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2345» Pages: ( 1/26 total )
本页主题: 城。事  【多CP、完全KUSO、完全扯淡、慎入】(255L更新 完结章+ 后记)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玲珑水
酒倾江都 天涯朝暮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96
腹黑: 81 点
珍珠: 1727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85(小时)
注册时间:2009-10-21
最后登录:2015-12-03

鲜花 [18] 鸡蛋 [0]

 城。事  【多CP、完全KUSO、完全扯淡、慎入】(255L更新 完结章+ 后记)

3
  写在前面:
  本文狗血之至,恶俗之极,抽风抽到死,雷人雷到渣。人物形象全毁,完全市井,无性别条件生子,完全开放婚姻条件。不喜者请到此为止并立即点击右上角小红叉,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劈死不管。
  另:本人H无能。。。。


城。事

  封爸的头发越来越少了。咋整的?操心操的!
  封爸是新世纪的居家好男人,全家的经济收入有一大半是靠封爸开的烤肉店,封爸做的烤肉很好吃,所以每天都宾客盈门,生意很好。封爸晚上回家还有一个老婆和俩孩子要带。不过好在剑雪很听话,小禅和小雪也很乖,小禅这个当哥哥的也很懂事,知道照顾弟弟。
  这天是剑雪和封禅的结婚纪念日,封爸难得想浪漫一下,于是准备打发了俩孩子,然后带着剑雪出去玩一天。
  “小禅,今天你带着小雪去你二叔家找吞小佛和朱厌玩”一剑封禅把剑小雪和封小禅叫到跟前,嘱咐着
  “哦,好的!”
  “来,小雪”封爸从口袋里掏出个小本子,递给小雪“小雪,这是你这些日子以来问的为什么,拿好了,过去以后见着你吞二叔敞开了问,他什么都知道。”
  剑小雪接过小本子,带着崇拜的口气“哦……为虾米二叔这么厉害……”
  “恩,你二叔就是这么厉害,好了,快去吧。”
  封小禅怕坐公交车会有坏人非礼水水嫩嫩的小雪,于是很了狠心,下楼拦了一两TAXI。一路开到吞佛童子住的小区,下车的时候,封小禅一看计价器,满脸悲愤的回头跟小雪说:“小雪,以后我就算什么都不学也一定要学会化光……”
  其实这天吞佛家也很热闹,螣邪郎带着弟弟……或者说老婆,还有螣小赦一起来吞佛家做客,吞佛和宵正跟螣邪郎两口子搓麻将,搓到正爽的时候,门铃响了,吞佛把嘴上的烟一掐,说:“小佛,去看看,谁来了。”
  吞小佛得令以后,放下手里的玩具,搬了个小凳子,凑到门上的猫眼往外看。不看不要紧,这一看吓得吞小佛脚趾头一抽筋,从椅子上跌了下来,然后连滚带爬的跑回客厅。吞佛看了,皱了皱眉头:“干什么干什么!我儿子怎么能露出这副臭德行!”
  吞小佛爬起来,说;“爸!一级警报!!剑……剑小雪来了!!!”
  不听不要紧,一听这话吞佛吓得大腿一抽筋,从椅子上跌了下去,然后连滚带爬的跑进卧室,钻到床底下:“就说我不在!!我不在!!!”
  赦生:“恩?螣邪郎,他怎么了?”
  螣邪郎:“哦,大概是剑雪无名家的那个小鬼又来了……”
  赦生:“咦?剑雪无名家的小孩怎么了吗?”
  螣邪郎:“你看着就知道了”
  这时候宵走过去开门,说:“真是的,怎么能把孩子关在门外呢”
门打开,剑小雪和封小禅走进来,剑小雪很有礼貌的问好:“小佛哥哥好,朱厌哥哥好,小赦哥哥好,二伯母好,螣邪叔叔好,赦生叔叔好,咦?二叔呢?”
  众人犯难之际,朱厌走过来,天真的说:“我爸爸在卧室的床底下啊~他不让我们告诉你的~~”
  剑小雪:“哦~那谢谢朱厌哥哥~我不会告诉二叔是你们告诉我的~”
  朱厌:“恩~小雪真乖~~”
  吞佛在卧室里,当下就有种想掐死这个儿子重生一个的想法,但还未等付诸实现,剑小雪粉嘟嘟的小脸就探了过来“二叔~为虾米你要到床底下?为虾米你不让哥哥和叔叔们告诉我你在床底下?”
  吞佛一脸欲哭无泪,从床底下钻出来,认命的坐在地上
  剑小雪从口袋里掏出那个小本子,开始问:“为虾米爹爹要把嘴巴放在娘亲的嘴巴上?为虾米爹爹做的烤肉貌似很好吃但是娘亲不让我吃?为虾米爹爹说小雪是十万个为虾米?为虾米我会问爹爹那么多为虾米?为虾米我问哥哥为虾米的时候哥哥会打我的头?为虾米……为虾米……为虾米……为虾米……为虾米……为虾米……”
  小禅:“恩,小雪真厉害,叫你个老心机害我妈!”
  小佛:“爸……你挺住……要是实在挺不住……也得挺……”
  朱厌:“妈,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事了?”
  宵:“没事,儿子……”
  螣邪郎一把把螣小赦抱起来:“儿子!你真乖!!!”
  螣小赦:“为什么他会有这么多为什么?”
  赦生:“小赦,你要是敢跟他学,我就拔了你的舌头。”
  螣小赦:“呜呜呜……爸!我妈好凶!”
  吞佛:“一剑封禅你个老小子……下次我不打的你金星乱转我他妈就不叫吞佛童子!”
  小雪:“这是为虾米涅~~?”
  雷梦娜:“嗷呜——”


  蝴蝶君下午下班回到家,皮包往地上一扔,公孙月正嗑着瓜子看电视,小蝴蝶和孙月正屋里打网游打的过瘾。
  蝴蝶君:“阿月仔~我回来了。”
  公孙月眼皮子都没抬一下,吐了嘴里的瓜子皮:“把屋收拾收拾,晚上我娘家人来吃饭。”
  蝴蝶君:“好~~~阿月仔~来,亲个先”
  公孙月拿起遥控器换了个台,言简意赅的对蝴蝶君说:“滚。”
  蝴蝶君碰了钉板,只好认命的开始收拾卫生,一楼满地都是公孙月吐的瓜子皮,好容易扫干净了,上了二楼,又是满地的零食袋和烟灰。恩?烟灰?!蝴蝶君把扫帚和吸尘器往地上一摔,吼:“小蝴蝶!你个倒霉孩子!给我死出来!”
  屋里传出小蝴蝶的声音:“爸……你等会,刷Boss呢!一会刷完了再说啊!”
  蝴蝶君一脚踹开门,伸手掀了小蝴蝶的床板,果然,一堆大大小小的烟盒打火机抖了出来,蝴蝶君气的一把拎起小蝴蝶的领子就出去了,小蝴蝶被抓出去的时候还冲着孙月吆喝:“哎!姐!你替我把那个Boss刷完啊!刷完了我就升级了!”
  蝴蝶君把小蝴蝶扔在公孙月面前,然后把烟盒丢在小蝴蝶身上,对公孙月说:“阿月仔,这孩子不管不行了!小学还没毕业就学会抽烟了!我就说龙宿那个破学校不可靠,这死孩子都跟那素还真素老鬼学瞎了!”
  公孙月看了看小蝴蝶,又看了看一地的烟盒,对蝴蝶君说:“好了,蝴蝶君,你接着打扫卫生去吧,孩子交给我。”
  小蝴蝶汗都下来了,抱着蝴蝶君的大腿:“爸!爸我错了爸!你救救我!!爸!你别走!!!我错了!我以后不敢了!!你别把我扔给我妈!!”
  蝴蝶君一巴掌拍开小蝴蝶,狠狠甩下一句话:“这次要是再不给你点教训过几天房顶还不叫你给掀了!”然后就上楼打扫卫生去了。
  公孙月提起小蝴蝶的领子,笑呵呵的说:“儿子,来,跟妈进屋。”
  蝴蝶君在楼上打扫着,忽然听到“劈里啪啦”一阵乱响,然后就是小蝴蝶杀猪一样的嚎叫,蝴蝶君叹了口气:“哎,儿子,爸也是为你好,别怨爸……”
  晚上,公孙月的娘家人,地理司,邓王爷,东方鼎立和章袤君一起来了。孙月从楼上跑下来叫人:“大舅二舅三舅小舅好。”
邓王爷摸摸孙月的头,说:“恩,真乖”然后脱下手套,甩了甩手,甩下一块金锭子“拿去玩吧。”
  孙月笑呵呵的接过金锭子,放嘴里咬了咬,跑了。
  邓王爷又说:“哎,小侄子呢?怎么没看见他?”
  公孙月笑嘻嘻的把饭菜上桌,说:“没事,那孩子跟他同学出去玩了,说晚点回来,甭等他了,咱先吃吧。哎,二哥,二嫂呢?”
  邓王爷笑了笑:“你二嫂刚怀孕,吃点啥就吐,今天想带她来来着,她在家又难受,就没来。”
  蝴蝶君:“哟~二哥老来得子啊,恭喜恭喜~~”
  邓王爷的脸抽了抽,说:“我不老,这个样子是练功练的。”
  蝴蝶君也抽了抽:“哦……是是是,我忘了,来,吃饭吃饭~~”
  东方鼎立从怀里掏出一瓶酒,放在桌上:“来来来,二十年的老白干,尝尝尝尝~”
  章袤君:“哎?这酒怎么还冒泡?三哥你拿汽水兑的吧!”
  地理司:“唉哟!烫死我了!”
  公孙月:“这酒开了……”
  东方鼎立:“……恩,热酒,暖身子……暖身子……”
  众:“……”
  此时,鼻青脸肿的小蝴蝶正在地下室里抄课文,课文题目是《我的妈妈》,小蝴蝶边抄边骂:“这毒娘们……”

  龙宿躺在摇椅上,眯着眼,问仙凤:“今儿剑子没来?”
  仙凤一边给花浇水一边答:“今儿慕少艾慕大夫结婚,剑子先生没来,蹭婚宴去了。”
  龙宿睁开眼:“恩?慕少艾结婚了?跟谁?”
  仙凤:“东街口的那个羽人非獍”
  龙宿:“哦……鸟仔啊,不错不错,慕少艾老的眉毛都跟头发一样长了,总算把这桌给摆了。仙凤,准备点东西,咱也去看看”
  龙宿跟仙凤来到慕少艾摆桌的饭店,仪式已经结束了,龙宿让仙凤把东西送过去,自己往里走了走,对口的一张桌子上正好坐着三个白色的身影,龙宿定睛一看,那不是佛剑剑子和圆儿么!剑子和圆儿吃的头都来不及抬,就差端着盘子直接往嘴里倒了,龙宿走过去,跟佛剑说:“佛剑啊,你说你好好的儿子养成这样,你看给孩子饿的”然后摸摸圆儿的头,说:“圆儿,以后你爸不做饭的时候来龙叔叔家,龙叔叔做给你吃,保证比你爸做的好吃。”
  圆儿好歹的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拾起佛剑的袖子擦了擦嘴,说:“我爸说那叫蹭饭,出家人不能跟剑子叔叔一德行,我们丢不起那人。”说完,又低下头接着吃
  佛剑听了,欣慰的点了点头,又拿过剑子面前的一盘菜放在圆儿面前。
  龙宿愣了愣,看了看自始至终都没发觉到他来了一直在埋头苦吃的剑子,又看了看狼吞虎咽的圆儿,摇了摇头。
  此时听得那边一阵大呼小叫,就见华颜无道和断雁西风两个人一脚踩在桌子上,左手拿着酒瓶子右手划拳。
“五魁首啊!六六六啊!喝!”华颜无道长腿一伸,说
  “喝就喝!”断雁西风仰头就是一大口,一瓶酒瞬间下去了一半。
  燕归人在一边看的心惊肉跳,赶紧上去拦着:“西风小妹,西风小妹别喝了!”
  断雁西风一酒瓶子砸上去:“滚边儿!吃你的去!”
  燕归人头破血流,捂着脑袋奔去找慕少艾了。
  断风尘在一边看着也不是个事儿了,上来拉了拉华颜无道:“哎,姐们!别喝了!”
  华颜无道一脚踹飞断风尘,冷冷喝道:“挡我者死!”
  慕少艾给燕归人包完头,瞥了一眼酒桌,骂道:“他妈的,这俩娘们儿疯了!”
  龙宿走过来,说:“慕大夫,恭喜恭喜啊!”
  慕少艾:“龙首客气了,真是的,来就来吧,带什么东西啊”
  龙宿:“哎~结婚么,份子当然得凑!”
  慕少艾打了个哈哈,招呼客人去了,羽人拉过龙宿,说:“哎,龙首,不瞒你说,这次你看来的这满屋的人,也就你跟弃总随了个份子,老素家的那几口子来了就喝,整完啤的整白的,叶小钗还非喝红酒,开了三四瓶了。剑子和佛剑,请帖我们都没敢发,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来了,来了就吃,吃完了三四桌,把原来订的都吃完了,又叫了好几个菜……哎……这次亏本亏大了……”
  龙宿愕然,想了想,掏出几张票子,塞在羽人手里:“你拿着,不够再说……”
  羽人赶紧往回退:“哎,别介!龙首这怎么好意思呢!你都给了,拿回去拿回去。”
  龙宿:“别别,别推别推,就当是我替剑子给的”
  羽人拗不过龙宿,只好收下了。
  散场的时候,龙宿走出来正好碰见剑子,龙宿上前问:“哎,羽人是不是二婚?”
  剑子吃的肚子发胀,打了个饱嗝:“恩?不是啊……”
  龙宿:“他儿子不是咱学校里那羽小獍么?”
  剑子:“是啊……”
  龙宿:“那没结婚哪来的儿子??”
  剑子:“哦,那孩子是慕少艾的,俩人是先有了孩子才结的婚,生孩子之前就领证了,到现在才摆桌”
  龙宿:“儿子都上学了俩人才寻思起结婚……”
  剑子:“嗨……管那么多干嘛,人家的事儿”
  龙宿:“也是,今晚你过不过来了?”
  剑子:“不过去了,这一顿吃的太多了,我消化消化,明儿过去。对了,明儿我想吃水煎包”
  龙宿:“成,我给你做。”
  剑子:“得嘞,那我先走了,回见”
  龙宿:“恩……”
  打发走了仙凤,龙宿自己往回走着,华灯初上,越走越惆怅,想想剑子死乞白赖的表情,叹了口气。多少年了,跟剑子一直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龙宿一心想离开这个城市,好好过日子,甚至登不登记都不要紧,俩人能过一块儿去,还管那些干嘛,可剑子就是安生不下来,就爱掺和事,东街口西家院哪边儿打架的闹事的少了谁都不能少了他剑子。回头想想,慕少艾都结婚了,佛剑的儿子都会打麻将了,叶小钗的重孙子还在自己学校里上学,龙宿想着想着心里就发酸,自个儿想有个着落,偏偏剑子就跟块风里的抹布似的,飘哪儿是哪儿,除了学校里和一到饭口剑子没地方蹭饭了就跑自己家来,两个人的交集好像也很少。越想越烦,儒门龙校长破天荒的开了脏口:“他妈的,剑子仙迹你个死没良心的冤家!”
  这时一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唉,我怎么招你了我就死没良心了?”
  龙宿惊讶的回头:“你不是走了么?”
  剑子挠挠头:“我走了就不行我再回来?我那狗窝什么样你也知道,今儿我上你那过夜去吧。”
  龙宿低了低头,没搭理剑子,自个儿往前走。剑子也嬉皮笑脸的追过去。
  
[ 此帖被玲珑水在2014-12-18 11:38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望君与、见齐寰
顶端 Posted: 2009-11-03 15:48 | [楼 主]
玲珑水
酒倾江都 天涯朝暮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96
腹黑: 81 点
珍珠: 1727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85(小时)
注册时间:2009-10-21
最后登录:2015-12-03

鲜花 [18] 鸡蛋 [0]

 Re:城。事 【多CP、完全KUSO、完全扯淡、慎入】

本文不保证更新速度= =。。。不过我会尽快……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望君与、见齐寰
顶端 Posted: 2009-11-03 15:49 | 1 楼
玲珑水
酒倾江都 天涯朝暮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96
腹黑: 81 点
珍珠: 1727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85(小时)
注册时间:2009-10-21
最后登录:2015-12-03

鲜花 [18] 鸡蛋 [0]

 Re:城。事 【多CP、完全KUSO、完全扯淡、慎入】

  佛剑领着圆儿回家,路上说:“儿子,吃饱了没?没吃饱咱再回去打包几个菜回去吃。”
  圆儿:“饱了饱了,撑死我了。哎爸,原来羽小獍他爹是慕大夫啊!”
  佛剑:“恩”
  圆儿:“哦……我一直以为他爸是孤独缺。”
  佛剑汗:“孤独缺是他姥爷啊……哎这都谁跟你说的?”
  圆儿:“秦假仙跟我说的”
  佛剑:“以后秦假仙跟你说什么你当他放屁,他那张嘴里能跑航空母舰,转着弯儿打着气儿都能开十来圈儿。”
  圆儿:“哦”
一阵沉默以后,圆儿小声问:“爸,我妈是谁啊?”
  佛剑,干脆地:“母猴子,你是我山上捡来的。”
  圆儿:“你别骗我了!我听你跟慕大夫说了”
  佛剑一惊:“你听着什么了?”
  圆儿:“没挺清楚!就听见你说我妈是人!!你不告诉我我问慕大夫去!”
  佛剑:“小孩别问这么多!”
  圆儿急了:“你就是不说!你连我妈是谁都不告诉我!我不管!我要我妈!”
  佛剑看着也心疼了,好歹都是自个儿的亲骨肉,看着孩子要找妈,佛剑心里也不是个滋味,叹了口气:“哎……其实……都是爸不好,你妈是……”
  圆儿也觉得自己有点失态,说:“算了,爸,你不爱说就算了……”
  佛剑:“别,还是告诉你吧……你妈是……素续缘……你姥爷就是素还真……”
  圆儿听了,顿觉天昏地暗,素还真那张死流氓一样的大饼脸乌突突的出现在眼前,圆儿手指天,嘴里骂了一声:“杂碎……”便昏了过去
  佛剑没听到圆儿嘴里骂什么,上前吧圆儿抱起来,边往家走边说:“这孩子……真是的,说话就睡着了,还是自个儿要问的。”

  慕少艾好容易送走了一大帮客人,头痛不已,一进门衣服没脱就一头栽上了床,这时羽仔端着一盆热水过来,说:“洗洗脚吧,累了一天了”
  慕少艾一把搂过羽仔,亲了一口:“嘿嘿,还是自个儿老婆好”
  羽仔伸手推了推慕少艾:“去……八辈子没个正形你就!”
  慕少艾脱了鞋拖了袜子,把脚泡进盆里,烫得他直哆嗦,一边说:“哎,羽仔,这几年你跟老丈人带着小獍辛苦了……我一直在国外,也一直没好好回来看看你们爷仨”
  羽仔说:“没,知道你忙,这不也回来了”
  慕少艾说:“恩,这次回来我自己开个诊所,手续什么都办好了,明我去招几个人就开张。回头买了房子,你把老爷子也接来,该让他老人家享享清福了”
  羽仔:“恩”
  慕少艾比羽人大十一岁,那时候慕少艾二十九,还在一家医院里当大夫,羽人那时候高中刚毕业,没考上大学,就跟着几个哥们打混,有一次打破了头,送到医院里挂了个急诊,正好那天晚上慕少艾值班,羽人身上没钱,慕少艾看这小伙子虽然没什么正经工作,但人挺正,就给他垫了医药费,俩人也就这么认识了。羽人生下来就闷骚,慕少艾生下来就不要脸,明明就是破了个头,慕少艾非得给羽人做个全身检查,然后上下其手大吃豆腐,后来慕少艾经常约羽人出来吃饭,俩人名正言顺的勾搭上了。刚开始孤独缺还不同意,觉得慕少艾岁数太大了,羽人要找怎么着也得找个年龄差不多的,但拗不过羽人,也就那么半利不落的答应了。
  慕少艾有一次到羽人家吃饭,吃完饭孤独缺出去溜达,慕少艾性子急,当场就把羽人的黄花给破了,然后俩人板上钉钉就要结婚,证都领下了,慕少艾却接到了医院的通知,要去英国进修,慕少艾心想反正证都领了,回来再摆桌也无所谓,跟羽人商量了一下,过了一个礼拜就上了去英国的飞机。
  慕少艾走了以后,羽人才查出来自己怀上了,然后给慕少艾打电话,慕少艾急得当天就想坐飞机飞回来,但没办法事务缠身走不开。俩人都没想到,慕少艾这一走就走了九年。这次本来英国那边的医院还不想让他回来的,但慕少艾说什么也不呆了,为了老婆孩子,一张辞职书扔下转天就上了飞机。八年没见面的夫妻,一见面羽人一个大耳刮子就甩了上来,孤独缺更是拎着菜刀冲出来要砍了慕少艾,然后是羽小獍天真的问:“叔叔~你是谁?”慕少艾当时就觉得羽人打的不够狠,自己的儿子都管自己叫叔叔了。安抚好羽人和孤独缺,然后和儿子建立好关系以后,两个人终于摆桌了,名正言顺在一块过日子。
  慕少艾说:“你拉个二胡我听吧,多少年没听你拉过二胡了”
  羽仔说:“好”然后上一边拿过二胡,起好了弓子,还是那个不变的曲调,听的慕少艾满心感慨。
  一曲拉完了,慕少艾的脚也洗完了,慕少艾一边擦着脚一边问:“哎,羽仔,我从来没听过你拉别的曲,你今儿拉个别的我听听”
  羽仔:“我就会拉这一个……”
  慕少艾愕然,端起盆去倒了水,回来以后一下把羽仔扑到床上,手就滑到了羽仔裤子上。
  羽仔推了推他,红着脸说:“去!小獍还没睡……”
  慕少艾一脸佞笑:“嘿嘿,孩子那么大了,也该上个性教育课了”
  羽仔脸更红了,轻轻打了慕少艾一巴掌:“滚你个死不要脸的!”
  慕少艾:“嘿嘿……外国人都开放”  
  羽仔:“外国满地都是跟你这样的流氓?”
  慕少艾:“嘿,你别说,比我流氓的那有的是,这在国外那叫浪漫”
  羽仔:“那这中外差距还真不小,耍流氓都成浪漫了”
  慕少艾:“你管那些呢,新婚之夜别浪费了,中外差距我改天再给你讲”说完伸手扯过一床被把俩人蒙起来了。
  羽小獍跟孤独缺在扒在门口,羽小獍问:“姥爷,我爸妈干嘛呢?”
  孤独缺想了想,说:“俯卧撑。

  龙宿回家,掏出钥匙打开门,剑子先闪了进来,龙宿看剑子那个样子,叹了口气。仙凤一抬头,看着了剑子,愣了愣,接着麻溜的泡好了一壶茶,然后跟龙宿说:“龙首,今晚我有点事儿,放我一晚上假,明儿上午我就回来”然后还不等龙宿回答,穿上鞋就奔了出去,只听得“砰”的一声带门。
  龙宿看得出来这是什么意思,两个人一阵尴尬,龙宿端起茶来喝了一口,干咳了两声,说:“咳,我去洗澡了,晚上你睡仙凤那屋吧”说完从沙发里抠出个遥控器“自己看电视”
  剑子应了一声,跟自己家一样,坐在沙发上,拿过遥控器播着台,又抓了一把桌子上的瓜子边看边磕。
  龙宿摇摇头,进了里屋,脱了一身华丽的衣服,又拆下头上的金玉珠钗,进浴室,打开水阀,温热的水劈头盖脸浇下来,湿了一头淡紫色的长发。龙宿舒服得像猫一样眯起眼睛,结果这时“砰”的一声,剑子打开门:“哎,你洗着,我撒泡……尿……”
  龙宿当场愣在那,一句话说不出来,剑子看着龙宿也愣了,吞了口唾沫,又是一阵尴尬,龙宿脸红的跟什么似的,抓起一条浴巾就夺门跑了出去,临出去还不忘给了剑子一脚:“尿你的!!!”
  剑子一见龙宿那样,尿顿时就给憋回去了,追着龙宿就跑了出来,然后一把扯住龙宿的胳膊,两个人就滚到床上吻了个难舍难分,龙宿还想开口骂,让剑子一顿折腾也顿时没了脾气,就搂着剑子哼哼着,剑子一看龙宿也来了劲,二话不说提枪上马,没几下就弄的龙宿喘息不断。
  两个人在床上滚的天翻地覆,龙宿那模样给剑子看了,剑子顿时胯下发狠,把龙宿弄死在床上的心都有。剑子趴在龙宿身上进进出出,龙宿就像失了魂似的,脑子一片空白,过分的快感弄得他没法去想别的,剑子发狂似的舔吻着龙宿的耳根,喘着粗气,一遍又一遍的重复:
  “龙宿……龙宿……我爱你……龙宿……我爱你……”
  一句我爱你,就像堵在龙宿心尖上,憋的龙宿想哭都哭不出来,两个人折腾到大半夜,那股子火终于熄了,剑子把家伙拔出来,头一歪就睡了,龙宿趴在剑子肩膀上,还想问什么,结果看剑子睡的跟死猪似的,也没心情再叫他起来,就趴着一起睡了。
  事后很久很久的一天,剑子跟慕少艾喝茶的时候,慕少艾问剑子:“你说你那次跟龙宿那啥,到最后射进去的是尿是精?”
  剑子喝了口茶,笑了笑:“嘿嘿,那天我本来就没想尿……”




我说我会很快更新的吧……不过是不定期的……=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望君与、见齐寰
顶端 Posted: 2009-11-04 00:15 | 2 楼
sherrylinbo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1
发帖: 311
腹黑: 171 点
珍珠: 1839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50 点
在线时间:1369(小时)
注册时间:2007-04-03
最后登录:2015-10-13

鲜花 [13] 鸡蛋 [0]

 Re:城。事 【多CP、完全KUSO、完全扯淡、慎入】

很有爱啊!捂脸楼主继续不要停!
剑子仙迹你就是块风中的抹布!永远也找不到歇脚的地方!
要不是龙宿谁也不等你这么久跟你磨磨唧唧纠缠个不清!
韶华弹指老啊~再墨迹我们龙宿不等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11-05 22:39 | 3 楼
玲珑水
酒倾江都 天涯朝暮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96
腹黑: 81 点
珍珠: 1727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85(小时)
注册时间:2009-10-21
最后登录:2015-12-03

鲜花 [18] 鸡蛋 [0]

 Re:城。事 【多CP、完全KUSO、完全扯淡、慎入】

于是……我来更新了= =。。。。。

=========================================================

  第二天一早,素还真搂着谈无欲睡的正香,电话突然没命的响起来,谈无欲皱皱眉头,翻个身把脸埋进枕头里,素还真坐起来,摇了摇头,嘴里骂骂咧咧的摸电话:“我操,这大早晨的,哪个傻逼……喂!谁!干嘛!”
  佛剑在电话那头说:“我佛剑……我想……我想见见续缘……”
  一听佛剑的动静素还真愣了,刚睡起来脑子还不怎么灵光,过了那么几秒钟,反应过来,握着个手机开始嗷嗷乱叫:“我操你妈!你还有脸打电话?!你他妈睡了就滚犊子,吃了就跑还他妈有脸说要见续缘?!续缘挺着肚子的时候你他妈在哪呢??啊?!现在他妈想起来了?你他妈你说你还是个东西不?!不见!”
  听着素还真一口一个“他妈”,佛剑叹了口气,说:“不是……这么多年了,我也没跟续缘说句对不起,当时那不是我师傅那逼的紧,不让我还俗……现在……”
  佛剑话还没说完,素还真又是一顿骂:“现在怎么了?现在怎么了?!现在你又厉害了?庙里和尚睡完了尝够了又想起续缘来了?告诉你!老子的种不是给你说睡就睡的!你赶紧该哪哪去!我们老素家跟你没关系!”
  佛剑说:“不是,你听我说……这次我带着圆儿一起回来了,圆儿说想见妈……”
  一听圆儿,素还真也哑了哑,虽然是佛剑的种,但说到底还是自己的亲外孙子,圆儿刚出生的时候素还真也带过几天,喜欢的不得了,结果当时素还真炒股票赔了个血本无归,没办法,就把原来的房子卖了,一家人搬到个团结户里,好几口子人,房子又太小,只能让叶小钗把还不记事的圆儿送到了佛剑那去。其实素还真早就知道佛剑带着圆儿回来了,素还真在霹雳学院教书,早就见过圆儿,只不过圆儿还在低年级,而素还真教的是六年级,也就只是一个院子里看过几眼,慕少艾的婚礼上也见过了圆儿,这孩子,小时候就可爱,长大了更可爱了,要不是碍着一边的佛剑素还真真上去抱着圆儿亲一口。
  其实素续缘和佛剑两个人这么多年也一直没个着落,剑子和佛剑关系一直好,早些年剑子,慕少艾,素还真这几个人成天凑一块打麻将,有时候人手不够了剑子就把佛剑叫来一块打,那时候佛剑还是个和尚,本来不能干这个,结果让剑子三句两句整的没脾气,也就过来码两圈凑数,有时候玩的晚了,佛剑的庙又在市郊,佛剑就在素还真家对付一宿。也就是那时候佛剑和素续缘开始不对味儿了,那时候素续缘还是个大学生,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爱粘佛剑,一口一个大师的叫,佛剑也爱跟素续缘说话,一来二去的,有时候不打麻将,佛剑也爱来素还真家串门子,那时候素还真也没当回事,有天晚上素续缘一个人在宿舍里忙论文忙到夜里九点多,看时间不早了,也就不想回家了,又还没吃饭,饿得慌,就给佛剑打了个电话说让佛剑过来吃饭,佛剑答应下来,正要挂机,素续缘又说想喝酒,佛剑拗不过续缘,就顺道买了几瓶啤酒。佛剑滴酒不沾,倒是素续缘,一杯接一杯的灌,眼见灌的差不多了就开始借酒装疯,一个劲儿的往佛剑身上黏糊,佛剑一开始还想保持距离避避嫌,结果佛剑的屁股往一边挪一寸素续缘就往他身上粘两寸。到最后佛剑实在顶不住了,翻身把素续缘压下,心想:出家人四大皆空,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操!老子今天就空一回!找好了心理寄托,接下来的事佛剑和素续缘办的心安理得。
  谁知道这事出了没一个月,佛剑的师傅突然说要迁庙了,佛剑正想跟师傅说还俗,结果被他师父三脚给踹出来了,还撂下一句话:“你想还俗?没门!”没办法,佛剑就跟着师傅去了别的城市,临走的时候没敢跟素续缘说,怕续缘难过。
  佛剑走后不久,素续缘就怀孕了,素还真气的一蹦老高,逼着续缘说孩子他爹是谁,素续缘没办法,哭着把佛剑供了出来,素还真听了差点一口抽过去,气的大病一场,病完了逼着续缘去把孩子堕了,续缘不乐意,素还真就死拖烂拽的把续缘拖到了慕少艾家,慕少艾一见这阵势就懵了,问怎么了,素还真把事说了一遍,慕少艾更懵了,给续缘把把脉,说这孩子不能打,好几个月了,现在打是要出人命的,素还真到底也是疼儿子,老素家就这么一棵独苗苗,到最后还是把圆儿生下来了。
  后来过了几个月,素还真家出事,圆儿被叶小钗送到佛剑那,叶小钗是个哑巴,文化程度又不高,比划了半天佛剑才搞明白原来这个小孩是自己的儿子,然后佛剑当场抱着孩子就抽了,然后就去跟他师傅说还俗,他师傅还是不同意,佛剑没办法就自己抱着圆儿跑出了寺庙,然后辛辛苦苦把圆儿拉扯长大,圆儿到了年龄得上学了,佛剑实在是没办法了,听说龙宿和剑子在办学校,就给龙宿打了个电话,龙宿一听二话没说就把圆儿弄到霹雳学园里了,学费什么全免,又给佛剑找了个工作,佛剑就这么带着圆儿回来了。
  一听素还真沉默,佛剑又问:“行不行?老丈人?”
  这句老丈人叫的素还真更是火冒三丈:“老你个蛋!”接着就把电话挂了。

  龙宿一睁开眼先看见了白花花的天花板,歪了歪头,床头柜。龙宿摇了摇头,拖着有点发酸的腰坐起来,靠在抱枕上,床头柜上有张纸,龙宿拿起来看了看,是剑子留下的,上面写着:
  龙宿,我先走了,今天有点头疼,不去学校了,你厨房里那些蒸糕我拿走了。剑子。
  龙宿看完了,把纸一扔,身子一出溜又躺回了被窝。这时候仙凤进来,问
  “龙首,早饭坐好了,吃吗?”
  龙宿摇摇头:“不吃了,你先吃吧,过会你给风之痕挂个电话,就说我今儿不舒服,不去学校了”
  仙凤说:“好,龙首你没事吧?”
  龙宿又摇摇头,仙凤刚要关门,龙宿叫住她:“哎,剑子什么时候走的?”
  仙凤说:“我回来的时候剑子先生就已经走了。”
  龙宿点点头,仙凤带门出去了。龙宿窝在床上,心里就跟被掏空了一样,难受的厉害。这就是剑子仙迹干的事儿,睡完了吃饱了拍拍屁股就走了,自己给他折腾的要死,连半句关心都没有,没事的时候连个电话也没有,什么时候没地方蹭饭了,或者看了什么片子憋了火没地方发了才会想起自己……龙宿本不想想这些事的,一想起来心里就委屈,心里一委屈那个眼泪就像断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淌,没一会,枕头湿了一大片,龙宿暗骂自己没出息,但心里还是忍不住难受。磨蹭了一下双腿,腿间还滑腻腻的,龙宿突然没来由的一阵恶心,也不顾腰酸,冲进浴室就是好一个冲,然后靠在浴室的墙上,慢慢滑坐到地上,上面的花洒浇着水,也分不清龙宿脸上的是眼泪还是自来水,只是听到龙宿像小孩一样的抽泣声,没人陪着,很孤单。
  
  元祸抽出根烟,放嘴里点了,对面螣邪郎看了说:“办公室里可不让抽烟啊”
  元祸撇他一眼,甩过去一根,螣邪郎嘿嘿笑着接过来放嘴里,从裤兜里掏出个打火机,点了烟,吐了一口说:“哎,哥们,这两天老看你唉声叹气的,咋?”
  元祸吹了口烟,说:“还能有啥,家里那点破事呗”
  螣邪郎:“咋?华子又跟那个啥啥恨不逢勾搭一块去了?”
  元祸:“那倒没……俩人早不联系了。”
  螣邪郎:“那咋?”
  元祸叹了口气,说:“哎……你跟赦生结婚也快十年了,小赦都上学了,我跟华子比你俩晚两年结婚,你说华子她那个肚子里是不是全长的石头,半点声儿都没有,就结婚第二年好歹的怀上一个,最后还给流了,哎……”
  螣邪郎:“你也别急,你俩没上医院检查检查?”
  元祸:“哎……华子要面子你也不是不知道,我背着她去查过好几次,大夫都说不是我的问题”
  螣邪郎:“哟,那可不行了,这都奔四的人了,再不折腾出个儿子来以后整不好就没得折腾了,你赶紧带你家华子上医院看看去”
  元祸:“我说了,昨晚上就在家跟她说这事来着,结果她一个大嘴巴子给我抽回来了,又睡了一宿沙发”
  螣邪郎:“得,华子脸皮子薄,你带她上大医院她肯定觉得面子上不好看,这样,我给你个名片,我一哥们开的诊所,他留洋刚回来,医术没的说,你放心领着华子去就成”
  元祸接过名片,说:“谢了啊,哥们”
  螣邪郎:“嗨,客气个啥!”
  就这当口,阎魔旱魃“咣”一脚踹开门,指着里面吞云吐雾的两人就开始骂:“你们两个不争气的犊子玩意儿!老子说多少遍了!办公室里不让抽烟!刑警管理条例你俩都卷着烟卷抽完了吐出来了是吧?!”
  螣邪郎赶紧掐了烟陪着笑脸凑上去:“哎哎,阎队,别那么大气性,气坏了身子再,来来来,喝水,喝水,我俩这不就是烟瘾犯了么,下次不了,下次不了,嘿嘿”说着朝元祸歪了歪下巴
  元祸一看,也立马掐了烟,给阎魔旱魃泡了杯茶。
  阎魔旱魃瞥了他俩一眼,拿过茶喝了一口,元祸问:“队长,咋,出任务了?”
  阎魔旱魃抓起桌子上的烟,点了根,说:“出个屎,走,搓麻将去,吞佛我屋等着呢”
  螣邪郎和元祸对视一眼,嘿嘿一笑,带上门上了阎魔旱魃的办公室。
  一进门,就见吞佛自己叼着烟坐在麻将桌旁边摸牌玩,阎魔旱魃说:“嘿,我说你们仨小子存心气我呢是吧!办公室不让抽烟!”
  吞佛瞟他一眼,吐了个大大的眼圈,不紧不慢的说:“操,你自己嘴里叼的那是什么?螣邪郎的老二?”
  阎魔旱魃一口烟笑得喷出来了,咳了好一会,元祸在一边笑得都蹲地下起不来了,说:“吞佛啊!见过损的没见过你这么损的!”
螣邪郎哼了一声,拔下根头发,朝吞佛比划比划,说:“我老二要那样那你老二这个?”
  吞佛也“哧”一声笑了,说:“不闹了不闹了,赶紧坐下划拉两圈,一会该下班了”
  三个人这才坐下,噼里啪啦的开始搓麻将。挫的正过瘾,吞佛连赢了好几把,把阎魔旱魃削的都快脱裤子了,这时候一个电话打过来了,吞佛掏出手机一看,是宵的,接起来:“喂?咋了?”
  宵说:“吞佛,今天我单位加班,我得晚点回去,小佛和朱厌还有半个小时放学了,你看能不能跟你单位请个假,去接了孩子,要不他俩自己回家我不放心”
  吞佛看了看表,说:“有啥不放心的,都三年级了,我跟他俩这么大的时候都能自己回老家了”
  宵:“他俩又不是你,别废话,去把孩子接了,然后买点菜回家,要是不会做就直接买点现成的或者领着他俩出去吃点,我就不回去吃了,在单位跟同事凑合凑合就行”
  吞佛说:“得,那你自己注意点啊,别吃那些个不干不净的东西”
  宵:“成,知道了”说完把电话挂了。
  吞佛跟阎魔旱魃说:“哎,队长,我请个假呗,我媳妇加班,没人接孩子,我媳妇怕那俩小子回家走大马路上再给车压死,还半小时放学,我去接孩子”
  阎魔旱魃大手一挥,说:“你小子说话我咋就这么不爱听呢,怎么了就叫车压死了,你是个当爹的不!快去吧,别耽误了孩子放学”
  吞佛嘿嘿一乐,说了个再见就拿起包走了。
  元祸看着吞佛的背影,又叹了口气,说:“哎……你说,老吞家都俩了……华子这肚子连男的都比不上啊……”
  螣邪郎拍拍元祸的肩膀,说:“赶紧带华子去慕大夫那看看吧,让慕大夫开两服药吃吃试试,实在不行再想别的法……”
  阎魔旱魃说:“得了,小元,你也别憋屈了,大不了不要了么,你看我,五十多了光棍一个,不照样活得挺好!”
  螣邪郎说:“哎,队长,你这话说的不对,养儿防老么!”
  阎魔旱魃说:“养老防儿!不说别人,就说你跟赦生这俩小犊子,你说你爹在工厂里当工人,你妈三十五不到就下岗了,两口子拉扯你俩小子这么大容易么!当时你说你俩闹的,差点把你妈的心脏病给整出来,能让人省点心不!都说近亲结婚生傻子,小赦这孩子倒是随好处。”
  螣邪郎嘿嘿一笑:“就我跟赦生这么好的基因,上哪生傻子去!再说了,我跟赦生这么着过年不也方便,不用两家跑了,嘿嘿”
  阎魔旱魃:“得得得,吞佛也走了,今儿下班了吧,走了走了”





  其实我个人也挺萌大师和小饼渣的,这文里我实在是没办法下狠手,让大师去X了母猴子生圆儿,所以就让大师和饼渣空了一回,啊啊~~我果然不适和写正常的文,还是这种纯扯淡的文比较适合我= =|||||
  撒花欢呼:扯淡好High~~~~~~>v<~~~【众人:滚犊子——】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望君与、见齐寰
顶端 Posted: 2009-11-06 19:16 | 4 楼
玲珑水
酒倾江都 天涯朝暮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96
腹黑: 81 点
珍珠: 1727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85(小时)
注册时间:2009-10-21
最后登录:2015-12-03

鲜花 [18] 鸡蛋 [0]

 Re:城。事 【多CP、完全KUSO、完全扯淡、慎入】

  吞佛开车到学校,下了车,看了看表,还有十分钟放学,就靠在车门上抽烟,抽了没几口,打那边过来个人,墨绿色的长头发,墨绿色的衣裳,手里提了个菜篮子,里面放着些菜。
  吞佛看了,烟叼在嘴边愣了,自己也有日子没见剑雪了,一年里也就是过年的时候一剑封禅能和剑雪带着孩子一起来过个年,过了年再各过各的。剑雪见了吞佛也呆了呆,一向都是宵来接孩子,他也没想到今天来碰见的是吞佛,剑雪先上前,笑着跟吞佛打了个招呼:
  “吞大哥,来接孩子啊”
  剑雪一笑,吞佛直接就找不着北了。剑雪的眼睛不大,但就是水灵,尤其一笑起来,那眼睛弯弯的眯起来,脸上还有两个浅浅的酒窝,像小孩似的。
  吞佛:“啊……恩……你也是啊?”
  剑雪:“是啊,封禅店里忙,我就买点菜,顺便过来接了孩子”说完剑雪看了看表“哎呀,还有不到十分钟放学了”
  吞佛:“恩……是啊……”吞佛偷偷瞄了剑雪几眼,剑雪还是一如既往的干净单纯,吞佛一直觉得剑雪就算是站在屎坑里他也是最干净的,就是那种出淤泥而不染的味道。吞佛,封禅跟剑雪是高中同学,剑雪家条件不好,小学二年级他爸就给车撞死了,后来过了一年他妈妈也跟着别的男人出国了,剑雪就一直跟着爷爷一莲托生,结果就是剑雪考大学那年一莲托生给查出来了肝癌,剑雪本来考上了一所很好的大学,但为了爷爷的病就没去读。结果后来一莲托生撑了没两年就死了,剑雪也为此欠了一屁股债。吞佛当时和一剑封禅同时考上了警校,那时候吞佛和封禅一起追剑雪,剑雪却一直喜欢一剑封禅,对吞佛也就是一般同学的交情,吞佛不乐意了,心想自个从小到大哪输过那个兄弟,怎么到了剑雪这就不灵了。结果有一次他把剑雪叫出来喝酒,剑雪不能喝,喝了没几口醉的都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吞佛趁机来了个酒后乱性,第二天酒醒了剑雪也恼了,狠狠刮了吞佛一个大嘴巴子就走了。
  后来这事给一剑封禅知道了,兄弟两个人狠狠打了一架,吞佛心里气不过,使了点手段,把一剑封禅弄的退学了,一剑封禅没办法去酒店当了个学徒,几年以后,吞佛毕了业就进了刑警队当了刑警,一剑封禅也学了不少本事,自己出来开了个小店,跟剑雪一起,帮着剑雪把债全还了,没几年两个人就结婚了。吞佛那时候肠子都悔青了,不过时间过了那么久,剑雪和封禅也不怎么记挂当年那事了,就是吞佛自己觉得挺对不起他俩的。后来吞佛遇见了在公司当小文员的宵,宵跟剑雪特像,吞佛心一动,一顿穷追猛打,不到一年两个人就结婚了。
  就这时候,下课铃响了,小学生就排着队出来了,封小禅领着剑小雪先出来了,两个人一看见剑雪就跑过来。
  “妈~~”
  “娘亲~~”
  “恩,放学啦~今天在学校有没有乖啊~?小禅有没有给老师惹麻烦?”剑雪说着指了指吞佛“来,叫二叔~”
  小禅和小雪一起说:“二叔好~”
  吞佛应了一声。
  剑雪见了孩子,蹲下来一个手臂搂一个,笑得很美,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剑雪已经不像过去那样年轻,但时间再久,剑雪的心里依然像个小孩,那是一种最高贵的纯洁。吞佛看着剑雪的表情,一瞬间觉得自己明白了什么是幸福,夕阳下的剑雪抱着孩子笑得眉眼弯弯,那么恬淡和温柔,吞佛恍惚间好像又回到了高中那个时光。
这时候吞小佛牵着朱厌也出来了,吞小佛一看见老爸,说:“哎呀,爸你怎么来了,我妈呢?”
  吞佛也搂过两个儿子,说:“你妈加班,我来带你俩小崽子回家。”说完,也学着剑雪的样子冲孩子笑了笑
  吞小佛:“爸,你吃错药了吧……”
  朱厌:“噫……老爸,你笑的真扭曲……”
  吞佛:“妈的,你俩小王八蛋,压死算了!”
  这时候螣小赦出来了,牵着雷梦娜,剑雪有些好奇的问:“咦?小赦,你爸妈怎么不来接你?小孩一个人多危险啊,叔叔送你回家吧”
  吞佛看了一眼雷梦娜,跟剑雪说:“你不用担心他,他那个雷梦娜压不死车就谢天谢地了”
  剑雪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哦……”
  看着剑雪的表情,吞佛鬼迷心窍似的,伸手想像以前一样去摸剑雪的头,然后剑雪会低下头,轻轻地笑起来。结果吞佛的手刚碰到剑雪的脑袋,剑雪不露声色的偏了偏头,躲过吞佛的手,然后微笑着说:“好了,吞大哥,我先走了,封禅晚上回来还等着吃饭呢”
  吞佛点了点头,剑雪领着孩子走了两步,吞佛又叫住剑雪:“哎,剑雪……我开车来的,要不我送你们回去吧……”
  剑雪回过头来,笑着说:“不用了,我带着小禅和小雪溜达溜达也好。”说完剑雪就走了。
  吞佛留在原地,突然感觉一阵子惆怅,曾经的剑雪和自己现在都是当爹妈的人了,多少年过去了,岁月在他们身上磨灭了太多东西,也带给他们太多东西。吞佛突然想起高中时候看过的一部小说,名字已经忘记了,但其中一句话却一直记得:少年轻狂的时代已经过去,不能用当时的标准衡量现在。当时看到这句话的时候还似懂非懂不明所以,但现在回想起来明白之余已满是感慨。吞佛转过身,对小佛和朱厌说:
  “今晚想吃啥?爸带你俩下馆子去”
  吞小佛&朱厌:“麻辣火锅~”
  吞佛把孩子抱上车,又伸出头来说:“哎,小赦,家里有饭不?吞叔请你吃饭,去不?”
  螣小赦牵着雷梦娜,摇摇头说:“不去了,我妈在家等着呢”
  吞佛:“上车吧,我送你回去,你自己一个人不安全”
  螣小赦:“不用了,没事的,车压不死我”
  吞佛:“没事,上来吧,车跑的比雷梦娜快”
  螣小赦别扭了一下,还是上了车。吞佛一脚油门,一辆鲜红色的跑车“蹭”的一下窜了出去,消失在了这个城市的茫茫烟尘之中。

  慕少艾一推门,羽人正收拾个小包,往里塞了一堆东西,慕少艾放下手里的包走过去一把揽住羽人的腰:“干啥呢?”
  羽人给慕少艾吓了一跳,手一抖,一包无烟蜡烛掉到地上,慕少艾捡起来看了看,又往包里瞄了一眼,嘿嘿一乐,说:“唉哟,我出国这么些年还没放下这个啊?”
  羽人瞟了他一眼,夺过蜡烛塞进包里,说:“锅里有饭,一会小獍回来你们热热吃了,要是我爹回来问我上哪儿了你就说我上老燕他们家搓麻将去了。”
  慕少艾拍拍羽人的背,说:“成,你小心点儿啊”
  羽人答应了一声挎上小包就出门了。
  慕少艾突然想起点儿什么,冲着羽人的背影吆喝:“哎,捡几件儿好看的回来啊!别跟老燕抢!”
  同一时间,吞佛带着俩孩子吃完了饭,一回家,宵居然还没回来,吞佛有点不放心,就给宵去了个电话
  吞佛:“喂,你在哪呢?咋还不回家?”
  宵:“我今晚上干活,晚点回去,你叫孩子写完作业先睡”
  吞佛顿了顿,说:“哪儿的活?”
  宵:“市郊的,不远,也不大,用不了下半夜就能齐活。”
  吞佛:“你小心点,我等你回来”
  宵:“好”说完便挂了电话。
  大概夜里九点的时候,宵,羽人,燕归人,愁落暗尘四个人在市郊一片菜地的角落里接头了,愁落暗尘和燕归人到的比较早,偷了农民家的两颗西瓜抱着啃。
  愁落暗尘咬了口西瓜,说:“风起了,蝉鸣了,你听到了吗?”
  燕归人把头埋在西瓜里,没搭理他。
  愁落暗尘给了燕归人一脚:“妈的!你听到了吗?!”
  燕归人把头抬起来,嘴里喊着西瓜,不耐烦的说:“听到了听到了!大夏天的谁听不到知了叫!燥不燥人啊!”
  这时候宵和羽人来了。四个人一人背一个包,见面以后先把包里的东西抖落出来分了,四个人一人拿了一支手电,一支无烟蜡烛插在腰间备用,一把小凿铲,愁落暗尘领子里还插了三支蝉之翼,四个人包里都装了大量棉花和卫生纸,燕归人家卫生纸正好用完了,没办法只能把断雁西风的卫生巾拿出来代替,愁落暗尘瞥了燕归人一眼,说:
  “他妈的,没见过你这样的,刨坟还带着卫生巾,痔疮犯了啊?”
  燕归人掏了个口罩捂在脸上,说:“卫生纸正好用完了,没买,没办法不是”
  愁落暗尘也掏出个口罩戴上,然后招呼了宵和羽人,四个人往前走了走,来到一处小土坡前面,宵点了点头,四个人就拿出小凿铲一顿折腾,挖了个不深的窟窿,然后剩下三个退到一边,愁落暗尘抽出领子里的蝉之翼,蹲在那个窟窿面前,蝉之翼上下翻飞,没多会愁落暗尘就把盗洞打好,愁落暗尘看了羽人一眼,歪了歪下巴,宵在羽人腰上系了跟绳子,三个人一块拽着绳子,慢慢把羽人放进了洞里。过了一两分钟,羽人爬出来,冲三个人点了点头,于是愁落暗尘坐在外边抽烟守着,另外三个人一人带好了家伙,钻进了盗洞……
  第二天,螣邪郎刚上班,阎魔旱魃扔过来张报纸,上面头版头条印着:我市市郊一处初唐古墓于昨夜被盗
  阎魔旱魃一耸肩。
  螣邪郎看了看报纸,问:“吞佛来了没?”
  阎魔旱魃:“没,估计一会就来了”
  螣邪郎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愁落暗尘干活干到下半夜,刚在床上眯了一会,手机就嗷嗷叫起来,愁落暗尘摸起手机,骂道:“操你妈,有屁放,没屁挂机”
  螣邪郎听他那动静心说八九不离十了,说:“我螣邪郎,你昨晚干啥去了?”
  愁落暗尘:“干活去了”
  螣邪郎:“还是你们四个?”
  愁落暗尘:“恩,要不还有你?”
  螣邪郎:“有人报案了,还上报纸了,你把你弟弟叫出来顶罪,尽快点吧,这次整的有点大,我们队里也不能不给点处分,拿一两件像样的来交公啊!”
  愁落暗尘:“我操,哪个傻逼报的案,没见过刨坟的啊!妈的下次刨了他们家祖坟去!”
  螣邪郎:“我操,你还好意思说,你去刨坟就老老实实刨坟,你偷人家西瓜干啥?大半个西瓜地让你们给偷没了,能怨人家老头报警么?民警过去一看,你们棺材板子还给扬在外头,这不没事找事么!”
  愁落暗尘:“不是我,是老燕,老燕非得偷点西瓜拿出去卖!哎你咋知道是我干的?”
  螣邪郎:“妈的,你那蝉之翼挖坑谁看不出来,要不是这次给你们揣着明白装糊涂你们几个就等着蹲号子吧”
  愁落暗尘:“得得得,螣哥,您大恩大德我感谢你家祖宗八辈,回头我叫飞宇过去,我先睡一觉啊”说完了愁落暗尘拔了电池,睡觉。
  螣邪郎刚收了电话,吞佛推门进来了,螣邪郎把电话往兜里一揣,把报纸扔过去:“你媳妇上报纸了”
  吞佛“嗯?”了一声,拿过报纸看了看,放下报纸,点了根烟,说:“我操,你快别提了,燕归人那傻逼玩意,把几件儿青铜器跟西瓜放一块了,半道开车的时候西瓜给挤碎了,拿回来一看青铜器都让西瓜汁给沤了”
  螣邪郎愕然。
  鬼梁飞宇是鬼梁天下的儿子,鬼梁天下是市行政局的处长。
  过了两天,鬼梁飞宇拿着三件唐朝文物来到刑警队,投案自首。
  阎魔旱魃自己留下了一个白玉樽,剩下两件交公充数,最后鬼梁飞宇被刑拘三十天。
  鬼梁飞宇出来的那天晚上,螣邪郎吃完了饭在家看电视,这时候新闻上播,又一座古墓被盗,市里下令严查。螣邪郎顿时气得蹦老高,掏出手机来给愁落暗尘打电话:
  “我艹!你弟弟刚出来!你们几个有完没完了!”
  那边传来愁落暗尘有些沙哑和不耐烦的声音:“不是我们!羽人他爹跟狂龙他们干的!不信问宵去!妈的,下次整明白了再骂!”
  螣邪郎:“你咋知道是狂龙他们”
  愁落暗尘:“除了那傻逼还有谁掏完了明器不填土?”
  螣邪郎:“咋还有羽人他爹,一把老骨头了,干的动吗?”
  愁落暗尘:“那老爷子腿脚不比他儿差,你他妈问完了没有!”
  螣邪郎:“妈的,我问两句咋了!老子替你们几个兜下多少事儿了!”
  螣邪郎话音刚落,就听见那边倾君怜有些慵懒还略带喘息的声音:“秋君,谁啊这是……有完没完了还?”
  螣邪郎一瞬间明白了什么事,说了句不好意思赶紧把电话挂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望君与、见齐寰
顶端 Posted: 2009-11-10 20:38 | 5 楼
sherrylinbo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1
发帖: 311
腹黑: 171 点
珍珠: 1839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50 点
在线时间:1369(小时)
注册时间:2007-04-03
最后登录:2015-10-13

鲜花 [13] 鸡蛋 [0]

 Re:城。事 【多CP、完全KUSO、完全扯淡、慎入】

依然觉得剑子你到底在想啥啊!连大师都想跟小饼干结婚了,你和龙宿又没啥阻碍到底在别扭个啥啊!
F4真是GJ!摸金校尉啊~还是家传的!星星眼看~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11-11 17:12 | 6 楼
玲珑水
酒倾江都 天涯朝暮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96
腹黑: 81 点
珍珠: 1727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85(小时)
注册时间:2009-10-21
最后登录:2015-12-03

鲜花 [18] 鸡蛋 [0]

 Re:城。事 【多CP、完全KUSO、完全扯淡、慎入】

  一家饭店的包间里,佛剑和圆儿很不知所措的坐着,素续缘很尴尬的坐着,素还真和风采铃很气愤的坐着,谈无欲和叶小钗很鄙视的坐着,服务生很无辜的站着。
  僵持了一会,服务生颤巍巍地问:“咳……请问各位现在点菜吗?”
  素还真看都不看菜谱一眼,说:“红油肚丝,干煸大头菜,油泼鲤鱼,酸辣汤,六碗米饭,慢点上,你走吧”
  服务生小声说:“那个……一共有七位……”
  素还真一记眼刀撇过去。
  服务生抖了一下,赶紧把菜记下来,然后飞快的冲出去带上门。
  一屋子沉默着,过了一会,菜都上齐了,还是没人说一句话。半个小时以后,素还真终于打破了僵局,只听得“啪”的一声,桌子给素还真拍的老响,在座都是一惊,然后素还真开始他血与泪的控诉:
  “佛剑分说!你他妈居然还敢回来!你身为一个和尚带头赌博喝酒还玩酒后乱性!你他妈的吃了就跑睡了就扔你说你还是个男人么你!花枪打完了连烟儿都不带吹的就跑,现在混不下去了就回来了?!啊?”
  风采铃:“你个没良心的,我家续缘等了这么多年容易么……”
  素还真:“就是!你个死王八蛋!妈的花和尚还学人家睡小伙子,你还要点脸不?”
  谈无欲:“哼,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年纪了……”
  素还真:“就是!妈的老牛还学人家吃嫩草,不要脸你他娘的都上天了吧!”
  叶小钗:“啊……”
  素还真:“就是!¥%*&@#………………”
  叶小钗很郁闷的看了唾沫横飞的素还真一眼,心说:我只是想吃饭……
  素还真骂的酣畅淋漓,越说越来劲,佛剑就坐在那默默的听着,他自己也觉得挨骂是应该的,毕竟是自己先对不起续缘的,倒是素续缘,在素还真骂了二十分钟以后终于受不了了,一下子站起来:“爸!你有完没完!”
  素还真:“闭嘴!你个没出息的东西!”
  素还真骂自己佛剑也就忍了,但素还真骂素续缘却让佛剑又点看不下去,他皱了皱眉头,暗地里捏了圆儿一把。
  圆儿看了看素还真,压下自己心中想上去扇他俩嘴巴子的强烈欲望,怯生生的叫了一声:“姥爷……”
  圆儿一句姥爷把素还真给叫懵了,他看着圆儿,说:“你你你……你再叫一声……?”
  圆儿看了佛剑一眼,佛剑点点头,圆儿又叫了一声:“姥爷……”
  “哎!!!!!!!”素还真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瞬间从骂街二流子切换为慈眉善目的外公,然后扑上去抱住圆儿,一屁股挤开佛剑,自己坐在圆儿的身边,给圆儿夹菜“来~吃,多吃点~这些年跟着你爸受苦了吧!瞧这孩子瘦的,这么小就少白头了……佛剑!你妈逼的!好好的孩子给你带成这样!你他娘的不得好死!”
  风采铃温柔的唤着:“圆儿……”
  圆儿本来对风采铃印象就不差,很开心的叫了声“姥姥~”
  风采铃感动的眼泪下来了,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哎!好孩子……好孩子……”
  谈无欲没什么好说的,就坐在一边,点了根烟,叶小钗如获大赦,端起饭碗就往嘴里扒,素还真一见,把些青菜全推到叶小钗那边,把鱼和肉拿到圆儿面前,看着圆儿吃,还问道:“够不够?好不好吃?不喜欢再点!”
  圆儿一边吃着一边摇了摇头,素还真摸不够似的摸着圆儿的头,素续缘看了看圆儿,又看了看佛剑,低下头,眼圈儿一红,笑了。
  吃完饭以后,一行人走出饭店,素续缘突然说:“爸,妈,谈叔,叶叔,你们先回去吧,我过会……”
  素还真刚想说什么,风采铃一把拽住他,说:“好了,也让续缘看看孩子吧!好歹也是他身上的肉!”
  素还真没什么可说的,狠狠瞅了佛剑一眼就走了。
  素还真走了以后,素续缘转过身,说:“咱们去附近的公园转转吧……”
  佛剑领着圆儿,应了一声,三个人就慢慢往小公园走去。
  走着走着,圆儿说:“爸,我想吃雪糕”
  佛剑从兜里掏出五块钱,递给圆儿:“去买吧”
  圆儿接过钱,一溜烟儿跑没了,佛剑在后面喊:“快点儿啊!别跑远了!看着点儿车!”
  这时素续缘轻叹了一声:“大师……我爸……你别介意他,他一直都这样。圆儿都这么大了……”
  佛剑也低下头,不知该说什么,淡淡的“恩”了一下。
  素续缘转过头来,笑的有点凄凉,说:“大师,你老了不少……都有白头发了……”
  佛剑还是“恩”了一声。
  素续缘说:“大师,这么多年没见,你就没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佛剑低着头,一阵尴尬,过了一会,佛剑说:“续缘,这么些年,是我对不起你……”
  素续缘摇摇头:“大师别这么说……那年那事是我的不对,我还任性把孩子生下来……给你添麻烦了……”
  佛剑突然抬起头,说:“不是的!圆儿……他很乖,很像你……每次我看着他就会想起你……”
  素续缘怔了怔,问:“大师……你会想起我?”
  佛剑脸红了一大片,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木讷讷的点点头。
  素续缘往前了一步,小声问道:“大师……我一直想问你,可是都没机会……你……喜欢我吗?”
  佛剑的脸都快冒烟了,吞了口唾沫,牙缝里挤出个字:“恩……”
  素续缘知道佛剑害羞,也没再逼着佛剑说。有这个字就够了。他把头靠在佛剑肩膀上,手臂也揽上了佛剑的腰,轻轻说:“大师……你也还俗了,我们结婚吧……”
  佛剑浑身烫得能煎鸡蛋,但还是没推开素续缘,支支唔唔地说“:你……你爸……”
  素续缘一支手指抵住佛剑的嘴唇:“你跟我结婚还是跟我爸结婚?”
  佛剑没说话,抬手抱住续缘,续缘把头深深埋进佛剑的颈窝里,汲取着多年不见的温暖。这时候正好圆儿回来了,嘴里叼着一支雪糕,手里还拎着两支,圆儿看到两个人甜蜜的举动,笑着说:“爸,妈,吃雪糕吧”
  佛剑感觉自己衣服上湿湿热热的,把续缘搂的更紧了,续缘也搂过圆儿,靠着佛剑,咬着嘴唇哭着。夜里的微风吹的很温柔,散白月光照着马路旁的小路,小路上,是最幸福的一张全家福。

  慕少艾刚忙完诊所的事,开着车往回走,傍晚时分,路上有点堵车,慕少艾点了根烟,心不在焉的拧着方向盘。突然前面冲出来一小孩,慕少艾吓了一跳,一个急刹车,然后一脑袋撞在挡风玻璃上,顿时肿了个大包。慕少艾赶紧下车,看那小孩怎么样了,那小孩没什么事,就是给吓着了,坐在地上直哆嗦。
  慕少艾说:“你这孩子,怎么过马路这么不小心,你家大人呢?”
  那小孩没说话。
  慕少艾拍了那小孩一下,心说是不是给吓傻了,又问了一句:“哎,小子,问你呢,你家大人呢?”
  那小孩沉默了一会,说:“我家没大人”
  慕少艾:“怎么可能,你家在哪?叔叔送你回家”
  小孩:“我没家”
  慕少艾有点摸不着头脑:“没家?那你住哪儿啊?你爸妈呢?有你爸妈电话号没?”
  小孩低着头:“我爸妈都死了”
  慕少艾吃了一惊,重新打量了一番那个小孩。那个小孩浑身脏兮兮的,衣服也破了好几个洞,脸上还有几块淤青。慕少艾说:“我叫慕少艾,你叫什么?”
  小孩:“我叫阿九”这时候阿九的肚子咕噜一声
  慕少艾:“你饿了?”
  阿九:“我三天没吃饭了……”
  慕少艾有点可怜这个小孩,说:“上车吧,叔叔带你到我家吃,我老婆做饭可好吃了”
  阿九坐在地上一动不动,摇了摇头
  慕少艾说:“怎么了?”
  阿九说:“阿姨说不能随便跟陌生人走,随便带我走的是骗子”
  慕少艾说:“你跟我这个骗子走,我还能给你顿饭吃,你不跟我这个骗子走你还得三天吃不上饭”
  阿九很明显的有点动摇了。
  慕少艾又说:“带你走的是骗子,带你去吃饭的是好人,这你阿姨没告诉你,走吧”
  阿九点点头,跟慕少艾上车了。
  车上,慕少艾边开车边问阿九:“你怎么搞的这么脏?你住哪?”
  阿九低着头说:“我以前住福利院,三天前跟一个小朋友打架,明明不是我的错,阿姨一定说是我先打他的……我就跑出来了,阿姨也是坏人,是骗子……”
  慕少艾惊了惊,转头看了看阿九,问:“那你这三天都住哪啊?”
  阿九说:“住在工地的水泥管子里……今天中午工地里干活,我没听见,被人发现了,他们还打了我一顿……”阿九说着说着掉下了几颗眼泪
  慕少艾看的心里挺不是滋味,什么也没说。
  回到家,慕少艾进门,阿九还在门外站着,慕少艾纳闷道:“站着干什么啊?进来啊”
  阿九看了看脏兮兮的自己,又看了看慕少艾家又大又整洁的房子,扭捏的搓着手,低着头。
  慕少艾一把把阿九拉进来,说:“没事,进来就成!”
  这时候羽人端着一盘鱼从厨房出来,一见阿九,楞了一下,问慕少艾:“这谁家孩子?”
  慕少艾一边换拖鞋一边说:“我路上捡来的,这孩子三天没吃饭了,我看他挺可怜,带他回来吃顿饭”说完捅了捅阿九:“阿九,这我老婆,叫叔叔”
  阿九小声说:“叔……叔叔好……”
  羽人听慕少艾这么说,虽然一头雾水,但也觉得这小孩挺可怜,就说:“哎,让慕叔叔先带你去洗个澡,我去给你做饭”
  阿九很有礼貌的说了声谢谢。
  慕少艾领着阿九往浴室走,问:“哎,爸呢?”
  羽人在厨房说:“爸接小獍放学去了,一会就回来”
  慕少艾把浴缸放满热水,然后把泥猴子一样的阿九扒光了扔进去,阿九一开始还有点害怕,但是给热水一泡,就像小猫一样舒服的软下来。
  慕少艾一边搓着阿九身上的灰,一边说:“你那衣服破成那个样子也没法穿了,呆会洗完了你先穿我儿子的衣服吧”
  阿九点点头。
  慕少艾笑着问:“哎,你今年多大啊?我们家小獍该叫你哥哥还是弟弟?”
  阿九说:“我今年九岁”
  慕少艾笑:“那还真巧了,我儿子也九岁,叫羽小獍,一会就放学回来了”
  阿九低下头,没说话,过了一会,小声说了一句:“真好……”
  慕少艾问:“什么真好?”
  阿九呢喃:“可以去上学……”
  慕少艾愣了愣,问:“你不上学?”
  阿九说:“上过,但就上了一年,二年级的时候阿姨不让我上了……”
  慕少艾问:“为什么不让你上了?”
  阿九说:“因为阿姨的儿子也要上学,福利院里没那么多钱了……”
  慕少艾又沉默了。
  慕少艾给阿九洗完澡,孤独缺接羽小獍也回来了,两个孩子一见如故,开始阿九还有点怕,但没一会就跟羽小獍玩到了一块,孤独缺又是人来疯,一老两小玩的不亦乐乎。
晚上阿九跟羽小獍睡一个屋,慕少艾在被窝里搂着羽人,说:“羽仔,我想把阿九留下,当个儿子养……”
  羽人说:“那孩子没有爸妈吗?”
  慕少艾:“没,我今天问他来着,这孩子挺可怜的,爸妈都死了,一直在福利院长大的,那个福利院也不让孩子上学,我琢磨着既然碰上了那就是有缘,咱家也不是养不起个孩子……”
  羽人说:“行,我看爸也挺喜欢阿九,他跟咱家也挺投缘的,留下吧”
  慕少艾嘿嘿一乐:“那就成了~明儿我领他去孤儿院办手续”
  羽人说:“那他上学怎么办啊?”
  慕少艾说:“他说他念到二年级就没再念,这样我回头把素还真叫来给他补补课,然后跟着小獍他们上三年级”
  羽人:“恩,也行……”
  慕少艾:“得了,达成共识,睡觉”说完手就捂到了羽人的胯下
  羽人脸一红,骂道:“你属驴的啊!”
  慕少艾翻了个身,把羽人压在底下:“嘿嘿,没我这样高质量的驴!”说完就堵住了羽人的嘴唇。
  从此以后,慕少艾和羽人多了个儿子,孤独缺多了个外孙子,羽小獍多了个哥哥。问为什么阿九是羽小獍的哥哥?我怎么知道!慕少艾说的!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望君与、见齐寰
顶端 Posted: 2009-11-15 15:57 | 7 楼
玲珑水
酒倾江都 天涯朝暮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96
腹黑: 81 点
珍珠: 1727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85(小时)
注册时间:2009-10-21
最后登录:2015-12-03

鲜花 [18] 鸡蛋 [0]

 Re:城。事 【多CP、完全KUSO、完全扯淡、慎入】

  晚上,很安静,可是一扇窗子里传出的嘈杂去打破了这份夜晚的宁静……
  “你个不争气的犊子玩意!老娘的脸都他妈给你丢尽了!!”说话的人是练峨眉,手里正举着拖鞋,在屋里追打着他的弟弟狂龙
  “姐!姐!!姐你别打了!我知道错了!!我不敢了!!不敢了!!唉哟!别打了!姐!!”狂龙边跑边叫,练峨眉手上的拖鞋不停的挥,打在身上就是一道红印子。
  “还敢跑!!再跑!今天我打死你个小王八蛋!!”
  蔺无双掏钥匙打开门,门一开,先跟狂龙撞了个满怀,还没等开口,练峨眉一脱鞋抽过来,半点不差结结实实抽在蔺无双脸上,顿时两条血迹就挂在了蔺无双鼻子上,蔺无双捂着鼻子惨叫一声:“这怎么回事!”
  狂龙赶紧一溜烟躲到蔺无双背后:“姐夫!我姐打我!”
  蔺无双关上门,问练峨眉:“怎么回事?你怎么又打他?”
  练峨眉把拖鞋往地上一扔,哼了一声坐到沙发上,狠狠刮了狂龙一眼说:“你让他自己跟你说!”
  蔺无双转头问狂龙:“怎么回事?”
  狂龙扭扭捏捏的说:“也……也没什么事啦……我就是跟孤猫他们去干了一票……不知道那个傻逼报警了……”
  练峨眉拿下脚底的拖鞋就扔过去:“你还好意思说!哪个傻逼?!就你个傻逼!挖完了连土都不填就走!摆着给人报警啊!这事我他妈就不应该管!就应该让你去蹲几年号子!!”
  蔺无双一把接住拖鞋,放在地上,对狂龙说:“哎呀!新闻上播的那个就是你啊!你咋这么不小心呢!还让人省点心不……”
  狂龙小声说:“忘了不是……孤猫掏出个唐代的青花瓷杯来……一兴奋,就把填坑的事给落下了……”
  蔺无双说:“你说说你,这么大的事能给忘了,这次市里得严查,你说这事怎么办,还不都得你姐给你兜着!”又转头跟练峨眉说:“好了峨眉,你也别生气了,打也打了,好歹也是你亲弟弟”
  练峨眉气的手发抖:“亲弟弟?我宁可掐死这个亲弟弟!”
  蔺无双走过去,揽过练峨眉的肩膀,笑嘻嘻地安慰着:“好了好了,别生气了,做饭了没?我都饿了”
  练峨眉一把推开他:“做什么做!气都气饱了!”
  蔺无双也不恼,说:“明天我跟殷处长打个电话,这事小点办就是了!”
  练峨眉一拍桌子,说:“小什么!就往大里办!让这小王八蛋进去蹲!蹲他妈一辈子!”
  狂龙一听害怕了,说:“姐,别啊,你就我这一个弟弟!”
  练峨眉还想打,却发现拖鞋已经没了,站起来就要过去踹:“你还好意思叫我姐!我没你这样的弟弟!”
  蔺无双赶紧拉住练峨眉:“好了小龙!你赶紧该干嘛干嘛去!别气你姐了!”
  狂龙赶紧灰溜溜的走了,看狂龙走了,蔺无双拍拍练峨眉的背:“好了好了,别气了啊,他说的也对,你就他这么一个亲弟弟了,这要是办大了至少得进去蹲个十几年,你舍得啊?”
  练峨眉:“怎么舍不得!一枪崩了最好!”虽然嘴上这么说,但练峨眉的话里也带了几分软意。
  蔺无双:“别啊,你们家可就这么一跟独苗苗了,一枪崩了他可就绝后了!”
  练峨眉别过头:“哼……”
  蔺无双赶紧搂着练峨眉进了厨房:“来来来,好老婆,别气了啊,做饭吧做饭吧,我忙了一天,饿死我了”
  练峨眉没动,过了一会,戴上围裙,拿起炒勺敲了蔺无双一记:“吃不死你!”
  蔺无双一乐,转身出去了。然后到了狂龙的房间,狂龙正在床上躺着,蔺无双走过去,坐在床边上,说:“这次掏出什么东西来了?拿来给姐夫瞅瞅”
  狂龙赶紧翻身下床,从床底下扒拉出几个盒子,一一打开,摆在蔺无双面前。
  蔺无双拿起个铜花盏看了看,笑着说:“哟,好东西啊!”
  狂龙大笑起来:“那当然,哎,姐夫我跟你讲,当时我们一下去,那个味儿啊!差点没把我们顶出来,后来棺材板子一打开,里头没人!烂的连骨头都剩渣儿了!那明器啊!违者棺材里头铺了一圈!我们一个个都挑红眼了!我们……”
  狂龙话没说完,练峨眉提着菜刀就冲了进来:“还敢说!老娘砍不死你!!!!”
  蔺无双吓了一跳,赶紧抱住练峨眉的腰:“哎哎哎,峨眉!峨眉!好了好了,别激动,我叫他说的!你别急!”
  狂龙一见老姐菜刀都抡上了,吓得冷汗直冒,一个蹦高躲到衣柜后面:“姐……姐……我错了,你息怒……息怒……”
  蔺无双好歹的安抚好了练峨眉,又回到狂龙的屋,拿起那个铜花盏,又挑了另一件珠花玉如意,说:“这两件儿我拿着明天去找殷处长,你这些东西别给你姐看着,能卖赶紧卖了,要不她又该生气了”
  狂龙赶紧点头答应。
  蔺无双说“行,你先别出去气你姐了,你姐其实也是为你好,要不是心疼你怕你出事她哪会那么生气,哎,身上还疼不疼了?”
  狂龙说:“不疼了,这次我是真忘了……”
  蔺无双说:“不是有句话么,不打勤的不打懒的,就打那个不长眼的,你这次是真撞了枪口上了,前几天鬼梁处长那外甥……叫……叫啥来着……?哦,愁落暗尘,跟羽人哥四个才去把那唐代的墓给扒了,本来就闹的挺大,我听说鬼梁处长费了不少劲才把这事摆下来,这才几天,你们又去给扒了一个,本来你们要是埋好了,就算有人报案我给你打点打点当没看见也就过去了,你说你还不填土,这我咋给你整”
  狂龙说:“那咋办啊”
  蔺无双又说:“你也别急,这样你一会给孤独缺他们打个电话,就说出事了,让他们把手里的东西拿出来几件像样的,我把这两件拿去给殷处长,叫他给你压着,剩下的你给文物局的金八珍金局长,她跟你姐关系老好了,看你姐面子上也不能不帮你”
  狂龙眉头一皱,说:“她打小看我就不顺眼,能行么她……”
  蔺无双说:“看你不顺眼归不顺眼,这事不能不帮你办,顶多就过去吃她点脸色么,没事,出来骂句王八蛋就行了,这事你还非找她不可,要不办不下来”
  狂龙说:“好,我知道了,回头我去找找她。”
  蔺无双笑了笑:“成,知道就行,我帮你姐姐做饭去了,一会出来吃饭的时候别多嘴了啊,你姐骂你两句你听着就行了”
  狂龙说:“好。”
  蔺无双带门出去了,蔺无双刚出去,狂龙掏出个手机给孤独缺打了个电话:“喂,孤猫,你掏的那个青花瓷杯拿出来,交公!”
  孤独缺正逗着羽小獍和阿九玩,接起电话平静的说:“交个蛋。”然后把电话挂了,接着跟两个孙子玩。
  狂龙又拨了破玄奇的电话:“喂!把你摸的那个彩陶罐子拿出来!交公!
  破玄奇说:“没了,昨天打麻将输给号昆仑了”说完,“啪叽”把电话挂了。
  狂龙有点郁闷,打电话给向日斜:“喂,小太阳,你手里几件东西?”
  向日斜沉默了一下,说:“五件。”
  狂龙说:“明天给我四件,你留一件就成啊……”
  向日斜又沉默了一会,说:“恩。”狂龙刚要挂电话,向日斜突然问:“你姐打你了?”
  狂龙说:“你怎么知道?唉哟打的整个狠啊!刚才还提着菜刀要砍我呢,幸亏我姐夫给我拦下来了……”
  向日斜说:“明天我去看看你”说完把电话挂了。
  狂龙握着电话,嘿嘿一笑,说:“还是小太阳知道心疼我”

  阎魔旱魃坐在沙发上,对面坐着个少年,长的眉清目秀,要不是那一头红色的头发,真的会让人以为他是个温雅清秀的日系美少年。
  阎魔旱魃倒了两杯茶,推到那个美少年面前一杯,自己点了根烟,说:“啥事?说吧”
  北辰元凰端起茶来喝了一口,没说话
  阎魔旱魃“啧”了一声,说:“我这好歹休一天容易么,你跟我这大眼瞪小眼,好,咱俩眼都不大。”说完喝了口茶
  北辰元凰淡淡的说:“我喜欢你。”
  阎魔旱魃“噗”的一声,刚喝进去那一口茶一滴没剩全喷在北辰元凰脸上:“你你你……你说什么?!”
  北辰元凰很淡定的抹了把脸,重复了一遍:“我喜欢你。”
  阎魔旱魃顿时丧失了语言能力,犯了癫痫似的手哆嗦着指着北辰元凰,嘴里呜呜了半天也没听出他说了些什么。
  北辰元凰又喝了口茶,说:“怎么了?”
  阎魔旱魃抽完了风,转过神来,大巴掌“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震的两杯茶都洒出来好几滴,说:“你说什么疯话!你叫车撞了脑子了吧!你再小两岁老子都能当你爷爷了!”
  北辰元凰说:“这与年龄无关,反正你说什么我就是喜欢你,你能怎么样?”然后一挑眉,勾了勾嘴角“我喜欢你你还能枪毙我?”
  阎魔旱魃指着北辰元凰:“你……你……你你……”你了半天没你出来个什么
  北辰元凰又说:“明天我把行李搬来跟你一起住。”
  阎魔旱魃大喊:“不准!”
  北辰元凰:“为什么?”
  阎魔旱魃:“你自己有地方住跑我这来干嘛?我家地方小,睡不下你!”
  北辰元凰:“我刚让房东给撵出来了,没地方住了,你要不让我来我就钻水泥管子去”
  阎魔旱魃:“你又怎么了?”
  北辰元凰:“我昨天把厨房给烧了,房东不让我住了”
  阎魔旱魃:“你……那你找别的房子去!”
  北辰元凰:“我不找,就住你这,住你这还不用给房租”
  阎魔旱魃:“不行!我不同意!”
  北辰元凰:“我同意”
  阎魔旱魃怒:“你……”
  北辰元凰:“你还能把我抓起来?”
  阎魔旱魃:“你他妈当我不敢?!”
  北辰元凰把手一伸:“抓吧”
  阎魔旱魃正了正色,说:“小子,你识相的喝完了茶走人,我就当你今天什么都没跟我说,以后咱俩该咋样还是咋样,你他妈要是再跟我闹,我真给你逮进去!”
  北辰元凰二郎腿一翘,说:“你凭什么逮我?”
  阎魔旱魃伸脚把他的二郎腿踹下来,说:“就凭你嗑药打K!这他妈就是吸毒!”
  北辰元凰愣了愣,问:“你怎么知道?”
  阎魔旱魃冷笑一声说:“哼,你以为你跟南宫神翳整那些破事我都不知道是不是?你当我这二十多年刑警白给的?”
  北辰元凰低下头没再说话。
  看北辰元凰不说话了,阎魔旱魃站起来,说:“走,我领你找个房子去”
  北辰元凰还没说话,阎魔旱魃也不理他,走到里屋换了身衣服,就要领着北辰元凰去找房子。
  阎魔旱魃门口换鞋的时候,北辰元凰突然开口:“你要是让我住这,我就戒了那些玩意,去考个大学。”
  阎魔旱魃停了动作,直起身子回头不可思议的看着北辰元凰,问:“你说什么?”
  北辰元凰抬起头,说:“我说你要是让我住这,我就去考大学”
  阎魔旱魃问:“你说真的?”
  北辰元凰:“真的。”
  阎魔旱魃想了想,脱下刚穿上一只的皮鞋,说:“好,这你说的。你住这可以,不过得有规矩。第一,明天跟我上你们学校去办复课,每天按时去上学,第二,去把酒吧那工作辞了,以后放了学就回来,不准再跟南宫神翳那帮败类打交道,第三,把烟戒了,把头发染回来,整那么个红的一看就是小流氓,第四,我睡沙发你睡床,夜里你要是敢来得瑟我我就把你从楼上扔下去。”
  北辰元凰小声说:“学校我还能回去么……”
  阎魔旱魃:“你就是休学,还没退呢,我明天去找你们学校校长,让你回去上课”
  北辰元凰又说:“那我辞了工作吃什么啊?上学不用交钱啊!我爸那点钱够上几天啊!”
  阎魔旱魃:“我还能养得起你!”
  北辰元凰低下头,过了一会说:“我睡沙发吧,你腰不好……”
  阎魔旱魃没说话,上前摸了摸北辰元凰的一头红发。
  北辰元凰的头更低了。
  北辰元凰今年17岁,是个孤儿,打一下生就没妈,从小跟爸爸北辰胤长大的,北辰胤开了个小公司,也算有点家底,可惜在北辰元凰十四岁的时候,家里着了场大火,北辰胤为了救北辰元凰自己给烧死了,房子也烧没了,只留了些遗产给北辰元凰。北辰元凰以前也是个好孩子,很坚强,爸爸死了以后就自己拿着爸爸的钱过日子,也不乱花,初中毕业的时候考上了一所重点高中。北辰元凰学习好,人又乖巧,没爸没妈的自己日子过的井井有条,这懂事的孩子学校里老师没个不喜欢他的。结果就高一那年,他喜欢上了他们班班主任玉阶飞。北辰元凰从小很内向,好不容易憋足了勇气去跟玉阶飞表白了,结果被义正言辞的拒绝了,还为了这事被骂了一顿。
  爸爸死了,本来就无依无靠的北辰元凰又受了这样的打击,有点受不了,于是渐渐改变了原来好孩子的样子,把头发染成张扬的红色,学会了抽烟喝酒,还在学校里四处打架。有一次把一个同学打的骨折了,被学校一纸休学处分给撵回家了。休学以后的北辰元凰更不着调了,天天泡在网吧,酒吧这些地方,又认识了南宫神翳,南宫神翳是个贩毒的,一天到晚给北辰元凰一些K粉,摇头丸之类,北辰元凰成天无所事事的也就爱跟他打混。
  后来北辰元凰认识了阎魔旱魃。那天晚上刑警队缉毒,一进酒吧,北辰元凰恰好刚磕了摇头丸,给逮了个正着。阎魔旱魃把北辰元凰带回队里,一问才知道原来还是个未成年,于是进行了一番思想教育,教育完了以后阎魔旱魃看这孩子也不像是那种职业二流子,于是就多问了几句,一问才知道原来北辰元凰的身世那么可怜。那天晚上也是北辰元凰头一次进刑警队,给吓得不轻,阎魔旱魃把他送回家,留了个电话给他,叫他以后有什么事打电话。
阎魔旱魃53岁,老光棍一个,年轻的时候结过一次婚,不过也没来得及生个孩子媳妇就跟别人跑了,他遇到北辰元凰就觉得挺投缘,后来看着北辰元凰不思上进,天天混酒吧夜总会,就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感觉,于是三天两头的夜里就去酒吧里把北辰元凰逮回去。劝了好几次,让北辰元凰回学校上课,考个大学,北辰元凰就是不听。
  北辰元凰自打爸爸死了以后就一直是个没人疼没人爱的孩子,南宫神翳虽然跟他好,但他也明白南宫神翳不是个东西,所以阎魔旱魃是他身边唯一一个真心对他好的人,北辰元凰虽然叛逆,但就听阎魔旱魃的话,有时候在酒吧混,阎魔旱魃过来找他的时候也不叫板,乖乖跟着阎魔旱魃回家,然后不管多晚阎魔旱魃会给他做顿饭吃。阎魔旱魃让他回去上学,他不是没想过,但就是不想再面对玉阶飞,也不知道拿什么脸面去面对玉阶飞,所以就一直不肯。一来二去的,日子久了北辰元凰渐渐对阎魔旱魃有了一点好感,一开始他自己也给这个想法吓了一大跳,自己跟他差了足足三十多岁,就像阎魔旱魃说的,自己再小几岁都能当他孙子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他。
  后来这种感觉一天比一天强烈,北辰元凰想了想,有一天拨了阎魔旱魃的电话,然后第二天去了他家,于是,发生了刚刚的那一幕。
  打那天起,北辰元凰和阎魔旱魃正式同居了,过上了……呃……父子一样的生活……



北辰娃子跟阎魔旱魃……额……咳咳……纯属本人无责任YY……= =
不适者……额……雷抽了本人概不负责医药费=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望君与、见齐寰
顶端 Posted: 2009-11-19 15:11 | 8 楼
彼岸听雨轩
老是犯错的一个家伙,给各位添麻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48
腹黑: 68 点
珍珠: 17119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76(小时)
注册时间:2008-10-22
最后登录:2013-04-16

鲜花 [0] 鸡蛋 [0]

 Re:城。事 【多CP、完全KUSO、完全扯淡、慎入】

一口气看完这么多,很心疼龙宿!除此之外,都是自己很喜欢的CP,小饼干和佛剑,呵呵,我也一直很喜欢这一对呢,他们甜甜蜜蜜的,人生真是如此美好!阎魔旱魃和小元凰,嗯,也是可以接受的,这么一说感觉也不错,所以,我很支持这文,希望玲珑继续!
[ 此帖被彼岸听雨轩在2009-11-27 15:59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11-20 15:18 | 9 楼
« 1 2345» Pages: ( 1/26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潇湘雅卷□

Time now is:04-23 09:47,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