片刻便道:“即是如此,那我们便告辞了。”
那人含笑道:“请”
那唐尘原不甘心的,无奈被那流英公子硬是拖了去了。眨眼一群人走的干净,围观的人看没热门看了,也都散了。
见人都走了,那人回头轻笑道:“坏了凤儿耍威风的机会,是吾的不是了。”
少女不满的嘟囔着:“明明是他们来找我的麻烦的。”看那华袍男子不说话忙道:“是凤儿错了。”
那人又是轻叹:“罢了,以后不要跟唐尘起冲突便是了。”
“知道了”凤儿温顺的道。
“回去吧。”
[ 此帖被九霄无殇在2011-06-18 20:26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水云初霁) f&e:有爱,怀念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岁月总是于无声处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顶端 Posted: 2010-09-16 18:23 | [楼 主]
    九霄无殇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17
    腹黑: 118 点
    珍珠: 1733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86(小时)
    注册时间:2010-07-21
    最后登录:2016-10-26

    鲜花 [14] 鸡蛋 [0]

     

    偶第一次发文,如果有违反版规的地方还请版主通知下,偶好修改过来。
    ——————————————————————————————————————
          飞鸟归巢,渔舟唱晚,华灯初上时。秦淮河畔本就是烟花之地,这时倒渐显热闹了,画舫上的红灯摇曳出一江琼珠碎玉,岸上各色的长幡随风轻旋着,丝竹渐起,浮香媚影妖娆。
        见行人三三两两的,又多是形色匆匆,那人便把兜帽拉下,紫发炫丽,金瞳潋滟用惊艳尚不足以形容。
        两人不急不徐的走着,暮色已深,倒也没人注意到他们。龙宿负袖而行,手中紫玉素娟扇轻点着,金眸半眯,神情悠闲,似是在欣赏这奢侈的繁华,只是那唇畔的笑靥似冷漠似讽刺着,细看时却又是一派优雅的淡然。
        “凤儿,汝觉得这里如何?”那人笑着问道,梨涡初绽。
        穆仙凤环视了下答道:“盛极。”
        “十里灯火,光耀夜空,确是繁华至极,只是物极必反,盛极必衰,败亡没落在醉生梦死的得意中已经注定。”那人依然笑着,却见常年朦胧看不真切的金瞳,此时云雾散尽,冷傲灿霜,幽寒如千尺沉潭。
        穆仙凤思索着这话的意思,不敢答话。好在那人也没说什么,依然不紧不慢的前行,一路沉默。
        越行越是偏僻,路上已不见行人了,转过一条小巷,就见他们的画舫停在那,边上挂了盏七彩琉璃宫灯,一点灯光微晃着。船头站着个黑衣青年,见到他们立即迎了上来。
        行了一礼,青年恭敬的道“主人,剑子先生在船内等您多时了。”
        “哦?!”微微上扬的语气,听不出是惊讶还是喜悦。
        行入舱内,就见一白衣道人正悠闲的喝着茶,容颜清明,垂眉敛目,一派方外之人的安然。
        “原来剑子大仙还在人世啊,吾还以为大仙早已功德圆满,羽化登仙,世上再难觅仙迹了。”笑着调侃着,把披风交了仙风。仙风暗笑了声,行了礼便退下了。
        看向来人,剑子亦笑道:“龙宿,许久不见,你的言辞犀利更胜以往啊。”说着递了杯茶去。
        龙宿低目轻吹,轻啜了口:“许久不见,汝的腹黑亦是更胜以往。”
        “哦,此话怎讲?”
         “若不然,为何汝的帐却由吾来付呢?”
        “耶,所谓好友自当有扶危助困之义,难道好友忍心见我被人逼债?”
        想着这个看上去仙风道骨的老道被人拿着帐单围着逼债的样子,龙宿笑的异常愉快:“身为汝的至交好友吾自是不忍心,银钱是小,不过这种亏本买卖传出去岂不有损吾的颜面?晤……汝说该如何是好?”
        “这正能体现好友你的慈悲和善哪!怎能说有损颜面呢?”剑子摇着头,一脸不敢苟同的严肃。
        “哈!好话就不必再说了,不若这样,看在汝茶艺尚可的份上,吾勉强收汝做个茶童,也不需要汝做其他的,只管端茶递水如何?”龙宿笑得一脸狡鲒。
        听到茶童两字时,剑子白眉就一直在抖,待看到那金瞳中的狡鲒与得意时,拂尘不扫,又是一派翩然出尘的风骨:“有何不可?”
        学着仙凤的样,端着茶道:“主人,请用茶。”
        看着那人以谪仙的风姿端着茶盏,一本正经的做出恭敬的样子,龙宿只觉阵阵恶寒,忙道:“吾闹着玩的,汝何必当真。”
        这边两位多年不见的好友互相掐架抬杠,那边唐尘被流英公子拉着回到江南儒门,却见门里门外站了一排排的武生,手执兵刃,森严肃穆,看那服饰配戴与江南儒林中的武生并不相同,这江南儒林何曾有这么多的武生?何况那些个人,太阳穴高鼓,眼中精光内敛,一看便是好手。两人暗自惊奇也不多话,打发了众随从,唐尘便想去拜见掌阁,却见侍人提着个灯笼来报,说是掌阁吩咐,若见公子回来便去花厅,有要事商议。
        两人随那侍人向花厅而去,心里却各有计较,唐尘自幼在儒门长大,又是世家出生,这江南儒门里的掌阁主事都是他叔叔伯伯一辈的人,去见掌阁何曾需要引见通报的?门里的守备又怎如此森严?唐尘看了眼流英公子,见他正垂目沉思,便回头对那侍人笑道:“门口的那些武生倒都是好手,不知掌阁从何处调来的,倒从未听他说起过。”
        那侍人恭敬的回到:“那些武生是儒门天下的礼监司带来的,并不归掌阁调令。”
        两人心下讶异,面上却丝毫不露:“哦,儒门天下?不知这礼监司所谓何来?”
        “这个小人就不知了。”
         “礼监司也在花厅吗?”流英公子突然问道。
        “正是。”
        两人互看了眼,心下又是一番打算不说。穿过水榭,转过九曲回廊,便见到那花厅,花厅门口亦守着两武生,看那服饰便知与门口那些人是一路的。
        那侍人去和那两武生知会,流英公子悄声告戒唐尘:“那礼监司多半是为唐伯父的事来的,只不知其来意如何,进去后看掌阁的眼色小心行事,切莫冲动。”
        唐尘应了声,两人便进了花厅,几盏红烛照着厅内亮如白昼,江南儒林里的几位主事都在,上座的两位,一位须发斑白的威严老者正是江南儒林的掌阁陆梓子,另一位斯文俊雅的青衣公子想便是那位礼监司了。
        唐尘规规矩矩的躬身揖手行礼,那流英公子不是儒门中人,只是拱手为礼,只听那青衣公子笑道:“刚到金陵便听闻唐三少如何如何的了得,今日的一见,方觉闻名不如见面啊。”
        一番话唐尘还没觉得什么,就听陆掌阁哈哈大笑,唐尘是他世侄又兼爱徒被人称赞他自然高兴,只听他笑道:“夏监司抬爱了,明镜的这点本事怎敢在监司面前卖弄。”话说的谦虚却毫无谦虚的意思,可见他对自己这个世侄是很满意的。
        唐尘字明镜,取明镜无物,不惹尘埃之意,亲近之人便都唤他明镜,他不觉得什么,那夏监司却暗自计较,这江南儒林的掌阁与唐家如此亲厚倒没料到,不过这倒正方便了他行事。
        几人说了些客套恭维的话,都是文人,这些客套闲话自然信手拈来,场面看起来倒也热络,唐尘倒没什么,那流英公子却越发不耐,正想寻个机会离开,就听那夏监司一脸严肃的道:“在下此次前来正是为了唐家血案的凶手,还请各位尽力配合在下,莫让那凶手走脱了。”
        唐尘一震,颤声问道:“你知道凶手是谁?”

    ————————————————————————————
    这文暂定为武侠架空好了,因为怕把原著里的人写坏了,所以尽量不用原著里的人,不过主角当然是不会变的啦。
    嗯,那个啊,因为俺正在看两篇不同风格的文,所以看到什么风格突变的地方大家不要太计较哈,俺尽量统一风格,表要拍偶,闪人~~~~
    [ 此帖被九霄无殇在2011-01-26 20:10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岁月总是于无声处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顶端 Posted: 2010-09-20 16:21 | 1 楼
    九霄无殇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17
    腹黑: 118 点
    珍珠: 1733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86(小时)
    注册时间:2010-07-21
    最后登录:2016-10-26

    鲜花 [14] 鸡蛋 [0]

     


        唐尘一震,茶盏险些跌落,颤声问道:“是谁?”
        那礼监司并不答话,啜了口茶反问道:“唐三少,你可知令尊是何时进入儒门的?又是为何进入儒门?”
        唐尘心下焦急,却也只能耐着:“并未听父亲提起过。”
        只听那礼监司道:“令尊本是一侠客,多年前被大公子所救,为报大公子的救命之恩,才自愿进入儒门为大公子效力的。”
        一语即毕,满座皆惊,未等众人回过神来,只听一声怒吼:“一派胡言,我父亲一向严于律已,洁身自爱,怎会是那……”后面的话却讲不出来,只是冷冷道:“这等疯话若再敢出口,便是赔上性命不要,在下也要替父亲向礼监司讨声不是。”
        这话十分的不敬,陆梓子刚要喝止,只听那礼监司笑道:“口说无凭,怪不得唐公子不信。”语毕便从袖中掏出张信筏,唐尘冷冷的上前接过,刚看两个字脸色剧变,待看完,已是无法自处,立在当场,神色茫然。
        流英公子看他神色心下了然,暗自思酌:“唐伯父平日里公正严明,未曾想会卷入儒门内部的争斗,也不知这场上几人又是何心思,是否如唐伯父一般。”他存了心思,再看场上众人便觉得别扭。他想到的,众人也能想到,当下便有几人脸色难看起来,余下几人亦是神情闪烁。
        流英公子见唐尘还呆立着,心下不忍,拉着他在自已身边座下,那礼监司有意无意的扫了他们一眼,回头对众人严肃道:“儒尊为天下儒生之首,能为儒尊效力身为儒生当额手称幸,凤公子才识出众,同辈中无人出其左右,是继承儒尊之位的最佳人选……”
        那礼监司还未说完,便被人不悦的打断:“凤大公子是否是继任儒尊的最佳人选自有儒尊与各位长老操心,礼监司失言了。”说话的老者白须过胸,满头银发梳理的整整齐齐,一块灰色方巾规规距距的挽着发鬏,眉目端正,略显刻板,正是江南儒林的纪经年夫子。
        那礼监司真是修养到家,也不着恼,道:“若不是儒尊首肯,在下身为儒门天下的三监之一怎敢擅自出行的。”
        这话倒也可信,光是门口那些武生也不是随便可以带出来的。只是这礼监司此次前来怕是不简单,若是信了他,只怕江南儒林再无宁日了。江南儒林几人眼神交会,都是一般心思。
        那礼监司见众人神色不定,知他们有所疑虑,叹道:“罢了,看来拿不出信物,诸位是不会信的。”
        陆梓子道:“我等职责所在,还请礼监司见谅。”
        “无妨,所幸在下身上倒有一物。”说着自怀中拿出一物,巴掌大的金牌一圈缠枝花纹精细无比,中间一令字,正是儒尊金令。当下江南儒林众人再不敢怀疑,齐身跪拜下去,直到那礼监司发话才敢起身。
        陆梓子道:“不知礼监司有何吩咐?”
        “在下刚才说过,此次前来是为捉拿唐家血案的凶手。”
        这时唐尘也回过神了,只听他冷笑道:“唐家刚出事礼监司便到了,监司神算哪。”
        那礼监司道:“这其中自有因由,却也不便你知道,唐公子若不信,待捉了那人,自行分辩即可。”
        “不知礼监司打算如何捉拿凶手。”一旁的流英公子道。
        只听他道:“在下已布置好一切,只等那凶手自投罗网,为了不走漏消息,这几日恐怕要委屈诸位了。”言下之意,竟是要软禁大家了。
        唐尘冷哼一声,刚要说话却被陆梓子用眼神制止住,江南儒林没人敢出声,那流英公子竟也没说话。
        那礼监司笑道:“既然诸位都没意见,天色也不早了,还请早些歇息吧,只是诸位原来的房间却是不能住了,在下替诸位重新安排了房间。不过还请放心,床铺被褥,家具用度都是从诸位原先用惯的。”
        众人原还不懂那用惯的是什么意思,待到了新房间时才发现,房里的一切竟都是从原先房里搬过来的。
        唐尘坐在床沿边发呆,流英公子看了他一眼,走到窗边,雕花的娟纱窗大开着,窗外月色照着庭院一水的清灵,庭中廊下果然守着两儒门天下的武生,流英公子看了两人一眼便合了窗,回过头厚厚的帘帐已经放下,掀起帘帐,就见唐尘拿了块丝绢沾着小瓷瓶中的药水,沿着床尾的雕花细细的涂抹,流英公子也不管他,和衣躺下。一会功夫,那雕花上就现出一丛浅浅的手印。
        唐家出事后,唐尘便暂住在这江南儒门中,原本流英公子也该安排间客房的,只是江南儒门中的几位长辈不放心唐尘一人独处,这时倒方便他们行事了。
        流英公子看了那手印一眼,传音入密道:“外面廊下守了两个,树上蹲了个,窗外屋檐下躲着个,还有个高手,气息飘忽,不知在哪。”
       “那就是出不去了。”唐尘在他身边躺下,亦是传音入密。
       “却也不难,”又道:“只是那礼监司古怪非常,不妨看看再说”
       “他拿着儒门金令,自不会是为我唐家而来。”唐尘道,面上又一阵冷笑,“怕是拿唐家的案子当由头,正好为那凤大公子接收了这江南儒林。”
       “凤大公子?重霜刃凤清翔?”
       “你认识?”唐尘奇道。
       流英公子眯着眼出了会神,道:“我只认识他的刀。”
       原来如此,唐尘点头。断秋水,寒春风,九重霜华掩春秋,这样一把刀他知道倒也不奇怪。
       一阵沉默,流英公子转头去看唐尘,见他闭着眼,知他并没有睡着,心下想问问唐世伯的事,却也知道这种事只能等唐尘自己开口。心下暗叹,转过头来,闭目养神。
       正当他内息一周天时,唐尘的声音细细传来:“那封信是真的……字迹可以模仿,但那墨却是唐家独有的……。”
       流英公子不知怎样宽慰,想了想认真道:“明镜不必难过,我相信唐伯父待江南儒林众人是真心的。”
       唐尘回过头来,正对上一双眼,那双眼无论何时总是如剑锋般锐利,这样一双眼在这样的夜晚无端的让人安心。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岁月总是于无声处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顶端 Posted: 2010-09-26 08:33 | 2 楼
    九霄无殇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17
    腹黑: 118 点
    珍珠: 1733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86(小时)
    注册时间:2010-07-21
    最后登录:2016-10-26

    鲜花 [14] 鸡蛋 [0]

     江山如是昔人非 4


        日升月落,天蒙蒙亮时剑子便醒了,道家注重养生,早睡早起正是养生之道。一般这时候他总是去练会剑,但这是在船上,想来秦淮河的晨景也是不错的。晨风沁凉如秋水,薄薄的晨雾拢着秦淮河边的白墙黛瓦,几片落叶,几声莺啼,如水墨山水的意境,宁静而悠远。剑子看着这般景致却觉可惜,这时若有龙宿在身边,两人赏景谈论定会尽兴。转而又觉得若是那人在,定又是言词争锋,保不准坏了心情。
        龙宿倚着画舫的红漆木柱,看着剑子立在船头,衣袂翻飞,宽大的袖子如同白鸟洁净的羽翼,一身清华映着并不出众的五官,亦是温润如玉。不过他却知道,这人,是可以比他身上的那把古尘剑还要锐利的。
        剑子转身便见龙宿倚在那,雾气朦胧,华紫的身影无端的让人感到寂寞,心中一动,便有些痴了。
        龙宿回过神来,见剑子看着自己,便笑道:“好友好兴致,一早的便在这赏景。”走到船头,眯着眸看着眼前景致,半晌却摇头道:“这般景致好友却想一人独享,太不够意思。”
       “我以为好友昨日里游玩一整日,该是累了的。”剑子笑道,暗自又想,刚刚真是想错了,便是言词争锋也是让人愉悦的。
        “剑子大仙难得显露仙迹,吾就是再累,也是不敢怠慢的呀。”
        “即然龙宿是如此想的,我只好勉为其难接受你的招待了。”
         咔嚓一声脆响,捧着两半了的泥金折扇,龙宿心疼的同时庆幸着,幸好不是那把紫玉扇。
         时至中午,酒楼茶肆中人声渐起,这时在此叫一壶好酒,几碟小菜,听旁桌的客人讲一些江湖新近的消息,或是听说书先生说一段故事,都是极好的。龙宿与剑子便在这其中。
         两人坐在二楼靠窗边,听着楼下众人的议论,说的最多的便是那唐家血案,各种奇怪的推论皆有,两人听着只觉好笑。剑子啜了口酒,看着楼里楼外的热闹,竟也觉得惬意。
         这时楼下街道走过一群人,有男有女,中间一翠衫女子,眉目端正,气质贤淑,望而舒心。可这样一个女子却让剑子觉得头痛,痛到起身而逃。不过他当然没能成功逃脱,他的衣袖正被龙宿拉着。龙宿的大半面容依然在藏在兜帽下,却藏不住他脸上那过于愉悦的笑意。
        “龙宿,做人得仗义,就算不仗义也不带这样落进下石的。”剑子严肃道。
        “吾如何不仗义了?吾这都是一心为汝着想的呀。”
        “若是为我着想,现在就不该拦着。”剑子有些着急,那翠衫女子已经进楼了。
        “耶,昔日有得道高僧,历经九九之劫,方得大解脱。道家不也常讲,历经劫数,方得圆满。剑子,这桃花劫也是劫啊。”龙宿笑的那真是愉悦非常啊。
         这本是桩意外,今早两人在船上游览秦淮,正碰上岸上有人抛锈球招亲,一翻哄闹争夺,那锈球竟被抛到了船上,被龙宿接了个正着,两人都有些愣了,这也太巧了些,剑子当时还笑道什么飞来姻缘的,正说着主家已经找上船来了,在舱门被推开的一瞬,龙宿正好回过神来,果断又坚定的把手里的锈球,抛到了剑子身上。
        这根本是飞来横祸啊,剑子暗叹。
        一翻通报姓名,又是一翻解释,却是无用,那姓秦的小姐只是低着头,脸色妃红,眸光时不时荡到剑子身上,又飞快的移开,弄得剑子满身不自在。那秦员外见女儿如此,当下就要拉剑子与他女儿拜堂。剑子默然,回头去看龙宿,只见他扒在桌上,肩膀一抖一抖,显是笑得不轻。
    剑子心下暗恼,面上却依旧是笑得出尘,正想着怎样把这飞来的横祸哄走,正巧外出采买的仙凤与默言歆回来,和着仙凤,两人连哄带骗的总算把人送走了。
    待人都走干净了,仙凤与默言歆也退下了,剑子冷冷的瞪着龙宿,显是要秋后算帐了,走过去扯起那人,却不想龙宿笑得全身无力,软软的倒在他身上,头靠在他肩上,喃着:“肚子好痛,不能笑了,哈哈…。”
    剑子真想揍他啊,可看着他笑得潋滟非常的眸,与那深深的酒窝,出口话却是:“肚子痛麽?”手下自然的替他揉着。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岁月总是于无声处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顶端 Posted: 2010-09-26 08:46 | 3 楼
    九霄无殇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17
    腹黑: 118 点
    珍珠: 1733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86(小时)
    注册时间:2010-07-21
    最后登录:2016-10-26

    鲜花 [14] 鸡蛋 [0]

     

    真是要死的感觉啊,偶觉得自个真是自不量力,也不知当时哪根筋在抽,文学水平基本没有,竟还想写文,TAT,这就是人家说的挖坑把自个埋了的吧。TAT```````````[size]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岁月总是于无声处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顶端 Posted: 2010-09-26 08:53 | 4 楼
    九霄无殇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17
    腹黑: 118 点
    珍珠: 1733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86(小时)
    注册时间:2010-07-21
    最后登录:2016-10-26

    鲜花 [14] 鸡蛋 [0]

     

    偶觉得粉红师太也不错啊,多么具有喜感的杯具啊……
    在此郑重为偶的无能向大家致歉啊,偶是刚出炉的菜鸟一只,第一次发文,不会弄啊,泪奔!!那个标师偶早就想改了,可是不会,不过在偶无数次的失败后偶终于弄好了,嘿嘿。
    [ 此帖被九霄无殇在2010-11-19 00:45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岁月总是于无声处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顶端 Posted: 2010-09-27 13:14 | 5 楼
    九霄无殇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17
    腹黑: 118 点
    珍珠: 1733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86(小时)
    注册时间:2010-07-21
    最后登录:2016-10-26

    鲜花 [14] 鸡蛋 [0]

     


        五
        剑子见那群人踏上楼梯,往这边而来,已是脱身无望,不由的暗恼,却发作不得,只得坐下,看向龙宿的眼光跟钉子似的。也亏得是龙宿,在这样的目光下,依然悠闲的喝着茶,梨窝清浅,心情上佳。
        脚步声停在跟前,剑子起身一礼,正盘算着如何应对,却见那秦小姐双目含泪,未语先泣,哽咽了句剑子先生便盈盈拜下。
        剑子心下讶异,却依旧温文道:“小姐这是何意?有话不妨起来再说。”单手虚扶,那秦家小姐只觉得被股柔和的劲托着,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
        一边的侍女机灵的扶着自家小姐坐了下来,只听那秦家小姐哭哭啼啼的诉说着。
        秦家小姐名兰,闺名珠儿,样貌并不算出众,胜在端庄娴静,又有着江南女子特有的温润,可称是如玉的美人。再加上秦家的家世背景,上门提亲的并不少。
        只是秦家只这一女,这偌大的家业无人继承,便寻思着招个女婿入赘。样貌家世差了点吧,秦家看不上;好点的吧,人家又怎肯。于是便有了锈球招亲的那一出。
        事情当然不会到此结束,秦兰拭了泪又道:“剑子先生修道多年,小女自不敢坏了先生清修,只怪小女福薄,无缘伴先生左右,这也是命数。今晨与父亲回到家中,只待另做打算,却不料父亲突染恶疾,昏睡不醒……”说到这难掩悲伤,又哭了片刻道:“正一团乱时,族中长辈突至,言小女招亲不成为族中丢脸,要将小女许给宗亲为妾,小女……”说到这再也说不下去,又哭了开来。
        剑子看了龙宿一眼,那人大半脸庞藏在兜帽下,看不出神情。剑子回头对秦兰温言道:“秦小姐莫急,贫道略懂歧黄之术,且让贫道为令尊看过再说。”看她还是哭哭啼啼,又安慰道:“纵使不能医好令尊,也定会说服众人莫在为难与你,小姐但请宽心。”
        那秦兰泪痕未拭便想行礼,被剑子拦下,又说了些感谢的话便领众人回去了。
        待那秦家众人都走后,剑子沉思片刻对龙宿道:“你如何看?”
        龙宿眯着眼道:“似有人操纵。”
        “嗯,只不知是因何而来。”转尔又叹道:“无论怎样,这秦家总是要去趟的,唉!这可真当是无妄之灾了。”
        龙宿冷笑道:“无论是因何而来,汝若不去,那人再是布置也是无用。若是此行遭了祸,那也是汝合该。”
        “若真是因我而来,倒是我连累了秦家,怎能撒手不管。”剑子皱眉道
        “若是他们无力改变这样的结果,就该承受,这也是缘法。”龙宿淡然的语气下难掩冷酷。
        剑子眉皱的更深了,道:“若说因果缘法,当时你若扔了那锈球又怎会有这此事。秦家小姐受此劫难,终有你我之过,你倒推的干净。”说到后来,语气渐显严厉。
        龙宿气极,甩袖道:“即如此,汝干脆娶了她算了。”
        龙宿负气离去,也不管剑子在后面呼喊。急行过几条街道,慢慢也静下心来,早就知道那人是什么的性格了,自不会为了这些事跟他生气,只是气不过他为了一女子教训自己。
        待心境平复了,龙宿这才有闲情观察四周,青石板的街道上人声鼎沸,酒楼茶肆的帘布招牌密如云集,一派繁华热闹之像,但这繁华却让龙宿皱眉,因为他,迷路了……
    [ 此帖被九霄无殇在2011-01-26 20:23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岁月总是于无声处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顶端 Posted: 2010-09-30 17:34 | 6 楼
    九霄无殇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17
    腹黑: 118 点
    珍珠: 1733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86(小时)
    注册时间:2010-07-21
    最后登录:2016-10-26

    鲜花 [14] 鸡蛋 [0]

     


        却说龙宿负气离去后,剑子亦觉得自已语气重了,心下懊恼。有心道歉,又顾忌着龙宿正在气头上,便想着先缓缓,待解决了秦家的事再去找他。
        秦府离此只隔了几条街,剑子便也不急,慢步前行,一边思索着……
        平心静气是修行的基本,自己修道多年也算小有所成,但为何见龙宿言行冷酷会觉得愤怒?见不得他视他人的性命为草芥,更不喜他悠闲淡漠的态度,好似世间的一切均与他无关似的。若换了其他人,最多就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分道扬镳罢了,断不会用自己的行事标准要求他人,更不会把自己的想法强加于人。为何单单对他有这般诸多要求?
        剑子想半天也想不出个结果,索性便不想了。转过一条街,便见秦府那朱红的大门,门上铜钉雪亮。门口早有一布衣青年等在那,神态焦急,见到剑子便急急迎了上来。
        那布衣青年说是秦府的帐房先生,领着剑子便向秦家大厅而去。
        青年见剑子慢吞吞的,急道:“先生请快点,小姐一人在厅里,还不知被怎样为难呢?”
        剑子皱眉道:“如此逼迫为难一姑娘家,岂不与强盗无异?”
        那青年冷哼道:“他们早就惦记上了秦家的家产了,现如今老爷昏睡不醒,家中无人做主,不趁现在还待何时?亏得老爷平日里对他们还多有照顾。”言罢又是数声冷笑。
        剑子略一思索又道:“这些人是什么时候到的?”
       “老爷刚倒下他们便到了”又压低声音道:“老爷身子一向不错,这次的病实在蹊跷。”
        剑子不由多看了他一眼,青年平凡的五官透出股神采,气质内敛。剑子看着他,垂眸沉思。
        那青年在前引路,行至回廊拐弯处,迎面冲出一侍女,眼见要撞上了,只见青年脚下一滑,剑子眼神一闪,那侍女哎哟一声,跌倒在地上了。
        扶起那侍女,转过这回廊,大厅便在眼前了,剑子突道:“先不去大厅,去看看秦老爷如何了。”
        那青年急道:“这怎可以?小姐还在……”
        “秦小姐暂时不会有事,先去看秦老爷。”剑子说的甚是坚定。
        青年虽不愿却也无法,回头看了眼大厅便引着剑子向后院卧房去了。
        雕花的木门吱的一声打开,服侍的丫鬟刚想喝叱,抬眼见是自家的帐房先生,缓了神色道:“杨先生怎来了?”
        杨书文指着剑子道:“这位是剑子先生,秦家未来的姑爷,来看看老爷的。”
        那丫鬟赶忙行礼,剑子拂尘一扫道:“姑爷之事实属误会。先且不说这事,看秦老爷的病要紧。”见那两人立在当场,神色不悦,知一时半会说不通他们,也不去管他,自行来到床畔。
        拂开厚重的床幔,只见那秦家老爷脸色灰败的缩在锦被里,剑子细细瞧了瞧他的脸色,搭着他的脉,脸色越来越严肃。这脉像分明是中毒的……
        那两人见他脸色严肃,急道:“老爷这得的是什么病?应无大碍吧?”两人神色焦急不似作假
        剑子思索片刻笑道:“秦老爷并无大碍,只是被邪物所扰才致昏睡不醒,待我作法收了那邪物,秦老爷自会醒来。”
        那丫鬟半信半疑的,杨书文眸光幽暗,看着他道:“先生真能救我家老爷?”
        剑子拂尘一甩,道:“我即说了,自是有办法,还请杨先生准备神坛,素果之类的,好方便我行事。”
        杨书文盯着他,似是在分辨这话的可信度,片刻后打了个长揖道:“如此,杨某先行谢过先生了。”
        那丫鬟跟着也是一礼,高兴道:“先生真是神通,小姐若知道了一定会高兴的,我这就去通知小姐。”
        剑子见两人都走了,起身来到窗边,精美的雕花窗紧闭着,伸手推开,午后的阳光泄了满屋,窗外一枝银桂开得甚是热闹。
        剑子看了片刻打了个呼哨,一只通体雪白的鸟落下,停在窗前。剑子逗了逗它,拿支笔在那雪白的羽翼上写了几字——秦府 枕梦。
        枕梦断浮生,苗疆翳流的蛊毒,据传此毒无解,蛊虫一旦进入体内,不吸尽精血是无法引出的,而饲主则会在睡梦中慢慢衰败而亡。
        剑子回到桌边,倒了杯茶,面上悠闲,心下却在叹息。他倒不是担心秦家老爷,他担心的是他自己啊……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那边剑子装神弄鬼的不提,却说龙宿找不着路便在街上逛着,兜帽虽藏住了那过于出众的面容,却掩不住那一身的风华,街上行人众多,时不时的有人撞到他身上,有无意的,也有见他气质出众故意挤过来的。
        不一会儿龙宿便觉不耐,正想着要不要化光离开,抬眼便见前面有家装饰华丽的酒楼,想着不如先去歇歇,再问问路。
        漆红的门柱上一对龙飞凤舞的对联:世间无此酒,天下有名楼。高悬的牌匾上灿金的三个大字,醉尽欢。
        龙宿进了楼去,择了个靠窗的桌子做下,不一会便有跑堂的来招呼,点了几样小菜,叫了壶酒,一个人自酌自饮着。
        这酒楼格局颇大,器物精致,摆设的字画多是真品,楼里也不似别处嘈杂,龙宿打量下,这里的风格很合他的胃,不由的心情愉悦几分,但他的好心情只维持到结帐前。待结帐时,手一摸,银子没了……
    [ 此帖被九霄无殇在2010-10-03 02:36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岁月总是于无声处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顶端 Posted: 2010-10-03 02:21 | 7 楼
    九霄无殇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17
    腹黑: 118 点
    珍珠: 1733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86(小时)
    注册时间:2010-07-21
    最后登录:2016-10-26

    鲜花 [14] 鸡蛋 [0]

     Re:10.04江山犹是昔人非 ——七

    撒花庆祝下,俺终于从一只初级小菜鸟成长为一高级菜鸟了……
    ——————————————————————————————————————————


        原先放银子的贴身衣袋中银子没有,却摸出块玉坠,温软的红玉,一只展翼凤凰盘旋其上,色泽之纯之艳,龙宿忍不住多看了眼。
        另附张香笺,纸质坚洁如玉,细薄光润竟是珍品澄心,上等的徽墨字迹金亮,显是掺了金粉的。好纸、好墨,好字、上题一词:
        夫何一佳人兮,翩如惊燕踏飞龙。情所钟兮,辗转欲求怯词穷。兰有秀兮菊有芳,怀佳人兮不能忘。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下角一龙飞凤舞的署名:五少爷
        天下称五少爷的不少,但江湖中人提到五少爷只会想起一人,京都锦五爷。此人身家姓氏均不祥,只知师从神偷十巧乞儿。妙手空空的本事更甚于其师,曾扬言世间没有他偷不到的东西。有人不服,与其打赌,若他十日内能偷到京都花魁的芳心,愿将全部家财相送。不想十日后,众目睽睽之下,那花魁竟挖了自个的心送他,其手段可见一斑。
        龙宿释然,若是此人,被偷了去倒也不冤。抬眼见跑堂的还立在边上,将那红玉递去道:“吾今日出门未带银钱,可否用此物抵帐。”
        那红玉一看更知非是凡品,跑堂的不敢答应,正要叫掌柜的时只听一人道:“这位公子的帐,记在少爷我帐上了。”
        来人剑眉星目,悬鼻朱唇,一头乌发放下,用根绸带随意绑着放在肩上,宝蓝的云锦外衫敞着,檀木折扇轻摇,天然一股风流轻狂之态。
        那跑堂赶忙把红玉还回去,哈着腰笑得谄媚:“五少爷好,原来是五少爷的朋友,以前没来过咱楼里吧?不然这等华贵出众的公子咱怎会认不出呢?”
        那人哈哈一笑道:“眼色不错,赏你的。”一绽金灿灿的元宝抛了过去。那跑堂手忙脚乱的接着,又点头哈腰的下去了。
        那人自顾的在龙宿面前坐下,摇头叹息道:“用别人送的礼物抵帐,好无情啊。”
        龙宿垂首笑道:“拿别人的银钱赏人,好不知羞。”金绽划过时他分明看到上面的龙形印纹,不是他的又是谁的?
        那人低低一笑,手中扇子陡然跃起,直挑龙宿的兜帽。
        龙宿唇畔笑意不减,连人带椅平平左移数尺。那人一招落空,手腕一转,檀木扇哗的展开,直削龙宿发顶。龙宿轻拍坐椅,坐椅急旋至那人身侧,袖中紫玉扇翻出,急打那人肋下,银光一闪,叮的一声,紫玉扇被挡下,一触即分。
        那人立在数丈外,左手拿扇,右手执一把短刃,短刃通体透明,看不出是什么质的。龙宿依旧的坐在椅上,手中紫玉扇悠闲的轻点着,唇畔笑意盈盈。
        那人低笑着叫了声好,欺身而上,手中短刃化成漫天幻影,一连数十招,招招不离龙宿那兜帽,龙宿手中紫玉扇急挡,紫玉与短刃相接,叮叮咚咚的声音不绝,清脆的煞是好听。那人手上一连串的急攻,脚下也没闲着,横扫踢勾,一心要让龙宿从椅上起来,龙宿鞋上的珍珠佩饰响成一片,腿脚腾挪间把那人的攻击一一挡了回去。
        两人的速度皆是奇快,旁人只看到一道蓝影一道紫影缠在一块,只听咔嚓一声响,椅子受不住两人功力,寿终正寝了。紫影忽的腾空旋落而下,那兜帽被两人的劲气所割,碎成一片片,如秋叶般零落在地。倾城的容颜乍然现世,紫发飞舞间风华初绽着。
        十二骨的紫玉素绢扇刷的展开,半掩着绝世的容颜。但见素绢上,血色桃花铺就出一片的艳丽,却依然不及那潋滟金瞳轻闪时的风情,正所谓人面桃花,惊霜煞雪。
        龙宿藏在扇下,心下暗恼,他惯用剑,与人争斗从未有人近过他身,便未有顾虑,不想会有如此情形。抬头一看,见那人还愣愣的盯着自己看,心下恼怒更甚,扇一合便想召出紫龙,却听一阵笛音,笛音清越激昂,还算中耳,却见那人脸色一变,身形一闪便是几里外了,真是惊世的轻功啊。
        人走了声音还远远的送来,“少爷我叫锦华,美人可别忘了。”

    ——————————————————————————————————————
    俺怎么觉得俺把故事设定的太大了,俺真没打算写长篇的,俺真是无能……
    [ 此帖被九霄无殇在2010-10-04 22:10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狡童jun) 可惡~找你家展昭治你(毆
  • 珍珠:+3(行雨) f&e:夫人被調戲啦~老爺快 ..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岁月总是于无声处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顶端 Posted: 2010-10-04 21:50 | 8 楼
    九霄无殇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17
    腹黑: 118 点
    珍珠: 1733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86(小时)
    注册时间:2010-07-21
    最后登录:2016-10-26

    鲜花 [14] 鸡蛋 [0]

     Re:Re:10.04 江山犹是昔人非 --七



         龙宿冷哼一声,刚迈步就听掌柜的道:“这位公子,您的东西。”说着那块红玉递了上来。
       “……吾刚刚打坏汝店里不少东西,此物就当赔汝吧。”言罢便想离开。
        那掌柜的急了,拦在龙宿面前道:“公子您说笑了,这是五少爷送您的,小的哪敢收啊。何况您还是五少爷的朋友,您就是把这楼给拆了,小的也不敢让您赔啊。”
        龙宿闻言挑眉道:“此话怎说?”
        “五少爷是咱东家,这楼里的东西还不都是他的,少爷想砸还不随他心意。”掌柜苦笑道。
        龙宿本还觉得此处不错,听闻此言,先前那点欣赏早没了,满心的厌恶,只想早早离开,偏那掌柜的死死拦在身前,无法,收了那玉便急步离开。
        天色近晚,暮色渐浓,繁华的喧嚣在残阳下沉淀。剑子负袖立于院中,晚风徐徐,白发翩跹,一派仙家气势,就是那身大红的道袍碍眼了点。
        不得不说,杨书文做事是极周全的,半天功夫,香案、红烛、三牲素果、连三清天尊的神牌都摆好了,还有这身大红的道袍,本来还有莲冠、高底皂鞋什么的,都被剑子推了。勉强披了这身道袍,剑子是真觉得,这人不做总管可惜了。
        香案摆在院中,边上围了一群人,秦兰自不用说,秦家的七姑八婆,丫鬟下仆也都来了,里三层外三层的好不热闹。
        一群人中独独没有秦老夫人,问起时,秦兰只顾垂首落汗,杨书文恨恨道:“老夫人受众宗亲之意,去庙里为老爷祈福了。”这话夹棒带刺的,当下就有人跳脚。
        “你这话何意,让嫂子去祈福虽说是大家的意思,那也得她同意的,谁还逼她了不成。……”
        “不错,我们也是一片好意,难不成这祈福还祈错了?……”
        眼见又要吵起来了,剑子重重咳了咳,见没人理他,运转内力,大喝了声:“停。”众人只觉一道天雷在耳边炸开,一阵耳鸣眼花,当下全闭了嘴。
        剑子又咳了两声,对秦兰道:“秦小姐,作法需安静,人多嘈杂,请将些不相干的人退了吧。”按剑子的想法,这些人都退了才好。
        捉鬼拿妖他干过,但装神弄鬼什么的他还真没干过。像这种法事,多半是那些半路出家的野道士唬人的,他多少有点不屑,未曾想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
        转眼,那些丫鬟下人便都退下了,院里只剩秦兰、杨书文还有秦家的宗亲。
        剑子若有所思的看了杨书文一眼。转身来到香案边,先焚了香敬过神明,拿起一边的桃木剑舞了起来,边舞边念道:
        人道渺渺, 仙道茫茫。
        鬼道乐兮, 当人生门。
        仙道贵生, 鬼道贵终。
        仙道常自吉,鬼道常自凶。
        高上清灵美,悲歌朗太空。
        唯愿天道成,不欲人道穷。
        北部泉苗府,终有万鬼群。
        但欲遏人算,断绝人命门。
        阿人歌洞章,以摄北罗酆。
        束诵妖魔精,斩腭六鬼锋。
        又抓了把黄符撒在空中,喝了声“疾”,木剑直指向天,连串了好几张符,把符在烛上烧了。
         放下桃木剑,拿了边上的铃,边摇边念,还边绕着香案打转。他实在不知该念什么了,干脆念了段道德经,反正也没人知道。到最后只听他嘴里喃喃道:“天可怜见,龙宿休来;天可怜见,佛剑休来;天可怜见,药师休来,天可怜见……”

    ——————————————————————————————————————————
    啊,俺终于把先生写成神棍了……
    不要拍俺,俺一直想看先生当个正经道士,拿个桃木剑,摇着铃的样子……
    唉!明明是正经的正文,被俺写的像恶搞搞笑,先生果然不适合当个正经的道士,还是适合当个不正经的道士……
    [ 此帖被九霄无殇在2011-01-26 20:29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岁月总是于无声处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顶端 Posted: 2010-10-05 23:37 | 9 楼
    « 1 2345» Pages: ( 1/7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暗香盈袖≡

    Time now is:06-03 09:39,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