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mo891014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7
腹黑: 61 点
珍珠: 1749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25(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25
最后登录:2010-05-27

鲜花 [0] 鸡蛋 [0]

 倾城笑 1-2 1F

0
1.

剑子总记得他初见龙宿时的情景。那时都还年纪小,懂事不懂事,说不上。只是师尊先前交代了,儒门龙首会带着弟子来,你小子别让我失望啊。言下之意就是,剑子啊,过会,你可要给师父我争口气啊!剑子点了点头,他是见过龙首的,很漂亮的一个人,说不出的华丽,整个儿一有钱人~~和他那小气寒酸的师父怎么看怎么都不搭,完全是两个世界的。
彼时云定风闲,团子样的龙宿单纯的紧,小心的站在龙首身边,手里持着双面绣了枫叶图案又粘着大小宝石扇柄垂着银流苏的紫萝扇,身上是紫色暗纹儒服滚着白色缕空花边,衣角袖口处缀着珍珠穿就的流苏,银紫长发挽成发髻用白玉的对钗绾住,发稍及腰,光亮如缎,淡紫眉间如血的龙纹,配着琥珀色的眼,白皙肤色。开口便是字正腔圆的雅正儒音,对答之间进退得礼,论及规矩真是有些老成了,让人心疼。这样的龙宿,在当时剑子眼里,已经是要惊叹了,他只想着这世上居然还有这般好看的人,柔腻的声线连着半听不懂的儒音都让剑子觉得美好的无与伦比。须知这会的剑子还像没长大的白毛猴子般,天天只会跟着师尊到处乱晃,餐风露宿,遇个桃花,爬个墙,打个群架什么的。当然,这桃花,这墙头,这群架自然是宗主他老人家的,咱们的小白毛此时仍旧是心思纯良好孩子一名。有时师尊熬不住了,往往都要拎着同样饿的发昏的剑子,去龙首那里蹭上几日饭食,小住一段时间,将养着;直到龙首实在受不了宗主大人日日跟在后面死缠烂打的要求其履行某些义务,师徒俩这才拱拱手拍拍屁股走人,顺便捞上些精致小食带在身边以备万一。
这是剑子第一次和龙宿在一张桌上吃饭。灰黑的眼珠转了好几圈也没能适应对面那两位的华丽程度,晃得人眼花。瞥了眼自己师尊,洗的发白的青灰道袍,几十年如一日的泡菜清粥,道门果真就寒酸至此了?他开始理解为什么师尊会死活缠着人家龙首不放了。剑子的人生里,又多了一样认知:钱,不是万能的;没钱,那是万万不能的。埋头,继续喝粥,唔,今天的粥比平日里要稠了些,师尊啊,再稠的粥也改变不了道门寒酸的事实;话说,这媳妇脸,真是可怕……唉!后几日怕是只能喝水了。心下这样想着,赶紧的多喝了几口,不一会碗就见了底,剑子又盛了一碗,先吃了再说。这边厢,剑子努力的吃着;那边厢,龙宿偷偷拉了下龙首的衣角,小脸儿皱成了一团,看神色几乎都要哭出来了。早先时候,被宗主叔叔硬塞着吃下去的糕点,似乎放了很久了,现在……肚子里真的很难受。正吃着饭的龙首被小徒弟拉扯着转过身来,看着龙宿痛苦的模样,暗自叫了声不好,又瞧见龙宿按在肚子上的小手,立马抱了起来向着茅厕跑去……为了一块糕点,龙宿差点拉的没气儿,这也算是丢人到家了。
中饭就在一片闹腾声中平安渡过,夜里,儒门的师徒俩因着龙宿闹肚子而被宗主他老人家留了下来。道境和苦境不同,比不得苦境时时的热闹,道境里入了夜,安静的跟没活人似的,各处殿所里各人忙各人的,也没啥大动静,仿佛都睡去了。
龙宿这会正趴在剑子屋里的高床之上裹着棉被抱着白毛儿睡枕,欣欣然入了梦,想来,折腾了一下午自然也睡的香甜些。刚泡完澡的剑子,一推门,就看到那占了几乎整床的紫团子,心下叹了口气,这晚上怎么过?烛光下,剑子仔细的打量着睡着的紫团子,漂亮的梨窝,浅而匀的呼吸,偶尔蹙起的眉,粉嫩嫩胖嘟嘟的脸蛋儿。一个忍不住,右手就捏上了龙宿滑嫩温软的脸颊,心里还赞叹着,这手感真像过年时儒门天下送来的紫米珍珠丸子,真的好软好软,捏着捏着就不想罢手了。不一会儿,眼见着白日里白嫩白嫩的小脸儿顿时微微的红肿起来。剑子赶紧的松了手,意料之外的,床上被捏的红肿的人居然没动静,剑子偷偷用眼角余光瞥了眼缩成一团的龙宿,这才大口的喘了口气,是说,这团子睡着了还真是雷打不动。剑子轻手轻脚的从龙宿怀里拉出了被抱的死紧的白毛毛睡枕,因着这折腾,原本侧着身子睡的龙宿硬被掰成了仰躺,这会儿还真像是一糯米年糕被摊在锅子上,呼呼的冒着泡儿。也亏的龙宿能睡,纵是这样一番下来也没醒的迹象。
深秋的天气到了晚上就凉的厉害,再加上这屋子有那么点年久失修,保不准那儿透着风啊什么的。相比起龙宿来说,剑子这几个时辰里除了冷就是饿,白天里那几碗稀饭早不知道去那了。到睡觉了,被子也轮不上盖,看着身边睡着正熟的龙宿,再看着那被他捏的还没消肿退红的小脸,他就实在是不大好意思再去抢回自己的被子,只得和衣躺在龙宿身边。可思来想去,剑子还是觉得抱个暖炉睡总不会太冷了吧。就这样,在所有人被连绵不断一浪高过一浪的涕哭声闹醒前,我们未来的道门先天抱着我们未来的儒门龙首,渡过了他们人生里和对方相拥而眠的第一夜,简称“初夜”。
咬!
师尊今年真舍得,
这么嫩的猪蹄,
就是淡了点,
厨房的大婶肯定忘记放盐了。
还吃着水晶猪蹄的剑子,一边抹着口水,一边用心啃着,只是,这蹄子从最开始的没味儿,怎么越来越咸了?那里想到忽然的被什么拍了一下,他不耐烦的嘟嚷了声,别闹,我正吃东西呢;接着又是一下,这一下就不是拍了,直接改用敲的,冰冷的金属敲在脑袋上的感觉那真不是一般的痛。一时吃痛,剑子这才醒转了过来,模模糊糊的,想试着揉揉眼睛,一抬手就发现,自己居然抓着那紫米团子的手,而那手上溜溜儿的一圈光亮齐整的牙印儿,对着烛光瞧去,颇为水亮润泽!再抬头看了看,紫米团子一双琥珀色的眸子死死的盯着他,恨不能一口咬死这眼前人,胖呼呼的小脸上全是眼泪,一滴滴的都落在了枕边,手上,衣领间。剑子几乎不敢再看别处了,他现在完全能想见身后的师父和龙首是何等的盛怒,咬了人家龙宿半晚上,龙宿痛的哭醒了他还跟没事儿似的睡的死沉。
半晌才听得龙首对自家师尊说道,徒不教,师之过。好友,汝就是这般待客的?还是说,汝对吾有所不满?
宗主狠狠的瞪了剑子一眼,拉着龙首衣角打着哈哈,赔着笑脸,连声说,剑子还小,剑子还小,好友不可误会啊…
龙首冷哼一声,转过头去轻声的问着龙宿,还好?
龙宿自己抹了眼泪,声音虽然还哽咽着,但又觉得这也不算是大事儿,点点头,说,还好,不那么痛。
宗主立在边上,被龙首晾着,说笑也不是,赔礼也不是,只好拍拍剑子的脑袋,心里居然想着,这徒弟真不错,早早儿的就把儒门的紫团子给吃定了,哈,道门还真是后继有人!宗主心里这点儿小算盘,自然没逃过龙首的心思,那怕这老道脸上一副拐扭的为难模样。龙首懒得再理睬这一对师徒,心里就觉得这道门的人难不成真是儒门的克星?还是说历任儒门龙首都命里带衰,倒贴成性不说,还被道门吃的死死的;而如此光荣传统还被一代代传下去更加的发扬光大起来。到龙宿这,弄不好会发扬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龙首实在是不忍心再想以后了。所谓以后,直接就四个字——惨不忍睹。
眼看着这良辰美景被生生浪费掉的宗主,也管不得会不会被殴飞,挽上龙首的胳膊,说,两小孩的事让他们自己解决,好友,这时候真的是不早了,走啦走啦!
此时正想着龙宿未来的龙首没料着老道来这么一招,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拖走了,嘴上还说着,麦拉吾衣服!是说,这拐人的方法,也是可以一代传一代,青出于蓝。
剑子瞅着师父急冲冲的把龙首拖了出去,怎么也没弄明白自己把龙首徒弟咬了,自家师尊这抽个啥?一时想着,却没料到自己拉着龙宿的手一直没放,龙宿烦了似的用力想挣开,惊了剑子,转过头来才注意到半晚上的十指相扣,不曾放开。猛的迎上那双灰黑眸子,龙宿小脸儿气的通红,脸上满是泪痕,心里不停的骂着,这个人怎的这样可恶?剑子看他这样子,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平时转的比什么都快的脑袋,这会儿难得的什么都想不出来。他细细的看着龙宿手背上被自己咬过的地方,右手复上轻轻揉着,轻声的问,还痛么?说着,对着那红肿处吹了吹气,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温软的舌尖也舔上了伤处,一圈圈打着转儿,一圈,两圈,三圈,没个停,像上了瘾。舌尖落在手背上湿热的触感,一点点的挠在了龙宿心上,龙宿只觉得身子颤了颤,头皮发麻,脸上一阵的燥热,怔怔的,一时间竟忘了甩开剑子;他也不知道怎么了,更不知道这感觉代表什么,亦或是什么都没有,只是,这人好像也没那么可恶了哈。龙宿发着呆,剑子也好不到那去,连他自己都没弄明白怎么会这样做的,仿佛是顺其自然的,这个自然,到底是怎么自然出来的,他也不清楚,或许是头脑发热,或许是神经短路,或许是别的什么;这样轻轻的舔舐着,舌尖下柔腻的触感让他舍不得离开,舍不得停下来。须臾,唇落下,吮吸着,只是换了地方。之后,是谁的气息乱了,是谁的脸红了,是谁的心入了迷,是谁把谁的声音尽数吞入口中,是谁的身子没了力气被谁抱着躺下,是谁熄了烛,是谁解了谁的衣衫,是谁拉过被子盖的严实,是谁一直彼此厮磨不愿放开,又是谁懵懵懂懂忘了推开……
一夜天亮……
第二日,剑子起的迟了,没来的及送软绵绵的紫团子离开,却一路看到一张张扭曲的面容,到了师尊那,差点儿被正捧着青花茶杯喝茶的宗主喷了一脸的茶水。取了铜镜,晃着脑袋瞧了瞧,连自己都笑了出来,笑着笑着就起了挂念,他,应该是不再生气了吧,至少那个时候他没有推开,至少离去前他在自己脸上画这一脸浣熊样时,装睡的自己清楚的听到那溢出来的开怀笑声。  
自此,谁的心里多了谁,或许应该是彼此多了彼此。
如果不谈龙宿误食过期食物而引发的拉肚子,如果不谈剑子对龙宿的一咬,如果不谈之后龙首折断的扇子数把,那么,这第一次剑龙相会还算是极为有爱的。在这许久以后,剑子的师尊问过剑子,觉得龙宿怎么样啊。剑子总是笑着说,很好啊。要是再问是怎么个好法时,剑子也只一句话,就是很好啊,什么都好就是了。相反,龙宿始终都不知道剑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好不好也无从说起,只是觉得这人啊,他料不着就是了。料不着,自然也是种兴趣,若是一个人都能让他猜着了,那还有什么趣味可言?而剑子给他的感觉就是,嗯,有趣啊!

PS:两只团子能做什么?答:什么都没做成。捂嘴笑,逃!

写于文后的废话,冬天了,某生物文彻底的停止了更新,这边某只只好自给自足的准备粮食蹲坑底过冬,其实这文写的很白烂了,但是没办法,生物实在是太有爱了,很早就想写却又因为自己太过文盲没敢下笔。现在折腾出来,还请看文的诸位多多原谅,抹泪,文盲的令人发指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7-12-16 22:54 | [楼 主]
momo891014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7
腹黑: 61 点
珍珠: 1749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25(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25
最后登录:2010-05-27

鲜花 [0] 鸡蛋 [0]

 

2.

先天也好,团子也好,时光总是会在不经意间悄悄的过去,从记得当时年纪小到青春少年样样红,已是过了百年之久。百年里,文期酒会年年相见,紫米年糕也长成了翩翩俊美少年,全身上下还是晃眼的厉害,十几斤的行头奇迹般的居然没把人压的趴下,华丽无双;白毛小道仍然是从头到脚一身白,太阳之下,如果不站在紫米年糕的身边,那也是十分打眼的一身装扮了,寒酸透顶。
被双方师尊当玩养成游戏一样养活着长大的两只,一只四处闲晃出了心得,爬墙技术直追苦境某大闲人,好的烂的,但凡是桃花虽然朵朵都笑的无比灿烂,偏又都是看似有这么回事实则两相之间和清水一般没一点儿事;一只倒贴出了名,只看其书房里桌案上一叠叠的账单,就知道这可不是空穴来风,以至于江湖上茶余饭后,只要谈到倒贴,那还真是令人扼腕叹息的非君莫属的头把交椅。最近,桃花着的某只又爱上了打群架,倒贴着的某只硬被折腾成了宫灯帏的活动自走牌坊,这世道果真是让人倒退三步,呕红一地,整个儿一孽缘啊!
江湖上闲了,就是打八卦,连着道境玄宗,儒门天下,就算是罪恶坑也不例外,谁让时间对这些先天来说没意义呢?内容无非是今天谁和谁在相杀时顺手摸了一把还相互放了水,谁又和谁在说话间眉来眼去暗送秋波,再或者是谁和谁看似仇深似海实则奸情无限,诸如此类就跟早报晚报一样声声不息。而这不八卦不成活的日子,倒也过的有滋有味。
这天,龙宿十二万分不耐烦的看着眼前的策论,心里骂了一万次夫子,起笔,落笔,一道黑线,划过去,写的多了,划的多了,直接揉成一团,扔在墙角。这天下文章,本就一大抄,可是,像这么扯的他是第一次看到,就着这么扯的东西写策论,就算他是儒门一品美才,也要挂上几锅黑线。突然的,他无比穿越的想到一个人,是说,那个人也够他再挂上几锅黑线了。
这个世上,就是有这么巧的事,你想什么,就来什么,那怕是天灾人祸。
龙宿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好好的大门不走,偏偏喜欢爬墙?抬眼就看到坐在窗户边的白衣道者,咧着嘴没心没肺的对着他笑,让他禁不住的抖了下,这叫一个寒!
剑子看着一地的纸团,问他,你怎么又吞了这么多?敢情你写这东西就是为了吞?你说,这些留着多好,说不定下次还能用。
龙宿懒懒的,没说话,仍旧是写写划划,头都没抬,心下有些厌厌的。
见龙宿心情不好,剑子也没再多说什么,安静的坐窗边,手里绕着龙宿那紫银色缎子似的长发,拉了束自己的头发,放一块比了比,这质地,还真不是一个档次的。看着手里或白或紫的发束,轻轻的想笑,扯了下龙宿的衣角,问他
你们儒家是不是有句话说,结发同枕席,黄泉共为友?你看,我们这样算不算?
说着,将手中发束摊在龙宿眼前比了比,一脸的欲盖弥彰。
龙宿无语的看看他,半晌没说话,从他手里扯回自己的发丝,继续埋头对付面前的策论。只是,这天是不是热了点?脸上微微的有些发烫。随手端起桌边凉茶,狠灌了一口,似是察觉到身边炽人的视线,他决定把话题岔一下。
龙宿一边扑腾着策论,一边问,汝为何总是爬墙,吾儒门天下没门让剑子大仙走?
剑子含着笑,看着脸红的龙宿,心下了然。这天热的,再逗下去就不好收场了,毕竟大白天的走火,不是个好事。当然,他是不介意的,只是……眼角余光偷瞟了眼仍然脸红的某只,咳咳,还是就此打住吧。
耶,好友误会了,其实我次次来儒门天下都是走大门啊,只是没让他们通传,省得麻烦嘛。再说,这儒门天下墙头如此之高,剑子爬不起啊,还是走大门的好。
看龙宿没做声,剑子又老实厚道的补了句,去别的地方,我都爬墙的。
你看,这意思说的多明白,你儒门天下,在剑子这里独一无二。
龙宿无话可说的败了,这真是不要脸的人最可怕,他第一次见有人爬墙爬的这么理所当然理直气壮的。
剑子继续嘻笑着说,出去走走吧,上次我出门的时候看到一处风景真不错,保准你没见过。你说你这样天天宅着有什么意思?年纪又不大。
说着,又动手扯了扯龙宿的袖子,只是这样扯了扯便嗅到一阵清冷的淡香,剑子直拉着袖子不放,连问,这是那来的香?
龙宿见袖子是扯不回来了,只得明白和他说,这香是前些日子下面分支书院送来的熏香,取的是白梅花蕊制的,汝若是要,吾让侍女给汝拿些过来带回去。
剑子笑着说,我那要这东西?只是你用着就极好了,也只有这香才配的上你。
这话说的实在是太白了些,龙宿听着不由的又红了面,颇有些不好意思了,咳了两声,又将话岔开了去。一时闲聊着,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龙宿起了身,到后面的柜子里四处翻了翻,看样子是在找东西。找了会,从屉子里拿出一锦绣小盒来,递给剑子,说,汝好生收着吧。说话间,眼睛只瞟着窗外盛放的粉红桃花,许是想到了什么,不自觉的拿起桌边萝扇半遮了面,轻声笑着。
剑子打开了盒子,却见一晶莹剔透的和田白玉卧在朱红的丝绸面上,整块儿的玉雕的是龙头形状,下面连着雪色流苏,流苏上又缀了银色的小珠子。剑子小心的将玉拿了出来搁在掌间细细的抚摩着,陡然的想到某人身子摸着也是这般形容,温润如玉着。这样无边际的乱想着,那百年难得染上红晕的老脸,竟也添了一抹粉色。眼神儿一晃,又看到映着桃花掩面笑着的龙宿,一瞬间,真是人面桃花相映红了。
过了几日,龙宿再次青筋的看到剑子出现在自己的书房里,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老道又爬墙了,这习惯还真是要不得!


PS:初次在晓问发文,若是格式上有问题...还请斑斑原谅...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7-12-16 22:56 | 1 楼
酒酿粉圆
道,不争也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53
腹黑: 18 点
珍珠: 85 颗
贡献: 0 点
华丽: 0 点
在线时间:54(小时)
注册时间:2017-04-23
最后登录:2017-07-10

鲜花 [0] 鸡蛋 [0]

 Re:倾城笑 1-2 1F

哈哈,有爱,如果他俩竹马竹马,真一点不让人意外。包子时期啊,很让人期待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7-06-26 19:24 | 2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暗香盈袖≡

Time now is:11-22 13:11,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