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05.25 [吞雪]雨霏霏 (1-10), 54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憂幽子
吾生也有涯,吾坑也無涯
剑龙夫妻推进奖
级别: 新鲜恐龙蛋


精华: 0
发帖: 166
腹黑: 185 点
珍珠: 18139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64(小时)
注册时间:2006-08-25
最后登录:2015-01-25

鲜花 [1] 鸡蛋 [0]

 05.25 [吞雪]雨霏霏 (1-10), 54F

0
第一章 尋梅‧淚雨


大雪,隆冬,從不曾阻礙祖孫兩人每年最期盼的尋梅之旅。

這一年,冬季似乎特別漫長。遙望四下白茫茫的天地,一蓮托生不禁這麼想。至於天色漸暗,百里之內並無一處安歇之所,他倒是還沒想到該怎麼辦。

「爺爺!」前方山坡上的小綠點發出驚人的呼喊。「快來!快來!」一聲聲清澈嘹亮的童音在山谷間快樂的迴旋。

「好好,爺爺這就來,等我一下喔──」解開繫在老松上的一頭跛驢,一蓮托生摸摸牠的頭說道,「阿乖,辛苦了,再走一段路我們就紮營休息喔!」

一面叫著、跳著,一面指著山谷下的盛開的梅林,小小的劍雪興奮得簡直不知該往哪兒跑。「這邊也有!那邊也有!爺爺,你看──到處都有梅花呢!」

「哦噢,太好了!我馬上就來!」更好的是找到地方過夜了!帶著劍雪這麼小的小孩,天性隨遇而安的一蓮托生不免擔心劍雪的體力無法負荷,現在終於可以放下心中大石了。離這處梅林不遠有個城鎮,順利的話,明天下午就可以進城補給食物和飲水了。

於是,祖孫兩人就在這座離家百里的梅林渡過整個冬季。在這裏,紅塵遺忘了他們,他們也遺忘了紅塵,直到春天腳步來到樹梢,新芽冒出頭來,最後一片落梅宣告冬季結束,兩人才會想起返家這件大事。




在星星的引路下,一大一小的人影筆直朝家鄉前進,躺在阿乖背上的劍雪開始細數蓮府的點滴。

「阿乖呀,我跟你說,蓮園是全世界最美麗的園子,那裏有最多最漂亮的梅樹,每年冬天我跟爺爺都會出外尋找沒看過的梅花,然後帶回蓮園,你一定也會喜歡那裏的……對了,除了我跟爺爺,家裏還有好多人,我會慢慢介紹給你認識,只有一個人你要特別當心,就是嬸嬸,看到她時你不要吵也不要鬧就沒事了……」從府裏的人口、一草一木到鄰村的老黃狗,舉凡有生命的,劍雪都不忘一一點名,點著點著,就這麼睡著了。

終於來到離家最近的小山丘。此時東方漸亮,天際由湛藍轉為淡紫,每朵雲彩都鑲上黃澄澄的花邊,美得令一蓮托生不禁想搖醒沈睡中的劍雪。

「大哥!劍雪!」跑得上氣不接下氣的中年男子,大老遠就對祖孫兩人猛揮手,可惜只有路過的晨鳥對他施捨幾聲回應。眼裏只有劍雪和美景的一蓮托生是察覺不到其他動靜的。

直到人影近在眼前,一蓮托生的問話就好像他先發現人家似的。「弟弟,真是你啊!真巧,你也來看日出嗎?」

表情愣了一下,男子揮袖擺了擺手回道,「我……我……不是……哎……反正,都好都好,你們平安回來就好!」

「每年我們不都這時候回來嗎?看你跑這麼急,是家裏有事嗎?」看到弟弟喜極而泣的模樣,他差點以為自己不是離開三個月而是三年。

「不不,家裏一切安好,五穀豐收,六畜興旺,唯一讓我操煩的就只是大哥你,是說你沒有地理概念就罷了,連時間概念都沒有……」指著山丘上冒出一片新綠的桑樹,「春天都過一半了,年節過了,立春也過了……」

「噢,難怪我總覺得今年冬天特別漫長。」

「咦?劍雪呢?」以往總是第一個發現他的小傢伙今天怎麼這麼安靜?

「哦,他可累了,一路上跟阿乖說家裏的事說到天亮,你看,他在阿乖背上睡得多香甜呀!」

「阿乖?牠是阿乖?那匹價值千兩的驊騮馬呢?」男子不解問道。

「阿乖是我們跟旅店老闆換來的,名字是劍雪取的,牠真的名副其實很乖很乖喔!」一蓮托生三句不離阿乖,就像沒聽見最後那一句。

「大哥,你該不是把駿馬拿去換這匹跛腳的驢子吧?難怪你們會到這時候才回來,我實在、實在是……」他實在是無言了。在一蓮托生帶著劍雪出門的隔天,當他從一蓮托生房內桌上發現一包沉甸甸的錢袋,就該知道會有這種結果。

沒有地理概念,沒有時間概念,連數字概念也沒有。這就是蓮府主人,他最敬愛的大哥一蓮托生。但是,這輩子他再也沒見過像一蓮托生這樣奇特的人。

「爺爺……」睜眼第一件事,他總要看到爺爺才安心。小劍雪伸出臂膀,一蓮托生馬上過去抱他起來。

「劍雪,我們到家了,高興嗎?你看,是誰來了?」

「啊!是叔叔,叔叔來接我們了!」

「是呀!叔叔不放心只好親自來接你們啦!」摸摸劍雪的頭,男子心想,只要大哥記得把劍雪帶回來就好,其它身外之物就隨緣了。

春去冬來,同樣的情景,同樣的意外連連,來年又是一回。

直到十個寒暑過後──




     ※       ※       ※




雨,橫行在淚水未乾的臉頰。雨幕之下,跪立墳前的年輕人早已渾身溼透。良久,忘了時間,忘了起身,腿麻了,才想到和石碑併肩而坐。

「今天又下了一場雨,爺爺,你看見了嗎?雨愈下愈大了──」春雨連綿,空氣飄著寒意,一頭草色髮絲沾滿濕氣,任由雨水侵潤肌膚的年輕人,既不覺得冷,也不覺得餓,只覺得兩眼發酸,兩腿發麻,喉頭哽咽。

又紅了!他的眼眶。每回和爺爺多說一句話,他的淚水就一湧而上,他也不知怎麼辦才好,要他安靜又不可能,地底下的白骨是他唯一能盡情傾訴的對象。

天,漸漸黑了,周圍的景物開始被黑暗吞沒。

「劍雪──!」

「雪少爺──!」

「劍雪,你在哪裏呀?」

糟糕,是嬸嬸和叔叔來找他回去了。下意識鑽進附近草叢,他還不想回去,真的不想,那裏並不是他的家啊!

他早已沒有家,也沒有家人,在這世上,他唯一的家人就是三年前過世的一蓮爺爺。那些所謂的家人,很熟悉,卻不認識。

「你大哥不是決意出家了嗎?為什麼收養這個來路不明的孩童?」只要私下提及劍雪,女人的聲音總是不自覺刻薄起來,不厭其煩問著早就無解的問題。

「妳又不是不知道大哥的個性,出家只是藉口,逃婚的藉口,否則他也不會執意要劍雪喊他爺爺,他呀,巴不得人人當他是個沒用的老頭兒,雖然一點都不像……」除了一頭銀白髮絲,身為一蓮托生的胞弟實在看不出他哪裏有爺爺的樣子。

十五年前,一場持續兩年的饑荒肆虐北域全地,為此提早結束雲遊的一蓮托生,在返家途中撿回一名孤兒,一個不知是被丟棄還是與家人失散的三歲幼童。

但,在一蓮托生的族人眼中,這是一個無端繼承豐厚家業的幸運兒。家道中落的蓮府在一蓮托生出生後,奇蹟似的好運不斷,到他成年之後,舉凡一蓮托生經手的事業,不是增加百倍就是千倍。蓮府,再次成為一方首富。

原以為一蓮托生無意成立家室,亦無子嗣問題,家產若是捐給佛寺也就罷了,畢竟他們倒也不好與神明相爭。如今,冒出這麼一個來路不明的小雜種,教他們如何雙手奉上這龐大家業?



那天就像今天這樣,雨下個不停。劍雪第一次嚐到悲傷的滋味,十八歲,原是綺華年少的無憂歲月,卻趕在人生狹路上與無常相逢。他真的很討厭下雨天,因為,再多的雨水都洗不掉他內心的哀慟,也沖不淡藍色眼眸裏的悲傷。

他的一蓮爺爺,在雨中撒手人寰,臨終,只有一句遺言,「劍雪,到異度魔界……」

一個他從未聽聞的地方。除此,還留給他一塊不起眼的水晶,像冰一樣透明,像火一般通紅,爺爺說它的名字叫做火焰之淚。

「反正就一塊不值錢的石頭,他要,就留給他吧!」所幸叔叔把它從嬸嬸手裏搶了回來。這件事,他打從心底感激這個素來唯唯諾諾的男人。

名義上,劍雪是蓮府名下第一順位的繼承人,卻不是所有人。他真正擁有的財富,嚴格說起來只有這塊小小的水晶而已。至少他能任意支配它,想戴就戴,嫌它累贅就擱置一旁,但隨著思念之情加深,這塊石頭已經和他形影不離了。

至於異度魔界?沒人聽說過這個地方,他也不曉得該怎麼去。

其實孤孤單單的他哪裏也不想去,他不願漂流,只想停泊在這塊埋葬一蓮爺爺的墓地──梅園。到了冬天,梅花盛開,他就能暫時遺忘孤獨與哀愁。

只有雪白的季節,能讓一切化為空白,不管是快樂還是哀傷的記憶。

可是,還要好久,冬天才會拜訪梅園,他得想個辦法打發既漫長又無聊的三個季節。
[ 此帖被憂幽子在2014-06-27 10:49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腹黑:1(By 吞赦日月)
  • 鲜花:1(瑾璃)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我的腐窩 http://www.blstory.com/
    顶端 Posted: 2007-03-19 00:33 | [楼 主]
    疏楼听雪
    我是比邻疏楼西风的听雪楼主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9
    腹黑: 60 点
    珍珠: 1709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小时)
    注册时间:2011-04-06
    最后登录:2011-05-31

    鲜花 [0] 鸡蛋 [0]

     

    哇,这个贴子有些年月了哦,不过居然能在剑龙的坛子里看到吞雪文,真是太圆满了,剑龙吞雪可都是偶的本命CP吖,不过这文是不是坑了吖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爱霹雳,爱生活
    爱龙宿,爱剑子
    爱吞佛,更爱剑雪
    我是比邻疏楼西风的听雪楼主
    我是疏楼听雪
    顶端 Posted: 2011-04-07 21:58 | 1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潇湘雅卷□

    Time now is:07-24 12:34,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