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2345» Pages: ( 1/64 total )
本页主题: 08.23《春秋》1~42章(完)580F 《太平》修改版 594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三脚猫伯爵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15
腹黑: 454 点
珍珠: 20544 颗
贡献: 4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3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7
最后登录:2012-12-27

鲜花 [144] 鸡蛋 [0]

 08.23《春秋》1~42章(完)580F 《太平》修改版 594F

7
管理提醒:
本帖被 晓问管理员 从 ≡暗香盈袖≡ 移动到本区(2012-08-26)
太平



劍子仙跡站在雲端,看那烽火連城。

六道皆苦。人道中,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本是世人所應該經歷。劍子明白,可是看蒼生涂炭,他卻無法袖手旁觀。明明是出世人,卻忍不住想解那塵世苦。

這場戰火,要燒到何時?

三個月前,修羅道入侵中原,一切皆是突如其來。修羅道和人道乃是平行空間,萬千年來兩不相干,怎會突然來犯?修羅道之人,略有神力,勝過普通凡人,短短幾個月,侵占了周邊大片領土,直逼中原。

此刻,戰事膠著,時局籠罩著雲霧般,看不明朗。

劍子負手而立,聽得身後有人來。

“劍子,你在這裡。”來人道。

“是杜一韋,有何事?”劍子轉身。

“西邊送來急報,你看看這個。”杜一韋遞過來一封書信。

“西邊?”劍子接過,打開,一見內容,眉頭緊鎖,“不妙!”

“是啊,怎會是西邊?”杜一韋亦神色凝重。

修羅道眾人本在東邊屯兵,意欲入侵中原,中原人便在中原以東與之對壘,阻止他們進入。雙方正僵持不下,此時怎會傳來從西部入侵的消息。要知西部與東部相距甚遠,他們怎會悄無聲息到達?

“事關重大,我需要親自走一趟。”劍子言道。

“好,我也再去打探消息。”

至此,兩人分別。


“劍子。”臥江子見到劍子出現,有些意外。

“臥江子,你可知——”

“我已知曉。”臥江子點頭。

“你認為,這消息的可信度,有多大?”

“這……很難說。繞過中原,達到西部,并非易事,他們真的將大批兵力運送過去了麼?還是只是一次聲東擊西,擾亂視聽的做法?我們若是貿然分兵,也許正中對方計策。”

“不錯,此時還沒有確切證明,他們的確是取道西方,不宜妄動。可是——”劍子話說一半。

“唉……”臥江子也嘆氣,“是啊,若是他們真的從西方突破,那就糟糕了。西方是離前線最遠之處,防守薄弱,雖有天險屏障,但是也有突破口。若是那裡被迫,修羅道便可長驅直入,進駐中原。”

“所以,還是不可輕視。”劍子也知其中輕重,“我現在即刻趕往西邊查看、部署,你留在這,等我消息。”

“劍子,真是勞煩了,本該是我去。”臥江感激。

“中原現在需要你運籌帷幄,你離不開這裡,我去便是。”劍子擺擺手。

“好,我不久前已讓銀狐先行趕去,你到之後,他會助你。”

“那我去了,告辭。”

“請。”


劍子化光而走,急急奔向西方,在哪裡,形勢又會發生怎樣的變化?


※※※※
一道佛光閃現,一人緩緩飄落下來。

前方是一處禁地,有秘陣和封印所保護,外人靠近不得。來人向那裡走去,站在陣口,略一查看。很好,幾百年來,這陣未有被破壞的痕跡,完好如初。

來人口念咒文,催動神力,霎時天地變色。周圍飛沙走石,日月無光,那人皆不為所動,專心一志,法力源源不斷傾瀉。

終於,陣法鬆動了,轟地一聲,分開左右兩邊。來人見狀,收了勢,進入。

裡面,是無盡的黑暗,只有來人頭飾上,閃著點點金光,可是他行走如在白晝一般,無障礙。

越走越深入內部,來人察覺到不同尋常之氣息,停住了。

“嘎啦。”一個聲響,似是鎖鏈晃動。

“是誰?”一個聲音,似是從地獄飄來。

“你……別來無恙。”來人略一猶豫。

剛才那個聲音消失了,過了半晌,才又響起。

“哈,吾無恙?吾當然無恙,幾百年來,吾一直待在這裡,無法動彈一下,又怎會有恙?”這聲音幽幽地,“吾也很驚訝,吾怎麼還沒有發狂。”

來人手一揮,陣內有了光亮。只見一個披頭散髮之人,被數道鎖鏈縛於壁上,整個身子,一半嵌入壁內,絲毫動彈不得。

“吾知你怨憤,但是此乃你所造之罪業,自該由你承擔。”

“吾之罪業?定吾罪者,誰?你麼?善 法 天 子!”雖然寥落,但是語中仍有狠厲。

被喚作善法天子之人,平靜地看著被縛者。

“我今日前來,無意與你糾纏過往。”

“是啊,萬聖巖即導師自是不會為這種無意義之事而來。說吧,汝有何目的。”

“吾是來請你相助。”

“吾是否聽錯,汝竟來請吾相助?還有什麽是萬能的天道所不能為?”嘲諷的語氣不假掩飾。

“吾是希望你能夠相助中原。”

“中原發生何事?”

“這……”善法天子略猶豫,“修羅道大舉入侵中原,攻城略地。”

“不可能!”壁上之人斷然開口,“修羅道數百年前已滅,被汝們天道之人親手所滅,汝忘了麼!”

“并未全滅,當時還有很多餘眾。”

“算了吧,剩下那些,不過是低等修羅,幾乎和普通人類相差不多,而且是一盤散沙,不可能成事。”

“不錯,可是若是有人領導他們,雖難以與天道抗衡,但是為禍人道,卻是綽綽有餘。”

“領導?誰?當年,還有高等的修羅活下來麼?”那人說這話,氣息有些異樣。

善法略遲疑。

“無,現在領導之人,是當年那件事之後才出現。你并未見過。”

“哦?這倒是引起吾之興趣了,是誰?”

“他叫做……襲滅天來。”

“沒聽說過。”那人沒好氣答道,“那汝前來這裡,是為何?”

“此雖是天道循環,但是吾佛慈悲,不忍見人間被吞噬,所以想讓你助中原人退敵。”

“哈,汝竟然找吾,汝竟然找吾。”那人一聽此言,有些激動,“竟然找身為修羅道之人的吾!”

“吾想,比起你的自由,這不算什麽,你們對同類,本就沒有多少認同感。”

“自由?”

“不錯,若你助中原渡過此次難關,便放你自由。”

“汝不怕麼?”

“怕什麽?”

“放吾自由,不怕吾再為禍?”

“吾的確有此擔心。”善法天子據實承認。

“那汝還開出如此條件?”

“要這樣做的,并非是吾,而是他的堅持。”

墻上的人,聽到善法天子口中的他,不由一動,鐵鏈也作響。

“果然是他!”聽得出那人咬牙切齒,“他為何不自己去相助中原,只要他一出面,豈不是輕易解決?”

“他,不能。”善法略皺眉頭。

“不能?”那人抬眼盯著善法天子,“吾以為,天下間沒有什麽是他不能,只要他想,他什麽都可以做。”

善法搖搖頭。

“此乃修羅道和人道之間的事,一切皆是因果循環,天道不便插手。此番吾來,已是逾越了。”

“真是笑話,他逾越之事,還少麼?”

“何必執著,你只要回答,是否願意。”

“汝說呢?”那人繼續看善法天子。

“吾以為,對你來說,怎樣也沒有比現在更壞的情況了。”

“呵呵,汝錯了。對吾而言,這絕不是最令人絕望的情況。”那人慘笑。

“但是,你不想再次自由行走在天地間麼?”

那人沉默了,似是在考慮。

“唉……”良久,一聲嘆息,“吾答應。吾助中原退修羅道之人,汝們,從此放吾自由。”

“好,就這樣說定。”善法天子一口答應。

“那汝何時讓吾離開這裡?”語中聽得出,平靜下蘊藏著激動。

“稍等,吾帶中原人來,到時讓你隨他去。不過在那期間,我需要封住你的神力和功體。”

“吾本就不剩什麽神力、功體。”那人似是覺得好笑。

“吾必須這樣做。解開這些陣法、封印,若沒有什麽制住你,那太危險了。”

“無所謂。”那人滿不在乎。

只見善法天子,口念梵咒,一時間,金光四射。手一抬,一個佛手印飛向壁上之人,消失在他體內。手再次拂動,這次那人周身的鎖鏈,嘩嘩落地,只剩腳上一條。

那人失了束縛,微一動,便從壁上落下,摔在地上。許是維持這同一個姿勢太久,身體早已僵固,不靈活,那人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如此,吾已在你身上施加禁制,你萬不可試圖運用神力或功體,否則必會自毀。現在,你且在這裡,等吾回來。”


劍子急急奔走,趕赴西方。突遇到一人攔路,劍子不得不停下腳步,打量此人。

“啊,我們見過。”劍子了然,“萬聖巖即導師,善法天子。”

“不錯,久見了,劍子仙跡。”

“請問天子攔路,有何事?”

“就為你現在要去做的那件事。”

“哦?天子也為那修羅道而來?”

“然也。”

“可否詳細說明?”

“吾找了一人助你。此人是修羅道中除襲滅天來之外,僅存的上等修羅,他對修羅道非常了解,且智計非常,有他助你,可平添許多勝算。”

“哦?此是何人?”劍子有極大的興趣。

“他存在於你降世之前,你該是沒有聽說過,到時一見便知。”

“他在哪裡?”

“這個,隨吾來。”

兩人一同化光不見。再次出現,卻是在那陣法入口。

“是這裡?”劍子疑問。

“不錯,吾們進入。”善法天子率先領路。

劍子跟在善法天子身後,只覺這裡充滿著腐朽、壓抑的氣息。劍子覺得不舒服,但是也不說什麽,只是跟著走。

前方好像有一個異樣的氣場,劍子感覺很明顯,越往前走,越有一種靈魂被抓住的感覺。劍子倒是好奇了,在這里的,到底是什麽人?

兩人越來越靠近中心,突然,只覺得四壁微微顫動。雖然細微,但是善法天子還是捕捉到了,他微微皺了皺眉。

“是汝,是汝!汝來了,吾知道是汝。呵呵,吾這數百年來的恨,這刻骨銘心的恨啊,終於可以解了麼,呵呵……” 一個低低的,鬼魅般的聲音,在陣中迴蕩著。

善法天子暗道一聲,糟糕!不由得加快了腳步。後面劍子也緊隨。

四壁的震動越來越大,已經到了無法無視的地步。

“天子,這是怎麼回事?”劍子詢問。

善法天子無暇理他,他心裡擔心不已。兩人終於行至陣中。

劍子看見地上蜷伏一人。這就是善法天子帶他來見之人麼?怎生這樣狼狽?

突然,地上那人散髮出強大氣勢,氣流在他周身旋轉,四周劇烈搖晃。劍子堪堪穩住身形。

“龍宿,不可衝動!”善法天子脫口而出,“你若妄動,會自取滅亡。”

劍子不明白其中原由,但是此時已知,恐怕有什麼脫離了掌控。

地上那人漸漸撐起身子,氣勢越來越強。突然,只見那人躍起,體內巨大能量瞬間爆發,目標只有一個,劍子!

劍子一見,趕緊閃躲,怎奈那爆發的能量太快到達,避之不及。

人影一閃,善法天子擋在劍子身前。

“退開。”

善法天子把劍子掃到一邊,回身硬接那巨大能量。天子釋出渾厚內力,與龍宿之能量在空中相接,霎時間,周圍被氣浪所襲,地動天搖,整個陣法遭受摧毀。

善法天子和劍子都被這氣浪衝擊,各自真氣在他們肺腑中翻騰,他們二人趕緊壓制。龍宿見一擊不中,還想再凝聚功體,但是善法留在他體內的禁制,已讓他在剛才那一擊中,受了重創。

善法天子快速反應,口念符咒,一個巨大的卍字,被打入龍宿體內。

“呃——”龍宿終於不支,倒地昏迷不醒。

龍宿失去意識,周圍終於漸漸平靜下來。兩人皆鬆了一口氣。

“天子,他剛才為何要襲擊我?”劍子還是不解。

善法天子看了他一眼,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只是說:

“他被封印之前,的確是沒有多少神力和功體的,剛才的能量,該是他這幾百年來被封印時所積累。這樣一朝釋放出來也好,他再無威脅了。”

“他真是你口中所說,要助我之人?”劍子懷疑。

“不錯,先帶他回去再說。”

善法天子從地上抱起龍宿,突然,表情閃過一絲無奈。

唉,他竟讓你失了冷靜,你還是從來都放不開吧,何苦。

劍子跟在後面,未察覺善法天子表情。三人離開。





[ 此帖被think在2011-11-11 20:00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elis121) f&e:所谓挚爱~~:)
  • 珍珠:+3(枫零飘) f&e:喜欢~~~
  • 珍珠:+3(流浪中的蚊子) f&e:加油喔!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劍龍本系列本《玄音訣》《獨上高樓》《錯軍府》出書調查http://pili.2230.net/read.php?tid=7215
    顶端 Posted: 2008-08-01 17:46 | [楼 主]
    hzswy0
    一枝梨花压海棠—老道的终极梦想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80
    腹黑: 84 点
    珍珠: 1758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21(小时)
    注册时间:2007-11-10
    最后登录:2013-11-08

    鲜花 [2] 鸡蛋 [0]

     




    三,扑倒  你终于出现了! 



    期待,这回还是亲妈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2(Maryanna) 回帖请添加与文章相关内 ..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咻咻老蚌怀珠 剑子宝刀未老

    横批:儿女双全

    好吧,我承认,我在恶搞。
    但是,先生,你的确是很老啊=,=
    顶端 Posted: 2008-08-01 19:39 | 1 楼
    yawk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98
    腹黑: 93 点
    珍珠: 1781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95(小时)
    注册时间:2006-12-29
    最后登录:2017-09-23

    鲜花 [0] 鸡蛋 [0]

     

    可怜的龙龙,像孙猴子一样被压在五指山下五百年。。
    那剑子一定又是前世里对龙大做过坏事儿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8-01 19:49 | 2 楼
    堕天舞
    身不动,能否褪去黑暗.....花与水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32
    腹黑: 67 点
    珍珠: 1752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377(小时)
    注册时间:2007-10-02
    最后登录:2016-07-27

    鲜花 [0] 鸡蛋 [0]

     

    呃  听楼上一说 很有爱的情节  而且剑子也是西行呢
    不过剑子似乎总是对不起龙宿呢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忘此生  弃红尘  却是柔情绊人间  恋舞翩翩不由人
    顶端 Posted: 2008-08-01 21:57 | 3 楼
    Sinmi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31
    腹黑: 143 点
    珍珠: 1805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06(小时)
    注册时间:2006-07-02
    最后登录:2011-04-25

    鲜花 [0] 鸡蛋 [0]

     

    感覺龍宿又受苦了...
    劍子卻不認得他...唉
    大人  不要虐阿...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8-01 23:07 | 4 楼
    Jianlongying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92
    腹黑: 85 点
    珍珠: 1762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32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03
    最后登录:2014-02-19

    鲜花 [0] 鸡蛋 [0]

     

    小三是好同学,又开始新文了,看来还是个长篇!
    不过龙宿也太可怜了,一出场就是被镇压,而且看起来肇事者还是剑子,真太亏了。小三还是好好虐一下剑子吧,让我们找到一下平衡感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8-02 14:38 | 5 楼
    三脚猫伯爵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15
    腹黑: 454 点
    珍珠: 20544 颗
    贡献: 4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3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7
    最后登录:2012-12-27

    鲜花 [144] 鸡蛋 [0]

     Re:太平(一)

    第二章

    西方,出了邊界,便是雪域高原。其地處偏僻,地形複雜,人口多集中在幾個重鎮,其他地方便是荒野。外圍的高山,把中原環繞其中。這是天然屏障,把中原與外境隔絕,可是內外總有通道。這玉龍山口,便有一個城鎮,出入中原,就從那過。

    劍子一行三人到達西方。

    “是銀狐。”劍子遠遠見到城門上有人眺望。

    銀狐顯然也看到了劍子,一揮手,城門打開,放劍子他們進入。

    “情況怎樣了?”劍子一見銀狐,便詢問。

    銀狐看著劍子身後的善法和龍宿,此時龍宿依然未醒,由善法照顧。

    劍子也想起身後之人。

    “這位是萬聖巖即導師,善法天子。”劍子向銀狐介紹,“這位是……”劍子看著龍宿,有些猶豫。

    “請給我個安置龍宿的地方,他交我即可。”善法開口。

    “好,”劍子轉向銀狐,“請派人將他二人安頓一下。”

    銀狐點頭,很快讓人帶他們下去了。這時只剩劍子和銀狐兩人。

    “日前的消息,是否屬實?”

    “是,目前已探得,修羅道之人駐扎在城外不到百里之處。”

    “竟然是真。”劍子不祥預感成真,“他們如何到達這裡?到了多久?人數多少?”

    “如何來到這裡不詳,發現他們,大概是在三天前。那時我正在這附近一帶,聽說此事,便來查看,發現果然如此。於是我當即通知了臥江子。真實人数多少,還未可知。”

    情況難了了,這修羅道,到底取東還是取西?這是他們的障眼法,還是真實目的?

    “銀狐,你可知,他們這次領軍的是誰?”若是襲滅天來親臨,那該是八九不離十了。

    “未曾見,不過我可以前去打探。”

    劍子想了想。

    “再查看一下,他們到底多少人來,還有他們的動作。”

    “嗯。”銀狐答應。

    “那麼,我們這邊,狀況如何。”問過敵方,劍子又詢問己方。

    “這裡百里之外是荒原高山,人類不存,無外夷,本就沒有多少駐軍。情況不容樂觀。”

    “這……可有外援?”

    “少量六大門派弟子,也是日前剛從附近趕來,已表示愿意聽從調遣。”

    劍子在心中琢磨了一下。

    “我明白了。”

    劍子和銀狐話畢,銀狐去準備打探消息,劍子想起那箱善法和龍宿。


    善法站在床邊,運功為龍宿壓制體內佛印反噬,疏導真氣。過了一會兒,龍宿體內那糾纏住肺腑的真氣化開,龍宿轉醒。

    “汝——”龍宿乍一醒來,還是很激動。

    善法上前一步,一下子點住龍宿穴道,讓他身體不能動彈。

    “龍宿,你失了冷靜。”

    “他為何沒死?”龍宿牢牢盯住善法。

    “誰?”

    “少裝糊涂。”龍宿語氣著實不佳。

    “你是說……劍子仙跡?”

    “仙跡?哪裡有什麽仙跡?”龍宿冷笑,“他的名只有劍子二字,吾問汝,當年修羅道幾乎全滅,為何他現在還活著?”

    “這……此劍子并非彼劍子。”

    “哈,汝是要告訴吾,剛才那人不是他麼?”真是笑話。

    “的確不是他,龍宿,你應該最能感覺到。”善法解釋。

    “脫了修羅皮,穿上神仙衣,他便不是那個劍子了?”龍宿根本無法相信。

    “他的確不是修羅,而是人類,他也并非你所認識的劍子,乃是劍子仙跡。龍宿,保持理智,好好想想。”

    善法這話,似乎別有深意,龍宿默然。

    “剛才你便是衝動了,白白浪費了你積攢了幾百年的力氣,豈不是愚蠢。”

    龍宿緊咬著牙,不說話。

    “你若是實在不願助他,也不用勉強,我再把你送回封印之地就好。”

    “吾不回去!”龍宿一口拒絕。

    既然在這看見了他,吾又怎能輕易回去!

    “既不願助他,又不願回去,龍宿,這樣不符合當初約定。”

    龍宿怨恨地盯著善法。良久,龍宿閉上眼睛。

    “讓吾與他一見。”


    劍子去善法與龍宿處,正遇見善法從房間退出。

    “如何?”劍子詢問。

    “他現在情緒已平復,想跟你一談。”

    “跟我?他想找我說話?”劍子有些意外。

    “不錯,你且進去。記住,他心高氣傲,要小心對待。”善法交待。

    “可是,他對我的敵意是從何而來?”劍子一直不明白,那個龍宿為何襲擊他。

    “這個,他以為你是他的一位故人。”善法解釋。

    “是仇人?”

    “這……也許是,也許不是。”善法回答地含糊。

    劍子一聽,有些沒把握。

    “或者,把他送去臥江子那裡,他對臥江子,也許會沒有隔閡。”

    “不用,”善法搖頭,“能夠用他的人,只有你。”


    劍子走進屋內,看見龍宿正躺在床上。龍宿一聽他進來,離開睜開雙眼,瞬也不瞬地盯著他,一臉警戒。

    “你……”劍子略猶豫,“龍宿是麼?”

    這聲音讓龍宿心裡一震。

    “呵,劍子。”是他麼?不是他麼?

    “你認得我?”

    龍宿沉默了一會兒。

    “不認識,乃是剛才善法所說。”龍宿極力壓抑心中翻騰。

    “那你可知,之前你向我發出攻擊?”劍子在床邊,搬過椅子,坐下。

    “吾……記不得了。”

    劍子分不清他話中真假,想了想,暫且當真。

    “看來,是一場誤會。”

    劍子見龍宿姿勢,知他被點了穴道。略一猶豫,伸手拍開穴道。

    龍宿一恢復,便坐起身來。

    “汝不怕吾再向汝攻擊?”龍宿邊活動了一下身體,邊問。

    “你既然不認識我,現在又神態清明,自是不會再胡亂攻擊。”

    “汝倒是有信心。”冷笑。

    “我只是覺得,你不是瘋癲之人。”劍子微笑,“善法天子相請你來助中原,你必是有智慧之人,智者,自是不會不講道理。”

    “倒不如說,即使吾再攻擊,汝也有把握制得住吾。”龍宿也笑了,也是淡淡地。

    “這……你若是非要這麼想,我也無話可說。”

    龍宿觀察劍子,氣態平和,無一絲不自然。

    “說吧,汝想說什麽,便說吧。”龍宿收了笑。

    “明明是你要跟我說話,才叫我來的吧,現在怎么問起我來呢。”

    “善法天子要吾相助汝,可是汝起碼也要讓吾相信,汝有相助的價值。人最悲哀,莫過於跟隨了一個庸才。”龍宿不冷不熱地說道。

    “那你是否應該同樣展示一下你的價值,要知道,更悲哀之事,便是緊要關頭時才發現,身邊人是無用廢柴。”

    “吾是有用無用,你大可以去問善法天子。”龍宿不受他激。

    “何必這麼麻煩,”劍子笑道,“我問你便知。這修羅道,為何進犯中原?”

    “汝糊涂了麼?”龍宿狀似懶洋洋地看他一眼,“汝也看到了,吾被封印了數百年,外界如何變化,吾是一概不知。汝問這個,吾不能回答。”

    “以你對修羅道的了解呢?”

    “吾對修羅道的了解?”龍宿的表情有些譏諷,“修羅道在數百年前被滅,如今早已物是人非,再不是吾所處的那個修羅道。吾哪裡還有什麽了解。”

    “修羅道被滅?為何被滅?那現在這些修羅道之人又是從何來?”劍子忍不住問了一連串。

    “為何被滅,汝難道不記得麼?”龍宿神色一變。

    “我?”劍子皺眉。

    龍宿發現自己又衝動了,暗自懊惱。

    “不,沒什麽。久遠的事了,修羅道被滅,和人界無任何關係,以前的事,不提了。”龍宿側過臉去,“修羅道當時被滅,高等的修羅被誅,只有那些無威脅的低等修羅殘餘,便是汝們現在所看到的那些了。”

    “那他們為何騷擾人界。修羅道和人界一向井水不犯河水,從無交往。”

    龍宿沉思了一下。

    “吾并不識得現在領導修羅道之人,吾也不知他是什麽心思。只不過,吾猜測……”

    “什麽?”劍子追問。

    龍宿瞥了他一眼。

    “吾為何要告訴汝?”

    “這……”繞這麼一大圈,卻卡在這裡。劍子言道:“既然我們要合作,你總要先釋出善意。”

    “那汝之善意呢?”

    “我不是一直都滿懷善意嘛。”劍子起身,倒了杯茶來,遞給龍宿。

    龍宿接過,抿了一口,眼睛卻在打量劍子。

    劍子知道他心中正轉著彎,心料他會出些刁鉆條件。

    龍宿看著劍子,他還是一派悠然自得,看不出什麽。龍宿把杯子放在床邊。

    “吾猜想,修羅道在上次被毀得徹底,已變得無法生存,故此他們才會來進犯人界,怕是想找個棲身之所。”沒料到,龍宿竟痛快說出。

    這個說法,讓劍子很是意外,這是他絕對想不到的。

    “何以見得?”劍子半信半疑。

    “修羅道之人的福報大,僅次於天道而已。他們多具有神力,但是因其瞋恨心極重,所以不能生於天界。他們不是‘正神’,只能称为‘邪神’或‘邪鬼’,換句話說,也就是你們所說的‘魔’。但是即便如此,修羅道優於人道許多,修羅道之人本不屑於人界,此次卻大舉進犯,我便猜想,往日的修羅道已不存了。”龍宿的臉上看不出表情,似是此事與他無關。

    “當年,只餘下些低等修羅存活,他們的神力很低,幾乎弱到不計,比普通人類稍強罷了。”龍宿頓了頓,“說來,那個襲滅天來,竟然打開了修羅道到人界的通道,實在不可小視。”

    劍子聽後,憂心忡忡。情況越發不樂觀啊。

    “敢問——”劍子還想知道更多。

    “今天吾累了,下次再說吧。”龍宿擺擺手,制止了他。

    “下次?”劍子看到了希冀。

    “不錯,”龍宿嘴角微彎,劍子看了,微微一怔,“吾決定幫汝。”

    “你答應了?”劍子心喜。

    龍宿微微頷首。


    劍子離去,龍宿拿起剛才的茶杯,放到嘴邊。這茶杯,停在嘴邊半晌,也沒有動作。突然,“啪”的一聲,那茶杯被龍宿狠狠地摔個粉碎。此時龍宿臉上,一絲笑意都無。

    龍宿盯著那被關上的門,手不由得握得緊緊的。

    呵,來日方長。


    善法天子見劍子出來,上前詢問情況,得知龍宿愿意相助,點了點頭。

    龍宿,你果然非常人也,這樣也忍了下來。

    “既然如此,我任務完成,該告辭了。”善法天子道別。

    “此次多謝天子,請了。”


    善法天子回到萬聖巖,徑直前往後殿。

    天子停在一間禪房外,但是又不進去,看樣子,似是在猶豫。

    “你回來了。”裡面傳出一個溫潤的聲音。

    “是,事情已辦妥。龍宿答應助中原退修羅。”

    裡面的人,沉默了一會兒,才又說。

    “如此,全賴你了,天子。”

    善法天子實在忍不住。

    “把龍宿解放開來,真的妥當麼?”

    “吾佛慈悲,該給他一個機會。”

    “你總是濫用慈悲。他若是助紂為虐,該如何?”

    “真若是這樣的話,吾自會擔當。”

    “好,記得你說的話。”見多說無益,善法天子轉身離開,只走兩步,又停下,“只是,你的肩上,又能擔當多少。”

    善法天子再沒回頭。


    -------------------------------  ------------------

    開頭陳鋪結束,用了兩章= =希望大家沒有被悶壞。
    發現大家比較關心虐的問題,於是來說明一下。
    首先要說一個好(壞?)消息。這篇不是虐文,基本沒什麽虐……雖然我是虐心文大愛來著。
    萬一我的惡趣味發作,虐了,也是小虐,虐點在平均值以上的人是不會被虐到的。
    最後,如果真的虐了,也不會是龍宿被虐。這篇里的龍宿要翻身啦~~雖然開始的形象差了點,但是保證這篇文里,他絕對不會被虐到,他不去虐人不錯了= =
    [ 此帖被三脚猫伯爵在2009-06-26 14:59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劍龍本系列本《玄音訣》《獨上高樓》《錯軍府》出書調查http://pili.2230.net/read.php?tid=7215
    顶端 Posted: 2008-08-03 14:09 | 6 楼
    三脚猫伯爵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15
    腹黑: 454 点
    珍珠: 20544 颗
    贡献: 4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3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7
    最后登录:2012-12-27

    鲜花 [144] 鸡蛋 [0]

     

    TO hzswy0:

    我長篇一向是……反正不悲劇就是了
    放心,這回,不虐,不BE……
    OTL那么萌點從哪裡來啊


    TO yawk:

    唉,其實我寫的時候,也想到猴子了,難得讓他不華麗一回。
    老道上輩子……估計是吃干抹凈不給錢吧= =放心,這回來讓龍宿折騰他


    TO 墮天舞:

    我個人對這個總是劍子對不起龍宿的感覺是
    大概劍子的心里裝的很多,龍宿比較宅,總是在老道身邊打轉
    所以感覺上,龍宿比較在意劍子,只有劍子一個,所以比老道容易吃虧
    這樣…………純屬個人理解。


    TO Sinmi:

    啊啊,這篇不虐的啊~~龍宿只是開頭做做樣子
    其實這篇裡面很享福來著= =
    放心~~


    TO jianlongying:

    的確是長篇,想象一下就很遙遠的感覺OTL,希望大家不至於昏昏欲睡
    啊,難道群眾的呼聲都是虐劍麼?
    如此,我好好考慮一下……
    虐龍是不可能的,那讓龍宿去虐別人吧=_,=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5(Maryanna) 回复读者辛苦了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劍龍本系列本《玄音訣》《獨上高樓》《錯軍府》出書調查http://pili.2230.net/read.php?tid=7215
    顶端 Posted: 2008-08-03 14:21 | 7 楼
    卡戎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49
    腹黑: 82 点
    珍珠: 1733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25(小时)
    注册时间:2007-04-28
    最后登录:2012-08-28

    鲜花 [0] 鸡蛋 [0]

     

    叹气……突然觉得龙宿可能会算计到老道身上……远目……为虾米偶这么想滴时候竟然觉得很兴奋很期待……掩面……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8-03 15:07 | 8 楼
    夜玄昊
    疏楼监视先生家米缸的耗子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925
    腹黑: 267 点
    珍珠: 17099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745(小时)
    注册时间:2007-01-24
    最后登录:2017-09-04

    鲜花 [0] 鸡蛋 [0]

     

    大师~呼唤大师~~
    现在就缺大师了~~~~~~~~~~~~~~~~
    喂。。M。咱的感觉就是咱想呼唤大师。。好吧。。咱呼唤大师是想整先生。。。
    剑:= =#我啥都没做
    夜:看着就不爽
    [ 此贴被夜玄昊在2008-08-08 19:50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2(Maryanna) 分已确实加回
  • 珍珠:-2(Maryanna) 请修改添加与文相关内容 ..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江山如画人作棋                楚河汉界藏乾坤
          九霄龙吟风云际                  逍遥依旧不染尘


    顶端 Posted: 2008-08-04 08:01 | 9 楼
    « 1 2345» Pages: ( 1/64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疏楼梦宴

    Time now is:10-20 22:02,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