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6 7 891011» Pages: ( 7/23 total )
本页主题: 06.18江山犹是昔人非—42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九霄无殇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17
腹黑: 118 点
珍珠: 1733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86(小时)
注册时间:2010-07-21
最后登录:2016-10-26

鲜花 [14] 鸡蛋 [0]

 


十七

剑子抱着龙宿回屋,想着怎样哄药师给龙宿医冶,想了几个法子,可惜都没用上。

回屋时慕少艾已自行解开了穴道,坐在桌边,脸墨似的黑着,可一看到龙宿,两眼亮得瘆人,望闻诊切,根本不用吩咐。

看着慕少艾给龙宿诊冶,剑子头一次替龙宿的清白担心了,慕少艾解了龙宿外衫又去解里衣,剑子终于忍不住了,捉了慕少艾的胳膊,剑子沉声道:“药师医术通神,这么久了,可看出是什么毒?”

慕少艾干笑两声:“天下毒物相似者千千万万,谨慎点总不会错的。”

剑子默然,片刻后道:“你不是会悬丝诊脉的吗?”

慕少艾一愣,随即大怒:“剑子仙迹,你把药师看作什么了?药师我是风流不假,但从不下流。”

剑子不说话,却依旧挡在那,慕少艾连叫了三声好,一甩袖,转身就走。

剑子赶忙拦着,笑道:“这是怎的了?我可什么都没说呢。药师你想太多了。”

慕少艾神色稍缓,见剑子还立在那,又怒了:“你还立在这干嘛?老人家我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

我也没吃,剑子心下暗道。想着龙宿待会醒来,三人总不能这么饿着,可放药师一人在此吧,剑子承认他此刻的心思不那么君子。

其实在这一点上,剑子倒真是看轻药师了,纵使药师平素无形状惯了,可对待美人,那是发乎情,止乎礼,决对称得上半个君子,要是他话再少点,那就完美了。

终究被赶了出来,提着水壶剑子又犯难了,这所屋子是他几年前备下的,干粮柴和,家什用度虽简陋却也齐全。当时想着,狡兔尚且三窟,江湖险恶,多几处容身之所总不会坏,那时又新学了阵法,正好拿来练手。

可是几年前的干粮,就算能将就,他也不想将就,屋里那位就更不是将就的主了。摸摸怀里,还有几块枣泥米糕,是在秦府时跟大厨讨的。

利落的包扎完伤口,未了还打了个漂亮的结,药师直起身,满意的笑了。随手展开那布包,抽出上面密密的银针,撒了点药粉,细细在烛上炙着。

按着龙宿的膻中穴,药师刚想下针,忽得手腕被扣住,龙宿不知怎的醒了,一双金瞳圆瞪着,药师欣喜,刚想唤声美人,一股大力猛得袭来,天地一瞬倒转,砰的一声,药师就这么被扔了出去,撞墙上了。

扶着头,药师坐在地上,一时回不过神来。

剑子进来时正巧见到这一出,也是一愣,回过神来心下暗自发笑。

有了药师的前车之鉴,剑子多了份小心,先是唤了声龙宿,接着才敢靠过去。

听到剑子唤他,龙宿抬眸看去,微弱的视线里,一片白影移了过来,接着一块枕头垫在了身下。

白影在身边矮了下来,唇上一点温热,软软的糕点带着丝清甜,送在了唇边。那人说:“折腾了许久,先吃点垫着吧。”
[ 此帖被九霄无殇在2010-11-19 00:37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岁月总是于无声处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顶端 Posted: 2010-11-19 00:25 | 60 楼
罗斯
级别: 新鲜恐龙蛋


精华: 0
发帖: 181
腹黑: 142 点
珍珠: 1749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558(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01
最后登录:2019-02-19

鲜花 [3] 鸡蛋 [0]

 

就是说吗,药师看见龙宿就肯定不会生剑子的气啦~
不过剑子,你也太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其实是你自己相对龙宿这样这样那样那样吧,你才是最不安全的。。。
药师你悲剧了,被美人摔出去了啊,没关系以后还有机会天天摸的~这就是当医生的好处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11-19 23:55 | 61 楼
荷顏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406
腹黑: 209 点
珍珠: 1788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17(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10
最后登录:2019-07-21

鲜花 [2] 鸡蛋 [0]

 

藥師被美人打飛出去,受美人一拳也甘願吧~
倒是劍子見到龍宿一醒,馬上噓寒問暖的舉動…
藥師肯定會大喊見色忘友的吧~~^+++++^
看起來龍宿似乎未好轉……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11-20 13:24 | 62 楼
九霄无殇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17
腹黑: 118 点
珍珠: 1733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86(小时)
注册时间:2010-07-21
最后登录:2016-10-26

鲜花 [14] 鸡蛋 [0]

 Re:11.19江山犹是昔人非 ——十八


十八
    出了金陵东门,沿着官道直走三里便是座密林,从林中小道向南行七里,可见一处坟场,此处是个不大的土坡,东西走向,背山靠水。

    也不知是何年何月,有个算命的半仙路过此,赞了声好风水。这话不知被谁听了去,一来二去的,此处便成了默认的坟场。

    秋阳正好,本应寂静的坟场却热闹的很,叮咚锵铛,短兵交接的声音不绝于耳,妃红衣袂急旋,如红莲轻颤,凄美的致命,百转柔肠,少女般美丽的名字,却是一把剑,饮血的剑。

    细长柔软的剑舞出密密的光影,森寒一片。仙凤格开一剑,口中急道:“快走。”

    这一分神的功夫,边上一剑斜刺过来,仙凤腰肢一软,险险避开,手中软剑如青蛟般缠上去,劲气一吐,百练精钢瞬间被绞成碎铁,剑身弹起,划出道优美的弧度,偷袭的武生只觉颈上一凉,一摸,满手艳红,未等他想明白便倒了下去。

仙凤还没来得及回身,眼角寒芒一闪,剑气绕颈而来,咫尺之间,已是无处可避。

少女身体的柔韧此刻便显出了好处,仙凤腰身扭成不可思议的角度,剑气在颊畔划出道口子,擦着颈脉而过。

“师姐!”默言歆惊道。青锋急转,一连三招,丹青不渝、细雪横空、一夕轻雷落万丝,青色剑芒如瀑雨般横扫。

那帮武生被剑势压的不得动弹,默言歆乘机抽身,脚下一转,伸手一捞,转瞬便将仙凤护在了身后。

仙凤轻碰着脸颊,一丝丝的刺痛,温热的血滑下来,污了银丝锈花的衣襟。

仙凤心下大怒,没有哪个女人不在意自己的容貌的,尤其是韶华美貌的少女。她眉眼含煞,声音却依旧轻巧:“待会我断后,你先走,毋必找到主人。”

默言歆不答话,手中长剑轻颤,身形一闪,抢先冲入敌阵,劈砍挑刺,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

仙凤气得跺脚,骂了声木头,百转柔肠寒光一闪,也冲入了战圈。

两人联手应敌,攻守之间默契十足,招式亦是精妙凌厉,只可惜后劲不足,他们二人一路被追杀,能撑到此时已是极限。

那群武生似是看出端倪,也不接招,只是一味的缠斗。如此过了百招,仙凤二人已是额上见汗。

仙凤心下计较着,如此下去,只怕用不了一盏茶的功夫,不是被抓,便是被杀了。不能折在这,主人还在等着他们。

还未等仙凤想出计策,只听她那惜言如金的师弟道:“师姐,你先走。”

默言歆话未说完,猛然撤剑回身,整个背部露在刀剑下。

仙凤惊叫:“言歆……”忽得整个身子腾空,竟是被言歆扔了出来。

默言歆全力将仙凤抛出战圈,空门大开,四方刀剑如雨般落下,仙凤身在半空中,僵直着脖颈,只能眼睁睁见刀光剑影将言歆湮没。

所有的事发生在一瞬,言歆撤剑是一瞬,仙凤被抛是一瞬,刀剑落下是一瞬,而那天外一剑也是一瞬。

在言歆即将被乱刃分尸之际,蓝色光影如电般驰来,战圈内忽得银光大作,数声清脆的叮当声,那些刀剑尽数折断。

言歆身后,一宝蓝云锦外衫的风流公子,檀木折扇轻摇,口中呼道:“还好,还好,总算赶上。”

那群武生退后几步,面面相觑,一紫衣武生抱拳道:“在下儒门门生,奉命捉拿这二人,公子适才阻挡,不知意下何为?”

锦华笑了:“你回去告诉夏如非,这两人少爷要了。”

紫衣武生迟疑,半晌道:“还末请教公子名号。”

“京都锦五爷。”

紫衣武生原还想硬拼,听闻此话,一抱拳,干脆利落的带人离开了。

待那群武生走后,默言歆扶着仙凤道:“可有受伤。”

仙凤摇首。

锦华跟在言歆后面,见此情形叹道:“虽是学武,可终是儒生,竟一点不知怜香惜玉。”眼神一闪又道:“这伤好似不轻,若是在脸上留下疤,啧,为了抛下你们的主人,值得么?”

仙凤本就不喜他言辞轻佻,碍于这人救了他俩,便没发作,听闻此话,终是忍不住,冷冷道:“仙凤资质鲁钝学艺不精,丢了主人的脸本就该万死。幸而学过两篇孔孟,知忠于君,孝于亲。主人于仙凤如师如父,仙凤无以为报,今日本当以命相还。可弃主人一人于世,实为不忠不孝,仙凤无法,只得以腆颜苟活。若是公子不齿,我等便在此作别,今日的救命之恩,待仙凤寻得主人,必当重谢。”

锦华愕然,被人嫌弃,拿话挤兑不是头一次了,可被个姑娘家嫌弃挤兑却是头一次,轻咳了声道:“适才是在下不是,本意非是如姑娘所想,如有冒犯处,还请姑娘原谅。”

仙凤哼了声,转身不理他。仙凤是龙宿爱徒,琴棋书画不提,知书达理那是基本的,如此失礼,可见她是真的恼了。

锦华摸摸鼻子,道:“姑娘毋恼,在下这便带二位去寻你家主人,以作陪罪。”
[ 此帖被九霄无殇在2011-06-24 12:54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岁月总是于无声处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顶端 Posted: 2010-11-21 17:23 | 63 楼
罗斯
级别: 新鲜恐龙蛋


精华: 0
发帖: 181
腹黑: 142 点
珍珠: 1749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558(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01
最后登录:2019-02-19

鲜花 [3] 鸡蛋 [0]

 

锦华不就是上次调戏龙宿的那个吗?他为什么会救凤儿他们呢?
原来儒门的人已经开始公然来找龙宿的麻烦啦?剑子你要好好保护龙宿啊!这是你表现的机会哦~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11-22 00:00 | 64 楼
hyde-wolf
一曲花间从此醉 三生林下向来痴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49
腹黑: 82 点
珍珠: 17149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25(小时)
注册时间:2010-09-29
最后登录:2013-04-04

鲜花 [0] 鸡蛋 [0]

 

好文!语言精辟,遣词得体,情节迭荡,人物生动。特别是写龙宿救剑子那儿,哪怕我从未看过霹雳,不知道龙宿是谁,我也要被作者描述的妙人迷醉了。 盼后续,求肉!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11-22 23:43 | 65 楼
九霄无殇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17
腹黑: 118 点
珍珠: 1733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86(小时)
注册时间:2010-07-21
最后登录:2016-10-26

鲜花 [14] 鸡蛋 [0]

 

TO罗斯:谢谢大人一直赏文回复,偶定当努力不让这文坑了。
TO hyde-wolf:谢谢大人称赞,偶接着努力。争取早日端盘肉上来。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岁月总是于无声处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顶端 Posted: 2010-12-12 17:50 | 66 楼
九霄无殇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17
腹黑: 118 点
珍珠: 1733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86(小时)
注册时间:2010-07-21
最后登录:2016-10-26

鲜花 [14] 鸡蛋 [0]

 Re:11.21 江山犹是昔人非 ——十九 65F


十九
仙凤心下惊疑:“你怎知主人行踪?”

扇一合,锦华负手笑道:“姑娘毋要见疑,你家主人现在何处,在下并不知晓。不过,在下不知,有人知,我等在此静候即可。”

仙凤略一思索,垂首敛衽,道:“那就偏劳公子了,适才是我话重了,还请公子不要计较。”

锦华还了一礼,道:“姑娘不必多礼。”

仙凤看了他一眼,颇具深意。提起衣袖,纤指一翻,摸出个青瓷长颈小瓶,给言歆与自个上药。

此时已是申时初,秋阳滟滟,碧草蓝天,锦华盘地而坐,懒懒的晒着太阳。撩拨了仙凤几句,被不冷不热的呛了两声后,便老实了。

待仙凤上完药,回头瞧去,只见锦华平躺在地,双手交叉,枕于脑后,已是快要睡着了。

仙凤皱了皱眉,心下思量着。京都锦五爷?倒是听主人闲话时提起过,以偷术见长,可风流轻狂比其技艺更甚。主人怎会识得此人?这人此番出手相助,又是何心思?他说的,真的可信吗?

仙凤细细打量着,不想锦华陡然睁眼起身,仙凤一惊,却听他笑道:“来了。”

仙凤不明所以,顺着他的目光瞧去,荒烟漫草间,一黑影往这边急速而来,仙凤运足目力看去,只见一衣衫褴褛的少年,十三四岁光景,头发纠结,手足面部污迹斑斑,如同胡同里不打眼的小乞儿般,可那身轻功却是打眼的紧。

仙凤只觉眼前人影晃了两晃,再看去时,那小乞儿已在身前了。仙凤一惊,不由退了两步。

小乞儿笑了,露出颗虎牙,只听他道:“哟,好标志的小娘子,小生这厢有礼了。”

……

小小年纪如此风范,可见师出名家。一阵沉默后,锦华唰的展开扇,掩着脸,不敢去看仙凤。

仙凤一张俏脸如雨后花圃般,姹紫嫣红,粉绿新蓝,好不精彩。

仙凤缓缓吐出口气,看着那小乞儿,笑得娇俏可人。默言歆默默的退后两步。

小乞儿正乐陶陶的沉醉着,陡然被自家师傅拎起后领,甩了出去。

小乞儿一个鹞子翻身,漂亮的落地,一抬眼,只见自家师傅对美人献媚的笑道:“姑娘见谅,这是个傻小子,脑袋木着呢,幼时被驴踢过。”

你被猪踩过,小乞儿暗自不满。

仙凤笑容转冷,锦华扇一合,眼神一转,对着小乞儿怒斥道:“还不过来,让你办点事,没一点定性,满嘴浑话,这都跟谁学的。”

跟你学的,小乞儿腹诽。不情愿的蹭过去,囔囔着:“我怎的就没定性啦,你交待我的事,我都办好了,一准的妥当。”说到这,小乞儿一脸得意。

锦华笑骂道:“就你能,还不快带路。”转回身来,对着仙凤一礼,道:“姑娘请。”

仙凤神色冷凝,心下迟疑着,锦华笑了笑,也不说话,手一招,掐着小乞儿的脖子,自行走了。

仙凤皱着眉,和言歆对视一眼,提起衣裙跟了上去。

……

四人鬼鬼祟祟的躲在草木丛中,仙凤抖抖衣袖,两只爬上袖的虫儿掉了下来,仙凤忍不住道:“公子,我们已等了一夜了,能否请教下,我们究竟在等什么?”

锦华摇着折扇,脚上一捻,那两只小虫被踩得稀巴烂。

锦华含笑看着小乞儿。

小乞儿缩了缩脖子,道:“听帮中弟子说,那天从秦府逃出的两人,便是在这消失的。不过这林中有阵法护持,我进不去。”顿了下又道:“昨天有人看到秦府的帐房先生了。听说他知道怎样解开阵法。”

三人沉默,锦华摇着折扇道:“嗯?阵法?我去看看。”扇一合,人影一晃便消失了。

三人又等了片刻,仙凤心下焦燥,不停的绞着手指。小乞儿安慰道:“小娘子……”

仙凤狠狠瞪过去,小乞儿缩了缩脖子,道:“那个,姐姐,你不用太担心。我师傅人品差了点,可本事还算过得去,说不定他能解开阵法。”

正说着,眼前一花,锦华回来了,灰头土脸。

仙凤急忙道:“怎样?”

锦华咳了声,道:“在下对阵法并不精通。”

“……”

那你去干嘛?众人心道。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岁月总是于无声处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顶端 Posted: 2010-12-12 17:50 | 67 楼
九霄无殇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17
腹黑: 118 点
珍珠: 1733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86(小时)
注册时间:2010-07-21
最后登录:2016-10-26

鲜花 [14] 鸡蛋 [0]

 

二十
风隐竹林,枯叶上细碎的光影摇曳着,暖阳下昏昏欲睡的鸟儿被惊起,扑腾着翅膀高叫着飞远了,几片枯叶被风托着,悠悠荡荡的飘下,落地声细腻轻柔。

龙宿躺在落叶上,蒙着纱布。眼睛不能用,听觉便格外的好,细细听着,落花飞鸟,秋虫碎叶,渐渐的,心下一片空明。

须臾,龙宿忽然起身,沉思片刻,折下一小节青竹,手上一抖,化出细密的翠影。衣袂一翻,拿着竹枝,龙宿轻轻的舞了起来。

青翠竹林中,只见那剑势如风卷云舒般,轻灵柔静。四下竹叶纷飞,如蝶般起舞,翩跹飞蝶中,华紫的身影如同开至极致的满园牡丹,魏紫姚黄,惊动盛世的风华。龙宿越舞越急,忽得剑势一转,风雨骤起,剑气凌厉如寒夜风雪,群芳刹那间含恨凋零;剑风如龙吟,隐隐含杀声……

剑子于竹林外,不经意的一瞥,便再也移不开眼了,不自觉得摒着呼息。

龙宿剑势越发凌厉,虽眼不能视物,心下却澄静如水,如有沟壑,刹那间似有所悟,可仔细探究却又什么都没有。

世上的道大抵如此,苦苦寻觅多时,蓦然回首,柳岸花明。

可柳岸花明处又有什么呢?佛曰:不可说;老道说:道可道,非常道;到书生这,亦只能叹一句,如此而已。

也不过如此,龙宿意兴阑珊。

回身收招,漫天碎叶中,龙宿浅笑:“剑子仙迹。”语气肯定,不再迟疑。

剑子半天回过神来,笑道:“恭喜好友,于武学之道更进一层。”

龙宿抖了抖青竹枝,道:“吾胡乱舞的,随兴而为。剑法招式都是随感而发,难入名家之眼,让好友见笑了。”

剑子摇头:“何需剑招,拘泥于招式,岂不是画地自困,不如都解散扔掉。”

龙宿一愣,片刻抚掌笑道:“妙解!于剑术之道,汝确是当得起天下无双。”

剑子笑着,并不应他的话,要在平日,这便是言词争锋的开始了。可想到适才那惊艳的剑舞,剑子心下微熏,如醉酒般。

“好友?”

“呃”剑子蓦然回神。

“汝有心事?”

剑子拂尘一扫,斜挂于肩,道:“你多想了。”片刻皱了皱眉,又道,“你的伤势还未复元,让药师知道你妄动真气,当心他喂你些奇怪的药。”

“奇怪的药?”龙宿疑惑

剑子低笑了声,道:“是啊,他总能炼出些稀奇古怪的药,逮到机会便逼人试药。”

龙宿笑道:“听起来汝似有切肤之痛。”

剑子叹息:“何止切肤啊,简直是切骨。”转而正经道:“你有机会不妨试试,试过方知,原来大千世界竟是如此美好。”

龙宿轻笑:“剑子,若是不会讲笑话不须勉强,吾不会因此嫌弃汝的。”

“哈,好友的心意让剑子感动不已啊。”

“汝这话毫无诚意。嗯,话说,今天的午膳还是水煮红薯么?”

此处无米无粮,院后倒有垅地瓜,无人照料,竟也长得很好。

剑子一脸严肃:“好友,五谷杂粮方为养身之道,地瓜益气暖胃,实在是好物啊。”

龙宿笑了:“哦,好物?汝师尊当年便是这么跟汝说的么?”

“唉,好友!道门于你,竟是如此不堪么?”

“哈”

两人一路言笑,行至屋内却发现,药师竟然不在。木桌上,两个圆肚小瓶压着张信笺,剑子拿起略看了下,笑道:“无事,他回去喂猫了。”

“嗯?”

剑子拉着龙宿坐下,道:“不必管他,你该上药了。”

剑子轻巧的解开纱布,龙宿长睫微颤,似是一时无法适应阳光,紫眉轻皱,道:“汝知道怎么用药么?”

“药师有交待。你觉得如何,能看清么?”

“嗯,较之前好些了。”

剑子拿着瓷瓶细细的替龙宿上药洗眸。

那双凤目在药水的浸润下更显潋滟,水光盈盈,好似一泓秋水挽着无数残红,极致的妖滟,失神的瞳带着种无辜的风情,惑人而不自知。

剑子心下轻颤,龙宿长睫忽闪着,蝶翼般,不经意间扫到剑子的手。剑子像被刺到般,无措的收回手。

“嗯?剑子?”

微微上扬的语气,像猫爪般,挠过剑子的心。剑子想,他一定是疯了,不然为何有股冲动,想抱紧眼前这人。

龙宿眼一眨,药水盈出,泪般落下,剑子被蛊惑了,长指颤抖的替他拭去,俯身缓缓的靠近,咫尺间的距离,气息相绕。

剑子盯着龙宿,半晌,龙宿垂眸,手一指,道:“好友,有人。”

果然有人,门口站着两男两女,秦老夫妇与他女儿三人,还有个杨书文。
[ 此帖被九霄无殇在2010-12-12 18:46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狡童jun) 電燈泡啊閃邊啦>O< ..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岁月总是于无声处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顶端 Posted: 2010-12-12 17:54 | 68 楼
    九霄无殇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17
    腹黑: 118 点
    珍珠: 1733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86(小时)
    注册时间:2010-07-21
    最后登录:2016-10-26

    鲜花 [14] 鸡蛋 [0]

     

    二十一
    四人神情尴尬,剑子若无其事般,行至门前相迎,道:“原是杨先生,一路可还太平。”

    “呃,一路平安。”

    杨书文回过神来,打了个长揖道:“先生相助之恩,在下铭感腑内,他日若有所需,在下不才,愿为驱使。”

    剑子大袖一负,道:“杨先生言重了,以先生之能,救人保命并不在话下,并不需要贫道多事的。”语毕似是想到什么,转而对龙宿道:“那夏如非一心对付你,早在你未到金陵前便捉了秦家人,找人假扮。那天的绣球招亲也是幌子……”说到锈球,剑子心下一动,片刻又道:“我与杨先生互换身份,相约待他救出秦家人便在此处会合。”

    龙宿起身,行至剑子身侧,道:“汝在担心什么?此处是汝的住所,这几位又是汝请的客人,还怕吾怠慢不成?不过……”略一顿,冷声道:“诸位逃难到此,却还不忘带份大礼,如此心意,真是让人动容啊。”说罢,眉一扬,宽袖荡起,一道劲气急射而出。

    只听“哎哟”一声,十丈外草木折倒无数,杨书文大惊,有人跟着他们,他竟不知!若是敌人!若是惹剑子误会……想到此,不觉冷了眼,心下暗自戒备。

    草木丛中,红衫一闪,仙凤从中跳出,一脸喜色,唤道:“主人。”提起衣裙,快步行来。后面陆续冒出言歆、锦华。

    小乞儿落在最后,揉着屁股乱囔着:“这地又不是你家的,为什么我们就来不得,胡乱伤人,亏了我功夫好……”

    锦华一掌拍过去,小乞儿抱着头逃开,道:“明明是他先动手的,还不让人说啦,你这是,你这是……”半天,终于想到句戏词:“你这是助纣为虐!”

    锦华无语问天,为什么他当初会觉得这小子挺机灵,还收作徒弟?

    这边两师徒没大没小的闹着,那边龙宿面露喜色,道:“仙凤?言歆?”

    仙凤快步行至龙宿身前,刚想行礼,抬头却发现他眸光飘散,惊道:“主人,你的眼睛?”

    龙宿道:“无事,过几日便好。汝们无恙否?怎会找到此处?。”

    仙凤见他衣衫破损,发髻散乱,满身狼狈,哪里是没事的样子。不觉红了眼,使劲眨了眨,片刻道:“那日我在船上,忽有大群武生前来,要拿我与言歆。我心知不对,与言歆合力击退那群武生。之后言歆又潜入秦府打探消息,方得知主人遇伏,已为剑子先生所救。我们一路寻出城来,被追杀时得遇锦公子出手相救,也是他带我们来的。”

    杨书文的目光在仙凤与龙宿间转了转,道:“这几位是?”

    剑子笑道:“是友非敌,这两位是穆仙凤,默言歆……”略一迟疑,看向锦华:“这位是?”

    锦华摇着扇笑道:“在下锦华,久仰剑子先生大名。想来先生该是出身道境名宗,那林中的阵法好生厉害,若不是有人领着,我们连门都摸不着。”

    他生了副风流贵公子的样貌,又天然一股轻狂之态,却能把话说得谦虚恭敬,丝毫不显矫情,可见人情练达,处世圆通。

    剑子白眉细微的一皱,看了他一眼,道:“公子抬举了。站着说话多有不便,诸位屋里请吧。”

    到屋里也是站着,看着那张木椅,剑子默然。

    药师在时三人还能凑和,没椅子?没关系,搬个木桩,拿剑削平就能坐了。没床?没关系,打坐有助修行。

    可现在这么多人,老弱妇孺的,总不能让人家都跟着他打坐。打制床椅是一定要的,另外还得找点吃的。剑子心下暗暗盘算。

    仙凤不愧是龙宿最贴心的弟子,玲珑心窍。眼一转更明了剑子的困窘,笑道:“我们不请自来,给先生添麻烦了,不敢再让先生招待。”转头对言歆道:“言歆,我看林中飞禽不少,与我去转转。”对着龙宿一礼,拉着言歆便出去了。

    林中可食之物确是不少,可剑子的厨艺与他的剑术正好背道而驰。煮出来的东西,自己都不乐意吃,宴客?那更无可能。

    几个人一分配便热火朝天的忙了起来,剑子对搭房建屋之类的似是颇有心得,午饭时分,已搭了张竹塌。拍了拍衣摆,剑子拦下路过的仙凤,道:“龙宿呢?”

    仙凤皱眉道:“没见着,言歆也去寻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岁月总是于无声处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顶端 Posted: 2010-12-12 17:56 | 69 楼
    «456 7 891011» Pages: ( 7/23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暗香盈袖≡

    Time now is:05-25 10:45,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