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原创] 灰姑娘BL版●請多多支持,看文回復是美德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蘭羽
霹靂美男高校‧校長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12
腹黑: 67 点
珍珠: 1762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小时)
注册时间:2007-03-28
最后登录:2008-03-31

鲜花 [0] 鸡蛋 [0]

 [原创] 灰姑娘BL版●請多多支持,看文回復是美德

管理提醒:
本帖被 介末 从 原创耽美文学 移动到本区(2008-03-29)
原創者蘭羽,首發於:【BELANDSANTRON│碧蘭山莊】

『哥!你知道我剛剛在街上聽到什麼嗎?』

『聽到什麼啊?』

『聽說紫禁城裡的皇太子要選新娘耶!』

『咦?你是說當今皇上的兒子──要選新娘?』

框啷、框啷,我清著畚箕,無意中聽到我兩個大哥說的話,我回頭看著他們。

我二哥說:『哥!皇上有發請帖給我們家耶!好像所有的名門望族都一定要去參加宴會……』

我大哥說:『我們家好歹也是北方的名望之一,皇上當然要邀請我們囉,畢竟門當戶對的姻緣才好。』

二哥說:『如果被皇太子選為妃子的話,那我們就一輩子不愁吃穿啦!』

噗噗,聽聽看我二哥在說什麼,拜託,我們張家雖然是名門望族,但是我們家都是男生啊,皇太子怎麼可能會挑一個男的王后呢?

大哥說:『二弟,我們兩個可是地方上公認最美形的男人,我們如果稍加打扮,說不定皇太子會看上我們兩個呢……』

二哥說:『那是當然的,而至於三弟的話就……』

他們兩個人同時看向我,我則是低下頭繼續清掃垃圾。

我是家裡最小的弟弟,從小時候開始,我就是家族裡公認長的最不討喜的小孩,而我的兩個哥哥則是被公認為整個省份最帥的男人,可能是因為這樣,我的父親很少帶我出門,而且他根本假裝沒有我這個兒子。

而我的兩個哥哥,自然而然的,就把我當成家裡的傭人在使喚,而我也很認命,畢竟,一個人一種命,我就是所謂的乞丐命吧,雖然生在望族之中……。

二哥說:『我說張桓緒啊,不是我愛說你,你年紀小小就給我得什麼重度近視,還去給那些洋鬼子買了一個叫做什麼……叫做「眼鏡」是吧?對,還去買了一個叫做眼鏡的怪東西,掛在臉上,真是有夠老土的!』

大哥說:『哎呀,二弟,你就不要罵張桓緒了,畢竟他這輩子從來沒有好看過,你就別這樣苛求他了,嘻嘻……。』

二哥說:『還是大哥好心腸。喂,張桓緒,你還在幹麻?你還不去準備參加宴會?』

『咦?』我疑惑了。

奇怪了,這不是走灰姑娘路線的故事嗎?我一直都把自己當作是灰姑娘啊……,怎麼能去參加宴會呢?

二哥說:『還咦!你怎麼一直都這麼遲鈍阿?拜託,聽說當今的皇太子是一個身高一百三十公分,有暴牙,還有地中海型禿頭的人呢,最恐怖的是,他還是同性戀耶!』

大哥說:『沒錯沒錯,要是我們兩個帥哥被他看上,就糟糕了。所以啊,在宴會上,我們兩個會躲在角落,你就坐在靠近皇太子的那個位子吧!』

我的心整個垮了下來,唉,果然如此,原來皇太子是一個條件這麼差的人,難怪他們會找我去參加宴會……。

不過萬一,我是說萬一,如果我真的被皇太子選上了呢?那我就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那不是很好嗎?

但是,我開心不起來,並不是因為我嫌棄皇太子是禿頭,就算他是禿頭,我也沒資格笑他,因為我長的更難看呢……。

或許是我的心裡,早就住進了一個人,一個我很在乎的人……。

想起我和他第一次碰面的時候……。

***

那天早上起了一陣很濃的霧,看來,是個好天氣。

我像平常一樣,開始打掃前廳,看到樹上有好多楓葉落下來,紅色的楓葉,全紅了,好美。

『叩、叩、叩。』

哎呀,有人在敲大門,一定是酒窖的王老伯送酒過來了,這個活力十足的王老伯每天都給我們張家送酒,真是辛苦他了。

『來了。』我往門的地方應了一聲,放下掃帚,往門的地方走去。

但是霧真的太重了,我差點看不到前方的路,我把門打開,但是門不小心勾到了我的腳,我頓時一個重心不穩,往前跌了出去。

糟糕,那個王老伯一定會被我壓扁啦!

但是,我卻沒有壓倒王老伯,我被一個人接了起來,我感覺到我的大眼鏡飛出去了,我的眼前一片模糊。

『對不起!我被門勾到腳了……』我趕緊賠禮。

哎唷,可是我的腳好痛啊,我一瞬間沒辦法站起來,所以我還在那個人的懷裡……。

啊,他的衣服上有著曬過陽光的味道,好溫暖,好清新,這是我第一次聞到這麼棒的味道。

他把我攙扶起來。

『你的眼鏡。』

『謝謝。』

我戴上我的大眼鏡,抬頭看那個人──

不看還好,一看我的眼睛可就轉不回來啦!

這…實在是太美形了──我這輩子還沒看過這麼帥的男人吧,大概有一百九十公分,肩膀又寬又挺,重要的是,他的五官,實在是和諧到一個極點……!

『你沒事吧?』他說。

『啊,不好意思,請問你是?』

『你好,我叫王羽聖,是賣酒的王老伯的兒子,因為他生病了,所以由我來送酒。』

『啊,原來是這樣啊……原來王老伯有個兒子,我都不知道呢!哈哈…王老伯他還好嗎?』

『家父只是稍微染了風寒,不勞張公子費心……』

『啊,不用叫我張公子啦…叫我桓緒就可以了…』

『嗯…桓緒,我給你們家送酒來了。』

『辛苦你了。』

****

從那天以後,我最期待的就是每天早上他送酒來的時候,總覺得,只要能看到他,那一整天的勞累都是值得的。

只要我看到他的時候,就會不知不覺心跳加速。

這種感覺是什麼感覺呢?

我很在乎他,或許這就是喜歡吧?

但是,我明白,我們都是男人,除了朋友,不可能會有再更進一步的關係……。

但是,只要能看著他,我就很滿足了。

****

某一天。

『這一瓶……是多出來的,你要喝嗎?』

『咦?』

『這一瓶是我昨天自己調的……你要喝嗎?』

王羽聖今天早上除了我家訂的酒之外,手上又多拿了一瓶,他這樣問我。

『當然要喝啦,是羽聖哥親手調的,我當然要喝囉。』

我跟羽聖坐在我家的前院的台階上,我因為找不到酒杯,所以到柴房去拿了兩個木杯過來,我們兩個人斟著酒,坐在台階上喝。

羽聖說:『今天很冷。』

我小聲地說:『有你在身旁,我就不冷。』

羽聖:『你剛剛說什麼?我沒聽到…』

我說:『不,我剛剛在喃喃自語。』

接著是一段沉默。

羽聖:『聽說皇太子要選新娘呢。』

我:『是啊,聽說這個皇太子是個禿頭跟同性戀呢。』

羽聖:『桓緒…你們家是望族,應該會去參加宴會吧?』

我:『會啊,怎樣?』

羽聖:『那你如果被皇太子選中的話,你會嫁給他嗎?』

我:『怎麼可能嘛,羽聖哥,我長的這麼醜,皇太子應該有長眼睛吧!』

羽聖:『你到底會不會嫁!?』

我:『啊……?』

羽聖哥怎麼了?他看起來好煩燥……

我說:『我不知道我會不會被選上,但……』

他沉默。

我說:『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羽聖哥說:『誰?』

我感覺我的臉紅了,如果我說我喜歡的人是他,他會不會覺得我很噁心,是個變態同性戀……

我看著羽聖哥的眼睛,發現到他也在看我。

羽聖哥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都是個完美的人,像他這樣,村裡一定有許多姑娘傾心的吧?

而我,究竟有什麼資格?我或許連當他的朋友都不值得吧?像我這樣的人,像我這種醜陋的人……

不知不覺,我的眼眶淚已盈滿。

這個嚴寒的冬天,讓我覺悟了,讓我心碎了……

『對不起……羽聖哥,我要回去打掃了……』

『桓緒……』

我站起身,轉頭離去,我怕我再看他一眼,我就會捨不得走了,拜託,你讓我死心吧,對不起,羽聖哥……。

死心吧,張桓緒,這才是你該有的命運。

****

這一天還是到了,皇太子選新娘的日子。

從那一天之後,我就沒有再在早上打掃庭院了,而開門迎接羽聖哥送酒的工作改由其他的傭人來負責,或許這樣才是好的吧?也或許羽聖哥的心中根本不把我當一回事,所以他也覺得沒差……。

見不到他的日子,很無聊,很沉重。

但我真的明白,就算再怎麼愛,都不可能會有結果,因為我們都是男人。

這是,絕望的愛,我是真的明白……。

但眼淚還是落下了。

****

『張桓緒,快來穿你的禮服,別老是笨手笨腳的!』

聽到大哥的呼喚,我立刻過去試穿我的禮服,嗯嗯,果然跟我想像的一樣,可能是大哥從市場裡挑到最便宜的一件,就向平民穿的布衣一樣。

但我已習慣了。

二哥說:『聽好了,張桓緒,到時候到了宴會,一定會有很多姑娘想邀請我跟大哥過去他們那一桌,我跟大哥會混在女生群裡面,而你要盡量去靠近皇太子,最好讓他挑你做王后,這樣我們家就吃穿不用愁了!』

『我知道……』

****

來到紫禁城,果然又是讓我看呆了,像我這種不敢踏出家門的人,看到這種情景真是令人興奮…人好多啊!而且夜空上有好多煙火,那是真的煙火,是我第一次看到!而且我看到了許多其他國家的人,有藍眼睛跟綠眼睛的,實在是太神奇啦!

『您好,請問我有榮幸能邀請您嗎?』

『當然,我美麗的姑娘。』二哥說。

果然,一來到紫禁城,大哥跟二哥就被美麗的姑娘邀走了,剩下我一個人。

我來到會場,感覺自己真的好像一個巨大垃圾,沒有人的眼光停留在我身上,好像我是路邊的小石頭一樣,是那麼的不起眼。

我看到最上面的皇太子寶座,上面空無一人,皇太子好像遲到了。

我感覺到口好渴,轉身看到剛好桌上有一杯紅酒,我正要拿的時候……

『咦?你是誰啊?這種紅酒只有貴賓才能喝,服務人員不能喝喔!』

一位美麗的姑娘對我說,我好像被誤認成服務人員了……。

算了,與其在這裡人擠人,不如到後花園去走走。

****

來到後花園,這裡似乎都沒有人,人都擠在宴會會場,正好,可以讓我一個人靜一靜。

我坐在一塊大石頭上,轉頭看四周景色,哇,好美啊,真不愧是紫禁城的後花園。

花園內有好多樹,有柳樹、梅樹、還有好多我不知道名字的,而且雖然是冬天,但是園子裡有好多白色的花,我不知道那是什麼名字,但是一起盛開,我覺得好美。

夜空是藍色的,星星好燦爛,月亮一輪,如乾淨的月盤。

我看著月亮,不知不覺腦海裡浮起了一個人。

羽聖哥,不知道這個時候你是不是也在看月亮?

我們認識的時間太短了,從秋天中期開始,到現在,嚴冬,只有一個季節。

而我對你的愛,竟是這麼深。

你也到適婚年齡了,你的新娘會長怎樣呢?一定非常漂亮,也只有長的漂亮的人,才配的上你。

並不像我……

『嗚…』

我果然還是哭了,明知道結局的愛,竟如此心痛…

『這不是桓緒嗎?』

我聽到熟悉的聲音,我轉回頭,而我看到了一個我現在最不想看到的人…

『羽聖哥……』

『桓緒,怎麼了,你在哭嗎?』

我趕緊擦乾眼淚:『沒…沒有啊。』

羽聖在我旁邊坐下來,他慢慢靠近我。

『曇花…』他說。

『什麼?』

『這園子裡的花是曇花,在冬春交替之際才會綻放,但每次綻放,都只有一夜的時間就枯萎了,所以有句話叫「曇花一現」。』他說。

曇花啊,真是好名字,就像我的愛情,曇花一現。

『桓緒。』他說。

『嗯?』

『你願意跟我跳支舞嗎?』

『咦?』

『現在宴會大廳裡面有西洋樂隊喔。』

『可是我…我不會跳舞…』

『沒關係,我可以教你。』

『可是我…』

但是我還來不及把話說完,他就把我拉進大廳了。

『羽聖哥…我會怕…』

『怕有人看你嗎?』

『嗯…』

『那你把眼鏡拿下來吧,這樣你就看不到四周了。』

說著,他就把我的眼鏡拿起來,我的眼前一片模糊。

『羽聖哥,我看不到了…』

『沒關係,你的手只要交給我就可以了。』

然後,他把我的一隻手放到他肩上,另一隻手拉著我的手開始跳舞,我笨拙的跟著他的舞步,而我又聞到了他衣服的味道,充滿陽光氣息的味道,好溫柔。

而我聽到旁邊有女生在說:『你看你看,兩個好帥的男生在跳舞耶!』

咦?兩個好帥的男生在跳舞?在我們附近嗎?我沒有戴眼鏡所以看不到,我也想看帥哥啊!

『你看你看,一個長得好帥,一個感覺很清純。』另一個女生的聲音。

這時羽聖與我繼續跳舞,其實我真的很好奇到底是那兩個帥哥能引起這麼多女生的注意。

『天哪,那是桓緒嗎?』這好像是我大哥的聲音。

『天!這的確是桓緒的衣服啊!』我二哥的聲音。

『為什麼他拿掉眼鏡之後那麼好看……』大哥的聲音。

等等,我有沒有聽錯,他們是在說我嗎?

『張桓緒,你給我過來!』二哥的聲音。

二哥把我拉離開羽聖,我感覺二哥怒氣沖沖的。

二哥說:『張桓緒,你在搞什麼鬼,難道你十幾年來都帶著眼鏡裝醜嗎?』

『咦?』

二哥繼續說:『而且我不是叫你去勾引皇太子嗎?可是你竟然跟這個酒店的窮小子跳舞!?』

『二哥你太過分了!』我生氣。

『不然你叫這酒店的小子拿錢出來啊!』二哥說。

『你不要當著羽聖哥的面講這些話好不好!』

啊,羽聖哥一定覺得很丟臉,被當場說是窮小子,誰會好受呢?

我只會連累他而已,不管從哪方面來說,我跟他都是不可能有結果的…

我眼淚又流了下來。

『咦?桓緒,你怎麼哭啦?』二哥說。

『我先失陪了!』我掩面轉身而去,我跑的很快,我不管自己是不是看的到路,我只憑著我的記憶跑回家。

****

隔天。

我在庭院清掃柴房外圍,失去了眼鏡,我頓時就像瞎子一樣,但是我又不好意思去找羽聖哥。

『聽說今天皇太子要公佈人選是誰了耶。』大哥說。

『反正不會是我們家族的人吧。』二哥說。

而這時門外遠方傳來銅鑼聲與喧嘩聲。

大哥說:『我還是很好奇王后是誰,二弟,跟我出去看看吧!』

二哥:『好吧。』

而我繼續掃我的柴房。

****

『天啊!』

『天啊!』

我似乎聽到兩位哥哥尖叫的聲音。

『桓緒!』二哥叫我。

『什麼事啊?』

『過來就對了!』

我走過去二哥身邊。

『二哥,怎樣?』

『桓緒,你聽我說,洞房花燭夜的時候,一定要喊「痛」超過三聲以上,這才是正常人的表現喔!』

『什麼?我聽不懂啦。』

『桓緒,就是你啦!』

『什麼我?』

『你就是王后候選人啦!』

『什麼!?』

天啊,我感覺世界錯亂了。

****

『這支眼鏡的主人,就是王后的人選。』

我看到縣官拿起的眼鏡,我帶上它。

『這眼鏡是我的沒錯。』

『那請張公子隨我到紫禁城。』

『呃…』

二哥:『桓緒,快去啊!享不盡的榮華富貴耶!』

於是我就迷迷糊糊的到紫禁城了……。

****

『請張公子在皇太子的房間稍待片刻,皇太子馬上就到。』

我蜷縮(?)在椅子上,天啊,這種事還真的發生了…

我是王后耶……男的王后……。

我看到桌子上,有超高級的茶杯,是景德陶瓷做的,好漂亮的杯緣弧線啊!

如果用這種杯子喝酒,一定很有情調。

喝酒…

喝酒…

突然,我想起了那天早上。

我跟羽聖哥坐在庭院的台階上,拿著柴房的木杯喝酒……。

但我卻覺得,我寧願用那個木杯,跟羽聖哥喝酒。

我寧願穿著破布衣,住在破草舍,跟羽聖哥一起賣酒。

我願意一輩子為羽聖哥煮飯、洗衣、孝順王老伯。

我願意……。

我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沒錯,我想過的,並不是宮廷般華靡的生活,並不是有令人稱羨的身分地位的生活…

而是有羽聖哥的生活…。

****

『對不起!』

我大喊出這句話,用力向門邊跑出去,我要去追求屬於我的人生,我要去找羽聖哥──

『碰!』

唉唷,我好像又撞到人了……

『對不起!』我趕緊賠禮。

後面的縣官大人緊追過來,他氣喘吁吁的問我:『張公子,你怎麼啦?怎麼突然跑出來?』

我大聲地說:『對不起!我沒辦法成為王后!因為…因為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我感覺到我撞到的那個人抖了一下,而縣官大人又問:『那…是誰啊?』

我實在受不了了,我已經憋在心裡太久了,我大聲說出:『是住在我家對面巷口酒店的王羽聖大哥!在這個世界上,只有他對我溫柔,也只有他能讓我覺得,活著是一件美好的事情,雖然我配不上他,但是…只要我能遠遠的看著他,我就覺得很幸福了!』

『是這樣嗎?桓緒。』羽聖哥說。

咦,羽聖哥??

我睜開眼睛,看到我撞到的那個人──是王羽聖大哥。

咦?我感覺我的臉紅到可以燒起來了,那剛剛我不是做了一個超級大告白嗎??

『羽聖大哥……你怎麼會在這裡?』

羽聖哥淺淺一笑:『桓緒,對不起,我騙了你,其實我不是什麼酒店王老伯的兒子,我的真實身分是當今皇帝的兒子,也就是皇太子。』

『咦?那為什麼…』

『因為我父親命令我到民間微服出巡,體驗民間疾苦,安排我在酒店當王老伯的兒子,順便尋找新娘人選。』羽聖哥說。

『可是,不是說皇太子是身高一百三十公分,有暴牙、有地中海型禿頭,還是同性戀嗎?』

羽聖哥用食指點了點我的頭:『那當然是故意放出去的假消息啊,這樣才不會一天到晚有女人想來爭奪王后的位子,不過…說是同性戀那一點,最後竟然成真啦!』

我疑惑地說:『咦?什麼意思?』

羽聖突然間用它的雙臂將我環抱住,將我投進了他的懷裡,我再度聞到熟悉的陽光般的味道。

羽聖哥說:『因為我也無可救藥的愛上你了!』

天啊,我的耳朵有聽錯嗎?

『羽聖哥,你剛才說什麼…』

『我說,我已經無可救藥的愛上你啦!我還幫你進口了西洋最新發明的隱形眼鏡,從今以後,不會有人說你醜了!』

天啊…

我昏了過去,真不敢相信這是真的,我實在是太幸福啦!

『哎呀,桓緒高興到昏過去了……』羽聖哥無奈地說。

『哈哈,幸福就是這麼回事吧!』縣官笑呵呵地說。

──THE END──
[ 此贴被冰塵在2007-08-28 21:33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7-07-27 21:24 | [楼 主]
心赖眠鼠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4
腹黑: 60 点
珍珠: 1752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5(小时)
注册时间:2006-10-17
最后登录:2007-09-18

鲜花 [0] 鸡蛋 [0]

 Re:[原创] 灰姑娘BL版●请多多支持,看文回复是美德

主角的个性感觉很可爱呢!
一想到皇太子的那个秃头流言,就觉得非常逗趣~XD
结局很温馨~让人喜欢~^口^

创作辛苦了!感谢大大分享!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7-09-18 20:12 | 1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原[桃源仙榭]旧帖库存

Time now is:12-08 04:44,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