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2345» Pages: ( 1/38 total )
本页主题: [日记]适北游,370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飞羽冷月
修心,静心。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465
腹黑: 155 点
珍珠: 1831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49(小时)
注册时间:2006-09-08
最后登录:2014-08-02

鲜花 [2] 鸡蛋 [0]

 [日记]适北游,370F

0
  
  

  
memory on imagination


我愛你。

我愛你是個很俗爛的詞,至少放在你我中間是。

然而如果不是我愛你,在我貧乏的內裡開不出一朵花。

花已經謝了,愁謝。

現在只有一片重新演替的草原,更行更遠還生。

是的,更行更遠。

如同你的離別,我的告別,反方向前進。

我們終不相屬,所有的片段遺落於我的想像。
[ 此帖被飞羽冷月在2010-12-21 16:00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是怎样过来的,今后也会怎么过去。
要学习南槿的精神!>"<
我的天空─暮雪残冬
顶端 Posted: 2007-03-17 16:56 | [楼 主]
飞羽冷月
修心,静心。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465
腹黑: 155 点
珍珠: 1831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49(小时)
注册时间:2006-09-08
最后登录:2014-08-02

鲜花 [2] 鸡蛋 [0]

 real fake

選擇這樣的夜裡來講故事,是不對的。

這個夜什麼都不對,宿舍異常的安靜,只有電腦主機的風扇呼呼作響,還有間歇的鍵盤打字聲,走廊還有窗外的路燈都已經熄了,只有案頭的日光燈,堅守打光的功能,靜靜地映照這個即將結束的惡戲。

「所以,請你不要再來打擾我。」

一個一個的字眼出現在MSN的對話欄,一個enter,甚至看不到這句話是否戲劇化地變成一柄利劍,狠狠地遞了出去,殺人而不見血。

『你的意思,我們之間已經完了嗎?』

『所以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個屁嗎?』

兩個字句又急又快,就像慣常寫的那些耽美愛情中的狗血對白,那麼的驚心動魄撩人情緒。

所以雲才說:煽情。

煽情?我不懂。

我什麼都不懂,那些痛點已經分不清是排遣還是操弄,我用自己的經驗當材料,然後再次拜倒於自己筆下的主角,像那西賽斯不斷親吻自己的倒影。

「如果,你要那樣想的話。」

我是自由的。

自由到了一種境界,不懂是無為還是無謂,沒有拘束還是沒有立足點。

他們說:此心安處是吾鄉。

但是哪裡是此心安處?

『我不相信你是這樣的人…』

「但我何曾需要你的相信?」

人要選擇活在他人眼裡就是痛苦,隨便一個人都可以用他們的「以為」把你改造得面目全非。

『那麼你告訴我你是誰?過去的一個月以來,我是在跟誰交談?』

「我誰都不是,讓你失望的是你自己的假設,我不覺得自己有責任為他人的情緒負責。」

他們說:勇敢一點再勇敢一點。

他們問:你為什麼傷痕纍纍?

孩子,傷痕纍纍是一個戰士不死的勳章,是掙扎而存活的證明。

『所以我們完了?』

「沒什麼所謂完了,因為其實什麼都沒開始。」

我們都將猝死於自己的期待,然後從下一個期待復甦,週而復始。

疊合的鐵銹一般的味道,我們都不相屬,卻在彼此身上尋找過去自己的片段。

寂寞的網路上像隻鬼魂一樣飄行漫走,我們能尋求到什麼寄托?

你錯了,什麼都沒有開始,連同痛覺都是假的,我們太過於看重自己扮演的角色,所以像那朵水仙一樣顧影自憐,所以才有戲假情真的困擾。

寂寞像一口井,而寄托讓我們自掘墳墓,我們在虛幻的世界尋求一個支點,然後隨著資料的消亡驟失所依,粉身碎骨。

『我不接受…』

「那就這樣吧。」

接受或不接受都是一樣的,願意不願意都是一樣的。






黑幕。

我喜歡bbs的寫作,一片黑,足以安心。

換個id就可以重新做人,所以儘管去死,然後再重生;儘管去幻想,然後張口結舌,永不再見。

想像總是比較美的,而遊走的孤獨靈魂總是比較軟弱哀傷,像攀籐一樣,勒緊然後糾纏到死,或許也是一種美麗境界,足以上演末世的荒誕戲碼。

我扮誰我是誰,我在每個孤獨的靈魂之間遊走,像個吟遊詩人搜羅不夠淒美的城市愛情戲。
一架電腦幾句文字,感情像是潑垃圾廚餘,總是不到三秒鐘迅速完成,總是像大賣場那樣可以迅速結帳,然後才發現貪便宜總是買到劣質品,抱怨連連找了買家鬧鬧嚷嚷,但你還不是繼續消費?

咀嚼,和著眼淚或者笑閃了舌頭,迅速嚥下然後發瘋似的嘔吐,感情被這樣消化,然後吐得昏天黑地,肝腸寸斷,聲淚俱下。

我訝異,設想溫暖卻廢話的安慰卻毛骨悚然。

怎麼變成這樣?怎麼哪一天寂寞也成為一種隨著網路散佈的病毒,那麼輕易就入侵你的情感中樞?

世界拉近了,人與人的距離卻變遠了。

好超然的一句話,沉痛得令人可笑!

我是誰我在哪裡?我存在誰的眼中又扮演了誰?

人生,是一組一組的卡號還是一個一個的「以為」?

電話響了,我接起來,又是傷心欲絕的聲音,又是爛到內裡的劇情。

『我該怎麼辦?』

「不要為他找藉口,不要為你自己找藉口。」

陽台上吐出裊裊的煙都像是遊魂,這樣過份安靜的夜,是不是像那個黑幕,總是上演那麼多人的恩怨情仇,總是不歇的夜,扮演著一個個平常不屬於我們的身份,瘋魔入戲,輪迴著心痛欲死?

『可是我會想是不是我沒有盡到我應該做的…』

「所以說?所以說你比較偏好24小時把他繫在腰帶上把屎把尿?」

愛又不是依存,不是你找到一個人,就可以把自己的重量全都壓過去,不是你該為他生為他死,相信有時候壓力太大,托付也是。「況且,那只是網友。」就像空中樓閣的倒塌,難道還真的能砸死你?

『你總是好殘酷…』

「我修道家的。」

太上忘情,最下不及情。紅塵星火足以銷骨焚身,鳳凰涅盤不是每個人都有那種豪情壯志。
時間最公平,它洗刷掉迷霧、洗刷掉曖昧,差別只在願不願意去看清。

『你跟你的文章,差好多…』

「我要是真的那樣活,必死。」

抵死纏綿是可怕的,愛,難道究竟是共死?

『我以為,你討厭殘酷的人。』

「我討厭啊,不過我也快了吧…快變成那樣的人了。」

這個夜,太過於安靜,月亮清冷冷的掛在天空,臉色蒼白,不認識的人企圖跟你心靈交流。
這是真的嗎?現在、此刻的我,是真的我嗎?

言語化作輕煙,很快地逸散到寒冷的夜裡,了無痕跡。

夜晚讓人安心,所以夜晚容易軟弱,所以這個夜,真的太不正常。






我追尋你的足跡而來,一路踏遍傷害。

我想我陷入了一種末世的魔咒,喔不,詛咒。

這個惡意該用這樣的詞來形容,我正在成為你,這怎麼不是詛咒?

耶誕夜的奇妙禮物,我不後悔,連愧疚也感覺不到。

我在重複你給我的傷害,然後報應到他人身上。一點滿足感都沒有。

我說:你所見不過是我的扮演,我厭倦於這樣的隱藏,所以掰了吧。

親愛的陌生人,我不是你的朋友,所以連傷心也是一種多餘。

親愛的雙子,我相信你已經遠行,而我被拋棄在記憶的廢墟,苟延殘喘,我像一尾離水的魚,渴望親吻不屬於自己的大地,終於枯竭。

你所留下的怨念,一路飄散鹹澹澹的氣味,我追尋你的足跡而來,然後一路踏遍傷害。






「我正在成為你,傷害者的面貌烙印在我臉上活下去,而那就是詛咒。」

Ctrl+X,文章post出去,耳機還在唱著:

愛上一個天使的缺點…用一種魔鬼的語言…

有生之年…狹路相逢…終不能倖免……
[ 此贴被飞羽冷月在2008-04-14 12:32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是怎样过来的,今后也会怎么过去。
要学习南槿的精神!>"<
我的天空─暮雪残冬
顶端 Posted: 2007-03-17 16:58 | 1 楼
飞羽冷月
修心,静心。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465
腹黑: 155 点
珍珠: 1831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49(小时)
注册时间:2006-09-08
最后登录:2014-08-02

鲜花 [2] 鸡蛋 [0]

 style

作家以用自己的風格寫出一種喃喃自語。近幾年我已經枯竭,不僅是情感上的油盡燈枯,
而是一種思想的萎縮,宛如末期肌肉萎縮患者,宛如末期精神病患。
                                                                               
作家已經遠走,即便我或許真正窺視出一種愛之深言之切的鄙夷,一種疲倦地厭惡,又或
者因為太過清醒所以睥睨。心鄉何處的疑問句文章一直躺在硬碟,成了一種永遠也不透徹
的謎。
                                                                               
鬱結而不僅然是鬱結,一種巨大的疑問,一種亟欲振翅的放逐之感,我一點都不理解,那
種什麼都不順眼的視角,不斷對生命發出荒謬的疑問。地圖在心中,以什麼為指南?
                                                                               
候鳥或許成為留鳥,生生世世尋著一種未知的傳承而飛,向南的直覺。不甘於平靜的躁動
,越是壓迫緊迫越是冒出頭的反抗的意志。
                                                                               
未完成的文章存進隨身碟,正待下樓書寫。
                                                                               
剛剛放罷一本來自於其他個體地呢喃,這是不是一直渴望的存在證明?作家的風格已經挺
立,如同每一頭獸類獨有的氣味。我一點都不明白這種後現代的書寫,一方面且懷疑自己
是否已經脫離文學的滋潤太久,又或者根本沒有一種敏感?
                                                                               
我的風格,在哪?
                                                                               
一直都搖擺不定如淺水,像一團無色軟膩的凝膠,常常被感染,常常被染色,又常常什麼
都不剩。

                                                                               
對自己抽樣,重疊的經緯線畫過,柔軟?耽美?夢囈?唬爛?層層疊疊交會出最深顏色的
點,復沓的傷害主題。
                                                                               
決定傷害是一種風格,導源於被印痕現象重度催眠的...我搜索並不豐瞻的辭典,依然選
擇一個像是狗血八點檔會出現的詞。
                                                                               
本質如同一顆水晶,是水晶就好了。雙A的質感,我喜歡。
                                                                               
價值不同於水晶,只是隨處可得的二氧化矽。看吧?又感傷了。
                                                                               
風格。窗外如同鬼怪橫行的風聲,偏南已經難以入窗的午後陽光,寢室既暗且濕,使人不
由懷疑將有一天風濕的造訪。
                                                                               
嘔吐,對於嘔吐物不要眷戀。
[ 此贴被飞羽冷月在2008-05-13 13:53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是怎样过来的,今后也会怎么过去。
要学习南槿的精神!>"<
我的天空─暮雪残冬
顶端 Posted: 2007-03-17 18:08 | 2 楼
飞羽冷月
修心,静心。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465
腹黑: 155 点
珍珠: 1831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49(小时)
注册时间:2006-09-08
最后登录:2014-08-02

鲜花 [2] 鸡蛋 [0]

 

最近

不太舒服

心悸

手腳尖麻痺

失眠

看了醫生

說:這些都是神經的問題...自律神經失調

沒有啊

應該沒有壓力的啊

i don't know

選了一片cd來播

『如果我不夠堅定 喊出了你的名字 打破沉默的僵局
我該說對不起 還是稱心如意』

聽了很久才聽出歌詞

說不出的告別

離別是什麼東西呢?

總是後知後覺

輕易的分開,總是無法像很多人把它當成常態

兩本日記,依然擺在桌上

如果影印寄出去,卻也是毫無意義的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是怎样过来的,今后也会怎么过去。
要学习南槿的精神!>"<
我的天空─暮雪残冬
顶端 Posted: 2007-04-01 22:14 | 3 楼
飞羽冷月
修心,静心。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465
腹黑: 155 点
珍珠: 1831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49(小时)
注册时间:2006-09-08
最后登录:2014-08-02

鲜花 [2] 鸡蛋 [0]

 從來

從來不知道,忍久了,還是會痛的。
                                                   
握住了薄薄的絹紙,滿面凌亂的線條,他不懂。
                                                   
一點也不懂。
                                                   
朋、友。
                                                   
花了那麼多時間,才終於分割清楚,當那個人拉起客氣的微笑,他明白從此其實已經海角
天涯。
                                                   
卻仍然忍不住,若有似無的、再度可以把那人放到嘴上的藉口。
                                                   
從今天開始,已經不再是分離,那人將真正離開自己,看不到、摸不著,才知道以往說的
要離開,不過都是假的,即使那麼傷春悲秋,卻仍有餘裕吟風弄月。
                                                   
畢竟不是真的心痛吧?沒有真正的出走,哪來的心痛?

只是至今,依然還是這種吐不出氣的感覺,該說自己終究、太過...深陷...嗎?
                                                   
摸摸胸口,竟然還是會痛。
                                                   
竟然還是會痛的。
                                                   
原來距離,無法養成麻木。
                                                   
原來、原來。
                                                   
即便自己已經領悟,懷想的只是記憶中一片影子。
                                                   
卻原來,是這樣嗎...?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是怎样过来的,今后也会怎么过去。
要学习南槿的精神!>"<
我的天空─暮雪残冬
顶端 Posted: 2007-04-01 23:13 | 4 楼
飞羽冷月
修心,静心。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465
腹黑: 155 点
珍珠: 1831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49(小时)
注册时间:2006-09-08
最后登录:2014-08-02

鲜花 [2] 鸡蛋 [0]

 

话说今天去逛百货公司,回来的时候洗过澡倒头就睡....睡到7点 =ˇ=

被叫起来吃晚餐.......不过因为无法忍受连着吃春卷(就不懂为什么有人能连续都吃一样的食物),放下碗转头就跑道外面觅食,背后爷爷不断冷嘲热讽..........= =

骑着车的时候到没有什么生气还是难过的感觉...吃得不开心心情差 和 被骂心情差但有喜欢的东西吃,反正都要选一样的,而不管哪一样总之吃完还是要吞药...反正都会心悸 (哼)

在朴子的小巷子发现柠檬草香鸡排~(这算因祸得福?)

到现在客厅还弥漫着香气,我喜欢香草~~

不过鸡肉据说还是不要常吃......会快老

吃完鸡排正打算去切水果来吃(会乖乖吃水果就只有吃完肉感觉有罪恶感的时候:P),第一刀,很漂亮的柳丁......但是..........已经烂掉了........

第二刀,很干脆的切成四片。

第三刀,卡住,我用力用力...我切到手了。


基于以上都是亲戚X计较的乡土剧芝麻绿豆小事,所以我决心要把这篇日记写成武侠版!!

以下:





话说那一瞬间脑中突然出现“不好”的讯息,但那也只是电光石火,下一瞬间,刀已经被我丢开,而伤口不负众望的一滴接一滴,冒出血来。

所幸反应还是很快的,另一手用力按住血管的方向,接着翻出了万年好用(但据说有很多抗生素)的西瓜霜。

药粉一大把一大把的撒上去,却还是被血流冲开,卫生纸一张换过一张,血还夸张的滴到地上,我想如果不是由于地板是暗色大理石那一定很漂亮。


一瞬间我的脑子出现很不合时宜的问题:这算不算写小说的亲身体验之一?

然后就变成这样...





血不是一滴一滴,而是一股一股的窜出来,程飞鹏一下子懵了,抓着手上的玉犀霜不知如何是好,只恨自己的刀为什么那么快,当他意识过来,司徒清音已经满身鲜血的倒在地上了。

从带司徒清音撤离险境、找到藏身处、再到此刻的疗伤,司徒清音的意识一直是昏迷的,然而却一直颤抖。

作为一个称不上朋友、甚至是敌手的人,程飞鹏想过司徒清音败下阵来的各种可能,然而现在司徒清音气若游丝的倒在他怀里,脑子却一片空白不知道要怎么样才好。

“你再犹豫,他就死定了。”灰袍老者走进来。

“谁?!”





嗯嗯,鉴于手指还在痛,妄想就此打住。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是怎样过来的,今后也会怎么过去。
要学习南槿的精神!>"<
我的天空─暮雪残冬
顶端 Posted: 2007-04-06 21:10 | 5 楼
空劫
剑龙夫妻推进奖
级别: 考古工作者


精华: 5
发帖: 1556
腹黑: 332 点
珍珠: 18108 颗
贡献: 30 点
华丽: 73 点
在线时间:1356(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23
最后登录:2014-03-09

鲜花 [24] 鸡蛋 [0]

 

我好想接龙啊.....不HD的想~

恩,居然有不认识我的人啊?大陆最负盛名的灰袍法师行事是很低调啦,可是眼前的人分明是连死灵法师都不认识的.灵魂中只有困惑,却无恐惧.
费迩卡这么想着,眼神却是不客气的在两人的身上逡巡一番.
程鹏飞却因为他的话激动起来了."你能救他么?"
"只要有合适的材料,什么事我做不到呢?不过救他有意义么?"
啊?
司徒对我的意义....
"是对我的意义!"费迩卡毫不客气.
呃,这个司徒对别人的意义也不是没有啦.
"一桶炸薯片如何?"
"那是什么材料?"
"别管这么多啦,司徒家不就是卖炸薯片的么.司徒就是为此而生的啊!"
= =,这个人一身短打扮,看上去像是宫廷侍卫,不过说的话总有些奇怪.莫非是空间转移有失效,到了什么奇怪的地方了?
不过费迩卡有此猜疑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全部功课都是A,直到九级法师,他都没搞错过一件事情,失败对他来说真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我是追随真知而来的,它存在的世界既是真知..."费迩卡对真知之塔是全然相信的,因此他也就抬手施放了一个小小的治愈术.
恩?
伤口奇迹般缩小了.程鹏飞欣喜之余更怀疑的看着灰袍老人.但费尔卡完全没注意到他的神色.
有问题.这是中毒,不是普通的伤口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鲜花:1(飞羽冷月)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点签名图就是……
    顶端 Posted: 2007-04-06 23:31 | 6 楼
    飞羽冷月
    修心,静心。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465
    腹黑: 155 点
    珍珠: 1831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49(小时)
    注册时间:2006-09-08
    最后登录:2014-08-02

    鲜花 [2] 鸡蛋 [0]

     

    Quote:
    引用第6楼空劫2007-04-06 23:31发表的“”:
    我好想接龙啊.....不HD的想~

    恩,居然有不认识我的人啊?大陆最负盛名的灰袍法师行事是很低调啦,可是眼前的人分明是连死灵法师都不认识的.灵魂中只有困惑,却无恐惧.
    费迩卡这么想着,眼神却是不客气的在两人的身上逡巡一番.
    程鹏飞却因为他的话激动起来了."你能救他么?"
    .......


    话说这会子龙宿剑子两个人打得不可开交...

    “剑子,汝竟敢讨小!吾绝不饶汝!紫龙卷怒涛!!”龙宿怒上眉山,凛凛一喝,邪之刀飘出阵阵光华,环环如盘龙舞动,气流倒射而来。

    “龙宿,听我解释!”胡乱擦着因为八叶莲铁板桥一使,而印到自己脸上来的口红印,“你以为我不想洗脸吗?你以为我喜欢这样吗?龙宿!”

    紫色气旋呈千军万马之势打过来,剑子的心凉了一下,脚踩仙踪,飘离了好大一步,鬓发还是被扫下好几缕。

    “汝竟然敢偷吃!错,汝竟然敢爬墙!”到这时候龙宿还是坚持他是夫(就算只是名义上),“吾对汝不够尽心吗?吾苦守宫灯十八集,还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接受汝伪造的结婚证书,汝还不承认那是伪造,篇说夹在宁闇血辨中被盗去!总是说什么都有理由!这次汝是不是又要说这是意外!!!”

    (作者案:剑子,你的前科真的太多了......放羊的孩子啊~)

    剑子退退退,背后抵上石亭,“龙宿,冷静一点,听我说...”

    “吾不要听吾不要听,吾总是被汝骗,骗得心甘情愿,这次吾不会上当了!”龙宿用力摇头,眼眶泛红,邪之刀提到眼前,手腕微动,九九八十一刀斩了过去。

    剑气化作光龙,呼啸着奔向剑子。

    “吾命休矣!”剑子整个人都凉了。

    天际一道落雷,一个灰不溜丢的人形掉下来。

    “该死!”降落点没选好的费迩卡咒骂,“黑暗之神在上,风能够这样刮吗?根本违反一切规律!”快要背风刮走的法师不得已召唤出了银龙。

    银龙一出现,四下的风向马上改变,原本朝着剑子前进的紫龙蓦的停住,而费迩卡座下的银龙也顿住。

    一时间,四下静得连呼吸都听得到...

    银龙:你是谁?

    紫龙:无理之徒,问人之前不先报上名来么?

    银龙:(考虑了一下)龙。

    紫龙:(稍微瞪大了眼。有这么长着怪翅、肚子大大的龙?)哼,想跟吾装熟吗?告诉汝,吾不是汝可以搭讪的!




    现场大默...............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是怎样过来的,今后也会怎么过去。
    要学习南槿的精神!>"<
    我的天空─暮雪残冬
    顶端 Posted: 2007-04-06 23:57 | 7 楼
    觉非飞飞
    今所寄,飘渺云端不忍破。
    翻云覆雨手 剑龙夫妻推进奖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5
    发帖: 467
    腹黑: 164 点
    珍珠: 1748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70 点
    在线时间:514(小时)
    注册时间:2007-01-06
    最后登录:2015-02-05

    鲜花 [13] 鸡蛋 [0]

     

    我无语......
    我说呀...羽大你这个一出,可别想停下来咯...小的我的瘾可犯上了....
    顺便捎句,我以前没有萌霹雳前最崇拜的角色就是小费了...
    大人不可以逃走哦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白毛秘密基地
    顶端 Posted: 2007-04-07 00:25 | 8 楼
    空劫
    剑龙夫妻推进奖
    级别: 考古工作者


    精华: 5
    发帖: 1556
    腹黑: 332 点
    珍珠: 18108 颗
    贡献: 30 点
    华丽: 73 点
    在线时间:1356(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23
    最后登录:2014-03-09

    鲜花 [24] 鸡蛋 [0]

     

    银龙怀疑的看了看紫龙的肚子......
    现场一片静默.
    三秒钟后,剑子扑上去挡住银龙的视线.
    "别人家的老婆最好别看啦."程鹏飞的声音悠悠响起.
    "= =,你怎么在这里?"
    问话的是费迩卡.
    程鹏飞无辜的说,"你把头塞在薯片桶里的时候,我就用胡萝卜收买了小银了啊."
    银龙点点头,表示胡萝卜确实味道不错.
    悠闲的众人似乎没注意到某人的怒气在爆发,所以当龙宿吼出那句:
    ——今年流行内衣外穿而已!
    ....的时候,剑子就很不幸的挂在了银龙的翅膀上。
    "派事啦~瞬间风压有点高而已."
    银龙礼貌的问.
    "你有带胡萝卜么?"
    剑子尚未开口,龙宿便已替他做答了.
    "他随时带着花心大萝卜啊。好孩子,不管你为什么生得畸形,我很喜欢你,做我的宠物吧,不要理这种花心大萝卜."
    为了加强说服力,龙宿顺便举扇做了个招牌的姿势.
    哦,我明白了.这个就是真知之一啊....费迩卡看着龙宿,豁然而解一个难题.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点签名图就是……
    顶端 Posted: 2007-04-07 00:28 | 9 楼
    « 1 2345» Pages: ( 1/38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温蓝灰烬╄━

    Time now is:10-19 22:23,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