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2345» Pages: ( 1/6 total )
本页主题: 劍龍學園西禔篇(1~17)完,53F,《思:@Q@結婚~有好吃~》[06.12]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小狗望
翻云覆雨手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2
发帖: 1065
腹黑: 437 点
珍珠: 1840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60 点
在线时间:582(小时)
注册时间:2006-03-17
最后登录:2015-04-24

鲜花 [22] 鸡蛋 [0]

 劍龍學園西禔篇(1~17)完,53F,《思:@Q@結婚~有好吃~》[06.12]

3
是的,我又挖了一坑= v =~
而且還是在這種功課之秋,熬夜之日,
硬是熬夜寫出來的~(簡直就是找死)
不過西禔篇是想了很久、很久,一直很想寫,
算是構思完成的作品,= v =所以會寫的比較快~
當然只要作業不這麼多的話......(話說我已經一個禮拜多3、4點才睡了XD~)

---------------------------------------------------------------------------------------------------
楔子
如果千年的愛無法讓他愛我,那我只能選擇離開和遺忘。畢竟再怎麼對他示愛,他也不會注意自己一眼,因為他的心都給了那個女人。

認識他千年,愛了他千年,到頭來卻比不過一個只認識他1個月就和他結婚的女人,我自嘲著自己那也許被他視為廉價的心意。



第一章
『這個送你,以後你就是我的新娘子。』一個黑色短髮的靈俊小男孩,把一只紅寶石戒指送給一個銀白長髮,宛如天使般的小男孩。

『新娘子?那你要記得喔!我們拉勾。』長髮小男孩認真的對短髮小男孩說。

『好,拉勾,嘿嘿~』短髮小男孩伸出他的小手比出拉勾的手勢,嘻笑著。


『可惡!這些戒指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和我的戒指一模一樣?』長髮小男孩長大了,已是青少年的模樣。

『啊!這、這個……』真糟糕,被發現了。

『你、你都是用這些戒指去騙人對吧?我也是其中一個對不對!!!』長髮男孩生氣的全身都顫抖不已。

『你、你聽我說,這、這些戒指都是假的,只有你的是真的,因為你是最特別的,所以別生氣了好嗎?』黑髮男孩好言的安撫長髮男孩的情緒。

『真、真的?』也許是長髮男孩性格單純,又或是他沒想可以去鑑定這只戒指,所以很快的就讓黑髮男孩給哄騙住。

『真的、真的,當然都是真的,呵~』


砰!一聲很大聲的開門聲,又見長髮男孩的身影,但現在的他已成長到少年姿態,容貌也越來越發漂亮,貴族般的氣質和高傲,讓他在學校有不少的粉絲擁護。

『西蒙!你竟然、竟然和我以外的人上床!』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直至謠言傳到他的耳裡他才知道這事。

房間裡的大床上,黑色長髮的男子身材壯碩,躺在他身旁的是身材略顯瘦弱的男子,兩人全身赤裸、一絲不掛。

被他稱為西蒙的男子,嘆了口氣說,『禔摩,我們都不是小孩了,難不成我想找誰做愛還得透過你的許可嗎?』

被說得無法反駁。是的,隨著年齡增長,他知道了兒時的誓言不會是一輩子的誓言,但他仍是不死心的想去相信他,想去相信西蒙會一直和自己在一起,會愛自己直到生命終結為止,因為自己是這麼愛他啊!

『叫他離開!』本是貴族的遺孤,在氣勢上多了一分高傲和任性。

在一旁的瘦弱男子聽了覺得生氣,能和身邊這位『闍城集團』的小開上床可是每個男人或女人的夢想,因為攀上了就表示自己未來可高枕無憂,雖然眼前那位是眾所皆知西蒙的另一半,可是他的男人卻對他不忠心,這何嘗不是一個機會?

瘦弱的男子倚靠在西蒙身上,柔弱的對他說:『西蒙大人~你看他竟然叫我離開,嗚~~~他把我當成什麼了啊!』裝腔作勢除了在女人身上看得見,男人也亦同。

『出去。』西蒙淡淡的說。

瘦弱男子以為西蒙是在叫禔摩出去,他倍感高興的附和:『他在叫你出去呢!』誰知,一道冰冷的眼神看向他。

『我是在叫你,出去!』猛然驚覺,瘦弱男子這才發現原來自己才是那個該出去的人,他感到忿忿不已。

『西蒙大人!你、你怎麼會叫我出去?我、我可是你的戀人啊!』瘦弱男子不甘心的大聲說。

『哼!不過是睡過一次就自翊為西蒙的戀人,你給我出去!』禔摩走靠近大床那,然後一隻手在空中一揮,那名瘦弱的男子被一道無形氣體打飛出去,連同門一併關上。

這就是嗜血族的力量,凡人在他們面前如同螻蟻一般的弱小,就和修真者一樣,力量之強足以橫行世界。

『你太任性了,禔摩。』西蒙的大手把禔摩攬入懷中。

『因為我是這麼愛你,所以我可以這麼任性!』理所當然,因為從以前到現在就是這樣。

(這邏輯絕對是偏激到了極點……)

然而西蒙沒說什麼,只是嘴角出現一抹含有深意的笑容。


時間又過了許久,少年不再是少年,兩人已成長成大人,在思想上也越來越成熟,西蒙繼承了『闍城集團』,在這位年輕總裁的帶領下,『闍城集團』進入了事業的最高峰。此時的禔摩是西蒙的專屬秘書,其能力是有目共睹的強,他幫著西蒙處理工作上的分配,能力好到其他公司都想把他挖角過去。

然而年紀的增長,卻也讓禔摩越來越沒有笑容,因為他漸漸的明白,儘管自己有多麼愛西蒙,他的心也不會留在自己身上,因為他是無法捉摸的王者,王者所想是旁人沒法猜的。

因為無法猜測,所以西蒙要和那女子結婚也是禔摩無法猜測到。

『你、你說你要娶那女人?』生氣的表情令禔摩那張宛如天使的臉龐更增添風彩。

『對,我要娶麗莎為妻。』西蒙的表情很難得的露出溫暖的笑容。

看見西蒙這樣,禔摩更是生氣。你從來就沒有對我露出這樣的表情過,為什麼你會為了那人類女子而有這樣的笑容?難道我愛你的還不夠多嗎?

『我反對!我不要你娶他!你明知道我對你的心意,為什麼你還要娶一個和嗜血族無關的人類女子,而且還是一個病弱不勘的女人!』

『因為她讓我感受到溫暖,因為她的笑容是如此的讓人想保護她一生。』

『我反對!反對!我也愛你啊!』禔摩生氣的把西蒙房內的東西摔在地方。

『禔摩,別忘了你的身份。』西蒙皺了一下眉,他冷冷的說。

第一次,西蒙看他是這麼的冷漠,以往他再怎麼耍任性,西蒙也只是輕描淡寫的帶笑而過,但這次似乎不同,很有可能自己會失去他。

『哼!你現在才來用身份壓我,好、好啊!你娶啊!反正我不會承認她的存在!』明知道自己有可能會失去西蒙,但他的性格就是這樣直來直往的,對於這件事他是極力的反對。

可是事情終究是阻止不了,西蒙還是把那名名為麗莎的女子娶了回家,小倆口的甜蜜有目共睹,而禔摩變得更沒笑容,性格也越來越冷淡偏激。他心中的愛與恨交纏在一起,心痛的感覺讓他總是偷偷哭泣。

西蒙和麗莎婚後一年就生了一個白白胖胖的兒子,可是麗莎也因為身體本就虛弱再加上生了孩子,體力不支最後死在床上。

禔摩曾不屑的問西蒙:為何不把麗莎也變成嗜血族?西蒙只回了一句:因為愛她。

然而麗莎的死對西蒙來說打擊太大,那一段時日,西蒙簡直沒了心一般待在房間,而且不准任何人入內。

難道你就這麼愛那女人?為什麼我就不行?還記得小時候的誓言的嗎?你說過要我當你的新娘子的,難道你忘了?

禔摩默默的站在門口,他從門的細縫看著西蒙,第一次他看到西蒙如此的頹廢,滿臉的鬍渣和無神的雙眼,禔摩的手緊緊的握住,因為他的心很痛。

一陣嬰兒哭聲響起,那是從西蒙隔壁房間傳出的,禔摩知道那是專門設置的嬰兒房。

禔摩小聲的打開嬰兒房的門,他輕悄悄的走進去。他看到躺在嬰兒床上的小嬰兒正大聲的哭泣著,冷漠的他心裡起了一陣漣漪。

孩子是無辜的。可憐的他母親已死,而父親又在妻子去世的憂傷中,這孩子需要有人給他關注。

禔摩輕柔的把小嬰兒抱起,看著嬰兒那張和西蒙有幾分相似的臉,禔摩笑了。

『咕嚕咕嚕~別哭喔、別哭喔~叔叔來看你了,別哭喔~』禔摩那許久不見的笑容,因為小嬰兒的哭泣,而笑了出來。

原本正大哭特哭的小嬰兒看到禔摩那充滿溫暖的笑容,竟也跟著呵呵笑著,這讓禔摩看了更是高興。也許能把對西蒙的愛轉移到這孩子的身上,這樣痛心的感覺或許會減少也不一定,孩子,就讓我來當你第二個爸爸吧!

只不過現在最先要做的事是,讓西蒙從陰影走出。


只不過現在最先要做的事是,讓西蒙從陰影走出。

禔摩先是生氣的抱著小嬰兒進到西蒙的房間,然後痛批西蒙沒盡到做父親的責任,總之禔摩就是把西蒙從頭到尾都罵過一遍就是。

最後西蒙一罵驚醒。是啊!他還有兒子要照顧,自己不能一直沉浸在痛苦的回憶裡,自己必須振作。

往後西蒙和禔摩兩人攜手把孩子帶大,從新手爸爸到對各種小孩子問題都能解決的超級奶爸,而且孩子的出生也讓禔摩漸漸的恢復笑容,也讓他和西蒙的感情又回到以前那般,或許這孩子可說是他倆之間的橋樑,只不過……。


陽光從窗簾的縫隙透出,一張富麗堂皇的房間裡,有張雙人大床,床上躺了兩個男子,其中一個似乎是做惡夢而驚醒。

「呼~呼~怎麼會夢到以前的事?」一頭及腰的銀白長髮,一張宛如天使般的漂亮臉蛋,他就是那夢中的主角之一──禔摩。

「真是討厭,為什麼會夢到以前的事?」禔摩撫著頭,疑惑說。「算了,現在得離開西蒙的房間,不然他看到我在他房裡,一定會大發雷霆。」禔摩輕巧的下了床,以不發出聲響的穿上衣服離開房間。

其實禔摩和西蒙之間並不像表面上這麼和諧,就拿上床這事來說,只有西蒙喝醉酒,才會在自己的房間和禔摩發生關係,在清醒時所發生關係的地點,大多數都是禔摩的房間。也因為這樣,禔摩練就出比西蒙還要早起的感覺出來,避免踏入西蒙的禁地而被罵。

自從西蒙的妻子麗莎死後,他的房間再也沒有人能踏進去過,除了他兒子──邪之子外。

回到房間的禔摩把窗簾拉開,陽光洋洋灑灑的照入房內。原本身為嗜血族的他是不能照射到陽光,但是百年前一位嗜血族的天才,研究出一種改變怕光體質的藥,所以現在的嗜血族再也不用像以前一樣,只能躲在陰暗的地方,等待夜晚的到來。

禔摩進到浴室準備沖澡,站在鏡子前的自己,身上那一點一點的紅印,在白皙的皮膚上更顯明顯。

「真是刺目。」這並不是自己想要的,真希望這是愛而不是性慾的發洩。

水聲漸漸變大,在蓮蓬頭下的禔摩,快速的沖洗自己的身體,畢竟他可是西蒙的秘書,正有一堆事在等著自己去處理。所以抱怨也只有那一小段,現在他可要打起精神,面對一天的工作行程。
[ 此帖被小狗望在2009-06-12 22:50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鲜花:1(杜拜)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笨狗望的狗狗日記↓
    http://blog.yam.com/a304ct39
    顶端 Posted: 2008-05-13 01:49 | [楼 主]
    疏楼更迭
    龙首身边的一只懒虫~~亲亲吾爱。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379
    腹黑: 147 点
    珍珠: 1760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14(小时)
    注册时间:2008-05-07
    最后登录:2014-04-23

    鲜花 [0] 鸡蛋 [0]

     

    喵~~如果千年的愛無法讓他愛我,那我只能選擇離開和遺忘。--这是在预言这结局吗,我不希望禔摩这么委屈~~555~~
    小蝴蝶说过,先爱的卡惨死,先爱的人总是比较受罪,
    西蒙应该对禔摩有点感觉的,不管那是青梅竹马的感情还是什么,
    至少~~55~~霹雳里宿宿吸尽禔摩时~~西蒙心里应该也是很难过的,
    舀~~最后禔摩叫的真是撕心裂肺啊
    希望这个文的结局是HE~~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5-13 14:27 | 1 楼
    杜拜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26
    腹黑: 98 点
    珍珠: 1763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95(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25
    最后登录:2012-08-26

    鲜花 [0] 鸡蛋 [0]

     

    禔摩你實在是太偉大了
    說真的你是不是也找個牆頭爬一下比較好呢
    我是這麼想的
    我有一種莫名的感覺就是很想叫西蒙去死
    他怎可這樣對禔摩的呢
    禔摩你就爬牆頭去吧
    我技持你哦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瘋便同瘋
    狂便齊狂
    與兄同喪
    傻又何況?
    顶端 Posted: 2008-05-15 11:23 | 2 楼
    小狗望
    翻云覆雨手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2
    发帖: 1065
    腹黑: 437 点
    珍珠: 1840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60 点
    在线时间:582(小时)
    注册时间:2006-03-17
    最后登录:2015-04-24

    鲜花 [22] 鸡蛋 [0]

     Re:劍龍學園西禔篇(2),《掛念越多越難捨棄一切~》

    第二章
    「禔摩媽咪早~」禔摩剛踏出房門就見到正要去餐廳吃早餐的邪之子。

    「小邪,我不是叫你要叫我禔摩爹地嗎?怎麼老是改不過來。」對於邪之子的教育,禔摩可說是花了許多心思(這個爸爸比西蒙好太多了~),對於給孩子的愛,禔摩毫不吝嗇。

    「可是我比較喜歡叫禔摩爹地為媽咪耶~~~」天真的笑容,看得禔摩原本不愉快的心情,轉為高興。

    「你這孩子,要叫我爹~地~,好啦~快去叫你老爸起床,上班都快遲到了。」

    「爹地~為什麼不你去叫老爸起床啊?每次都是我……」叫老爸起床很麻煩耶= =!老爸很會賴床說。

    禔摩見著邪之子的不耐煩,禔摩有些無奈的說:「因為那是你和你老爸一個很重要的地方……,爹地……和其他人是不被允許進去的,所以這叫人的擔子只好讓你來擔了。」一說到這,禔摩的心情又開始不好了起來,但在孩子面前他可不能有什麼受傷的表情。

    「但是晚上老爸把爹地抱進房間時就可以,那為什麼現在不行……啊!」糟、糟糕,我說溜嘴了○_○。

    「……嗯!小邪,你說什麼啊?你晚上看到什麼?」聽到小孩這麼說的禔摩,有點板起臉孔,不悅的問。

    「阿~哈哈~沒什麼啊!我這就去叫老爸起床,哈哈~」邪之子慢慢的退後著,然後看距離已經夠了,直接轉身跑走。

    「唉~這孩子……,最近似乎怪怪的,常常問一些令人臉紅心跳的事。」這是因為孩子長大了啊!(是嗎?)

    禔摩帶著一點受傷的表情看向孩子遠去的方向。其實邪之子剛剛的話有那麼一點傷到他的心,其實他本來是想講『爹地只是外人』,只是他怕會傷到孩子那幼小的心靈,才轉而改口『不被允許』。


    終於餐桌上的主人都到齊了,禔摩和邪之子坐同邊,西蒙坐在主人位,剛好是禔摩的右邊。

    「老爸,你還記得吧?」邪之子邊吃早餐邊問西蒙事情。

    「什麼事?」一句話瞬間讓餐廳的氣氛凍結。

    「西蒙,你該不是忘記我的生日吧?」禔摩面帶微笑的看著西蒙,但語氣卻是冰到極點。

    「呃……我、我當然還記得啊!你的生日我怎麼敢忘呢!」雖然我真的是忘記了……。

    「不敢忘啊!那不知道是誰從以前到現在總是說記得、記得,但到最後總是忘記我的生日。哇~算算竟然有699次忘記的記錄,真不知道我這700歲生日會不會再多添一筆。」禔摩的語氣又冷又酸,聽得西蒙皮皮挫,看得邪之子暗暗偷笑。

    「禔摩~我保證這次不會再忘記的,真的,請相信我。」西蒙握起禔摩的手,然後很誠懇(!?)的看著他說。

    然而禔摩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抽回了手,「你這句話用老了,換新的吧!」說完,禔摩繼續吃他的早餐。

    一句無心的話讓一頓早餐吃得很尷尬,邪之子不滿的瞪著西蒙。

    『臭老爸!你又讓禔摩媽咪生氣了』邪之子開起他和西蒙的父子間心靈相通術(喂)。

    『我又不是故意的,而且我也真的忘了……,還有叫他爹地,叫媽咪他會生氣的。』

    『呿~老爸你管我,反正你要記得今天7點以前要回家,還有要記得給媽咪買禮物。』邪之子為了怕西蒙忘記,一直重覆7點要回家,要買禮物的話。

    『是、是、是~如果沒有什麼事,老爸我會依時間回家慶生的。』雖然是這麼說,可是每次在禔摩生日時,就會收到別人的邀約,所以說我真的不是故意忘記的啊!

    「你們兩個快吃,別背著我說悄悄話。」禔摩沒抬頭,一邊吃著早餐一邊說。

    驚!怎樣他(媽咪)會知道?

    看著這對父子吃驚的表情,禔摩有了點笑容,「你們別以我我不知道,我可是照顧你倆父子的人,我還會不知道你們的能力嗎?還不快吃,一個要上班、一個要上學,給我快一點。」

    西蒙父子倆面面相覷,然後無奈的說:「是!」禔摩(媽咪)太強了。

    早上的早餐時間就在這麼一個奇怪的氣氛下結束,西蒙和禔摩開車到公司上班,邪之子讓管家維特帶去上學。


    坐在西蒙身旁的禔摩,看著窗外的景象,淡淡的說了句話:「今天7點記得啊!我的禮物!」

    「喔!」西蒙也是一句淡淡的回應,這卻讓禔摩感到一點心痛。

    不喜歡他這樣,所以禔摩生氣的嘟嘴然後轉身看著西蒙,「你要記得!」反正我一定要他記起來!

    「好好~我記、我記,我記得7點要回家幫你慶生。」有點拿他沒辦法,真是任性又愛發脾氣,嘖嘖!這可不行啊!(可是你還是讓小禔任性了啊~)

    「這還差不多。」得到西蒙的允諾,禔摩高興的撲進他的懷中,嘴角也微微的上揚。

    「你啊~真是任性。」西蒙的大手在禔摩背上輕拍著,嘴裡無奈的說。

    沒有再接話下去,有時禔摩挺喜歡這種淡淡的溫馨感,只是他知道剛剛西蒙所說的只是在敷衍他而已,他一直都知道,所以這溫馨感也帶著一絲憂愁在。

    他倆從以前到現在的氛圍一直是這樣,不清不楚、似有若無,但又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的結果,說來實在可悲。

    到了公司的兩人,一進辦公室就是準備開會,接下來也都在談生意、處理文件等匆忙的時間下渡過了一天。

    禔摩不敲門直接就轉開總裁辦公室的門,大辣辣的直接走進,連通報都省了下來。(真是有性格~)

    「喂~我先回家了,記得啊!7點一定要回家喔!還有記得禮物。」沒錯,禔摩可是準時上下班的,絕不會讓自己有加班的機會。

    然而西蒙只是埋頭一直批改著推積如山的文件,只淡淡的回應一聲:「喔!」

    禔摩見到他這樣,臉上沒有什麼表情也看不出是生氣樣,只是出門時很用力的甩了門。(還不是生氣了!)

    在禔摩離開沒多久,西蒙放下手邊的文件,他拉開辦公桌三層抽屜的第二個抽屜,一拉開,裡面赫然是一個包裝精美的禮盒。

    他拿出禮盒,靜靜的看著,沒多久西蒙看得出神,然而突如其來的手機鈴聲打醒了他的沉思。

    那是業務專屬的手機,西蒙一共有兩支手機,一支家用一支業務用,所以這支業務手機響,也代表是客戶打的。

    「您好,史提夫先生,近來可好?……去喝個兩杯嗎?好好,您這商業界大佬的邀約,我當然會去,好好,老地方對吧!好,我會如時到達,好、好,那待會見。」

    西蒙切斷電話連線,他大呼一口氣,而且感覺很無可奈何的摀著頭。唉……又來了,今年又無法幫他過生日,回家又要被瞪了……。

    就算『闍城集團』在世界上算得上是數一數二的大公司,但與客戶的交流還是必要的,因為合作也是賺錢的一項重點。


    時間已經9點了,在家等著西蒙回來的一行人,越等越是心驚(啥?),因為餐廳正攏籠罩在一片冰氣之中。

    「希恩,今天西蒙為什麼沒跟你一起回來?」禔摩語氣冰冷的問。

    被問到話的希恩,一整個冷汗直流,身為『闍城集團』的家臣,怎會不知道這兩人之間的關係,禔摩在家中的地位是第二當家,所以當家問的話怎可以不回答,只不過他現在真的沒那勇氣把事實告訴他。

    「西、西蒙大人他……他讓我先回來,他說還有文件要處理……」啊!好、好兇的眼神啊!

    「希、希恩,你還好吧?」維特看到希恩被禔摩的眼神殺到,一時不忍的上前詢問。

    「沒事,你別擔心。」希恩的手放在維特的肩上,輕拍著說沒事。

    這兩人的甜蜜讓某位大人感到很不爽,「你們是故意在我面前這麼甜蜜嗎?」禔摩冷漠的眼神,瞬間讓希恩還有維特分開。

    「媽咪……爹地……」邪之子被禔摩的眼神殺到立刻改口,「老爸他這麼晚才回來,會不會是文件太多,所以還在加班吧?」邪之子問。

    可惡!都是老爸害的,現在媽咪變得好恐怖喔Q口Q!

    「希恩,你不用替那傢伙隱瞞,小邪,你也不用幫你老爸説好話,他會這麼晚回來我還會不知道他在哪嗎?」

    『唉~西蒙大人,我幫不了你了。』這是希恩的內心話。

    『可惡的臭老爸!你快回家啦!』這是邪之子的內心話。

    禔摩歎了口氣,然後拿出手機撥出電話,沒多久,對方接了電話。

    「你在哪?」禔摩問,只不過電話內的熱血音樂和酒氣對話,想也知道那地方是在哪。

    『呵、呵~哈哈~禔摩嗎?我現在沒空,呵、呵~哈哈~』電話中的西蒙,感覺喝醉了酒。

    『西蒙大人~快來跟我們一起玩嘛~』在西蒙身旁出現了好幾個聲音嬌媚的女人聲音。

    一聽到女人的聲音,禔摩二話不說直接掛電話。

    掛掉電話的禔摩,表情也在一瞬間由冷漠轉為笑容,而且笑容之燦爛讓餐廳內的所有人都背脊發冷。

    「好啦!別等他了,我們先來切蛋糕。」雖然禔摩這麼說,但是其他人都沒有動作。

    「怎麼了?維特,去把蛋糕拿來,我們來切蛋糕。」

    「呃……可、可是西蒙大人他……」

    「我說了,不用等他,你去拿吧!」

    「……是。」

    禔摩這一年的生日又在這種情形下結束,而這一天大家也都早早上床就寢,原因無他,大家都不想被掃到颱風尾。


    身穿絲質睡衣單披一件薄外套的禔摩,一個人坐在客廳等著那男人回來,他也利用這等待的時間,默默的處理西蒙的行程和文件的分類。

    直到半夜2點,大門被人打開,西蒙醉醺醺的走進屋子,嘴裡還呵呵的笑。

    禔摩走出客廳,他站在大門,一臉笑容滿面的對著西蒙說:「玩得很開心嘛!還記得回來。」

    簡單的一句話就讓西蒙酒醒了一大半,「嘿、嘿嘿~你還沒睡啊!」西蒙現在的表情可說是囧到極點。

    「還不因為在等你啊!」禔摩的臉仍是笑咪咪的,「對了,我的禮物呢?」禔摩邊問,邊把西蒙身上的大衣卸下,然後掛在客廳的衣架上。

    「禮、禮物……我、我是有準備啦!可、可是我、我喝太多酒,然後就送、送給別人了。」早知道就不要喝太多酒了,可是應酬嘛~酒怎麼可能不喝多。

    「這樣啊……哈~每年我的生日你總是這麼說,算了,反正生日也過,你快回房洗個澡,早點上床休息,明天早上8點要開會,晚安。」禔摩說完話就快步的走回房間,留下站在原地的西蒙。

    回到房間的禔摩,眼框一片濕潤淚水接著流下。

    為什麼他可以這麼輕易就忘記我的生日?就算他只是隨便買一樣物品送我,我也會很高興啊!我就這麼不被他放在心裡嗎?

    每一年都是這樣,每一年都用同樣的藉口搪塞我,是不是我用再多的愛也無法讓他來愛我?哪怕是一小點也好……。

    是不是該放棄了?然後離開這裡,去找一個會愛我的人?

    禔摩走到梳妝台,解開睡衣的衣釦,胸口上的奇異魔法陣圖,一閃一閃的逐漸變淡。

    「和這個家的契約已經滿700年了,除了和西蒙的血契無法消除,我已經沒有能待在這個家的理由了,是不是該離開這去尋找會愛我的人?可是我又很不捨小邪那孩子……」

    心中的掛念讓禔摩無法捨棄這一切,人就是如此,何況是超然存在的嗜血族,所以禔摩始終都無法離開西蒙就是這樣,因為對他還有著愛,因為還有個孩子需要照顧。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笨狗望的狗狗日記↓
    http://blog.yam.com/a304ct39
    顶端 Posted: 2008-05-17 22:29 | 3 楼
    小狗望
    翻云覆雨手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2
    发帖: 1065
    腹黑: 437 点
    珍珠: 1840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60 点
    在线时间:582(小时)
    注册时间:2006-03-17
    最后登录:2015-04-24

    鲜花 [22] 鸡蛋 [0]

     

    TO~疏楼更迭
    嘿~結局絕對是HAPPY END的~
    =w=我寫的文章都是快樂結局的多~不用擔心~

    的確是先愛上了先慘死,
    可是......會是禔摩先愛上嗎?
    啡啡~也許是西蒙也說不定,只是現在看不出來而已~
    雖然一開始是禔摩比較可憐,
    但後面西蒙就有得受哩~
    因為咱們偉大的笨蛋父子檔會來惡搞西蒙的~哈哈~


    TO~杜拜
    唉唉~禔摩可是很專情的一個人,
    雖然之後他的確是一度放棄了西蒙,
    但他仍是放不下心中那段感情,
    不過你們放心~
    =..=之後絕對有西蒙的惡搞~
    誰叫這一篇是學園文~
    絕對有那對父子出現的>Q<~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笨狗望的狗狗日記↓
    http://blog.yam.com/a304ct39
    顶端 Posted: 2008-05-17 22:41 | 4 楼
    杜拜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26
    腹黑: 98 点
    珍珠: 1763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95(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25
    最后登录:2012-08-26

    鲜花 [0] 鸡蛋 [0]

     

    天啊的的眼淚都快乾就對啦
    大大你說的哦記我好好的給我出力的
    惡搞一下西蒙哦
    說定囉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瘋便同瘋
    狂便齊狂
    與兄同喪
    傻又何況?
    顶端 Posted: 2008-05-18 09:47 | 5 楼
    小狗望
    翻云覆雨手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2
    发帖: 1065
    腹黑: 437 点
    珍珠: 1840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60 点
    在线时间:582(小时)
    注册时间:2006-03-17
    最后登录:2015-04-24

    鲜花 [22] 鸡蛋 [0]

     Re:劍龍學園西禔篇(3),5F,《一句痛心的話~》[06.01]

    TO~杜拜
    哈哈~會的~一定會好好的惡搞西蒙的~
    有那兩父子出馬,一切沒問題>Q<~
    (龍:= =汝們不要帶壞吾兒!!!)


    -------------------------------------------------------------------------------------------------------------------------------

    第三章
    最近這幾天,邪之子和西蒙正在冷戰中,原因竟只是一個小小的轉學要求!

    今天一早,餐桌就陷在一股冰冷的氣氛之中,原本感情很好的父子,現在卻是怒目而視。

    「老爸!我要去台灣的劍龍學園讀書!」我要去找我心愛的小佛啊>口<!

    「不行!去那種小不隆咚的小島幹嘛?而且就只有你一個人去,這太危險了!!!」我這可是為你好啊!兒子。

    「我要去!」

    「我不准!」

    父子就是父子,脾氣也這麼一般像,兩人互相怒視對方。

    「禔摩大人,西蒙大人和小邪少爺吵架您不去阻止嗎?」身為闍城的管家維特,不忍自家主人鬩牆,所以在禔摩身邊小聲說。

    「別緊張,就算他們再怎吵架,都不會鬧到要切斷關係。」禔摩一點也不覺得緊張。

    「可、可是!」如果切斷關係那怎麼辦?

    禔摩看著維特這麼緊張,身為好友兼上司的他不免有點生氣的看著身邊那一對笨蛋父子。

    「你們倆個,一點餐桌禮儀都沒有嗎?再吵下去你們就都別吃。」禔摩語氣冰冷的對他倆說。

    不過才這麼短短的一句話,西蒙和邪之子很識相的閉上嘴巴,然後安靜的吃著自己的早餐。

    不過兩父子雖然閉上嘴巴,但卻又打開了父子的心靈交流術,直接在腦中開戰。

    『臭老爸!我就是要去台灣讀書,你阻止不了我的!』邪之子很堅決的說。

    『兒子,你別想了,那種小島會有好學校?鬼才相信。』西蒙的態度也很堅決的否定他。

    『哼!根本就是老爸你不懂,劍龍學園可是世界有名的學校之一,你懂不懂啊!』

    『我沒聽過,何況你現在讀的學校就是個古老有名的貴族學校,幹嘛跑去那種小島讀書,太沒出息了。』

    『根本就是老爸你資訊短缺!連這麼有名的學校都不知道!』邪之子不屑的說。

    『我資訊短缺?你這是在罵老爸我笨是吧!』真是令人生氣,兒子養這麼大是來罵老子的。

    『哼哼~那是老爸你這麼想的,我可沒這麼說。』我可是教養優良的小孩呢!

    禔摩看著雖然安靜吃早餐但卻在腦中開戰的西蒙父子兩,他感到一陣無力,雖然他聽不到兩人的談話,卻可以感覺得到,他不知道這代表好還是不好?

    一頓早餐吃得烏煙瘴氣,西蒙這一整天的心情差到極點,而邪之子亦同。

    當天晚上,禔摩在房裡的書桌那,整理明天一早要給西蒙看的文件,原本是很專注的在整理那些文件,卻被開門聲打擾讓他抬起頭看。

    開門進來的是邪之子,只見小孩一臉臭臉的跑進來,然後撲在禔摩懷裡。

    「媽咪Q口Q~~~你要幫我說話啦!老爸一點都不知道『劍龍學園』的好,我要去台灣唸書~我要去找我最愛的小佛~~~~」

    啡啡~媽咪最捨不得我哭了=w=+,我就不相信搬出媽咪,老爸還會不答應。(這孩子的名字果然和他很配……)

    不忍心孩子哭泣,禔摩輕拭去邪之子眼角的淚水,「兒子別哭,爹地明天就跟你老爸說去。而且『劍龍學園』我也有聽說過,至少在客戶之間還蠻常聽到的,不可思議的貴族與平民學校,幾乎囊括上中下階層卻又相安無事的學生,不過最為奇特的就是這間學校的兩個創始人,外貌始終如一毫無變老,是間極富特色的學校,也是『劍龍財團』旗下的經營之一。」禔摩頓了頓又說,「那兩個創始人爹地在猜,也許他們是東方人稱的修道者,和我們嗜血族一樣有著無盡的生命和年輕的外貌,也和我們有著相同力量的,人類。」

    「可是老爸又不懂,而且這事我也聽小佛說過。」一說起『小佛』這名字,邪之子的臉泛起一絲幸福甜蜜。

    又聽到小邪說出這個『小佛』的名字,到底這個名字的主人是誰?而且怎麼小邪臉上的笑容這麼的……甜蜜?

    該不會小邪這麼汲汲營營的想去台灣讀書是因為……,「小邪,告訴爹地你是不是喜歡那個叫小佛的孩子?」禔摩大膽的猜測著。(猜得真準~)

    只見邪之子的表情一瞬間轉為害羞的紅色,不用小孩他說禔摩也知道原因。

    「媽、媽咪,你、你怎麼知道?」啊~~~被媽咪知道了Q口Q,媽咪會不會不讓我去台灣讀書了?

    這孩子......看那表情以為我會反對,呵~我可沒西蒙那傢伙這麼不開明,「別這麼一臉緊張,爹地又沒說不准你去台灣讀書。」禔摩笑著摸了摸邪之子的頭。

    「那媽咪是答應了?」喔~我的裝哭策略真是太成功了。

    「嗯,爹地答應讓你去,反正也是該讓你學習獨立自主,雖然早了點,不過你以後是要繼承『闍城集團』,所以這都是必須要走的路。」禔摩撫摸著邪之子那稚嫩的臉龐,看著他的表情除了替孩子高興卻也多了一絲不捨的感覺在裡面。

    也許小孩是很敏感的,感覺出禔摩的心情不好,所以邪之子在禔摩的懷裡問:「媽咪~今天可以和你一起睡覺嗎?」小孩的小臉向上望著。

    唉唉~我的表情有這麼明顯的失落嗎?竟然讓孩子來擔心我,唉~我得在多多注意一點才行。

    「好啊!今晚你和爹地一起睡,不等你老爸了。」感覺到孩子的關心,禔摩提起精神對著邪之子微笑。

    「對!不等老爸~哈哈哈~」反正老爸都很晚回家,每次都讓媽咪等,至少今天要讓媽咪早點睡。

    是的,由於西蒙是大公司的老闆,要處理的文件很多,再加上商場之間的交際應酬,西蒙幾乎天天都晚回家。(不過在小邪5歲以前都還是準時上下班就是了)

    這天晚上禔摩早早就上床睡覺,因為小孩要早點睡,所以他也就跟著邪之子10點準時上床睡覺。

    「媽咪晚安。」啡啡~媽咪的身上香香=w=,聞了都會好想睡覺喔!

    「呵呵~晚安。」禔摩在邪之子的額頭上輕吻一下。

    邪之子聞著禔摩身上令他覺得安心的香味逐漸睡去,而身為孩子第二個爸爸的禔摩,手放在小孩的身上輕輕的拍著,整個感覺就是溫馨。

    看著孩子那安寧的睡顏,禔摩滿足的笑著,但隨即又轉為愁容,「小邪,爹地對不起你……」

    當這孩子說他想到台灣去念書時,我就已經想到也許時機已到,是該離開這裡的時候了。對不起小邪,爹地利用了你,可是你放心,就算爹地離開了這,也一定會回來看你的,真的。

    雖然讓你學習獨立似乎是早了點,可是我不知道我對西蒙的愛還能否堅持下去,爹地不想讓你看到和你老爸爭吵的樣子,不想讓你看到爹地因為愛不到而大發生氣的醜陋樣,對不起小邪,爹地……爹地已經這麼決定了。

    禔摩流著淚,心中滿是對孩子的虧欠,他緊緊抱著熟睡的邪之子,不知道過了多久,他也逐漸的睡去。


    隔天一早,地點還是餐廳,西蒙面有難色的看著眼前的兒子和另一半(!?)。他實在是想不出今天是什麼日子,怎麼兒子和禔摩一臉笑容滿面的看著他。

    「呃……今天是什麼好日子嗎?不然……你們為什麼笑得這麼……這麼高興?」笑到我覺得好毛。

    「老爸,我要去台灣讀書!」我要去找小佛!雖然不能讓老爸知道……。

    「不准,你還太小了,一個人到外地很危險!」西蒙爸,你真的是一點都不知道劍龍學園的好。

    邪之子再次被他家老爸駁回,所以現在他只能期待他的禔摩媽咪了。

    禔摩聽到西蒙的回答,有點不高興的挑了挑眉,他說:「西蒙,也是該讓小邪學習著獨立自主,畢竟他以後是要繼承『闍城』,所以讓他去台灣讀書正好可以磨練、磨練他。」

    對於禔摩那很有利的回答,西蒙一時間無法做出反駁,「但、但是!他還小啊!讓他獨立太早了。」

    「這孩子已經長大了,也有自己的思考,你就一定要這麼的遏止他?」見西蒙一直不肯讓步,禔摩的火氣拉了上來,「而且『劍龍學園』有什麼不好?難道你不知道這間學校就是『劍龍財團』旗下的,讓小邪去那讀也剛好能讓他磨練一下交際的手腕,這是好事啊!」

    什麼!沒想到那間學校真的是『劍龍財團』旗下的,可是我這個一家之主都說不讓兒子去了,現在哪有臉面拉得下去。

    「總之,我說不准就是不准!他是我兒子我說什麼他就得聽我的!」西蒙爸還是大男人主義……。

    啪的一聲,禔摩兩手啪在桌上然後站起來俯看西蒙,他說:「他也是我兒子,我想支持兒子的想法,我也是對的!」見西蒙一直不肯放行,禔摩的火氣終於是大了起來。

    然而西蒙也一樣是氣在頭上,他毫不考慮禔摩的心情,對他說出一句狠狠刺傷他的話。

    「哼!兒子,他是我生的就該聽我的,你不過是照顧小邪長大的人,竟然稱自己是他父親,笑話。」西蒙……你這句話小心換來無可彌補的後悔。

    聽到西蒙這番話的禔摩,他的心宛如被一把鋒利的刀直接刺入心裡,他的雙眼瞳孔因為刺激而縮小,身體也不由自主的顫抖著,他知道現在自己不能哭出來,一哭,那長久以來他所堅持的愛會在這麼一瞬間瓦解,時間還不到,他必須忍。

    對於西蒙的諷刺,禔摩緊咬著下唇讓自己感覺到痛楚,讓自己的理性大過感性,最後他嚐到一點血腥味,他知道那是自己的血。

    原本是站著的禔摩,見他緩緩的坐下,一發不語,餐廳籠罩在一絲不安的氣氛中。

    坐在禔摩身邊的邪之子最能看到他的表情,小孩一下就觀察到禔摩眼角似乎有一點淚光,但卻也無法說些什麼,邪之子很明白自己這位『爸爸』的自尊心是很高的。

    在場的家臣和家丁也沒人敢說出半句話,這是他們無能為力的,也不是他們的身份所能插手的。

    沉默一陣子,禔摩的嘴角微微上揚,他笑了,他把嘴唇上的血漬舔掉,入口的感覺是苦澀的。一直以來他在口頭上對邪之子都是喚他的名,很少對他說『兒子』,因為他知道自己根本不夠資格這麼叫他,因為自己一直以來都只是個……外人,縱使自己再怎麼愛這孩子,也不可能和他有血緣關係,他一直都知道這個事實。

    「哈、哈哈~是啊!你說得是,我不過是個外人,但是我把小邪當做自己的兒子看待,兒子有什麼想法做父親的應該要試著去了解,而不是一昧的反對。
    抱歉,我吃飽了,先離席。還有,從今天起你的行程自己排,我累了,想休息一陣子。」說完,禔摩快速的起身離開餐桌,然後離開餐廳。

    餐廳陷入一片死寂,邪之子也因為不滿自己老爸的白目,忿忿然的把剩下的餐點吃完,然後快速的離開餐廳上學去。

    剩下還坐在餐桌上的西蒙,他也很懊惱自己的一時快言快語,讓身為左右手的禔摩對他烙狠話。真是糟糕,我怎麼這麼白癡=口=!如果沒有禔摩來幫我排行程還有整理文件,我一定會被累死在辦公室裡的,喔NO~~~~我真是白癡!竟然踩到他的地雷了,該怎麼辦啊Q口Q?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笨狗望的狗狗日記↓
    http://blog.yam.com/a304ct39
    顶端 Posted: 2008-05-31 21:53 | 6 楼
    疏楼更迭
    龙首身边的一只懒虫~~亲亲吾爱。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379
    腹黑: 147 点
    珍珠: 1760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14(小时)
    注册时间:2008-05-07
    最后登录:2014-04-23

    鲜花 [0] 鸡蛋 [0]

     

    哦,我心疼啊~~小T,乃还是踹了西蒙来我的虫窝吧,我会为你把窝改造得大大的华丽,当然,你要是不放心小邪,顺便一起来好了~~555~~西蒙那死没良心的,
    是该好好虐虐他了,就是要让他痛,让他悔,啊哈哈~~然后在XXOO,这样才能截我心头之恨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6-24 12:46 | 7 楼
    杜拜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26
    腹黑: 98 点
    珍珠: 1763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95(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25
    最后登录:2012-08-26

    鲜花 [0] 鸡蛋 [0]

     

    (西:我一定會被累死在辦公室裡的,喔NO~~~~我真是白癡!)
    那個我真的是很想說是在西蒙的心中緹摩原來只工作上的好幫手嗎
    那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緹摩你可真的是要好好的讓西蒙知道什麼是痛苦了
    那一個西蒙要是不好好的給我惡搞他一下子,如果不那麼做很難平熄我對
    他的怨哦
    (眾:你對西蒙有什麼好怨的,要怨也是緹摩來怨的吧)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瘋便同瘋
    狂便齊狂
    與兄同喪
    傻又何況?
    顶端 Posted: 2008-06-26 13:37 | 8 楼
    小狗望
    翻云覆雨手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2
    发帖: 1065
    腹黑: 437 点
    珍珠: 1840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60 点
    在线时间:582(小时)
    注册时间:2006-03-17
    最后登录:2015-04-24

    鲜花 [22] 鸡蛋 [0]

     Re:劍龍學園西禔篇(4),8F,《投海自殺!?》[06.27]

    第四章
    就在禔摩的罷工(!?)第三天,西蒙宣告投降,原因無他,沒有禔摩的幫忙,他真的會過勞死在辦公桌上。

    而且再經過三天,禔摩就幫邪之子辦好轉學手續,第四天就送邪之子去國際機場搭飛機。(因為某小孩說他等不了暑假開學……)

    「媽咪Q口Q~~~我會常常打電話給你的。」邪之子撲進禔摩的懷裡哭著。

    「小邪,要叫我爹地,爹地也會常常打電話給你的,所以別哭了,而且你自己都說要早點去見你的『小佛』,所以別哭了。」禔摩最後那句話說得很小聲。這可是他和兒子的秘密啊!

    「好,我不哭,那媽咪~老爸就讓你照顧了,雖然老爸有時候講話很白目,可是我比較喜歡看你們不吵架的樣子,所以媽咪要早點原諒老爸喔!」雖然是我引起老爸和媽咪的爭吵,可是為了小佛,小小的技倆應該不會是壞事吧=V=?

    雖然邪之子是這麼想的,但卻不知他的『小小技倆』卻是引發那兩人分離的導火線。

    小孩總是比較細膩的,所以講出的話也比較的直率,然而聽了孩子說的話的禔摩,他笑了笑,沒有多說什麼。

    在一旁看的西蒙,見到自己的兒子只和禔摩抱抱卻不和自己抱抱說再見,讓他的內心小小的吃味一下。

    但他也知道邪之子把禔摩視為親生母親(啥?)般的喜歡,所以小孩比較愛媽媽(喂!),由此可見一般。

    「兒子你偏心,只和你禔摩爹地抱抱卻不和老爸抱抱,真是虧我還讓步讓你去那小不拉機的小島讀書。」西蒙兩手一攤的聳肩,嘴裡說出的是酸溜溜的話。

    不過邪之子似乎不給自己老爸面子,他說:「可是媽咪比較香=..=,而且和老爸你抱抱怪噁心的。」小孩的話果然很直率。

    一聽到邪之子這麼回答,西蒙頓時石化,一臉不敢相信自己的兒子竟然這麼回答老子,實在是太不給面子了。

    「你這小鬼,老爸我就是要抱你,哈哈哈!」西蒙的冷笑了一下,然後張開大手一副要把邪之子抱住。

    「哼哼~我才不給老爸抱哩!」邪之子見勢不對,兩腳慢慢的移動中。

    最後這一對父子竟然在機場上演一齣追逐戲,然而身為嗜血族的他們,奔跑的速度快得普遍人只覺得有陣風吹過。

    看著正在玩追逐戰的西蒙和邪之子兩父子,禔摩看得有點羨慕,他曾異想天開的幻想,如果邪之子是他和西蒙生的,那麼男人的心會不會在自己身上?

    但他知道這不可能,第一他是男人,第二王者的心不是能夠捉摸的。看見比邪之子的速度更勝一籌的西蒙,一手抓住小孩,然後直接大大的抱住,這一幕讓禔摩忍不住發笑,因為邪之子的表情明顯的不甘願。

    也許以後再也無法看到這樣的畫面。這是禔摩心中的想法,過了今天,他所籌備的『離家出走』計劃就要開始實行了。

    「好了,登機時間已經到了,你們別在玩了。」禔摩走到倆父子面前對他們說。

    最後,邪之子一臉淚水潸潸的和禔摩還有西蒙再次道別,小小身影此時看來有些許寂寞。

    看著逐漸變小的身影直至身影被人群淹沒,禔摩的心情有些鬱卒。

    「走吧!」說完話的禔摩,一點也不等西蒙就自逕的轉身離開。

    「怎麼?還在生我的氣啊?我都退一步讓兒子去台灣唸書了,你也退一步原諒我好嗎?」

    西蒙的大手搭上禔摩的肩,欲把他拉入自己的懷裡,只可惜禔摩不吃他這套。

    素白的秀手拍掉西蒙的手,「你不用這般討好我,我知道你對我並非這麼有心,等我覺得休息夠了,在回公司幫你吧!」說完,禔摩加快腳步,很快的就遠離西蒙的視線範圍。

    當孩子還在身邊時,兩人之間的關係可以說是融洽;當孩子不在身邊時,兩人的關係可以說是滿壁裂痕。

    被拋在遠方的西蒙,嘴角又露出那神秘的微笑,不過卻是無奈包含的多。


    在邪之子離開英國之後的三天,正好是西蒙的結髮之妻,邪之子的親生母親──麗莎,的忌日,也是禔摩離家出走的機會。

    一早,禔摩在自己房間的窗戶,看著西蒙單獨一人開著車出去,隨後他離開了窗邊,走到衣櫥那,準備換衣服。

    換好衣服的禔摩,看了一下自己睡了千年的房間,說沒有感情那是騙人的,禔摩帶走的東西沒有很多,只有一些證件和一張他祕密辦的存款卡。

    當他走下樓,一路上的東西都令他感到鼻酸,因為在今天,他要離開這個生活千年的……家。來到停車棚,禔摩沒有通知任何人就開著車離開。

    禔摩漫無目的的開著車,他突然發現自己不知道該去哪裡,一直以來都是以西蒙為生活中心,雖然是禔摩自己想離開他,但真正離開他時,卻也發現自己失去了目標。

    一路上他想著自己該去哪裡的時候,他不知不覺的開到了墓園,禔摩很熟悉這地方,因為這裡是那女人沉睡的地方。

    「沒想到竟然開到這了,大概是下意識,……西蒙應該還在這吧?他總是會待到太陽下山為止……」

    禔摩下了車,也許是基於怕被發現,所以腳步輕盈得宛如貓一般的踩著地,一步、兩步的慢慢接近,慢慢的接近那他所想見的人。

    不敢靠得太近,在一棵樹下,禔摩躲著偷偷的看著男人,那個令他愛恨交纏的男人。

    看到他了,每年的今天,他總是獨自一人來這,而我總是追著他的腳步偷偷的來到這。

    啊啊~他的表情,為什麼可以這麼溫柔?為什麼那樣的表情你只有在那女人面前才會表露出來?不管是她活著或是死了,為什麼你那溫柔的表情只有她能擁有?

    我也是這麼愛你,愛了你近千年,為什麼我始終無法讓你對我露出那溫柔的表情呢?在我的記憶裡,你對我的笑容不是淡笑,就是冷笑,難道我就這麼無法讓你愛上我?

    呵呵~也許吧!我任性、我一意孤行,這樣的我怎比得上那溫柔似水的女人,何況我是男人,無法為你生下後代。

    啊~~~我到底在想什麼,明明就決定要離開他了,為何看見他時會令我想起這些不愉快的事?

    是啊!我已經決定了,西蒙,這會是我最後一次看見你,我要離開你、我要放棄你,我想去外面的世界找尋能夠愛我的人。

    西蒙,如果當你知道我離開闍城,你會有怎樣的反應呢?哈,如果我猜的沒錯,你一定是好幾天之後才發現的吧?

    雖然和你有著血之契約,但我的離開對你一定沒有影響,有我沒有我對你來說一定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你也一定不會來找尋我,我知道的,這個血契一開始就沒有任何意義,因為你不在意我。

    呵呵~也或許當你發現我的離去,身為王者的你因怒而透過血契的力量,讓我死去也說不定,不知道你會怎麼選擇?但我知道,對於你,我並不那麼重要。

    禔摩看了西蒙一下子,就又轉身離去。放棄吧!就算再過千年,那男人也不會認真的看自己一眼,留下,只是徒增傷悲,那倒不如離開他,離得越遠越好。

    當禔摩離開沒多久,待在墓園的西蒙突然抬頭看著禔摩離去的方向,他的嘴角又露出那神祕的微笑。

    打從禔摩進到墓園,他就已經有所感應,血契的力量就是能讓主人掌握獸寵或是奴隸的生命、心靈思想還有所處位置,所以西蒙才能知道禔摩剛剛是有來過的。

    不過他倆曾約定過,唯獨心靈思想是西蒙不能碰觸的,對於這點,西蒙給禔摩很大的自由空間,所以剛剛他雖然知道禔摩有來過,卻也不知道禔摩決定要離開他的想法。

    「呵呵~還是離開了,你總是偷偷的跟來卻又快快的離開,這樣的你真的是很可愛,越是逼你,你越是會露出那可愛又痛苦的表情,不過我就喜歡你這樣。可愛的禔摩,你就再多露出那樣的表情,再多愛我一點吧!而這就是我對你的愛,你知道嗎?」吼~~~這傢伙果然是鬼畜攻啊>口<!


    暫時還想不到哪裡可去的禔摩,他開著車來到了海邊。夏天的海邊永遠都是人多的地方,不過對於比較不喜歡的擁擠感的禔摩,他又開著車往前駛去。

    一直開一直開,直到他看見一片無人的海灘,他才停下車,然後下車走走。現在的他是須要靜一靜的,好好的冷靜思考未來的走向,到底該去哪裡才好?

    「這裡真安靜,感覺真好。」走在細白的沙子上,體會著帶著一點鹽味的海風,也許在這時刻是禔摩第一次最為放鬆的一次。

    真漂亮的藍色,海的顏色好美啊!阿阿~這讓我想起小時候西蒙對我說的一句話:『你的眼睛湛藍的好漂亮。』,也因為這句,當時的我整整高興了一個禮拜。

    不!現在不是回想以前的事的時候,我是要離開他啊!怎麼又想起他了?還真是糟糕,愛得越深真的越難忘記……。

    禔摩慢步的走在沙灘上,最後他索性的脫掉鞋子折起褲管,然後在這片沙漠跑跳著。他宛如一隻飛舞的蝴蝶,輕快的踩踏在白沙上,原本綁著頭髮的髮帶被他鬆開,他整個人翩翩起舞,心情瞬間的舒爽,原本不笑的臉龐逐漸露出笑容。

    如果現在還有其他人在的話,一定會對這場景感到驚豔、感到一股奔放的氣息渲染。突然禔摩的腳步停了下來,然後眼神深深的注視著那片湛藍的海域,他慢慢的走向那片湛藍,只不過腳步卻是越走越快、越走越快!

    他覺得那片廣大的藍海正在向他招手,要他投入他的懷抱中。啊~真希望能在那片大海上浮載,感覺就是能放鬆、能放開內心世界的好地方。

    好想、好想沉下去,我相信那片藍色的大海一定能洗掉我對他的愛,能讓我的心回歸最初不認識他的時候。海啊!我這就投向你的懷抱,希望你能洗滌掉我心中對他的愛,讓我能夠回歸到完全不認識他的心。

    海水漸漸的覆蓋到禔摩的腳踝,但他卻沒停腳步下的意思,海水已經覆蓋到他的膝蓋,卻仍舊繼續的走,海水直到腰際,卻還是沒有停下腳步的意思,禔摩的眼神開始呈現渙散,但心中的想法卻是讓他一直走下去。

    前一刻的愉悅,下一刻竟如同無神一般,朝著那片廣大的海域前進,也許在禔摩的心裡深處,早就想以這種方式來忘記他對西蒙的感情。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笨狗望的狗狗日記↓
    http://blog.yam.com/a304ct39
    顶端 Posted: 2008-06-27 13:43 | 9 楼
    « 1 2345» Pages: ( 1/6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潇湘雅卷□

    Time now is:01-20 14:47,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