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2345» Pages: ( 1/16 total )
本页主题: 06.01  伴君眠 番外1《花好月圆夜,翻云覆雨时》    135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雅贼偷心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08
腹黑: 114 点
珍珠: 1732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64(小时)
注册时间:2010-02-20
最后登录:2011-11-19

鲜花 [4] 鸡蛋 [0]

 06.01  伴君眠 番外1《花好月圆夜,翻云覆雨时》    135F

0
世人毁吾,谤吾,轻吾,笑吾,吾都不在乎,吾只要一人懂吾。

《伴君眠》








棄天帝血洗神州,神州大地岌岌可危。四根神柱崩塌了三柱,天下蒼生皆在水深火熱之中煎熬。

定禪天,霧氣彌漫。

眾人皆靜默地守著淨蓮池中。

池中之人端坐蓮花之上,面色玉白,嘴唇青紫,整張臉顯得憔悴不堪。

素還真上次與棄天帝大戰失勢,元氣大傷,險些魂飛魄散。

玄宗、三先天、學海等一干人眾輪流以真氣續命。慕少艾苦心孤詣幫他保住元神,讓他在淨蓮池中療傷四十九天,汲取淨蓮之華。今夜就是素還真出關之日,也是最關鍵的時刻,成敗在此一舉。

此時,素還真的嘴唇顫了顫,豆大的汗珠從他額頭上滾下來。葉小釵不聲不響,輕輕地用衣袖幫他擦拭,又安靜地退到一邊。

慕少艾取出從孤星崖冒險得來的一品蓮,這是喚醒素還真的關鍵之所在。

這一品蓮看似平淡無奇,其花心裏隱藏著一顆還魂丹,吃下它不但可以起死回生,還可以增加數甲子的功力。然而它的藥力太強,稍有不慎服用者會被反噬。所以,是福是禍還要看素還真造化。

素還真的周身緩緩散出真氣,時機已到。慕少艾將一品蓮放到素還真嘴邊,緩緩地將還魂丹遞到他口中,不料此刻突生變故!守在池外的疏樓龍宿倏忽間跳入池中,迅速奪去一品蓮,眨眼間不覓蹤跡。

慕少艾驚訝地自言自語:“這是幻術?龍宿怎會使用幻術?”

眾人還沒有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只聽葉小釵長嘯一聲,立即向龍宿追去。

劍子仙跡沉默片刻,也隨之追去。

葉小釵和劍子仙跡二人追至竹林之中,前方的龍宿忽然停住腳步,背對著二人。葉小釵提起劍向前挪步,劍子仙跡攔下他,道:“小心有詐。”葉小釵卻顧不了許多,他現在要做的是拼盡全力將一品蓮奪回,因為這是素還真還生的唯一希望!

長劍揮舞,在陽光下折射出皓白之光,一道銳利的劍氣直直刺向疏樓龍宿,他卻佇立不動。

劍子見狀倒吸一口冷氣,緊張地喊道:“龍宿……”

只見“倏”的一聲,劍氣穿透龍宿的身體,“龍宿”消散在空氣中。

得知前方幻像並非龍宿本人,劍子露出釋然的表情,連他自己都有些莫名。

眨眼功夫,又一“龍宿”從後方襲來。

佛劍及時趕來包抄,打開佛牒,喝道:“殺生為護生、斬業非斬人!”攢聚掌力,向龍宿襲去。一場混亂的刀光劍影之後無數個幻像皆灰飛煙滅。

“幻術,又是幻術。”劍子仙跡眉頭輕促,語氣裏聽不出任何情緒。

“赫……”葉小釵按捺不住心中怒氣,他揮舞著長劍,劍氣所及之處草木皆毀。

葉小釵收斂劍氣,如風般疾馳。劍子與佛劍也當仁不讓緊隨其後。

其實劍子比任何人都更想尋得龍宿,因為他比任何人都想知道真相。

此時三人來到一處三岔口,葉小釵以劍為筆寫道:分頭行事。

劍子忙不迭抓住葉小釵胳膊脫口而出:“不可,危險!”

實際上心裏卻是另一番打算。龍宿對上盛怒之中的葉小釵,全身而退的把握不大。

正在僵持之時,令三人訝異的事情又發生了。

劍子定定地看著前方石階,龍宿輕搖玉扇神色悠然地緩步而來。

看到眾人皆凝視著他,他揶揄道:“你們的臉色怎麼那麼難看,難道不歡迎吾?”

佛劍低聲道:“龍宿,汝竟敢回來,好膽魄。”

“吾有何不敢?”

葉小釵長劍出鞘,淩厲的劍氣直擊龍宿胸口!本來如此近的距離以葉小釵的劍術,龍宿非死即傷。熟料劍子古塵一出,替龍宿當下這一劍。

龍宿錯愕之中緩緩回過神來,疑惑地問:“葉小釵,汝這是何意?”

“啊……”葉小釵臉上露出痛苦而絕望的表情,他提起劍想再出殺招,卻被劍子勸下:“吾覺得此事有蹊蹺。”

龍宿不解:“到底發生何事?你們一個個都怪裏怪氣的。”

佛劍見龍宿一臉無辜的表情,不解其意。莫非……剛才那人竟不是龍宿?

佛劍沉聲道:“方才素還真欲服下還魂丹之時,忽然有人將一品蓮奪走,素還真生還無望,藥師心血前功盡棄。”

龍宿大驚:“那個人是誰?”

佛劍道:“那個人看起來像你。”

“我?”

劍子解釋道:“他奪去一品蓮之後利用幻術逃之夭夭。據我所知擅用幻術者,除了素還真,還有魖族的人。方才那細作扮作你的模樣,竟然連我都被矇騙了過去。若不是你恰好回來將此事澄清,明天恐怕要擔下謀害素還真的駡名,全天下的人都會追殺你。”

“竟然發生這種事。素還真有救嗎?”

劍子道:“我們先回去看看素還真怎麼樣了。”

三人回到定禪天 ,卻見眾人圍在淨蓮池外低頭不語。

眾人見龍宿折了回來,皆作勢圍剿龍宿。劍子攔下眾人,費舌解釋一番,有些人將信將疑,礙於劍子仙跡的顏面也只得作罷。

素還真面無表情地坐在凈蓮之上,面色青灰,如同石木。

“唉……怎會如此。”龍宿走到淨蓮池前問道,“素還真無救嗎?”繼而將目光投向慕少艾。

慕少艾歎息道:“給我一點時間,或許……”

龍宿歎道:“本來是想助眾人一臂之力幫素還真蘇醒,沒想到他現在這般模樣。唉,吾不勝其悲,先行告退,日後如有需要吾之時,便去疏樓西風尋吾。”

龍宿轉身離去,發絲如緞,衣袂飄然。

劍子仙跡看著他離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 此帖被雅贼偷心在2010-06-01 08:29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莫怀璧) f&e:坐大人此坑中很久了 ..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02-26 23:46 | [楼 主]
    taxation
    当时只道是寻常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636
    腹黑: 323 点
    珍珠: 1717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43(小时)
    注册时间:2009-03-15
    最后登录:2013-09-22

    鲜花 [3] 鸡蛋 [0]

     

    这是未完待续?
    看《伴君眠》这标题总觉得仿佛不会是HE的样子……一开头又是这么惊心动魄的境况,莫非真会是悲文?
    不过,看到剑子相信龙宿且心系龙宿的样子~~很是欢喜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狡童jun) >O<素隨陷害龍宿?!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02-27 00:00 | 1 楼
    雅贼偷心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08
    腹黑: 114 点
    珍珠: 1732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64(小时)
    注册时间:2010-02-20
    最后登录:2011-11-19

    鲜花 [4] 鸡蛋 [0]

     

    Quote:
    引用第1楼taxation于2010-02-27 00:00发表的  :
    这是未完待续?
    看《伴君眠》这标题总觉得仿佛不会是HE的样子……一开头又是这么惊心动魄的境况,莫非真会是悲文?
    不过,看到剑子相信龙宿且心系龙宿的样子~~很是欢喜啊~~


    谢谢观文:-)
    伴君眠,伴君眠--就是日、日滚床单的意思  :-) 开个玩笑。一定是he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02-27 00:34 | 2 楼
    撷香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86
    腹黑: 102 点
    珍珠: 1725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752(小时)
    注册时间:2009-12-12
    最后登录:2015-10-15

    鲜花 [5] 鸡蛋 [0]

     

    看到LZ的回复我吓到了……好担心主子的身体,=  。  =,只是希望剑子大仙能够将对主子的信任进行到底(虽然很难),只要主子和先生幸福就好了,另,期待LZ的更新……拜年。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02-27 14:45 | 3 楼
    七宝宝
    流水照落年 须臾美人迟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86
    腹黑: 103 点
    珍珠: 1725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08(小时)
    注册时间:2009-12-02
    最后登录:2014-11-14

    鲜花 [2] 鸡蛋 [0]

     

    扑过来看~好命苦的饼饼~不过我相信以饼饼的多福多寿~素一定不会有事的~
    而且么~主子也肯定不稀罕那什么莲之类的~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花开花落 生死有时 歌尽桃花不如归 去时方知 因果皆无 空而已
    顶端 Posted: 2010-02-27 20:02 | 4 楼
    猫猫叨叨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19
    腹黑: 71 点
    珍珠: 1713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5(小时)
    注册时间:2009-07-25
    最后登录:2010-09-04

    鲜花 [1] 鸡蛋 [0]

     

      相信并坚信素大饼没事,有事就不是素大饼了= =
      坚信咻咻不会做没理由没好处的事,于是那胆敢裁脏咻咻的到底是谁?
      剑子满护着咻咻的,这点真美好~~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02-27 21:24 | 5 楼
    雅贼偷心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08
    腹黑: 114 点
    珍珠: 1732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64(小时)
    注册时间:2010-02-20
    最后登录:2011-11-19

    鲜花 [4] 鸡蛋 [0]

     



    劍子回到豁然之境,坐在石凳之上給自己倒茶。腦子裏想的都是方才定禪天發生的意外,有些心不在焉,直至茶溢出來他才回過神來。

    他抿了一口茶,又緩緩放下。往事歷歷在目。

    數日前,他與佛劍為了支撐神柱被困磐隱神宮,內力耗盡,險些有性命之虞。若不是龍宿勞走奔波,請玉陽君用沙融神法救他們,他們二人恐怕早已成為兩尊石像。

    為武林群俠四處奔波的龍宿,為神州支柱費盡心力的龍宿,為救摯友不惜屈尊朱雀殿的龍宿,這樣的龍宿,又怎會陷害素還真?

    可是,樣貌可以裝扮,聲音可以模仿,惟有龍宿的一身傲然氣息,是獨一無二無人能替的。

    “龍宿啊……”

    劍子喟然長歎,儘是失落之意。

    劍子寧願自己判斷錯了。

    如果那人真的是龍宿,他的目的又是為何?他沒有理由殺素還真,奪去一品蓮唯一的目的便是與人交易。

    “糟糕……”

    劍子忽然想起什麼似的,立即起身,匆忙前往疏樓西風。



    穆仙鳳在大堂之上起身恭迎:“先生,許久不見。”

    劍子微微頷首:“龍宿身在何處?”

    穆仙鳳遲疑片刻道:“主人……在內堂休息。”

    “吾要見他。”

    “主人說,他很累,外人不得打擾。”

    劍子輕笑:“仙鳳,你將吾當外人?”

    穆仙鳳面色飛紅,窘迫道:“先生,我不是這個意思。”

    “吾明白,你不方便通傳,吾進去找他。”說罷劍子穿過大堂,邁向偏門。

    穆仙鳳臉色大變,驚慌道:“先生,主人近幾日勞累困頓,多有不便,還請先生原諒。”

    劍子仙跡不顧攔阻,徑直闖入內堂,大門一推,如他始料,被褥整齊,一絲不亂,房內空空如也。

    “龍宿究竟在哪里?”劍子的語氣中難掩焦灼。

    “主人……他……”穆仙鳳吞吞吐吐,左右為難。劍子急道:“連吾都要隱瞞,吾豈會害他!你家主人現在有性命之虞,快告訴我!”

    穆仙鳳一臉憂色道:“主人在十裏亭,正會見朱雀殿的人。”

    “朱雀殿的人?”劍子眉頭一皺,收起古塵,腳底生風般拂袖而去。

    待劍子急匆匆趕到十裏亭外,遠遠地看見龍宿和玉陽君二人在亭內談笑風生,推杯換盞,侍從退守左右。

    劍子倒懸之心這才放下。他本以為自己會看到一場刀光血影的殺戮。

    見二人相談甚歡,劍子也不便打擾,劍子怕二人發現他,不敢靠得太近。輕身一閃,落到一棵古樹之上隔岸觀火。

    相距甚遠,聽不真切,也看不真切,在樹上吹西北風的劍子有些心神不定。



    十裏亭內,侍從為二人斟酒。

    龍宿舉起酒杯,仰頭一飲而盡。龍宿將杯子倒懸,滴酒未剩,以表自己的誠意。

    玉陽君也投桃報李般地將杯中之酒幹了。

    龍宿玩味地看著玉陽君,心念:酒也喝了,東西已經拿到了,怎麼還不走?

    龍宿一隻手在仁中出擠壓了幾下,眉頭輕蹙道:“在下身有不適,軍師若無其他事,容吾告退,恕不相陪。”龍宿起身,伸手道:“請了。”

    玉陽君攔下他,不急不徐道:“龍宿這麼急著走?吾令你厭惡?”

    龍宿淡然一笑:“哪里,哪里。恰逢吾精神不佳,不能與君盡興,還望包含。”

    玉陽君大笑一聲,他也不想繼續和龍宿打太極,乾脆開門見山道:“女帝想見你。”

    龍宿輕搖玉扇:“上次不是見過了。”

    “她還想見你。”

    “她怎麼總是想見吾,莫非她愛上吾了?”

    玉陽君笑道:“哈哈哈……龍首果然快言快語,汝何不親自去問問。”

    “這種可怕的女人,吾避之唯恐不及。”

    “說話切勿太滿,日後求人不難。”

    “玉陽君,吾念在與汝相交一場,勸汝及早脫身,不要玩火自焚。”

    玉陽君冷笑道:“這句話正是吾要對龍首說的,如何?不和我回去,是要吾動手嗎?若是平日吾未必是你的對手,可是現在,你的狀況如何,不必吾點破。”

    龍宿悠然一笑:“多謝汝的關心,吾的身體好得很。”

    玉陽君意味深長地笑起來:“哦,是嗎?未必吧。”

    話音未落玉陽君忽然攢聚掌力,猛地朝龍宿擊出一掌。

    龍宿輕身一避,整個人抵在椽木上。

    環抱雙臂躺在樹上曬太陽的劍子,定睛一看,樹下正上演一場激烈的打鬥。近距離打鬥,一招一式都格外清晰。二人身形輕巧,招式如行雲流水,灑脫自如。

    “好俊的功夫。”劍子不經意間發出讚歎。

    龍宿被玉陽君連連攻擊,雖然疾速還擊,卻顯得有些被動。在玉陽君的圍攻下龍宿漸感體力不支。

    龍宿準備孤注一擲,他雙掌之間攢動力道,霎時間一道紫華光環圍繞周身,擋住玉陽君渾厚的掌氣。正當他運氣反擊之時,忽然覺得胸口鈍痛,最後一掌,儼然強弩之末。

    玉陽君咄咄逼人,龍宿以劍擋招,目光忽然向遠方看去,落在了劍子所棲身的樹上。

    “劍子,還不下來幫吾?汝以為躲得那麼遠吾就不知道汝在?”

    劍子有些驚訝:“這樣你都看得見?”

    “你身上的窮酸氣就算相隔十丈吾都能聞見。”

    劍子從大樹上跳下來,抬起衣袖煞有介事地嗅了嗅。

    玉陽君看到劍子扶著龍宿肩膀,玩味一笑,識時務地收起掌氣,對龍宿笑道:“玉陽君今日就不打擾龍宿與朋友相會,他日在朱雀殿恭迎二位,還請兩位先天賞臉。”

    身形一閃,遁地化沙而逃。

    龍宿推開劍子搭在他肩膀上的手,嗔怨道:“堂堂道門先天,看到好友被圍攻,不伸出援手,竟然躲在樹上喝西北風。”

    “誰規定道門先天不准喝西北風的?”劍子跳抱怨道,“吾風塵僕僕趕去儒門,卻無人招待我飲酒吃飯。吾不喝西北風又如何?”

    龍宿哂笑:“幸好現在是冬天,不然連西北風也沒得喝。”

    劍子收斂輕浮笑意,問道:“龍宿,玉陽君找你何事?”

    “女帝看上吾了,要招吾為上門女婿。”

    “要吾陪你去嗎?”

    龍宿輕笑道:“汝要給吾當陪嫁?”

    劍子嚴肅道:“龍宿,不要開玩笑了,告訴吾發生了什麼。”

    龍宿不說話,頓感胸口傳來一陣刺痛,隨即俯下身吐出一口血。

    劍子大驚,傾身扶住他喊道:“龍宿,怎會如此!”

    龍宿瞟他一眼:“還不是因為汝見死不救!”

    “不要說話,不要動怒,護住真氣。”

    龍宿一手抱著龍宿,一手扣在他脈門處,源源不斷地將真氣灌之體內。少頃,龍宿面色稍微有了緩和。

    劍子低聲道:“快回去療傷吧。”

    龍宿垂下雙目道:“吾走不了路。”

    劍子道:“吾的肩膀借給你。”



    劍子將龍宿背回豁然之境,安置在臥床上,將大門緊閉。

    他將龍宿扶正,褪去衣衫,兩個人盤膝而坐,雙掌相合,劍子幫龍宿療傷。一刻之後,龍宿感到有一股渾厚的真氣從掌心竄便全身,渾身溽熱,宛如置身蒸籠之中。

    忽然間龍宿俯身嘔出瘀血,整個人頓感順暢許多。

    劍子收起掌力,扶住龍宿關切道:“感覺如何?”

    龍宿輕輕點了點頭。此刻的他呼吸微弱,面色如玉,被汗珠濡濕的發絲貼在臉上,嘴唇淬了一抹血,將整張臉襯得驚豔而剔透。劍子一看之下心中一驚,立即轉過臉去。

    龍宿伏在劍子身上問道:“吾臉色難看嗎?汝為何避開吾?”

    劍子支吾道:“你……大傷未愈,好好休息。”

    龍宿道:“吾餓,要下去吃東西。”

    “你受了傷,吾來照顧你。你想吃什麼?”

    “吾想吃玉竹紅心、八寶青蟹,吾還想吃芝麻酥糕,喝陳年桂花釀……”

    劍子眉心微微一皺道:“龍宿,這裏是豁然之境,不像疏樓西風那裏應有盡有。”

    龍宿問:“那你這裏有什麼?”

    “只有粗茶淡飯。”

    龍宿長袖一甩,嗔怪道:“那汝還假惺惺地問吾想吃什麼?”

    劍子無奈一笑:“吾只不過和你客氣客氣,沒想到你還真不和我客氣。”

    “哼!”龍宿轉過臉去。

    劍子出去,少頃端來一碗山藥胡桃粥,遞到龍宿手上:“趁熱喝了吧。”

    龍宿定定地看著劍子道:“吾舉不動碗。”

    劍子道:“那吾喂你。”劍子挖起一勺羹遞到龍宿唇邊。龍宿抿了一口,皺起眉來。

    劍子無奈地問:“又怎樣了?”

    “燙。”

    劍子歎氣:“你真的餓了嗎?”說罷吹了吹粥,又喂給龍宿。

    龍宿吃了一口,臉色越發難看:“劍子啊劍子,這麼普通的東西能被汝做的那麼難吃,汝還真有本事。汝一定是故意的是不是!”

    劍子嗤笑一聲,自己嘗了嘗,小聲道:“果然異常難吃。”他揶揄道,“請龍宿大人一定要多多包涵,吾廚藝不精,不及你十分之一,你就將就一下。”說罷又將一勺粥遞到龍宿嘴邊。

    龍宿定定地看著他,沉默許久不語。

    “龍宿,你想什麼那麼入神?”

    龍宿的面容上泛起苦澀笑意,張開嘴將粥吞下,不再任性挑剔。

    劍子啊劍子,即使他日汝與吾刀劍相向,也不要忘記今日曾共飲一碗粥。



    劍子喂龍宿吃完了粥,便將碗筷收起,道:“你好好休息吧。”

    “汝打算讓吾穿著血衣入睡?還有,我一身風塵,不經沐浴睡不著。”

    “這……你等等我,我去燒水。”

    劍子將水倒入木桶之中,試了下水溫,似乎有些涼。又不想讓龍宿等得太久,便用真氣催升水溫,直至溫度合適,他將龍宿喚進柴房。

    龍宿當著劍子的面衣衫大敞,劍子立即轉過身道:“吾守在外面。”

    將門輕掩,在屋外聽到水聲撩人,不禁浮想聯翩。

    “劍子……”

    “怎麼了?”劍子聽到屋內呼喚,緊張地問。

    “吾夠不到後背,汝來幫吾。”

    “這……不太方便吧?”

    龍宿輕笑:“都是男人,有和不便?莫非……汝心中已然對吾產生邪念?”

    “好友莫要開玩笑了。”

    劍子硬著頭皮進去。將棉布沾濕,細細為龍宿擦身。擦至胸口一處瘀紅處,劍子頓了頓,若有所思。

    龍宿仰頭問道:“汝在想什麼?

    劍子訥訥地回道:“沒什麼。”

    “吾洗好了。”

    “吾給你找件乾淨的衣服。”

    “你那些粗布爛衫也配讓吾穿?吾寧願光著身子。”

    劍子將衣服搭在木桶上道:“別胡鬧了。”退身出門,回避片刻。

    龍宿穿好了衣服從柴房裏走出。劍子的衣服穿在他身上略顯寬鬆,晚風一吹衣袂飄然,發絲繚亂,面容俊秀,眉宇間的殷紅之色頓生風情,將臉映得越發動人。

    劍子啞然。自己那破麻衫子穿在龍宿身上,竟也能穿出味道來。

    龍宿哂笑道:“怎麼不說話?汝又在想什麼?”

    劍子低聲道:“沒什麼。”

    龍宿大笑:“哈……吾知道汝在想何事。”

    劍子語氣裏有些無奈:“你不要胡思亂想了。”

    劍子將龍宿扶進臥房,將其安頓在床上,道:“你先睡。”轉身欲走,龍宿一把抓住劍子的胳膊問道:“汝不和吾同睡?”

    劍子道:“吾自然與你同睡,吾這裏只有一張床。龍宿,今晚就委屈你,和吾擠一擠。”

    龍宿小聲地脫口而出:“甚好。”

    劍子沒聽清,問:“什麼?”

    龍宿眉眼間不動聲色:“吾說,沒什麼。”

    劍子將龍宿身子放平,幫他蓋上被子。龍宿的雙臂忽然抓住劍子的手,衣袖脫落,清輝的手臂橫陳於劍子眼前。

    龍宿幽幽地看著他,眸光如水,澄澈見底。本無一絲邪念,偏偏那神色……倒像是有意勾引似的,讓人感覺出情色意味。

    劍子轉過臉,一股燥熱襲遍全身。他慌忙轉身。

    龍宿問道:“這麼晚了汝是要去哪里?”

    “吾去沖個涼。”說罷推門而出。

    龍宿大笑道:“汝倒是哪里熱?”



    待劍子渾身涼透了才回到屋中。龍宿蜷縮著身體假寐,劍子小心翼翼地躺在他身邊。

    同床異夢,各懷心事。

    龍宿霸道,將身體向外挪了挪,恰好貼到了劍子衣服上。劍子忽地感到熱氣襲來,他再次往外挪了挪身體。龍宿不依不饒,又向他擠了幾分,如此這般幾次,只聽“嘭”的一聲,劍子整個人落在地上。

    龍宿“倏”地坐起身,嗔道:“如今吾有傷在身,會將汝怎麼樣?汝那麼怕吾占汝便宜,乾脆睡地上吧。”

    龍宿將劍子的被褥丟到地上,劍子無奈,只好去外頭找一個草席,臨時搭了一個床鋪睡覺。

    窗外月光穿過窗櫺透射進來,地上白晃晃,有如夢幻般不真實。

    劍子滿腹心事,睜著眼睛一直沒有睡著。

    夜半時分,床上的龍宿不再亂動,呼吸也漸漸平穩起來。似乎是睡得沉了。

    劍子小心地點亮油燈,坐在床邊,將龍宿衣衫展開,胸口猩紅的傷患觸目驚心。劍子將指腹輕輕覆上,小心拿捏。沉默許久忽聞他幽幽長歎:“龍宿啊……”

    你終究是在騙吾。

    龍宿聞聲,迷迷糊糊地起身,問道:“汝在喚吾?”龍宿低頭一看,嗔怒:“劍子,汝的手是摸在哪里?”

    劍子立即將手收回。

    龍宿似笑非笑、語帶譏誚:“汝……這個假道學、偽君子。汝、汝竟然趁我不備欲對我圖謀不軌。虧你方才裝得一本正經道貌岸然。”

    劍子面色深沉地道:“龍宿,不要和我演戲了。”

    龍宿怒道:“明明是你在演戲。”

    劍子沉默片刻,問道:“你胸口的內傷是何人所為?”

    “方才你也看到了,是玉陽君。”

    “憑玉陽君之能為,真的傷得了你?”

    “如你所見,吾不是已經受傷了嗎。”

    “我方才檢查過,你的傷不是掌氣,而是劍氣所至。這足以說明你對上玉陽君之前,已經受傷了。”

    龍宿看著劍子,但笑不語。

    劍子歎道:“昨天在定禪天奪走一品蓮的人,就是你吧。”劍子看了龍宿一眼,本希望他能否定或者為自己辯解。然而他只是沉吟一笑,不言不語。

    劍子接著道:“你雖然使用幻術生成諸多虛像,但眾多幻像之中一定有你的本體。你的本體受到劍氣所傷,倉皇而逃,若是我們三人追上你,你必定無力應戰。乾脆故作鎮定地折返回來,來個金蟬脫殼。”

    “哈哈哈……劍子,吾果然瞞不過汝。可惜……吾無法容忍這個世上有人比吾聰明。”

    劍子輕歎道:“龍宿,吾後悔如此瞭解你。”

    “如果汝看不透,吾與你可以繼續做朋友。劍子,做人何必太通透?”

    “龍宿,你欠吾一個解釋。”

    “吾做任何事,無須解釋。”

    “那麼,劍子就要說聲抱歉了。”

    劍子緩緩將古塵拔出,龍宿卻不動聲色,端坐於床榻之上,問道:“劍子,汝要將吾交給葉小釵?”

    “吾不會將你交給任何人,如果命運註定這樣安排,吾會親手了結汝。”

    龍宿表情平靜,不見喜悲,他拍了拍床沿,對劍子道:“劍子,汝坐過來,吾給汝講一個故事。”

    劍子以為龍宿要給他一個解釋,便聽話地坐下來。

    龍宿緩緩開口:“從前有一對好友,他們爭強好鬥、互不相讓,感情卻是牢不可破。他們一起出生入死,經歷過重重劫難,最終發現武林浩劫、蒼生之苦,世俗紛爭永遠沒有終了。他本勘破世俗,退出江湖,又被他厚臉皮的好友給拖下渾水。朋友求他幫忙,他豈能不幫?原因只有一句話,‘吾願置身於這滾滾紅塵,只因紅塵之中有汝。’好友對他說,等天下太平,他們就找一個桃源深處隱居。他以為總有一天他二人會尋得一處仙境過上安逸的生活,他為他畫龐眉,他為他綰長絲……”

    龍宿聲音似乎有些哽咽,雙眸盈盈而動。

    劍子啞然道:“龍宿,這個故事,可是在說……”

    龍宿道:“呵呵……汝別誤會,和汝半點關係都沒有!”

        “那這個故事與汝奪取一品蓮又有何關係?”

    龍宿邪笑道:“誰說有關係了?吾就是想告訴你,下次要捉人的時候,不要聽故事。”

    “啊……”劍子突然感到渾身無力,整個人有如被抽了骨頭,倒在了龍宿的身上。

    此刻的劍子猶如砧板上魚肉任人宰割,渾身上下只有嘴巴能動一動。

    龍宿將劍子拖到床上道:“汝中的只是一般的軟筋散,三個时辰之後你會自動恢復。放心,劑量不大,不會太傷身。汝就在這裏好好休息,吾有要事在身,恕不奉陪。”

    說罷,縱身沒入黑暗之中。
    [ 此帖被雅贼偷心在2010-02-28 03:13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Ren) f&e:故事很精彩~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02-27 21:56 | 6 楼
    雅贼偷心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08
    腹黑: 114 点
    珍珠: 1732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64(小时)
    注册时间:2010-02-20
    最后登录:2011-11-19

    鲜花 [4] 鸡蛋 [0]

     

    Quote:
    引用第3楼撷香于2010-02-27 14:45发表的  :
    看到LZ的回复我吓到了……好担心主子的身体,=  。  =,只是希望剑子大仙能够将对主子的信任进行到底(虽然很难),只要主子和先生幸福就好了,另,期待LZ的更新……拜年。


    ^_^要相信剑子会给咻咻“性福”的
    拜年:-)

    Quote:
    引用第4楼七宝宝于2010-02-27 20:02发表的  :
    扑过来看~好命苦的饼饼~不过我相信以饼饼的多福多寿~素一定不会有事的~
    而且么~主子也肯定不稀罕那什么莲之类的~


    宝宝英明^_^

    Quote:
    引用第5楼猫猫叨叨于2010-02-27 21:24发表的  :
      相信并坚信素大饼没事,有事就不是素大饼了= =
      坚信咻咻不会做没理由没好处的事,于是那胆敢裁脏咻咻的到底是谁?
      剑子满护着咻咻的,这点真美好~~


    道友英明 ^_^
    咻咻不会做没理由没好处的事,于是那……其实是他自导自演orz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要命) f&e:不会吧~~又一次误会 ..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02-27 21:56 | 7 楼
    七宝宝
    流水照落年 须臾美人迟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86
    腹黑: 103 点
    珍珠: 1725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08(小时)
    注册时间:2009-12-02
    最后登录:2014-11-14

    鲜花 [2] 鸡蛋 [0]

     Re:02.26 伴君眠 一

    主子的理由有点牵强啊~还有先生你半夜扒了主子的衣服到底是想查看真相还是想……
    好吧~我承认,我想歪了。。。不过这个举动难免惹人怀疑么~对吧?(明明只有你怀疑吧???)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花开花落 生死有时 歌尽桃花不如归 去时方知 因果皆无 空而已
    顶端 Posted: 2010-02-27 22:12 | 8 楼
    misty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37
    腹黑: 75 点
    珍珠: 17099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80(小时)
    注册时间:2008-03-14
    最后登录:2016-11-11

    鲜花 [0] 鸡蛋 [0]

     Re:02.27 伴君眠 二 6F

    胸口猩红的伤处么……
    可是,莫非设定是龙宿并非嗜血者?否则只能有内伤吧……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02-27 22:26 | 9 楼
    « 1 2345» Pages: ( 1/16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暗香盈袖≡

    Time now is:10-24 02:49,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