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4 5678» Pages: ( 4/11 total )
本页主题: 【恶搞】仙山日报社 1~32    101F  12/01/01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Maryanna
倒贴与吃软饭~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泣血恶人奖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720
腹黑: 662 点
珍珠: 3000 颗
贡献: 26 点
华丽: 63 点
在线时间:533(小时)
注册时间:2007-01-10
最后登录:2017-08-21

鲜花 [46] 鸡蛋 [0]

 

谢谢各位回帖的道友,因为时间隔了很久所以就不一一回复了,另,水儿,多谢你的花
总之,更新来了



二十、仙山道魔大戰

他不是第一次走在這條路上了,不過這次算是圓滿的徹底擺脫下頭了,也不像這上頭的很多人心心念念要往下跑,對下頭的世界他是再無牽挂了。

本應該很開懷的心情有點兒缺憾,朱武微微偏頭對與自己比肩而行的人道,“你就非挑今日上去探望弟弟妹妹么?”

道者那熟悉的瞇縫眼分不清睜著還是閉著的“望”過來,淡淡然道,“這不是順路嘛,何況一個人怪寂寞的。再說,你們異度魔界人齊了,萬一欺負我們玄宗9缺1怎么辦?我這個當大哥的,總該上去關照關照孩子們。”

朱武心道聽你鬼扯,你那群小弟小妹們看見你才會不爽是真的,剛想辯駁什麽,身後三丈遠傳來的聲音讓他的怒火轉了方向。

“吾兒,這一路上風景真好啊,不要走那么快,該好好欣賞一下。”蒼回頭看見說這話的棄天帝一副小孩子春遊的嘴臉,東張西望的很是激動。

然則朱武沒那么好的雅興,特別是身後跟著一個棄天帝的時候,真是大大的敗興。於是眼睛往地上瞄了一下,腳尖一挑一塊拳頭大的石頭落進手裡。接著頭也不回的往後那么一丟,蒼只見一道漂亮的拋物線,終點止於棄天帝頭頂。

“啊……吾兒,我們還是快走吧,這裡不太平,天上會掉石頭,敲的父皇好疼。”

輕咳了聲,蒼勉力讓自己不笑,道,“本已經很傻了,不怕敲的更傻?”

“他這個年紀老年癡呆也不是什麽怪事。”停頓了一下,突然笑的悅目,“提前給他買了意外傷害險和醫療保險,砸傷了更好,還怕他傷的不夠重呢。”

蒼見他從本來的冷若冰霜突就笑的春日暖陽,倒是沒怎么多同情棄天帝,也很是快慰的說了句,“所以說,日後玄宗要斂財致富,我是缺不了你的啊。”

朱武瞪他一眼,“想的什麽有的沒的,這是去仙山,日後除了九娘一個兩個都給我靠邊,誰有空替你斂財致富了?”

六弦之首毫不在意的往身邊魔物腰間一攬,“我記得除了朱聞和黑羽,朱武你本尊也能幻化雙體。”

“那不累死我了?免想!”朱武暗想好個不省心的黑心道士,豈能順遂了你的心愿?

兩人心下各自算計一路前行,身後三丈遠跟著摸著腦袋抽抽噎噎的棄天帝。





慕少艾看了眼對面返工不過三天的伏嬰師,對方重新戴上了那張詭異的面具,想了想,還是問出口了,“黑羽恨長風呢?又不在辦公室待著?”而且今天連赤云染、白雪飄、翠山行都不在,怎么都覺得情況不對。

“多問的,他自然又跑去後勤了。”伏嬰師的聲音很平靜,狀似沒什麽特別的意思,但是他腦袋裡已經開始在計量經典恐怖片系列1、2、3了。

慕主編“嘿嘿”笑了兩聲,說不清是挑撥還是無意的說了句,“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跟小墨一塊調回後勤部了呢。”

伏嬰師沒言語,只是隨手拈了張黑色的符咒,於是那面本來在他家現在放辦公室的屏幕墻上顯示出了現在後勤部里的情況。

除了不在報社工作的金鎏影和還沒上山的蒼,這後勤部辦公室好在是大,這不,連藺無雙都被拖了過來,滿屋子的道士。紫荊衣拖著翠山行帶著赤云染、白雪飄、黃商子、九方墀跟藺無雙一塊兒坐在客用長沙發上,嗑著瓜子喝著花茶,好整以暇的看著辦公室中間那張大桌子附近發生的情況。其實藺無雙三番四次的插嘴跟紫荊衣說著自己還有工作,不過都被打斷了,只好也跟著。

這伏嬰師返工三天,墨塵音就被調回來三天,然而那個本來應該乖乖留守編輯部的黑羽恨長風也因為他表弟的回歸閒來無事跑過來了。於是這三天來矛盾激化異常嚴重,隨著墨塵音在家裡頭的怨念,紫荊衣只好默默的在這第三天帶著全玄宗報社工作人員,對,還外加一個藺無雙,跑來壓場子。不過說是說壓場,其實也就跟一邊兒看著,所以對黑羽代理記者來說,完全可以無視當看不見。

“赭衫軍……”這是笑的很甜的黑羽代理記者。

“嗯?”這是從公文里抬頭一臉莫名的赭部長。

“魔物,有話跟我說,不要打擾赭工作。”這是有同胞愛的墨道長。

於是今日第一回合小墨道長獲勝。

“赭衫軍,給你芝麻湯圓。”這是覺得赭部長工作了兩小時應該餓了的黑羽代理記者。

“誰知道你是不是下毒了!不准你傷害赭衫!”這是覺得魔物壓根沒好心的墨道長。

“我才不會傷害赭衫軍!”黑羽代理記者被冤枉顯然很氣憤,於是開始反抗。

“塵音,你太敏感了。”這個是接過湯圓被瞪,越發無辜莫名只好再補充那句名言,“玄宗祖訓,不得浪費糧食。”的赭道長。


然後今日第二回合恨長風小朋友獲勝。

“赭衫軍,中午一起吃飯好不好?”這是接過空碗繼續甜蜜蜜甜蜜蜜笑的黑羽代理記者。

“赭衫要跟我們玄宗一起吃飯,有膽子你就坐我們這邊吃!”這是我看準你不敢的墨道長。

“一起吃就一起吃,不過我要找人陪我一起。”這個是我雖然不怕但是你看上去會欺負我,所以我要找後援的黑羽代理記者。於是黑羽閉目凝神,三秒之後身邊站了個搖著扇子一臉“我真可憐被連累”的朱聞蒼日。

結果,今日第三回合貌似……平局。

朱聞蒼日看著墨塵音和黑羽視線間“噼里啪啦”閃動著的火花,吞了吞口水謹慎的舉手開口,“那個……我能不能……”不參與中午的飯局。不過他話還沒來得及說完,已經被一團微型暴風雪包裹住了。

簫中劍抱著朱聞蒼日的手臂,委屈委屈我很委屈的眼神看過去,然後說,“朱聞,跟我一起吃午飯啦。”

於是朱聞想,跟你吃飯總比一頓飯吃下來胃疼好,於是說,“好。”

然後因為他這句好,墨道長得意的一句,“哼,這下沒人陪你了,你還敢不敢過來一起吃?”瞬間將矛盾升級擴大。

其實一直神經很粗沒有反應過來很多事的黑羽恨長風終於忍不住了,將這三天來的疑問脫出了口,引來那邊包括紫老闆在內的全場噴水聲,“墨塵音,你為什麽一直針對我?不讓我跟赭衫軍講話,不准我跟赭衫軍吃飯,也不給我做東西給赭衫軍吃?”

“他竟然什麽都不明白就把小墨氣的快炸了?”翠山行心想真要命,終於找到神經粗的堪比藺道友的存在了。

“我覺得小墨現在很想除魔衛道……”紫荊衣開始考慮要花費多少錢好重新裝修後勤部,或者整修整幢辦公大樓。

“我也想知道為什麽小墨那么生氣。”看了半天仍然看不出所以然的藺道長坦然開口,眼神誠懇的看著身邊的一眾道友。

“藺哥哥你不用明白的!”赤首席發揮不能讓藺無雙受到一點污染的精神,堅決回答著。

“我覺得要出事了。”白雪飄對著黃商子和九方墀這樣說,三人開始考慮要不要找個什麽東西擋著好隨時跑路。

“好你個魔物,竟然跟我裝傻!我現在就除了你為民請命!”在紫荊衣一臉“小墨你冷靜啊”的表情里,墨曲出鞘了。

“誒?”恨長風歪著腦袋反應不過來的看著面前幾乎燃燒起來的墨塵音,眨著疑惑的大眼睛,徹底不明白了。

“啊,塵音你冷靜……”赭道長心想我還在中間你別劈到我啊,為了自身安全這樣說著,不過墨道長顯然理解錯誤以為赭道長偏袒魔物,於是怒火即將燃盡九重天。(素:注意版權)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墨曲即將招呼到恨長風的腦袋,一邊包括朱聞蒼日在內沒人來得及阻止的時候(赭道長是不能動,一動準先劈到他)。後勤部的大門被踹開了,伴隨著一聲中氣十足瀟灑霸氣的女音,“老娘在這裡,誰敢動我家小死相……的分身看看!”

異度魔界九禍女后出現在了倒落塵埃的門板之後,她的身後除了在編輯部還沒過來的伏嬰師外,全體魔界報社人員已經到齊,外加不知何時從警局趕來的華顏無道,惡露天斧已經在手發出冷冽的光芒。

紫道長心內大呼一聲,“老子的錢啊啊啊啊啊啊啊”幾乎要暈死過去,仙山道魔大戰,一觸即發。





銀鍠朱武踏進編輯部門檻的時候正看見伏嬰師關了電視屏幕起身,於是他忍不住有些調侃的涼涼語氣,“呦,看見我來了就心虛關上了,表弟,做什麽見不得光的事了?”

伏嬰師隨意的笑笑也沒介意,只是跟著那句話如毒蛇一樣咬回去,“不過是正巧叫表哥你撞見而已,現在後勤那邊女后帶著所有人跟玄宗開戰了,屬下自然要去援助的。”

然後他滿意的看著朱武滿頭黑線心焦如焚的隨手拽著身邊的六弦之首就往外頭跑,直奔後勤部方向。伏嬰師看著被朱武的快速動作鬧得搞不清狀況的棄天帝,於是悠然的走過去說,“魔皇,我們也過去吧。”

朱武沖過去的時候根本來不及看清屋子裡頭的情況,心急火燎的就是一聲吼,“不要動手!你們……”然後在屋內所有人詫異的目光里收了聲。

他身邊蒼伸手對著玄宗眾人和藺無雙打了個招呼,“呦,好久不見。”

伏嬰師從後頭慢悠悠的過來,帶些嘲笑的說,“表哥,走那么快做什麽,難道我沒告訴你他們只是在猜拳大戰么?”

朱武心想你壓根沒說,這不故意看我丟臉么,然後又腹誹了幾句蒼,暗道你沒看紫荊衣一臉想掐死你的表情,裝什麽樣子還呦!

沒給他時間調整心情,簫中劍不知道從什麽地方跳出來,朱武看見他身後不遠處朱聞蒼日一副“真倒霉”的樣子用扇子蓋著臉,接著他看見簫少爺大義凜然的抬手請招動作對著……蒼?很是不客氣的一句,“道士,我要跟你單挑!”

於是蒼道長上下打量了這個青年一下,和顏悅色的說了句,“小朋友,大哥哥有哪裡惹到你么?”

銀鍠朱武筋了一下,不著痕跡的遠離這兩個去到九禍身邊,末了還說了句,“白癡會傳染,不要靠太近。”

簫中劍此時發現朱武已經不在原來的地方,回頭探望了下,然後筆直指著正往九禍身後躲的朱武道,“我在掛名師傅家的液晶電視上都看到了,你不用狡辯了,你抱他!”

蒼道長突然笑的朱武覺得周身發冷,然後果不其然,黑道老大很不懷好意的摸著下巴的說了句,“誒呀,伏嬰師真本事啊,那么私密的事情他的偷窺符都能看到,看來下次我要下陣法才能保護隱私了。”

啥啥啥?意識到名節(嗯?)要比形象(喂)重要,朱武又是一聲吼過去,“死黑心你胡說什麽?他是說你抱我尸體去埋的事。你是在說哪出的五四三?我實在想知道你腦袋里裝的都是什麽東西!”

朱聞蒼日深刻覺得本尊丟臉自己也不好看,暗道簫中劍真是愛惹麻煩的小祖宗,於是溫言軟語細細相勸,“簫兄,你不是餓了么?我們先去吃飯吧,我跟這個道士壓根不認識,再說劇本要怎么演我們也沒辦法你最清楚的。乖,我們出去吃飯啊。”

“之後三天你都要陪我一起吃飯!”簫少爺比出手指頭示意。

“好好好,你說的是你說的是,我們快走。”臨出門前瞪了朱武一眼,內心傳話。“老說我給你惹麻煩,你看,你自己看,現在是誰在惹麻煩?”





紫荊衣的火氣被簫中劍打斷一直憋著沒往外發,現在直接導致成了爆發,把扇子往后脖子一插,單手插腰,另一隻手往桌面就是一拍,一條腿“砰”的一聲踩在椅子上,儼然是要開嗆外加秋後算賬。

“蒼,今天我要為玄宗和師尊跟你好好清算!你這個欺師滅祖的孽障,還不束手就擒!”他這么一喊,一旁的魔界眾沒事兒了,開始吃零食聊天,等著免費玄宗大戲開場。

蒼道長心想這完全是借題發揮,紫荊衣分明是爲了金鎏影找他的茬,現在只好看形勢再說,能躲就躲該化解就化解。於是他正直無辜又一派高人風範的甩了下拂塵再開口,“小紫,你這樣講,師兄不明白。”

“你還記不記得宗主是怎么死的?”又拍桌,然後一邊翠山行心想,小紫,你拍桌嚇不到弦首,單惹自己手疼值得么?

“叫朱武砍成重傷不治死的。”蒼回答的很坦然,那邊朱武囧了一下,心道就算是實話你也不用說的那么直,這萬一火頭又引過來,我跟你沒完啊沒完!

“你知道你還為他哭?你說,你當初看見云染和小白死的時候,你哭了沒?”

蒼心道,你還好意思說,你都不想想那倒霉事兒是哪個幹的?但情勢比人低,只好往那邊看了看赤云染,於是赤首席打了圓場開口,“我看蒼師兄他只是當時太過氣憤,一時憤怒大過了悲痛,沒哭的出來。”

“好,就當說得通,那小翠呢?”

“呃,大概太突然弦首反應不及。”翠山行很自主的為蒼開脫。

“那遠的不說了,赭衫呢?赭衫出事的時候他明明感覺到了,人黑羽要救人他還不准了,事後呢,他哭了么哭了么?”

蒼道長平靜的看著激動的唾沫星子都開始飛濺的紫道長,一臉哀痛的道,“人說至働無淚。”

那邊朱武又筋了一下,心道死道士,你敢盜版!不過看看貌似自己是導火線,現在也不好開口,默默的忍了。

“老子不管你有啥解釋,反正你能爲了個魔王哭不能爲了師弟師妹哭,你就是個欺師滅祖違背祖訓的!今天,我紫荊衣說了,誰能把蒼給我打暈綁了過來受刑,工資漲三倍!”

他此話一出,整個辦公室都開始騷動了,要知道仙山沒什麽大事也沒什麽紛爭,但最重要的,不過一個錢字。於是蒼看見眾師弟和一干魔物看過來的眼神也明白了,自己成了塊狼窩里的肥肉了。

苦苦苦,仙山外訪人員是不能動用攻擊性招式的,自己只能躲啊。於是蒼道長瞄了一下房內環境,權衡了一下武力水平,一個快步沖到藺無雙身邊,大嘆一聲,“好友,蒼今日全指望你了。”

藺道長表情有些為難,躊躇再三還是在眾目睽睽下開口了,“本來以我們的交情,我不該的……但是……但是我想存錢娶峨嵋,所以……不然蒼,我不打暈你只綁你怎么樣?”
蒼心想無雙你竟然也這樣,一個情急竟然說出了對老實人藺無雙唯一的禁語,“無雙,你跟練峨眉是沒可能的!”

他一開口,翠山行就急了,弦首啊弦首我知道你心急,但你怎么能說這句。雖說誰都知道藺道友是好人,但是對他說“跟練峨眉沒希望”“練峨眉不會跟你好的”之類的話,是會讓老實人藺無雙爆發的啊啊啊啊啊啊!

於是剎那間,蒼失去了最後的靠山,被追的滿報社跑。

九禍看著身邊不為所動的朱武,道,“怎么不去?三倍的工資都不心動,你該不是對那個道士來真的了吧?”

攬著九禍膀子蹭蹭,笑的討巧,“九娘,我怎么會呢?只是看著孩子們啊旱魃啊伏嬰啊都去了,再說我已經心音黑羽叫他跟去了,他們加工資不就等於魔界資產增加。跟著一起去也沒多大貢獻,還不如……你看見老鬼沒?”

九禍摸摸他腦袋,低聲回應,“看見了啊,傻乎乎的一個人在墻角站著呢。”

“我呀,來的路上用石頭敲了他腦袋,現在帶去驗傷的話估計還趕得及拿保險金。”朱武給了九禍一個,我聰明吧的邀功笑容,被九禍輕輕捏了捏臉頰。

“嗯,乖,不愧是我家的小死相,坑錢的點子就是多。不過他就那么點兒傷,我們也拿不到多少賠償啊。”

金色的眼珠子一轉,朱武笑的有些奸猾,“九娘,這個簡單,一會兒我們去驗傷的路上,帶他去憶秋年和金子陵門口轉一圈,這傷,不就重了嗎?”

九禍聞言開心的捧了他腦袋過來親了親,“好好好,不枉老娘我一直那么疼你,這個主意好。”

在他們不遠處,唯一沒有被高工資打動的黥武滿頭冷汗,看了一眼已經移動到赭衫軍辦公桌前好奇的探頭探腦的棄天帝,突然有點覺得對方很可憐。心內暗暗的想,“爹親、嬸娘,阿公一定欠了你們很多錢……”

於是在銀鍠朱武兩手都要抓,兩手都要硬的堅持下(咳,我不是故意背書),魔界今日大豐收。伏嬰師的符咒配上閻魔旱魃和黑羽恨長風以及襲滅天來的武力,成功的敲暈了蒼綁去給了紫荊衣發落。另一邊,九禍和朱武愉快的帶著棄天帝經歷過一場出遊后,成功的拿到了意外傷害,醫療,重大傷害事故,老年人保障等多個保險的高額賠償。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12-30 04:27 | 30 楼
珊瑚海
他们永远都不会分开!
泣血恶人奖
级别: 大护法


精华: 0
发帖: 660
腹黑: 243 点
珍珠: 1833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65 点
在线时间:773(小时)
注册时间:2006-11-11
最后登录:2016-04-14

鲜花 [19] 鸡蛋 [0]

 Re:【恶搞】仙山日报社 1~20  30F 08/12/30

Orz
新一章看完了之后莫名同情起7天来了………… = =||||||
至于苍…… 你是活该吧…… 连蔺道长你也敢惹…………
话说熊宝,乃家朱九太女尊了吧…… 摇头晃脑的回味女后踹门的飒爽英姿ing……
楼主留言:
我自己都很同情小弃天的(可是这样被欺负的又很可爱,所以忍不住)
葱头确实活该啊,剥洋葱计划第一步成功(其实我估计没第二步,一切要看我的好友F)
女后不用说了,我内心其实一KUSO起来就是九朱的,九朱的啊,作为魔界总攻的九祸女后自然英姿飒爽无可比拟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海落现珊瑚
窝:http://lililala0.xhblog.com

道友们,江湖再见
顶端 Posted: 2008-12-30 11:19 | 31 楼
d7denise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15
腹黑: 61 点
珍珠: 17089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小时)
注册时间:2008-05-28
最后登录:2009-10-20

鲜花 [5] 鸡蛋 [0]

 Re:【恶搞】仙山日报社 1~20  30F 08/12/30

是我的错觉吗?好像这章的风格一下子变得文言了许多? @_@
苍大被围殴我居然意外的看的很开心orz……
这个弱弱版的老弃也意外地让我感到同情,是说魔界那一挂全是不孝子孙啊不孝子孙,摇头~~~但是联系到原剧,就很想对这群不肖的家伙大喊一声“干的好!”
九朱大好!不过……忽然觉得朱闻和黑羽如果发展发展,似乎也蛮萌的,爆~~~又一个自体!

拥抱楼主!也拥抱楼上的珊瑚同学,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楼主留言:
我的KUSO一般都没有特定的行文风格的,随心情的,所以不用介意啊不用介意。
围殴勘葱……很多人支持后的产物(葱头你惹众怒了)
阿弃,其实这样子弱弱呆呆的好可爱的啦(喂)
咳,自体啊,我不来塞的,但是我有拜托人写过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12-30 12:05 | 32 楼
珊瑚海
他们永远都不会分开!
泣血恶人奖
级别: 大护法


精华: 0
发帖: 660
腹黑: 243 点
珍珠: 1833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65 点
在线时间:773(小时)
注册时间:2006-11-11
最后登录:2016-04-14

鲜花 [19] 鸡蛋 [0]

 Re:【恶搞】仙山日报社 1~20  30F 08/12/30

[quote]引用第31楼珊瑚海于2008-12-30 11:19发表的 Re:【恶搞】仙山日报社 1~20  30F 08/12/30 :
[quote]
小弃天的形态在这里意外的犹豫惹人怜爱而格外想扁…… (= =||||)
乃确定封的是功体而不是智商…… 现在看起来比较像正常的三!岁!小!孩!(殴飞)
话说你的二本命墙头烂账啊…… 啧啧,小黑羽我都看不出清白来了 = =||||||



然后…… 果然…… 好巧…… 擦汗拥抱翻滚两圈……一个马甲走天下的好处啊~~~~
楼主留言:
乃竟然玩认亲……
弃天本来智商就不怎样好伐,其实他智商不足三岁儿童程度的呀。
干嘛啦,我家小黑羽是很单纯可爱的粗线条小孩呀,不要欺负他!(是你自己在欺负好伐)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海落现珊瑚
窝:http://lililala0.xhblog.com

道友们,江湖再见
顶端 Posted: 2008-12-30 13:32 | 33 楼
寒烟翠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39
腹黑: 72 点
珍珠: 1707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9(小时)
注册时间:2008-08-31
最后登录:2013-10-10

鲜花 [0] 鸡蛋 [0]

 Re:【恶搞】仙山日报社 1~20  30F 08/12/30

= =偶突然有了和黥武一样的感觉,7天的仙山生活真是。。。惨啊!
不过,目前来说苍更惨点,想他在下面的伤还米好就又被仙山上的小紫恶整。。。黑色道子这回算是栽了,不过,赭衫君,你为啥米帮他呢?难道道长你也怨念他还米让你入土为安麽?
朱武算最雷的,在仙山上还要开两个分身,搞不好还好再分文、武版的。。。呵呵,谁让你桃花那么多呢,难得你的九娘能忍啊!
楼主留言:
阿弃乖乖呆呆的就好了(我只对幼稚园版小仙女弃有感情……)
葱头么……葱头被整的原因是多方面的相信我
呃,因为九娘知道伊家的小死相只对伊一个人真心啊,所以无所谓的啊哈哈哈哈哈(你够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12-30 21:45 | 34 楼
cici1023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18
腹黑: 66 点
珍珠: 1712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2(小时)
注册时间:2008-09-28
最后登录:2009-09-15

鲜花 [0] 鸡蛋 [0]

 Re:【恶搞】仙山日报社 1~20  30F 08/12/30

更新啊~~~
居然还能等到更新,紧是太神奇的事情了
话说这章写得紧好啊
期待后续~~
楼主留言:
当然会有更新……我还没打完结字样
不过是更的慢而已(我坑太多见谅)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12-31 15:33 | 35 楼
清染玉
级别: 禁止发言


精华: 0
发帖: 1150
腹黑: 1092 点
珍珠: 1935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35(小时)
注册时间:2007-12-05
最后登录:2018-04-27

鲜花 [0] 鸡蛋 [0]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1-01 17:04 | 36 楼
雪花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42
腹黑: 66 点
珍珠: 1707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73(小时)
注册时间:2008-03-25
最后登录:2010-06-02

鲜花 [0] 鸡蛋 [0]

 Re:【恶搞】仙山日报社 1~20  30F 08/12/30

慕主编你不要总是踩恨不逢,让他休息一两天,你可以踩卫无私代替几天.
楼主留言:
咳……我们要给教祖一点面子,卫无私虽然脑袋有点那啥(不是有点,是非常),但是给面子……面子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1-03 16:34 | 37 楼
hyjky
镹·為狼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80
腹黑: 78 点
珍珠: 1709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1(小时)
注册时间:2008-11-10
最后登录:2012-08-19

鲜花 [2] 鸡蛋 [0]

 Re:【恶搞】仙山日报社 1~20  30F 08/12/30

=   =貌似第一次发现原来苍这么找扁。翠翠太贤惠了吧。。。不过小紫,干得好!
楼主留言:
其实我家的葱头……人人看了都说,想扁
小翠是好孩子,维护兄长友爱弟妹,家庭必备,毕竟有葱头这样的大哥,没有小翠这样的在家里,这个家会塌(苍:你质疑我?)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1-09 23:39 | 38 楼
Maryanna
倒贴与吃软饭~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泣血恶人奖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720
腹黑: 662 点
珍珠: 3000 颗
贡献: 26 点
华丽: 63 点
在线时间:533(小时)
注册时间:2007-01-10
最后登录:2017-08-21

鲜花 [46] 鸡蛋 [0]

 

新年爆字數大放送……




二十一、“歡天喜地”過大年

春節前兩日,仙山所有行業幾乎都進入了假期,於是異度魔界朱皇家悠閒平靜的午後時光,黑羽恨長風心情愉悅的打開烤箱,戴著厚厚的手套拿出裡頭的烤盤。赦生,螣邪和朱武夫妻已經坐在了桌邊。(棄天帝叫伏嬰師和挽月帶出去逛著玩了)恨長風看了看他們,然後對著二樓喊了句,“黥武,快點下來,栗子蛋糕好了!”

銀鍠黥武下樓來,看自己位置上的飲料還沒倒,先進廚房開冰箱拿橙汁,然後瞄到流理臺上黑羽的空杯子,於是說,“小爹爹,我替你倒牛奶吧。”

本來笑的很開心的恨長風突然拉下了臉色,“不要牛奶,早上都喝過了,要果汁!不對,是咖啡!”

此時被趕進來拿刀叉的螣邪一臉壞笑的接近他,靠著自己比恨長風還高出大半個頭的身高優勢,很順手的拍拍黑色的捲毛腦袋,“小爹爹,牛奶有營養,對小孩子生長好。”

“我是你爹!”他氣鼓鼓的掄著拳頭往螣邪胸口捶了一下,因為心疼兒子,下手也不重,螣邪只是笑的更得意起來。

外頭聽到動靜的朱武沖廚房喊了句,“黥武,給他倒果汁。”

於是乎黑羽端著蛋糕開心的跑出來放桌上,想跟朱武說聲謝謝,但話還沒出口,就被朱武跟著的一句搞的又垮了笑臉,“不過晚上睡前那杯絕對不准賴。”

剛準備切開蛋糕,門鈴響了起來,恨長風扔下刀子跑去開門。門一打開,外頭站著一臉正直的赭衫軍,將人迎進門,他高興的問,“赭衫軍,要不要一起吃栗子蛋糕?”

聽到他這話,後頭一桌子人忍著笑,螣邪更是不客氣的笑出聲。好嘛,人家來了都不問人是不是有事,直接問人吃不吃蛋糕。

赭道長一臉認真的表情,“那個,小紫做了芋頭酥當下午茶,塵音說是你也愛吃,叫我來問你要不要過去一起?”

看著赭衫軍誠懇的樣子,又想到紫荊衣的招牌芋頭酥,回頭看看香甜誘人的栗子蛋糕,恨長風糾結了。他真的,兩樣都想吃啊。

朱武搖搖頭,切了半個栗子蛋糕放進紙盒里走過去塞進他手裡,“吶,給你把蛋糕帶著,去四奇那兒吧。”

“誒?好重,我一個人吃不完的。”

“誰叫你一個人吃了……裡頭還有四奇的份,你去人家那裡總要回禮的啊。”朱武揉著額頭狀似頭疼的解釋著。

九禍在後頭說了句,“晚上有梅子釀魚,你愛吃魚的,記得早點兒回來吃飯。”

興奮的回過頭,說了句,“小墨也喜歡吃魚,我可不可以帶他回來吃晚飯?”

“他想來就來,只要他們家不反對。”朱武回答完這句替恨長風和赭衫軍開了門送他們出去。

說起來墨塵音和黑羽恨長風的友情么……本來他們水火不容的斗了大半個月,終於有一天深刻談過之後發現其實大家都是爲了赭衫軍好。隨後又發現有不少共同愛好,還很談得來,於是竟然成了無話不說的好友,讓魔界玄宗兩邊都大跌眼鏡。





晚上墨塵音果然是跟著恨長風回來吃飯的,他說紫荊衣今晚去參加商界的晚會了,家裡頭沒人做飯。朱武問他怎么不叫赭衫軍和金鎏影一道來,結果被對方一臉好笑的說,“小翠那邊今天做了金鎏影最愛的糖醋排骨,他臉皮薄又不好意思一個人去,就把赭衫一起拖去了。”

那邊九禍這時候夾了筷子魚放黑羽碗裡,笑著跟墨塵音道,“你倆都愛吃魚,我們怕不夠,又加了個清蒸鱸魚,快趁熱嘗嘗。”墨塵音道了謝也不客氣,徑自夾了菜。

本來大家挺融洽的吃飯環境,突然那邊棄天帝撓著脖子臉色發紅的直扯身邊朱武袖子,朱武本不想理他,被扯了半天煩了口氣不善的吼了聲,“不好好吃飯鬧什麽?”

“刺……喉嚨……有刺……”於是一桌子人那個囧啊,這都多大歲數了吃個魚都能被刺卡了喉嚨,神還真不是一般的本事。

雖然看他這樣就煩,但不理他絕對會更煩,朱武無奈叫黥武去廚房拿碗白飯,用筷子夾成一小團一小團。捏著棄天帝嘴給他扔進去,一邊扔還不忘吩咐,“別嚼,吞下去,不然帶不走刺兒!”

吞了小半碗白飯,拿起杯子喝了口水,棄天帝又活蹦亂跳的開心起來了,“好了,吾兒,我不疼了!”

神就是神……恢復能力真好,這是現場所有人的心聲。

棄天帝筷子又夾起一塊魚肉,朱武一看立刻吼了他句,“剛下去又吃,再卡著不管你啊!”

可憐兮兮的看著朱武,委屈的聲調,眼睛里開始蓄水,“我想吃……”

心道老不死的就是麻煩,但又拿他實在沒辦法,現在趕他回房裡去不是給人看笑話么?(其實笑話已經被人看光了= =)嘴角抽了兩下,朱武對著棄天帝另一邊坐著的伏嬰師說,“伏嬰,替他把魚刺剔乾淨了。”

伏嬰師一邊接過那塊魚肉一邊心裡那個罵啊,他XX的,在下頭給大神當保父沒當夠,這上了仙山還讓他當保父,這有完沒完了?

墨塵音看他們一家氣氛尷尬,於是開口問,“明兒晚上的跨年舞會都去吧?”

“嗯,魔界都去。仙山上大家都去的吧?”朱武一邊回了一邊意思意思順口問了句。

“好像金小開一家去下頭過,說是葉小釵年後還有戲走不開上不來。這不,非凡公子開心的要死,說今天他們茶座免單啊。”非凡能不開心么,據說往年仙山的跨年會,金小開看見他一口一個乖曾孫,氣的非凡年年除夕都跟要吃人似的。

“哦,有戲走不開啊,那這次你們玄宗人不齊了。”

“沒啊,蒼說他再苦再累也上來。”

“我之前可是聽說,今年他要跟著三先天過呀。”

“嘖,他是什麽脾氣,給人當跟班,別人吃著餃子打著邊爐,他端醋站一邊兒伺候的日子他過的了么?都說了啊,與其在下頭給人當跟班,不如辛苦點也要上來當老大。”

於是朱皇一家子心想有這種勢不兩立的大敵也算是一種丟臉了,對於剛才在墨塵音面前被棄天帝丟臉的事好歹是覺得挽回了些顔面。

此刻墨塵音後知后覺的發現貌似餐桌上少了誰,於是用胳膊肘頂頂身邊黑羽,“朱聞蒼日呢?小年夜都不在家里頭?”

“嗯……他說簫中劍叫他去本家吃飯。”

這下子墨道長差點把嘴裡的一口雞湯噴出來,趕緊的吞下去還是被嗆的咳了兩聲,“不是吧?我早上聽小染說,蕭振岳今天叫了冷醉去家里吃飯啊!”

他這句話由於激動說的是極響亮的,於是滿屋子心裡警鈴大作,開始覺得會有什麽不好的事發生。只有棄天帝毫無知覺的一聽見朱聞蒼日的名字,就拿筷子敲著碗邊兒罵了句,“哼!不孝子,去別人家陪人家爸爸吃飯都不跟我吃飯!”

朱武不爽的給他額頭一個爆栗,“閉嘴吃飯,老子不擔這個罪名!”雖然說上了仙山三魂分離,但怎么都覺得棄天這一罵可是把自己也罵進去了,自然不樂意了。

這邊棄天帝剛安生下來,門口傳來了驚人的摔門聲,下一刻是朱聞蒼日氣勢洶洶的快步走進來,面色不善的貌似逮人就得咬上一口。

還是九禍本事大,料準了他不敢不給自己面子,悠悠然的問了句,“不是去吃飯么?怎么這就回來了?”

還吃飯呢!他氣都被氣飽了,於是乎朱聞大少爺爆發了,“剛走到門口就看見他爹帶著小醉往裡頭走的背影,他個沒用的當場嚇的話都說不利索了,非讓我從後門悄悄走,幹嘛?老子是賊啊?看他可憐我認了,結果好嘛,一進門就把我關他屋子里,不給我出去,到了飯點兒他更絕了,叫我乖乖待著別出房門,還說找空給我拿吃的進來。這算什麽意思?老子見不得光還是咋了?我給他丟臉了不成?哼!老子不受這個冤枉氣!”

一般,當銀鍠朱武口口聲聲老子的時候那個叫正常,但朱聞蒼日會這樣就說明他火大,很火大。所以大家只是安安靜靜的等他發泄完,畢竟他其實性格還算不錯,再大的事兒發泄一下就會好很多了。

恨長風看朱聞胸口起伏程度慢慢變的緩和,才開口問,“要不要給你拿副碗筷?”

“不用了,我吃不下。”於是大家再次確定這次火非常大,都吼了一通還沒好,然後在他“蹬蹬蹬”的跑上樓的途中,眾人聽見一句,“如果他來找來,跟他說我死了!”

螣邪郎捂著嘴勉強咽下嘴裡的菜,緩了好半天才問朱武,“我說爹……看這情況妖孽爹他是氣糊涂了吧?簫中劍這個文藝小青年這次長本事了,本事啊!”

赦生不置可否的在一邊隨意的點點頭,“仙山上都是死人,他還想死到哪裡去?”

約莫半個時辰后,大家吃飽喝足開始切水果嗑瓜子看電視的當口,門鈴開始急促的響個不停。然後眾人只聽見黑羽恨長風開門後,聲音毫無起伏的對著門外人說了句,“他說他死了。”然後關門,回到客廳里跟大家一起聊天。





仙山除夕當日夜裡,通往仙山舞會會場的路上,銀鍠朱武尷尬的問著身邊的九禍,“九娘,你確定……我們這樣對嗎?”

“老娘幹嘛騙你?孩子們和朱聞、黑羽也是害羞怕被我們看見都各自早早去了啊,放心放心。”放心的被老娘騙吧,這個才是九禍女后的心聲,其實家裡人都是被她早早支使出門的。

“呃……九娘,關於你今天的身材……”

“煩死了,我跟伏嬰師拿的藥只有一天功效啦,明天就恢復了。不過我倒是覺得不錯,現在很輕鬆,以後都這樣也不是不好。”

“九娘……一天就够了啦!”九娘平時就那么有威懾力了,今天吃了藥效果更驚人,如果天天這樣自己的日子就沒法過了。

就在他心裡不安的時候,他們已經到達了會場,金碧輝煌的會場一時間跟外頭的黑夜形成反差,朱武眯了眼適應光線。待他恢復過來,只聽得現場一聲慘叫,“啊啊啊啊啊啊……九娘你騙我啊啊啊啊啊……今天根本不是反串舞會啊啊啊啊啊啊!”

因為朱武自己這不知死活的一聲叫喚,全場的目光都集中了過來,一時間鴉雀無聲。因為門口赫然站立著的是,英姿颯爽穿著深紫紅色燕尾服,而且不知為何胸部平坦的九禍女后,以及穿著綴滿蕾絲大花邊和蝴蝶結的火紅色小禮服的銀鍠朱武。

等場內眾人反應過來再聯繫了朱武的慘叫的時候,滿場壓抑不住的歡樂笑聲瞬間爆棚。而兩位的直系親屬們,螣邪已經笑的捂著肚子幾乎要跌倒,赦生面無表情的拿著一杯橙汁直接喝乾,黥武不知所措的驚慌失措。朱聞蒼日拿扇子掩著半邊臉不知道是該笑還是該哭,恨長風很直接的跟周圍玄宗人士說了句,其實我跟他不是很熟。棄天帝一邊喊著,其實爸爸希望朱武是女孩子很久了一邊想撲過去要抱抱,但是被一邊的伏嬰師和挽月拉住了。怕他直接被當成泄憤對象打死,畢竟大過年的打殘老人家不好。

好不容易反應過來的銀鍠朱武捂著臉低低念著,“九娘,我回去換下衣服。”還沒轉身就被九禍強勢的拉著手跑到了發言臺上頭,於是越發的覺得想去撞墻暈過去算了。

女后拿起麥克風,氣勢十足的說,“別笑,都別笑,知道我為什麽要跟朱武穿成這樣過來么?”她這話一說,視線再度集中到兩人身上,於是朱武實在人忍不住的說,“九娘你別拉著我,你讓我去死!”

九禍嫌他煩,直接攬了腰扣在懷裡,“我,跟練云人還有其餘仙山女權協會成員昨天其實一致通過了一件提議。今晚的舞會,凡是男女舞伴的必須反串,男男舞伴的其中必須有一個穿女裝,單身的就暫時放過你們。所以……”她把話筒扔給練峨眉,云人接話,“男女的各位不用掙扎了,直接去換衣服,限時15分鐘,大家都是高手回家很快的啊。”接著她又把話筒扔給了冷滟,冷大姐也毫不客氣的開口,“男男的各位,自己商量好哪個穿女裝也別太扭捏,15分鐘內搞定。”最後,華顏無道高舉手中秒錶,大喊一聲,“開始!”

此時場內衝進一個黑色的癲狂身影,到處看見人就問,“你們看見我兒子沒有?他叫史波浪,看見我兒子沒有?”好不容易等他挨到八卦天王金子陵那邊,對方好心的給了一句,“你兒子還在下頭。”隨即是孽角的嘶聲力竭大吼,“我要下山啊啊啊啊啊啊!”一路狂奔而去。
華顏無道頭盔下的眉頭抽了兩下,“不要理他,現在正式開始!”





仙靈地界、地獄島團

妙筑女神對著身邊人笑笑,道,“封緋,你都特地上山來了也不好違反規矩。”封緋女神自然附議,隨後皇甫定濤一臉,為什麽我要來為什麽我要來的表情。只好希望女神和封緋不會挑太超過的衣服給自己。但是無奈卻聽見身邊女神頗開心的說,“好好挑一件,到時候拍合照給封緋帶回去啊!”

師九如溫和的微笑著看著策馬天下,溫柔的說,“沒關係,我來穿女裝好了。”眾人想你當然不怕,頂多就是女神多了一個。而他們和諧的背影后是極不和諧的嗜殺者父子的爭執。

“兒子啊,爹穿女裝陪你好不好啦~~~”立刻被踹了一腳。

“我跟君莫笑一對兒了,你走開!”老子寧願穿女裝!

問天譴正義凜然的看著身邊的梅神官,本想說士可殺不可辱,但對方柔柔的一句,“二島主如果實在不想,今日就不用做我舞伴了。”如此輕柔卻透著無限的惆悵,於是問二叔帶著大義凜然的表情說了句,“不就是女裝么……沒關係,大丈夫能屈能伸。”

三口劍看著月神美麗的笑臉,連個掙扎也沒有,直接就說,“我換!”

那邊圣閻羅剛想罵兒子沒出息,就被身邊莫滄桑平靜冷淡的一句,“回去換衣服。”震的不敢多話乖乖走人,不過一旁眾人的臉色就不怎么好看了……他們實在不想看啊。

荻神官拖著沖田鷹司就往外走,一邊還說著,“你今天換和服吧,最好十二單,過年嘛,隆重一點。”

楓神官和柳神官對視一眼,然後剪刀石頭布,誰輸誰倒霉。

鬼伶仃看了一眼四非凡人說,“三哥,我們都是獨身吧?”

“對, 我們獨身!”於是這兩位逃出生天。





三公子團

悅蘭芳仗著東陵少主寵自己,毫不客氣的靠在對方懷裡撒嬌的勸,“東陵,你穿女裝好不好?”

“這……別的事可以將就……但這件事……”

看見東陵這般猶豫不決的樣子,悅蘭芳推開他,背過身,說話的聲音變得哀愁而落寞,“我就知道,你已經不愛我了,你只是把照顧我當責任而已。”然後抬起手背在眼睛部位抹了一下,頹喪的樣子不再說話了。

“蘭……我穿還不行么?別難過,別瞎想,我怎么會不愛你。”把背對自己的人摟在懷裡,準備回去換衣服。

非凡公子一邊想著,東陵你個笨蛋,活該你被他吃定被他騙,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悅蘭芳背對著東陵笑的跟只小狐貍似的。還好還好,非凡慶幸自己單身,隨即想今年大概旺自己,除夕不用看見金小開也沒被整到。





紫耀皇朝團

六禍雖然不甘愿,但被老婆揪著耳朵的時候還是無可奈何的一邊喊著,“雲娘你小點兒力。”一邊乖乖的跟著走。

千流影看著他爹跟義母的背影想自己還好是獨身,隨即看到一邊若有所思打量著自己的寂寞侯,顫抖道,“前輩……你該不會想……”

“不是我,我只是想,太一也一個人,你們都是年輕人,不然……”

紫宮太一離他們不遠,被點到名探過頭來問,“找我有事?”

“不……沒事……”千流影紅著臉拼命搖頭,太一是妹妹的男朋友啊,他不會出手的!





紅樓劍閣團

“那個……我覺得我實在是……不合適……”

“不管,我都嫁給你了,我們是夫妻,你不可以不跟我當舞伴!”小姑娘不依不饒的磨著嘴皮子,然後在練云人關愛的看過來的眼神裡頭,任劍誰只好妥協。

劍圣盯著面前的瞾雲裳和樓無痕看了很久,默默說,“這樣做,是侮辱了劍。”

“現在是要你穿女裝不是叫劍穿。”這個是我看見你就煩,你就是禍水害我們姐妹反目的大宮主。

“你如果真愛我你就穿。”這個是用愛這個必殺招的樓無痕二宮主。

“我就是劍!”再次抗辯。

“砰”這個是被姐妹倆聯手打暈然後一路拖走換女裝的柳生劍影。





阇城團

“西蒙,你今天不管是跟那個人妖玩男男,還是跟老娘玩夫妻,女裝你穿定了!”

“對,這二婚的婆娘就算千般不好今日里也說了句像樣的人話,西蒙,女裝你穿定了!”

被柳湘音高跟鞋踩著左腳,被褆摩銀杖戳著右腳的闍皇西蒙,在雙重壓力下被迫順應天命。一邊邪之子為父親的遭遇默默掬一把同情淚,心想還好自己其實還小。





鼎爐分峰團

老人家們面面相覷的看著對方,最終由號昆侖對著練峨眉說了句,“五個獨身的。”

練云人嘟囔了聲,“號昆侖你明明跟太一跳交誼舞(云人,太極玄片尾那個不是交誼舞……)的時候就跳的很好。”但既然是號昆侖發話,她也要給個面子不能太揪著不放。





F4團

燕歸人魁梧的身板第一次挺拔不起來,簡直跟蔫了一樣,但是看著珠遺和西風的臉他完全無法反駁,只好默默的跟著兩位愛人跑路。

宵看著姥無艷,不解的問,“跟無艷跳舞我就要穿女孩子的衣服么?”

姥無艷溫柔的摸摸他的頭,“是啊,宵穿起來一定很可愛的。”

“嗯,我要跟無艷一起跳舞!”於是其實什麽都不明白的宵就把自己給賣了。

羽人非獍冷著臉不理人,坦言,“你叫我穿女裝我就下山去!”

“誒誒誒,羽仔那么不體諒我,老人家在世的時候沒跟你跳過舞,好不容易這個心愿今天能實現,羽仔你爲了那么小的事就要走……”出奇悲傷的語調,出奇悲慟的撫心動作。

羽人雖然在罪惡坑那么多年,但一遇到慕少艾耍詐還是會腦袋不清楚的被騙,所以這次,嘴硬心軟的羽人再次驗證了他玩不過慕少艾這一點。

晚了一步發現徒弟被拐的孤獨缺,對著慕少艾拖著羽人往外跑的背影罵罵咧咧個不停,直到一口氣喘不上來才停住。





報社三顧問團

沐流塵咬著四無君的耳朵跟他說,“四無,我覺得你穿藍色羽毛洋裝一定會很好看的。”

“真的?”這個是開始咬勾的小孔雀。

“真的真的!”不停灌迷湯的雲濤夢筆。

“嗯,那我來穿女裝!”

某老妖搖著扇子一派風流,“好在我是獨身啊。”剛說完華顏無道到他身邊說了句,“你跟絕鳴子一道來的,你們必須出一個!”於是金子陵瀟灑的一揮扇子指著絕鳴子說了句,“回去換女裝。”後者欲哭無淚的念了句,“你真真不是人啊!”

憶秋年跟風之痕大眼瞪小眼半天,一直瞪到白衣都帶著黑衣回去換衣服都沒瞪出個結果,最後在風之痕加大力度的冰冷眼神下,憶顧問默默的咬著手絹控訴,“風仔你是壞人,有鬍子的老頭子穿女裝能看么?”

不為所動的冷靜點頭,“能看。”於是乎,劍痞落敗,委屈的化光回家。





萬圣崖團

在襲滅天來和善法天子兩人冷冽的目光下,一步蓮華委屈著一張臉道,“好嘛,好嘛,我穿就我穿……善善,滅滅,你們就會欺負我……”

跟著一步蓮華他們一起的劍雪看他哭起來,不禁問身邊的封禪,“為什麽一步部長要哭?為什麽一步部長說善法部長和襲滅部長欺負他?為什麽封禪你要叫我回去換衣服?為什麽封禪你不用換衣服?為什麽……”在快要被為什麽湮沒之前,封禪咬緊牙關拉著劍雪立刻走人。

光明、污垢兩位尊者在玩猜拳后10分鐘依然無法分出勝負。





荒城團

被蕭振岳吩咐要照顧冷醉的簫中劍為難的看著身邊的紫發青年,“小醉……那個……”

冷家小老闆甩都不甩他的直接走到冷滟大姐身邊問,“滟姐,今晚我跟你做舞伴好不好?”冷滟微笑點頭,於是倆人相偕離開換衣服。

簫少爺淚目現場心道小醉你自己不答應就算了,還連前輩也帶走,一箭雙雕啊這是。朱聞昨天那么生氣今天都不一定會搭理我啊……

但是他還是鼓起勇氣朝朱聞蒼日方向去,剛喊出一聲,“朱聞……”對方也當看不見他一樣,直接轉了方向對著一邊的某個灰衣人道,“我說老頭子,你今天穿女裝的話,我就當你舞伴。”

想武癡老前輩精神何等強韌,毫不猶豫的就說了好,一點兒不含糊的就化光回去換衣服去了。此刻朱聞蒼日回頭看站在身後三步發楞的簫中劍道,“簫兄,你找我有事?”

“朱聞……”

“嗯?”

“朱聞……”

“啊?”

“朱聞……”

“啥?”

“放掛名師傅鴿子好不好?”

“……”

因為自己穿了女裝見不得自家人好的銀鍠朱武路過插嘴,“朱聞,我給你選好衣服了,酒紅色細吊帶露肩晚裝,很襯你,給我面子。”

“銀鍠朱武……你吃飽了沒事干啊?”

“九娘跟我一起挑的……”

於是搶過朱武手裡的盒子,惡狠狠的瞪著那邊一副可憐相的簫中劍道,“便宜你這個小傻瓜了!”

另一邊,月漩渦用槍指著忘殘年腦門低語,“敢要我穿女裝立刻叫你再死一次。”





玄宗團

“小翠。”拿著核桃糕啃的正歡的某弦首淡漠簡單的喚了一聲。

“翠山行明白……爲了弦首的尊嚴和面子,女裝……我來……”然後是赤首席的一句,“誒呀,翠師兄實在是賢惠。”

接著後話就是,“小白乖啊,快去換衣服,師姐等你回來~~~”白雪飄哀怨著就是沒有藺道友,師姐你玩單身不就好,幹嘛非要我當舞伴啦,默默的離開了會場。

黃商子和九方墀堅持他們絕對不是舞伴,但是被練云人的眼神激的不行,終於在他們家弦首直接發話的情況下,讓九方墀穿了女裝。

藺無雙看著會場里的慘烈景象,正氣的望著身邊的練峨眉,“峨嵋,我也要么?”

“要么你換女裝,要么我去找閻魔旱魃當舞伴。”云人拂塵一甩,說的乾脆。

於是藺無雙望天無語的發著呆,被一邊翠山行拍拍肩膀,“藺道友,認命吧,來,跟我一起走。”

金鎏影暗忖著自家小紫最疼他最賢惠又倒貼,自己絕對沒事兒,怎想到紫道爺今日裡脾氣漸長。一把抓了他衣襟就吼,“金小美人,麻煩乖乖的給爺回去換女裝!”

“=口=……荊衣……你……”

“不聽話三天不管飯!以後都別想吃到你最愛的糖醋排骨!”

迫於口腹之欲的金道長陰溝裡翻船,只能乖乖聽紫大老爺的話,認命的追隨著前頭翠山行和藺無雙的身影而去。

正直無比的赭衫軍赭道長來不及為眾道友的淪陷念出同情,就被兩雙眼睛同時盯的渾身起毛,下意識的哆嗦了下,“你們……做啥?”

墨塵音同恨長風有默契的互相一擊掌,異口同聲道,“逼你換女裝啊。”

“為什麽是我……”

“因為我們是三個人,少數服從多數!”恨長風覺得自己說的很有道理,末了還給自己點了點頭增加言語力度。

“我和小恨已經說好了,赭衫,你舍不得我們那么委屈的吧?”墨塵音料定了赭衫軍老好人,搬出女裝等於受委屈理論,按他的好人程度絕對會自己承擔。

“那……好吧……”果然,赭道長在兩雙期待的閃亮亮的眼睛注視下,很快落敗。

“等,黑羽,你跟赭衫軍一起去換,我跟九娘替你挑好衣服了!”仍然是只有我一個人丟臉不行的銀鍠朱武路過,於是乎,三人團一女裝變成了兩女裝。只有墨道長幸免於難的在一旁想,好在自己不是魔界自己人,不然鐵定倒霉。





異度魔界團

老實人元禍天荒是魔界第一個乖乖去換衣服的,因為別見狂華一個眼神就能讓他聽話。

斷風塵對著不遠處的華顏無道招呼了聲,對方冷冷的對著他方向“哼”了一聲,便走到閻魔旱魃身邊拍著魔君豪爽的說,“旱魃,我今天當你舞伴,快去換女裝!”

魔君一副……喂,不是吧,明明有人肯穿女裝當你舞伴你不要,幹嘛來害我的表情。但是華顏哪裡給他一點點抗議的機會,拿出異度第一的力道,直接拖走。

斷天王想,誒,算了,不被待見也沒辦法,於是獨身吧。那邊朱武卻沒有放過他的意思,外頭人說獨身他管不著,但自家人不准跑就是不准跑,於是過去說,“斷風塵,你,那個……跟算天河舞伴下。”他這是料準了算天河有辦法整治斷風塵,畢竟他是想看斷風塵女裝笑話的。

算天河果然愛崗敬業深知上司的意思,毫不客氣的一句,“斷天王,要永遠記得魔界的退休金和養老金是任沉浮跟我在做賬。”意思擺明了就是要么你穿女裝去,要么以後你就沒錢拿了。所以結果很明顯,斷天王今日女裝難逃。

螣大爺在母親一句,“做哥哥的要讓弟弟”的貌似溫柔言語實際威脅話語里,乖乖的答應穿女裝給赦生當舞伴。那邊黥武剛想著自己還好可以沒有舞伴兒,九禍又拉著吞佛過來跟他說,“乖黥武,吞佛一會兒換了女裝回來跟你一對兒。”

在魔界這個女后說話不得違抗的地方,即便小一輩們各自心裡都不想不愿,還是得乖乖聽話給九禍面子,不然,誰知道以後會被怎么欺負?

麝姬同風流子自然不用說,他倆完全無所謂的就接受了反串,只是在款式顏色問題上爭執了很久,所以才沒能比元禍那對更快離場。

在落日飄跡纏了他喊了“當我舞伴兒”第二百次的時候,黃泉伄命終於忍不住的答應了,但是前提,他不穿女裝。落日飄跡本來就愛玩,覺得也無所謂,便滿口應了。

銀鍠朱武把棄天帝扔回家換了女裝再拎回來直接塞給補劍缺,“狼叔,喏,老不死的今晚借你玩。”

補劍缺看著面前笑的甜甜美美可可愛愛的魔皇,頓時眼前一黑,心內罵著朱武,死小子,你玩我吧?你阿嬤咧棄天帝,眨眼睛裝可愛是沒用的,看老子今天把你腳踩爆!

伏嬰師裹著棉被縮在角落,意圖讓人遺忘他,但朱武自己出了丑,又知道伏嬰師給了九禍藥水。以他的性格脾氣,怎么能放過伏嬰師?

“伏嬰,我記得你跟挽月今晚是舞伴啊……”

“……”聽不見我聽不見!

“你今天乖乖的,以後老不死不用你管。”

“……”

“放心,我不會騙你。”不騙你的是傻子。

“好。”權衡了半天覺得穿一晚上女裝總被永遠當保父好,但顯然由於內心還是很掙扎,所以伏嬰師忽略了一件事。沒有白紙黑字畫押立字據,日後他銀鍠朱武翻臉不認賬,還不是跟喝水吃飯一樣簡單的事兒么?





15分鐘過去,整個舞會會場呈現了符合新年新氣象(眾英雄:你去西!)的新局面,好一片姹紫嫣紅,亂花迷人眼。(眾:誰花了?活够了直說!)

悠揚的音樂聲中,由九禍女后領頭攬著自家不情不愿又不敢反抗的小死相一枚,優雅的步入舞池。接著是一對對的反串組合在自家妻子(女友)的各種手段下也落入舞池。最後,在練峨眉、九禍威脅的眼光里,一對對男男組合也跟著音樂邁出絢麗的舞步。

正所謂,仙山英雄,興高采烈(哀鴻遍野才對),共渡除夕夜。大家都相信,新的一年會格外美好~~~(被各位英雄追殺:美好你個大頭鬼!)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8(珊瑚海) 版主只是来催书而已……
  • 珍珠:+3(珊瑚海) f&e:要求上晚会全家福真 ..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1-24 21:16 | 39 楼
    «123 4 5678» Pages: ( 4/11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潇湘雅卷□

    Time now is:10-16 05:16,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