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Pages: ( 2/3 total )
本页主题: 明日花开。{序—第十折。} 4.10   18F{第九折。有添加。}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琴瑟韶华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55
腹黑: 107 点
珍珠: 1790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11(小时)
注册时间:2006-09-18
最后登录:2012-12-14

鲜花 [0] 鸡蛋 [0]

 

来来来~同志们我来回帖。所谓有心人必有好报。祥瑞来的如此突然真叫人措手不及。
我突然间阑尾炎再次复发,又一次回家过年了……噢也~


mirandelle:点头。气势气势气势。主子的气势是永远不能忽略的。话说,架构……抹泪,其实这明明是一片怨念文,是为了虐先生而产生的……可是,硬生生就被我折腾成这个模样了。我也不想写长篇。一直坚信弃坑是正途,但是被人威逼了……弃坑之日,遥遥无期啊。

南山一钓叟:话说,我很想走光明的祥瑞路线。但是……我做不到。只要是写字,我就会往狗血上面的拐,总之虐人非是本意,被虐我也无辜……这片不是绵长,是超长……= = +||||每次想到这篇的完结无期,我就黑线满脸……多么美好的人生啊。咳咳。你都看完了,真是伟大的孩子……话说,楼别香啊。那篇还是我第一篇霹雳同人文。多么有纪念意义的东西啊。 = =||||那篇写得时候根本不了解霹雳,只是喜欢主子和先生这一对的搭戏,那真的是友情文。只是渐渐的自己控制不了,走上耽美的不归路了。。。= = +

太陽女:娘……抱住猛哭……。。。。我糟糕了。。明日花开得第二篇我开篇了。我开篇了。。。。抱头,我一时无聊就开篇了……动笔了,我写不完了。。。。。娘……我下次坚决不再怨念了……怨念真是不利于身心健康的东西。。。。。宝宝,后悔了……



欧也。回帖完毕。话说,远目……静虚小同学做主子的墙头很好啊。多么可爱的孩子。微泛蓝光的头发,随风飘散……在片片桃花尽落处,方知那是燕归来。……{我文艺了……}

翻滚下去。。。

请大家放心。除非天灾人祸,我不会弃坑。。。{不保准我自己跳进去填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腹黑:3 (By 狡童jun) | 理由: 請保重>-<~有健康的身體才能繼續寫文呀!感謝你認真的回覆讀者!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风流聚散。传奇流言。原来我们从来遇见过。清清白白。
    薜萝藏虺。个人主页。
    blog.远.
    昨日之时。
    顶端 Posted: 2007-03-10 21:17 | 10 楼
    琴瑟韶华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55
    腹黑: 107 点
    珍珠: 1790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11(小时)
    注册时间:2006-09-18
    最后登录:2012-12-14

    鲜花 [0] 鸡蛋 [0]

     

    第七折。

    “呵。你果非常人。这样的办法也想的出来?象征你武者生命的右手,你也可以当作赌注!”南宫寂灭靠着高教屋的门框颇有嘲讽意味的看着言静虚小心翼翼的为龙宿上药。
    言静虚每一个动作都很小心,挑开皮肉将解药直接混入脉络中,在帮助龙宿运动打通刚刚被自己锁住血脉。
    龙宿额角微出了一些汗,一点点地汇聚在尖翘的下巴。在言静虚长舒一口气后,滴落在他们之间的竹案上。
    “域首。毒解了。”言静虚将雪阙明果果浆涂在龙宿右手伤口处,“域首,今日请好好休息。静虚明日会护送您去往恒河池的。”
    龙宿不语,只是点着头,然后缓慢的笑着。
    “如果无事,我要带静虚离开一下。”南宫寂灭极看不惯言静虚对龙宿尽心尽力的关怀,心中很是不悦。
    “武首。汝是否应该称吾为域首。”龙宿微微侧目看向南宫寂灭,眼神平淡,却也透着隐隐的不悦。
    “请武首,对域首有起码的尊重。”言静虚公事公办,声音干净不含杂质,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看着南宫寂灭。
    南宫寂灭的表情很僵硬,很不自然。说出来的句子完全就是念字而不是说话,“域首,若无事,我要带静虚离开了。”
    “汝应该说,为了不影响吾休息。”龙宿一脸惋惜,心中已有了拒绝的说词,可眼角一瞟看到言静虚微微犯难的表情,“静虚,汝去吧。”


    琉璃仙境的八角亭在一片桃树林中,隐隐约约,颇有一番世外桃源的气味。
    “龙宿前辈也中毒了?”素还真微微惊讶,眉头却紧皱不解。
    谈无欲已经清醒,虽然依旧虚弱,眼目却已经恢复了如月中天的光彩。可是,为了维持直坐的动作,额头依然弥补了一层细细的汗,“前辈即已确定,我们便继续吧。”
    剑子看着众人,微沉吟后,道,“中毒的确并不能说明太多事实且让我们信服,但现在我们至少确定他伤无欲是无心的。”顿了顿,剑子又道,“况且。素闲人也必有两手准备吧。”
    佛剑微点头,表示赞同,随后,道,“我已经查阅了深渊佛域的有关劫之力的典籍,万劫是开启劫之力的钥匙,保存万劫的恒河池,也是就是劫之力的开启之所。开启劫之力的方法是在恒河池中净身七天七夜,以己献祭,用鲜血染红周身三尺池水。而书上也说明,开启劫之力的人,不一定是继承劫之力的人。”
    “龙宿前辈别不是上天所指的继承者。开启劫之力的方法可能更加的残酷。看得出南宫寂灭并未完全臣服于龙宿前辈,这次取力定当危险以及。”谈无欲微微皱眉,说话间轻轻的咳嗽。
    素还真轻轻拍了一下谈无欲,然后道,“我们需要保护龙宿前辈。”
    谈无欲微微点头,有意的闪过素还真轻拍,“不如劳烦剑子前辈吧。”
    剑子正在思忖,佛剑却道,“不如我去。”
    “耶。晚辈上有其他要事劳烦佛剑前辈。”拒绝了佛剑的要求,也是逼迫了剑子。其实论应变和心机,的确剑子去比较合适。况且,他素闲人还是有别的想法呢……
    “佛剑。还是我去。素闲人还有其他要事托你去办。那,各位剑子先行了,请。”剑子微欠身,显示缓步的出了亭子,随后便化光而走。

    “素闲人。何事请讲?”佛剑目送剑子离去,转头便面目严肃的问起素还真。
    “呵。劣者托佛剑前辈所办要事就是喝茶。”素还真笑眯眯的起身为佛剑添茶,不妨桌下被人狠狠的踢了一脚。于是倒茶的姿势微微扭曲,可素还真反映快,迅速调整重心,回身落座的动作依旧优雅潇洒。
    “素闲人?”佛剑不解,却也没有追问,真的喝起茶来。
    暖风徐徐,三人面上各自安闲,只是谈无欲时不时会轻咳两声。而琉璃仙境在几声鸟鸣后更加幽静。素还真无事的转头看向天空,云浮万里。
    有些经过与开始,悄然展开。


    “静虚。到了这份上你还信他?”南宫寂灭将言静虚带到一处少有人迹的地方,冷冰冰的对着言静虚,即使如此依旧难掩愤怒,“为什么其他的毒药不拿,偏拿会有腐化筋脉的效果的毒药。来了绝域这么久,却从来不关心绝域的势力部署,他有意期满他的过去,言辞闪烁。你还信他!”
    “哥。域首说了那是无意间取的。况且,他只是为了劫之力才来到绝域,的确没有必要关心绝域的。而且,这也不就是你所希望的那样么……”言静虚平淡面对,“不久之后……他一离开,哥,你不就如愿成了整个绝域的域首么?”提及离别,言静虚平静的面容上微有波澜,他不是单纯的可以什么都不顾的人,他只是希望有一个单纯的环境,他所喜欢的人可以安心的生活。龙宿的目标和野心,他明白,并且是从开始到现在都一直很清楚的明白。劫之力才是龙宿的目标,才是这里任何一个人对他的真正的意义。对他的好,不过是对付自己这个很不听话的哥哥的迂回之术罢了。
    可,自己真的迷恋那种好。一个明明很高傲的人,却可以用温和的笑容面对自己,笑的时候眸子会有七彩的炫目光芒,足叫日月失辉的个人风采,是的,言静虚想要有那样一个人让自己去跟随,去效忠。
    即使,知道可能只是欺骗,并且很短暂。

    “呵,等他走了,我来收拾这个烂摊子?他故意引来日月才子使得绝域与中原对立,现在还引来剑子仙迹……静虚,你到底是怎么了?”南宫寂灭忍受不了言静虚对龙宿的那种感情——忠诚,信任,且甘愿付出……他不明白,只是短短相识几日的人,为何会这个与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弟弟如此,曾经他是那样了解他,如今,他不明白了……
    “难道,静虚你看不出来,他对你都是虚假的么?”南宫寂灭一把抓住言静虚的肩头,猛烈的摇。
    话语,刺穿了刻意紧闭的双耳耳膜,直接传到脑中,反射出最直观的意思。言静虚感到心被狠狠的通了一刀,然后没有办法愈合……强忍着心中的苦,言静虚佯装出很不以为意的样子,被南宫寂灭紧抓的双肩传出的不只是身体的疼痛,他撇着一个轻缓而温和的笑容,“我知道。”
    虫鸣的声音忽然间变大了,若抬头,便有百鸟在天空中腾起又落下。阳光与阴影在言静虚已微有伤痛的面上更迭做错,好象一场跌宕起伏的长篇。少年心事九秋蓬。有些东西不是不知道,而是,知道了也不想明白。
    那些哀伤在他的手掌,缓慢滋生。

    南宫寂灭有些呆滞的看着言静虚,言静虚微泛蓝光的长发垂于风中,他以为青丝千千无人可以数清。他忽然有一种被人锁住颈项的悲哀,“静虚,你到底有多傻……”能怎么做,他刺伤了他最心爱的弟弟。能怎么做,才能拯救他最心爱的弟弟……

    是夜,一轮明月,悬于半空。
    谈无欲坐在琉璃仙境的书房中。月色如洗,包含深情。一尘不染的书桌上堆放着一些佛经密典,而谈无欲修长的手指缓慢的摩挲过页面,银色长发如同歌唱。
    双月平行,三千锦绣皆梦幻。

    “在做什么?”在门口微微停滞了一会后,素还真开腔说话。手上端着茶点。缓慢的走进谈无欲的过程就像由远而近的欣赏一幅画,细心的叫人揪心。
    “耶罗经典注?无欲,你真是很不叫我放心啊。”放下手中的茶点,站在谈无欲身边翻看书桌上的典籍,素还真一脸无奈的轻笑。
    “素还真。你的两手准备是什么。”谈无欲不悦的合上了书,抬脸看着站在桌前的素还真。
    月光下,有些轻如鸿羽的梦起起浮浮,有羽毛落地的声响此起彼伏。
    “无欲。还在为那件事情生气啊。”素还真宠溺的笑着。
    “故意让剑子前辈去保护龙宿前辈,我可以理解出你的别有用心,但是留下佛剑前辈,第二手准备是跟深渊佛域中的记载有关的。又要瞒着我么?”谈无欲双目锐利的看向素还真。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瞒你,对你我已答应不再隐瞒。其实如果龙宿前辈走上极端,我们也不见得难以挽回颓势。”
    “嗯?”
    “这点无欲也已经想到了吧。世上万物都是阴阳相生相克的,现在虽然不确定,但是我相信,这世上一定存在着与劫之力相抗衡的正义的力量。”
    “呵。那不就是素闲人你么?”谈无欲忽而调笑,是因为忽然间的心情好。素还真看着谈无欲月光下的脸庞,有一种亘古的心动。
    “喝茶吧。”

    丹纳林峰地处南疆偏西,背后就是连片的雪原。这座山峰奇异的将冰雪和翠绿相连。拔地而起的模样犹如人世间所有悲伤的叠堆,绿影憧憧白雪皑皑,好像悲欢的交叠,而山巅的恒河池就好像人神之泪,不会消弭,在阳光下折射百种姿态。
    剑子立于雪原之上,看着丹纳林峰周围的云如海般汹涌,有一种热血从尾骨直冲到脑门,他会恍然忆起嘶马长风朔荡激狂……他会恍然想要一去长歌……梦,在这里就像一本薄薄的册页,急急的被风撕扯出一些文字……
    也有一种历经久远的痛,顺着毛孔倒流。
    晨光入微,连剑子的发梢都是一片金黄的颜色。剑子一甩衣袖,光影之间人已向山峰之巅而去。

    “汝不需要吾的解释么?”山林小道上,龙宿忽然转身,浅金色的眸子凝视着言静虚若有所思地面庞。眼光浓艳沉静,散入人间,深浅不一。
    言静虚转目注视龙宿,微显尴尬,显然他并不知道自己脸上的困惑是多么明显。
    言静虚别过脸看像别处,郁郁葱葱的树木,野花竞相开放,春绿如少年的手腕,抹开花街,“我……我不知道。”言静虚微微摇头。
    “汝若不问,吾不会将。汝的忠诚会换得真实的答案。”龙宿轻笑,追寻着言静虚故意躲闪的目光。
    “我……我不想知道。”言静虚忽然很坚定的说。
    龙宿颇感好笑。
    为什么要回避,明明心里清楚却偏偏要回避。一定要等到棺材落定的时候,才愿意相信其实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不美好的东西。你与他,有时候真的是很像啊。
    只是浅笑,却已够让人晕眩,“那么,走吧。”

    所以时间是这个真实幻境中唯一一支真切的无情响箭,烽火之路,削铁如泥。不久前还是一片狼藉的恒河池地,如今又是一片宁静沉和。
    生与死的更迭,正与邪的消长,真实而残酷。
    任谁站在顶峰之巅都是伤痛无声而悲欢不显得。龙宿习惯了,于是也就慢慢的麻木了,最后可以无情的面对潮起潮落了。血或者剑,其实都是轻若鸿毛的东西,只有一句失而复得的叹息和得而复失的痛哼才是重若泰山的伤痕。
    这是……如今的龙宿可以站在一个选择面前所作的最后的感慨。
    这一步踏出去,回头就是所谓的梦幻了。
    恒河池水依旧如洗过的明镜倒影天空。青鸟死于上一个浮世的幻梦中,指匕过胸,姻缘断如裂锦。
    “域首。圣池是我不可以靠近的地方。我守在外围为您护法。一切请小心。”言静虚脚步忽停,躬身行礼。
    “汝。自己也小心。日月才子近几日应该就会察觉到吾的动作。设下结界。”龙宿微转眼目,观察四周。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风流聚散。传奇流言。原来我们从来遇见过。清清白白。
    薜萝藏虺。个人主页。
    blog.远.
    昨日之时。
    顶端 Posted: 2007-03-12 18:25 | 11 楼
    琴瑟韶华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55
    腹黑: 107 点
    珍珠: 1790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11(小时)
    注册时间:2006-09-18
    最后登录:2012-12-14

    鲜花 [0] 鸡蛋 [0]

     

    第八折。

    待龙宿身影行至恒河池畔。言静虚确定了一下四周的状况,又向后退了几步,右手捏决,左手于空画天狼星迹。罡风于半空吹起,言静虚长发倒竖,衣袂翻飞,幽蓝的光影交替,围于他的周身。
    双脚错步,踏阴阳,左手行天狼,右手放决破晓光。大凶之阵。
    “行天方,裂地角。六芒齐开。破。”言静虚双手互叠,即色光芒瞬间压过幽蓝光影。身影三分,分别立于刚刚所站之位外围五丈处,同时将结印刻于地面。六芒星亮,言静虚的身影回归本体。阵成。
    龙宿侧头看那个看似温润的少年,以攻阵为防,不禁心中赞叹,果然好胆色。转念又一想,这是南宫寂灭的风格,果然,南宫寂灭还是吩咐了一些什么么?
    言静虚停了停,确定一切完好。便寻着一个干硬的地表坐下。

    剑子先一步来藏身于恒河池畔,身形若幻,双目紧盯龙宿的一举一动。山风如刀,割着剑子的面颊,鲜血似要破脉而出被风带走一般……
    而龙宿缓慢的开始解自己的衣物。一层一层的解开,不急不缓,速度刚好。没有多余的表情,像一个等待天光验证的信徒,虔诚而幸福。而他的衣物本是繁琐的,他的动作却依然保持着流畅而自然的优雅。扣子,衣领,长袖,披挂。一件一件的从身上脱落,缓慢的顺着背脊的弧度落至足边……
    剑子瞬间感到一阵晕眩。
    龙宿的皮肤好白。满世冰雪都无法比拟的颜色。剑子恍然想起多少年前,他们初遇的情景,有一个人与自己有生死的距离,血漫过手腕如梦似幻。
    真漂亮。这身体精致到有颓忘的感觉。锁骨之下,脚踝之上,每一处都剔透的好像琉璃一般可作明镜。剑子猛然觉得,有一个人可以化作人世冰雪,纯粹的美丽到让人想哭。
    龙宿举手,卸下发中象牙发簪和珠玉所制的头饰,他弯腰的动作好像一种语调,轻缓而磨人。有雪晶附着在他的身上,带起了冻疼的红色。龙宿并不在意。他忽然双掌互叠,血光冲天的瞬间,万劫现世。
    剑子看见本平静的恒河之池忽然沧浪怒海般的嘶吼,风停雪落,全因那把至邪之剑而起。恍惚中,他听见恒河池下,万千生灵跌入十八层地狱的悲彻。
    而龙宿立于岸边,紫色长发轻柔的包覆着他的漂亮的身体,眸中的坚定与嘲笑尽收剑子眼底。
    忽而,龙宿面对着天蓝云白的世界,有一种历经千年的感叹……

    他能感觉到那几乎会死亡的冻疼,可是比起手臂上来传来的疼痛,一切都不算什么了。龙宿口念剑决,将双臂垂于身前,任由万劫横向贯穿了自己的左臂有连接着贯穿了自己的右臂,就这样残忍的将双臂连接……剑滞留在身体中,这也是唯一的方法致使伤口不会愈合。而献血,顺流而下,跌落脚边,龙宿缓慢的走入池水中……
    天地于刹那无声。
    剑子看到龙宿缓慢的躺下,任由自己在水中漂浮。献血横流的诡异景象刺痛者自己的眼眶。那种鲜红在触摸到池水的纯蓝之后瞬间便被吞噬,不留一点痕迹。
    龙宿面目平静几乎没有表情,双臂伸直的放在胸口,被贯穿的疼痛已经于这具快要没有感觉的身体隔了缘。而,手臂的颜色却和胸膛的颜色有明显的不同,苍白若死的颜色,触目惊心。
    那种感觉很奇妙,上一刻会因为流血而感到被抽干,下一刻信口却会有新的热劲被播散……
    这就是永生啊。
    他真切的感觉到了。
    不会死的含义。
    于永生的人不都是如此么,不断地复生。不断地承受。
    瞬间,他开始嘲讽,用一种倘佯的姿势嘲讽。
    原来永生的意义就是惩罚。惩罚他的嚣狂,惩罚他的执着……可是,那又如何,龙宿依然还是龙宿,不会改变什么……在身体已经再也体味不了疼痛的含义后,他忽然有一种五味翻涌的感觉。
    其实,也许有一天,他会放弃一些东西,不再如此执着……

    当剑子发现自己的白衣上有一个暗红色的血斑时,才发现自己掌心有了一个血肉模糊的伤口,而自己紧咬住的牙关,也早已渗出血来。很痛很痛的感觉自己掌心传来,那是自己所造成的伤口。他握得太紧的拳,中指在不经意间生生扣下了一块肉。他几乎以为龙宿在哭泣,可他还是在努力的控制自己,他不能出去,他不能阻止,只能看着……他在保护这场以生命来献祭的游戏顺利的进行着……
    他要做什么,任凭冷风灌入自己的领口。画面灼痛他的眼眶,保持不了理智的自己,只能用外物继续克制。

    如果,你离去,那么我的世界也将自此长眠。

    那种熬煎的疼痛,可以让一个人掐丝自己,可以让人听见,血如溪水般流失的声音。

    万劫之身,或许只是一个开始。

    作为神。她要感动另一个神。她将自己沉浸在喜玛拉雅山的冰泉中,历尽三千年的悲苦。她得到了天地的感动,却不能得到那个人笑颜。
    可她,不后悔,依然坚持。
    有人笑她的愚钝,有人笑她的痴傻,有人咒骂她的爱情……
    她不言不语,最后选择捂住耳朵,不听不闻……
    最后一个走到她身边的人,轻轻地拍她的面颊。
    “我就是你用苦刑买下的奴隶。你也将是只属于我的女神。”
    她得到了她梦寐以求的幸福,他抱着她环绕着世界舞蹈了整整七天七夜,他们的新婚之夜持续了一年。她为他旦下了被称作战神的后代。战神手中苍天之剑,拉开了神与魔的战争。
    “当佛光普照大地之时,大慈大悲,一切都会如花铺满海,冻积千年的冰雪都会融化。”
    魔被击败了。将一世的爱恨情仇葬于恒河之池,饮血为生。西王母,借百世姻缘,用错误封印另一个错误。

    “那是一个什么样的错误。”
    “魔爱上了佛的背影,如此而已。”

    于是血化作灯,藏于九地之下。
    丹纳林峰的某一处山洞中,不知如何到达,不知如何遇见,那里点着一盏灯。微弱却长久不灭。

    殒生。有人哭泣像微笑。
    狂华。有人微笑像哭泣。

    “听我说,静虚,开启劫之力的人不一定是继承劫之力的人。在他用鲜血开启力量后,你就杀了他。我会带人来接应你。”静坐的言静虚忽而想到南宫寂灭句话,于冰冷的风中留下冰凉的汗液。
    杀了他。
    杀了他?



    ++++++++++++++++++++++++++++++++++++++++++++++++++++++++++

    感觉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写这段的时候……我祥瑞了一把。。。。
    一脚踹掉了电脑的电源……于是平白丢了……1000字……欧也……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风流聚散。传奇流言。原来我们从来遇见过。清清白白。
    薜萝藏虺。个人主页。
    blog.远.
    昨日之时。
    顶端 Posted: 2007-03-12 18:25 | 12 楼
    太陽女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4
    腹黑: 60 点
    珍珠: 1755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6(小时)
    注册时间:2007-02-27
    最后登录:2007-10-03

    鲜花 [0] 鸡蛋 [0]

     

    話說....寶寶出文的速度娘望塵莫及啊...
    娘會在補一篇...自己也看的不滿意..嗯嗯....應該不會是坑啊..嘿嘿
    因為娘要放長假有空寫文啦...
    不過今天更新...開心的呢.....劍子算他幸運有素幫他一把
    不過要看這幕的代價是心痛啊....那血...唯美..卻充滿殘酷的試煉..
    美的令人想落淚..又無奈...而長生...其實不是上天的眷顧是無止境的折磨吧
    對於這樣子的一個龍宿....其實一直覺得他是個特別的人..充滿矛盾與不確定感...令人想深究一番...呵呵..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5 (By 狡童jun) | 理由: 回覆認真!感謝你!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7-03-12 23:04 | 13 楼
    南山一钓叟
    级别: 新鲜恐龙蛋


    精华: 0
    发帖: 160
    腹黑: 118 点
    珍珠: 1786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62(小时)
    注册时间:2007-02-16
    最后登录:2010-12-31

    鲜花 [2] 鸡蛋 [0]

     

    继续精彩呢。
    最近很少能静下来看比较长的文字,大人的文真是很考验我,不过还是一个字都不落地看完了,因为很好看。呵呵。
    很喜欢静虚,有点心疼他。
    剑子很隐忍哪,但似乎从开始到现在他的存在感都不是很强啊。
    龙宿在你笔下一如既往的华丽无双,我喜欢这样的龙宿,有点邪气但不至于沦落,气势很强但并不妨碍他的颠倒众生,容貌阴柔却不会流于女态反而有种很奇特的强悍,这才是龙宿吧。(说得有点混乱哈。)
    希望能继续看到祥瑞之景象。
    闲话:对于耽美,我的想法是既然走了,不妨走到底。还是那句话,大人继续前进吧,前面风景独好。呵呵。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5 (By 狡童jun) | 理由: 回覆認真!感謝你~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7-03-21 18:44 | 14 楼
    琴瑟韶华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55
    腹黑: 107 点
    珍珠: 1790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11(小时)
    注册时间:2006-09-18
    最后登录:2012-12-14

    鲜花 [0] 鸡蛋 [0]

     

    回帖这事情。我明天再来吧。我卡文卡很久……卡的已经暴躁了……远目。总算出来一点后,准确说,我依然还是很暴躁的。
    被莲花诅咒了……
    依然在日月文中拆日月在剑龙文中拆剑龙……路上徘徊着。我到底是怎么了。
    囧………………
    一点点。不更新会被人打,被人教化……更新了自己就像教化自己了……



    第九折。
    当时有一滴眼泪,漫过了我最长的眼睫。
    我希望时间存在一种实物,可以让痛苦虚无与缥缈,快乐坚定而广阔。

    世间终会有逆天而存的人,面对万仞之刀也敢死不回头。
    不知道过了多久。风刀割破了他的薄唇,天光明了又暗,时间如同一把利剑不断的牵引着他的痛,缓慢的扩大。剑子也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日没有合眼了,只知道自己努力的控制着自己,十根手指全部陷入土地中,纯白的雪地上有了十个鲜红的血印。
    龙宿早已闭上双眼,被鲜血浸透的池水的范围在缓慢扩大。好像听见了痛哭的声音,满天的姻缘皆为此惊天的苦行而断裂。

    “我恨你。”

    剑子恍然听见有什么深怨的话语,一吟一叹的自天外传来。随后他看到恒河池水漫天而起,卷起的血红色波浪中龙宿忽而站立其中,血色光芒自伤口处纵横而出。剑子眼眶一痛,在瞬间听到那一声低泣传至天边……
    看不到天涯一般的绝望。
    “我恨你。”

    言语的味道变了。特有的儒门口音遥远的如同吟唱,地老天荒不能忘记的音调,剑子竟然的看向龙宿。龙宿依然直隶于波涛中,血水化作龙围绕在他的身上。

    “汝要吾的力量?”黑暗中的意识,不断地有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用低沉的声音问着。
    龙宿看不清,浅金色的眸子面对这一片黑暗。
    “汝会为此付出代价。”似乎是从身后传来,“吾会赐予汝彻底的永生。”
    龙宿转身,一无所有的环境,声音来自何处?
    “汝愿意么?”
    龙宿缓慢的开口,唇角微扬,“吾要汝臣服于吾。”

    这里便是你的归宿。画面突然改变,血红色地狱,吐着鲜红色的信子,火舌勾连。这将是你的永生之地,千万人的性命将握于你手。而你的性命将献于一场爱恨。
    你只要帮我一件事。
    找到答案。

    “为什么不拒绝吾。”
    “在汝身上吾看到了相同的不甘。”

    意识在一种刻意的放逐中混乱,雪山,风暴,他一个人。紫色长发化作三千妖孽,姻缘之神立于天边。他忽而失足,然后他看到了一场无妄之灾。
    “剑者。你的发乱了。”
    崖上与崖下,生与死的距离。
    血顺着伤口飞于九天之外,跌落于浮云之世,落地开花。
    那时候,手指向上攀附,抓得住谁?
    一只青鸟死于他的手中。
    他低头看自己的手,看到了透明的鲜血。他亲手断了自己的姻缘并葬于湖底,错乱的生命,他感到一种辛酸。
    任何诺言都于事无补,我早已决定。
    龙宿勉力的定住自己心神,忽而有白光清清淡淡的指引去路,有一支手伸过来,指腹上铺满薄茧。
    “我不会离开你。”
    龙宿看不清楚递过来手的人,表情渐渐模糊,听见梵唱,听见道颂,听见赞风……

    “殒生!”
    剑子看到龙宿缓慢的于风浪中走出,眼眸已经全为血色,凌厉而凄艳,好像一潭血池。万劫从手臂中抽出,鲜血霎那间迸溅,染了他一身,紫色长发被狂风吹乱。
    他是从地狱中归来的佛者,笑容采纳人的好想看尽了北虐的生命。
    他低泣者唤着一个隐秘的传说,握着手中的万劫,血光化龙千万条,围绕与周身。
    “你。变了么?你不是我的龙宿了么?”剑子手按住剑,他看到了杀戮的征兆,不容阻挡的情与恨,万千发丝,象万千怨恨,在风中哀号。

    “域首!”闻音赶来的言静虚看到这一幕不禁呆住了,那一身血腥,那一脸残忍,那说不清楚的哀痛和凄厉……
    时间没有到,才过了三天,根本就没有到古书上说的七天。言静虚看着龙宿的样子,一寸寸的惊着人心。
    龙宿忽然抬手,目标正是自己的胸口,眼神空洞的好想什么都看不到,穿过了一切面对这多少年前的一写事物。他忽而低低的说,“这就是你需要的结局么?”
    “不可阿!”言静虚不顾一切的空手去夺万劫,他身子前跃。而瞬间,龙宿手腕倒转,剑尖的方向对准了言静虚的肩头,而,龙宿身形比言静虚还要快一步。与言静虚擦身瞬间,万劫贯穿了言静虚的左肩……
    言静虚几乎已经惊恐感受不到疼痛,左肩血流如注。少年的心在瞬间快要崩溃,痛苦的不止是肩处的伤口。言静虚不可置信的转过头,看向龙宿的背影,“你,要杀我了么。”
    “你以为,我还想三千年一样傻么。”龙宿暗自的说话,口音似乎古老而生涩。
    言静虚心中轻轻一顿,随即有了一种满足,龙宿只是被劫之力控制住了,而自己也能感到,龙宿在努力控制万劫不要放出会毁坏人筋脉的毒素。劫之力是强大的,虽然无人见过,但,一切总不会是空穴来风的传言。言静虚看着龙宿缓慢的转过身子,面上是痛苦又矛盾的神色,果然,是被控制了么。
    不能允许。
    及时你是我最敬奉的神明,也不能改变眼前这个人。言静虚狠狠地捏着拳,右手拔出苍颜,剑光乍现的瞬间,可以看到一个少年下定决心的脸。
    一直隐在周围的剑子看到这一幕,先是思索,随后,又神色复杂的看着言静虚。


    “素還真你們來得還真是快啊。”盤山道上,南宮寂滅歲寒劍氣掃過素還真的面頰,素還真單手握劍,另一手揮掌打向南宮寂滅的胸口。
    南宮寂滅閃身躲過,素還真一掌不中,轉而笑道,“素某從來勤勤懇懇。”
    另一邊隨南宮寂滅同來的兩名絕域長老正與佛劍纏鬥。佛劍不出佛牒,只是以佛門咒術對抗著兩位長老淩厲的攻擊。
    “若劣者沒有猜錯。武首與我們有相同的目的阿。”素還真淡笑,手下不慢。錯步挑劍,將南宮寂滅綿密的攻勢隔擋在周身之外。
    “素賢人如此喜歡猜人人猜麼?”南宮寂滅冷笑。劍下殺招頻繁,他需要速戰速決。剛才恒河池初傳來了濤浪聲,他心急如焚不知道發生了何事。這讓他已無暇考慮眼前的人是否有合作的價值。
    “全看武首之心啊。”素還真有意拖延,另一手化出拂塵,卷住南宮寂滅的歲寒,紫華斜挑,險險的劃過南宮寂滅的頸項。
    “哼!”南宮寂滅脖頸一涼,歲寒頓時爆出冰晶一般的光芒,全部射向素還真,“你……真是令人惱怒。”

    隱在石後的劍子面裏的控制著自己,凝目注視著言靜虛和龍宿的纏鬥。形勢可以說是一邊倒的狀態,言靜虛不敢出手傷害龍宿,而龍宿似乎失去了神志猛攻言靜虛。好在,龍宿因為失血過多而身體乏力,實力只有三分左右。但是,言靜虛依然滿身掛傷,疲於拆招。
    他們之間等級相差太遠了。
    龍宿身形已近渙散,言靜虛根本不能跟上。再一次躲過龍宿狠辣的攻擊後,言靜虛忽而想起自己設下的術陣,想借助術陣來控制住龍宿。身形連忙後退,而龍宿果然緊隨身後。
    劍子看出言靜虛的想法,手下也捏住劍訣,準備隨時出手。
    言靜虛手結風印,劍隨著自己的意念刺向龍宿。而那只是龍宿一閃而過的幻影,言靜虛心中大驚,身後忽而有了冷冽的死亡氣息,言靜虛一驚,也不知道一瞬間後有多少血液順著傷口處流出,只有……一種空虛感如此強烈。
    龍宿的一掌幾乎讓言靜虛斷命,人如同風箏一般飛了出去。龍宿冷笑的看著言靜虛,卻看到言靜虛眼中的悲情——難道我就眼睜睜的看著你入魔。
    龍宿一呆。
    而,亦是瞬間。劍子瞬間出手,古塵猝不及防的出現在龍宿的眼前。龍宿手中萬劫自動的上挑,邪氣與聖氣互相牽引……龍宿的身子忽然承受不了的顫動。並沒有完全吸收化納的劫之力忽而四散入空中……
    龍宿神情越來越迷茫,手中的萬劫幾乎已不能握緊。劍子身形一動,已然立在龍宿的面前,他想要伸手去觸摸龍宿的面頰,卻被龍宿忽而又騰起的殺氣所煞住。
    “回來。龍宿。”劍子的聲音溫柔地沉,面目上依舊是一片溫柔。他可以對世人無私,包括龍宿。但是他不可以對龍宿無情,即使對方是一個冷漠如斯的龍宿,他都做不到。
    龍宿眼目有回復混沌的狀態。不再明亮,卻有傷心,一種天地初開,迷茫不可得的傷心。他一步一步地靠近劍子,身子已經到了極限,血雖然不留了,可大量的失學即使是嗜血者那也是不能一下回復的。每一步都是顫抖著的,幾乎就要倒下。
    “龍宿。回來。”劍子也走向龍宿,他此刻除了想要擁抱龍宿,他幾乎什麼都不想要了。不要這個世界,不要這個……時代的正義邪惡,不要天下蒼生,只要龍宿好好的。
    龍宿神情複雜的看著劍子,忽而,他是那麼不甘那麼痛苦。他猛然提起萬劫,狠狠的插入劍子的左肩。
    鮮血迸濺出來,與龍宿身上自己的鮮血混在了一起,覆蓋在龍宿幾乎透明的軀體上。
    劍子來不及反應,吃痛之際,卻聽到龍宿低地說,“吾……恨……汝……”是的,這是他的龍宿,那一瞬間,劍子感到天地一片安滋,漫天風雪中。他感受到花開有聲,忘卻滄海。肩上的疼痛不再重要了。伸手攔住龍宿的動作,輕緩就是情人的擁抱,“恨我吧。只要你還是我的龍宿。”
    龍宿眼目無聲落淚,嘴中喃喃的道,“為什麼……三千年前,……為什麼……”龍宿緩慢陷入沉睡,囈語的聲音慢慢的小了直到沒有。能感知那其中悲哀幾乎有一千顆眼淚浸滿生命。龍宿從來不會顯示的悲哀,從來不會說出的傷痛,劍子想將這一切都壞在胸口,不分給任何人。
    他看著恒河池水恢復了往日擁有的岑寂。他以為,瞬間就是永遠。
    他低頭吻龍宿的額頭。
    我知道……一切的痛苦……我知道……只要這一次,這一次之後……一切都會結束的。
    [ 此贴被琴瑟韶华在2007-04-10 13:59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风流聚散。传奇流言。原来我们从来遇见过。清清白白。
    薜萝藏虺。个人主页。
    blog.远.
    昨日之时。
    顶端 Posted: 2007-03-27 20:55 | 15 楼
    南山一钓叟
    级别: 新鲜恐龙蛋


    精华: 0
    发帖: 160
    腹黑: 118 点
    珍珠: 1786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62(小时)
    注册时间:2007-02-16
    最后登录:2010-12-31

    鲜花 [2] 鸡蛋 [0]

     

    很少的一段,看来要无可救药地走向毁灭了。痛心。
    唉……拆人姻缘会有报应的,所以还是希望大大能转回正途,皆大欢喜哈。虽然MS很渺茫的说。
    世事无常,听天由命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7-03-30 14:21 | 16 楼
    邪道
    级别: 正义暴龙


    精华: 1
    发帖: 275
    腹黑: 162 点
    珍珠: 1771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50 点
    在线时间:95(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26
    最后登录:2013-05-03

    鲜花 [0] 鸡蛋 [0]

     

    剑子~~汝有本事,居然还可以在一边看着~~
    那位言小朋友都比汝更关心龙首~~
    吾~~~泪奔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我的博客,欢迎诸位亲们来捧场啊~~
    顶端 Posted: 2007-04-02 09:02 | 17 楼
    琴瑟韶华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55
    腹黑: 107 点
    珍珠: 1790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11(小时)
    注册时间:2006-09-18
    最后登录:2012-12-14

    鲜花 [0] 鸡蛋 [0]

     Re:明日花开。{序—第九折{一点点}。} 3.27   15F{第六折。有添加。}

    你们不要咒我…………
    我最近已经很倒霉了…………
    于是……大家燃烧起来吧……
    结局…………………………远目一记……我都不晓得他在哪里……

    不要怪剑子了`如果他那时候出现,龙宿前面所受的一切苦不就白受了……
    这也是无奈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风流聚散。传奇流言。原来我们从来遇见过。清清白白。
    薜萝藏虺。个人主页。
    blog.远.
    昨日之时。
    顶端 Posted: 2007-04-10 14:03 | 18 楼
    琴瑟韶华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55
    腹黑: 107 点
    珍珠: 1790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11(小时)
    注册时间:2006-09-18
    最后登录:2012-12-14

    鲜花 [0] 鸡蛋 [0]

     

    第十折。

    龍宿脫力,只能靠著劍子。劍子一手環柱龍宿,另一手點住肩上的幾處大血。隨後,拔出萬劫。龍宿的身子冰得嚇人,蒼白的面色,如同一具屍體。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劍子眉心糾結,回頭看了看昏死在一邊的言靜虛……
    劍子將龍宿的身體平放,一道劍氣點醒了言靜虛。
    言靜虛幽幽的轉醒,一看龍宿躺在一旁。不顧惜自己的傷勢,急忙來到龍宿身邊,先是把脈,又是察看傷勢。他碰到龍宿冰冷的肌膚,心下一寒。
    要找一個地方儘快恢復龍宿的體溫。言靜虛想起丹納林峰某處一處山洞中有地熱之氣彙聚,使得洞中有了溫泉。那裏可以,那裏可以……言靜虛抱起龍宿,只覺得自己胸骨也快斷裂了。看了一眼地上的萬劫。也不管了。抱著龍宿放足急奔。
    劍子心下五味翻湧。他是最應該照顧他的人。卻將他拱手讓人,為了這個天下,還要失去多少……他們才算完滿。

    劍子待到言靜虛的身影遠了,才閃身出現。隨後故意啟動了言靜虛留下的陣法。若是估計無錯,大約南宮寂滅與素還真也快到這裏了。
    遠處纏鬥的聲音已經隱隱約約。而劍子回首看了一眼萬劫,甩袖回風,縱雲而去,追趕言靜虛。

    言靜虛的腳步也是一高一低的……這情況太過緊接。而致使他不能停下喘息。他知道他背後冰冰的,血順著背部的曲線,不斷地跌落在土地上,留下了自己的蹤跡……
    可是此時此刻,哪還管得了那麼多。只是不斷地奔跑。只是不斷地……要去到一個可以讓懷裏人身子微微溫暖的地方。他只覺得自己的胳膊也快被凍僵了,他是那麼疼……順著兩個人相貼進的部分,他是那麼疼……
    為什麼可以為了一種力量而不顧一切。
    權謀天下,真的那麼重要麼?

    到了。到了。你不要死。你不要死……言靜虛不斷地自言自語著,龍宿不能死。他記住了龍宿那麼美好的笑容,這世上……沒有人可以和龍宿一樣……那麼……龍宿不能死。
    不能。

    半空中的劍子眼見著少年已然發瘋了一般的狂奔,心中不免唏噓。他不知道該感歎什麼,是感歎這少年的天真,還是該感歎龍宿的手腕。於是人有百種,偏偏任何一個都有一種理由為了你而神魂顛倒。
    劍子看著少年的血流如此,不免為龍宿擔心的同時,也開始為這少年擔心了。
    居高臨下的俯視,少年似乎盲目又似乎有目的的狂奔看在劍子眼裏,如同螻蟻的掙扎。最後,言靜虛忽然一閃,便不見了。劍子瞬間也落回地面。緊隨著言靜虛,進入了一個山洞。
    他先等在山洞的門口。聽到言靜虛不斷重複的話語,“你不能死。你不能死……欺騙我都好。但是你不能死。”
    劍子只覺得心口一堵,好多感慨於心中翻湧著,如同陶陶浪。
    言靜虛急急的將龍宿放入水中,卻突感後頸一麻,順勢混在了那裏。
    劍子抱起龍宿,將自己的衣服脫了。用體溫來溫暖龍宿。言靜虛太急了,完全已經忘記了如果人身上太冰了,猛然浸入熱水會弄傷皮膚的。劍子看著言靜虛莽撞的動作,連忙制止,這才打暈了言靜虛。
    劍子抱著龍宿,撕下自己外衣的下擺。沾上溫泉池中的熱水,待龍宿的身體與自己有了相同的溫度後,才緩慢的為龍宿擦拭身體。
    這裏是一個天然的溫泉池,灰白的熱氣環繞這在洞穴中。池水沉靜不起風浪。劍子抱著龍宿坐在岸邊……儘量讓熱氣透過自己後再傳給龍宿。而不是龍宿一下子就接觸高出自己體溫太多的熱氣。
    龍宿的身體在劍子的懷裏緩慢的恢復著。劍子瞥了一眼躺在一旁的言靜虛,連點幾下身上的大血,隨後,又一指將一粒粘水即化的藥丹射入言靜虛背上裸露在外的傷口中。丹藥一觸碰傷口外鮮血,瞬間便化了。劍子凝視了一會言靜虛的臉,發現微轉血色,才稍稍呼了一口氣。又一道劍氣點了言靜虛的睡穴。
    懷裏的龍宿很安靜,漸漸的本細微的呼吸能夠安穩的且如同正常人一般的頻率了。劍子用身體感受著龍宿的體溫,又用手確定池水的體溫,確定不會傷到龍宿後,才抱著人緩慢的走入水中。
    水聲可以完全的當做沒有,如此安靜的環境下,劍子的心情卻是患得患失的。
    劍子挽起龍宿的長髮,將那些如同花一般的物品卷在自己的手臂上。依然讓龍宿坐在懷中,手則是一寸一寸的揉捏龍宿的皮膚,加速血液的迴圈。看到身體漸漸恢復了血紅色,劍子長舒了一口氣,也是突然想起了,劍子慌忙的查看著龍宿手臂上的傷口。才發現,什麼都沒有了。
    沒有留下一點傷疤。
    劍子卻是不知道該喜還是該優。他忽然覺得……很多東西對於龍宿,都是如此留不下一點痕跡的,更大的可能,甚至包括自己。
    “龍宿。”劍子抱緊了龍宿,在龍宿的耳旁低低的喚著龍宿的名字,“我真的很怕,很怕你的背叛。”龍宿眼界似乎微微的動了一下,卻是沒有睜眼。
    “一直都是這樣的。我知道……我很讓你生氣。明明已經都是如此了,卻沒有說出來了。”劍子手指停在龍宿的腰際,指紋粗獷而與龍宿細膩的皮膚格格不入。有種如同溺水的感覺湧上來了,劍子看著龍宿的臉,情動了只在瞬間。那張臉上有淚痕,那是劍子故意沒有洗掉的。
    自從那年他們相遇,他很少見過龍宿如此弱勢。只是一點點地心傷或者悲涼都未曾有過。有的,也都是文人的北春傷秋,細細的體味下來,都是騙人的。而剛剛那一刻,是真的,龍宿痛苦,真實的攤平擺開放在自己眼前。
    自己一瞬間都想自殺陪著龍宿痛死在那一刻算了。
    “龍宿。我多麼想一直陪著你。”劍子低下頭,緩慢的吻上龍宿的淚痕……用舌尖舔食者那微有些乾澀的紋路,一直蔓延到眼睫,輕輕的啄吻,像是品嘗著一段精彩的過往,流連忘返,不思回路。
    他不常吻他,但是他吻過他。在某一天,仔細想想實在很久之前了,那種時候,一切都好像是虛幻的。劍子不能確定唇的觸感,甚至不能確懷中的人。而此刻,是可以的,微有鹹澀的淚水,安穩的呼吸,平靜的心跳。
    如同走出了一片遮天蔽日的樹林,然後面對著一幕遠山遠水的景象,豁然開朗的一瞬間,才明白自己擁有了什麼……

    連神仙都會為了他而駐足。劍子想著,自己懷中的人,什麼樣的形容詞都顯唐突了。

    我們的愛,如斯辛苦。
    到了最後,是否還能憶起,我們曾經都有那麼單純的愛情。

    劍子的吻忽而激烈起來,本只是停在龍宿的唇上的覆卓動作,忽然變得激烈起來。龍宿本昏迷的狀態於是在一瞬間清醒了,雖然腦中仍是糨糊一片的情況,卻依然強烈的反抗起來。劍子在龍宿耳旁低低的說著,“是我。別怕。”
    “汝……”龍宿迷茫的看著眼前的人。待到看清了,眼神才是一片清寒,“汝來做什麼。汝不是看戲看得很開心麼。”
    “對不起。”劍子環抱著龍宿,讓兩個人的身子緊緊依偎在一起。而龍宿卻不斷地在閃避。雙臂歲已經恢復,卻依舊有很強烈的刺痛,仿似那裏已經斷了一般,“別這樣。會弄傷你自己的。”
    “吾的事情,吾自己會顧。”龍宿眼中淡漠的目光直視著劍子。劍子心裏一疼,忽而就要吻上龍宿的眼睛。龍宿不知所措的王后一退,劍子順後將人拉回懷裏。輕輕緩緩地,吻了上去。
    隨後劍子卻幕然吃痛……
    龍宿一怒,以指作匕,刺入劍子的肩肌處……
    “汝做什麼!”龍宿退身,食指依然沾染了鮮血。顯然他也在為自己的舉動而感到驚訝。
    “你果然恨我麼?”劍子眼中透露出痛苦的神色。沒有處理傷口,而是任由血水滴落,沾染了池水……
    “汝,馬上離開。”龍宿不看劍子,他關切地看向一旁的言靜虛,眉頭微皺,“如若靜虛醒了。一切就說不清楚了。”
    “要說清楚什麼。”劍子霸道的拉過龍宿,狠狠的握著龍宿的胳膊,“你說……”
    池水的聲音忽然間變大了。龍宿的眼目中有一種異樣的情緒在流動著,然後他忽然笑起來,笑得莫名的嘲諷,“汝不要汝的天下了麼?不要汝的萬民之生了麼?那好。汝,就留在這裏。來讓吾告訴他吾與汝的關係,連上過多少次床都一一說明好麼?”龍宿笑得無所畏懼,那種痛楚卻又明顯的異常。
    劍子一瞬間愣住了。
    天下……
    萬民之生。
    肩上的責任。……
    “走!”龍宿看著劍子愣住,忽而冷冷的低喝。不要再看見劍子了,不要再看見了……
    劍子看著龍宿轉過身去,自己的手腕被牽動,才發現那長髮還卷著自己的手腕……劍子緩慢的放開……然後走進龍宿,將龍宿抱住,身體無間的靠在一起。
    “這一次……之後。我會陪著你……”

    我愛你……
    真的……
    不是你想得那樣……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腹黑:4 (By 狡童jun) | 理由: 到底要如何才能讓他們的到幸福呢QAQ..........
  • 鲜花:1(儒僕)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风流聚散。传奇流言。原来我们从来遇见过。清清白白。
    薜萝藏虺。个人主页。
    blog.远.
    昨日之时。
    顶端 Posted: 2007-04-10 16:35 | 19 楼
    «1 2 3» Pages: ( 2/3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暗香盈袖≡

    Time now is:08-22 17:12,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