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 5 6789» Pages: ( 5/18 total )
本页主题: 09.16 定國策 二十一 166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kkyyo123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653
腹黑: 339 点
珍珠: 1831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748(小时)
注册时间:2008-06-06
最后登录:2018-12-25

鲜花 [77] 鸡蛋 [0]

 

還真是好奇劍子幹啥去了 一身濕漉漉地回來,那麼累難道是被誰脫去做免費苦力去了?
話說劍子的手段其實還是很風流的,楓葉變紅,這裡又是桃花什麽的。
佛劍……怎麼老是渾身血,又有點懸疑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http://kawaisusu.w1.shbiz.net/read.php?tid=6570剑龙本《登云》等正式DM汇款!
顶端 Posted: 2010-06-20 13:37 | 40 楼
三脚猫伯爵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751
腹黑: 454 点
珍珠: 20582 颗
贡献: 4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3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7
最后登录:2012-12-27

鲜花 [144] 鸡蛋 [0]

 



第二日,當龍宿睜開眼時,這裡又是只剩他一人。這一次,龍宿也不見怪了,索性就一日未出房門。

龍宿沒有仔細裝扮,只隨意披上衣服,白天裡懶散地躺在床上,看他昨日順來的那幾本書。有的書看得快,有的邊看邊往心裡去,還要演算,看起來就慢了。不知不覺,一日便這樣過了。

傍晚,龍宿仍在專注看書,間歇時,突然想到劍子該是回來了。看得投入,竟忘了留意外面。

一天沒有個人說話,龍宿也是有些悶,下了床,整理一下,龍宿又打算去找劍子。

一打開門,就看見隔壁劍子的門外,一件白衣迎風動蕩,地上一灘水跡。

龍宿走了過去,從開著的窗戶看見裡面,今日劍子也是很早爬上床。再一看旁邊,門是虛掩的,並未拴好。

龍宿想了想,也不出聲,推門而入。

劍子果真是睡了,龍宿站在一旁看他。這種情形,本不該打擾。龍宿雖不是聒噪的人,但兩日都是一人獨處,也實在有點無聊,就想等著看看他什麼時候醒來,能夠說說話。

真的這樣疲累麼?

龍宿搬過椅子在劍子床邊坐著,看自己的書,偶爾偏過頭,觀察一下劍子。

劍子睡得太早,屋子裡又亮著燈,難免就睡不踏實。半夜裡,本該是人最昏沉的時候,劍子卻從睡夢中漸醒了。

劍子睜開眼,就看見身邊的龍宿,以為自己還沒睡醒。可是眨了眨眼,看清那確實是龍宿。

龍宿敏銳地察覺到劍子的視線,轉頭看他。

“汝醒來了。”龍宿把書合上,收進懷裡。

“你何時來的?”劍子坐起來,臉上有點歉意。

“只待了一會兒,見汝睡著,就沒擾。”龍宿顯得無所謂,“倒是汝,回來倒頭便睡下,真的無事嗎?”

“啊,當然無事,”劍子笑了笑,“只是這兩日著實有些疲累了。”

“哦?是去做什麼了?”龍宿不著痕跡地問道。

“這嘛,連我都不知道我在做什麼。”劍子苦笑道。

龍宿卻沒有笑,他知道劍子這樣說,必有緣由。

“龍宿,人的極限在哪裡?”劍子突然沒頭沒腦冒出這樣一句話。

劍子這樣問,絕不會是隨口一說。龍宿想了想,答道:

“世間之事,沒有不可為,只有暫時不能為。今日汝條件所限,無法達到之事,未必他日別人不能成,便是取那日月星辰,聽起來荒謬絕倫,又有誰能保證千百年後沒有能人做到呢。一時不成,非一世不成,一世不成,非百世不成,這所謂極限,又是誰定下的,為誰而定呢?”

劍子聽了不禁莞爾,與他料想的一樣,這龍宿,果真也是認為無事不能成。

“可是,人卻不能不知道自己今時今日的限度在哪裡。可以提升的空間是無限,但眼前之力卻有限,不自量力是大忌。”說到這,龍宿停了片刻,輕歎了聲,“世上多少不自量力之人,空有自負,誤了多少才華與良機。”

“這樣不是有些矛盾麼,對於每個人來說,還是有極限存在的吧。”

“極限,非是界限。人要清楚自己的極限在哪裡,接下來不外乎兩件事,要麼使自己超越它,要麼改變外界,使之不再成為限制,無論如何,極限並不是一切的終點。”

劍子微怔,這道理他不是想不通,只是有些訝異龍宿的想法和那清塵似乎很相似。劍子腦中不禁浮現出,在第一次力竭墜入水中,上岸之後清塵一臉淡然站在自己面前的情形。

“你以為我在難為你麼?”

“哈,怎可能,你何必難為我。”劍子剛才水裡爬上來,渾身濕透,狼狽不堪,但語氣還是儘量顯得輕鬆。

“我讓你如此做,非是為了考驗,也非是為了磨練,只是讓你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裡。”清塵負手而立。

“我清楚自己的極限在哪裡。”劍子自認不是自大的人,他知道自己能為與不能為。

“然後呢?”清塵說道。

“然後?”

“極限所在,不是為了讓你知道如何不能為,而是為了讓你看到未來能達到多遠。知道自己的極限,便可超越或者改變。”

語氣一直是清淡的,如他現在所展示的那張臉一樣無奇。不是什麼高深的道理,劍子也不是不明白,只是在此之前,劍子並未認真考慮過。

劍子是個隨性的人,道門也講究道法自然,對於劍子來說,總是能走多遠便是多遠,並不強求或執著一個極限。追求極限的人,往往更加積極地追求更多,更強,而變得更強,又會有更多追求。這是一個永不停止的循環,背後總有一個深沉的慾望,劍子是這樣認為的。

嚴格地說,劍子不是這一類人,他也追求劍術上的更強,可是這主要是出於一種對劍藝的單純熱愛,享受每一次站得更高時所能看到更多的風景。站在頂峰,是因為已經有了站在頂峰是實力,而不是反過來,為了站在頂峰而苦苦追求。

“怎麼,在想什麼?”龍宿看他出神。

“沒,沒什麼,”劍子搖了搖頭,看著龍宿,不禁露出微笑,“我開始覺得,我好像更加認識你了。”

“汝這樣說,就好像之前都不認識吾似的。”龍宿也微微笑了。

“明明是認識的,卻總覺得有些不可琢磨。”夜深人靜,劍子坦誠地與龍宿說這樣的話。

“不可琢磨也不錯,若是有一天被汝看透了,怕是汝要覺得無趣了。”

“日子久了,總會看透的。”

“在這裡待到何時誰也不知,也許未必很久。”

“真冷淡,朋友是一輩子的事,離開這裡,便不是朋友了麼?”

“誰說朋友是一輩子的事,這世上,沒有什麼是一輩子的。”龍宿的視線垂下,靠在椅背上,不快不慢地搖著他的扇子,“人心總是在變化的。”

說話的人也許不覺得什麼,聽的人心中卻動了一下。劍子生性豁達,這並不代表他缺乏敏銳,看外表,也許很難一眼看出他是個心思細膩的人,但是,他確實是的,不僅如此,他還是個容易感情氾濫的人,只是一貫的玩笑態度掩了這些罷了。

“人心總是會變?是你變還是我變?”劍子抬頭注視著龍宿。

“吾怎麼知道,人心這個東西,最是難測,吾怎知汝的心思。”龍宿微微笑著說。

“是你說會變,所以才問你,我知道我是不會變的。”

龍宿聽了這話,感覺有些意外,卻用笑意來掩飾。

“汝何必這麼早承諾。”

“這不是承諾,只是表明態度。人心易變,所以能夠堅持的人才顯得可貴。對於每一個真心相交的朋友,劍子心中皆是以一生的知己視之,若對方也是同樣心意,友情又怎會輕易變化呢?”

“哈,話是不錯,可汝忘了還有一句話,身不由己。”龍宿扇子掩面。

“身不由己,不過是縱容自己違背心意的藉口。真正堅定的信念,必定能克服一切阻礙,守住自己的堅持。”

龍宿聽了這話,並沒表示讚歎,微笑著搖頭。

“汝沒有經歷過身不由己,該說是太過幸運,還是太過強大?”龍宿頓了頓,像是自說自話,“還是希望汝是太過幸運吧。”

“為什麼?”

“剛則易損,太過強大有時並不是好事,更不會持久,”龍宿略斂了神情。

劍子聽了,想了想,突然冒出一句:

“你這是在關心我麼?”

“關心朋友,難道不應該麼?”龍宿反問。

“我該榮幸麼,總覺得你其實並不是個容易親近的人。”劍子若有所思道。

“這嘛,”龍宿想了想,“汝這回說對了,吾還真是沒什麼朋友。”

明明龍宿語中沒有寂寥,劍子卻偏覺得聽到了寂寥之意,也許是因為對於劍子來說,沒有朋友幾乎是不可想象的,他這人善與人相處,哪裡都是朋友。

“沒有朋友,不寂寞麼?”劍子低聲問道。

“吾不覺得。”龍宿答得自然。

劍子看了龍宿一會兒,突然說:

“對了,你今夜等我,是有什麼事?”劍子說。

“沒什麼,只是一個人閑著無聊,想找人說話罷了。”龍宿也反應過來,“似乎在這也待得差不多了,吾該回去了。”

劍子表面沒什麼,心裡卻一廂情願地想著,這不就是寂寞麼,想來他以前是寂寞慣了,也沒個自覺。

“再待一會兒吧。”劍子挽留龍宿。

龍宿本已經要站起來了,聽到劍子這話又不動了。

“汝不休息了麼。”

“現在精神得很,多陪我一會兒吧。”劍子笑了笑,“再說說話。”

龍宿看了看外面,他今日躺了一天,也不困倦。

“好吧。”龍宿又安穩地坐了回去。

劍子走下床去挑燈芯,龍宿靠在椅子上,懶懶地和他說著話。夜半無人,皆是私語入耳,不知不覺間,整夜就過去了。
[ 此帖被三脚猫伯爵在2010-09-09 15:46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劍龍本系列本《玄音訣》《獨上高樓》《錯軍府》出書調查http://pili.2230.net/read.php?tid=7215
顶端 Posted: 2010-06-21 07:40 | 41 楼
三脚猫伯爵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751
腹黑: 454 点
珍珠: 20582 颗
贡献: 4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3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7
最后登录:2012-12-27

鲜花 [144] 鸡蛋 [0]

 

TO 雷伴雨:
不是幫他找東西,而是給他安排近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說來這篇我還真能拖,本該第五章就寫這件事
現在看來第七章才能寫出來
不是待很久,是落水很多次XD

哪方面?我寫的時候是想到SM,你也是麼?
拉著黑幕的房間,血,呻吟……
真的很容易想到SM啊= =
佛劍的禁欲效果又很有加成

的確應該是比較早的吧
反正我沒有看過……
只看到九皇之後的人~


TO kkyyo123:
做挑戰去了,失敗N次出局,體力不濟,虛脫
我以前有時就會怨念,難得劍子那麼浪漫,居然不是對龍宿,而是對師太= =
浪費,太浪費了
浴血裝是佛劍和劍子專屬,都有性感加分效果=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劍龍本系列本《玄音訣》《獨上高樓》《錯軍府》出書調查http://pili.2230.net/read.php?tid=7215
顶端 Posted: 2010-06-21 07:53 | 42 楼
雷伴雨
我就看妳有多跩= =+
级别: 纯情珍珠龙


精华: 0
发帖: 228
腹黑: 138 点
珍珠: 1709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71(小时)
注册时间:2010-02-08
最后登录:2018-05-24

鲜花 [6] 鸡蛋 [1]

 

果然想到了sm了~
><"

我想龍大不是無聊~
而是寂寞吧~
又因為他很少朋友不知道寂寞的感覺~
所以就把他稱為無聊~
@@龍大讓我覺得他好可憐~
可是這類型的人似是習慣也喜歡一個人~
他並不覺得寂寞也不覺得無聊~
只是偶爾會想找人說個話~
聊聊天~說說笑~
因為生活太悶了~
而老道又是那種三言兩語就逗人發笑的人~
= =+ 搞笑型的......
要是活在現在~
他該是吳宗憲那種的吧~

呵~
以前的霹靂劇情比較好看~
充實!!
現在完全以造型取勝~
看看偶就知道啦~
帥的/美的/華麗的~


(想不到這次這麼快更新耶~
是因為端午節放假~
所以有時間寫嗎~)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5(think) 回覆用心。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咱珍珠會用的那麼快呢~
    有時候想不出回文~
    想用送珍珠代替~
    一按卻發現珍珠不夠~
    = ="真它的XX~
    顶端 Posted: 2010-06-21 10:09 | 43 楼
    kkyyo123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653
    腹黑: 339 点
    珍珠: 1831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748(小时)
    注册时间:2008-06-06
    最后登录:2018-12-25

    鲜花 [77] 鸡蛋 [0]

     

    呵呵~~
    原來是劍子被拿去蹂躪訓練了,突破極限啊……(為啥我一想到劍子就是苦力&)
    其實那個黑幕 血 呻吟……我也有了些不是很純淨的聯繫……
    不過礙於不好意思還是沒講……咳咳……
    啊 劍子心裡的吐槽高見啊 龍宿就是寂寞慣了,也一直不知道什麽是寂寞,
    這幾天和劍子相處過了,有了人談過心,這不就覺得悶了嘛~~
    於是劍子很體貼啊,知道了就拉著龍宿說話。
    哎……要是龍宿體會過有朋友的好處,往後一個人不是更孤獨了嘛……
    你們兩個都會變心的!朋友什麽的太純淨了(你够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5(think) 回覆用心。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http://kawaisusu.w1.shbiz.net/read.php?tid=6570剑龙本《登云》等正式DM汇款!
    顶端 Posted: 2010-06-21 13:11 | 44 楼
    宅貓
    卿本佳人,奈何从贼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326
    腹黑: 185 点
    珍珠: 1773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99(小时)
    注册时间:2008-03-06
    最后登录:2015-02-10

    鲜花 [1] 鸡蛋 [0]

     

    说一宿的话阿,感觉好亲密
    这两个人到也有趣,认识不久就这样坦率来坦率去,我倒要有些不习惯了
    还是看两人抬杠比较欢乐
    可能是因为不出江湖,没有利益冲突所以这样的相处感觉好珍贵
    那么自然的互动,就像认识很久一样
    倒希望他们一辈子呆在这里,不过也不可能
    只希望若是定要经历大风大雨,待风雨过去还能有这样的悠然才好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5(think) 回覆用心。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06-21 13:47 | 45 楼
    狡童jun
    我萌故我在
    翻云覆雨手 泣血恶人奖
    级别: 大护法


    精华: 3
    发帖: 1149
    腹黑: 454 点
    珍珠: 1725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98 点
    在线时间:392(小时)
    注册时间:2006-11-23
    最后登录:2012-06-24

    鲜花 [222] 鸡蛋 [1]

     

    感覺龍宿就是警戒心很重的人U - U.......就因為不易信任別人,所以自然是交不到什麼朋友!可一旦認定了就會特別執著激烈!

    而劍子這個人很溫柔很溫暖,很輕易的就打破與龍宿的隔閡!成了龍宿的第一個友人!這就叫命中註定嗎XD?

    就因為龍宿這種死心眼的個性叫人心疼!劍子大人!請你一定要好好愛護龍宿哪!>O<~~~~~~

    這種千萬中無一的傲嬌紫龍你上哪找去?!私心的希望劍子能對龍宿再特別一些、再寵溺一些、再親暱多一些啊啊啊啊啊啊~~~~~!!(無意義滾動中)

    萬事拜託了Q3Q..................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7(think) 回覆用心。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朽木得不到滿足;腐海裡沒有安慰.....
    拜託~愛他請不要坑他OTL...
    顶端 Posted: 2010-06-21 14:41 | 46 楼
    飞羽冷月
    修心,静心。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465
    腹黑: 155 点
    珍珠: 1835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49(小时)
    注册时间:2006-09-08
    最后登录:2014-08-02

    鲜花 [2] 鸡蛋 [0]

     Re:06.21 定国策 六 41F

    跑來看貓伯爵大人的「定國策」。
     
    不知道是那兩人突然熟稔了還怎樣,到了第四章居然就上演聯床夜話了,說是說,劍子汝這無害的模樣,確實是「跟誰都有話說」。
     
    討桃花的一節,應該是說者無心,看官有意吧,雖說是弦外之音敲得響,不過樂趣的本身就是樂趣,就算是刻意被引發的也一樣,讓人好萌啊~
    (是說這兩人都官配了,還用得著『萌』這個字眼嗎?)
     
    隨手變出桃花,嗯…如果較真的話,真是個冷笑話,不管是命術還是魔術,應該、還是「道門中的雜學」吧,而且是冷僻的那種?
     
    有個道友回文:龍宿也在無意識吸引劍子(差點打成勾引,真是太不良了)。
     
    大概是吧,不過不是刻意因為那個對象……歹林自有一股很吸引人的氣質,不管是與生俱來的神秘、或是高傲,都好。看獵命師時,烏拉拉問了:怎麼樣追女孩子?某吸血鬼說:保持神秘。
     
    就好比這個情況…人類對未知事物的本身通常有些奇思妙想的憧憬,還有探索的本能,如果劍子是因此被吸引的話。
     
    嗯…能夠放心的躺在一個數面之緣的人身邊睡著,是什麼感覺呢?
     
    到了第五章就差不多要進入老夫老妻模式了,是說你們對對方還真是不設防…還有一般會想去碰同性的頸子嗎……(歹林你這個無意識的動作真是……)
     
    劍子在某些靈犀上可能還更接近清塵,不過怎麼老道好像總是洞燭機先呢?難道是因為龍宿心有旁鶩,導致第六感不靈嗎??
     
     
    ====================================================================
     
     
    六:
     
    交淺言深可以嗎?大概,傾蓋如故吧。
     
    從「我好像更加認識你了」開始,到「沒有朋友,不寂寞麼?」,看了一遍下來,嘆氣,再看一遍,還是嘆氣。嘆氣的原因不是悲傷悲愴,是一種由衷的感嘆。
     
    「這世上,沒有什麼是一輩子的」、
    「人心總是在變化的」、
    「可汝忘了還有一句話,身不由己」、
    「汝沒有經歷過身不由己,該說是太過幸運,還是太過強大」
     
    每一句,都讓人嘆息。
    高傲的龍宿、自負的龍宿、堅定而帶著淡漠冷酷的龍宿,本應該說著「人定勝天」之類豪語的龍,這些話不知道為什麼,說的人或許沒有悲傷的情緒,卻讓聽著的人難過。
     
    大概只有歷經過一些事的人,不會盲目的以為目標堅定、力量強大,就能心想事成。如果能,但願世上都有苦幹實幹就有心想事成,但心裡面卻確切的知道,這並不可能。
     
    其實就只是一個事實而已。
     
    卻為什麼讓人感覺想嘆氣呢?
     
    體貼過頭的劍子,還有不懂寂寞的龍宿,深夜裡靜謐的對話,ph值大概等於淚水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20(think) 回覆用心。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是怎样过来的,今后也会怎么过去。
    要学习南槿的精神!>"<
    我的天空─暮雪残冬
    顶端 Posted: 2010-06-22 23:59 | 47 楼
    三脚猫伯爵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751
    腹黑: 454 点
    珍珠: 20582 颗
    贡献: 4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3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7
    最后登录:2012-12-27

    鲜花 [144] 鸡蛋 [0]

     



    天快亮了,龍宿站起身,略活動一下筋骨。坐了一晚上,著實有些累了。

    “沒想到已經這個時候了,吾該回去了。”龍宿看了看天色。

    劍子也沒有料到兩人聊了這麼久,看著龍宿臉上流露出些許疲態,心中頓生歉意。

    “是啊,不知不覺,竟是早上了。你一夜未眠,該回去休息一下。”劍子也站起身。

    龍宿點點頭,沒多說什麼。劍子送龍宿出門,龍宿邁出去,轉過身,對著劍子扇子點了點。

    “汝留步吧。”

    劍子就站在門口,微微晨曦給龍宿的臉龐勾了一絲光亮。龍宿一副懶懶的樣子,嘴角掛著笑意,能感覺到他心情不錯。

    劍子見狀,心中莫名的漣漪漾開了。

    “吾回了,汝也再歇會兒吧。”龍宿說著便轉身走了。

    劍子和龍宿的屋子挨著,相隔不過三五步,劍子就看著龍宿進去,關門。

    龍宿走近裡屋,捏了捏肩膀,挺了挺脊背。破曉時分,雖不是睡覺的時候,卻也無睡覺之外的事可做,於是龍宿還是開始脫下衣服,打算小憩一會兒。

    坐了一晚上,待龍宿的後背貼上床板,情不自禁輕歎了一聲,感覺格外舒服。山中清靜,這個時候雖然已經有鳥兒吵鬧,但仍不覺得喧囂。昔日高床暖枕,倒不如這硬床板來得愜意了。

    以前在儒門,夜裡明明也無人吵鬧,但是心中難有清靜的時候。周圍一雙雙眼睛看著自己,即便是黑暗中也能感覺到那些人的喘息,閉上眼睛,仿佛能聽到竊竊的陰謀私語,煩不勝煩。

    明明該休息了,躺在床上,精神卻亢奮著,清醒得很。龍宿揉了揉自己的臉,好像多年來從未在一夜之間說這樣多的話,真奇怪,怎麼偏和他聊得來。

    的確是奇怪,龍宿向來討厭與別人深交,這人眼高於頂,又對人心險惡深有體會,在他看來世人大多愚蠢醜陋,可利用,卻不值得交陪。

    可是那個人,卻好像有些不同,難得的不讓人心生討厭。龍宿不禁想起劍子在自己面前睡著的樣子,他真的如此心安麼?

    龍宿從不會讓自己沉眠,他目睹過許多人在睡夢中被割斷了喉嚨,再也沒有醒來。睡夢中是人最脆弱的時候,怎能不防備地現於人前。那麼,劍子果然是故意的嗎?

    又想起指尖劃過那人脖子的一幕,龍宿覺得有些遺憾,來得那樣莫名,龍宿也不清楚是為了什麼。

    龍宿閉著眼睛放任自己胡思亂想,沉浮在半夢半醒之間。


    睡得始終不算好,天大亮之後,劍子那邊有動靜,似是要出門了,龍宿聽著睜開眼睛,坐了起來。

    頭有些昏沉,略感疲勞,龍宿卻不願再躺。下床,穿上衣服,一邊聽著外面的動靜,知道劍子又要和清塵出去了。

    今天龍宿不打算在這等著,而是想要跟過去看看,看他們究竟在搞什麼名堂。


    劍子站在水潭邊,耳中充斥著轟鳴巨響,背後是天澗飛瀑直瀉下來,呈現一幅壯闊奇觀。清塵在石臺之上撫琴,山高水長,看似無我之態。

    龍宿在遠處冷眼打量著,這瀑布水大湍急,高約百丈,算是難得的自然奇觀,就不知二人要做什麼。

    只見劍子凝神屏息,突然,神色一澟,躍了起來。

    龍宿一驚,這劍子,難道要逆流而上,憑輕功上到崖頂麼?

    劍子急提身形,果然一躍十幾丈,再幾起幾落,從下而上。

    不可能,絕對上不去。龍宿眼神一黯,心中篤定他做不到。輕功者,若僅憑初時一躍,高手二三十丈已是極限,再高再遠,便需借力。而瀑布由上而下傾瀉,劍子卻是自下而上,更添阻力而已。強行突破,待耗盡一口真氣,便再難發力了。

    劍子的身形果然越來越緩,上了大半,卻能看出明顯吃力了。清塵此時琴聲變得急促,激揚的樂曲仿佛金戈鐵馬在前,甚是激勵。劍子胸中憋著一口氣,臉都漲紅了,非要攀到那頂端。

    龍宿算著劍子要不行了,這口氣,無論如何也該盡了,不過,雖未到頂端,卻很接近了,這令龍宿意外,但想來劍子這幾日估計都在做這件事了,有所進展也是正常。

    龍宿就等著看劍子掉下來。

    劍子一口氣的確幾乎耗盡,身形非常緩慢,十分艱難。正在這時,琴聲撕裂,一切戛然而止,劍子最後一絲氣力好像突然被抽走,身體一滯,整個人直墜下來,噗通一聲巨響,掉下深潭。劍子沉入水中,身上半點力氣都無,任由自己沉下去,一動也不想動,過了半晌,整個人才浮起來。

    劍子終於從水中爬上來,拖著身子,坐到清塵面前,一副狼狽不堪的樣子。這樣透支自己的氣力,要歇上半天才能緩過來。劍子現在連一根手指都懶得動,斜斜地靠在一邊,等氣力恢復。

    “我已說了這並非試練,你何必再三嘗試。”清塵琴音緩緩流瀉,“不過是浪費時間而已。”

    “難道這不是你希望我做到的。”劍子雖然狼狽,但是輕鬆的語氣不改。

    “當然不是,你躍上去怎樣,掉下來又怎樣,本就是無關緊要之事。”清塵的言語出乎意料,“在細枝末節之上浪費時間,愚蠢。”

    劍子不禁愣了一下,多年來,能夠教訓他的人實屬罕見,一時間好不習慣。

    “哈,你真是讓人難以理解,怎樣才是不愚蠢?”劍子在清塵面前隨意坐下。

    “切中要害之處,揚己身之長,掌握事之關鍵,一擊即中,將有限能為發揮最大功用,才是智者當為。”清塵的琴聲停止,他也抬起頭來注視劍子。

    劍子略想了想,說道:

    “事物本有因緣相系,以此及彼,無不可也。”

    “何不將手段至於關鍵?”

    “何為關鍵?”

    “因人,因事不同,”清塵看著劍子,“你認為,你強在何處?”

    劍子隱約覺得他的故意,沉吟片刻,說道:

    “若以常人眼光而視,是劍,然真正讓我立於不敗,則因我無懼無畏。”

    劍子這話說得極自信,清塵瞥了劍子一眼,雖沒什麼表示,但是眼底似乎有些許欣賞之色。

    “頂尖的劍藝值得讚歎,但作為決定勝負之數,也只在末環。”清塵不緩不急說道,“針鋒相對,謀為上,外交次之,再次則兵。武力相爭,本就落了下乘,難以到達真正的頂峰。我對你刮目,也是因你傲然睥睨一切的態度,非是看中你的功體。”

    “我明白這個道理,但劍藝可爭先,我所追求的,是劍術上純粹的造詣,而非是所謂的無敵於天下。”

    “以天性而論,你想無敵天下,也是不可能。”清塵毫不留情地說。

    “哈,你這樣不看好我嗎?”

    “信條太多,原則太多,手腳被縛,如何成事?”

    “像你這樣說,成事者都是沒有原則之人麼?失了原則之人,怎會成功呢。”劍子笑著說。

    “不是沒有原則,而是懂得變通,有利於目標則堅持,對目標有所阻礙便果斷放棄。成事者,往往需要許多取捨與犧牲,對別人和自己都毫不心軟。瞻前顧後,最是要不得。”

    “總有一些事是動搖不得。”

    “這便是你的破綻了,所以你永遠也做不到無敵於天下。”

    “不錯,但天下間也沒人能夠做到。”

    “的確無人能做到,是人,總會有些無法割捨,但也有多有少,這便是資質不同了。以此而論,你的資質算差。”說到這,清塵微微皺了皺眉,“也許當初不該留下你,只要龍宿一人便夠了。“

    聽到龍宿,劍子突然變得有些興趣了。

    “你的意思是龍宿要勝於我嗎?”

    “當然,龍宿的資質遠勝於你。”清塵的語氣也沒有什麼特別,像是在敘述最簡單的一件事。

    “哈,哪裡看得出?”

    清塵聽到劍子這話,略帶古怪的眼神看了劍子一眼。

    “你最近不是和龍宿走得近,我問你,在你看來,龍宿如何?”

    有些意外他會問得如此直接,但是劍子想了想,還是回答:

    “龍宿,風采氣度皆令人心生嚮往,見識不凡,心性有些高傲,心思深沉。”劍子如實說道。

    “你既知他心思深沉,還與他密切往來?”

    “心思深沉便不能密切往來嗎?”劍子倒是笑了,“這是什麼道理?”

    “心思深沉,想法捉摸不透,如何使人能夠安心與其交往?”

    “做朋友的,並非一定要知道對方所有想法,每個人都可以有所保留,這不成障礙。”

    “你倒是不怕他。”清塵面無表情,淡淡地說。

    “我為何要怕他?”劍子啞然失笑。

    “是麼,我倒是有些怕他的。”清塵無意中說著驚人之語。

    劍子非常意外,一時間不知清塵是認真還是說笑。

    “龍宿哪裡可怕?”劍子忍不住問。

    清塵掃了劍子一眼。

    “這不關你的事。”

    劍子被嗆了,有些訕訕地,可是想來想去,又忍不住想問:

    “你對龍宿有偏見?”

    “我為何要對他有偏見?”清塵反問。

    “我只是這樣感覺,你好像在暗示我,不要與龍宿太靠近。”劍子不確定地猜測。

    “如果我現在這樣明確地要求你,你能答應麼?”清塵語出驚人。

    “這,總要有理由。”劍子意外道。

    “沒有理由。”清塵的言語總是有些霸道。

    “沒有理由?我與他是朋友,沒有理由,當然不能隨意疏遠。”劍子皺著眉說道。

    “你看,我明示你都無用,又何必暗示呢。”清塵搖了搖頭,“你多想了。”

    “這……”劍子無語,這人說話怎麼這麼繞,“可我總覺得你對龍宿的態度特別。”

    “龍宿嗎……我只是討厭他的命數罷了。”

    “他的命數是怎樣?”劍子來了精神。

    清塵有些好笑地看了劍子一眼。

    “你不是也會測算麼,何不自己看?”

    劍子啞然失笑。

    “江湖術數,只會些皮毛而已,不值一提——”劍子突然停住了話題,訝異地看著清塵。

    他怎麼知道?難道他撞見那日的事?

    這樣想著,劍子突然覺得莫名尷尬。雖然劍子覺得那也沒什麼,可心中還是有些不好意思,好個彆扭。劍子臉有些熱,想問個清楚,又張不開口。

    清塵卻像是沒有注意到劍子的心思,也沒做解釋。

    “天命雖有定數,但也有無數的變數,占天演卦,實則是算術,算術只能演出定數,無法計算變數,所以對揣測結果無益,你不必在意。”清塵頓了頓,又補充道,“我對龍宿只是因了個人感情作祟罷了。”

    “你和龍宿是舊識?”

    “我早知龍宿其人,但彼此確是初識。”

    “那所謂私人感情作祟是……”

    “即是私事,又何必多問。”清塵淡淡地打斷了劍子。

    劍子一時語塞。的確如此,別人的事,既然不願說,自己也沒有立場去打聽。

    看著清塵的樣子,似乎也不打算再多說什麼了,劍子自己沒想出個眉目,索性也不再去想。

    劍子站起身,抖了抖衣擺,還是濕的。

    “你要做什麼?”清塵抬頭看他。

    “休息夠了,我再試一次。”劍子整裝而立。

    清塵頗感意外。

    “你竟是如此固執的脾氣,倒是看不出。”清塵搖了搖頭。

    “哈,我非是執著,反正閑來無事。”劍子倒是滿不在意。

    清塵略一低頭,卻笑了兩聲。

    “哈,剋星,剋星。”清塵低聲念道。

    “你說什麼?”劍子沒太聽清。

    “沒什麼,”清塵抬頭看劍子,竟難得露出笑意,“你去吧,我等你,等你再次失敗而回。”

    “哈,那你可要看好了。”劍子一副自信神情,轉身而去。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狡童jun) 支持劍子大人!!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劍龍本系列本《玄音訣》《獨上高樓》《錯軍府》出書調查http://pili.2230.net/read.php?tid=7215
    顶端 Posted: 2010-06-28 10:56 | 48 楼
    昊天罔极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5
    腹黑: 75 点
    珍珠: 1780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6(小时)
    注册时间:2006-07-09
    最后登录:2010-08-25

    鲜花 [0] 鸡蛋 [0]

     

    原來竟讓我搶到沙發麼……

    這章里,“哈,剋星,剋星。”清塵低聲念道。
    是說劍子到底還是龍宿的剋星,也不知龍宿在文中即將背負怎樣的宿命,只能等後文慢慢展開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06-28 11:52 | 49 楼
    «234 5 6789» Pages: ( 5/18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暗香盈袖≡

    Time now is:05-25 09:52,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