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23» Pages: ( 1/3 total )
本页主题: 06.24 共饮逍遥一世悠然(完)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饮黄泉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20
腹黑: 71 点
珍珠: 1719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9(小时)
注册时间:2009-05-30
最后登录:2010-05-07

鲜花 [2] 鸡蛋 [0]

 06.24 共饮逍遥一世悠然(完)

0
管理提醒:
本帖被 晓问管理员 从 ≡暗香盈袖≡ 移动到本区(2012-08-26)
“剑子,汝回来了。”
伊笑语嫣然的样子犹在眼前,声音也还在耳边回荡。
可是如今……

剑子一步一步迈进儒门天下的大门,此生之中从未感觉过自己的脚步竟如此沉重,心更是如此。
眼前千百年来华丽堂皇、庄严非常的儒门天下不再华丽,剩下的只有死寂般的庄严与压迫,仿佛一夜之间失了颜色。眼下四处皆白,微风将那白轻轻拂起。剑子看在眼中,从未像现在这样真切地感觉到这白色竟然如此刺目。
“先生,您终于回来了。”守在厅堂门前的仙鳳,憋红的双眼在触及剑子沉重的身影时,终于承受不住,所有的壁垒瞬间瓦解。灼热泪水如清泉般涌出眼眶。
思绪混乱如麻的剑子被仙鳳这一唤,终于回过神来,一抬眼触及的却是从仙鳳眼中急急落下两行清泪,心中顿觉愧疚万分。人是他一直看着长大的。可是现在自己却都不能为她做些什么。剑子虽然脸上冰冷僵硬得看不出一丝情绪,但是眼中沉沉的阴霾却是挥之不去。
“嗯,吾回来了。”剑子抬手轻轻地拍在鳯儿肩头,本想安慰鳯儿几句,却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
厅堂上一片死寂,所有的人僵硬地分站成两排,各个一脸暗伤。所有的视线在剑子还没有迈进大堂之时就已经全部集中在他身上。但是直到剑子步入堂中也没人敢率先打破这片死寂。
“哎呀,气氛这么安静,龙宿怕是不喜欢了。他虽然老是独处,其实是个爱热闹的。”剑子虽是嬉笑,但那好不容易挤出来的笑容任谁看了都不由得担心。
“剑子……”一直看着站在一边的佛剑,终于忍不住担心走上前伸手扶住剑子的身形。虽然众人眼中的剑子一直都稳稳地站着,但是看在佛剑眼中却非是如此。只怕众人眼睛一移开,剑子就要瘫下去了。
“哈,原来佛剑汝也在这。竟比吾来的还……”剑子说完,顿觉心口又被一块巨石压住,原本还没有说完的话硬生生地堵在喉间。是啊。谁都比吾来得早。唯独吾总是姗姗来迟。
龙宿……
剑子心中深深地叹了一声,所有的防线顿时崩塌,重心不禁全部倾向佛剑。
在众人丝毫没有察觉的情况下,佛剑暗暗加施了点力道,让剑子看起来站的更自然点。
“佛剑,跟吾一起进去看看龙宿吧!”
佛剑没出声,也没作何表示。只是脚步动了。于是在众人眼前跟着剑子进了内堂。

“龙宿—”剑子一进入内堂,静躺在紫色帷幔之中的身影蓦地映入眼帘。一声叫唤,夹杂着万千的情绪,还有心碎肠断的声音。
佛剑还未及时反应过来,手中扶着的人就已经像脱了线的风筝踉跄地奔向那静睡之人。“剑子—”佛剑眼中异光一闪,原本伸出的手又僵硬地收了回去。
只见剑子一个踉跄,一脚竟踩在及地的帷幔上,蓦地跪了下去。“嘶”的一声,帷幔跟着飘然落下,轻轻地掩住了静睡之人安然的脸上。
“龙宿!”剑子微抬身向床边靠近,但始终没有站起来的打算,只是屈着一腿跪在龙宿床前。伸手撩去那掩住惊世容颜的帷幔,痴痴地看着,忍不住伸手抚在那相守千年的脸上,“龙宿啊,吾回来了。汝还要睡么?汝不是已经等到吾回来么。汝为何还在睡,不起来跟吾说说话么?”
剑子轻轻地唤着,极是希望眼前这人睁睁眼看他一看,又怕吵醒深睡中的人儿。许久,静。静得像是连自己都感觉自己死了。“龙宿—”剑子突然惊唤了一声,突然一起身,伸手想将静躺在床上的龙宿硬拉起来。可是依旧得不到熟睡之人半点回应。
“哎,汝真是累了。睡得这么沉,都不愿理吾了。”剑子自顾自地哀叹,身体无力地瘫坐在床沿上。佛剑完全没有看清背对着自己的剑子作何动作,龙宿就已经被他紧紧揽入怀中,仿佛恨不得将龙宿融入他自己的身体一样。佛剑看着,觉得忧心,剑子那么用力地抱着龙宿,恐怕力道太大了。
“剑子—”佛剑略担心地轻唤了一声。
“啊?”剑子被佛剑这么一唤,顿时回过神,发现自己竟然把佛剑给忘了。同时也发现自己这样抱着龙宿似乎太用力,怕是龙宿要被他弄得喘不过气来了。剑子稍微收了点力,但却没有回头,“佛剑,抱歉。赎世之路恐怕吾已不能再与汝并行。吾怕再留龙宿一个人在此太过寂寞。吾意留下来陪伴他。这一路望好友好走。”
“无妨。赎世之路,吾会将剑子那份一并携起。剑子,汝……们好生保重。佛剑先行了。”佛剑说完,也没等剑子作出反应就已经迈出了内堂。
佛剑走后,剑子身形久久未曾动过丝毫。脑海之中一片空白,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
终于剑子感觉眼前越来越暗,怀中龙宿的脸越来越模糊。内堂中已无一点光亮。
“龙宿。”剑子轻轻低唤一声,低头将脸靠在那冰冷的脸上,微微闭上眼。
龙宿,汝真的是累了么?等吾等得累到一睡就醒不过来了么?
龙宿,吾不是已经回来了。汝快点起来吧!难道汝现在不想与吾一起琴箫和鸣么?
龙宿,回答吾一声好么?汝还在生气,怪吾总是姗姗来迟么?
龙宿,汝说吾放不下这苍生之心,如今吾真的放下了。为什么汝反而不理吾了?
龙宿,汝是冷了么?是了,是了。汝定是冷了。汝现在浑身冰凉。自从变成嗜血者也不曾像现在这样冰凉。汝快点起来运动一下,暖暖身。汝再不起来,怕是不用多久要结冰了,怕是再也动不了了。
龙宿,汝真的要这样一睡不醒么,还是汝真的……真的已经醒不来了?汝不是不死之身么?为何现在反而真的就这么没了?
龙宿。龙宿……

“先生—”仙鳳等到剑子从内堂出来时,时间大概已经是子时了。仙鳳眼睁睁地看着剑子横抱在怀中的主人从自己面前慢慢消失,牙齿紧紧地咬住苍白的唇瓣,生怕自己忍不住泣出声来。
主人,您终于等到先生回来陪您了。您为何不睁眼看看先生?
    
“剑子,汝回来了。”龙宿轻摇华扇,慢慢走了过来。脸上的笑意如盛开在三月里的桃花。
“龙宿,是啊。吾回来了。”剑子笑,笑得快要落下泪来。一伸手,想要将龙宿拉入怀中,却突然间发现眼前的龙宿竟然如薄雾一般渐渐散去,带着嫣笑,带着他的心就这样渐渐在他眼前散去。
“龙宿—”梦魇中愕然醒来的剑子口中惊唤着龙宿的名字,猛地坐起身,才发现原来是梦魇。剑子失神地摇摇头,发现自己眼角竟有些微凉,伸手轻轻拭去,忍不住傻笑起来。“龙宿啊,汝要是看见,恐怕也要嬉笑吾一番吧!”
剑子起身下床,环视四周一眼。依旧那么华丽,依旧那么熟悉。为何汝却不然依旧站在吾身前。
剑子的视线突然落在墙壁的画上,苍白的脸上不禁有浮出了一丝笑意。尽管一纵即逝。画上的自己一身仙风道骨之气,神形兼备,连他自己都觉得像是真有一个自己站在自己面前。
汝说吾腹黑。吾这次真的想好好黑汝一次,把汝吵醒了,拉汝来陪吾。
紫金箫,白玉琴。静放在白玉琴旁的紫金箫,是剑子他昨日自己回来时放下的。如今紫金箫回来了,琴为何没有一丝反应。
“龙宿啊,这下紫金箫能不能换回吾的白玉琴?”
“兹事体大,兹事体大。剑子汝常年在外奔波。汝带着白玉琴纵是十分不便。让汝带着紫金箫也好让汝记得吾等汝琴箫和鸣。”
“哈,龙宿。汝是要吾记得汝才是吧。”剑子伸手,很是温柔将龙宿带入怀中,“放心。就算没有紫金箫提醒。吾也不会忘记汝在等吾。”
“贫嘴。吾才没有说过要等汝。”

“先生,您要走么?”
剑子一开门,便看见仙鳳站在门前,一脸失措的样子像极了做错事怕被抛弃的孩子。剑子虽然有些不忍,但还是照实点头,“吾也已经有好久没有回豁然之境了。这里已不再是疏楼西风,吾呆在这还是有些不习惯。鳯儿要是有事的话就来豁然之境找吾吧。”
仙鳳听了也不再言语,只能默送先生离开。
是啊。没有主人的疏楼西风,早已失了颜色,早已不是疏楼西风,不是先生喜爱的疏楼西风。
仙鳳犹记得当初曾乘主人不在问过先生,除了豁然之境,最喜欢去哪。先生没有想,给她的答案便是这疏楼西风。当时先生笑称:“只有在这,吾才不用担心五庙空空。在这好吃好睡,吾才可以多长几斤肉,免得太轻被风刮了去。”
“那倒是好啊!”不知何时主人竟已经走了过来,“剑子汝就不要再回豁然之境了。留在这疏楼西风,多长些肉,免得吾担心汝被这天下的风刮跑了。要吾守在这等汝。”
“哎呀,龙宿。虽然是好,但是万万不可。吾怕是呆久了。哪一天汝突然赶人,吾怕是不认得回去的路了。”

龙宿,汝看。这豁然之境花草茂盛。吾真的快找不到路了。看来吾真的是好久没回来了。
龙宿,现在吾不走了。吾也不要汝等了。汝累了。换吾等汝吧。汝要是想吾的话,汝就来豁然之境找吾吧。吾等汝。吾相信,汝一定不会像吾这般总是姗姗来迟。

“龙宿,汝果真来了。”
“是啊。吾来了。吾知道剑子汝在等吾。吾自然不会让汝等太久。”
“吾就知道龙宿不会像剑子这般姗姗来迟。”
“自是当然。吾不想让汝像吾这样等得疲累不堪。”
“龙宿……”
剑子轻轻唤了一声,感觉脸上有点痒痒的,一阵热气不紧不慢地刮在脸上,怕是要扰了他的好梦。龙宿,如若是只能像现在这样与汝在梦中相见。吾也想像汝那样一睡不起。龙宿,梦醒了。汝还会再来吗?
剑子有些恼怒地睁开眼,要看看是谁扰了他与龙宿相见。只是一睁眼,剑子就像是后背被无数细针扎到一半,猛地坐起身。
“啊—”
“痛—”
只是一瞬,两种不同的声音同时脱口叫了出来。
“啊—”
又是一声“啊”,但是这一次不是剑子的。而是这大半夜扰人好梦之人的。
紫衣紫发之人持着华扇的手抵着自己的额头,还没来得及作出下一个动作,就已经被剑子死死地抱在怀中。那么用力,像是要把他拉进他的身体。
“龙宿—”剑子轻轻地唤了一声,生怕自己太大声,太激动把龙宿吓跑了。
龙宿没出声,只是任由剑子用力抱着。虽然这一抱让他觉得有些喘不过气,但是舍不得挣脱。绝美的容颜之上,笑意盛如荼火。
“剑子?”龙宿突然感觉到颈间一点温热滑过,然后便是凉凉的。心里顿觉有些许歉意。
梦千回啊!真的像是梦一样。原本只是想跟他开个玩笑。虽然自己明知道这个玩笑似乎有点过大。饮下那梦千回,就像是一杯清水过肠。然后他开始做梦。很长很长的梦。只属于他和剑子的梦。
“龙宿,汝终于醒了。”剑子没有看龙宿的脸,只怕会像梦一样,越是正视越是模糊。“吾还怕汝在那梨花树下睡久要着凉的。”
龙宿笑,不语。剑子果真没有忘记自己当初的戏言:倘若哪一天他死了,那便把他葬在疏楼西风外的梨花树下吧。龙宿虽然没有说为何,但是他相信剑子也会明白他的意思。
吾在那一片梨花白雪之下继续等汝。
“龙宿,汝真是任性啊!”
龙宿听了不由笑得更胜,“剑子,吾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吾梦见汝回来了。汝说不再走了。吾梦见汝以箫为吾伴曲。梦见吾们真的……共饮逍遥一世悠然”


————————————
在这里浑水摸鱼许久,觉得做人要厚道。不能老是蹭别人的文啊。(其实说蹭饭的话,吾更喜欢。哈哈,老道的专利啊),所以…………语文不太好,见谅啊。哈哈。要是虐到的话,麦拍我。我是自虐狂。
[ 此帖被think在2009-06-25 22:57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剑龙
顶端 Posted: 2009-06-24 17:37 | [楼 主]
taxation
当时只道是寻常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588
腹黑: 323 点
珍珠: 1721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43(小时)
注册时间:2009-03-15
最后登录:2013-09-22

鲜花 [3] 鸡蛋 [0]

 

看前面,被虐到了……还以为龙宿真的不在了……还以为剑子从此就只能孤独一人了……原来只是龙宿的一个玩笑,还好……但是,龙宿这个玩笑真的是开的太大了,真的是很任性啊~~~
看到剑子抱着沉睡着的龙宿轻声细语后悔不已的样子,看着龙宿不在的时候剑子只能在梦里与龙宿相遇,一次次梦醒却发现伊人已不再那种孤寂那种失落那种痛心,看着剑子在龙宿真正出现在自己面前时那种不敢相信失而复得的狂喜,以及喜极而泣留下的泪,感觉内心也跟着起伏跌宕……这是龙宿在报复剑子吧,报复剑子总让他等着,所以也想让剑子等一回吧……还好只是一个玩笑,不是真正的离开,幸好两人最后终于能够共饮逍遥一世悠然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6-24 19:47 | 1 楼
寰海
级别: 纯情珍珠龙


精华: 0
发帖: 197
腹黑: 149 点
珍珠: 1742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651(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07
最后登录:2017-03-30

鲜花 [1] 鸡蛋 [0]

 

呵呵~有的事真的当真就好,人总是在最后才知道后悔,像先生这样的顶先天也不例外啊。不过好在一切的一切只是个玩笑,真是吓坏吾等龙饭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6-24 20:25 | 2 楼
夕夕
咻咻哟~~hll哒咻咻哟~~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14
腹黑: 67 点
珍珠: 1714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3(小时)
注册时间:2009-06-20
最后登录:2010-03-20

鲜花 [0] 鸡蛋 [0]

 

摸摸胸口...嚇死我了....還以為咻咻真的便當了....
話說我居然還有心思想咻咻是嗜血者到底如何才能掛點難道是邪刀落到蝦米人手裡頭然後被一群人圍攻所以才會這個樣子劍子又爲什麽消失了這麼久才出現導致LP慘死....
然後見到咻咻醒了~~
望天~~俺就說嘛~~這世道還是QM多~~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汝不入地狱,却让吾等入地狱。
顶端 Posted: 2009-06-24 20:48 | 3 楼
罂莲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290
腹黑: 169 点
珍珠: 1360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45(小时)
注册时间:2008-04-15
最后登录:2014-11-29

鲜花 [0] 鸡蛋 [0]

 

虚惊一场啊~~~~~~~~~
应该感谢LZ是一次性发完的,不然肯定要痛苦一阵子
不过刚开始那阵势确实吓到偶了
没有明白咻咻喝的那玩意儿到底是什么东西
很奇怪的说
如果是毒药的话,那么还能理解一点
但是看到后面感觉又不像是毒药,只是令人昏睡的药物呢
如果咻咻只是昏睡而已,儒门天下至于弄的跟办丧礼一般么
费解啊,不过咻咻醒来总归是好的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谁说生命无痕/我愿用毕生的心力/在生命之树上刻下道道年轮
顶端 Posted: 2009-06-24 22:16 | 4 楼
饮黄泉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20
腹黑: 71 点
珍珠: 1719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9(小时)
注册时间:2009-05-30
最后登录:2010-05-07

鲜花 [2] 鸡蛋 [0]

 

哈哈,我哪敢真的虐死龙宿。怕是我自己都要捅死自己。更何况剑子,吾怕剑子要黑死我了。
哈哈,
至于那“梦千回”啥的。我乱想的。假死的药呗。哈哈。真的是办丧礼。只是大家不知道龙宿咋了而已
龙宿那么放心,一是因为鳯儿肯定会等到剑毛回来处理他的“尸体”的。二是,剑子肯定记得他的话,不会活化的。就是埋了。只要他翻个身,那地自然被掀了。不顾吾想啊,龙宿那么不华丽地爬了出来时虾米样子。哈哈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5(think) 回覆用心。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6-25 20:32 | 5 楼
    azure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70
    腹黑: 93 点
    珍珠: 1787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764(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22
    最后登录:2019-06-27

    鲜花 [0] 鸡蛋 [0]

     

    还好还好,后妈变亲妈
    该在一起的还是在一起
    总算不枉我憋着眼泪看到结尾阿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6-27 19:50 | 6 楼
    饮黄泉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20
    腹黑: 71 点
    珍珠: 1719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9(小时)
    注册时间:2009-05-30
    最后登录:2010-05-07

    鲜花 [2] 鸡蛋 [0]

     

    to     azure  ;冤枉啊,吾不是后妈。吾是亲妈  哈哈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6-29 19:04 | 7 楼
    道非道
    精神化而非神话~~
    级别: 正义暴龙


    精华: 0
    发帖: 257
    腹黑: 113 点
    珍珠: 1729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13(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15
    最后登录:2010-05-23

    鲜花 [1] 鸡蛋 [0]

     

    话说看完此文还真有种峰回路转的感觉~~这种似梦非梦的感觉让人有种莫名的心伤!好在他们总归在一起琴箫和鸣,醉卧逍遥!小饮子~~继续加油啊~~我还等着乃的大长篇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囧囧有神~~
    顶端 Posted: 2009-07-26 21:57 | 8 楼
    雅雪
    我是花却开错了颜色,问错了春色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37
    腹黑: 77 点
    珍珠: 1721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95(小时)
    注册时间:2009-06-28
    最后登录:2011-07-01

    鲜花 [1] 鸡蛋 [0]

     

    看得我冷汗直下,幸好后来峰回路转了。。
    话说,楼主,我幼小的心灵受打击了。。。
    所以呢,能不能写个番外安慰安慰一下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如果爱情只得忧伤,那么,我愿意,把我的爱情和忧伤挂在墙上。展览,并且出售。
    顶端 Posted: 2009-07-26 22:43 | 9 楼
    « 1 23» Pages: ( 1/3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疏楼梦宴

    Time now is:11-29 23:40,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