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06.26 [贈初行雲] 花若離枝(全)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080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9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20(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9-07-10

鲜花 [234] 鸡蛋 [0]

 06.26 [贈初行雲] 花若離枝(全)

0
[花若離枝]

月娘半上中天,夜深沉,正是好眠的時刻,劍子不知怎麼地卻醒了。

從榻上緩緩坐起身,茫然半响,一時間神遊物外未歸。

望向窗外,意外發現龍宿親手植下的曇花趁著夜色悄然綻放,滿室月下美人的芳香。

驚喜地想叫龍宿一起來看,掀起紫紗床帳才發現龍宿睡得極不安穩,身子蜷縮成一團擁著雙臂,像是想要護衛什麼;滿頭大汗地瑟瑟發抖,卻緊咬著牙關死也不出聲。

從神宮歸來後,休養大半日子只略見起色,仍舊茫茫然人事不知,只知龍宿整日為了他和佛劍忙碌地東奔西走,四處張羅仙丹妙藥,硬是把他們兩人從鬼門關前搶了回來。

好不容易恢復大半,可從那之後龍宿就一直不肯和他同榻而眠,是今晚自己拼出臉皮不要,軟磨硬泡地這才能賴在龍宿的房裡睡一晚。

原來是因為這樣。

一度幾近永遠失去最心愛的人,那種痛苦撕心裂肺。

才要伸手把情人從夢魘中喚醒,卻見龍宿劇烈地一震,痛苦莫名地掙扎起來,「不要不要……劍子……」

「龍宿,龍宿?」輕聲地安慰著,把人攬在懷裡,「沒事了,沒事了,我在這兒呀……」

龍宿宛如驚夢,醒來後滿面的惶然無依,「……劍子?」

不捨地撫著那眉眼,向來光鮮亮麗的龍宿,憔悴了好多。

劍子說不出自己有多心疼。

「沒事了,那只是夢而已。」更加溫柔地拍哄,細細地啄吻著龍宿汗濕的髮際,「好了龍宿沒事了……」

稍微清醒了些,龍宿深吸一口氣,美麗的金眸隱隱有著淚光,卻非常倔強地要把人推開,「吾沒事,吾……」

繃緊的肩胛,還在發抖。

緊抓著人不讓他起身,大手順著腰線輕輕拍撫。感覺懷裡的人兒簡直像是一隻備戰的貓,真的嚇壞他了呢。

劍子深深嘆息,滿心憐惜地,「對不起,龍宿。」

本來拼命掙扎著的龍宿安靜下來,將臉深深地埋進他頸側,「……抱吾。」

「嗯?」

劍子還待要問,那人微涼的唇卻已經湊了上來,急切而狂亂地想要汲取他身上的溫度。

对不起!您没有登录,请先登录论坛.


-----

那人向來是個極端的激進派。

所以說,會有這種結果也是應該的吧?

面對最強的敵人,所有人絕學盡出,卻依然無法撼動對方分毫,氣空力盡、應該驚懼絕望的那時刻,他卻看見龍宿望向自己,然後綻開一抹此生他所見過最美麗的微笑。

那一瞬間他明白了,驚恐地。

然而身受結界壓制,他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龍宿不顧自身安危地使出祭血禁招為眾人斷後,劍子幾乎魂喪膽裂,卻連聲音也發不出來。

原來是這麼心碎,原來是這麼恐怖。

他曾經以愛之名,寧可犧牲一切也要保護對方,殊不知被留下來的人才是最痛苦的。

那人,散盡精氣神,被他抱在懷中,只餘一件衣服似的重量。

熟悉的溫暖、熟悉的香氣,一直逸散在風裡,他留不住。

你在報復我嗎龍宿?在抗議我完全不懂你的心情嗎?

我不想懂,龍宿,我只想要你回來。

他幾乎摘下了所有龍煙苑裡盛開的花,只要是龍宿親手種的。

全都應該要陪著他。

主人不在了,你們也不許再為任何人綻放了。

仙鳳的哭喊驚破他意識的渾沌。

只那麼一瞬間,他似乎看見了佛劍的眼淚。

為什麼要哭?為什麼?

他很願意流盡身體裡每一滴血,只要能喚醒龍宿。

鮮血可以,但眼淚是不能的吧?

然而沒有人回應他,只有天降暴雨,把最後一絲花香也帶走了。

-----

路過公開亭──現在香獨秀知道這是苦境中原用來互通消息的一大佈點了,見到一群人聚著指指點點議論紛紛,好奇之下便探頭一看──

儒門紫龍隕落。

不能說不震驚,那人畢竟曾經那樣熱情招待過自己,算得上他在苦境第一個交到的朋友,他覺得自己應該去致意一番。

來到熟悉的龍煙苑,卻不如猜想中的白幡治喪,竟一如舊時景物。

沒人在門口守著,他也就逕自穿過小徑,來到花木扶疏的後院。

依舊如記憶中那般繁花似錦、小橋流水,一派典雅幽靜。唯一突兀的,只有那一身白衣的道人。

雖知道仙長與阿龍兩人是舊識,但香獨秀還真沒料到會在這兒遇見故人,他正要出聲招呼,卻突覺不對勁之處。

以仙長的功體,不可能未曾察覺到來人。

可事實是,自己已經站在他背後了,他卻似乎完全沒有注意他的到來,自顧自地埋首在花圃裡翻翻弄弄,像是頗自得其樂的樣子。

一時不知如何是好,正想著能否來個人跟他解釋一下,那可人的紅衣侍女便迎了出來,像是頗為訝異,「香樓主?好久不見了。」

他滿腹疑惑地指指道人,「仙長他……?」

紅衣侍女掩唇嬌笑,「樓主別擾他,先生呀,他在寫情書。」

「情書?」香獨秀但覺有些難過起來了,這兩人看來是打擊過大以致神智不太正常。

侍女慇勤地將他請進涼亭,嫺熟地溫水沖茶款待他,沒有絲毫待慢,就像她的主人只不過是晚些過來,讓她先來招待客人那樣。

輕鬆地閒話家常,問他是否適應苦境生活,他離開之後一直沒收到音訊主人相當掛念云云。

在此期間白衣道人完全不為所動,即使他們就坐在他身後不到百呎之外的涼亭裡面,談話也並沒有壓低聲音,然而他就像一個人在自己的世界裡一樣,對外界的一切充耳不聞,只專注呵護地在替一盆曇花移株。

「這花原本是種在主人的臥房窗外,不過先生說那兒太擠了,所以移到花園裡來。」見他一直盯著那道人的背影,紅衣侍女笑吟吟地解釋,「原來的地方換上了晚香玉,好讓主人一年四季都有花可賞。」

香獨秀第一次體會到所謂的”啞口無言”,茶喝過了便默默地告辭,連請節哀順變這類的話都沒說出口,因為這龍煙苑的人看起來似乎樂活的很,壓根不需要他安慰。

紅衣侍女將人送出那三停廊門之外,便復又回到白衣道人身邊幫忙。

「先生的浪漫,香樓主好似不太欣賞呢。」調皮地說笑著,少女嬌俏的面容上充滿了快樂的天真。

「怎麼會?香樓主該是相當知情識趣的人。」劍子頭也不抬,只小心翼翼地將花株放進土洞裡。

「唔,可能集境的風俗與我們不同吧?」點點頭,做下了滿意的結論。

喏,怎麼不是?當然是情書呀。

劍子先生這麼努力地種下了這一大片的繁花似錦,總歸也不過就是想跟主人說──

龍宿,陌上花開,可緩緩歸矣。

兩人開心地說說笑笑,繼續開拓著花圃,直到不見盡頭。

等著那人回家。
[ 此帖被rainingpsy在2010-06-26 18:30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初行雲) f&e:說好的肉呢~  花 ..
  • 珍珠:+3(狡童jun) 陌上花開情人歸期...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06-26 18:23 | [楼 主]
    撷香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82
    腹黑: 102 点
    珍珠: 1729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752(小时)
    注册时间:2009-12-12
    最后登录:2015-10-15

    鲜花 [5] 鸡蛋 [0]

     

    看着大家都在提“陌上花开,可缓缓归”,我却是在整篇文章中仅仅记住了那句“主人不在了,你們也不許再為任何人綻放了”,带着决绝的爱恋,仿佛世间一切美好都应尽归于那个人,归于那个唯一的特别的人,只属于自己的人。对于先生,主人是什么样的存在恐怕是连他自己也很难界定,爱人?朋友?敌人?是愿意奉献一切的人,是愿意留住一切的人。
    花儿们不会在意谁来赏花,兀自开的繁盛是因为知道总有那个惜花人,这个人不在了,还会有下一个到来。而先生,采下的花是想告诉主人,你不在了,就不会再有第二个能窥伺那个美好,那种毫无保留的情仅仅属于一个人,也只能属于一个人。
    被折下的花是倾诉,被从新栽种下的花是等待。
    更加浓郁的绚丽,为了送那唯一的赏花人。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06-28 13:29 | 1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暗香盈袖≡

    Time now is:11-22 23:40,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