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2345» Pages: ( 1/6 total )
本页主题: 09.16 定國策 二十一 166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三脚猫伯爵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751
腹黑: 454 点
珍珠: 20582 颗
贡献: 4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3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7
最后登录:2012-12-27

鲜花 [144] 鸡蛋 [0]

 09.16 定國策 二十一 166F

5
山中有山人,慕名而往,有緣則見,求不得。

定國策



劍子在山路上慢慢走著,偶爾有人策馬從後面超過,疾馳而去。這些人大多與劍子同一目標,奎山。

劍子不急著趕路,在他身後一段距離開外,總有一輛馬車慢慢跟著。車廂外的車夫看起來也很悠閒,讓馬就這樣隨意溜達。車廂的布簾是拉開的,但是劍子一直在前面,看不見車內之人。

走了大半天,來到山腳,再一仰頭就是延綿的山路了。山腳處有一個茶攤,零星地有些生意。

劍子在這停下,歇個腳,喝口水,而那馬車也漸漸近了。劍子坐在茶攤上,就看著那馬車過來。

馬車的車廂很大,可以想像裡面一定寬敞舒服,而馬車外面裝飾得也很講究,並不像尋常武林人士的風格。

劍子只是隨意看著,倒也沒太注意。那馬車在茶攤前面停了下來,再往上就是山路了,馬車不能行,看樣子裡面的人該下來了。

車門果然開了,先跳下來一個女子,一落地便站在一邊,恭敬地等著。這女子相貌端麗不俗,茶攤上已有人側目,等著看待會兒下來的是怎樣的一個人物。

車廂中伸出一隻手臂,袖子上滿綴珍珠飾物,大家不由得更加注意。在幾雙眼睛的注視下,那人終於從馬車上下來。

劍子初看這人,心想怎麼會有人這麼不嫌累贅,身上這些裝飾不知該幾斤幾兩。這人渾身上下皆是上好面料珠寶,舉手投足盡是風雅之態,一副養尊處優的樣子,不像江湖武人。行走於林間,簡直就是身上掛著“肥羊”二字。

但是劍子沒有把他當作弱不經風的官人看待,因為這人剛才下馬車時,馬車紋絲不動,落地走路也沒有半點聲響,顯見功力不弱。

那人站在原地,輕搖著扇子,環顧四周,就在轉過來那一瞬,與劍子四面相接。兩人都看到了對方,卻又同時別開視線,並未多做打量。他身後站著剛才那女子和一個護衛,護衛一聲不響,女子則開口說道:

“主人,再往前就是山路了。”

“嗯,鳳兒,默言歆,走上去吧。”那人開口說道。

聽聲音,劍子覺得口音有些特別,細一想,似是儒門中人會這樣說話。看來這人是個文士,沒想到也會來此。

人家是一路坐車,不需要休息,直接上山,而劍子則還要坐一會兒,眼著那三人走向山路。劍子悠悠地喝著茶,看看茶攤四周。

茶攤老闆過來給劍子添茶,殷勤得很,劍子順口搭話:

“沒想到這樣偏僻的地方,生意倒是還可。”劍子說。

“湊合著過吧,”茶攤老闆說,“以前都是些獵戶上山,最近倒是總有外人在山裡走,於是我就在這擺個茶攤,正好大家也該在這裡歇腳。”

“最近常有人來?”劍子問。

“是啊,人來人往的,每天都有人上山,過了晌午這些人又下來。”

“又下來?”劍子思忖了片刻,“這些人都是當天上去當天回來麼?”

“可不是,這山走個半天也走到頭了,自然是下午便回來了。”那老闆說得理所當然。

“這山不是延綿數里,怎麼會這麼快來去?”劍子問。

“可是從這上去,到了頂端就到頭了,是絕壁,再不能走了。”老闆說。

劍子想了想。

“那想要去對面山該如何走?”

“這嘛,這位道長,你也是來找人的吧?”老闆倒是笑了。

“不錯。”劍子點點頭。

“這問題我每天都要答很多遍。”那老闆說,“有人還拿路觀圖給我看。按照那圖上所畫,的確是從這條路上山,然後去到對面山上,其他的路都找不到標誌所示。可是,大多數人都會返回來,至於為什麼,您上去看一圈就知道了。”

“為什麼要我上去看,而不直接告訴我呢?”

“無論我怎樣告訴你,你還是一定會上去看的,又何必我說呢。”老闆笑著說,“這些天所有人都是這樣,不自己親自看到是不罷休的,可是看到了,又必須轉回來。”

“轉回來,消耗了半天爬山的力氣,又要到你這休息一下,買一碗茶水了。”劍子這回也笑了。

“哈,哪裡哪裡。”

劍子看了看山路,不知上面會是怎樣的佈置,這讓他好奇,也有些高興。讓人不能輕易上去,說明的確有些名堂。

休息夠了,劍子站起身,繼續趕路。


劍子一路上留心身邊,本以為會遇上奇門遁甲之類,沒想到很是順暢,逐漸走到山頂了。到了山頂,劍子終於知道為什麼那些人會無功而返。

這裡果然是絕壁,對面山頭遙遙相望,距離很遠,與這邊只有一根拇指粗細的繩子相連。這根繩子在兩座山峰之間顯得那樣脆弱,顫巍巍地在風中蕩動。崖邊立著一塊石碑,上書:命懸一線。

看樣子,若想到達對面山上,只有從這裡通過。可是,這能通過麼?這麼遠的距離,這麼脆弱的單繩,能夠使人通過麼?

看一下那繩下便是懸崖,雲霧繚繞,更顯得深不見底。再看崖邊站著之前上來的一些人,大家都在躊躇著,有些根基淺薄者,已經直接走了回頭路。

命懸一線,這真是的命懸一線。劍子心中忖度,自己能否通過?

若單純是這樣的佈置,繩子沒有問題、中間沒有突發狀況,劍子覺得自己還是可以通過,但是,就怕有變數!

對了,變數。在這樣危險的境地,身體的平衡很難掌控,任何變數都有可能是致命的,不可輕視,這也是為什麼大家都在這裡猶豫的原因。

劍子抬眼一看,剛才那個華麗耀眼的人,也站在一旁,看樣子和自己一樣,都在冷眼觀察。劍子不禁猜測,這個人是否有能力通過?

不斷有人徘徊了半天,終是選擇回頭,剩下的人更是難以抉擇。

終於有一個人站了出來,跺了跺腳,決定一試。所有人的目光都看著他,看他會如何。

看著這人走到崖邊,劍子皺了皺眉頭,因為那人臉色已經發白,明顯能看出緊張。劍子暗暗擔心,怕他不能控制,跌下崖去。還未見到那山中人面目,就在此丟了性命,那太不值得了。

這人走到崖邊,深吸一口氣,隨後身子一躍而起,從繩子上掠過。看樣子他輕功還是不錯,一起一落,借繩子落腳,再將身形彈起。可是劍子卻心道不好,這繩子非常有韌性,上下彈動得很大,不易借力,更難掌握。

果然,那人還未到中間,繩子上下起伏太大,落腳時沒有準確落於繩上,心中一驚,更失了平衡,身體墜了下去。劍子心道糟糕,肩一動,劍已出鞘,朝那人飛過去。這正是剛剛好,那人無處著力,正逢此時腳踩在劍子的劍上,反身彈起,一口氣跳回崖邊,而劍子的佩劍也收了回來。

那人驚魂甫定,愣了好半天才回過神,轉過身對劍子稱謝。劍子沒說什麼,那人卻覺得在眾目睽睽之下出醜羞窘得很,匆匆辭去,就此下山了。

劍子目送他離去,心中有些感慨,既然沒有把握,何必要衝動呢。突然,劍子覺得有視線注視自己,抬頭一看,果然,先前那珠光寶氣的人正在看自己。

劍子對著那人略點了點頭,那人也微微頷首回禮,兩人沒有說話,只是示意。

經過剛才那人嘗試,這下更沒人敢輕易上前了。正當劍子考慮要不要通過時,剛剛那人先動了。

只見他走到崖邊,神色從容,劍子也不由得對他注目,很想看看他是如何通過。

大家都以為他會發揮卓絕輕功掠過去,沒想到這人面不改色地踏上了繩子,一步一步走過去,如履平地。

劍子在心中點頭,這是把力氣都灌注在這一雙腳上了,壓住繩子不讓它蕩動,又不能墜得過頭,使繩子斷掉。

眼看這人逐漸走到中間了,眾人的心也提起了。到了中間,繩子動蕩幅度大,一陣陣山谷強風更顯猛烈,即便是灌注內力使身體下墜,也無法完全控制。那人的步伐緩慢了。

劍子看著不自覺也有些在意,他能看出這人功體很是不弱,但總覺得有些不安。正在這時,有什麼東西疾速飛掠過來,直沖向已經站在半空中那人。

是鷹!

岸邊的人紛紛驚呼,只見鷹向半空之人襲去,那人反應迅速,用扇子一擋,再躍起,重新落在繩子上,找穩平衡。可那鷹糾纏不休,那人就在繩子上與之纏鬥。

繩子劇烈動蕩著,那人不停地變換身法,在繩子上小幅移動。劍子看著眉頭緊鎖。雖然還未失衡,但是情況已經越來越不利。

突然,劍子縱身一躍,飛了出去,飄落在那繩子上,使出千斤之墜,生生將繩子壓穩了。前面的人感覺到了,趁繩子暫時平穩,迅速移動步伐,邊把那擾亂的鷹格擋開來,邊掠過繩子那一邊,終於到了對面。

那人腳一落地,馬上回頭,卻見意外發生!

不知是誰暗中出手還是怎樣,那繩子竟在他離開的那一瞬斷開了,站在上面的劍子身體迅速下落。旁人眼看著劍子掉下去,紛紛驚呼出聲,可是離得那樣遠,又是懸空,沒有絲毫辦法,就這樣眼睜睜看著劍子掉下崖去。

那人站在崖邊,怔了一會兒。劍子剛才相助與他,讓他不得不有些動容。

“主人。”剛才隨行的女子站在對面喚了一聲。

那人回過神,發現只有自己通過,現在繩子已斷,自己隨行兩人是斷不可能過來了。

“汝兩人在這裡等吾吧,三日之後,吾若未歸就自己回去。”

那女子顯然有些不放心,但是看得出她對這人的話是絕對聽從,所以只能點頭答應。

那人再次看了看這不見底的深淵,微微嘆氣。罷了,雖然可惜,但畢竟是陌生人,所謂生死有命,隨他去吧。

紅衣女子與黑衣的護衛站在山崖一邊,目送自己的主人走遠了。



-----------------------------  --------------------------------
突發,和《獨上高樓》一起填。一起填的意思就是,每次更新的時候想寫哪篇就寫哪篇,說不准,不過總的更新頻率基本不變,也就是說如果有人是這篇和獨上高樓一起追的話,應該不會覺得更得太慢。雖是突發,但這篇我還蠻看好的,故事如果好好講,我想應該還不錯。這篇麼,可能會有肉的,呃,不保證有,但是可能性大……
[ 此帖被三脚猫伯爵在2010-09-16 21:00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狡童jun) 龍宿還真淡定啊
  • 珍珠:+3(枫零飘) f&e:剑子不会直接过去了吧
  • 珍珠:+3(雷伴雨) f&e:開新坑是好物啊> ..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劍龍本系列本《玄音訣》《獨上高樓》《錯軍府》出書調查http://pili.2230.net/read.php?tid=7215
    顶端 Posted: 2010-05-23 18:06 | [楼 主]
    三脚猫伯爵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751
    腹黑: 454 点
    珍珠: 20582 颗
    贡献: 4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3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7
    最后登录:2012-12-27

    鲜花 [144] 鸡蛋 [0]

     



    藏於儒門之伏龍星宿,疏樓龍宿。

    疏樓龍宿這個人,後來劍子回想,當時自己只知他出身儒門,再也沒有更多。談及背景與過往,總被他岔過去,並沒有真正瞭解過。

    剛才幸運地通過那命懸一線之人,就是疏樓龍宿。此時,他正順著唯一的道路走下去,已經走了好一會兒了。

    不知之前是否有人已經通過,但是現在那線已斷,也許自己是最後一個人。龍宿對那傳說之人越來越有興趣了。

    這條路看樣子是下山的路,龍宿真的走了很久,快到盡頭時,遠遠見到一組建築,規模居然還不算小。龍宿有點意外,但更覺心情愉快,因為他預感到自己到了。

    龍宿走近,接連穿過院落,本以為會受到阻攔,結果一路順利走到裡面。正堂之中有人,令人驚訝的是,剛剛助他一臂之力的人也在裡面。

    龍宿有些意外,那人明明掉下崖中,怎會無事,更比自己先到?

    劍子看到龍宿進來,對他微微笑了笑,算是打招呼,龍宿見狀,也對劍子點點頭。

    龍宿的視線轉向堂中正前方,那裡垂著一個簾子,簾子後面坐著一個人,看不清面目。

    “汝就是此處主人?”龍宿開口問道。

    簾子後的人動也沒動,只有聲音傳出來。

    “是主人,也是你要找之人。”語音平和,似是年紀不大。

    龍宿打量簾子後面之人的輪廓,猜測他的身份。

    “汝怎知吾要找何人?”龍宿說。

    “你要找的,是可以幫你實現目標之人。”

    “哈,吾有什麼目標,需要汝才能實現。”龍宿做出瀟灑自然之態。

    “你目前腹背受敵,早已窘困,只能以退為進,暫且避了出來,不是麼?”

    龍宿斂了表情,望著簾子後那人。

    “汝是誰?”

    “我說過,我是你要找之人。”

    龍宿半晌沒說話,似是在心中忖度。此時周圍一片安靜,突然,簾子後的人出聲道:

    “收起你的殺機!”

    龍宿心一動,表情卻沒有顯露出什麼。

    “哈,汝多慮了。”龍宿展露笑顏,並不顯得緊張。

    “你也不必擔心,來到這裡,沒人過問你的來歷,你可以放心。”

    “誰說吾要留下?”

    “你若不想留下,何必來。”

    “吾只是想看看傳聞之人是如何高明,沒想到連顏面都要藏起,嘖嘖。”龍宿故意說道。

    “你想看我,又有何難。”

    本以為要費一番功夫,沒想到那人說著,簾子刷地一下捲起,竟這樣顯露人前。

    龍宿心下有些失望,這人看上去很普通,眉目柔和,沒有絲毫特別之處,只有那雙眼睛莫名吸引。

    劍子在看著龍宿,顯露些擔憂表情。

    龍宿與那人四目相接,漸漸地整個意識像是被吸入那眼眸中,暈陶陶地,一個踉蹌,有點站不穩。

    劍子突然上前一步,扶住了龍宿,又轉身對那人說:

    “夠了,何必對他用此道門術法,若有差池,恐怕傷及元神。”劍子似是很不認同。

    聽到劍子的話,龍宿猛然回過神來,好像所有意識從天降到身體裡面。一個激靈,龍宿又清醒了,這次意識到自己剛才差點著道。

    “你緊張什麼,我又不會傷他性命。”那人微微笑道。

    龍宿穩了穩心神,平靜下來,再抬頭,見那人正目光灼灼地看著自己。

    “汝與他認識?”這話是龍宿對劍子說的。

    “不,我只比你早到一些時候。”劍子回答。

    龍宿有些懷疑,但看劍子一臉坦然,似乎也沒有必要對自己隱瞞,於是龍宿又看向那人。

    “為何是吾?”龍宿問道,“前來拜訪之人絡繹不絕,為何是吾?就因為吾通過那命懸一線?”

    “命懸一線根本不是障礙。”

    “難道不是關卡?”

    “當然不是,只是世人總這樣以為罷了。”那人不禁笑道,“其實來到我這裡並不難,從山下谷底繞過來就是了,怎奈大家都是看到路就走,不願去走那沒有路的路。”

    龍宿聽了瞬間了然,下意識看了看劍子。

    怪不得,怪不得他比自己還早到,因為路就在山谷之下。

    “可是吾從命懸一線過來,也走到了。”

    “有本事的人,該有見我一面的機會。”那人言語中透著些狂傲。

    “那本事不濟,才從山底下繞來的人呢?”龍宿問。

    “本事雖然不濟,但是遇挫並不放棄,而是苦尋其他解決之法,這樣的人也應該有一個機會。”

    龍宿聽了,沉吟片刻,又問:

    “那兩者都不是,卻是偶然間掉下山谷,碰巧找到這裡的呢?”

    龍宿若有似無地看了劍子一眼。

    那人聽了開懷笑道:

    “這就是比起前兩種人更值得給與機會的第三種人——運氣好的人啊。”

    龍宿聽了也笑了,的確,有時多年辛苦付出,不如有人天生運氣好,輕易得到其他人苦苦追尋的目標。

    “汝說要幫吾?”龍宿問。

    “算是。”

    “萍水相逢,為何要幫吾?”龍宿問道。

    “我只看面相。”

    “面相?”

    龍宿有些意外。

    “看來,吾之顏面,汝還看得順眼。”龍宿笑了笑說。

    “錯,你是我看著最不順眼的。”那人出人意料地說道。

    這人毫不客氣地說這話,又聽不出譏諷的惡意,好像只是陳述事實,讓人想惱也惱不起來。龍宿覺得莫名。

    “汝既然看不順眼,為何願意幫吾?”龍宿問道。

    “誰說不順眼就不能幫?”那人微微笑了。

    “汝這是不合道理。”龍宿有些頭疼。

    “不合你的道理,不代表不合我的道理。”那人站起身,傲然負手而立,本是略顯削瘦的身材,卻突然給人以壓迫之感,“在這裡,我的意志就是道理。”
    [ 此帖被三脚猫伯爵在2010-08-20 17:08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kkyyo123) f&e:好文!剑子心痛就直 ..
  • 珍珠:+3(雷伴雨) f&e:喜歡>//////<
  • 珍珠:+3(狡童jun) 劍子心疼GJ>///<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劍龍本系列本《玄音訣》《獨上高樓》《錯軍府》出書調查http://pili.2230.net/read.php?tid=7215
    顶端 Posted: 2010-05-27 19:52 | 1 楼
    三脚猫伯爵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751
    腹黑: 454 点
    珍珠: 20582 颗
    贡献: 4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3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7
    最后登录:2012-12-27

    鲜花 [144] 鸡蛋 [0]

     

    TO beibeipet:
    其實彼此吸引……這時倒是還沒,也就是對彼此有個印象,不過老道真的對龍宿不錯的。老道……乾脆俐落地掉下去了,不需要爬上來,汗。肉這個問題……要保守來看待= =+現在所說的肉和以前的肉還是截然不同的。新劇那個劍龍的橋段我有看,說來真不容易,因為創世西遊,我好幾周沒看劇了,那天想想看看劇進展如何,於是就看到了。說來,這個感覺有點像中國的春晚,像那誰說的,以前,劇中兩人一句話能引領整個同人圈潮流,現在編劇只能撿一些同人圈吃剩下的橋段來賣,心情有點複雜啊……不過總比各自醬油好得多了,希望編劇能更加有所創新。


    TO 雷伴雨:
    兩人剛遇見,劍子對於龍宿來說還是路人甲吧
    路人甲一個,有什麼值得在意的
    老道出手也不是因為他是龍宿

    定國策麼
    龍宿不是太子皇帝
    不過以後應該的確有國的設定
    所以才有定國之說~


    TO 宅貓:
    如果高人是龍宿,於是會變師徒下克上麼……
    老道……純屬是主角不死模式吧,汗
    同時開兩篇,我也希望兩篇都能順利進行~~


    TO guiqianhe:
    因為龍宿此時和劍子還是非親非故,老道死在他面前恐怕他也不會眨眼
    厄運倒是不是,好運罷了,其實也沒差,以劍子的能為,自己過去跟龍宿一樣走去也不難
    這裡……誰吃掉誰還不好說呢,可以說這篇裡面龍宿是絕對的強勢
    恢宏……其實普通了,會有國家高度出現,不過這個國也就是普通國家,算不上帝國的高度
    笑封君,沒有這個人,這篇裡面估計新人也不會有很多,還是以以前的人物為主~


    TO orwell:
    龍宿算是事不關己,管你生死
    這篇的龍宿還是走精明狠厲,精於算計的路線
    而老道則是相對率性了
    不過這樣的兩個人,預到一起,還是會因為對彼此的欣賞而互相吸引的


    TO 枯鱼炖蘑菇:
    很高興又看到你,記得以前,尤其是春秋之前吧,經常能看到你
    雖然那時ID不同,但是頭像一直沒變
    後來1999那篇文發生點爭議之後,再連載春秋時,很多人都不在文中說話了
    我經常會很懷念以前那些人,不知道她們還在默默看文,還是轉了路人
    其實我本來以為你也轉了路人的, 於是今天看到你又出現,我是很高興,因為覺得又有一個以前熟悉的讀者似乎並未失去
    這篇文章的類型應該如你所想,所以在我腦中預計,應該還會比較精彩
    劍子在這個時候對龍宿還是有些好感的
    高手對高手,總有些情緒的,而且龍宿氣度不凡
    至於這個人,基於某些原因,可能身份會一直迷下去= =
    龍宿在這裡和那個奇人相處應該總是磕磕絆絆的,但是也是有原因
    吃點苦頭也是必要,為了今後的發展
    劍子的角色……在這個階段屬於到處混吃混喝樂呵呵的人,並不捲入是非
    但是在後面,與龍宿的互動則是這篇的最中心主題~~~


    TO louly:
    嗯,這篇文其實是有點太平+道問+狹路爭鋒……
    以龍宿為主,所以龍宿會很有風采
    目前龍宿不知這個神秘之人的底細,還處於試探階段
    劍子的確是有點運氣超好的類型,好像比較豁達的人都這樣
    現在劍子還談不上什麼動心,和龍宿也只是兩面之緣
    以後劍子和龍宿還有一段相處的時日,可以互相瞭解
    南風……這個人好神奇,好沒有道理= =不會寫他……

    TO 重白:
    嗯,長篇一般的劇情系,節奏也會儘量保持比較快
    看好劍子啊,還好吧,劍子是個白搭的人,和誰都能相處得來
    其實要說看好,也許更看好龍宿呢
    我以前最討厭寫劍子和龍宿從不認識到認識再到發展感情
    希望這篇進展迅速一些~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20(think) 回饋認真。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劍龍本系列本《玄音訣》《獨上高樓》《錯軍府》出書調查http://pili.2230.net/read.php?tid=7215
    顶端 Posted: 2010-05-28 20:39 | 2 楼
    三脚猫伯爵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751
    腹黑: 454 点
    珍珠: 20582 颗
    贡献: 4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3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7
    最后登录:2012-12-27

    鲜花 [144] 鸡蛋 [0]

     



    龍宿盯著他看,半晌,卻笑了。

    “哈,就不知汝的本事如何,能讓汝有這份自信。”龍宿隨意站在那裡,一副無謂的態度,隱有一份狂傲。

    “你不信我,對我毫無影響,我又何必向你證明?”那人對龍宿說,“只怕你心裡又要患得患失,猶豫不決。”

    龍宿看了他一回兒,那人由著他看,兩人之間氣氛有些緊張,有些微妙,劍子看著,想插也插不進。只見龍宿神色突然冷聲說道:

    “注意來!”

    龍宿突然出手,竟是一掌逼近,而那人不慌不忙單手格擋,移動身形避開鋒芒。龍宿一掌未中,掌已變爪,再次襲過去。

    兩人貼身纏鬥,龍宿咄咄逼人,但每每讓他逃開,龍宿心中越來越有一種感覺,似乎對方並沒有深厚的內力和功體。這很奇怪,有這種口氣的人,不該是平平之輩。但是,龍宿不能多想,他既然出手,就要制勝!

    龍宿加快速度,又一次閃電般出手,這一回龍宿封鎖了對方全部退路,連在站在一旁的劍子也不禁心中暗暗思忖換做是自己該如何應對。就在這一刻,龍宿抓住了那人的脖子,劍子動了一步,差點要阻止。

    可是龍宿沒有進一步動作,雖然他現在已經可以輕易扭斷對方的脖子,至少在外人眼中是這樣。龍宿掌握了他的要害,連自己也覺得意外,怎會如此輕易?

    “汝就只有這樣?”龍宿皺著眉。

    “不然還能怎樣?”性命雖在人手,那人仍是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

    龍宿仔細打量他,確定他沒有什麼暗中動作。那人迎視龍宿的目光,毫不畏縮。

    劍子剛才見龍宿出手狠厲本來有些擔心,現在又放心下來,看來龍宿不打算傷人。可是,接下來一幕,卻讓劍子意外。

    只見那人的手在龍宿手腕上拂了一下,龍宿只覺手一麻,不由得鬆開。龍宿退後兩步,悄悄把手背到身後去。

    可惡,不知是什麼手法,直到現在龍宿的虎口還被震得發麻。要說嚴重也不嚴重,但是在無防備之下,就這樣讓他脫離了自己的掌控。

    龍宿的表情有些捉摸不定,看著對方,龍宿說道:

    “看來江湖傳聞不可盡信,汝也不過爾爾。”

    “江湖傳聞是什麼,你又瞭解了什麼?”那人微微一笑。

    “汝之功體實在平平,當真讓人失望。”

    龍宿的話,那人看來絲毫不介意,信步走來,對龍宿說:

    “功體不如又怎樣,天下第一又怎樣,你當真清楚你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嗎?”

    龍宿聞言一愣。

    “疏樓龍宿。”

    聽到自己的名字,龍宿立刻盯著那人,他為何如此清楚自己身份,他到底是誰?

    劍子倒是在心底念來念去,疏樓龍宿,疏樓龍宿,名如其人。

    “你的功體已是不弱,雖說不是無敵於天下,但是一時間也難尋敵手。可是,這又如何呢?你達到你所想要的了麼?”

    龍宿沉默不做聲,不知在思考這人的身份,還是他說的話。

    “你該明白我的意思。”這是那人最後一句話。

    劍子對他們的對話,有點明白,又有點不明白,不明白的部分,在於這個龍宿想要的是什麼。劍子自己是一名劍者,追求劍藝上的頂峰,他所希望的是達到一個自己再也無法超越的境界,而龍宿呢?

    “吾只有一個問題。”半晌之後,龍宿開口。

    “我不會回答。”那人說,“但是我身死之時,你會知道。”

    龍宿目光灼灼,那人的目光中閃過一絲狡黠,在電光火石之間,兩人對對方有了新的測算和評價。

    “好,就這樣說定。”龍宿竟是答應了。

    劍子雖然看不懂,但是沒有插話。

    “我會給你們得到你們所需要的,但是我有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劍子問道。

    “每個人要答應我一個要求。”

    “哦,說來聽聽?”劍子似乎有點興趣。

    “你先答應,我再告訴你。”

    “這……”劍子想了想,“不可,若是你所要求的,是有違道義,或者無法辦到之事,我不能答應。”

    “哈,你這傻瓜,不會先答應下來,以後若是做不到再食言麼。”那人嗤笑道,“世上不守信諾之人甚多,不差你一人。”

    “我對你之技藝,並非抱有勢在必得的決心,”劍子笑了笑,“我只是來看看傳聞之人,若有奇遇,那是造化,若無功而返,也無損失。”

    “你倒是說了實話。”那人負手而立,“你放心,不會害你做不仁不義之事,我想我的要求對你來講,並不難達到。”

    “若果真如此……答應你倒是無妨。”劍子說。

    那人上下打量劍子,語出驚人。

    “好,我要你在出師之前,不許用你的劍,無論任何狀況之下。”

    乍一聽,這是為難了,讓一個劍者不用他的劍,怎可以。龍宿偏過頭,看劍子的反應。

    劍子聽到這個要求,竟然笑了。

    “這有何難,我背上古塵,天下間又有幾人能使他出鞘呢。”

    語氣謙和,但是內容實在狂妄,連龍宿都不得不對他刮目相看。這人到底深淺如何,看樣子不像是自大之人,能說出這番話,有這份自信,必有極其過人之處。

    龍宿突然覺得這人有點意思,看似出塵,卻又有壓不住的狂傲。

    龍宿等著看那人對於劍子會是什麼反應,是激賞還是厭煩?

    那人看了劍子一眼,只淡淡地說了一句。

    “那就好,沒有別的了,你可以隨意。”

    沒想到,竟是這樣不冷不熱的反應,完全不為所動。龍宿覺得有點意外,不由得問道:

    “那吾呢,汝對吾的要求,又是什麼?”

    “你和他不同。”那人搖搖頭,“以後我再告訴你。”

    “為何這樣?”龍宿微微皺眉,“那吾豈不是更增添了許多不確定性?”

    那人側過身,凝視龍宿,良久才說:

    “我需要謹慎,你也同樣。”


    龍宿站在後院,對面是一片小竹林,清幽雅致。龍宿滿腹思量,直到感覺有人過來,才回過神。

    “是汝。”龍宿看到走來這人,就是之前兩面之緣那人。

    “是劍子仙跡。”劍子說道。

    “原來這是汝的名字,之前一直沒有機會與汝說話。”龍宿說,“在下疏樓龍宿,感謝汝之前相助。”

    “舉手之勞,況且,你未必真的需要。”

    “總之是感謝汝維護的心意。”龍宿微微笑了。

    劍子沒有說話,而是靠近一步,抓住龍宿的手。龍宿大大地意外,在劍子碰觸到自己的時候,直覺要反擊,可是心中又閃過一絲猶豫。

    劍子從龍宿瞬間緊繃就知道他想要動作,這是練武之人日積月累形成的習慣,江湖中人都警惕得很,身體往往比意識動得更快。可是,龍宿終究是沒有出手,而劍子也確實沒有把龍宿怎樣。

    劍子看了看龍宿的手,篤定地說:

    “你是練劍之人,掌和爪皆非你所長,你該是劍術高手,對吧?”

    龍宿的眼神又銳利起來,盯著劍子,想看出他心中在想什麼。可是劍子並不像來套話,看起來只是單純求證自己的猜想。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有分別麼。”龍宿斂起表情。

    “你無需多心,我只是隨便問問,是與不是當然沒什麼重要。”劍子笑了笑,在龍宿手腕處不輕不重地按了兩下,這才放開他。

    龍宿心中暗暗驚奇,自己的手的確從剛才到現在一直酥麻未解,經他剛剛一下,倒是立刻沒有感覺了。

    “逆行經絡之術,”劍子看他疑惑,於是解釋說,“算是道門旁雜的東西,因為不起眼,少有人學。我是年少時覺得興趣,學過一二,沒想到他倒是精通。”

    龍宿聽聞之後,略想了想:

    “他是修道之人。”

    “必然是的,無論是此間佈置,還是剛剛他施用之術,多為道門之中冷僻術法。只是……”劍子又有點猶豫。

    “只是,有些又明顯不是道門之風,看樣子他所學不止道門之術。”龍宿替他說完。

    “不錯,的確是這樣。”

    “那汝留下來,又是想從他這裡學什麼?”龍宿問。

    “這嘛,無所謂,我更多的只是好奇。”

    龍宿搖著扇子打量這人,感嘆道:

    “汝還真是沒什麼煩惱的人。”

    “天下間盡是煩惱,總沒必要時刻把煩惱帶在身上。”

    “汝看起來像是樂天之人,想必不會將什麼放在心上,何來煩惱。”

    “那也未必。”

    龍宿看著劍子,劍子則望向不遠處景致,一臉怡然,讓人看著也覺得舒服。再沒有繼續這個話題,龍宿也安靜下來了。

    兩人站在一起,即便無話,也不覺尷尬,這是很奇妙的事,對於對方,並未覺得強烈的吸引,但是也完全不討厭。似乎很自然地,兩個人就站在一起了。

    “你為何來這?”過了一會兒,劍子問。

    “為了自己的更加完善。”

    “你的追求是什麼?”

    “哈,”龍宿笑了笑,向前走了兩步,看向遠處,“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劍子微微一怔,站在微風中的龍宿,此時似乎閃現著不同的光彩。四周明明還是這一方小小天地,卻讓人覺得正站在浩瀚的天地之間。在這一瞬間,劍子好像看到了龍宿心中的廣闊世界,雖然只有驚鴻一瞥,卻讓人心弦一動。

    過了半晌,劍子輕歎道:

    “我很期待。”
    [ 此帖被三脚猫伯爵在2010-08-20 17:10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劍龍本系列本《玄音訣》《獨上高樓》《錯軍府》出書調查http://pili.2230.net/read.php?tid=7215
    顶端 Posted: 2010-06-06 18:37 | 3 楼
    三脚猫伯爵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751
    腹黑: 454 点
    珍珠: 20582 颗
    贡献: 4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3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7
    最后登录:2012-12-27

    鲜花 [144] 鸡蛋 [0]

     

    TO狡童jun:
    感謝汝一路跟過來,也是見證了我從寫文開始到現在一切經歷,其他我就不必說了

    總覺得大家對兩人感情戲的要求大大降低……
    在以前物產豐盛的時候,就是親熱H隨處可見的時候,僅僅是這樣一句話,一個動作,還沒有讓人很心動吧。
    其實那人不應該比龍宿傲嬌,我本來設想這人是一個很君子那種隱士,可是寫的時候一不小心跑了,該是與他變換容貌和聲音有關。還有就是寫的時候,不由自主地就讓他和龍宿言語間杠上了,顯得傲嬌= =本意其實是想要個沉穩內斂的人的OQ
    刁難龍宿,其實也未必是刁難,雖然苛刻,但是有其原因。劍子一如既往地向著龍宿……這是自然的,遠目。龍宿的風采誰都蓋不住的,主角保護模式是也……


    TO雅贼偷心:
    香獨秀,我倒是挺想寫他的,可是不是一個時代感覺的人
    龍宿不算吃癟啦,在這裡,目前而言,龍宿的確是有所不如的
    但是我也不希望有一個比劍子和龍宿高明的實體存在,所以這個人的身份一直就沒有說,算是留白


    TO宅貓:
    劍子算是那種表面幸運,紅得讓人氣憤的人,但是一切都是建立在其實力基礎之上的
    他如果沒有那個勢力,不會走上去,更不會有後面奇遇
    所以,他看起來有時總撿到便宜,但是如果用不撿便宜的方法,依然是可以達到目的的
    那個……不算孩子,比劍子和龍宿大得多,孩子是不會有閱歷的
    龍宿本來不會真的在意這個人,但是無端被陌生人知道身份甚至更多的感覺,讓他不由得不慎重了

    TO飞羽冷月:
    劍子和龍宿的熟識,主要就是在這個階段了
    在這樣一個與世隔絕的環境中,兩個人朝夕相對,是最純粹的一段時間
    這一篇,龍宿會是重中之重,我也很期待能將心中所設想的兩人完全展現


    TO lilith:
    他的確是修道之人,但是劍子是不認識的,跟不可能是入室
    所以劍子倒是很接受的
    這個應該是必然,因為寫的畢竟是劍龍,兩個人是要發展感情的,而且感情如果要參與劇情,必須要在比較短的篇幅之內發展出來,這樣兩人必然就很速配了


    TO kkyyo123:
    香獨秀麼,其實不像,因為香獨秀很有趣,但是他說話並沒有什麼趣味
    不過好像每次都寫,劍子自然而然地會對龍宿很好啊
    吸引……目前看得出來麼?些微的好感應該還是有的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15(think) 回饋認真。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劍龍本系列本《玄音訣》《獨上高樓》《錯軍府》出書調查http://pili.2230.net/read.php?tid=7215
    顶端 Posted: 2010-06-06 19:55 | 4 楼
    三脚猫伯爵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751
    腹黑: 454 点
    珍珠: 20582 颗
    贡献: 4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3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7
    最后登录:2012-12-27

    鲜花 [144] 鸡蛋 [0]

     

    Quote:
    引用第18楼cyyslf于2010-06-06 19:48发表的  :
    剑子与龙宿,自然的相遇自然的并肩皆是缘吧!
    这倒很符合剑子的处世之道。
    好奇那个人的身份了,懂得道术却不止于道术,功体一般却能吸引这么多有能力之人前来而处事也井井有条,看来智慧不一般了。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这样的追求倒是出乎我对龙宿的意料啊!期待下文。

    可以說,在這篇文中,始終有一個縈繞不去的謎團,那就是,龍宿的追求,到底是什麼
    算是賣個關子吧,龍宿的一切言行,皆是從他所追求的出發,卻又是有迷霧的
    至於那個人和他的本身,則是劍子和龍宿日後劇情的基礎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劍龍本系列本《玄音訣》《獨上高樓》《錯軍府》出書調查http://pili.2230.net/read.php?tid=7215
    顶端 Posted: 2010-06-06 19:59 | 5 楼
    三脚猫伯爵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751
    腹黑: 454 点
    珍珠: 20582 颗
    贡献: 4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3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7
    最后登录:2012-12-27

    鲜花 [144] 鸡蛋 [0]

     



    深夜寂靜,四下無人,燈影搖曳,龍宿一人坐在前殿,身影看來有些蕭索。

    夜涼如水。

    龍宿察覺身邊有些動靜,一抬頭,見是劍子在自己旁邊坐下。劍子沒問龍宿為何不休息,龍宿也不解釋。

    “以山中隱居之處來說,這裡也是一座大宅,很少有隱士的住所是這樣講究。”龍宿說道。

    “那又怎樣?”

    “汝說,他到底會是什麼來歷?”

    “既然他說在這裡不追究任何人來歷,又何必去計較這些。”劍子倒是看得開。

    “連名字都不肯告知,未免顯得鬼祟。”龍宿又說。

    “清塵,我問他時他這樣說。”劍子回答,“你當時不也在場。”

    龍宿嗤笑道:

    “汝以為他真的叫清塵麼,看他樣子就知道,他只是隨便一說而已。”

    劍子也笑了。

    “我知道,但是,名字不過是個稱呼,能分辨就好。”

    “汝倒是不介意。”龍宿搖著扇子說。

    “我有什麼好介意,只要他不是惡徒,是何身份又有什麼重要。”

    龍宿不置可否,心中卻並未釋懷。清塵必不是他的真名,就像此時所見的他也必不是他本來面目,這個人,對自己到底是機會還是威脅?

    “何必多想,既來之,則安之。”劍子說。

    龍宿有些意外地看劍子,這人知道自己的心思。劍子則是一臉無所謂,好象真的沒什麼困擾他的心事。

    龍宿看著劍子,片刻之後,不禁笑了。

    “吾想看汝舞劍,來個月下劍舞可好?”龍宿的眉眼彎彎的。

    “怎麼突然想看?”

    “汝身法好看。”龍宿坦誠說道。

    這話聽得劍子頗為受用,劍子的身法的確是好看,無論是輕功還是用劍,皆是仙跡飄然。

    “不行,”劍子想起一件事,“答應了那人,不能使用劍。”

    “那真是可惜了。”龍宿惋惜說道。

    “或者——”劍子忽然笑了笑,“可否借劍一用?”

    劍子知道龍宿是用劍的,但是卻不見他佩劍,於是就想看看。

    “吾的劍,不合汝用。”龍宿也笑著說。

    “哈,那算了。”劍子滿不在意。

    當龍宿再想說什麼,回頭一看,卻見劍子仰面躺下了。木板架空,倒也不會涼。

    “汝這人倒是隨性。”龍宿看了看他,“不進去麼?”

    “人多,不免憋悶。”劍子閉著眼睛說。

    沒有聽到回答,劍子覺得身邊有點響動,睜開眼睛一看,龍宿也在自己身邊躺下了。

    “我以為你是斷然不會隨意躺下的。”

    “為什麼?”龍宿調整了下位置,側過身,手撐著頭,看著劍子說話。

    “因為你看起來像是很注重形象。”劍子說。

    “是啊,若是有人來,趕快叫吾起來。”龍宿笑著說。

    “我不是人麼?”劍子故意問。

    “汝看到又沒什麼關係,吾脾氣性格如何,汝以後總會瞭解。”龍宿不以為意。

    “那不如現在就來瞭解一下。”劍子說著來了精神。

    “汝想怎樣?”

    “你生時如何?”劍子問。

    龍宿略一遲疑,還是說了出來。

    劍子思忖片刻,心中算了算,說道:

    “貌俊美,多才情,然則性酷冷情,乖僻寡和。”

    “汝是江湖術士麼?”龍宿倒是笑了,“怎麼不看看,吾有沒有帶桃花?”

    “你不相信麼?”

    “吾沒說不信,只是吾不關心吾是怎樣的人,吾只關心吾有沒有桃花。”龍宿故意逗劍子。

    “你很想要桃花嗎?”劍子有些好笑地看龍宿。

    “當然。”龍宿答得理所當然。

    劍子定定地看著龍宿,突然,龍宿直覺眼前一晃,劍子把手伸到他面前。手打開,呈現出一朵桃花。

    “給你桃花。”劍子把桃花放到龍宿手中。

    龍宿看著手中的桃花,微微一怔,又看看劍子。而劍子此時已經躺回去了,閉著眼睛,又像剛才一樣。

    手中的桃花是真真切切的,小小的,粉嫩嫩的,現在時候不對,理應沒有桃花,那這朵又是從哪裡來的?

    “喂,哪裡來的?”龍宿壓低聲音,隱有笑意。

    劍子也不說話,安然地躺著。龍宿看著他,突然笑了起來,而且止不住。

    “汝看起來像是一本正經的修道人,沒想到也帶著這種哄女孩子的東西,真是人不可貌相。”

    難得龍宿笑得爽朗,劍子卻忍不住了。

    “誰說的。”劍子睜開眼,撐起半個身子,“我不是。”

    “放心,吾不告訴別人,汝別急。”

    龍宿說著懶洋洋地帶著一臉笑躺下,閉上眼睛,像剛才劍子一樣。

    “喂,不許亂說,我才不是。”劍子對龍宿說。

    這回換龍宿不理他了,只是那笑實在壓不住,表情都有些扭曲了,龍宿索性轉個身背對劍子。看著龍宿肩膀一動一動地,劍子很是無奈。

    “那還我。”劍子從後面伸到龍宿面前。

    “什麼還汝?”

    “桃花。”

    “哪有人這樣小氣,送給別人的東西還會要回去的。”龍宿嘖嘖了兩聲,煞是氣人。

    劍子剛要再說什麼,卻見龍宿轉過身平躺著,眉眼和嘴角彎彎的,口中喃喃念叨:

    “不給了,不給汝了。”

    龍宿說完這話就再不出聲了,好像真的要睡了一樣,劍子嘴動了動,話到嘴邊說不出。

    龍宿躺在那,劍子一直坐在他身邊,過了好一會兒,劍子忍不住問道:

    “喂,你真不回去麼?”

    沒有得到回答,也不知龍宿是不是真的睡去了。

    劍子又看了他一會兒,自覺有些無聊,盤起腿來打坐調息。兩個人各不相擾,安靜地待著。


    接下來的日子裡,龍宿完全被冷落,劍子也同樣沒什麼事做。那個清塵完全不管劍子和龍宿二人。

    劍子有些擔心,他自己倒是無所謂,只是怕龍宿被這樣冷落,會心生不滿。劍子剛想勸解龍宿,沒想到他是一副比自己還無謂的態度。

    龍宿整日坐在花下喝茶睡覺,像是散了一把懶骨頭。

    “急什麼,權當出遊。”龍宿這樣說。


    這裡有四間屋,東院兩間,西院兩間,龍宿佔了一間,劍子就在他隔壁,和他一個院子。而另一個院子,除了那清塵之外,還有一個人。龍宿經過那屋子一次,總覺得裡面有濃重的血腥味飄出來。

    “是佛門之人,佛劍分說。”劍子說。

    “汝怎麼知道?”

    “我經過時見過,還跟他說過話。”劍子一臉理所當然。

    “汝還真是和誰都能說得上話。”龍宿這話不知是誇讚還是嘲諷。

    “朋友不嫌多。”劍子笑道。

    “那這位朋友也是跟汝與吾同樣?”龍宿問。

    “不是,他是被救來的,那清塵一直把他留下,給他治療。”

    “他還會醫術?”龍宿沉吟道。

    “不錯,據說十分了得,剛救回來時,只比死人多一口氣,現在看來只是臉色差了些。”

    “只比死人多一口氣,這是那佛劍說的?”龍宿挑眉。

    “不,我稍微潤色了下,不過實際也差不多嘛。”

    “看來那人倒是心腸不錯。”

    “現在佛劍被他留下,也說是助他修煉。”劍子想了想。

    “如何助他修煉?”龍宿有了興趣。

    “我並沒有問。”劍子搖搖頭。

    龍宿想了想,又說道:

    “汝猜測,接下來會怎樣呢?”

    “何必猜,很快就會知道了。”

    龍宿搖著扇子,若有所思。

    “是啊,很快,很快就會知道了……”
    [ 此帖被三脚猫伯爵在2010-08-20 17:56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狡童jun) 只為龍宿而開的桃花XD
  • 珍珠:+3(kkyyo123) f&e:劍子桃花哪來的!! ..
  • 珍珠:+3(雷伴雨) f&e:>////<大師粉 ..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劍龍本系列本《玄音訣》《獨上高樓》《錯軍府》出書調查http://pili.2230.net/read.php?tid=7215
    顶端 Posted: 2010-06-13 21:39 | 6 楼
    三脚猫伯爵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751
    腹黑: 454 点
    珍珠: 20582 颗
    贡献: 4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3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7
    最后登录:2012-12-27

    鲜花 [144] 鸡蛋 [0]

     

    TO minilmt:
    劍子在劍藝方面,可以說也是很狂傲了,比龍宿還狂的傢伙
    壞人……不知怎麼給他定位,一般我不會寫絕對的壞的角色
    大多是立場不同……神秘是因為接觸得少吧XD

    TO 雷伴雨:
    這句話主要是有感觸與劍子的詩號
    以前只覺得他的詩號好聽,前幾天看了編劇的解釋
    才發現是這麼的……自大的意思= =真嚇我一跳
    比起龍宿的要更加直白狂妄得多
    笑,有一個禮拜麼
    兩篇一起更,所以每一篇都會顯得慢吧
    不過我現在已經無所謂了,也不著急了,慢慢寫吧
    這裡的劍龍相處的模式和玄音訣那個不一樣
    但是性格也看得出不一樣麼?
    這裡面的龍宿因為背負比較多,所以要複雜一點
    但是目前面對劍子,倒也還是差不多的態度
    劍子那個真的是無意之舉,有人信麼……
    感動倒是不知道,但是龍宿肯定也是覺得挺有趣挺高興的吧
    老道要是哄人開心還是有一套的

    佛劍,本來原計畫這裡是沒有他
    但是因為後文會有三人是朋友的設計出現
    想說為了不使佛劍像石頭裡冒出來的,只好現在讓他進入
    剛好想到怎麼處理

    TO 飞羽冷月:
    其實冷是必然的,每次我都很討厭寫他們兩個從不認識到認識
    為了文章的發展,要求感情進展必然要快,尤其在感情參與劇情的情況下
    所以每次寫文,兩人在不認識的情況下,要快速進入狀況,又沒有讓讀者覺得突兀
    這都是讓我覺得比較難辦的地方
    還好的是,大家對劍龍這一對,似乎都認為他們理應就該在一起的
    無論發展得多快,大家也都比較能接受,認為他們本來就是一對,有這個先入為主的概念
    龍宿麼,想得到的多,必然顧慮得多,所謂無事一身輕,心中若是什麼都沒有,就輕快多了
    劍子還算是自來熟的吧,都是他上前搭話,只是剛剛交換名字,不好顯露本性,總要客氣的~~

    TO 荷顏:
    武俠小說定律,高人總要有點怪脾氣
    老道對於劍術,那是相當自負,天下無雙麼
    龍宿,其實就算不去寫他,在劍龍飯眼裡估計他也是絕對聚光燈吧……
    從這裡奠定了兩人死黨乃至XX之路

    TO 朱璃:
    你這麼說,的確是有點這個意思
    兩個人初識,彼此不瞭解,只憑直覺對方的好感而靠近
    但是至始至終不會像情人令那麼粘膩就對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劍龍本系列本《玄音訣》《獨上高樓》《錯軍府》出書調查http://pili.2230.net/read.php?tid=7215
    顶端 Posted: 2010-06-14 02:32 | 7 楼
    三脚猫伯爵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751
    腹黑: 454 点
    珍珠: 20582 颗
    贡献: 4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3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7
    最后登录:2012-12-27

    鲜花 [144] 鸡蛋 [0]

     



    今日,龍宿一大早起來,等著劍子過來打擾。

    龍宿收拾好一切,外面仍沒有動靜,龍宿禁不住推門出去。

    裡裡外外都沒有人,那三個人居然都不在,只剩龍宿一人留下。

    龍宿有些意外,略想了想,猜測是三人一起出去了。佛劍還好說,可劍子是與自己同時來這,現在只撇下自己,龍宿不確定那人是不是故意給自己臉色看。

    龍宿倒也不惱,對方沒有留下任何訊息,龍宿也不去尋找。

    沒有人,龍宿閑著,就在屋子附近隨意走走。

    院子竹林後面還有間屋子。那屋子外觀破舊,並不起眼,龍宿之前遠遠望見幾次,並不在意。

    龍宿走過去,站在那屋子前,門上有鎖,卻只是掛在上面,並未真的鎖上。龍宿略一遲疑,把鎖打開,推開門。

    整個屋中沒有別的,只有一排排的書架,上面滿是一摞摞的書。屋子從外面看著不很大,裡面卻深得很,到後面光線暗淡,只見書牆的影子。

    龍宿邁進門,走到書架旁,隨手翻了幾本。不是武功秘笈,只是雜書。龍宿從前至後走了一遭,心中大致有了數。

    這裡的書的確不是什麼武學典籍,倒是一些江湖上鮮見的旁類的東西。涉及廣泛,卻沒什麼規律。野史逸事,天文算術,隨意散落各處。龍宿一邊瀏覽,一邊尋思,發現這些書大都是自己所未見過的。

    有趣,那人收了如此之多的異書,想必也頗費功夫,可又不是什麼珍貴的武學典籍,只怕在大多數人眼中尚不如塵土。

    龍宿饒有興味地翻看著,在原地站了很久。過了半天,龍宿回過神,看了看四周,確定無人,毫不遲疑地拿了幾本放在懷裡。

    龍宿悄然走出門,把門鎖恢復成進來之前的樣子,不留痕跡地離開了。


    傍晚,龍宿在屋中聽到外面動靜,知道是他們回來了。

    龍宿在屋內等了一會兒,以為劍子會過來,沒想到一直沒有動靜。

    龍宿打開門,信步走了出去。龍宿本想去找劍子,可是走到一半,看著對面的院子,卻改變了主意。龍宿突然想去看看那個佛劍,來到這多日了,既在同一屋簷下,總該見見。

    龍宿站在那佛劍門口,發現所有門窗都在裡面拉上了黑幕。雖然有微微亮光偶爾透出來,但是完全看不見內中情形。

    雖然看不見,但是卻有些微的聲響傳出來,龍宿隱約聽到不時的呻吟悶哼,空氣中還有一絲縈繞不去的血腥味彌漫。

    這到底是怎樣?

    龍宿在門口站了一會兒,沒有聽出名堂,想了想,沒有再過多停留,轉身返回了。

    路過劍子門口,龍宿發現劍子的門已經關上了,而窗倒還是開著。龍宿走近,從窗口往裡望去,看到劍子已經躺在床上睡去了。

    難怪他今天安靜,原來已經睡了。怪事,天還未黑透,怎麼這麼早休息。

    龍宿有些懷疑,可是劍子躺得一副安穩的樣子,不像有什麼異狀。

    劍子仰躺著,手放在胸前,睡姿規規矩矩。龍宿看了一會兒,抬起手,指尖一彈,熄滅了劍子桌上的蠟燭,室中頓時黑了下來。

    龍宿在外面把劍子的窗虛掩上,轉身回去了。
    [ 此帖被三脚猫伯爵在2010-08-21 16:29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劍龍本系列本《玄音訣》《獨上高樓》《錯軍府》出書調查http://pili.2230.net/read.php?tid=7215
    顶端 Posted: 2010-06-19 21:11 | 8 楼
    三脚猫伯爵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751
    腹黑: 454 点
    珍珠: 20582 颗
    贡献: 4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3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7
    最后登录:2012-12-27

    鲜花 [144] 鸡蛋 [0]

     

    TO    beibeipet:
    懸疑麼,還好,如果看著有謎團之類,應該是我寫文習慣,也就是講故事的方法習慣吧。這篇的定位不是懸疑,偏正劇劇情,和春秋太平比較像的那種。劍子嘛,笑,這裡的劍子並不很擅長拐龍宿,可以說被龍宿整的很慘的。但是還是一如既往地討龍宿喜歡就是了。說來佛劍,我可能是第一次在文中把他作為一個相對主要的配角來寫的,寫了這些劍龍文,還真的很少寫他,不知這次情況會如何呢。新劇……好久沒看了OTL


    TO kkyyo123:
    桃花哪裡來的問題就忽略吧……對於一個能把楓葉變紅的人,無意義……
    咦,原來大家看的時候也有覺得劍子是大桃花麼
    笑,我都不太好意思說
    龍宿麼,在劍子面前真實度還是比較高的,而且很自由
    和劍子一起打地鋪麼,不符合那啥啥的華麗啊……
    我記得見過一個佛劍大偶,好好的,偶主把他弄成浴血的形象
    看來佛劍這種形象還是很有人萌的……


    TO orwell:
    劍子=桃花,這麼想我也很高興啊
    只是完全不能和桃花的形象聯繫起來……
    玄宗的龍宿和劍子很單純,完全是觀光客來著,本身沒有背景劇情
    而這裡龍宿是主線,必然有複雜背景,而且和老道又是剛認識,沒那麼熟稔
    我有聽說龍宿便當,唯一感想是,龍宿在等復活吧?
    三先不可能便當的


    TO yeyu:
    劍子和龍宿在這裡,與其說互相吸引,不如說互相扶持的
    這裡的感情是建立在日夜相對的相處之下
    劍子……不要把他想得太狡猾,只是湊過來,沒有不良目的
    想跟龍宿說話倒是沒錯


    TO雷伴雨:
    說來,有本事的人,又有哪個算謙遜的呢?
    老素算麼?但是他算計別人的時候也是自信滿滿啊
    我覺得這篇文啊,到了後面,很多人會大跌眼鏡
    嗯嗯,因為看大家留言的方向和後面反差會不小
    於是,我很欣慰……笑
    其實我也很高興,龍宿把劍子的桃花留下了,不換給他
    雖然的確是還沒有那個意思的,但是是好兆頭
    老,老道是壞蛋臉麼
    我就是因為他看起來就很正所以喜歡他啊……
    作為正道控,我第一眼就看中的臉一般都是比較正直的類型,咳咳
    儒門多叛徒麼,其實華麗的反派除了龍宿之外也還有的
    那就是……悅蘭芳啊……
    一個系統的= =


    TO云若秋伤:
    某方面臉皮厚,某方面臉皮薄,不衝突……
    如果他真的會算命,算了他自己和龍宿之間……
    那我想他保證會躲龍宿遠遠的,寧願這輩子沒見過這人= =


    TO cyyslf:
    劍子這是取巧了吧,其實劍子頭腦還挺靈活的,討人歡心這種事很會做(看那粉紅師太……)
    對於龍宿的評價麼……其實因為龍宿的戲份本身就BUG連出,前後不一,所以你很難說是不是這樣。如果劇情僅止於血印模式,那他還真是這樣的,對劍子和佛劍也不留情面,若不是出差錯,早把這兩個好友滅了= =但是如何再看後面的劇情,則完全又扭轉了。這裡編劇也是無奈的,只能說最初編劇沒有想到龍宿後來會是怎樣。
    這裡之所以讓那個人的身份神秘,甚至是原創,也是因為作為一個高出三先天的人物,我不覺得劇中任何一個人有這個分量,索性就讓他身份留白好了。這篇,怎麼說呢,如果能達到我所想的程度,激烈的矛盾是不亞於春秋的,但是又沒有春秋那麼直白,如果一切如我所想順利進行的話……


    TO荷顏:
    因為劍子本身是比較歡樂的人,和他相處是愉快且容易的
    所以龍宿和他在一起也不會吃力
    嗯,看來大家已經很瞭解了,先從朋友做起,嗯嗯
    在我當時想的那種氣氛之下,周圍都靜悄悄的
    只有兩個人待的那裡有亮光,兩人湊在一起
    龍宿捧著劍子送他的桃花看著,劍子躺在他身邊
    應該是很有愛的感覺,很像是情侶的相處
    剩二人是肯定是,因為我算了算後面的劇情其他人都用不上,撤掉算了
    三人,就在此培育革命情感吧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劍龍本系列本《玄音訣》《獨上高樓》《錯軍府》出書調查http://pili.2230.net/read.php?tid=7215
    顶端 Posted: 2010-06-19 22:00 | 9 楼
    « 1 2345» Pages: ( 1/6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暗香盈袖≡

    Time now is:06-03 08:56,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