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234» Pages: ( 1/4 total )
本页主题: 02.09 我們的愛(全)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三脚猫伯爵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15
腹黑: 454 点
珍珠: 20544 颗
贡献: 4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3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7
最后登录:2012-12-27

鲜花 [144] 鸡蛋 [0]

 02.09 我們的愛(全)

1
管理提醒:
本帖被 cloversus 从 ≡暗香盈袖≡ 移动到本区(2014-08-12)
我們的愛


龍宿回到家,發現屋裡黑漆漆的。打開燈,一路走進屋裡,龍宿看見劍子像死豬一樣趴在床上。龍宿抬腳上前踹了踹。

“唔,嗯?”劍子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看見了龍宿,“你回來了啊。”

“做飯去。”龍宿沒好氣地說。

“哦。”劍子掙著爬起來,打了個哈欠,晃到廚房去。

龍宿一邊脫衣服解領帶,一邊聽著廚房開火忙活的聲音。叮叮當當的,沒有個規矩。龍宿覺得很疲累,先去洗了澡。再出來時,劍子已經擺了好桌子。

龍宿走過去,一坐下就沒有食慾。劍子其實一直以來就不太會做飯,指望他做出什麽好吃的,簡直是做夢。龍宿也懶得抱怨什麽,匆匆吃了幾口就放下了碗筷。

“只吃這麼一點?”劍子看龍宿剩下大半,趕緊追過去。

“在外面吃了些,不餓了。”

“這……”劍子看了看桌上的飯菜,又看了看龍宿,“要不,我叫外賣進來吧。”

“我說不用了。”龍宿沒理他,進了屋。

劍子自己吃剩下的飯,吃完了把碗收拾下去。龍宿在屋裡,剛想打開電腦看看自己的股票,可是想想,又算了。跌成這個樣子,其實不用看了,免得心情不好。

龍宿靠在沙發上閉目養神。如今不景氣,龍宿的壓力前所未有的大,他真想閉上眼睛,什麽都不去想。

劍子的手在龍宿的額頭上摸了摸,又順了順他的頭髮。

“今天做什麽了,看起來這麼累。”劍子關心地問。

“工作,不然還能做什麽。”龍宿其實不太想說話。

“哦,”龍宿不想說話,但是劍子顯然是想的,“對了,我今天賣出去一張畫。”

“哦?”龍宿答應著。

“就是我上個月畫的那張,給你看過。”劍子顯得很高興。

“啊,那張。”龍宿裝作想起來了,其實他一點印象都沒有。劍子每天都畫畫,他怎麼能記得住他畫過什麽,“賣了啊,真不錯。賣了多少錢?”

劍子飛快地報了一個數字,顯然很滿意。

龍宿點點頭,在心裡默默盤算了一下。按照這個價位,劍子如果想要買下現在兩人住的這種房子的話,需要賣出400張畫。如果每個月賣出一張,需要三十多年。可惜,劍子是不可能每個月賣出一張畫的,事實上,他的畫總是賣不掉。

龍宿對劍子的行當不甚了解,他只知道劍子的畫賣不掉。賣畫也是要講名氣的吧,可是劍子畫了多少年,一直沒什麽名氣,不紅,就是不紅。龍宿覺得問題一定出在劍子那裡,劍子的畫從來都讓人看不懂,亂七八糟的,分不清什麽是什麽。龍宿其實心裡覺得這樣的畫賣不出去才是對的。

而劍子倒是非常樂觀,對這種事不怎麼在意。

“梵高的畫生前也賣不出去,死後倒是值錢了。沒準我的畫也在我死後賣了高價呢?”劍子經常這樣沾沾自喜地說,“放心,我的畫都留給你,你要好好收著,以後等著賣好價錢。”

每到這個時候,龍宿就嗤笑道,誰要。

其實劍子也不是不能賺錢的,他有時也給人畫插畫,或著仿那些世界名畫。但是劍子似乎不太愛干這種事,所以自從跟龍宿在一起,沒什麽太大支出之後,就很少畫這樣的畫了。

兩人在一起,房錢車錢衣裝置辦等大頭都是龍宿出。劍子一開始不是不給錢,只是那點錢龍宿看不上,就沒要他的,劍子平日只管交些雜費。

劍子對著龍宿喋喋不休,龍宿漸漸聽不到了。

龍宿突然覺得自己被拉扯著,睜開眼一看,劍子正以奇怪的姿勢攬住自己。

“要睡回床上去睡。”劍子說。

“你這是做什麽?”龍宿奇怪道。

“嘿,我抱你回床上。”劍子笑得有些欠扁。

這句話可把龍宿嚇得精神了。自己這麼大人,他哪裡抱得起來,還不得把自己給摔了。

“不用,走開。”龍宿把劍子推開,自己躺回床上去。

劍子摸摸鼻子,怏怏地跟過來。

龍宿感到劍子凑了過來,從後面抱住了自己。劍子的體溫總比常人高,冬天裡龍宿抱著他,權當暖爐,但是現在他湊過來,就顯得煩人了。

“走開,熱。”龍宿動了動。

劍子一聽,只得放開他,自己閃到旁邊去了。

關了燈,屋裡漆黑,龍宿止不住腦中的念想。和劍子在一起也有十年了,怎麼會這麼久呢?其實兩人剛交往時,龍宿就覺得肯定堅持不長,未來總有一天要分手。會因什麽原因分手,龍宿也說不上,也許是不再愛了,也許是有人變心了,也許是迫於社會壓力不得不分開了,總之,一定會分手。兩人走了這麼久,已經很是出乎龍宿意料了。

這些年來,龍宿經常會在腦中想象自己與劍子分手的情景,並思考自己會如何應對。比方說,他常設想某次出差提前回到家,一打開門,正把劍子捉奸在床。龍宿早已想好,如果遇到這種情況,只需深吸一口氣,把行禮放下,然後離開這個家,離開這個城市,讓他再也找不到。不需要解釋,不需要一哭二鬧三上吊,只是安靜地離開,再也不回來。龍宿想象著自己那時的瀟灑,他一定要保持他的自尊與驕傲。

可惜,龍宿經常出差時提前回來,搞突然襲擊,卻一次也沒有抓到劍子出軌的行跡。

總是要分開的,只是還不知是什麽時候,龍宿一直這樣認為。試問,兩個男人怎麼可能在一起一輩子,年輕時還無所謂,到老了呢?那時,兩個老頭子,對對方還能有什麽吸引?和劍子在一起,是看不到前途的。不錯,前途,這也是劍子最讓龍宿詬病的一點。龍宿幾乎不能忍受,一個男人怎麼可以這麼沒有志向。龍宿對自己人生的規劃總是非常嚴謹且完美,什麽時候在事業上取得什麽成就,得到什麽地位,享受何種生活,幾時結婚生子,這些都早已規劃妥當,他也一直在為此奮鬥,所以他看不得劍子這樣得過且過,沒什麽人生目標的生活。

不知不覺,龍宿進入了睡眠中。劍子在一旁聽見龍宿呼吸變得綿長,知道他已經睡去了。劍子把龍宿的被子拉上來,給他把整個肩頭蓋得嚴嚴實實。


在辦公室裡,龍宿接到劍子的電話,告訴他今晚兩人出去吃晚飯。龍宿猶豫了一下,答應了。劍子似乎很高興,說要來接龍宿下班。龍宿一口拒絕。最後,兩人約在離龍宿公司挺遠距離的一處碰面。

以前,劍子曾經在中午的時候來給龍宿送飯,引得周圍人側目。龍宿從此不許劍子再踏進他們公司。畢竟,兩個男人顯得親密,是很奇怪的事。對於自己和劍子的關係,龍宿一向保密,誰也沒告訴。

龍宿下班後,去到和劍子約好的地方。離著很遠,他就看見劍子了。劍子很好認,因為他總穿白襯衫,人群中,一眼就能看見他。

“去哪裡吃?”龍宿問。

“這附近有家新開的館子,有點偏僻,但是味道不錯,我帶你去。”劍子顯然做好了功課。

“人多麼?”龍宿習慣性地問。

“我們早點去,應該不太多。”劍子知道龍宿不喜人多。

龍宿早就告訴過劍子他不喜在人多的地方吃飯。龍宿的確不喜歡嘈雜,同時他也不希望和劍子出去的時候遇到熟人,所以總撿清凈的地方。

去到那裡,這個時間人果然不多,兩人點了吃的。吃飯時,倆人話不多,只偶爾交談,所以很快就吃完了。結賬,走人。

劍子還想逛逛,龍宿說累,想回家。這裡離家也不太遠,索性就走回去了。

路上,倆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話。突然,劍子眼睛放光,讓龍宿等等,他去去就來。龍宿一看,前面商場似乎大甩賣,正在打特價,劍子擠過去了。

眼看著劍子衝進去,跟那些主婦一起挑揀衣服,龍宿覺得太陽穴突突地跳。龍宿轉過身,快步走開。

過了會兒,後面蹭蹭地腳步聲接近。

“我不是讓你等我一會兒嘛。”劍子氣喘吁吁地跟上來。

龍宿沒理他。

“你看,我買了兩件很不錯的襯衫。我仔細看了,質量很好,這個價格真是太划算了。”劍子顯得很高興。

“嗯,那你就穿吧。”龍宿看也不看。

“這件是買給你的。”劍子晃了晃手中的袋子,“你最近似乎有段時間沒怎麼買衣服了。”

龍宿穿的衣服換得很頻繁,經常需要購置新衣。

“你自己穿吧,我丟不起這人。”龍宿甩下這句話,大步流星繼續走他的路。

劍子愣在原地,似乎有些難堪,不過反應過來之後,他還是攆上龍宿。其實劍子已經習慣了,龍宿穿衣服,都是手工定做或者是很高尚的牌子,這種平民貨色龍宿一向是看不上的。劍子的衣服大多是龍宿買的,一樣都是講究的高檔服裝,可是他自己其實對這方面很隨意,穿便宜貨也是一樣。

一路上,劍子怕再惹龍宿不高興,就沒說話。兩人到家。

龍宿去洗澡,劍子在看電視。等龍宿洗好出來的時候,劍子不知什麽時候繞到他身後,把他攬住。

“做什麽?”

劍子磨磨蹭蹭地把龍宿拖到墻角,臉埋在他的肩膀上。

“龍宿,最近不景氣,你們公司也不好過是不是?”

劍子挨蹭著龍宿,他想替龍宿分擔。

“還好,影響是有一些,但也沒那麼大。”龍宿是好勝要強的人,他不會對別人說不如意。

劍子覺得龍宿一定有心事,但是龍宿不說,他也不能多嘴了。

劍子把龍宿攔腰抱住。

“有什麽事就對我說,我們一起面對,沒有什麽過不去的。”

劍子去抓龍宿的手,和他十指相扣。

“嗯,知道了。”龍宿看著自己的手被抓住,接受劍子的安慰。


龍宿以前從未想過有一天,自己會走到如此的地步。從衣食無憂,變得負債累累,原來只需要轉眼的時間。到了這個時候,那些股票基金各種投資,賣與不賣也差別不大了,已經跌倒了低。

龍宿坐在自己的辦公室,收拾他的東西。終於有一天,他也要捧著箱子走出這棟大廈。此時的龍宿,心倒是放下來了,不像之前每天都高高掛著。對於被裁員,龍宿有些麻木,也沒什麽太大感覺。其實公司的狀況龍宿心中清楚,離破產也不遠了,早走晚走都是一樣。

一路上,龍宿心中的鈍痛才後知后覺地泛上來。龍宿一生得意,從未經歷如此窘境,一時間,只覺得茫然。

房子已經抵押出去了。把手上所有有點價值的東西統統套現,也無法償還債務的缺口。龍宿這人,死要面子,讓他去滿世界借錢是萬萬做不到。慢慢還吧,龍宿心想,總會有辦法的。什麽辦法,龍宿暫時沒想到,也沒精神去想。

不知劍子得知,會有什麽反應?龍宿想著想著,居然有點想笑。劍子一定要嚇壞了,這些債務,換做是他,至少要給人仿畫一千張名畫才賺得出。


這是第一次,龍宿在工作日的上午就回到了家。已經不需要再去公司了,無論是下午,還是明天。

龍宿剛要開門,心中突然有種奇怪預感,這代表什麽,龍宿也說不出。龍宿放輕了動作,打開門,一進去就看見門口的女鞋。龍宿心一下子跳得很快。

廳裡無人,龍宿一步步走向臥室的門。龍宿的每一步,似是踩在自己心上。、

門並未關牢,留著縫隙,龍宿站在不遠不近的地方往裡張望,看見一個女子撲在劍子懷中,而劍子也手臂環抱著他。

很好,雖然和一直以來的想象有些不太一樣,不過終於發生了。接下來,龍宿按照自己在腦中演練過無數遍的步驟,把手上東西悄悄放下,轉身,離開。

完美。


劍子看見龍宿的東西,知道龍宿回來過,又出去了,心中一下子慌張了。他怕龍宿看見了什麽,起了誤會,於是立刻打電話想跟他解釋。龍宿一直不接電話,劍子更擔心了。

龍宿離開了家,一時也不知去哪裡才好。或者,去哪裡都好,只要離開這,離開劍子身邊。
龍宿的鈴聲響個不停,無數條來自劍子的未接短信和電話塞滿了手機。龍宿手一揚,把手機扔進身邊的水池,一如想象中一樣。

劍子直到晚上也等不到龍宿,更是坐不住了,他生怕龍宿出了什麽意外。劍子穿上衣服,出去滿大街的找,龍宿所有他認得的朋友,他一家一家找過去。

龍宿坐在旅館中,他已經在這待了幾天了。他聯繫了一個他的朋友,知道這幾天劍子已經找他找瘋了。

很好,龍宿要的就是這樣。劍子瘋狂地尋找、懺悔,自己瀟灑地放手、離開,這樣才對比得出自己完美的姿態。

算了算,是時候了,龍宿進行下一個步驟。

龍宿讓一個朋友轉告劍子,龍宿離開了,你不要再找,找也找不到。你們之間,結束了。

龍宿聽說,劍子聽到這個消息,無法接受,非要見龍宿一面。聽友人的描述,劍子激動異常,令人擔心。龍宿怕劍子鬧出什麽事來,想了想,還是決定親自跟他說清楚。

“劍子。”龍宿撥通了劍子的電話。

“龍,龍宿?”劍子聽出是龍宿聲音,一下子變得激動。

“你,你聽我說,”劍子結結巴巴的,他怕這來之不易的電話不知什麽時候就會掛斷,他想把所有的話一起說出來,“不是——”

“你不用說了。”龍宿冷冷地打斷了他,“你不需要解釋,我也不需要聽。”

劍子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他此時體內的血液似乎都變得冰冷。

“你的愛已經變了,我也不會強求。就這樣吧,我也累了,我們分開。家裡的東西我什麽都不要,隨你處置。”

龍宿的語氣的確是一種心灰意冷的感覺,劍子張大了嘴,說不出話。

“不要找我。”龍宿說完這句,挂了電話。

結束了,終於結束了。

龍宿揪著自己的胸口,蹲下身子。他突然覺得心中壓抑得難受。

那個女子龍宿見過幾次,大概是幫劍子賣畫的人。其實龍宿知道,劍子未必真的和她有什麽,可是,他需要一個理由,一個名正言順地離開劍子的理由。所以,他不能給劍子開口解釋的機會,如果解釋清了,那這個理由就沒有了。

就這樣吧,不要再想了。從此以後,離開劍子,開始新的生活。龍宿總覺得,劍子胸無大志,人生晦暗,跟他在一起自己也要變得晦暗了。現在離開他了,雖然現在還看不見前方的路,但是人生似乎光明許多。

只是,龍宿想飛,現在還飛不了。欠的債務該如何還,龍宿還不知道。龍宿算了算,只靠普通的工資,不知多少年才能還完。難道真的要背著這些債務過一輩子麼?


電話被龍宿掛斷之後,劍子愣愣地站在原地,半天緩不過來。十年的感情,就這樣結束了?劍子不敢置信。

很簡單的事情,龍宿連一個解釋的機會都不給他。兩個人在一起這樣久,居然這麼輕易的分開。劍子心中難受不已。

劍子不明白這是爲什麽,他就在家裡,哪也不去,沒日沒夜地想。想東,想西,想龍宿的一切一切,想得忘了吃飯睡覺,想得頭痛欲裂,他一定要想個明白。

劍子並不笨,想了三天,他好像有些想明白了。也許,一切真的很簡單,龍宿只是想離開了,如此而已。

空蕩蕩的屋子,劍子把自己蒙在被子裡,也不透氣。劍子把棉被塞進嘴裡死死咬住,不讓眼淚流出來。


龍宿最親近的好友找到了龍宿,告訴他,他的債務清了。

“清了?怎麼會?”在電話中,龍宿茫然了。

“有人幫你還了。”

好友頓了頓,還是說了出來。

“劍子。”

龍宿腦中嗡的一下炸開,隨即是一片空白。電話那邊說什麽,他都沒聽清了。

劍子怎麼知道他欠債的事?他哪裡來的這麼多錢?他爲什麽要幫他還債?

龍宿摸到身邊的椅子,穩住身體,緩緩坐下。

劍子之前滿世界找他,必然會找到他的公司和同事,知道自己的情況也不難。至於錢……也許他自己有積蓄?不對,遠遠不夠。龍宿想來想去,想不出劍子如何才能拿出這麼多錢。
難道是……龍宿突然想起,劍子在鄉下有一處房子,算是祖宅,還挺大的,現在已經沒有人住,難不成他把那個給賣了?必然是賣了吧,否則怎麼夠。可是,鄉下房子,又能值多少錢?

龍宿不停地算,算劍子如何才能湊夠這些錢。不管什麽方法,要劍子拿出這麼多錢來,一定很辛苦。那劍子爲什麽要幫他還債?

這個問題已經不用回答了。劍子到底愛不愛他,龍宿自己心裡最清楚。

龍宿突然覺得喉嚨裡有些堵,噎得他說不出話。他心中一陣衝動,拿起電話就撥給劍子。鈴聲一響,龍宿又清醒了。這是在幹嘛?

龍宿趕緊把電話掛上。

電話通了,又能說什麽呢?感謝你替我還了錢,我們重新開始吧?

怎麼可能。

龍宿搖搖頭。離開了,就不再回去,這也是龍宿的驕傲。

已經狠心了一次,也不差第二次了。龍宿強迫自己不去想劍子這回事。劍子是自愿的。自己和劍子在一起這麼多年,對劍子也算仁至義盡了,自己不欠他的,不是嗎?

龍宿說服了自己,理所當然地接受了這一切。現在,他無債一身輕,似乎有一種重生的感覺。

終於沒有了包袱,可以徹底重新開始了。龍宿對自己的未來很有信心,他覺得自己一定可以。龍宿離開了這個城市,去創造他渴望的未來。這個城市的一切,他都不想帶走。


龍宿總是能幹的,環境不景氣,並不影像他個人的能力。其實龍宿以前也是藝術出身,劍子擅畫,他擅琴,但是他比劍子要實際的多,只把那當興趣,真正的工作還是選了商。事實證明,龍宿做什麽都是出類拔萃的,雖然到了一個全新的環境,但是事業仍很快就有起色。

龍宿投身工作,刻意讓自己不去從前,可是劍子的影子總是跟著他,擺脫不掉。

下班後,回到空無一人的房間中,龍宿不習慣;遇到不順心的事,沒有個人說說,龍宿不習慣;晚上獨占一張冰冷的大床,龍宿不習慣。

沒關係,這很正常,龍宿對自己說。和劍子生活了十年,現在突然離開,不習慣也是正常。很快,就會習慣的。

龍宿覺得自己只是寂寞,需要人陪,於是龍宿開始物色女人。龍宿在女人眼中,可謂是優質的潛力股,從來不乏人問津。龍宿就以結婚為標準去選擇。

其實龍宿真的很想認真對待一個女子,從此走上正常又正確的人生道路。奈何他身邊的女子總是換得很快。龍宿幾番下來,覺得照顧女人很麻煩,自己對劍子就很隨意,無需多想,劍子從不會跟他計較或矯情。

爲什麽會這樣呢?龍宿略想了想,就放棄尋找答案。他怕想出的答案,是他不想要的。

以前總以為,自己對劍子只剩慣性,沒想到,劍子對於自己,似乎意味著更多。

龍宿現在的房子,和以前住的格局差不多。龍宿有天晚上出應酬,第二天睡到中午才起床,頭暈暈乎乎地,出了主臥就打開旁邊屋的門。

“劍子,我餓了,快做飯。”

以前的家,這間屋子的位置,是劍子的畫室。每次這個時候,劍子會停下手中的活,轉過身來,對龍宿笑笑,說,“起來了啊,頭疼不疼?餓了啊?我馬上去做飯。”

此時,屋子里整齊地擺著傢具,沒有雜亂的畫具和不該有的人。龍宿像是被人潑了一桶水似的,突然清醒過來。

龍宿呆呆站了好半天,最後跟自己說,自己只是因為習慣。

龍宿發了狠心,要把劍子從自己記憶中挖下去。

他有什麽可值得懷念的呢?龍宿這樣對自己說。除了畫那些永遠賣不出幾張的畫,他什麽都不會。除了些許的溫柔,他什麽都不能給。對於自己來說,他只是一個累贅,一個阻擋他實現自己理想生活的累贅。這樣的人,有什麽值得想念?

可是,也許龍宿有足夠的聰明可以讓他在職場遊刃有餘,可是他無法完全理解某些人性。他不明白,這麼個一無是處的影子,爲什麽無論他怎麼驅趕,都離不開他的心底。

龍宿覺得自己中了劍子的計,劍子把他的名字無聲無息融進了自己的身體裡。以前自己幾乎感覺不到它的存在,可是現在想把它拔出來,怕是要扯下一塊血肉下來。

深夜中,龍宿再一次從夢中驚醒。自從來到這個城市,龍宿經常這樣半夜醒來。夢見了什麽,龍宿不記得了,只是夢中那種心悸的感覺,即便是醒來也揮之不去。這是多年來,第一個沒有劍子的寒冬。獨自躺在床上,龍宿發現,原來自己最想念的,是那個溫暖的懷抱。

不對,這樣不對。之所以放不開劍子,是因為自己良心上還是過意不去。龍宿和劍子分手,他心中最清楚誰是誰非。劍子最後替他還清高額債款這個行為,讓他更加無法釋懷。只是因為覺得虧欠了他,所以才放不開,龍宿不斷對自己這樣說。


一晃便是三年,龍宿又回到了原來的城市。龍宿的公司要在他原來待的城市開設分公司,龍宿此次是作為分公司的負責人而來。龍宿整個人,已今非昔比。

回到這個城市,龍宿發現自己竟有些膽怯。過去的很多事情,他有點怕。怕什麽?說不清。

龍宿有很多事忙,可是偶爾空閒時,總是望著窗外發呆。

有一天,龍宿突然想再見見劍子。

這個念頭本來只是想想,可是一冒出來,便一發不可收拾。龍宿被這個念頭攪得工作都分了神。算了,不如就去見見。

可是,去哪裡見呢?

劍子以前的電話,已經打不通了。龍宿回到他倆以前住的房子,那裡也改了主人。

是啊,劍子一個人是負擔不起這個房子的,他自然會搬走。

龍宿竟覺得有些失望,他以為劍子會像電視小說裡那樣,守著他們的房子不肯離開,一直等著自己有朝一日回來。

意識到自己這個想法,龍宿覺得自己很好笑。真是天真啊。

沒找到劍子,但龍宿的念想卻沒有斷。越是沒有音訊,龍宿卻越想把他找出來。人總是這樣,得不到的才是好的。

龍宿不愿意去找劍子以前的朋友打探他的下落,一方面他跟那些人不熟,另一方面,他不想弄得人盡皆知。龍宿不愧是龍宿,想了半天,突然記起劍子以前賣畫的畫廊。

劍子以前的畫,都是在一間畫廊寄賣。龍宿記得那個畫廊名字中的一個字,還隱約記得大致方向,於是就找了去。到了那附近,龍宿發現挺好找,因為那裡就這間畫廊在做生意。

龍宿走了進去,暫時沒人來招呼他,他就自己看。一幅一幅看過去,他也看不太懂。龍宿往裡面走,突然在一副畫面前停了下來。

這幅畫看不出畫的是什麽,有點亂。龍宿一眼就認出這是劍子的畫,因為他以前看過劍子畫它。這張畫……至少是三四年前的了。

其實,龍宿在某種程度上還是能看得懂劍子的畫。畫得是什麽內容他是分辨不出了,但是很多時候,他能從劍子的畫中感受到他的心情。看著劍子的畫,龍宿往往能讀出他的情緒。或許,這就是色彩的力量吧,不同的色彩,本就給人不同的感官。

“這個笨蛋,一張畫,三四年都賣不出去。”龍宿小聲嘀咕。

旁邊有人來招呼,龍宿回過身來。

“這位畫家的畫,還有麼?”

那人應聲,說去拿來。

劍子的畫有好幾張在這,別說三四年,連七八年前的都有。龍宿一邊看一邊笑著搖頭。有的畫,龍宿見過劍子作畫的過程,有的沒有,但是龍宿一看見他們,就覺得一種分外熟悉的感覺。似乎那個人作畫的樣子,就在眼前。

看到後面,龍宿突然笑不出了。連著三四張,是他這三年的作品。龍宿看了一會兒,突然衝了出去,站在馬路上,一個勁朝天看。路上人來人往,沒人去注意龍宿。龍宿一個勁瞪大眼睛望天,好讓裡面的液體不要流出來。

這幾年來,劍子的畫,全是鋪天蓋地的灰色,只有灰色。

帶走你的顏色的人,是我嗎?

龍宿的心情亂七八糟,突然之間,對劍子的想念如潮水般涌來。龍宿幾乎克制不住自己,他想現在,立刻,馬上就看見劍子。

龍宿跟畫廊的人說要定劍子的畫裝飾新公司,量不小,要求跟劍子面談,從而拿到了劍子的新號碼。

“喂,哪位?”劍子的聲音傳來,一如從前。

龍宿心跳得很快,他發現自己有些緊張。

“是我。”龍宿緩了口氣,回答道。

電話另一方瞬間沉默了,龍宿的心也被吊了起來。

“是龍宿,好久……好久沒聯絡了。”過了會兒,劍子的聲音再度傳來,聽不出什麽異樣。

“是啊。是很久。”一向能說會道的龍宿,此時竟不會說話了。

“你還好麼?” “你還好麼?”兩個人同時問出聲。

“嗯,挺好。”劍子回答。

“我也是。”龍宿說。

此時真是尷尬,兩人再沒什麽好說。龍宿覺得不能再這樣下去。

“劍子,我想見見你。”

又是等了半天,劍子才回答。

“好。”

兩人約好見面的地方,龍宿便趕過去。

這是城市邊緣了,地點有點偏。龍宿到達與劍子約好的小咖啡館時,劍子已經先到了。龍宿一進門,就看見劍子的一襲白襯衫,那一瞬間,他有個錯覺,好像一切都如三年前一般,一點也沒有變。

龍宿走過去,與劍子打了招呼,坐下。

兩人相對而坐,卻不知以什麽話開場。

看劍子,似乎不打算說什麽,龍宿沒有辦法,只得講自己這三年在外面所做。龍宿講著這些,心思卻飄遠了。

突然,龍宿覺得自己的手落入一個溫暖的掌心,抬頭一看,劍子把自己的手按住了。

“別加了。”劍子提醒。

龍宿這次回過神,發現自己一直在往咖啡裡面加糖。這是龍宿以前就有的一個小習慣,當他心不在焉時,就會做這種小動作,若是不制止,往往能把整罐糖加進去。

龍宿不動了,也不說話。劍子覺得異樣,發現自己的動作不妥,趕快把手鬆開。龍宿另一隻手叠了上去,抓住劍子的手不放開。

劍子和龍宿生活那麼久,龍宿一個眼神,劍子就知道他想表達什麽。龍宿此時就用很有意味的眼神看劍子,劍子幾乎招架不住。

“劍子,我們——”

“龍宿,”劍子打斷龍宿將要出口的話,“有件事還沒告訴你。”

“你先聽我說。”龍宿不允許他岔開話題。

“不,你先聽我說。”劍子這次非常固執,沒有依了龍宿,“我沒來得及告訴你的事是……我已經結婚了。”

一道霹靂打中了龍宿。

“結婚,怎麼可能?”龍宿驚訝極了。

“怎麼不可能,”劍子笑了笑,“我只是普通人,結婚生子不是很正常嗎?”

龍宿有些懵了。劍子怎麼可能結婚?這個他從未想過。

“所以……”劍子把自己的手抽出來,“我的太太很善良,我不希望有什麽事情傷害到她,關於我們以前的事……我們不要再提了好嗎?”

龍宿只覺得腦中嗡嗡響,這是什麽情況?他突然不能理解。

“你結婚了?什麽時候的事?”好半天,龍宿艱難地問。

“快三年了,就在……我們分手後不久。”

“哈,你倒是動作快。”龍宿隨口就吐出這樣一句話。

劍子聽了似乎有些尷尬。

於是,現在還有什麽可談?龍宿覺得可笑。

“我該說,祝你……”龍宿覺得自己該說點什麽祝福話,可是實在說不出口,“還是算了。”

“沒關係。”劍子倒是善解人意。

“那,我公司還有事,我要先走了。”這個地方,龍宿一刻也不想待了。

“啊,好。”劍子說道。

“我送你?”龍宿站起身。

“不用了,我跟我太太說好一會兒在這附近見面,好去買東西。”

龍宿腦中不由得想象出劍子和一個主婦,兩人一起去賣場掃打折貨的場景。呵,倒是般配。

“那好,我就先走了,再見。”龍宿很快離開了。

出了咖啡館,龍宿才深深地喘了一口氣。剛才裡面,他幾乎要憋死了。

龍宿坐進自己的車裡,即刻開動,離開這裡。龍宿覺得自己這一仗,落荒而逃。

劍子看著窗外龍宿的車開走,目光一直尾隨著他,直到消失不見。下午的陽光灑進來,小小的咖啡館中一片暖意。劍子很喜歡這樣的氣氛,就一直坐在那裡,直到陽光偏移過去。

該離開了。劍子站起身,走出去。令人側目的是,劍子的一條腿是拖著走的,竟然是跛的!

一瘸一拐的身影,在夕陽下被拉得很長。


龍宿眼前的煙灰缸盛滿了煙蒂,煙盒空了一個又一個。

龍宿一直以為,劍子會在原地等他,無論他做了什麽。沒想到,便是劍子,也是會跑的。

龍宿喝多了,可是即使醉了,也解不開心中的糾結。

劍子的鈴聲響了,他拿起電話一看,是龍宿。猶豫了一下,劍子還是接了。

電話那邊,是粗粗的喘息聲,劍子只是等著,也不說話。

“劍子。”龍宿終於說出了兩個字來。

劍子一聽,咔嚓一下把電話關掉。這聲劍子,他聽不得。

劍子太了解龍宿,龍宿這聲音透著委屈,他一聽就知道龍宿正難過。他是見不得龍宿難過的,龍宿難過,他就萬分揪心。


龍宿後來清醒過來,並不記得給劍子打電話這件事。他只知道,真的該放手了。

劍子的意思他明白,就是讓他不要再打擾他的生活。好吧,這件事,自己能辦到。

龍宿決定抽身離開了,臨走前,他想做點事,於是買下劍子很多畫。

劍子以前最高興的事有兩件,一是聽龍宿說愛他,二是他的畫賣了出去。第一件事,自從兩人過了剛開始的蜜月期後,龍宿就再也沒怎麼說了;第二件事,簡直比第一件事還難。

龍宿突然覺得,自己以前對劍子,真的遠遠比不上他對自己好。你看,他以前總是想辦法讓自己高興,而自己明知道什麽能讓他高興,卻放著不肯做。

本來說好讓畫廊的人去拿畫的,可是龍宿臨時變了主意,要親自去。離開之前,他想最後看看劍子。即便是了斷,也要做得完美,不留下遺憾。


龍宿開著車,來到劍子現在住的地方。房子不很大,而且在郊區,房價應該不算貴。龍宿在心裡迅速估計了一下。

龍宿上前敲門,應門的正是劍子。

“呃。”劍子見到龍宿,明顯吃了一驚。

“怎麼,看見我來,有必要這麼驚訝麼。”龍宿以為劍子是怕他來鬧。

“不是,”劍子趕緊解釋,“可是,你怎麼會來?”

“我來拿畫,說好了的。”

“說好,不是別人來拿麼?”

“這不都一樣麼。”

“這……”劍子就站在門口不動。

“你這是不想讓我進去麼?”

劍子似乎十分為難,連龍宿都看出不對。

“好吧,進來吧。”劍子轉過身,領龍宿進屋。

“站住!”龍宿突然一聲喝道。

“怎麼了?”劍子順勢挨著沙發坐下。

“你的腿怎麼了?”龍宿一下子衝進來,抓住劍子猛地搖晃。

“沒怎麼,很好啊,你看錯了。”劍子笑著說道。

“你當我是瞎的嗎?你敢不敢再走一遍!”龍宿不吃這一套,語氣非常嚴厲。

面對龍宿的質問,劍子臉上的笑繃不住了。

“之前不小心從樓梯上摔了下來。”劍子回答。

龍宿怎麼聽怎麼不對勁。若是這樣,劍子何必要瞞著自己。

“不對,肯定不是這樣簡單。”

“就是這樣,還能有什麽?”劍子別過頭,似是不想再提。

“你給我轉過來,看著我。”龍宿以前的脾氣又上來了,“到底是怎樣?”

劍子被迫面向龍宿,一時間還真的說不出話來。

龍宿看劍子的樣子,突然一個想法閃過。

“跟我有關,是不是?”

劍子眼神一個閃爍,龍宿心一沉,知道自己說中了。

“果然,到底怎麼回事,你還不說!”

劍子很是無奈。他知道龍宿脾氣,要是不順著他心意,他是不肯罷休的。這一次,搪塞不過去了。

“就是……我之前手頭不太方便,向地下錢莊借了些錢,沒能按時還上,於是就……”

龍宿一聽,心徹底掉了下去。

“是我,是我對不對?你之前幫我還債務的錢,都是借的對不對?”龍宿猛烈搖晃劍子。

“沒有都是。”劍子趕快否認,“我自己有積蓄,而且我有在賣畫賺錢。不過還差一些,於是就借了一點。”

只借一點,用得著廢你一條腿麼。三年時間,撒謊的功夫倒是退步了啊。龍宿想著,不由得心酸。

“你還是賣仿畫麼,畫了多少,難道有1000張麼?”龍宿低著頭說話。

“哪有啊,”劍子倒是笑得開懷,與龍宿此時心情沉重真是形成鮮明對比,“我現在的價碼變高了,哪裡用畫那麼多。”

看著龍宿低頭,就知他心裡不好受。劍子強撐門面,不能表露出心疼。

“沒關係,你不用在意,這些是我自愿,與你無關。”

話音未落,劍子猛然被龍宿撲倒,隨即而來的,是激烈的唇舌糾纏。

“龍,龍宿,停下。”劍子氣喘吁吁地,把龍宿按住。

“我們重新來過,好不好。”龍宿讓劍子看清楚自己眼中的不捨。

劍子的表情有些變化,說不清是激動還是什麽,可是不一會兒,又恢復了平常。

“不行。別忘了,我已成家,我要對我的太太負責。”

這句話好像一個棍棒,把龍宿打醒。突然間,一切又回到現實。

“我不能相信,你騙我的是不是?你愛我至此,怎會去結婚?”龍宿不能理解,也不能相信。

正在這時,大門有些響動。劍子與龍宿不禁看向那門,有人正用鑰匙開門。

門開了,一名女子進了屋。看到沙發上的情節,三個人都愣住了。

“呃,這位就是我太太。”劍子反應最快,趕緊把龍宿推下來。

太太,她就是?龍宿看著那個女子,好生面熟。龍宿在腦中仔細搜索,終於想起來了,自己當初不就是因為看見她和劍子一起才離開的麼?難道,她和劍子竟是真的?

“老公,你們這是……”女子看著兩人,猶豫著說。

“啊,等下我再跟你說。”劍子對那女子說話非常溫柔,“你先進去收拾下,準備晚飯吧。”

女子看著他倆,猶猶豫豫地進去,沒有多說什麽。

“你看到了。”劍子轉向龍宿,略顯無奈地說道。

龍宿此時一句話都說不出。

“我的愛已經變了,何必強求。”這是當初龍宿對劍子所說的話,“我只希望你,不要介入我現在的生活。”

哈,已經這樣了,還能說什麽?

“我明白了。你放心,你們以後的生活中,不會再有我。”

龍宿走出劍子的家門,他知道他已不需要回頭。原來有些事,錯過了,便是一生一世。


大半年過去了,龍宿再也沒有出現在劍子面前。龍宿告訴自己,有一天終會習慣劍子的離開。

龍宿把劍子壓在心中最底層,而且打算永遠不把他放出來。一放出來,疼痛便在心中肆虐。

龍宿的公司離海岸線不遠,龍宿經常就去海邊走走。龍宿坐在岸邊,面對著海,只覺得心胸開闊,仿佛什麽都包容得下。

龍宿突然一個激動,差點站起身來。海邊遠遠走來一個穿白襯衫的人,像極了他。龍宿按捺住心中的波瀾,等那人走近,發現根本不是他。龍宿跌坐了回去,很是失望。

原來,自己還是渴望見他。

龍宿突然之間,明白了當年的劍子爲什麽是那樣所謂的“胸無大志”。因為劍子要的很少,也許,他只想帶著他的畫,和自己生活在一起就夠了。如今的自己,要得也很少,只希望與劍子再在一起。

他當年打碎了劍子的希望,如今劍子打碎了他的。

公平。


上次那個女子,如今正在劍子身邊。

“再畫一年,你的債就該還清了吧。”

劍子算了算,的確差不多。

“是啊。”劍子也高興。

“那以後就不用再畫這個了。”女子指了指旁邊那些。

劍子笑了笑。

劍子之前為賺錢,拼命接了很多活。他現在畫得最熟練的就是向日葵,幾乎可以量產。

“還得把你兒子的學費賺出來。”劍子說道。

“這怎麼好意思,”女子連連搖頭,“這些年麻煩你已夠多。”

“不必客氣,你也幫了我很多。”

“還說呢,當年若不是我,你們也不會誤會。”女子顯得很抱歉。

“不關你事,只是他自己想走了。”

“他自己想走?”女子看看劍子的臉色,他似乎不介意,“那你為何還幫他還債?”

劍子偏過頭,認真想了想。

“他要飛,我卻跟不上他,只能替他卸下身上的負擔,讓他飛的更高更遠。”

劍子說完自己倒是覺得不好意思了,轉過身,不去看她表情。

“是說,你不考慮再嫁別人麼?”劍子轉移話題。

“我帶著這麼個小拖油瓶,哪個敢要。”女子笑著說。

“這又有什麽,只是你心中放不下吧。”劍子說。

“好了,以後等我放下了,我就嫁人。”女子也半開玩笑地說,“那你呢,你心中何時放下。放下之後,要娶妻麼?”

“我?我爲什麽要放下?”劍子有些意外她會如此問,“我從來沒打算把他從心中放下。”

女子怔住了。過了好一會兒,嘆了口氣說道。

“我這是沒辦法,人都死了,也挽回不了。可是你們這樣算什麽,明明大把的機會,偏偏要放走。”

劍子搖搖頭。

“不行。他要的,我以前給不了,現在,就更給不了了。”

女子眼看著劍子轉過身,繼續畫他的畫。

“我的電話沒電了,你的借我用一下好麼。”女子說道。

劍子不疑有他,爽快地借了出去。女子拿到電話,來到門外,撥通了通訊錄上的一個號碼。

“喂,是龍宿先生嗎?”


龍宿來到劍子的家門外,腦中不斷想起那女子說的話。龍宿走過去,拿出鑰匙,把門打開。

廳中無人,劍子該是在畫室。

龍宿悄悄走過去,畫室的門開著,劍子正背對著門口畫他的畫。

劍子的腿不方便,不能久站,於是畫一會兒就拖過凳子,坐下來歇一會兒。

突然,劍子被一雙臂膀從後面鎖住。

“給你兩個選擇,”龍宿的臉緊貼著劍子的,一個勁磨蹭他,“一個,是你跟我在一起,另一個,是我跟你在一起。沒有第三個選擇,反抗也無效。”

“龍宿——”劍子被弄得措手不及。

“放心。這一次,我不貪心了,我要得不多,你給得起,絕對給得起。”龍宿親吻劍子的嘴角,“所以,再給我一次,好不好。”


龍宿在家裡,看四周還有什麽可以收拾的。最終他和劍子商量好,他搬來與劍子住。雖然房子小了些,但是這個地方很清靜。

龍宿看了看房中,一切都差不多了。龍宿順手去劍子那裡拿了一幅畫,想把臥室中掛的那幅替下來。龍宿先把墻上的畫拿下來,發現那裡的墻上有一個洞。龍宿看了眼就明白了,這是個小暗格。

那個小暗格里只有幾張紙,劍子還能有什麽值錢的東西麼,龍宿根本沒在意,只隨手拿出來看看。這一看,龍宿吃驚了。

是保險單,保的是劍子,受益人是龍宿。若是劍子意外死亡,龍宿將能得到一筆相當大數目的保險金。

龍宿趕緊看日期,發現這份保險是他們兩人剛住在一起不久之後劍子就買了。這保險保額大,每年需要交的保費也很多。劍子一年不差全都交足了金額,即使在自己離開這三年期間也沒有停過。

龍宿突然想起劍子之前常說的“我若死了沒準你就有錢了”。他一直以為劍子在說他的畫,難道其實在說這個麼?

龍宿不知是該哭還是該笑。這一刻,他覺得很幸福。

這個笨蛋笨蛋啊,不知道畫家壽命長麼!我死了你還死不了呢,這個八成是要白費。


劍子打開門,正看見龍宿從裡屋出來。

“怎麼,一臉很高興的樣子?”龍宿一眼看出劍子很歡喜。

“哈,我跟你說啊,昨天啊,我的畫賣出去三張。”

“啊,是麼。”龍宿看起來也很高興,“那走吧,你也不用脫鞋了,我們出去吃,慶祝一下。”

“啊?啊?”劍子還沒反應過來,就被龍宿推出門。

“走吧。”龍宿緊接著也出來了,伸手拉劍子。

“呃,一會兒出去會有人看見。”劍子看著龍宿伸過來的手,猶豫了。

“怕什麽。”龍宿一把拽過劍子。

兩人瘦高的影子拖在地上,其中一個還一跛一跛的,可是卻透著說不出的甜蜜。

原以為,愛已經沒有了,沒想到,其實一直都在。



-------------------------------  -------------------------------------
昨天突然懷念飛兒樂團的第一張專輯,於是找出來聽。聽到《我們的愛》這首歌,不知怎麼就被觸動了,腦中出現了一些零碎的片段,當聽了四邊之後,一個故事的大概基本成型,就是大家剛剛看到的這個。

其實歌曲本身就是有故事的,不過和這篇文不符合。因為龍宿不可能像歌中那樣怨婦。那種對方變心,自己還癡心等待的,不會是龍宿。所以我給了這個故事新的背景和內容。龍宿是懷念劍子,但是不是因為劍子甩他,而是他甩劍子……這個我覺得還比較可以接受吧= =

這是這首歌《我們的愛》——BY 飛兒樂團
地址http://ziyuan1.wm360.cn/film/YINYUE/fir/firT1563.mp3(這個點擊就直接下載了)

PS:這篇文創造了我三個突破……一個是第一篇現代文,第二個是第一次在連載長篇期間寫短篇。第三個就是……熱烈慶祝我終於有一篇文的題目是四個字的了。不過這個題目是借人家的,原創的題目最多還是只有三個字,淚
[ 此帖被三脚猫伯爵在2009-06-26 14:21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昭昱) f&e:小三啊~你抚平了俺们 ..
  • 珍珠:+3(regarding) f&e:感動不已!
  • 珍珠:+3(minjinfeng) f&e:呜呜···小三,太 ..
  • 珍珠:+3(觉非飞飞) f&e:呵呵
  • 珍珠:+3(Ren) f&e:在
  • 珍珠:+3(重白) f&e:好文`
  • 珍珠:+3(龙命) f&e:难得的好文,送上鲜 ..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劍龍本系列本《玄音訣》《獨上高樓》《錯軍府》出書調查http://pili.2230.net/read.php?tid=7215
    顶端 Posted: 2009-02-09 07:52 | [楼 主]
    kkyyo123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694
    腹黑: 339 点
    珍珠: 1827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748(小时)
    注册时间:2008-06-06
    最后登录:2018-05-03

    鲜花 [77] 鸡蛋 [0]

     

    哇~~写得很好啊……开始的上半部不得不说真是虐……龙宿汝真是不乖…但是也很像龙宿,剑子一如既往的为龙宿付出真的是很感动……连自己死后,都为龙宿想得妥当…这样的剑子让我很想摸泪啊……T-T……这里的剑子少了点腹黑,多了点温柔……
    龙宿一开始不懂剑子的心,因为自己随手可得的也就不加在意,习惯成自然了后就忽略了……
    但当剑子不在身边后参发现自己心里翻天覆地的都是剑子……龙宿认为剑子会一直等他,但是剑子的心中的确一直有他,只是剑子不敢再像以前一样守着他,剑子怕束缚了龙宿飞的翅膀。
    还好感谢那个圣母的女子那~~~》33《~~最后龙宿华丽丽的任性啊~那两个选择好可爱(我想到新春里面剑龙的 我就要看风之痕骑马,不可以吗?XDDD)
    这文一直都透着的忧伤,看完全文后心还是有点酸痛,在一起来之不易,想龙宿之后,一定会好好珍惜的………
    三以前貌似短篇是be…这篇看着我后面心颤颤的……心中呐喊不会是be吧~~~OIZ……
    还好是he~~撒花~》33《亲个~给勤劳的三三……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5(think) 回覆用心。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http://kawaisusu.w1.shbiz.net/read.php?tid=6570剑龙本《登云》等正式DM汇款!
    顶端 Posted: 2009-02-09 10:28 | 1 楼
    宅貓
    卿本佳人,奈何从贼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361
    腹黑: 185 点
    珍珠: 1769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99(小时)
    注册时间:2008-03-06
    最后登录:2015-02-10

    鲜花 [1] 鸡蛋 [0]

     

    看到这个标题就觉得会是个哀伤的故事
    这样无怨无悔爱着龙宿的剑子让我看了有点难过啊,尤其是看到跛脚的地方……老道你终于开窍了……
    龙宿其实一直都是在意剑子的吧,只不过有时候入空气般存在的东西会让人忽视它的价值,一定要分开了才能体会窒息的感觉
    龙宿总以为自己可以潇洒地离开,只是到头来才发现不得不回头
    可以说这也算是剑子的小FH么?他把自己印在龙宿的心上,然后离开让龙宿自己看清那块记印,看清了自己的爱
    还好还好最后是HE,不然真要伤心了
    伯爵大的文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看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5(think) 回覆用心。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2-09 11:41 | 2 楼
    elison
    ஐ花飛耀ஐ
    级别: 新鲜恐龙蛋


    精华: 0
    发帖: 159
    腹黑: 111 点
    珍珠: 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703(小时)
    注册时间:2008-09-04
    最后登录:2018-10-18

    鲜花 [21] 鸡蛋 [0]

     

    哈,每每看貓大的作品都覺得虐心又甜蜜
    飛兒的那首"我們的愛"我也很喜歡
    貓大也能聽聽那首歌的續集喔^^
    叫"把愛放開"
    兩首都能代表這篇文的前半段耶@@"
    是說怎麼到了現代,劍子依然兩袖清風(這不是重點吧?)
    沒想到他還去跟地下錢莊借錢Q__Q"
    看到他變成跛腳劍好心疼耶
    不過你筆下的現代文別有一番風味
    依然是很精彩^^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ஜ南風輕彿、百花飛耀;蝶迷紅月、兩者皆醉ஜ
    顶端 Posted: 2009-02-09 13:02 | 3 楼
    ddtlove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66
    腹黑: 71 点
    珍珠: 556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73(小时)
    注册时间:2007-07-12
    最后登录:2018-03-25

    鲜花 [1] 鸡蛋 [0]

     

    很平淡朴实的文,有些酸涩却很温馨。也许两个人本来就是这样的。他们本来追求不同,所以生活中难免有误解。很感动里面的剑子~难得啊TT……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2-09 14:07 | 4 楼
    Jianlongying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92
    腹黑: 85 点
    珍珠: 1762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32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03
    最后登录:2014-02-19

    鲜花 [0] 鸡蛋 [0]

     

    小三,我潜水了一段时间,可是今天看了你的文我觉得不冒出来实在对不住你。
    我一向不是特别喜欢现代文的,因为个人更偏好古典文,所以对现代文很多时候都擦身而过。
    不过看了这篇文,我觉得你写得比以前更细腻了,很感人。
    对于龙宿的想法,也正是一个正常男人该有的,自信,自尊,处事干脆。而剑子吧,我想碰到这样的男人,能够这样对你的话,钱挣少一点也没关系啦!(我承认我很物质,不能做到不挣钱也行这个地步。)
    反正这次我被虐的挺爽的,哈哈~(泪珠还在眼眶里呢!)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2-09 15:25 | 5 楼
    狡童jun
    我萌故我在
    翻云覆雨手 泣血恶人奖
    级别: 大护法


    精华: 3
    发帖: 1251
    腹黑: 454 点
    珍珠: 1725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98 点
    在线时间:392(小时)
    注册时间:2006-11-23
    最后登录:2012-06-24

    鲜花 [222] 鸡蛋 [1]

     

    這篇的情節有點像Love Affair這部電影,只不過卻讓人感覺更心痛>-<!!(皮鞭又來了~~)

    其實我一直在想,既不是咻咻變心不愛劍子,那他想離開的原因到底是什麼?!
    是不甘心嘛?
    咻咻自己也說過不明白為什麼能待在劍子身邊這麼久,
    像他這樣高傲又恣意任性不想受拘束的性格,無奈跟劍子在一起就不知不覺被劍子牽著走!
    過著有違他本性的平淡日子十多年,想必很掙扎也很不甘心就這樣困在劍子身邊吧?
    一直到事業出了狀況又加上他所擬定的情結發生,讓自己更有理由逃離了!!
    (以上純屬個人意見= . =|||)

    怎料到劍子的愛像是看不見網,逃離的越遠,反而讓心收的更緊更痛...
    終於在失去劍子後明白,原來咻咻根本放不下也不想放!(傻咻咻)
    差點以為要悲劇收場!幸好結局是如此溫馨...不然又會害我難過到無法工作了Q-Q....

    越看越覺得劍子的愛像黑洞!吸進去後就別想出來了~(囧)
    表面是放手讓人走,但其實早已牢牢鎖住咻咻的心而讓咻咻不自知的境界,
    這樣天然腹黑的手段才叫高呀!!(崇拜~)
    啊=. =~劍子果然是咻咻命中注定的坑(啥鬼結論?)

    PS:明明看文的心情很難過,卻回這種詭異的文是為什麼呢Q口Q??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5(think) 回覆用心。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朽木得不到滿足;腐海裡沒有安慰.....
    拜託~愛他請不要坑他OTL...
    顶端 Posted: 2009-02-09 15:50 | 6 楼
    柳诗诗
    仙影降人间,紫龙腾九霄。
    级别: 正义暴龙


    精华: 0
    发帖: 297
    腹黑: 119 点
    珍珠: 1742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45(小时)
    注册时间:2008-11-28
    最后登录:2011-11-15

    鲜花 [0] 鸡蛋 [0]

     

    有爱,我看到爱了。在人最低落的时候,仿佛全世界都抛弃了自己。看什么都不顺眼,即使是自己最爱的人你都会冒出一些奇怪的想法。是啊,我们都是人,都是最平凡的人。我们要生活,要为了别人而生活;更为了我们自己而生活。

    在这个经济萧条的年代,人情冷暖有谁知。正因为爱你,所以愿意放弃你。在你不知道的时间默默给你帮助这就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事。请不用太想我,我会过的很好,真的很好,只是你不知道而已。龙宿……



       大人写的真好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5(think) 回覆用心。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2-09 18:45 | 7 楼
    ☆疏◆琉★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17
    腹黑: 102 点
    珍珠: 1775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8(小时)
    注册时间:2007-12-24
    最后登录:2012-02-26

    鲜花 [0] 鸡蛋 [0]

     

    啊~~~
    真的是因歌而起啊|||||||||||||||||
    8过~这文还好亲笔下留情~还算是篇甜文~欣慰啊~~~在这个元宵佳节~吃着汤圆看两人团圆~真幸福~~~扭动ing~~~~~~~~
    呵呵~~俺也觉得~咻咻不像哀怨的小媳妇的说~而且觉得~亲这文里的咻咻好像有点哀怨的说~剑子依旧腹黑啊~那个~债的话~他被打成那样~应该,保险公司也帮他还了不少吧~
    那个串场的欧巴桑~俺怎么一直觉得像粉红师太啊
    |||||||||||
    于是~~继续去吃汤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2-09 19:28 | 8 楼
    龙命
    惊涛拍岸奖
    级别: 正义暴龙


    精华: 0
    发帖: 264
    腹黑: 139 点
    珍珠: 553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64(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2
    最后登录:2018-03-27

    鲜花 [0] 鸡蛋 [0]

     

    我只能说:这是一篇好文,很久米看见过这么有味道的文章了~~
    大人真是太厉害了,让我这个万年潜水的人都忍不住浮上来回帖~
    非常感谢大人的辛勤劳动,让我们在目前如此无聊的剧情和雷人之极的预言面前还能看到如此美文,还能有一丝乐趣~~~
    希望大人再接再厉,再创佳作~~~送上小花一朵~~~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我对龙宿一见钟情,二见倾心,三见...还没想好~
    顶端 Posted: 2009-02-09 21:01 | 9 楼
    « 1 234» Pages: ( 1/4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疏楼梦宴

    Time now is:12-17 08:13,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