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04.21 未名(全)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儒门丫头
儒门闲阶拾落花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5
腹黑: 67 点
珍珠: 1714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小时)
注册时间:2009-05-30
最后登录:2010-05-15

鲜花 [1] 鸡蛋 [0]

 04.21 未名(全)

0
管理提醒:
本帖被 cloversus 从 ≡暗香盈袖≡ 移动到本区(2014-08-12)
游历天下是剑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有的爱好,现在已经成了习惯,虽然有个豁然之境说是家,其实也不过是无处想去时的歇脚处。剑子交友遍天下,但是在哪里却又都是蜻蜓点水的路过,不曾停留。他与背上从未出鞘的古尘,已是天下无双。
今年剑子一路东游,左右无事便慢慢的步行,今天路终于到了尽头,眼前就是广阔东海。说起来,剑子终年游阅却还是第一次来海边,究其原因主要是海边没什么人,就算是先天,饿着肚子也不是件愉快的事,所以竟一直不曾来,终是觉得遗憾,因此今年下了决心一路野食,还是来了。
离着老远,就能闻见海水的腥味合着浓重的水汽,空气异常的清爽。来到海边,看见海水轻柔的一浪浪刷着沙滩,剑子禁不住用手去触海水,意料之中的冰凉刺骨,毕竟已经入冬。忽然水面飘来一丝红色,从剑子指间游过,渐渐越来越多,越来越浓。
是血?剑子皱眉,沿着血丝飘来的方向,转过岩石,看见一个紫衣人倒在海里。快步走近,这才发现,原来这人竟是赤裸的,方才离得远,他的紫色长发披散在身上,剑子竟以为是衣服……
紫发人侧卧着,头发和海水遮住了脸,剑子怕他被水淹死,将他上身抱在怀里,他身体冰冷如身下海水,剑子怀疑他已经死了。将他乱发拢在耳后,这才看清了紫发人的脸,这一眼便是一世纠缠。
看清楚的瞬间,剑子竟再移不开视线,这个人美到无法形容,无以附言,现在大概是失血过度,脸色苍白,眉间一线朱砂龙纹,就变得很引人注目。剑子就这样看着他,直到双腿酸痛,才想起自己是来救人的,用拂尘敲敲脑袋,自嘲道:“都几百岁的老道士了,竟然面对个男人失态至此,好在没人,不然真要自沉东海了。”
紫发人上身没有一点伤痕,但血源确实在此,伤口多半在腿上,他下身完全泡在水里,再这样下去,早晚血尽人亡,剑子准备把他抱起来,至少找个干燥的地方包扎下伤口,“也许在我发呆的时候,他就已经失血过度了”剑子尴尬的想,伸手去拢他的腿,却觉得触感很奇怪,像是……鳞片?!剑子一手揽肩一手搂腰,将紫发人抱起,没了海水遮掩,这才发现怀中人腰部以下竟是蛇尾,覆盖着紫色鳞片,阳光下闪耀着五彩华光,尾部很长,剑子站着看样子也只托起一小部分,大部分仍然落在水中。
“这么说他是海妖?”剑子犹豫了,如果是海妖带上岸会不会缺水干死?但是他尾上伤口极深又阔,就这样泡在水里非要失血致死不可,两害相迫取其轻吧。剑子迈步准备带他上岸,大概是扯动了伤口,紫发人皱了皱眉,轻哼一声居然醒了。睁眼看了看剑子,他的眼睛竟是迷人的金色,起初还有点迷茫,长睫微颤,剑子又有点失神了。但很快紫发人眸光聚敛,目中含怒,“汝放肆!”紫色巨尾卷着海水砸向剑子,这样,剑子总算看清那紫尾的全貌了,如果没看错,那样的尾鳍、侧鳍,该是龙尾!那么他是龙神?!剑子的确是放肆了,欲哭无泪。但有句名言不是这么说的吗,“撕破皇帝龙袍是死,把皇帝直接压倒X了也是死”,所以反正都放肆了,干脆放肆到底,看着龙尾卷着巨浪扑至眼前,剑子也没有放手,反而结出法印弹开了海水。这一动龙尾处的伤口彻底裂开,鲜血几乎是喷洒出来,得龙血之润,附近海草鱼群,多有化灵者,海面如同煮沸的茶,翻腾不已。
“汝还不放手?”紫龙眼中几乎喷出火来,无奈流血过多实在是没力气。剑子有些无赖的笑道:“你这小蛇,受了伤还这么不安分,小心我把你烤来吃了。”说完抗起紫龙上了岸,“汝!”紫龙生来便是海中储君,修养极好,此时居然想不出词来骂人,怒发冲冠,气血上涌,看起来脸色倒是红润了许多,与方才相比又添三分颜色。上岸找了块干燥的地方,居然真的生起火来,刚要发作,却看见剑子坐在尾部伤口旁边,开始小心的清理伤口,然后撒了药粉上去,因为伤口实在太长,一整瓶全撒上去也不够,于是又翻出第二瓶,撒完第二瓶总算止住血了,“汝撒了什么?”第二瓶药粉撒在伤口上,有一点刺痛。
剑子转头看看紫龙微皱的眉,顿了一下,“调料。”    
紫龙气得头发都飞起来,甩尾就扫,这回剑子毫无防备,打个正着,一下子被抽的飞出十来丈远。
折腾到现在已经筋疲力尽,剑子走回来的时候,紫龙已经卧在火边睡着了。剑子脱下外袍盖在紫龙身上,紫龙的长睫毛不易察觉的颤了颤,剑子淡淡一笑,便也靠在身旁的石头上睡着了。剑子醒来的时候,紫龙不见了,衣服盖在自己身上,枕着的大石上放了块晶莹的龙头玉,玉石入手温润,在这初冬的天里,居然觉得微温,想来应是块宝玉。看着紫龙睡卧的地方,如果不是手中的玉,真要以为是黄粱一梦了。
此后,剑子在东海之滨流连半月之久,但是再没见过紫龙,就连那天因紫龙之血化灵的海妖精怪也一只没见,剑子真的开始怀疑是自己大梦未醒,世间竟会有人美至如此吗?哪怕是龙神……
东海之行惹得一身寥落,再无心游走,回去豁然之境吧。踏在通往豁然之境的小路上,抬头间发现不知何时竟分了岔路出来,我有这么久没回来了吗?想想上次回来该是十年前,也难怪。向左是去豁然之境,那向右是通向何处?一时好奇,脚步右转,小路尽头是一座与空旷的豁然之境完全相反的华丽庄院,院墙高筑,隐约可见里面亭台楼阁,雕梁画栋,正门牌匾高悬,上书四字:疏楼西风。
剑子站在门口有点犹豫,就这样进去是否过于无礼?还是改日写了拜帖再来吧,正要回去,疏楼里走出个端庄的女子,“这位先生请留步,吾主请先生进入一叙。”
“哦?”剑子随女子绕过正厅来到后院,“禀主人,客到。”女子对一名紫衣人施礼,说完便躬身退下了。剑子正要开口,不想紫衣人抽剑就刺,剑上劲力霸道强横,剑子行走江湖至今所遇无出其右,情急之间背上古尘铮然出鞘,架住这势力万钧的一剑,这才抬眼看了紫衣人面貌,“是你!”
紫衣人双目含笑,“正是吾,东海龙主,华丽无双的疏楼龙宿。”
剑子亦笑,“在下剑子仙迹。”
*****************************************************************
剑子住在豁然之境的日子越来越多,比住在豁然之境更多几倍的时间,是蹭在疏楼西风,在疏楼好吃好喝,于是越发的不想走了。龙宿偶尔去豁然之境,在龙宿看来豁然之境寒酸的无法踏足,所以为了偶尔能来坐坐,龙宿为豁然之境添置了一张软榻,铺了白毛软垫,又建了个茶亭,无论如何茶还是要喝的,最后简单的竖起了篱笆和大门,现在的豁然之境总算像点样子了。
自从疏楼再见剑子就觉得龙宿有哪里不一样,仔细想原来是龙宿的体温,记得当初在东海时,龙宿几乎与海水同温,现在龙宿的体温却似乎与常人无异。询问下才知道,那时正是龙宿由幼龙向成龙蜕变的关键时间,却不想蜕变中途被人偷袭,所以才伤重昏迷。如今蜕变完成自然化人为人,还龙成龙。
龙宿初涉人间,什么都好奇,正好剑子又喜欢四处游历,再次出发身边多了个华丽的紫衣美人,貌美又多金,无论怎么想也是捡到宝。相处的久了,慢慢开始了解彼此,剑子是真真正正的穷人一个,龙宿真的疑问,穷到这种地步,是怎么活下来的,居然还活的很好,不提种族,单就身手根基居然与龙宿不相上下,剑子也是个好人,与他携手并游天下,见他做的最多的是雪中送炭,锄强扶弱,若有求于他,多半不会拒绝。而龙宿则刚好相反,他是东海君主,如今踏足苦境,挥手建起儒门天下,钱多的无论怎样挥霍也花不完,每每出游必定是一路豪华,而且必须是最豪华,即便如此龙宿也只觉得勉勉强强。龙宿任性又极端,毫无善恶概念,无论何人何事,只要看不入眼,就完全看不见,哪怕你死在他面前,他也不会看你一眼。剑子常觉得龙宿的心性某种程度来讲,如同新生稚子。
“龙宿,今日为何不救那人?”剑子为龙宿斟茶,虽然穷酸但居然泡的一手好茶,“吾为何要救他?”龙宿举杯轻啄,毫不在意,“救他在你不过举手之劳,而且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种话题剑子与龙宿不是第一次讨论,但是今天是第一次如此正式,因为今天第一次,因为龙宿的见死不救真的死了人,就在刚才。两人游云山,二人分别从东西两侧上山,约定在山顶会和,慢的那个负责泡茶,快到山顶时,有一人不慎从西峰跌落,西侧正是龙宿,那人几乎与龙宿擦肩而过高声呼救,龙宿自然如往常一般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直冲山顶,竟以毫厘之差赢了剑子。剑子听到有呼救声便问龙宿,龙宿却说,是啊刚才有个人掉下去了,剑子当下没了观云的兴致。
“龙族不在轮回之中,要浮屠何用?”
“龙宿,因帮助别人而被人感谢,做人的快乐正在于此。”
龙宿看向剑子的眼神是完全不能理解的茫然,剑子叹气,看来这个问题要花上好些时间来慢慢教导了。
剑子与龙宿一同游历江湖差不多两百年的时候,龙宿捡了个女孩子,只知自家姓穆,于是龙宿赐名仙凤,从此回转疏楼鲜少走动。历游天下又成剑子一人,不同的是,心中有所挂念,无论何时回去,那人总在那处等候。三尺秋水尘不染,然而在与龙宿重逢时便已出鞘,天下无双,如今有他比肩,剑子岂恋无双。
本以为这一生可以就这样渺游山水间,想念时便回去见他,谁想江湖中不知何时出了个魔龙祭天为祸,据说实力极强,手段智谋皆为上乘,现今无人能与之抗衡。剑子有心出力,但心中却又隐隐担忧,总有预感,插手此事眼前的生活便会一去不回。让剑子意外的是,龙宿对此人颇为关心,居然主动问起,“龙宿,你认得此人?”
“也许认得。”龙宿口气悠淡,但金色眼瞳中却闪着凶戾的光,太了解龙宿,这个魔龙祭天定然与龙宿有仇,此事就算剑子不管,龙宿也不会罢休,剑子无奈,时也命也……
终于,借蜀道行一事剑子入世,龙宿紧随其后,第一件事就是截杀魔龙祭天。
“是你,龙宿?!”魔龙一惊。    
“不错,正是吾。”龙宿唇角带笑,眼神却冷冽泛着杀意,“汝在吾之龙尾上的一爪,吾要好好回敬。”
“你扫断我左边龙角,龙宿,你我该算扯平了。”
“扯平?汝当时可是想吃掉吾啊”,龙宿冷笑,“汝接吾一招,吾便算做扯平,如何?”
“龙宿你……”不等魔龙说完,龙宿迅速出剑收剑,剑气洞穿魔龙咽喉,扫下魔龙头颅。“嗯,这样吾就勉强算作扯平吧。”龙宿带着仙凤化光而去,却没注意魔龙尸身微微晃动。
魔龙祭天死,江湖如何龙宿再不关心,但是剑子关心,叶口月人之祸来势如山倒,佛剑踏入时空之门,带回三十年后灭绝希望世界的景象,嗜血者暗中动作,正酝酿更可怕的风暴,这些剑子全部都关心。终日奔波,为救蜀道行,为驱逐叶口月人势力,许久没有时间停下来休息,回转疏楼去看龙宿,心中虽然思念,但总不及眼前事要紧。
细数日子,自剑子入世便再不曾踏入疏楼,龙宿竟莫名有些怒意,汝要驱走九幽,吾偏要保她,看汝如何?九幽上门寻求庇护,龙宿赌气竟真的为她指点。
“他又在任什么性?”剑子摇头叹气,来到疏楼,龙宿正在院中纳凉,见剑子来也不起身,剑子一看便知,果然是在生气,“哦,这不是先天人剑子仙迹,真是有失远迎。”龙宿站起来微微欠身,“呃,龙宿好友,几日不见可还好?”剑子不由得额角挂冷汗。
“哦,原来竟是旧友,汝看吾,许久不见竟将汝忘记了。”龙宿用团扇轻轻敲头,剑子冷汗大颗大颗落下来。“这……龙宿啊,麦计较这么多啦,嗜血者之祸眼看将起,如果不早做绸缪,灭绝希望的世界不可避免。”擦擦汗迅速岔开话题。
“与吾何干?”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龙宿,若真到那一日你我岂能独善?”剑子皱眉,数百年来龙宿仍旧是这个样子,无论剑子如何讲,龙宿仍是不关心,许久以前剑子就放弃对龙宿这方面的教育,剑子常想也许龙宿作为龙神根本无法理解人类的情感,每每如此想,心中总有失落。
“汝与吾吗?”龙宿紫扇掩了唇边笑靥,“真到那时吾带汝去东海住。”
“龙宿,我的水性还没好到可以住在海里。”剑子扶额。
“那等赶走嗜血者,汝陪吾回东海如何?吾也许久没回去了。”听龙宿的语气是要插手帮忙?“好啊。”剑子忙不迭回答道。
叶口月人自佛、龙、剑三先天压境悬空岛就大势已去,很快回到叶口之间,这样嗜血者也终于由暗转明,显露在台面上。佛剑自三十年后带回残缺嗜血年纪,“中原叛徒,龙……”如今魔龙死,龙宿又向来无正邪之念,种种不利矛头渐渐指向龙宿,唯有剑子不以为然,龙宿从不属于中原,何来中原叛徒之说?
“龙宿,现在证据对你多有不利,你暂回疏楼,嗜血者之事你先回避一下吧。”佛剑如是说,与佛剑也是数百年的交情,是这世间除剑子外,龙宿少有的关心之人,明白好友难处,回避便回避,龙宿从未正眼看世人,世人如何看他更是不曾在意,但既然佛剑这样说自有用意,龙宿倒也乐得几天清闲。少了龙宿,人手更是捉襟见肘,剑子、佛剑忙的团团转。
清闲了几天,龙宿的日子又无聊了。这天,仙凤呈上一封书信,署名竟是闍皇西蒙,“哦?趣味了。”信中内容很简单,约龙宿明晚闍城饮宴。筵无好筵,不过左右无聊,就去看他有何玄机。
龙宿准时赴约,闍城城门大开,西蒙亲自出迎,与西蒙并非初次见面了,对于这个异族强者龙宿十分感兴趣,“龙宿赏光,蓬荜生辉。”西蒙牵过龙宿的手,轻轻印了个吻上去。
“如果吾记忆不差,这该是对女士的礼节吧?”
西蒙扶了扶帽子微笑道,“抱歉,面对美人情不自禁。”龙宿却也不怒,迈步进了闍城,舞会因为龙宿的到来而暂停,西蒙在高台上郑重介绍了龙宿,以闍皇之友的身份,龙宿冷睨着这些嗜血贵族,果然除了西蒙全是无聊之辈。舞会重开,西蒙引龙宿在一旁落座,高脚杯中注入十六岁处女之血,龙宿扫了一眼淡淡说,“不合吾胃口。”
西蒙习惯性的整了整礼帽,“是我疏忽了。”挥手叫人端上沉放百年的葡萄酒,那酒倒在杯中同样鲜红如血,龙宿浅尝一口,味道香醇确是上品,放下酒杯笑道,“闍皇今日相约,想必不为品酒。”
“今日邀龙主前来是为结盟。”西蒙也爽快,“龙宿在人类眼中也同样是异类吧。”
龙宿皱眉,西蒙为何能道破吾之真身?吾之幻化绝无破绽,若不是剑子相告就连佛剑也不得而知,西蒙从何知晓?“汝这种说法真让吾不快。”龙宿随手拿起酒杯又饮一口,“与汝结盟有何好处?”
“好处嘛,”西蒙淡淡一笑,“黑暗世界来临之后,一方清静之地如何?”
西蒙,汝真是好自信,这样的好处若是旁人定然恼羞成怒,但于龙宿而言确实是好处,虽然并不稀罕,但对西蒙本人却颇有好感。龙宿哈哈大笑,“开出这等好处,真是意外啊。”着实赞赏西蒙。就在这时闍城大门轰然倒塌,音乐戛然而止,剑子、佛剑带领中原群侠杀入闍城,相谈甚欢的西蒙与龙宿正坐在最豪华的座位上,位置显眼得很,无论谁进来也会一眼看见。
“龙宿?!!”剑子与佛剑皆是一惊。
西蒙缓缓起身,轻轻对龙宿说,“现在我该对你出手,证明你的清白吗?”
“若汝即刻自尽也许可以。”龙宿放下酒杯起身,“多谢汝之美酒。”
“请。”西蒙依然很绅士的送龙宿出城,本该即刻爆发的厮杀,却被两人缓慢的节奏压制了,龙宿出了城转身看了一眼剑子,最后却是还给西蒙一个临别笑容,剑子的愤怒瞬间爆发,直取西蒙。
龙宿缓缓的走着,闍城内的搏杀声依然清晰,佛牒开启、古尘出鞘,龙宿都听见了,甚至还能听见西蒙低沉的笑声,但是他都不在意,唯有剑子怀疑的神情定格在眼前。“原来是汝!”自一踏进闍城就有一股熟悉的气息,但是在闍城中被嗜血者的气息掩盖了大部分,有些混乱了龙宿的感觉,如今一路来到城外,气息终于鲜明起来。龙宿话音一落,一道金光自背后袭来,龙宿闪身躲过,抽剑出鞘紫光大盛,一个人影显出形来,竟是魔龙祭天。“难怪西蒙知道吾之真身,今日剑子等人的出现也是汝之谋划?”
“龙宿,你我本是同族,今日你若与我联手,当日一剑我不与你计较。”
“汝是人龙混血吧,吾何时与汝同族了?”龙宿轻笑,“汝欠吾的如今不是一剑可以扯平了。”龙宿杀意怒气起极招上手,三十回合便将魔龙搅碎紫龙刃下,取其龙元碾碎扬尘。
回到疏楼,辗转难眠,总有一口气堵在胸口。第二日剑子来访,劈头就问,“龙宿,你为何在闍城?”龙宿立时怒火上涌,“汝认为是如何便是如何了。”
“你!”剑子气得拂袖而去。
剑子一踏出疏楼,龙宿便一招平了所有楼阁。“世间人皆可疑吾,独汝不能!”
------------------------------------------------------------------------------------
未来光明永失邪子是关键,如今邪子已得一半邪兵卫之力,又得九幽功法,实力大增,要趁他还未变为完全嗜血不死之身前及早除掉,若来日吸收西蒙力量完成进化必成大患。剑子、佛剑与佛子拟定计划,将邪子诱出围杀。“嗜血者之间多少会有感应,何况是父子,若邪子有危,西蒙必然来救,所以一定要快。”老查理提醒道。
“疏楼龙宿既然加入嗜血者阵营,不可不防。”傲笑补充说,听完剑子心中一颤,龙宿,你真的是叛龙吗?“我去探探龙宿虚实吧。”剑子化光飞去疏楼。
跨进疏楼剑子惊愕,昨日还富贵华丽的疏楼西风,如今夷为平地,满园梨花尽数零落,忽然一种不安惊落心头,如此决绝的手段,龙宿要做什么?
-------------------------------------------------------------------------------------
围杀邪子中原正道精锐尽出,希望赶在西蒙来援之前完成,即使不能西蒙赶来,也可保障退路。以另一半邪兵卫做饵,邪子自恃力强又有西蒙后援,竟独自前来。邪子力量确实强横,仰仗邪兵卫之力,周旋于中原群侠围攻之下仍可自保,但终究人单势孤,何况如今还未进化为真正嗜血者,渐渐力气不支。西蒙身在闍城亦有所感应,立即亲身来救,走出不远一人拦住去路,紫色华衣珍珠为饰。“原来是龙宿。”西蒙眯起眼睛。
龙宿欠身,“是吾,多日不见。”
时间紧迫,龙宿拦路意图立场都已摆明。褆摩脾气暴躁,提剑便杀转头对西蒙说:“去救邪子。”西蒙犹豫了下,“小心。”说完准备离开。
“凭汝,也想拦住吾?”龙宿挥剑便是极招,招中蕴含龙气,褆摩一下被卷出三丈,西蒙飞身回转,接住落下的褆摩,刹时变化形态张开獠牙利爪,褆摩随后变形。龙宿发现褆摩与西蒙之间隐隐有力量流动,褆摩的伤势已经好转不少。原来这就是生命共同体,看着他们龙宿莫名羡慕。
----------------------------------------------------------------------------------------
呼唤西蒙久久不来,心中不免焦急,邪子手上迟了半分,被剑子一剑条挑去右臂,但是邪子却并未呼痛,而是惊声叫道:“父皇!”几乎同时闍城方向传来震天龙吟,紫色龙气冲入云霄。
“是龙宿!”自从龙宿失踪,剑子心中便担心不已,如今不安更是无限阔大。
“红尘轮回!”趁邪子分神,傲笑红尘使出禁招,欲一举击杀邪子,剑气飞出同时,三支弩箭破空而来,傲笑全力出招,变招不及,闪过两支第三支却穿胸而过,立时血溅五步,倒地不起。佛剑挥剑斩向暗箭来处,浩大真气虽未一招斩杀暗袭者,却除去屏障,来人竟是影十字!那么中原叛龙,果然是魔龙祭天!
剑子众人赶到闍城时,只看见交叠在一起的黑白两套礼服,和浑身浴血的龙宿。
“吾……本想回去东海,现在回不去了……”龙宿在剑子怀中渐渐冷了,紫色光华微微闪烁,现出紫龙本体来,但是虚淡如影,转瞬飞散。
“龙……宿……”剑子怀中再无一物,哪怕一缕紫发……
“你是罚我不该怀疑你吧?龙宿,剑子知错了,剑子……知错了……”剑子低声呢喃……
龙宿曾说过,龙族跳脱六道轮回,那么如今你在何处?我要如何寻你,纵剑子有来世,还能找到龙宿吗?
-----------------------------------------------------------------------------
龙君不在,东海无人约束,海水泛滥瞬间淹没近海村落,水位持续上升,中原顿失大半。
水患与嗜血者相比,人力完全无法抗衡,中原损失极为惨重。淹没中原大半土地人口之后,海水终于不再上涨,却也不退终日大浪凶猛,直到十年后,有人在海面上看见白色华光一闪而过,几日后海水便慢慢退去。
“定是有新君孕生,海水才会退去。”剑子看着渐渐退走的海水说,“如今,我也可以放心走了。”
“剑子,当时你便是在场又能如何呢?”佛剑劝道。
是啊,去了又能如何?以我之力,改变不了历史,“但是佛剑,当时我若在场,如今定不会一人在此。”剑子转头笑道。
“啊!”佛剑无奈,“如此,你去吧……”
“别了。”剑子踏入时空之门,慢慢走向十年前那一战,忽然时空混乱,前路扭曲不明起来,“剑子,汝要哪里去?”如此熟悉的声音,绊住了剑子的脚步,转过头来,那紫衣人正执扇轻笑,“今夜天高星明,陪吾赏星可好?”剑子脚步不由跨去,一步之后人已在疏楼,龙宿正站在茶亭中,眉目依旧,笑容如昔……
佛剑守在时空之门入口十日,直至关闭,剑子未出。未来也没有任何改变,那只有一种可能:剑子迷失在了未知的错乱时空中……
[ 此帖被think在2010-04-24 10:25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kkyyo123) f&e:……很萌……
  • 珍珠:+3(狡童jun) 423...OTL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剑龙
    儒门闲阶拾落花
    顶端 Posted: 2010-04-21 15:10 | [楼 主]
    beibeipet
    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576
    腹黑: 326 点
    珍珠: 1815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611(小时)
    注册时间:2010-01-22
    最后登录:2014-10-09

    鲜花 [5] 鸡蛋 [0]

     

    哎。。这个结局也算另一种圆满吧,不过心情沉重啊,虽然圆满但毕竟是虚幻啊~~不过只要剑子和龙宿能够厮守一生就算是虚幻又如何!!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04-22 01:43 | 1 楼
    吞佛月
    一步黄泉一步天,九幽冥府月成仙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16
    腹黑: 126 点
    珍珠: 1736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25(小时)
    注册时间:2008-07-06
    最后登录:2019-07-23

    鲜花 [0] 鸡蛋 [0]

     

    妈呀,看的我伤心死了。。。虽然结局貌似是在一起了
    可是。。。可是为什么心里还是那么的不舒服呢
    想着剑子看着龙宿在自己怀里灰飞。。。抱头
    好虐=【】=
    未知的错乱时空中再度相遇,不知是镜花水月否,但可以肯定这就是剑子最想要的。。。
    想到一句诗词: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剑子,汝来了!


    殴打作者,再亲吻作者,接着擦泪狂奔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醉卧春风扶栏处
    顶端 Posted: 2010-04-22 13:53 | 2 楼
    儒门丫头
    儒门闲阶拾落花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5
    腹黑: 67 点
    珍珠: 1714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小时)
    注册时间:2009-05-30
    最后登录:2010-05-15

    鲜花 [1] 鸡蛋 [0]

     

    回楼上两位亲:

    最后这结局。。。。确实是镜花水月OTL。。。。

    只是主人一点灵识不灭,写这篇的时候正被河图大人的《倾尽天下》虐的死去活来,所以这篇的结局就是那句“梦中楼上月下,站着眉目依旧的你啊,拂去衣上雪花,并肩看天地浩大……”

    麦打吾啊    吾也是很桑心啊(桑心你还这么狠,被殴飞~~)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儒门闲阶拾落花
    顶端 Posted: 2010-04-22 23:13 | 3 楼
    若若
    彩虹尽头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372
    腹黑: 372 点
    珍珠: 1803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66(小时)
    注册时间:2008-07-28
    最后登录:2020-06-09

    鲜花 [0] 鸡蛋 [0]

     

    我悲伤了...今天4.23上来找甜头了,没想到竟然被虐到...>-<
    最后是龙宿残存的灵识啊,唉,龙宿就是这样执着的让人心疼,就让剑子永远迷失在错乱的时空中吧,没有江湖纷扰,一直同守在疏楼西风,这虚幻就一直继续下去吧,镜花水月的幸福也是一种幸福啊,如果永远这样,虚幻和真实又有什么区别呢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情切切良宵花解语
    意绵绵静日玉生香
    顶端 Posted: 2010-04-23 13:46 | 4 楼
    kkyyo123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653
    腹黑: 339 点
    珍珠: 1831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748(小时)
    注册时间:2008-06-06
    最后登录:2018-12-25

    鲜花 [77] 鸡蛋 [0]

     

    那個殘存的靈識飄蕩在時空之間吧,然後劍子踏入時空,於是那個靈識便捕捉到了劍子的氣息……
    這樣也不錯,在一個特異的時空中 劍龍兩人不再受外界影響,只有彼此,天長地久的也算是欣慰了……
    很萌……
    尤其是前面 調味料 笑死我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http://kawaisusu.w1.shbiz.net/read.php?tid=6570剑龙本《登云》等正式DM汇款!
    顶端 Posted: 2010-04-23 23:05 | 5 楼
    ruka660101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90
    腹黑: 101 点
    珍珠: 1714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361(小时)
    注册时间:2009-12-12
    最后登录:2021-03-28

    鲜花 [6] 鸡蛋 [0]

     

    一句(汝放肆)開啟了劍龍之間百年的情緣.

    一句(龍宿.你為何在闍城)抹煞了彼此的信任.

    一句(世間人皆可疑吾.獨汝不能)說明了龍宿對劍子的重視與痛心.  

    一句(龍宿.劍子知錯了.劍子......知錯了)道盡了劍子無限的悔恨與傷心.

    一句(劍子.汝要哪裡去)絆住了道者的腳步.也綁住了道者的心.

    劍子如願的見到了心繫之人.即使是鏡花水月.
    也依然讓他心甘情願的沉迷其中.不願醒來.

    文的結局讓人感到淡淡的悲傷.
    縱然知道劍龍兩人在那未知的時空中會過的很好.
    可是.......唉.

    而在未來轉世後的龍宿要怎麼辦呢.
    去哪找個劍子陪他共飲逍遙.一世悠然.
    [ 此帖被ruka660101在2010-04-24 05:45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5(think) 回覆用心。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04-24 04:32 | 6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疏楼梦宴

    Time now is:11-29 23:47,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