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2345» Pages: ( 1/10 total )
本页主题: [談無欲引,霹靂AllCP] 孤憶夜店(副標:沖啊!霹靂倒貼團!)(更新至章二十一)(F79番外一)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三月客
自給自足,豐衣足食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91
腹黑: 76 点
珍珠: 1717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7(小时)
注册时间:2008-03-24
最后登录:2017-09-16

鲜花 [0] 鸡蛋 [0]

 [談無欲引,霹靂AllCP] 孤憶夜店(副標:沖啊!霹靂倒貼團!)(更新至章二十一)(F79番外一)

0
章一


頭疼,還有……真他……真他X的冷……

談無欲曾說,就算罵髒話,也要罵的優雅。
所以現在他半暈在某條小巷裏,眼睛冒金星,沒准還有點說胡話,心裏想想雖然是啥都豁出去了但還是把那個重要的字眼用X代替。

是不是下雨了,要死人這是!老天爺你看我談無欲不爽是怎樣!
我……我跟你沒完!
你別栽我手裏!

真他X的冷……


“喂,要死死別家,這裏是孤憶的後門喂。”

談無欲最後看到的,是撐傘的黃衣男人,和兩撮長長的白眉。

“土地公……”


睜開眼,正對上一張人臉,談無欲驚的一頭坐了起來。

“你是誰!為什麼在我床上!寒山意!寒山意!!!”

“再叫我就一腳把你踢出去……”男人撐著腦袋,不耐煩的坐了起來。“給我看清楚,這裏是我的房間,昨晚是我把你撿回來的。”

“哈?”突然一陣頭暈,談無欲扶著頭使勁想了想,突然再轉回到眼前男人,驚呼而出。

“你是昨晚的土地公!!!”

“土你老母……”男人下床進了另一個房間,一陣水聲刷牙聲後男人走回床邊,一邊脫掉睡衣換上襯衫西服,一邊對還呆呆坐著的談無欲說道:“本人叫慕少艾,是孤憶夜店的大堂經理也是最高總管,昨晚我看你爛醉在後門,出於衛生安全的考慮把你撿回來大致洗一洗之後扔床上讓你睡。雖然你並非自願睡我的床,但也算是睡了,加上昨晚我為了照顧你沒接客人,還有給你用的毛巾水電等等,本人會面一整晚至少一千美金,最後上床包夜至少五千美金,再加上你用的那些,總共加加是八千美金,你是付現金還是刷卡?”

“慕少艾……土地公?”

“土你個頭啊!這是特色!是萌點!哉不!”拽了拽眉毛,慕少艾穿戴整齊後轉身看向談無欲,饒有氣勢的說道:“清醒了沒,現金還是刷卡?”

“錢,我有的是。”這邊是聰明人,很快也明白了情況,站起身甩手理了理雪白長髮。“但是我需要時間。”

“時間?什麼意思?我事先聲明,孤憶一概不接受賒欠。”慕少艾已經很明白自己撿回來的是哪款人了。

“簡單來說是我離家出走,一時半會沒可能回去。”

“我看你是某富家大少嬌貴公子,因感情受挫而以酒自醉最後就醉到我這裏來了。”

“胡說什麼!”一揮手,鳳目怒睜,音調更高八分。“什麼感情受挫!談無欲一向孑然一身,對感情事毫無興趣!”

“喔喔~”我信你才有鬼……慕少艾是這樣想的。“你叫談無欲?”

“不錯,在下脫俗仙子談無欲,人稱月才子,你剛才說的情況雖然離譜,但也有與實際情況相似的部分。我現在身無分文,打個商量,讓我暫時在這裏工作,欠你的錢我一定會掙來還你。”

“哇,你這口吃的還真猛,你可知道要進孤憶是件多不容易的事。再說,這裏是夜店,說白了就是高級妓館,你要做什麼工作,賣身嗎。”
其實,聽到“月才子”的名號,慕少艾已經明白了大半。

“除了這項,還有沒別款。”

“廚師糕點師清潔工水電工調酒師洗衣工。目前只有這些可以再分配人,你願意做哪個。”

答案慕少艾早就知道,看談無欲沉默,不出預料。

“這樣吧,你先跟著我到處轉轉,最後做什麼你再決定。”

“嗯……好吧。”
[ 此贴被三月客在2008-08-09 13:28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3-26 00:54 | [楼 主]
三月客
自給自足,豐衣足食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91
腹黑: 76 点
珍珠: 1717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7(小时)
注册时间:2008-03-24
最后登录:2017-09-16

鲜花 [0] 鸡蛋 [0]

 

章二


“我不要當勺子臉我不要當勺子臉我不要當勺子臉啊!!!!!”

一條人影飛快的從走廊一頭奔到另一頭。

“不用在意,這也是本店特色,你就當是人力鬧鐘就行了。”拉回談無欲疑問的目光,慕少艾領著他坐電梯下樓,走前還喊了句:“勺子臉!啊不……阿聖!昨天吞佛來過!你別去五樓!”

下到一樓,慕少艾先領著談無欲來到主會客大堂,因為是早上,大堂裏沒什麼人,只有幾個看似清潔工的人在打掃衛生。

“不愧是孤憶,很氣派。”環視了下周圍環境,談無欲隨口說道。

“怎麼,你知道孤憶?”

“花街最有名的夜店,老闆更是和黑道白道掛著鉤,不知道才奇怪吧。”

“嗯嗯嗯~不錯不錯,既然你知道,也不用我多說了。”看吧台那裏趴著個人,慕少艾走過去使勁拍了那人一下。“破玄奇!你居然喝酒了?”

“啊!慕經理!”被拍醒的人看到慕少艾瞬間清醒,趕緊一步三晃的站起來,大粗嗓門帶著酒氣就開始喊:“經理啊我錯了其實不是我非要喝是向日斜那小子又把我這個月工資都嬴走了我好鬱悶啊好悲痛我這我……”

“停,打住,閉嘴。”一揮手止住酒氣繼續外溢,慕少艾轉而看向櫃檯內的服務生。“知道你磨不過他,但是規定就是規定,我不記錄,但也警告一次。”

“是,慕經理。”服務生點點頭繼續幹活。

“領班呢,他看見了應該攔著。”

“經理,昨晚領班有客人。”嘴裏說著話,破玄奇的腦袋一個勁兒的往談無欲那鑽。“這個人好面熟啊……你!你是!你不是號昆侖的!!!”

“不想童年糗事暴光就閉嘴。”談無欲淡淡一語,四周立刻一片安靜。

“哦,原來你們認識。”兩頭看看,慕少艾挺高興一句話就能讓破玄奇安靜的人增加了。

“非也,只是聽說,從沒見過。”談無欲矢口否認。

“……那是你沒注意到……但是我見過你捏。”

“嗯?你對我有意見嗎?”

“沒沒沒!完全沒!絕對沒!”

“這位是保安部的,當然他只是保安部最小的那個,純粹是晃悠用的。”

“嗯。”

“談無欲你怎麼會來這種地方?難道……”睜大了眼睛從上到下把談無欲看了個遍,破玄奇捂著嘴,表情是誇張出的驚訝。“明明是……居然會……實在是……啊!”

“人家還沒最後決定。”

“不管怎樣,談仔呀,你要是在這裏做,破玄奇絕對挺你啦!我給你做靠山!沒人敢欺負你!”

“談無欲先謝過了。”

“靠你個頭……去,把領班叫下來。”不再理這號白癡,慕少艾領談無欲往門口走廊去了。

從大門進入後有一個小的會客室,慕少艾一邊走一邊給談無欲講解。

“客人進店之後如果直接找自己需要的MB就在這裏登記,或者走旁邊的電梯到達MB的房間,或者去主廳,也就是我們剛才路過的地方。”

“嗯,我明白。”

“這裏的MB都有自己的房間,被點名之後前台的服務人員會馬上通知他們做好準備。除了被包下的MB外,其他的每天必須在主廳接客和活動,供客人挑選。”

“這裏可以包人嗎?”

“哪家夜店不能包人呀~當然孤憶的包費可能是最貴的,不過這也是出於客人自願~本店有幾個被長期包下的,他們可能幾個月也不見得下次樓,一日三餐也是直接送到房間,只要你要求。”

“哦~原來如此。”

正在兩人說話的功夫,大門外進來一人,一身白髮白衣,見到兩人很禮貌的打招呼。

“慕經理早,好久不見你了。”

“早啊小白,起這麼早是去寄信了?”

“嗯,剛從郵局回來。旁邊這位是?”

“是有可能成為新人的談無欲。”

“你好,在下談無欲。”微微點頭,談無欲還之以禮。

“你好,我叫白無垢,住在507。”

三人返回到大廳,領班滕邪郎也正好下來,旁邊當然跟著赦生童子。

“小白早~呦慕阿呆,幾百年沒見你帶新人,這回你是撿人訓人管到底啦~”

“滕領班早,小赦早。”沖滕邪郎點點頭,雖然明知看不見,白無垢還是習慣性的沖赦生微笑著揮了揮手。

“少貧嘴,我問你,昨天晚上你見破玄奇喝酒為什麼不制止,你可是領班,做這麼久不會還用我訓你吧。”

“喂喂昨天我那位也是喝醉了,我和赦生當然得先顧著客人了。”囂張紅髮囂張神色,這會兒倒是一臉的冤枉。

“是嗎?”瞥了一眼滕邪郎,慕少艾轉頭看向赦生,語氣一下子軟很多。“小赦,是這樣嗎?”

蒙著雙眼的少年沒說話,只是點點了頭。

“小赦從不說謊,好,算你過關,回去吧。”

“切~老弟走,小白和新人拜啦。”沖白無垢和談無欲揮了下手,滕邪郎拉起赦生的手上電梯回房間了。

“喂,人家還沒決定呐嘿!”慕少艾反應過來喊了一句,可惜人早上電梯了。

“沒關係。”談無欲倒也不在意,只是又理了理長髮。

因為三人現在站的地方離電梯很近,一回頭就正好撞見急匆匆向他們走來的客人。

只見此人英俊瀟灑,氣度不凡,一看便知是上流人物。

“是跟我回家吧君,今天怎麼這麼早啊。”這是慕少艾打招呼。

“昭穆尊先生早上好。”這是白無垢打招呼。

“慕經理小白早,還有這這……”

“談無欲”談無欲趕緊補上。

“談無欲早早,我!我根本不知道我又做錯了什麼!他他……他又生氣了!我得趕緊……先走一步了啊!”顧不上多說,昭穆尊按了電梯門一開就沖了進去,門關閉的同時就聽他把電梯的按鈕按的嗒嗒響,當然按再響電梯門也不會更快關上。

“電梯!等等~~~”又一身白衣的男子轉移了三人的視線,可惜,等他跑到,電梯已經上去了。

“呼呼,今天真是好日子,連我真的養不起你君也這麼早就來了~按理你家那位已經懶得生你氣了呀~”

“劍子先生早上好。”白無垢照例打招呼。

“小白早,還有這位……”

“談無欲。”談無欲覺得這裏平時一定很熱鬧。

“哦哦談無欲早~唉呀藥師你就麥損我了~你們都哉,劍子我是真的養不起他啊~~~”

“不是養不起,是你不願意~~~”慕少艾調侃味十足。

“其實憑龍宿的身家……劍子先生你還是……”

“哪有啊!你……你們去問他!我真正是冤枉啊我……”話沒說完,電梯到了,劍子逃也似的溜了進去。

“我真的養不起你君拜咯~天氣預報說今天有紫扇颱風~你保重~~~”沖電梯內的劍子招了招手,慕少艾三人隨後坐下喝茶聊天。

“剛才那兩位客人應該都是VIP也都有包下的MB吧。”悠閒喝茶,談無欲淡淡說道。

“哇,好眼力,不過他們都是VIP不錯,但是龍宿並沒被劍子包下來,不過因為他的人氣,他也不用到大堂接客。”

“尹秋君是打一開始就被包下了,他很少出門,我們也很少和他接觸。”白無垢給慕少艾做補充。

“嗯,原來如此。那領班身邊那位少年是其親生弟弟嗎?為何要封住雙眼?”

“這個呀……”長歎口氣,慕少艾娓娓道來。

“滕邪郎和赦生是親生兄弟,小赦天生眼有殘疾,不能視物,醫生說只有換眼球一途,可他們是孤兒,本來生活就很堅苦,手術的價錢對他們來說是天文數字。三年前滕邪郎來到這裏,他認為這裏掙錢快,但是偏偏弟弟就是不願意哥哥一人為他犧牲,加上他也不願意留小赦一人在有虐待傾向的養父家裏,最後無奈之下,兩人就一起住了起來。記得當初他們的養父還來店裏鬧過,不過讓老闆輕鬆擺平了。”

“嗯……”

“本來滕仔想一人工作,但小赦死活就是不肯,於是就變成本店唯一的3P服務,客人不能點他們中的任何一個,必須一起點,錢當然也是付雙份,同時也造就了他們超高的人氣和一般MB很難超越的營業額。”

“這對兄弟很不容易,當領班也從沒不服者。”白無垢再次補充。

“嗯……我明白。”

“這裏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如果有緣,也許你能……啊對!我差點忘了……想的如何了?”突然想起談無欲還未正式決定,慕少艾趕忙問道。

放下茶杯,談無欲的語氣雖然平淡,卻透著一種說不出的決絕。

“沒什麼可想的了,我加入。”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3-26 00:55 | 1 楼
三月客
自給自足,豐衣足食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91
腹黑: 76 点
珍珠: 1717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7(小时)
注册时间:2008-03-24
最后登录:2017-09-16

鲜花 [0] 鸡蛋 [0]

 

对不起!您没有登录,请先登录论坛.
[ 此贴被三月客在2008-03-26 01:27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3-26 00:57 | 2 楼
三月客
自給自足,豐衣足食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91
腹黑: 76 点
珍珠: 1717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7(小时)
注册时间:2008-03-24
最后登录:2017-09-16

鲜花 [0] 鸡蛋 [0]

 

章四


慕少艾說,每天睜開眼第一個看到的就是自己愛的人,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所以他悄悄離開。


“我不要當勺子臉我不要當勺子臉我不要當勺子臉啊!!!!!”

“嗖”地過去了。

清醒之後的談無欲第一個感覺是:想殺人

他是多麼的想繼續趴床上挺屍但那一聲淒厲如殺豬般的慘叫讓他全身如過電一般細胞完全活化大腦徹底覺醒。

於是他真的真的很想殺人。

撐著後腰,談無欲一步一挪的下到餐廳,進去正好碰上正在吃飯的白無垢。

孤憶的員工餐廳是24小時自助,想吃什麼時候都有,加上這裏工作的性質,所以一般很難有很多人一起吃飯的景象。

“是談仔!喂~~~這邊這邊~~~”手裏正端著餐盤的綠唇青年看到努力直起腰的談無欲,連忙招手示意他過來一起吃。

“小百……小白……”

好不容易挪到餐桌旁,一屁股坐下去又彈起來,猛吸一口氣再慢慢沉下去,看著實在是費勁。

“昨晚慕經理給你開葷,我以為你今天很晚才起,本打算把飯給你打回去呢,怎麼你這麼早就起來?”

趕緊上手揉揉談無欲的後腰,白無垢奇怪問道。

“別提了,還不是那個我不要當勺子臉!大早上的抽什麼瘋!”

“你是說聖蹤?嗯……確實這段日子他發病的頻率增加,時間也越來越早,不太正常。”

“談仔你想吃什麼,我去給你打過來。”也一同揉著談無欲後腰的百朝臣熱情說道,順便又使勁捏了捏。

“一碗白粥就好……麻煩你了小百。”

“哪來的麻煩~你等下哦~”蹦蹦跳跳走出去,高高興興拿回來。於是三人一邊吃早飯,一邊聊天。

“那個聖蹤很欠扁麽?”慢慢抿粥,談無欲面帶殺氣。

“這嘛……其實也不能怪他,據說他在小時候做過一個夢,夢裏他還有一個自己叫地理司,不但說話重聲,竟然還面容凹陷,像勺子一樣。最可怕的是,夢境的最後地理司死抱著聖蹤要合體,合體之後,就爆掉了。”

知道談無欲不爽,白無垢耐心講解。

“聖蹤從此有了陰影,害怕勺子。起初他的父母以為這不過是一時的兒時記憶,很快就淡忘了。可誰知非但沒忘,反而隨著年齡的增長,次數越來越多,看了很多心理醫生也不管用,最後他的父母也不願意管他,他也就淪落到孤憶了。”

“哦~這樣聽來也算夠慘。”談無欲吊眼皮評論。

“不過別看他有這樣的頑疾,其實以前他發病的次數並不算多,而且只要不讓他看見勺子,他也就和正常人無異。在牛郎部,他是業績紅人,很多女性為他虛偽的笑容所迷,他是本店唯一以虛偽為賣點的牛郎。總之是很成功。”

“哦哦哦,那他為什麼最近犯病的次數增加了?”

“當然是因為尋仔不理他了嘛~”叼著麵包,百朝臣接道,“談仔要不要雞蛋?”

“哦不用了。尋仔是?”

“我們的同行~一步天履.尋啦~阿聖追了好幾年才追到的,喜歡帶面具,人稱邪影~”百朝臣繼續嚼麵包補充。“可能最近吵架了,尋仔又不理阿聖了。阿聖一受刺激,就就就~那個啦~”

“嗯……明白了。”原來還是欠扁……談無欲總結。


三人吃完飯又聊了一會,就在準備上樓的時候,正巧碰上下來吃飯的領班。

“呦早啊小白小百,還有潛力新人談無欲~”滕邪郎大聲招呼,赦生還是同往常一樣張了張嘴,等同於打招呼。

“滕領班早,小赦早。”白無垢招牌微笑。

“為什麼是潛力新人?”談無欲好奇問道,“赦生早。”

“這個嘛~當然是……等等!不許跑!”一把抓住要偷溜的百朝臣,滕邪郎拽著小領子把他放到眼前。“跑什麼,不就是四無君又拉沐會計睡了麽,牛郎部的事情風流子會管,本大爺沒那個精力。”

把懷裏兩人份早飯又緊了緊,百朝臣低頭小聲說道:“軍師昨晚沒有包夜的客人……所以……”

“但現在正是月季結算的時候,沐會計有很多活要幹,你家軍師是不是也該考慮考慮慕阿呆那邊還有一堆報表等著看呢,嗯?”

“軍……軍師說無他不能之……”

“停!孤憶的資金流動是絕對機密,四無君就算能,也不能干預。這才是當初慕阿呆擔心的部分,他們兩個應該清楚。”

“是……我……我會讓軍師等沐會計做完工作再拉去……”

“好了好了,稍微提一下就行了,走吧。”沖百朝臣擺了擺手,滕邪郎知道四沐二人不會做出出格的事,稍微警告也就放行。

“小白談仔拜咯~還有小赦也回見~~~”一扭身轉到滕邪郎身後,百朝臣向眾人揮了揮手急匆匆就跑了。

“繼續剛才的話題,滕領班。”雙臂抱胸,談無欲這會兒倒是站的挺直。

“啊?哦,是說慕阿呆已經很久沒帶新人了,你是例外,我剛才接到他的電話,他說要我好好照顧你。還有啊,你沒有行李,要小白下午帶你去逛逛商店,買些日用品什麼的,錢已經匯到你工資卡上了。還有還有,你是沒什麼經驗的新人,現在積累經驗最重要。雖然是店方負責培育新人,但是因為我和他都很忙,沒什麼時間,所以他已經和龍宿打好招呼,你沒事就去607轉轉,儘快進入工作狀態。”

“這和潛力有什麼關係。”談無欲自己沒覺得,不過在他人聽來,他現在的聲音有點尖銳。“再說,他為什麼不和我說,還要拐個彎要你轉告?”

“被開葷的新人在第二天不能見到開他的人,以防止產生依賴感,這是規定,也是做這行的潛規則。至於潛力,是我個人的感覺~你就麥多想啦~吃飯去了,二位拜~”拉起赦生,滕邪郎說完便走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3-26 00:57 | 3 楼
三月客
自給自足,豐衣足食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91
腹黑: 76 点
珍珠: 1717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7(小时)
注册时间:2008-03-24
最后登录:2017-09-16

鲜花 [0] 鸡蛋 [0]

 

章五


中午,談無欲很閒。

桌子上放了一摞關於男男性交指導尤其是服務系的片子,算是作業,但談無欲沒興趣看。

他相信他的學習能力,於是他就閒了。

托著腮梆子瞅門,瞅了一大會後,他起身推門走過兩步,來到503門前。

敲門的時候他還在奇怪,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舉動,但當門被打開,將將露出大半個身子和一張臉,談無欲突然覺得閒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你好,我是新人談無欲,住在506,我們是對門鄰居,所以我來打個招呼,以後還請多多關照。”

“劍雪。”

只有一個名字的回答當然不是談無欲期望的,他努力維持自己的微笑,努力站在那個“沒別的事我要關門了”的表情下。

“正好是中午,要不要一起去吃飯?”

“我定了送飯服務。“

知道開門的手始終握著門把手沒有放開,談無欲反而笑了笑。

這眼神他明白。

簡單的人,和他所希望的簡單世界。


下午,談無欲又敲了503的門。

“有事嗎?”

將將大半個身子和一張臉。

“我和白無垢要去商店,要不要一起?”

“不用,謝謝。”

“那你有沒有需要的東西,我給你帶回來。”

“沒有,謝謝。”

談無欲淡淡的笑了笑,擺擺手。

“那我去啦,拜~”


淺夜,503再次響起敲門音。

“有事……”

將將大半個身子和那一張臉上有了改變。

“馬上就拿不動了,還不讓我進去?”

兩手都托著盒子,姿勢看著就像是那一堆東西馬上就要掉下來似的。

那道門終於張開到能容納一個人進入。


一股腦兒的將東西放到桌子上,談無欲環視四周,什麼都沒有,和標準的旅館間一模一樣。

只有窗台上放著一個翠綠的小瓶,瓶子裏插著一枝梅花。

談無欲回過頭看著劍雪,微笑不語。

翠綠的小瓶,翠綠的雙眼。

“劍雪,好名字,很適合你。”

梅花若雪,若雪之人。

“有事嗎?”

沒有變化的表情,沒有變化的音調。
劍雪的目光跟隨著談無欲的身影,默默的看著他將沙發上的坐墊拿出兩個放到地上,然後把他拿來的那些盒子放到兩個坐墊之間,又拿過兩個茶杯和熱水。

坐到其中一個坐墊上,談無欲沖劍雪招手,“還愣著做什麼,坐啊。”

談無欲讓坐,劍雪也就和他一樣盤腿坐到墊子上。

拆開一個小盒子,拿出茶葉,談無欲笑著搖了搖手中小包。“知道是什麼茶葉嗎?”

“不知。”劍雪搖頭。

“藏紅花,對身體很好~”打開小包,談無欲分別沏好兩杯茶。

“藏紅花很貴。”

“噓……”手指放到唇邊,談無欲笑道:“我正在享受欠錢的樂趣。”

劍雪的目光隨著談無欲的手來回挪動,先是將一杯茶放到自己身前,再是打開其他各個盒子,把裏面的蛋糕點心通通拿出來擺到盒子上面,然後是用一次性刀叉分好兩人份放到小碟裏,一份放到茶杯旁。

“新房入住,要和鄰居一起慶祝,這個規矩你知道嗎?”

端起茶杯,談無欲經典悠閒表情的聞了聞茶香。

“不知道。”這邊搖了搖頭。

“現在就知道了。以茶代酒,來~”杯子往前舉了舉,談無欲示意劍雪舉杯,劍雪於是依樣端起茶杯湊到中間。談無欲手動,隨之便是一聲清脆的和音,還有那一句頗喜慶的“乾杯”。

“喜歡甜食嗎?”這邊已經開吃。

“不討厭。”於是也就開吃。

除了喝茶吃點心,劍雪再沒一個音出現。
過了一會兒,談無欲放下茶杯,用十分正直嚴肅的表情對劍雪說道:“喝茶吃點心的時候要配以聊天,這是規定。”

“為甚米?”劍雪很認真的提問。

“就是這樣規定的~”繼續端杯喝茶,談無欲二次經典悠閒表情。

“為甚米要這樣規定?”劍雪依然很認真的提問。

“你應該去問規定的人~”聳肩,談無欲塞進一顆草莓到嘴裏,順便抹掉嘴角的奶油。

劍雪低頭沉默,片刻之後,又再抬起。

“聊甚米?”

“隨便啊~想聊甚米聊甚米~”卷起一大一小兩塊奶油,再點上巧克力沫,頂部插上個草莓蒂,談無欲將隨手做成的一個小雪人放到劍雪的碟子上。

“除了慕經理,在孤憶,你是唯一一個主動找我的人。”

“嗯?所以?”談無欲歪頭看看。

“所以我不會聊天,除了等,我沒做過其他事情。”

“你的生活,就只是等吞佛童子麽。”合眼抿茶,談無欲淡淡而語。

“我等的不是吞佛童子,我等的是一劍封禪!”

聲調有了變化,神情起了波瀾。

“有分別嗎?”

“一劍封禪是吞佛童子,吞佛童子卻不是一劍封禪。”

擺手揮過,是一如既往的堅定。

“既然你等的是一劍封禪,為何不去找他?”

“只有在這裏等,才有機會見到一劍封禪。”

簡單的人,和他所希望的簡單世界。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3-26 00:58 | 4 楼
三月客
自給自足,豐衣足食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91
腹黑: 76 点
珍珠: 1717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7(小时)
注册时间:2008-03-24
最后登录:2017-09-16

鲜花 [0] 鸡蛋 [0]

 

章六


打那次拜訪之後,談無欲總是故意在自己門外製造出熱鬧的氣氛,不時談天歡笑,呼朋招友。


“我不要當勺子臉我不要當勺子臉我不要當勺子臉啊!!!!!”

“嗖”地過去了一半,另一半則卡在了506門外那突然的一聲“站住”之下。

“勺子臉你跑什麼。”擋在聖蹤身前,談無欲的樣子很像在小學外“借錢”的社會青年。

“我不是勺子臉我不是勺子臉啊!!!不是啊啊啊啊啊啊啊!!!”
本來就已經當機,現在被談無欲一刺激,聖蹤頓時抓狂。

“我管你是不是勺子臉,看這個。”突然從身後拿出一個布公仔瞬間放大數倍到聖蹤眼前,談無欲陰著調子,像講鬼故事一般說道:“看見這個沒有,他叫六醜,你以後要是再想到勺子發病亂喊,他就會和你合體,然後爆掉。”

“啊!”傻傻的看著那個比廢人還廢人簡直是高難度恐怖的六醜,聖蹤一下子愣在當地。

繼續陰笑,談無欲伸頭湊到聖蹤耳邊小聲說道:“我告訴你,這是地理司說的。”

“啊!!!!!”伴隨著一聲淒厲的慘叫,聖蹤飛也似的跑了。

“哈哈……”看著那個惶恐逃離的背影,談無欲捏了捏手上的六醜,很是開心的笑了幾聲。
而就在他笑的時候,503的門開了。

“嗯?”談無欲不動,只是驚訝的看著劍雪露出那將將大半個身子和一張臉。

“你把聖蹤嚇走了。”

“嗯?算是嚇嗎?一點提議而已。”

“那是……”指了指六醜,劍雪的眼神裏有了一絲興趣。

“這個?”轉過身子把六醜舉到劍雪面前,談無欲解釋道:“他叫六醜廢人支離疏,我做的布公仔,希望能以毒攻毒,至少能讓聖蹤別再清早犯病,擾人睡眠。”

“你的手很巧。”看了六醜一會,再看談無欲一會,劍雪緩緩說道,“謝謝你嚇走聖蹤。”

談無欲用一種鄰家大哥哥的感覺說道:“我也是為了早上能多睡會,沒什麼可謝的。”

“嗯……”劍雪點了點頭,關上了房門。


劍雪打開門時微微一愣。
談無欲穿著名貴的藍黑調長袍唐裝,雪白長髮上別著一支製作十分精美的簪子。

“很漂亮。”劍雪只是實話實說而已。

“我每天晚上都這樣穿,你才誇我呀。”

劍雪不說話了。

“平時都是白無垢陪我在吧台見習,今天他有客人,你陪我去吧。”

談無欲問的自然。

“嗯。”點頭,劍雪答的自然。

談無欲於是想,並非劍雪不願下樓,而是從未有人邀請他,他也沒這個必要。

在門口等劍雪換好衣服,拿上鑰匙卡,談無欲便領著他下到一樓。
二人前往大堂的路上,正巧碰上要上樓的百朝臣。

“哇!劍雪!是劍雪!雪寶寶居然出房間了!!!”一下跳起再往後退數步看到劍雪看自己於是馬上轉到談無欲身後躲著的百朝臣大呼出聲,高頻率探頭瞅劍雪。

“小百,這有什麼新鮮。”眼神示意,談無欲把百朝臣從自己身後拽了出來。

“不不不!當然不是~~~”領會談無欲的意思,百朝臣從驚訝轉為百朝臣經典熱情的招呼。“雪寶晚上好呀~”

“你……”

“百朝臣~叫我小百就好啦~~~”

“小百晚上好。”劍雪很認真的點頭打招呼。

“哎呀對了!”二次跳高高,百朝臣瞬間變臉,著急的向劍雪說道:“雪寶快回去!剛才我在大堂看見吞佛來了!”

“一劍封禪!”百朝臣變得快劍雪變得更快,呼聲出身子同時沖了出去。

“劍雪!”

喊留不住,心覺不妙,談無欲提起衣袍下擺趕緊追了上去,只留下百朝臣喊著:“雪寶跑錯啦!你應該回房間準備!電梯在那邊!”

“一劍封禪……一劍封禪……一劍封禪!”口中喃喃,劍雪一氣跑出走廊,刹那間,紅白身影映現,那最後的一句“一劍封禪”突然沒了著落,慘淡漏出。

談無欲跑至走廊將盡,見到那抹墨綠色的身影。
放輕步伐,看著那黯淡背影,慢慢走到劍雪身旁。

突來的期望徹底覆滅,沒留下一絲痕跡。
剩下的,唯有空茫。

談無欲不動,亦無語。
他就只是默默看著。
一瞬的期望與失望交替,那表情讓他看到了似乎重疊的身影。
那一刻,他很想做些什麼。


那夜,劍雪逃跑了。
不是逃出孤憶,而是在吞佛進入503前逃出房間,躲了起來。

慕少艾出動所有保安人員秘密尋找,以防驚動客人。

辦公室內,慕少艾不得不在吞佛的冷眼下等待結果。

一個不停抽煙,一個譏笑而立。

上官尋命把人帶進來的瞬間,吞佛抬手抓住劍雪的手臂,硬生生將人扯到懷裏。

“喂,好歹是我孤憶的人,下手慎重些。”煙管敲桌,慕少艾站了起來。

“那就管好你的人。”詭秘笑容未減,吞佛冷言回過。

談無欲得知消息趕到辦公室外時,看到的是一前一後同樣孤寂的身影,和同樣毫無表情的面孔。


翌日,聽到開門與關閉的聲音,談無欲計算人已走遠後連忙開門沖出房間。

進入503,關上門,回身便是一片狼藉。

坐到床邊,談無欲學著白無垢和百朝臣曾經做過的那樣輕輕按揉佈滿傷痕的後腰。
一邊揉著,談無欲開始後悔自己沒看那些DVD,至少那裏面有事後護理的內容。

“謝謝你。”翻身坐起,劍雪轉頭看著談無欲,是誠懇謝意。

“是鄰居就要互幫互助,這是規定。”塞一個靠枕到劍雪後腰,扶著他躺靠下,談無欲淡淡說道:“還有一項規定。”

“是甚米?”這一次劍雪沒有問為什麼。

起身再回來,手上多了個大盒子。把盒子放到床上,談無欲說的簡單。

“新房入住,要送禮物給鄰居。”

看看盒子看看談無欲再看回盒子,劍雪打開盒子,伸手探進,隨之拿出一個布公仔。

“一劍……封禪……”

半米多高,每一處都做的很精製。最重要的,與原形相差無幾。

“全孤憶只有慕少艾見過一劍封禪,我就問了一劍封禪的形貌,順手做了這個。”

緊緊的把布公仔抱在懷裏,劍雪看著談無欲,發現那對鳳目下有些微淺青。

“你熬夜做的?”

“哪有那麼誇張,我是和慕少艾聊天聊到很晚啦。”擺了擺手,談無欲經典悠閒表情回道。

“……謝……”想說什麼,終是沒說出口。
劍雪摟著布公仔,沉默片刻後轉過頭,展開了一個笑容。

那是談無欲第一次看到劍雪的笑容。
或者說,那是一劍封禪消失,吞佛童子出現後,劍雪第一次露出笑容。

談無欲也笑了,抬手揉亂那團本就雜亂的海草頭。

“何不放棄?”

簡單笑著,簡單的人。

從此,劍雪不管到哪里都帶著這個布公仔。

簡單的人,和他所希望的簡單世界。

“早已習慣失望,是因為希望還在。”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3-26 00:59 | 5 楼
九流第十家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54
腹黑: 75 点
珍珠: 1710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68(小时)
注册时间:2008-01-28
最后登录:2011-11-22

鲜花 [0] 鸡蛋 [0]

 

怎麽說呢,其實一開始是覺得好玩才跳坑的,但是看到現在,覺得抱著一劍封禪的劍雪,簡單得讓自己的心也變得簡單起來,並不是用“可憐”不“可憐”來形容的,仿佛看著眼下的冰淩溶化,看著聼孔的雪花消散,看著風從身邊吹過,看招時光流轉一般,大約人可以摒棄了悲喜,但惟有對愛人的思念是永遠也無法斷絕的。
吞佛要是明白,他還會讓劍雪融化在他炙熱的火焰中麽?還是他早已明白,自己變不囘封禪……
================================
大半夜的,不知所云了,期待下一章。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常開天眼觀紅塵,
樂見身是眼中人,
喜怒哀樂本一般,
早知此身非吾身。
顶端 Posted: 2008-03-26 03:19 | 6 楼
三月客
自給自足,豐衣足食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91
腹黑: 76 点
珍珠: 1717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7(小时)
注册时间:2008-03-24
最后登录:2017-09-16

鲜花 [0] 鸡蛋 [0]

 

感謝道友的回復~~~
某三會努力更新地~
努力給出一個美好的……
過程吧……?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3-26 09:31 | 7 楼
三月客
自給自足,豐衣足食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91
腹黑: 76 点
珍珠: 1717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7(小时)
注册时间:2008-03-24
最后登录:2017-09-16

鲜花 [0] 鸡蛋 [0]

 

章七


“老闆,我真的該回家了。”

“你給我閉嘴!給你機會賺奶粉錢你都不要!”

一個大男人扶著另外一個大男人不算安靜的進入孤憶大堂。

“老闆,這不算因公加班。”

“閉嘴!老子我就偏偏不信我會沒有魅力!那些個女人絕對是沒眼光!”

被扶著的健壯男人顯然已經半醉,就在他晃晃悠悠想隨便找個位置坐下時,他的目光偶然瞥過吧台隱秘的一角。

那一瞬間,他的腦中響起一句歌詞。

就這樣愛上你~

“老闆,狂華說陪老闆喝酒的丈夫都不是好丈夫。”

就這樣愛上你呀呀呀~

“老闆,我真的得回家了!”

就這樣愛上你~從此萬劫不復呀呀呀~

“老闆!老闆!”

步驟一:告白。
步驟二:約會。
步驟三:馬賽克帶過
步驟四:結婚

美好藍圖之下班場景:

必備:人妻圍裙,熱騰騰的飯菜

妻:“親愛的你回來啦~飯已經做好了哦~”
夫:“老婆!你做的飯再好吃也沒有你好吃啦~哈哈哈哈哈!”
妻:“哎呀討厭啦你死相……”
夫:“哈哈哈哈哈哈!來來來快讓老公來親一個!”
結尾:馬賽克帶過。

美好藍圖之離別場景:

必備:落葉飄零,單薄柔弱的身形,強忍的淚水

妻:“君……不用擔心家裏,妻會照顧好一切……君……君只要夜夜念一遍妻的名字,妻……妻便滿足了……”
夫:“妻……夫……夫捨不得你啊!”
妻:“男兒志在四方,妻會在這充滿我們回憶的地方等你,永遠,等君回來……”
夫:“妻啊!!!!!”
結尾:淚水奪眶而出,雙雙熱情擁吻。


“老闆!老闆!老闆我要回家!”

嘴還在撅著狂親空氣,美好藍圖卻被旁邊的叫喊拉回到現實。

“……吵什麼!我聽見了!”大手一揮,男人昂首闊步,來到吧台那最隱秘的一角。

“美人!本人名叫閻魔旱魃!不知能否有幸……”

“犀牛,閃遠點。”

一聲晴天霹靂!伸出去的手卡住了!

談無欲繼續喝西瓜汁。

“你……你……你叫我什麼!”

“犀牛,讓你閃遠點,你是耳朵聾麽”

談無欲繼續吊眼皮喝西瓜汁。


其實,以談無欲的氣質相貌,打他一進孤憶,每天都有不少客人想點他的名。
可每當他們看向談無欲時,對方的那種目光會讓你覺得他站在喜馬拉雅山頂俯視你,而你則是跪在塔里木盆地仰視他。又或者是那輕輕的一聲“哼”,配以偏頭歎氣,則會讓你覺得自己壓根兒就沒進化完全,甚至不配和他同吸一屋空氣。

是謂:有賊心沒賊膽


元禍天荒拍拍閻魔旱魃,見其完全凝固,乾脆湊到耳邊小聲道:“他是脫俗仙子談無欲,新人,進門時的名冊裏有介紹。”

“仙……仙子……”一口氣又喘上來了。“仙子啊!我喜歡你!我想點你!”

“新人見習期間不接受點名,這是規定。”

連頭都沒抬,依然吊眼皮喝西瓜汁。


愛情是盲目的。

打從閻魔旱魃見到談無欲那一天起,每天下班直奔孤憶,就坐在離吧台不遠的小沙發上,可憐巴巴的看著。

第一天:敵不動我不動!

第二天:我不動敵不動!

第三天:敵動我也動!

第四天:無論敵動不動我都不能動!
前車之鑒:跟著去男廁所而被狠狠鄙視了

第五天:看到有興趣的目光於是買下一萬六美金的酒開給他喝,但他只是覺得酒瓶子很好看。
結論:仙子懂藝術

就這樣,持續了將近小半個月,閻魔旱魃每日必來報到,遇到有工作原因而來不了的情況也會讓元禍天荒給談無欲帶話。
而每次,被閻魔旱魃硬拉來的元禍天荒都會在人到之後對談無欲說一句“人就交你了”,然後立刻趕回家做標準好丈夫。
勉強說也算是二人世界。


巧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一個依然可憐巴巴的看著,一個在和白無垢聊天。
突然,幾個典型喝醉鬧事的無賴男湊到白無垢身邊,其中一個抓住一把長髮就開始喊:“你竟然丟下我跑了!”

白無垢也不驚訝,只是站起來,微笑說道:“先生,孤憶的規矩,只要有客人出更高的價錢,就可以截場。白無垢很感謝先生看得起,但我已被定下,先生若不棄,可以出比之再高的價錢,白無垢一定令先生滿意。”

“臭小子長得漂亮就了不起啊!”勃然大怒,男人一拳砸爛茶杯,作勢就要打白無垢。

被砸爛的瓷片飛濺,眼看就要刺中一旁的談無欲,可談無欲的目光都集中在那男人的拳頭上,正要上去解圍,根本沒注意到。
說時遲那就快,危機一瞬,閻魔旱魃伸手擋住所有碎片,將談無欲整個抱在懷裏,又抓住了那男人的拳頭。

那一刻,閻魔旱魃仿佛聽見了神之語:
閻魔旱魃!這就是你表現的機會!摔跤柔道散打空手道胸肌二頭肌擒拿手全給他去!

這邊白無垢依然掛著職業微笑。

“先生,挑孤憶的場,很不明智。”

話落,一陣風吹過。

“朋友,風起了,蟬鳴了,你聽見了嗎?”

幾個男人還沒反應過來,一股透明絲線就將他們綁在了一起。

白無垢順了順頭髮,向兩人點了點身子。

“辛苦了,愁落暗塵,上官尋命。”

風停,愁落暗塵道:“破玄奇,將人押至經理辦公室。”

“是!”破玄奇推著那一夥人往經理辦公室去了,愁落暗塵和上官尋命也前往說明。

雖然沒幾個客人注意到這一幕,領班還是出來圓了下場。

等吧台恢復,閻魔旱魃才突然叫出一聲。

“燙啊~~~”

將人推到一邊,談無欲趕緊問道:“小白你沒事吧?”

整了整衣服,白無垢微笑道:“這種人在孤憶很稀罕,見多了道貌岸然的,偶爾碰上這種也不錯。我沒事,時間久了你也會習慣。正好時間到了,我得去見客人,拜啦。”

“嗯,拜。”點點頭,打完招呼,談無欲轉回身看著此時正捂著手的犀牛。“你剛才吵什麼?”

“……你……你平日都喝果汁,怎麼今天喝茶?我燙著了。”閻魔旱魃心裏挺不明白,也挺委屈。

“我願意喝果汁就喝果汁,願意喝茶就喝茶,你有啥意見?”

即便捂著,還是有血從那兩只大手間流出。

“沒沒沒!沒意見……”不想給對方留下不好的印象,閻魔旱魃轉身欲走。

“犀牛!”

“啊?”

“過來。”

人走回去,談無欲低頭看了看。

“跟我回房,我給你處理下。”


506,談無欲用紗布簡單的包紮了傷口,隨後撐下巴吊眼皮看著閻魔旱魃。

閻魔旱魃珍惜的摸著手上紗布,也不知道說什麼。一時之間,兩人大眼瞪小眼,沉默對視。

談無欲歎了口氣,終於開口。

“你喜歡我啊?”

“嗯!不錯!”大力點頭。

“你喜歡我哪點?”

“不知道。”脫口而出。

“那你為何會喜歡我?”

“沒想過。”毫無思考。

“……什麼都不知道,笨犀牛,下輩子吧!”

閻魔旱魃會這樣回答,談無欲心中早已料定。
可他還是問了,問給自己。

“已經是下輩子了。”看著談無欲驚訝的表情,閻魔旱魃說道:“人家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這話不錯。我每天想你,晚上就做了一個夢。我夢見上輩子我是不存天地的魔之君主,而你是除魔的領導者。你與他人策劃,借兩名高手之力將我殺死。有些片斷很模糊,不過我還記得你我交戰時的場面,我把你打的很慘!哈哈~”

“嗯?你敢打我?”

鳳目頓時一瞥。

“啊不是!只是夢嘛,就當是解釋我小名為什麼叫魔君。”

“我計謀殺你,你不恨我?”

閻魔旱魃倒沒想到談無欲會問這個,頓了一下,茫然道:“立場不同,怨不得他人啊。”

看著那張茫然的臉,談無欲再次歎氣。歎完,他又笑了。

“呵呵呵呵……傻魔君,我騙你的。”

“啊?”

“早在你初次見我的時候,我就已經不是見習了,你若點我,我無不接的權力。”

“你……你你……你居然騙我?”

“是啊,我就是騙你。有不滿,請去找大堂經理慕少艾投訴,慢走不送。”

低頭想了想,閻魔旱魃抬頭繼續認真看著。

“沒關係,這樣也好。我不想用客人的身份逼迫你,你若希望,我現在就走。”站起身,閻魔旱魃說的堅定。“但我不會放棄,我這個人不太會說話,更不會舞文弄墨,我只知道一點,我喜歡你,所以就追!事情定的簡單,做起來也方便。上輩子既然錯過,這輩子緣至更該珍惜,閻魔旱魃從無後悔。”

說完,人就往門口走。

到了門口,見人就要開門,談無欲三次歎氣,終於放出話。

“走的時候記得補上登記。”

“嗯?登記?登什麼記?”

“……笨犀牛……”一屁股坐到床上,談無欲狠狠的瞪了一眼。“你是來幹嗎的啊?”

人,坐在床上。
床,除了等於睡覺,還等於……

“仙子!”轉過彎來,閻魔旱魃欣喜若狂,三兩步走回床邊,一把將人摟進懷裏。“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總有一天會被我感動的!總算功夫不負有心人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第四次歎氣,談無欲扭過頭,將人推出去,彆扭說道:“去洗澡你這笨犀牛……”

“嗯!”閻魔旱魃高高興興的去了。

突然想起來,談無欲又補上句:“記得別讓傷口碰到水!”


劍雪抱著封小禪進506的時候,談無欲正趴在床上挺屍。

“無欲!我聽說你接客了,你怎麼樣?”坐在床邊,劍雪關切問道。

“……還能怎麼樣……就是現在這樣……”臉埋在枕頭裏,說話聲音悶悶的。

“你的客人……”

“說是要去PK,啊不……去開會……所以早早就走了……”

“不是,我是問你的客人對你……用不用讓慕經理給你看看?”

“……還算溫柔……但是……”

終於把臉抬了起來,頓時殺氣四溢。

“但是為什麼他的那個會那麼大……他上輩子真的是魔麽!!!”

趕緊上手揉揉後腰,劍雪掰開談無欲的臀瓣一看,紅腫的很厲害,又趕緊從兜裏拿出藥膏抹上。

“好些嗎?”合著藥膏輕輕按揉,劍雪有些著急的問道。

“嗯……涼涼的……好多了……”

突然撲哧一笑,談無欲扭轉身子看向劍雪。

“喂,什麼時候你也會關心一劍封禪以外的人了。”

微微一愣,隨之返回手上工作。

“我們是朋友,關心該然。”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3-27 12:50 | 8 楼
九流第十家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54
腹黑: 75 点
珍珠: 1710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68(小时)
注册时间:2008-01-28
最后登录:2011-11-22

鲜花 [0] 鸡蛋 [0]

 

这是为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故事越离谱,情节就越温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楼主,握着你的手深情地说:快点写下一篇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常開天眼觀紅塵,
樂見身是眼中人,
喜怒哀樂本一般,
早知此身非吾身。
顶端 Posted: 2008-03-27 18:54 | 9 楼
« 1 2345» Pages: ( 1/10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潇湘雅卷□

Time now is:06-22 21:13,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