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07.19踏莎行(完)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空翠先生
同人也是需要功底的!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36
腹黑: 68 点
珍珠: 1713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3(小时)
注册时间:2010-07-05
最后登录:2011-06-26

鲜花 [2] 鸡蛋 [0]

 07.19踏莎行(完)

0
管理提醒:
本帖被 cloversus 从 ≡暗香盈袖≡ 移动到本区(2014-08-12)
    秋晚江寒,一曲笛罷,任夜風將赭紅的衣衫吹得獵獵作響。若放在十年前,這上下翻飛的該是純白的衣袂吧,從什麼時候,眷戀上了這如同晚霞一般的赤紅,熾熱如血,如同龍宿的血,依舊漸在衣上,浸潤衣衫浸潤肌膚卻暖不了自己如墜冰窟的心。
    如何相遇,為何結伴,已經不記得了。流浪江湖的劍者,漂泊世間的書生,似乎怎麼也不搭,也許是劍子厭倦了江湖中的腥風血雨,龍宿身上有淡淡的書卷氣,陳舊仍馨香。也許是龍宿不想再孤單旅行,在這勾心鬥角的冷漠紅塵,有個久經世故的人做伴,何樂不為。十年,劍子一遍一遍想,爲什麽最後會變成這個樣子,爲什麽竟會用情至深?!
    是劍子在陪龍宿一路羈旅,還是龍宿在陪劍子浪跡江湖?!多那麼低調了不知為何還有戰帖能遞到自己手中,龍宿還在睡,就不必叫醒他了吧,這種程度的挑戰,去去就回,回來時說不定他還沒醒呢。
    對方確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角色,兩下擺平,古塵都不必出鞘。只是沒想到,回去的時候,天色突然就變了,大雨傾盆而下,然而劍子的衣裳卻沒來得及濕,因為龍宿及時的不能在及時的傘。
    “你怎麼來了?”
    “看到桌子上的帖子所以就來了唄。”
    “你來給我收尸?”
    “我夜觀天象算定今晨有雨,故來為出行之人送傘。大戰方畢,再淋了透,你要是病了還不是我照顧你!”龍宿說得一本正經。
    “故弄玄虛。”劍子眼底泛起了暖暖的笑意,從龍宿手上接過的傘也不覺往龍宿那邊傾了傾。
    “不過,”龍宿歪著頭,似有所感的添了一句,“這個氣氛確實更適合收尸一點……”
    “哼!”真是煞風景的傢伙。劍子大步邁開,不想再理龍宿。
    “喂,你幹嘛走那麼快!喂,我被淋到了!那是我拿來的傘,你憑什麽……”抱怨聲在瓢潑大雨中漸漸消散……



     某一年,蟬鳴的夏日,意外的燥熱。
     劍子立在窗邊。這一間客房正好在一棵大柳樹的蔭里,因此,當窗而立,風攜細柳拂面而來,不見悶熱,反是清爽。
     “喂,發呆的,過來幫忙啦,去把桌子上那個瓷碗給我拿來。”煞風景的一如既往的煞風景。
     “你這個人還真是神奇,涼簟這種東西也能隨身帶。”劍子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神遊突然被打斷,所以不僅不介意了,反而能很快進入另一種狀態。
     “當然,我可不指望客棧能提供這個。”
     “要瓷碗做什麽?”
     “當然是刮掉涼簟上的小木刺啦,我說你到底有沒有常識。”劍子遞去瓷碗,而後報手一旁,微微笑著看龍宿在榻上爬來爬去。
     似是感覺到了那兩道灼熱的視線,龍宿的耳根漸漸暈開一抹紅:“喂,你沒別的事可幹了嗎?”
     “有啊,剛想起來,應該打開你隨身的那個木箱子看看,看看還有什麽千奇百怪的東西。”劍子作勢要轉身。
     “啊!不許。”龍宿一下子急了,差點從榻上撲下來,最終卻是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
     劍子扶龍修回到榻上,半是責怪半是調侃:“我說說而已,你那麼激動幹什麼?!”
     “保命救急用的東西,見了光到時就不管用了。”
     真虧龍宿能用這麼認真的語氣說出這麼爛的理由,劍子也不拆穿他。
     “嗯,鋪好了,拿棋枰來我們下兩盤好了。”倒是龍宿心虛了,忙著轉開了話題。
     劍子不動聲色。誰想,這棋枰上你來我往,光影變幻,流年飛逝,轉眼已到深夜。那邊龍宿早已睡眼朦朧,劍子收了棋枰棋子時,龍宿已經盤坐在那裡睡著了。扶住龍宿的肩把他安安穩穩放平再榻上,,劍子才轉身準備去拿自己的被褥。
     手被驟然捉住,劍子一驚。
     “很晚了。”龍宿的聲音如同夢囈一般。
     “嗯。”
     “不要睡地上了,就睡這兒吧。”
     “嗯?”
     “怪麻煩的,不睡拉倒。”
     “嗯……”
     同遊三年,同床共枕這還是頭一次。合衣而臥,劍子也不知道自己是在避諱些什麽,中間空的距離都能在睡下一個人,劍子才覺得心安。
     不多時,龍宿的手摸了過來,觸到劍子的臂上,劍子不由心頭一動。過了一會兒,龍宿整個人都靠了過來,在劍子的肩頭尋了一個舒服的位置繼續睡,劍子也魔怔了一般,攬過龍宿的肩,摟住了他的腰,心中卻是苦笑:你這傢伙,是想讓人一夜也睡不著了。心中雖想,手上的力道卻未曾放鬆。
     “早知道就不鋪涼簟了,你比涼簟涼多了。”氣氛破壞殆盡,劍子也不知該氣還是該笑,不過這一下,也意外的讓他放鬆了下來,不久,他也安穩的睡去了。





     “龍宿,我愛上你了。”劍子終於下定決心說出來。
     “嗯。”似是敷衍的應一聲,劍子沒有看到龍宿背過身時眼底燦爛的笑意。
     “我不是在說笑!”
     “我沒當你是在說笑。”
     “可是……你不介意,我們兩個……”
     “紅塵兒女,江湖子弟,愛了就愛了,管那麼多做什麽。”龍宿如是說,劍子瞬間有一種被反客為主了的感覺,一時接不下話去。
     “可是,劍子你記住,我不會付出那麼多。你身在武林,隨時可能死,我不想到時傷心。”龍宿目光澄澈,一直望進劍子心底。
     劍子沒再說什麼,而是輕輕捧起龍宿的臉,深深吻下去,繾綣纏綿。
     葉上初陽,霽雪方晴,一室春光,提前暖了這酷寒嚴冬。





  

     “劍子,我想去試一下科舉。我們總得有一個歸宿,此次若成,日後你就跟在我身邊做我的侍衛,從此脫離這個兇險的江湖。若不成,我就死了心,我們兩個一起歸隱,找個平靜的小山村,我去做個教書先生,你哪怕做個樵夫漁父都好,我不想早上起來看不見你在枕邊,我不想再過擔驚受怕的日子。”龍宿手中,攥著一張戰帖。劍子知道,龍宿下了很大的決心,才做出這個決定。龍宿厭惡官場,但是如果他高中,謀得一官半職,劍子以侍衛的身份待在他身邊,也算半個朝廷中人。武林各路將再不得打擾。龍宿的思慮也正在此處。不是不懂龍宿的擔心,不是不知龍宿的犧牲,劍子拉龍宿入懷,不存任何遲疑。
     “好!”
     龍宿不是江湖中人,自是不知古塵要從此封劍不出,是一件多么大的事。
     三月十五,龍宿應考的日子,劍子封劍的日子,此消息一經傳出,武林轟動,須知,此言一出,就意味著,無論是挑戰還是報仇,都要趕在三月十五前解決,三月十五一過,劍子將再不是一個劍客,他不得對任何人出手的同時,任何人也不得再對他出手,這是江湖規矩,不容人違背。
     三月十五將是最凶險最艱難的一戰,劍子不想龍宿擔心,他沒有多說什麼,只說江湖中人金盆洗手是要有一個儀式的。劍子揉揉龍宿的頭髮,答應他他一出試場,第一眼就能看見劍子等在那裡。哄龍宿入睡后,劍子方才提劍,衡沅江,那會是結束一切的地方。一戰,洗去全身血腥,劍子前二十七年的人生都一筆勾銷,之後,會是一個重生的劍子,無瑕的劍子陪龍宿走完剩下的歲月。
     三月十五,有雨……
     龍宿撐傘,背著他慣不離身的木箱子,獨自一人趕赴試場。
     衡沅江畔,劍子古塵,單劍挑遍天下高手。
     時辰到!
     龍宿展卷,奮筆疾書。
     劍子橫劍,招化萬千。
     時辰過……
     龍宿收筆,展顏一笑,天地失色。龍宿心中默想:够了,了却一個心願足矣。背起木箱子步出試場,龍宿自此再無留戀。
     古塵回鞘,冷眼觀望,九大高手盡敗,無人不心悅誠服。算算時辰,龍修該是出試場了,劍子欲一展輕功,然而方才一戰,已將他全部氣力耗盡,輕功使不出,劍子只能慢慢走,趕得及吧。
     沒有人能料到,衡沅江畔還隱藏著第十一個人。
     今日與劍子一戰的人,都是江湖名宿。他們會出現在這裡,全武林皆知,無論是個人原因還是背負了別人的請托,有他們出面,也就意味著武林允了劍子的封劍之請。
     可是這第十一個人,他還是個初出茅廬的孩子,帶著印痕戾氣,只求殺了劍子一舉揚名天下,才不管什麽江湖規矩。就在他躍出水面的那一刻,每個人都不禁要為他的身法叫一聲好,這樣的資質,十年之後必有大成,可是他萬萬不該在今日此時出現在這裡。無錯,眼下他是可以毫不費力得擊殺劍子,然而就憑他這樣的心機,這一劍后,他將再難獲得這個江湖的認可,可是他不知道!
     劍光耀眼,九大高手都看到了;劍氣破空,劍子亦聽到了。然而卻沒有人出手阻擋,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龍宿,對不起,答應你的我做不到了,是我漏算了,也是天意,劍子永遠無法乾乾淨淨走出這片血雨腥風,要走,唯有留下一條命,你的前程,就不要因為我而耽誤了吧。劍子抬頭,雨滴在他臉上,劍子憶起龍宿從前說過的話,不禁笑了,你說的沒錯,下雨天,適合收尸……
     劍刃撕裂血肉,貫穿胸膛。木箱子很寬,就算長劍刺穿身體,也絕傷不及身後擋住的人。長劍被抽離身軀,龍宿覺得他的魂也要跟著一併散了,血和在雨中紛紛而下,所有人都怔住了。
     劍子整整抱住龍宿倒下的身軀,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我說過,下雨天,適合收尸,所以,麻煩你了。我原諒你沒來接我,”龍宿的笑容渙散開來,“劍子,劍子……”
     萬籟俱寂,雨無聲,江無聲,遮蓋不住血聲汩汩,浸透了劍子的天下。
     “我,劍子,在此立誓,古塵永不封劍。”
     九大高手走了,無名少年也走了,劍子還跪在那裡,懷裡抱著龍宿漸漸冰冷的屍體。木箱子傾倒在一邊,裏面空無一物,并不見龍宿所說的什麽保命救急用的物什,其實保命救急的根本不是箱子裡的東西,也不是箱子,而是背著箱子的人。龍宿要保的命,也不是他自己的命,龍宿一點武功都不會,劍子的劍法天下無雙,本來怎麼也由不得龍宿來保護劍子,這一切都是……天意!
     “龍……”再沒有人為劍子撐傘,劍子全身上下被雨淋透。衣衫上龍宿的血跡渲染開來,劍子整件白衣都被氳成了紅色。劍子用指腹一寸一寸撫過龍宿的臉頰,終是無力,叫不出他的名字。
     十年,整整十年,劍子都找不到完整喚出龍宿名字的力量。逃開這裡十年,最後總還是要面對,衡沅江,埋葬了龍宿,同時也埋葬了劍子的一生。
     “果然是我沒常識,只有新簟子才需要用完刮去竹刺,我還以為那是你的隨身之物。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算計我的,我真是傻瓜,可是又是哪個傻瓜,明明說過不會付出太多,最後卻把命交了出去。傻瓜,龍宿!”


    
      十年前,
      天才劍客劍子在衡沅江畔一劍力挫九大高手后,一改初衷,立誓再不封劍。原因,九大高手三緘其口。
      十年前,
      風雨山莊原有個實力十分出眾的少莊主,堪稱同齡中的佼佼者,卻在一夜間性情大變,從此再不動武,風雨山莊自此零落。
      十年前,
      科舉中選了個驚才絕艷的狀元,名叫龍宿。他的文章才華橫溢,策略空前絕後,然而待到放榜時方知,這位年僅二十歲的狀元,已經去世了。此時不又成為史上一憾。
      十年後,
      衡沅江畔,憑空少了一座孤墳。
      江湖之中,再不見古塵劍影。唯有一句“古塵不詳”的傳言,不知出自誰口。
      “你說過,要去小山村當個教書先生,漁樵薄暮,不賴,走吧,龍宿。”

                    流水紅塵,浮萍偶遇。
                    因緣註定陪一路,
                    依稀風雨洗劍晨,
                    白衣淺笑執傘處。

                    刀影江湖,心堪幾付。
                    夢縈天寂血成霧,
                    十年繼命寄無情,
                    換取曾許漁樵暮。




      “龍宿,吾又想起以前汝拉我做過的那個夢。哈,現在看來,我是不是應該好好讚歎一下汝師尊太學主的先見之明……”

      睜開眼的時刻,劍子依舊心碎欲裂。而龍宿,卻像是美美睡了一覺,而且夢醒人未醒,龍宿起身,卻被劍子拉住了手,龍宿睡眼惺忪,卻在對上劍子認真中夾雜了一絲絕望的眼神時,徹徹底底清醒了過來。
      “怎麼了?”龍宿難得這樣溫柔的安慰人,尤其對象還是劍子。
      “如果真有那麼一天,吾不要汝擋在吾身前。”難得劍子這麼鄭重其事。
      “汝想的美,擋在汝身前替汝死,真是便宜了汝,吾才不會……”龍宿剩下的話消失在了劍子的吻中,那麼深刻,那麼溫柔,真真像是失而複得了一件珍寶一樣……
      劍子的擁抱那麼緊:“龍宿,吾是認真的!”
      “吾……也是認真的,一會兒佛劍來了,汝還不放手……”

      指腹一寸一寸撫過那刻著龍宿名字的墓碑,如同撫過龍宿的臉頰。
      “汝不是說汝是認真的嗎,認真的騙了吾嗎?儒門不是一諾千金嗎,爲什麽唯獨對我的承諾,汝失約了……夢裡一次,現實中一次,龍宿,劍子欠汝何其多。如今,就算到了天下太平日,劍子愿還汝整個天下,可汝,今又何在,道門妙法,吾卻測不出汝的輪回之處……”
      一世繁華,夢中的平凡書生,夢外的儒門龍首,龍宿就是龍宿,本是一人,註定一樣的結局,只是劍子,看透的晚了,可是,看透又如何?阇城里的決絕,若是不愛就恨一輩子;朱雀大殿,屈尊降貴又如何,龍宿要救的人,容不得任何人擋道;那麼,莫罕走廊也一樣,只是這一次,是劍子,真正正正,永永遠遠的失去了那個風華絕代的人…夢也成真……









想看悲文的可以到此截止了,想看HE的還可以繼續~







          “哈,還吾整個天下,劍子大仙,汝還真欺吾是個死人。”一如既往的嗔怪,卻掩飾不住話語中的笑意。
     劍子不敢置信,驟然轉身,紫衣當風,華扇輕搖,美目流轉,梨渦燦然,卻不是龍宿又是誰。
     “你……”劍子的聲音不自覺的顫抖。
     “哈,吾怎樣,大白天就遇鬼,劍子大仙,不得不感慨,你最近是否運勢不佳?”
     “鬼,不是,你不是……”劍子似喃喃自語,驟然,他一步上前,將龍宿緊緊擁入懷中,“龍宿,不要再離開我。”
     很想繼續跟劍子打趣,讓這個死沒良心的多傷心一會兒,可是龍宿驚訝的發現,他自己竟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劍子把頭深深埋在龍宿的肩上,龍宿身上的香味,一點都沒變,劍子暗想,如果這是夢,就永遠不要醒過來了吧;或者如果龍宿真的變成了鬼,就把他封在什麽地方永遠也不讓他走。這一刻萬籟俱寂,有很濃重的情感從劍子的心中傳遞到龍宿的心上,那樣絕望,絕望中還帶有一絲絲希望,龍宿能清楚的意識到,自己的嘴角明明還是笑著的,可是眼淚卻情不自禁落了下來。
     “好了好了,吾沒有死,吾是騙汝的,汝放開吾,吾快透不過氣了……吾說,吾要透不過氣……唔……”這一次,劍子讓龍宿好好透不過氣了一把……
     龍宿鬱悶,什麼時候開始,劍子這個傢伙變得這麼實踐派。等龍宿再一次有力氣開口說話的時候,已是深夜……
     “龍宿,你還沒跟我說你是怎麼活過來的呢。”還問,你倒是給我說話的機會了麽?
     “……”我就不說,我累了,我要睡覺。
     “龍宿,這麼久了都沒人來打擾我們,看來我不是第一個知道的吧。”那是,沒讓你最後一個知道,已經很不錯了,我回來路上遇到一個,就有一個知道的,我又不會隱身。
     “……”龍宿沒有感覺到劍子身上濃濃的腹黑氣息在湧動。
     “龍宿,麥生氣了,我承認是我太心急了,可是你難道不能體會我的感受,我需要迫切感受到你的存在,你是真的沒死,不是我在做夢……”劍子聲音暗淡,他將龍宿緊緊圈在自己懷中,龍宿白皙的肌膚上印上紅梅點點,劍子的體溫傳過來,龍宿的心,最終還是軟了。
     “人汝已經感謝過了,還有什麽好說的。”龍宿睜開眼,對上劍子的柔情似水。
     “感謝過了?什麽人?”劍子疑問。
     “腰痛……”
     劍子心領,開始討好般的給龍宿揉腰。
     “是太學主,其實算來,也還有御天荒神六銖衣的一份。”劍子手上一頓,卻聽龍宿繼續說下去,“那是吾剛把你和佛劍從磐隱神宮弄出來,還苦於不知如何令你兩人回魂,因此吾去求助太學主……”


     “黃泉引者是么,吾明了,太學主,請了。”鬼林沼澤,太學主他是真的變了,可是龍宿自知,自己阻止不了他任何,只希望日後不要走上對立的道路。
     “且慢。”
     “龍宿,你是我最得意的弟子,你可知我對你的信任。這個地方,你是唯一知情卻非參與的人,我這麼說你明不明白。”
     “龍宿明白太學主對龍宿絕無惡意。”太學主說的沒錯,他對自己的信任,確實是毫無回報的,一件兩件,般般眼前,因此龍宿也下定決心,救回劍子和佛劍后,立即退隱,對太學主,即便以龍宿的為人,若要面對面動手,且不說實力,龍宿自認,總有不忍。
     “那我說一件事給你聽。”
     “龍宿洗耳。”龍宿也知,太學主的實力更上一層,似乎更像幽冥方向發展……
     “龍宿,未來你有一劫,死劫!”
     “生死有命,到時龍宿自當順從天意。”一驚之後歸於平淡。
     “這不像你的性格。”
     “諸事過,龍宿淡了。救星也罷,公敵也罷,老師就當龍宿變了。要不是……龍宿本就不是那叱咤江湖的人。”
     “你沒有那個心卻有那個實力,還有那個人相伴左右,這就是天意。”太學主一頓,“設身處地,你就不為劍子仙跡想想?”
     沉吟半響:“龍宿請老師賜教。”
     “未來之事不可測,我只能算到此,但是若是……記得以前我教你的那個夢境之法,想必你已經試過了吧。”
     “是。”
     “將那個夢境拿給我看看可有什麽不便處。”
     “嗯……無不可。”刺探腦識本也不是什麽困難之事,更何況是對太學主這種實力的人,頃刻,龍宿已恢復清明。
     “世間,地點,對手,仍是不可知,只因我與你還是有關聯。我只說保命之法,就是散盡精氣神。”
     “散盡精氣神?”
     “你也知道你自己是嗜血者,你若死,魂魄不入輪回也就是通俗說的魂飛魄散。但是若是你盡散精氣神,便可保肉身不壞,總有斂回精氣神的一日。你的紫龍影呢?”
     “老師要紫龍影何用?”
     “真到了那一刻,勢必是玉石俱碎同歸於盡,就不知你可還有能力斂回精氣神,若是我現在做些手腳,到時你也能輕鬆一些。”
     “這……”
     “世上還能做到這一點的人,已不多了。”
     “龍宿知道,可是,吾現今的佩劍不行么?紫龍影,吾把它留在磐隱神宮了。”
     “御皇經手時間太短,識不得你之氣息。既是留在了磐隱神宮,也還有一線生機,就看那個人……天意。”
     “那麼,龍宿拜別。”
     “龍宿,你是否打算退隱?”
     “是。”
     “我能明白你的心思,那麼這極有可能是我們的最後一次見面。”
     “……”茅屋門開,龍宿見到了太學主,那張面容熟悉而陌生,縱然在龍宿心中,老師仍是老師,然而那是龍宿已經心有所感,他與太學主,將再也沒有相見的機會。此時看來,全中!



     “後來,佛牒,古塵,紫龍影是六銖衣給我們送回來的,也就是說,太學主沒幫的忙六銖衣幫了?”
     “是,雖然吾不知道他設下怎樣的法術,但是當吾散盡精氣神後不久,就能感受到紫龍影強烈的召喚,三神俱全后,吾自是回到龍煙宛,可是誰知道,汝……汝們竟然把吾埋到那種地方,氣的吾差點魂飛魄散!”本來深情款款的氣氛被龍宿突然的記憶破壞殆盡,“劍子,難道汝不該給吾一個交代!”
     “啊……呵呵,龍宿,局勢緊迫嘛,看在佛劍為你落淚了的份上,消氣,消氣。”
     “佛劍……”想起佛劍落淚,龍宿也不禁動容,然而龍宿瞬間就反應上來,“局勢緊迫吾可以理解,佛劍落淚吾亦很感動,但是這關汝什麽事,汝欠吾的……”
     “龍宿,是不是如果沒有我和佛劍,你也不至於和太學主……”劍子很適時的打斷了龍宿的話。
     “太學主被那個死國年紀影響了,若沒有死國年紀,太學主還是那個太學主,吾是有吾自己的想法,但吾從不妄圖稱霸中原,這點太學主是瞭解的。即便沒有汝與佛劍,就在太學主決定以中原為目標的時候,也就該知道是吾們分道揚鑣的時候了。對太學主,吾實無話可說,吾也知他後來做了不少壞事,可是對吾,一個老師該給的不該給的寬容他都給了,他虧欠天下人,唯獨不曾虧欠吾……”久久,龍宿沉默不語,劍子第一次轉話題失敗。
     “龍宿,我們,退隱吧!就像那個夢裡的漁樵薄暮,好不好?”劍子說得鄭重其事。
     “心懷天下的劍子仙跡,做得到么?”
     “心懷天下的劍子仙跡,已經失去的太多了,但是失去的再多,也不及你疏樓龍宿一個。同樣的事,我禁不起第二次,不,是,第三次。到此時,劍子也該看透了。”
     “好,天下靖平時,龍宿陪你歸隱。”
     劍子一驚,龍宿的這個答案,著實出乎他的意料。
     “劍子仙跡不是夢中的劍子,了無牽掛;疏樓龍宿也不是夢中的龍宿,沒有儒門天下,汝養得起華麗無雙的疏樓龍宿么?滾滾紅塵,沒有古塵相伴,佛劍的圣行之路,該走的有多艱難。十裡宮燈幃,龍宿永遠等在這裡。”
     “等我回來?”
     “等汝來拖吾下水。”
     龍宿說著,在劍子懷中尋了個舒服的位置,兀自睡去。而劍子,則緩緩撫著龍宿長長的淡紫頭髮,目光深情而充滿感激。未來江湖兇險依舊,至少此刻一切靜好,生則同生,死亦同死,下一次,我一定,一定不會放你擋在我的身前!

     ——謝謝,我沒有沒說過
     ——若是每一次你都說謝,那我的耳朵早就起繭子了
     ——龍宿,我愛你
     ——我心裡知道


     風雲變幻,悠悠千年,最知劍子意,唯有龍宿心;宮燈夜明,曇華再盛,長伴白玉琴,相和紫金簫。




         明顯受到太學主和一夕海棠那個小劇場的啓發,伊們那個應該被稱為正劇番外吧。老師這麼鍾情的玩意兒,學生應該也會玩吧,老師應該沒有那麼吝嗇,這麼好用的一招說不定也教了XD
     本來不想買這麼大一個人情給太學主,畢竟我的本命是六銖衣,太學主我跟他仇深了去了,但是他這輩子唯一做的對得起觀眾的一件事就是,他對龍宿始終沒玩什麽手段。其實這個很奇怪哈,他是覺得他玩不過龍宿?憑他那麼自負,不能啊。那他是覺得抓住龍宿沒什麼價值,可是掌握了龍宿就等於掌握了三先天,你要說三先天對苦境沒什麼價值,我想自會有人跟你拼命。但是太學主始終沒下手,這……只能解釋為,太學主剩下的唯一一點良心,就給了龍宿了(學海眾人:還是外來的和尚好念經啊,看看我們,都被玩成什麼樣了……)。就憑這個,本篇里照顧一下他。
     夢境中的劍子和龍宿,形象可能有些扭曲,畢竟是夢境嘛,平凡的劍子和龍宿,劍客和書生。你看燕門孤雪和蝶無漪跟太學主、一夕海棠的形象差距多大。不管了,不負責任的走掉~~~~~~~~~~~~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剑龙
人生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从今四海为家日,故垒萧萧芦荻秋。
顶端 Posted: 2010-07-19 21:30 | [楼 主]
雷伴雨
我就看妳有多跩= =+
级别: 纯情珍珠龙


精华: 0
发帖: 228
腹黑: 138 点
珍珠: 1709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71(小时)
注册时间:2010-02-08
最后登录:2018-05-24

鲜花 [6] 鸡蛋 [1]

 

好吧~
雖然前面是悲文~
可是有甜到~
阿龍大人總是活了過來~
^^~可喜可賀~

看見阿龍擋了一劍~
心好痛~
要有多深的情~
才會心甘情願的擋呢~

三先天果然是三先天~
為了對方自己犧牲也無不可~
這樣的友(?)情~
只有古代才有吧~
要是現在~
= =...早死早超生吧......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咱珍珠會用的那麼快呢~
有時候想不出回文~
想用送珍珠代替~
一按卻發現珍珠不夠~
= ="真它的XX~
顶端 Posted: 2010-07-19 22:32 | 1 楼
历史猫
我是翻页帝!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28
腹黑: 110 点
珍珠: 1727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2(小时)
注册时间:2010-04-24
最后登录:2014-05-09

鲜花 [4] 鸡蛋 [0]

 

于是同楼主的,太学主就那手段心机,就那雄图野心,貌似就是没用在龙宿身上。于是前面看的有点糊糊涂涂的,后来才知道是虚构的梦,梦里头的龙宿跟剑子仅仅是个书生跟剑客,真是平凡得可喜可贺啊!可惜,结局还是……
复活得好,复活得好,不过若真是让主子继续等着,我心里又要怨念了。
果然,先爱上了,就吃亏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5(think) 回覆用心。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答应你的爱,总有一天会给你的。
    顶端 Posted: 2010-07-19 23:02 | 2 楼
    渡魂幽冥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32
    腹黑: 77 点
    珍珠: 1715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08(小时)
    注册时间:2010-06-30
    最后登录:2013-04-05

    鲜花 [0] 鸡蛋 [0]

     

    好文,赞一个先!
    最近看了很多龙宿的复活(?)方法,觉得楼大这种不是最有可能的,却是最能说通的。(那些BJ们的脑沟回路什么的……我早就无语了ORZ)
    前面那个梦境很有寓言性啊,属于古龙风格哦^_^龙宿其实是个很简单的人,当然不是脑筋简单,只是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他心目中有自己的标准。只要他认定的,就会不择手段,一往无前。所以成为他的朋友何其幸福,成为他的敌人何其值得默哀啊~
    我不赞同有些文中说的,剑子和龙宿一起归隐江湖,不问世事,成天腻在一起。那不是龙宿的剑子,也不是剑子的龙宿。很赞同楼大的结局,剑子和佛剑就应该是心系江湖,解救众生的高人义士,龙宿就应该是万人敬仰,华丽无双的儒门龙首。剑子在江湖上惹得一身风尘,会有一个地方让他回去,那个地方有吃有喝,呃,当然还有知己伴侣^_^;龙宿在剑子来求援时会挪揄几句,给他出些难题,增添些生活乐趣,当然之后不会袖手旁观;等有什么关系天下安危的大事,三先天一定会联手行动,一个都不能少!(你这什么跟什么啊?喂~)
    总之就是赞同楼大的观点啦,以后要多写几篇这样的好文啊!(这才是你的目的吧=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7(think) 回覆用心。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07-20 17:03 | 3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疏楼梦宴

    Time now is:10-20 14:34,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