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2345» Pages: ( 1/6 total )
本页主题: 《融雪》1-23【雪梅香】完 (吞雪、騰赦) 41F/07.02.09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瑾璃
漂白仙草、抹黑劍子~~
翻云覆雨手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1
发帖: 320
腹黑: 235 点
珍珠: 17704 颗
贡献: 6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413(小时)
注册时间:2006-06-06
最后登录:2016-08-18

鲜花 [2] 鸡蛋 [0]

 《融雪》1-23【雪梅香】完 (吞雪、騰赦) 41F/07.02.09

0
碎碎念:

《教養手記》主要是以封禪對劍雪父兄式的愛情呵護為主,在【尋根】這一篇,劍雪開始去面對自身的過往,也慢慢要長大了。加上吞佛的出現,因此《教養手記》暫告一段落。

因為私某依照原劇的設定做安排,視封禪為吞佛的善性人格,且吞佛與封禪的個性明顯不同,另開了《融雪》系列,專寫吞佛與劍雪的發展,而《融雪》將延續《教養手記》的故事設定。

想證明一度化身封禪的吞佛,縱使冷漠傲然,也會如封禪一般被劍雪吸引。
想證明雖是不同的思想個性,劍雪還是會戀上同一副身軀、同一顆心。

以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融雪》1

【甦醒】


「小哥,你怎麼了?頭痛嗎?」

「是啊、痛。」他對挨上前的好心人冷冷微笑:「不過……汝將比吾更痛百倍!」

下一瞬,天與地漫出一片修羅火海。
舒展被人佔用許久的身軀,魔抬起下巴,在痛楚哀號中,一派愜意自然。




那天,他自嘈雜的市集中醒來。
在想起自己的身分之後,他幾乎是以風馳電掣的速度趕到圓教村。

『這是為了魔君、為了任務。』

他努力說服自己,卻無法解釋,為何在見到荒涼村落遺址的同時,腦中會浮現那張勾人心魄的稚嫩容顏。

那個綠髮碧眸的少年,魔見過。
見過兩次。



初回,竊據他身軀的一劍封禪伴著少年來到圓教村,兩人相談甚歡,提議結拜、交換兵器為信。

雖然少年遞過來的兵器裹著暗黑布條,但蟄伏在封禪意識深處的魔,一眼就看出那是朱厭。魔登時精神大振,奪回身體的主導權,與少年正面交鋒。

朱厭在手,少年根本敵不過他,對戰數招,就被他的『蝕心魔火』打昏在地。

望著那張沉睡宛若赤子的臉龐,魔突來一股衝動,起手覆手,在少年額際烙下屬於自己的印記。

瀲灩的火型紋路將少年襯的膚白勝雪,彷彿皓皓冰瑩中綻出一朵妖異誘人的罌粟花。
魔的心情,出奇的好。

結果因為一時大意,他被酸儒太瘦生偷襲,意識再度混沌。



第二回見面,就是前幾天、地理司與東方鼎立找上冰風嶺。

透過一劍封禪的雙眼,他看見少年被地理司數道掌氣擊中,還來不及細想,魔已經挣脫封禪意識的束縛、扛起陷入昏迷的荏弱少年,來到毫無人煙走獸的清澈河畔。

無從解釋、沒有原因。
一向冷靜自負的魔,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

可能是因為……他在少年身上留了印記罷?

少年之於他,可說是獵物、也算是紀念品。
不管怎樣,眼前的少年都是他的。
只屬於他吞佛童子。

是他的。
只屬於他一人。


多麼美好的念頭。

平生第一次,魔嚐到心神蕩漾的滋味。

他伸出手,指尖輕輕撫上少年光滑的額頭。
然後,魔看見神志迷茫的少年朝前方伸出手、耳邊清楚傳來少年依戀的低語。


「唔……封禪……」


魔瞇起了眼。
倉卒縮回流連對方淡綠髮絲的手,表情像是被狠狠摑了一巴掌,令人又驚又怒、熱辣辣的疼痛。

恍惚中,不只是意識,連魔的心,都好像因那二字墮入黑暗。

再度陷入沉睡前,魔暗自賭咒:
下回醒來,定要將有關『封禪』的一切摧毀殆盡。



很久以後,魔才明白,這就是貪嗔誤、這就是嫉妒心。
而魔的所有執念,全因眼前的少年而起。

[ 此贴被瑾璃在2007-02-10 15:20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鲜花:1(段日)
  • 珍珠:-1 (By magicianxy) | 理由: 請選擇分類=v=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6-11-06 21:29 | [楼 主]
    瑾璃
    漂白仙草、抹黑劍子~~
    翻云覆雨手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1
    发帖: 320
    腹黑: 235 点
    珍珠: 17704 颗
    贡献: 6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413(小时)
    注册时间:2006-06-06
    最后登录:2016-08-18

    鲜花 [2] 鸡蛋 [0]

     《融雪》2


    【對決】


    魔不相信命中注定,也不信所謂巧合。

    他誓殺一蓮托生,誓取魔胎鮮血以開赦道。結果,在奸僧的詭計下,他化身一劍封禪,遇見無名的劍邪。而劍邪偏偏是魔胎、是妖僧苦心渡化的弟子。

    世間事,哪來這許多巧合。
    倒是眼前的少年對機緣深信不疑。

    「怎麼?只有一劍封禪才可以喚汝劍雪嗎?吾不是他嗎?」興起惡劣的逗弄之意,魔將形貌轉換成封禪的模樣,果不其然看見少年癡心欲絕的脆弱神情。

    那樣專注、只容得下一人的眼神……

    要是繼續維持一劍封禪的面容,少年會不會撲上來擁住自己?
    會不會、在他懷中抬起臉來,哀求他再也不要離開?
    會嗎?

    努力揣想封禪可能會有的舉措,魔閉了閉眼,再睜開,笑意溫柔款款:
    「吾不是嗎?劍雪?」

    刻意將最後兩字含在喉中、透過唇舌反覆呢喃,不只是少年動容,連自己都差點對這份顯而易見的虛假感情信以為真,魔忍不住要佩服自己的演技。

    「——你夠配是嗎?!」少年爆出一聲怒吼,手持蓮讞朝他劈來。

    有那麼一瞬間,的確是以為封禪回來了。
    正因為深深相信,所以夢想幻滅時的心碎,更讓人疼痛無比。


    ——你夠配是嗎?!


    魔瞇起了眼,從未感到如此憤怒。

    他為什麼不配?一劍封禪不過是個冒牌貨,又哪裡配了?

    封禪、封禪、封禪。
    自甦醒以來,除了夜重生、除了魔界長老,幾乎人人叫他封禪,其中又以眼前的少年為甚,好像喊久了他就會變成封禪似的。

    他吞佛童子怎容被人忽視?
    少年越是不想承認他的存在,他就越要在少年眼前出現,企圖永遠抹去少年眼中的人邪殘像,更想逼劍雪生生世世望著自己。

    他卻說他不配。

    「哼。」魔冷笑一聲,輕鬆握住蓮讞劍尖,猛地一拉,在少年跌入他懷中時,瞬間化為原貌。
    予少年一個貨真價實的封禪擁抱,卻是魔的臉、魔的笑、魔的紅髮,魔要眼睜睜看著少年對封禪死心絕望。

    「你、渾帳!」幗了吞佛一記耳光,劍雪逃離對方掌握,再次感受到心上人已經不復從前。

    那個人不是封禪、不是!
    擁抱、眼神、溫柔,都是騙人的!
    不能……不能相信!

    少年抹去眼淚,視死如歸的堅定:「封雪名招!」

    魔將面無表情,卻暗暗忖度。
    封雪名招?一劍封禪與劍雪共創的招式?

    這一分神,赦心炎出手就慢了半拍,蓮讞強烈的劍氣劃過他左臂,繼而在他冷竣的容顏留下一道血痕。少年冷冷觀望,準備找機會進行下一波攻勢,冷冬傲梅的持劍姿態,彷彿要證明愛情無敵。

    雖然是自己心有不專,然,對於少年傷了他,魔耿耿於懷。

    吾是封禪的主體,汝愛著他,卻容不下吾,一逕地想毀滅吾!

    拖延、遲宕、凝緩、沉悶,逼的魔快要窒息。
    行事果決的他,一項以任務為重,若是少年願意退讓,急著開啟赦道的他也不會趕盡殺絕。

    「純魔的氣息……汝一味糾纏,是不明自我嗎?將朱厭歸還於吾、留下汝的一滴血,吾倆可相安無事。或者……」魔望著少年,不帶感情,只有譏誚:「汝對吾的糾纏,是因為對吾起了興趣?」

    「是你不明自我!」少年紅著臉忿忿打斷他,千影雪勾起片片冰瑩朝他襲來。

    ……那就沒什麼好說了。
    魔拔出損毀嚴重的殺誡,對宛如負傷野獸的少年等閒視之。

    註定、該然,魔與少年的一切,旁人插手不得。
    早已鋪排好的運程,但看一瞬間的變數。

    魔知道,別名破戒的變數就在暗處窺伺。

    哼。
    沒關係。

    曾經,他打敗了一蓮托生,卻失去朱厭;現在,他要連人帶劍、連本帶利一併討回。

    少年眼中無他,他就設下佈局待少年隨他轉移目光。
    少年心中無他,他就用盡手段讓少年對他死心蹋地。



    不為什麼,只因他吞佛童子執念深重、是魔。
    ——是心機魔。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腹黑:1(magicianxy)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6-11-07 11:40 | 1 楼
    瑾璃
    漂白仙草、抹黑劍子~~
    翻云覆雨手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1
    发帖: 320
    腹黑: 235 点
    珍珠: 17704 颗
    贡献: 6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413(小时)
    注册时间:2006-06-06
    最后登录:2016-08-18

    鲜花 [2] 鸡蛋 [0]

     《融雪》3 (吞雪、騰赦)

    【憐花】


    昏睡太久的結果就是積欠一堆公務。
    開赦道、陪同夜重生找長老取穢百刺、追殺定天律、穿玉霄,還得找出失落的朱厭……要不是任沉浮提醒,他都忘記左腹還留著被蓮讞捅穿的大洞。

    聖氣導致傷勢加劇,血流不止。
    捂著傷處,魔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少年。

    魔彎了彎唇角,舉步,往九滫蓮峰而去。


    ***


    沒想到不但意外找回朱厭,還見到……那朵蓮花。

    哼。
    沒想到那破戒山僧居然將魔胎安置在這裡。
    是在下賭注嗎?賭他吞佛童子不會趕盡殺絕?

    瞥見一旁一蓮托生的遺骨,他朝那含苞的墨荷伸出魔掌。

    墨荷仍是含苞的狀態,卻彷彿有了意識,隨著魔的指尖於花瓣上恣肆游走,整株荷花微微輕顫,如襁褓中被人逗弄的嬰孩。這麼脆弱,說不准明兒一場山崩,整座蓮池就塌了也不一定,還有路經此處的行旅過客,難保不會將稀有的墨荷摘下玩賞。

    根本用不到他出手,魔胎自己就會夭折了。
    所以魔僅是取走朱厭,沒有辣手摧花。


    就當是替辛苦策劃、卻落得一場空的一蓮托生留下一些紀念罷。


    魔如是想著,愉快地回到魔界——伴隨著若有似無的菡萏氣息。


    ***


    公事辦完,也是時候了。
    異度魔界紅髮白衣的不敗武將,瞥了眼昏黃天色,下令校場上的魔兵解散,隱去邪氣逼人的朱厭,跨出校場大門。

    咒封雙眼的同門師弟瞥見他行色匆匆,狼煙指地劃出兩個大字。
    『上哪?』

    「隨意走走。赦生,汝的輕功大有進展。」他不著痕跡稱讚,轉移注意。

    少年沒這麼愚蠢可欺,表情淡漠、看不出情緒的年輕臉龐擋住他去路,似是有話要說:『師兄,汝這幾天、』

    赦生許是對他近日的外出感到好奇吧?不過,要是再多聊兩句,不知『他』會起什麼變化……天陰陰的,似要下雷雨,如果再拖延下去……魔挑了挑眉。

    「汝兄長正朝這裡來,汝不避嗎?」一指少年後方,魔將好整以暇看師弟紅著臉快步離開,自然也窺見螣邪郎怒不可遏,在赦生背後緊追不捨。

    哈,彆扭的戀弟癖。

    趕著去賞蓮的魔物哼笑著,沒發現自己早已成了花癡一名。


    ***


    山洞離眼前還有十多步,天空居然就開始雷鳴電閃,他迅速閃身進入山洞,仍是不可避免擔上一肩雨露。懊惱地拂去水漬,他似乎看見墨蓮微微動了動。

    ——像在模仿他似的,左右搖晃,抖落花瓣上的冰凝寒霜。

    才這麼一丁點、花苞還不到他巴掌一半大,就已經在學習人的樣子,真正開花不知會是什麼模樣?又如果、成功孕育出魔胎呢?魔胎最初的樣子……

    魔暗忖著,率性地卸下披風,不偏不倚,恰好將蓮池稍微掩住。
    對,只是恰好,他是異度高等純魔,可沒這等憐香惜玉的心思,絕不是故意要替墨蓮遮風擋雪,絕對不是。

    披風沾染著魔的體溫與氣息,蓮瓣上的冰霜逐漸消融,滴滴答答落入池裡。

    狂風驟雨、雷電交加的日子,賞起花來也別有一番趣味,有佳釀助興當然更有意思,幸好他來此之前記得去伙夫營取了罈醇酒。

    燃起一堆柴薪,揭開泥封將酒溫熱,他取出自備的酒杯慢慢啜飲,一邊思索風雨究竟幾時停歇。畢竟明日還是要操練的,一向不遲到不早退、紀錄優良的魔,可不想因為被天氣困住而無故缺席。

    幸好過了兩個時辰,風雨有轉小的趨勢。
    魔取回披風,望著熱度漸消的殘酒。

    一個人對著一副枯骨、一座蓮池,居然也喝光大半罈,還剩下一些,要帶回去太麻煩;已經開封的酒留在這裡,又怕變質,不如……

    望著始終含苞的墨蓮半晌,他將罈中的燒酒徐徐灌入蓮池,凝神一思,又撫著花瓣渡了些魔氣給它,然後壞心眼地微笑起來。

    劍雪吃齋飲茶,他就要讓劍雪破戒;一蓮托生想將魔胎渡化成佛,他吞佛童子就偏偏逆向操作。
    反正一蓮托生已經是枯骨一具,又能拿他怎麼辦?

    他坐在池畔,賞蓮。
    純然的黑,令他想起少年的潔白膚色;定睛細瞧,墨蓮的花瓣花梗隱約可見細微的血管經脈,也許是酒力發作,墨蓮的顏色黑的發紫、紫中帶紅,如果出現在少年臉上,定是淡淡的緋暈吧?

    又過半刻,墨蓮最外圍的花瓣居然微微掀開。
    魔以為是自己喝醉了,然而指尖撫上花瓣的景象卻那麼真實,魔怔了怔,訝異心跳因墨蓮微綻而劇烈鼓動著。

    快要開花……是因為讓墨蓮喝酒的關係嗎?是了,來這裡許多次,居然忘記花木總是需要灌溉。魔的鼻尖緩緩湊近,毫不意外嗅到清新的蓮花味混合著濃郁酒香。

    好像稍微用力點就可以掐得出水來的潤澤,花瓣細緻柔軟,蹭在掌心裡的觸感帶點露水微涼,魔的五內燃起炙熱如火的慾望。

    原本三天兩頭光顧九滫蓮峰,只是期待看見墨荷慘遭橫禍,他好對著一蓮托生的遺骨嘲笑兩聲,現在……倒是有些捨不得毀掉這蓮花了啊,對於魔胎幾時會孕化成人,也越來越期待了。

    踏著快意的步伐準備回到魔界,行至中途,魔彷彿想起什麼,倏地愣在原地。



    想要看見魔胎,就得好生看護蓮花——是說,這麼特殊的蓮花究竟要怎麼養呢?



    ***


    深夜。

    望著赦生進入吞佛童子的寢房,躲在暗處的螣邪郎氣的尖耳直豎。

    死心機!三更半夜不睡覺,居然開門讓本大爺的小弟進去、進去——
    嘖!赦生進去做什麼他是不知道,問題是、已經過了一刻鐘,小鬼還沒出來,難保死心機不是在拐笨小鬼做什麼偷偷摸摸的事情!

    自從異度魔界在苦境現世,眾人每天都神經緊繃、工作繁重,小鬼又駐守赦生道,他根本沒時間和小鬼聯絡感情,小鬼最近又不知在鬧什麼彆扭,看到他就繞道而行,避他猶如蛇蠍,一整個難溝通。

    今天下午,他看見死汙點正在和親親小弟竊竊私語,他還來不及靠上前,小鬼就先閃人了、任他在身後死命的追,小鬼就是不回頭,結果追到魔城後山追丟了人,什麼事情也沒問到,真真氣死!

    下午師兄弟聊兩句就算了,現在夜半寢房私語是怎麼回事?
    一刻鐘又多一點點,要是再默數十聲,小鬼還沒出來,他就要衝進死心機房裡救人!!

    啊啊!小鬼出來了!

    看見親親小弟叫起趴在門口的雷狼獸,他抄近路先一步守在赦生房門內,來個出其不意。

    吱呀呀打開自個兒寢房的門扉,神情淡漠的少年立刻落入一副堅實的懷抱,他架起狼煙戟奮力掙扎,兄長挨了幾棍卻拼死不放,少年更怒了,運起功體就要施雷破式。

    「小鬼就是小鬼,沒什麼氣勢還硬要裝的兇巴巴!」他低下頭湊近少年細緻的耳根嘲笑,看見小鬼原本白皙的項頸迅速泛紅。

    電流響起茲茲數聲,終於逼的無良兄長鬆手。

    『……我不是。』才不是小鬼。
    閃電在房裡拼出三個字,他繞過兄長坐到榻上,一邊招手喚來雷狼當靠枕。

    「不懂得尊重本大爺,當然是小鬼!」搔搔頭,螣邪郎想起此行的重點:「你最近是怎麼了?看到本大爺居然不理不睬,死心機是這樣教你的嗎?」

    少年纖瘦的身形襯在雷狼身邊更顯嬌小,他翻了個身,沒說話。

    不說話?好!
    「這麼晚了,你……你剛剛上哪兒去?」
    本想問小鬼去找吞佛作什麼,幸好他臨時改口,不然堂堂邪族之子偷窺自家小弟的行徑恐怕就到今天為止了。

    『師兄、』說一半,倏地噤口。

    「死心機怎樣?他對你做了什麼?快講!」要不是顧念著少年身上流竄著超高伏特電流,他差點就要衝上前揪住少年扒開衣服好好檢查。

    『不能說。』

    啥?螣邪郎傻了眼。

    不能說?是什麼事情不能說?
    是這樣、還是那樣?

    想到千百種可能的過程和唯一的結果,螣邪郎七竅生煙:「喂喂、小鬼!你你、你把話說清楚!死心機他是不是——」

    『吵、出去!』少年將頭埋在雷狼的皮毛中,手裡狼煙戟飛出,逐客。

    不管怎樣,小鬼一定是被心機魔騙了才會做這種事!
    想到小鬼現在可能需要休息,螣邪郎眼一瞇,打算去找罪魁禍首。


    ***


    魔城後山地勢天然,因為之前下過雷雨,草木都還帶著濕意。

    為了避人耳目,魔刻意來到後山溫泉淨身。

    渾身都是酒氣和蓮香,因為墨蓮稍稍綻開,香氣轉濃也是理所當然的,要是不洗掉的話,委實起人疑竇。

    眼睛無法視物的師弟已經嗅出端倪,下午好意要提醒他沒有成功,居然特地熬夜等他回來,就是為了叫他記得把蓮香洗掉。

    明明是很貼心的孩子,偏偏對上自家兄長時,一個比一個彆扭。

    說人人到,脾氣暴躁的同僚惡聲惡氣、來勢洶洶:「死心機!你對我家小鬼做了什麼?三更半夜將本大爺的小鬼吃乾抹淨、現在還想洗掉一切湮滅證據是不是?」

    「嗯?」他疑惑挑眉,螣邪郎已經跳下水與他展開扭打。

    兩人一場混戰、當他終於弄清楚螣邪郎所為何來,東方已經曙光乍現。

    「你是說,你跟小鬼、什麼事都沒發生?」尖耳半信半疑地抖了兩下。

    「沒。」接回脫臼的手背、擦乾水漬,套上衣物,又是儀表翩翩的第一魔將。

    「騙鬼!」思及親親小弟疏遠的態度,螣大爺心有不甘:「什麼事都沒發生,小鬼最近為什麼見到我就躲?你說!」

    魔睨著下顎瘀青的螣邪郎:「赦生疏遠汝的理由,汝真想知道?」

    「廢話!」不像小時候,現在的小鬼不給抱不給親也不給摸,一點都不可愛!

    「那好,」魔勾起唇線,「想知道,就拿蓮生魔胎的祕法來換。」

    「啥?」這種東西都放在鬼知冥見長老的禁書區……
    死心機是想幹嘛?

    「汝怕了?汝不想知道赦生的秘密?」慫恿挑撥激將。

    「誰怕!」想到親親小弟,赴湯蹈火本大爺都沒在怕啦!「明天晚上、就在這兒,小鬼的秘密本大爺洗耳恭聽!」

    「吾相信汝的能為。」點點頭,魔暗笑在心,回到自己的寢室,把握短暫的補眠時間。



    夢裡,墨蓮的花瓣已經全部綻開,柔和的光暈中,彷彿有個稚嫩脫俗的身影、一如他只見過三次面的清秀少年。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6-11-13 13:41 | 2 楼
    瑾璃
    漂白仙草、抹黑劍子~~
    翻云覆雨手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1
    发帖: 320
    腹黑: 235 点
    珍珠: 17704 颗
    贡献: 6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413(小时)
    注册时间:2006-06-06
    最后登录:2016-08-18

    鲜花 [2] 鸡蛋 [0]

     《融雪》4

    【花開】


    花開了。

    依照書中的方法養護,不過數天,花瓣就越往外綻,前些日子終於完全盛開。
    一陣蓮香暗送,魔親眼看著墨荷化身為熟睡的赤裸少年。

    為了日後好好折騰魔胎,當然要保住眼前少年脆弱的生命。

    魔毫不猶豫地將少年自池畔抱起,費了一番功夫拭乾對方身上的水痕,還有深淺不一、海草似的綠髮,又替少年換上早已備好的衣物,將人安置在被窩裡——供人躺臥的被褥當然也早就鋪好了。

    哼。

    摟著少年逐漸暖和的身軀,魔不自覺揚唇。
    雖然極端排斥封禪的一切,不過……魔倒是十分認同人邪的審美觀。

    修為數百年的魔胎,相當於人類十五、六歲的少年階段,肌理卻宛若稚兒,觸感之軟綿,好像摸著摸著,少年就會融化在他懷裡;還有顏色——通體純潔剔透的白,對身處黑暗世界的魔,向來具有難以言喻的誘惑力。

    望著少年沉睡的容顏,自制力極佳的魔也有些心盪神馳。


    人邪和劍邪、正是以命換命的生死至交啊……呵呵呵……


    想起夜重生意有所指的笑語,吞佛童子完全可以理解人邪對少年的執著。
    只是、自己與人邪執著的面向肯定大相同吧?

    就他所知,人邪對劍雪應是呵護備至、關愛有加;自己嘛……
    想逼迫少年屈服、想摧折那身似梅傲骨,想看見少年稚嫩無助迷離徬徨的神情、在他身下失聲啜泣。


    想到將有這麼一天,魔物銳利的金眸笑成兩枚彎月。


    ***


    書中記載,魔胎現身後,要發展到完全清醒、具行為能力的階段,須時數日或百年不等,依魔胎修為而定。

    因為不清楚魔胎幾時會清醒,只好天天都來。

    ——為了報復一蓮托生換劍引出他的善性、報復劍雪無名對吞佛童子的忽視與否定,所以才勉強扮演園丁的角色,若是連話都還沒說上半句、魔胎就離開九滫蓮峰鬧失蹤的話,那多沒意思。

    擔心魔胎會在他不在時甦醒,所以連乾糧飲水、美酒肉乾都備齊了,已經五天了,魔胎卻依舊沉眠。

    曾經聽過螣邪郎為年幼的赦生念睡前故事。
    故事裡有長睡不醒的美人,等待真命天子發自肺腑的親吻。

    如果這麼做會有效的話……就算無效,試試也無妨。
    魔嘛,一向依自己的心情與準則行事,雖不小人,可也沒打算作君子,吾為汝做了這麼多,別說是小小一個親吻,就算汝整個人都是吾的,也不為過。

    輕輕托起少年的後腦,魔低笑,就著少年緋色唇瓣俯下身。
    帶著魔氣的少年,卻連吐息都是香的,雖然沒有反應,但濕濕熱熱溫暖的口腔,還有嫩紅色的柔軟舌尖,在在教魔欲罷不能。

    魔的喘息、唇舌間濡濕的潤澤,讓清幽的蓮峰染上妖艷旖旎的氛圍。
    魔的舌探的更深,蹭進少年光滑的喉中,努力汲取逐漸滲出的口津。

    不夠,這樣不夠……
    更深、再深一些……

    最好吻著吻著,就能將少年的心臟勾出來、牢牢捧在懷裡。

    不管是身或心、都只屬於吾……


    「嗯……」


    ……那種可笑故事裡的方法真的有效?
    聽見細微的輕噫,魔睜開眼,意猶未盡,不太甘心地鬆開懷中少年。

    少年眼睫微微輕顫、蜷伏在披風下的身子動了動,是就要甦醒的跡象似乎作著好夢,甫遭蹂躪的唇瓣嫣紅更甚,嘴角微微勾起:「封禪……」

    這下子,魔物慾火全消。

    開什麼玩笑?
    他才沒有一劍封禪那種可笑的褓姆性格。

    在那段支離破碎的記憶中,魔記得曾經有過相同的情景。當時,封禪的意識一聽見少年呼喚,就迫不及待的出現。

    不過,今非昔比。
    吞佛童子可不會因為劍雪喊出這個錯誤的稱謂就再度消失。

    魔對於化身封禪時的記憶十分模糊,僅知道自己和那個名為一劍封禪的錯誤有張相似的臉孔,可是不論如何告誡自己要冷靜,在聽見這兩個字以呢喃的方式自少年紅艷唇中吐出時,魔依舊無可避免地動了怒。

    原本任少年枕靠的手臂迅速抽走,完全不在意這樣的粗魯會驚動初生的少年;稍早欣賞少年睡姿的閒情逸致瞬間消失殆盡。
    不看了,走人。

    「封禪、陪吾……」

    本來已經要走出洞口,聽見半夢半醒的少年撒嬌似的低語,魔停下腳步,半途折回蓮池畔,然後,狠狠收回權充少年被單的披風。少年不是他的什麼人,披風收回來自己穿戴、理所當然;反正少年要的是他人相陪,他也不想留下來浪費時間。

    「封禪、不要走……」聽見腳步聲再度遠離,少年伸出手在半空摸索,只抓到滿掌虛無,尚未睡醒的茫然臉孔眉宇糾結,眼角泛出濕意。

    搞不清楚狀況的東西!
    一般人,在這種時候應該先被冷醒、打著哆嗦找衣物禦寒不是嗎?怎麼魔胎心心念念的、都是那個令人厭惡的名字!

    垂掛在少年臉蛋上的晶瑩水光刺痛魔的雙眼,魔懷著滿腹悶氣快步上前,不期然,金眸與一雙澄澈秋瞳怔怔相對。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6-11-13 13:42 | 3 楼
    瑾璃
    漂白仙草、抹黑劍子~~
    翻云覆雨手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1
    发帖: 320
    腹黑: 235 点
    珍珠: 17704 颗
    贡献: 6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413(小时)
    注册时间:2006-06-06
    最后登录:2016-08-18

    鲜花 [2] 鸡蛋 [0]

     《融雪》5 (吞雪)


    【偽裝】


    「……這是哪裡?」少年坐起身,看看吞佛又看看四周,困惑難解。

    魔的金眸略一怔愣。
    劍雪不知這是哪裡?會嗎?莫非……因為重生,所以劍雪之前的記憶全部被洗掉了?像張白紙似的,一臉茫然,少年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嗎?

    「這裡是什麼地方?」雙眼迷濛的少年拉住魔的衣袖,彷彿風雪中唯一庇護。

    溫熱的觸感襲上魔蒼白冰冷的手骨,貪戀被依賴的美好滋味,魔沒有甩開,不動聲色地回答:「這裡是九滫蓮峰。」

    「我為什麼會在這兒?為什麼?」人時地事物,似曾相識又分外陌生,少年一臉茫然。

    「吾也不知汝為何在這兒,不過……」魔綻了個恰到好處的微笑,生平首次和顏悅色:「汝說說汝叫什麼名字?也許吾可以幫汝。」

    「……名字?」

    「吾乃吞佛童子,汝呢?」金眸細細打量少年種種反應,是真忘了、亦或假裝?「名字,是入世的表徵,每個人都有名字。汝沒有嗎?」

    「……我不知道。」少年沒有名字,他垂下頭喃喃低語。

    「吾為汝取名好嗎?」抬起少年輕巧的下巴,「吾願做汝的天,汝入世的姓名由吾給。」

    「真的嗎?」像在黑暗中見到一線光亮似的,少年握緊魔的雙手。

    「千真萬確。」

    「那、我的名字是……」少年仰著臉,望向魔邪魅清冷的薄唇,靜靜等待被命名的那一瞬。

    「劍雪。汝的名字,叫做『劍雪』。」魔彎下身,生著武繭的粗糙指尖在少年軟嫩的掌心上摩寫,一遍又一遍。

    少年不發一語,任魔的指在自己手心龍飛鳳舞。

    「不說話,是不滿意這個名字?」
    察覺少年異常沉默,魔冷聲道。

    「這麼名字……我很喜歡。」好熟悉的感覺,好像他合該喚做這個名字。少年揚起暖暖笑意對上魔,雙眸晶亮而溼潤,「我、非常喜歡。」

    魔這才發現,自己竟是屏氣凝神在等待少年的答案。
    他鬆口氣,摸上少年光滑的綠髮:「汝喜歡就好。」

    情場如戰場,兵不厭詐是鐵一般的準則。
    依稀記得封禪為少年取名的經過就是這樣,他索性挪來做參考,趁現在劍雪毫無印象,自己有的是機會取而代之,展現最美好的樣貌,只有這樣……他才能成為劍雪真正的天。

    不用去管道德良知四個大字怎麼寫,就算用的是欺騙偽裝這樣卑鄙下流的方法也無所謂,只要少年全盤屬於他、任他擺佈就好。
    雖然居心不良,可是方才他在對話中對少年流露出的真情、倒也不假。

    「吞佛?」稚氣的嗓音在幽洞裡響起。

    「嗯?」不由自主撥弄著火堆,魔渾然不覺自己的動作與北域傳說中臉色青魅的劍客相差彷彿。

    「我們……是朋友嗎?」

    瞬息萬變的江湖,何來永遠的敵人與朋友?
    天真到可謂愚蠢的問話,卻讓魔的五臟六腑莫名牽動。

    「是啊,」吞佛童子輕哂,「吾是汝最親密的朋友!」

    他看見少年的眼中映著搖曳的火光,火光裡沒有別人,只有他吞佛童子。
    倏地,狂亂喧囂激情躁動、種種不安分的情緒在魔的心中竄起燦爛的火花,
    炙熱的、滾燙的,像天雷勾動地火的大爆炸。

    一直都想知道被少年全盤信賴凝視的感覺是什麼模樣。
    今日,魔的宿願終償。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6-11-14 17:10 | 4 楼
    瑾璃
    漂白仙草、抹黑劍子~~
    翻云覆雨手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1
    发帖: 320
    腹黑: 235 点
    珍珠: 17704 颗
    贡献: 6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413(小时)
    注册时间:2006-06-06
    最后登录:2016-08-18

    鲜花 [2] 鸡蛋 [0]

     《融雪》6 (吞雪)


    【不痛】


    九滫蓮峰一向是冰天雪地。
    雖然所學武功屬火,但是吞佛並不討厭這個地方。冷冷的天氣,兩副軀體偎在一塊兒感覺特別溫暖,就像螣邪郎總是挨著赦生、而赦生總是挨著雷狼是一樣的道理,魔並不覺得這是什麼可恥軟弱的需求,反而習以為常。

    這天,他翻看著螣邪郎偷出的禁書,劍雪則挨著他打盹兒。

    「嗚……」睡著睡著,少年不知怎地,口中咿咿唔唔,像是受了什麼驚嚇似的,身子輕輕顫動,唇瓣囁嚅著,似是想說什麼、又說不出,只能發出低微的嗚咽。

    魔下意識拍拍少年肩膀,帶著安撫意味,眉鋒卻高高擰了起來。

    劍雪是夢見什麼了嗎?
    照書中的解釋,魔胎重獲新生,過去的一切應如船過水無痕才是。可最近這種狀況實在太過頻繁……

    讓少年想起身為劍邪的過去,影響究竟是好是壞,根本是不用大腦思考就能回答的問題,魔首先想到的就是找辦法徹底斷絕劍雪的過去。

    倒不是心虛還是怎地,魔根本不擔心羽翼未豐的少年知道實情後會對他怎樣,不過討人厭的麻煩事當然能省就省,早點防範未然好過事後追悔,這也是近日來他努力研究密法的原因。

    可能是少年乖順溫馴的姿態與巴眨的大眼,像聽從主人擺佈的愛寵;可能是少年身上充沛的佛魔之氣勾起他的興致;諸多原因族繁不及備載,總之,早在他與少年於圓教村初次相見,不,也許更早,早在他透過封禪雙眼第一次望見少年時,他已經想得到他。

    魔嘛,一旦有了想要的東西總是別執著,少不了要霸個嚴嚴實實、不讓脫逃不准翻身……手段迂不迂迴心不心機完全不是重點,牢牢掌中的東西才是最實在的。

    正想著,劍雪將醒未醒,貓兒也似的,滑入他懷中蹭了蹭。方才泫然欲泣的臉龐這會兒紅撲撲的煞是可愛,許是夢見什麼有趣的事,少年手一摸,居然扯起魔的紅髮,咯咯笑的好不開心。

    「……劍雪,放手。」他蹙著眉將少年搖醒:「不准扯吾的頭髮。」

    「唔……」少年終於醒來,揉了揉眼睛,匆匆放手,停頓數秒,忽地笑了。

    「汝笑什麼?」

    「……沒有,不過是做了個夢。」少年興致勃勃:「我夢見一片很漂亮的林子,雖然在下雪,樹上卻開滿了花,夢裡有人吹很好聽的曲子給我聽,他只吹一遍就停了,我就扯著他的頭髮要他繼續吹……那個人啊,和你長得可真像呢!嘻!」

    魔臉色一僵。
    劍雪分明是夢見了封禪!

    「除了這個,汝還有夢見什麼嗎?」他笑了笑,不著痕跡探問。

    「嗯……沒什麼印象了。不過,我倒是記得夢裡有個聲音,叮囑我要好好做人。」是很溫暖的聲音,像一個慈祥的長者,讓人可以放心依靠。


    『你渴望重頭來過,吾可以幫助你,願你下輩子好好做人……』


    感覺記熟悉又親切,可又會是誰呢?
    從以前到現在,他也只認識吞佛一個朋友而已。


    「這樣。」魔淡淡應了聲,陷入沉思。
    不知道破戒用什麼方法為劍雪保留殘存的記憶……

    難得看魔這樣安靜,少年忽覺氣氛沉重,仔細打量著對方,卻見魔物潔白的袍服自腰部滲出濕潤的血跡。腥甜的氣味令少年皺了皺鼻子:「你怎麼了?」

    「吾無事。」

    「可是、你流血了啊。沒事怎麼會流血?流血了怎麼會沒事?為什麼為什麼?」一大串問題。

    「如果吾說吾有事,汝要怎麼辦?嗯?」魔瞥了少年一眼。
    劍雪武功修為比他差,又不會醫術,能做些什麼?雖然身上這個血窟窿的確是劍雪捅出來的沒錯……

    「我會這樣。」偏頭想了想,他將魔將繁複的衣袍稍微拉開,揭去紗布,朝那傷處輕輕吹了幾口氣,口中喃喃自語,虔誠的像在施什麼魔法。「吞佛不痛不痛,痛往哪裡飛?飛到天邊都不見……」

    吞佛睜大眼,拼命忍笑:「……這法子誰敎汝的?」

    「我也不知道。」只是腦子裡有印象、覺得應該要這樣做……會不會沒有效?「你……很疼嗎?」他伸出食指小心觸上吞佛透著暗褐血漬與鮮紅嫩肉的傷口。

    「不疼。」當劍雪拿著哄小孩的花招對他如法炮製,腰腹的疼痛似乎真的煙消雲散。

    「你騙人。」望著魔因忍笑而抽搐的嘴角,少年不高興了:「吞佛最喜歡騙人了,你明明皺著眉、很痛苦的樣子。」背過身去不理人了。

    「這麼激動,汝在擔心吾?」將少年身驅扳回,魔笑的好不得意。「……汝若擔心,就直接說出來。吾想聽見。」劍雪使性子啊,破天荒頭一遭呢,魔心中漲得滿滿的全是愉悅的情緒。

    好半晌,幽洞裡才傳來少年斷續的回答:
    「……你、你一直……咬我嘴唇,這樣、我是要怎麼說?」

    「那汝還是別說罷。」低聲笑著,魔肆無忌憚,再次吻上猶自困惑的少年。


    不痛不痛。
    汝關心吾,所以吾不痛。
    汝將會忘卻醜惡的一切,所以汝也不痛。


    唇齒相依、舌瓣勾纏間,魔盤算著,近日之內要替少年再上一道記憶封印。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腹黑:1(吞赦日月)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6-11-14 17:11 | 5 楼
    憂幽子
    吾生也有涯,吾坑也無涯
    剑龙夫妻推进奖
    级别: 新鲜恐龙蛋


    精华: 0
    发帖: 167
    腹黑: 185 点
    珍珠: 1810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64(小时)
    注册时间:2006-08-25
    最后登录:2015-01-25

    鲜花 [1] 鸡蛋 [0]

     

    哈哈!瑾大說得一點都沒錯,花痴正是阿吞的宿命啦
    好喜歡吞雪之間生生世世,糾纏不清的感覺哦
    霹靂難得編出這麼禁得起邏輯檢驗的感情
    雖然雙邪不再,但至少在這裏可以重溫這段宿命糾葛

    瑾大等我嘿,要等發帖50篇才能送汝鮮花
    小的第一朵鮮花一定要送給大大(臉紅)

    至於論文,還是要加油哦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我的腐窩 http://www.blstory.com/
    顶端 Posted: 2006-11-16 23:07 | 6 楼
    憂幽子
    吾生也有涯,吾坑也無涯
    剑龙夫妻推进奖
    级别: 新鲜恐龙蛋


    精华: 0
    发帖: 167
    腹黑: 185 点
    珍珠: 1810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64(小时)
    注册时间:2006-08-25
    最后登录:2015-01-25

    鲜花 [1] 鸡蛋 [0]

     

    嗚~還有二十篇要爬呀....爬呀爬,不知要爬到何時

    呵,一蓮大師是妖僧呀
    (阿吞一定很不甘心才這麼說)
    瑾大看這張妖不妖
    這是我想像中的一蓮大師
    因為畫得不好,不好意思佔繪圖區的版面
    護蓮

    在鮮花來到前
    小的就以圖當花囉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我的腐窩 http://www.blstory.com/
    顶端 Posted: 2006-11-16 23:18 | 7 楼
    瑾璃
    漂白仙草、抹黑劍子~~
    翻云覆雨手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1
    发帖: 320
    腹黑: 235 点
    珍珠: 17704 颗
    贡献: 6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413(小时)
    注册时间:2006-06-06
    最后登录:2016-08-18

    鲜花 [2] 鸡蛋 [0]

     

    幽憂子 ^^

    吞佛雖然表面死不承認,
    但是其實內心早就淪陷了!
    不過,眼下雖然是『兩小無猜』的相處情形,
    但是要不了幾集就要風雲變色了~

    瞞得了一時瞞不了一世,
    吞佛曾經對劍雪所做過的事情,
    不可能遠遠埋藏在過去,
    吞佛終究要負起責任的!!
    (吞:是要負啥責@@?)

    謝謝您的承諾送花,
    私某好害羞啊>//////<

    其實幽憂子的圖作很唯美呢!
    像雨打玻璃似的朦朧背景效果,
    還有那個一蓮大師,
    眼神真是溫柔啊!
    依照大師這麼年輕的樣貌、對小雪又呵護有加,
    乾脆不要寫什麼吞雪了,
    直接將師徒倆送作堆吧~~XDDDD

    劍雪睜著一雙大眼的模樣,真的好可愛呢!!!

    謝謝幽憂子的贈圖~
    是比鮮花更令人感動的禮物哦!!!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6-11-20 09:22 | 8 楼
    瑾璃
    漂白仙草、抹黑劍子~~
    翻云覆雨手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1
    发帖: 320
    腹黑: 235 点
    珍珠: 17704 颗
    贡献: 6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413(小时)
    注册时间:2006-06-06
    最后登录:2016-08-18

    鲜花 [2] 鸡蛋 [0]

     《融雪》7


    【殘夢】


    趁少年尚在墨荷中等待重生時,吞佛早已將劍雪無名的一切打聽清楚。

    秉性純良,天真如赤子。
    粗茶淡飯、不沾葷腥,獨愛梅花。
    當然,還有機敏好思辯。

    劍雪問題忒多,一劍封禪常常無力招架;不過,在吞佛童子看來,應付劍雪是綽綽有餘。

    「吞佛?」

    「嗯?」

    「我為什麼不能出去?」

    「汝為什麼要出去?」
    對於劍雪連珠砲似的疑惑,最好的方法就是不答反問。

    「我不是說過嗎?我夢見一片很漂亮很清幽的樹林,樹上開滿了花,我想去外面找找看。」少年攀住魔的臂膀,滿臉企盼神色:「可以嗎?」

    ——當然不行!

    自從劍雪開始頻夢,便老是有意無意纏著吞佛與他出九峰蓮滫。
    本來麼,若只是要在方圓數里走走那也無妨,偏偏劍雪想去的地方,不是巍峨古剎、就是遍地梅花之所……真要去了那些地方,難保少年不會想起過往、倏然變臉再狠狠捅他一兩刀。

    然吞佛只是笑笑,伸手揉著劍雪細緻的臉蛋,屍白手掌襯的少年雙頰紅似桃花:「汝這麼想出去?」

    「當然!」

    「那麼,吾在汝身上留個印記可好?」摸上少年光滑的額頭。
    劍雪重生之後,那枚烙印也不見了,怎麼看怎麼不順眼。

    劍雪還懵懵懂懂:「為什麼要留印記?」

    「人海茫茫,汝要是迷路了,吾可憑著這印記把汝尋回來。」
    看似簡單的烙痕,實則要將劍雪的記憶層層封起。

    「要留什麼印記?」大眼眨了眨。
    如果印記很醜,那他可不要哦。

    「只屬於吾吞佛的火焰印記。」手上光芒閃動,登時顯出一個鮮豔的火焰標誌,「……就像這樣。」

    劍雪想了想,抬起頭認真道:「留了印記,我就可以出去玩了嗎?」

    「是啊。」吞佛點點頭,沒有半點愧疚。
    等到汝將不該記得的人事物全數遺忘,不管要去什麼地方,吾都會陪著汝。

    「好。」少年笑綻如花。
    好高興喏!等他尋到夢中漂亮的樹林,一定要回來帶吞佛一起去!

    「那汝閉上眼。」魔溫言提醒:「會有點痛,汝忍忍。」

    「嗯,我不怕!」

    魔結了個手印,默唸口訣。
    大功告成,熟睡的少年身軀一軟,恰恰跌入魔的懷中。


    ***


    已經過了三對時,少年依舊未醒。

    會不會上了太多道枷鎖了?
    少年受得住嗎?
    睜開眼第一句話,劍雪會說什麼呢?

    「唔……」少年動了動,睡得極不安穩。


    『你入世的名字吾給你!』
    這麼豪氣萬千,是誰在說話?


    『小朋友,你問題真多!』
    他才不是小朋友呢!
    可是,為什麼聽到那人這麼說,自己會高興的想哭呢?
    為什麼?


    『來,陪吾喝酒!』
    呵呵……要他陪啊……


    『這是鵲橋仙,吾吹笛,你要怎麼報答?』
    雖然他不會吹竹笛,可是他會吹葉笛喲!


    『為什麼不拔劍?受傷了怎麼辦?』
    嗚……不要兇嘛!
    他不拔劍、是因為、因為……嗯,是為什麼呢?


    『能、能有你這個朋友……吾很高興……』
    等、等一下,你不要一直流血啊……


    『對你,吾一直都……』
    不要再說話了,你一定會好起來……


    「血……好多血……」少年口中呢喃不尋常的囈語。


    魔一向不信因果。
    然而,當他領略到少年的夢話代表著何種意義時,有那麼一瞬間,手足無措的魔,想到的是『報應』二字。


    「……封禪!」不要走!不要丟下我!「不、不要——」
    少年汗濕重衫,赫然驚醒!


    像是睡了好長一覺,一醒來,人事全非。


    無需旁人提醒,他永遠都會記住吞佛如何以情人的樣貌對他痛下殺手。原先插在吞佛身上的蓮讞、變成插在封禪身上、然後是自己——

    乍見吞佛就在眼前,劍雪倒抽一口冷氣。
    只是眨眼一瞬,原先迷濛依戀的神情全變成恨之欲其死的憤恨。

    見他醒來,吞佛退了兩步,冷冷瞅著他,面無表情,內心卻波濤洶湧。
    想為少年烙下火焰印記,是為了趁機封住劍雪過往的愛恨情仇,怎麼會適得其反?是他的步驟出錯了?不!不可能!難道是書上的方法有誤?會嗎?還是——

    破戒僧在將劍雪意識植入黑蓮時,已經設好佈局!
    吞佛不找上劍雪便罷,兩人橋歸橋路歸路,各過各的人生;一旦他找上劍雪、任何一個看似微不足道的小動作,都有可能喚起劍雪潛藏的記憶!

    好!好一個破戒……

    魔還在沉思,少年已眼如星火迸射,寒著臉,當下伸手一招,欲取兵器:「蓮讞!」

    手指顫了顫,掌中空空的,什麼也沒有!
    少年大驚,蓮讞呢?!
    印象中,破戒僧明明將蓮讞放在池邊啊!

    「汝在找這個?」魔將不苟言笑,化出一口寒鐵,在少年眼前一晃而逝。
    少年急衝衝上前索討,吞佛一個閃身將蓮讞負在背後,任劍雪追著他,幾次讓劍雪摸到他衣袍又迅速撤開,不似刻意閃避,倒像貓捉耗子似的存心戲弄。

    雖有數百年修為,武藝卻因沉睡許久而荒廢,少年徒勞無功,氣的怒道:「還給我!」

    「還給汝?」吞佛勾起嘴角,像是聽見什麼笑話,「汝覺得吾會嗎?傻劍雪……?」說著將蓮讞隱去,空空如也的雙手一把將少年拉向自己擁在懷中,順道點了少年幾處要穴。

    「不准……不准你這樣喊我!」顫抖著身子,可是卻動不了,少年怒急攻心,一口氣哽在喉頭不上不下,甚是難受。

    什麼『傻劍雪』!
    劍雪是封禪替他起的名字,吞佛不配喊!不配不配不配!眼前的這人,奪去了封禪的一切,封禪的狂、封禪的笑、還有封禪為他吹的鵲橋仙……

    寒意蒼蒼的手指略施了力道撫過少年嫣紅唇瓣,湊近清潤頰邊的低沉嗓音一派理所當然。「吾連汝雙唇的滋味都嚐過了,喊喊名字算什麼?嗯?」

    「你!」憶起連日來兩人甚是親密的相處,劍雪又羞又憤,思及現在遭人控制的處境,更慌了:「你放開我!」

    「若吾不肯呢?開口求吾,吾可以考慮放過汝哦?」食指順著少年臉蛋向下輕輕搔刮,耳根、項頸、鎖骨……
    就算汝恨吾,只要汝的眼中有吾,吾也認了!

    肌膚泛起恐懼的小疙瘩,眼看男人的指掌就要探入衣襟,劍雪快哭出來,卻是抿著唇不吭一聲。
    才不要開口求他!吞佛最會騙人了!

    「嘖。」瞥見少年眼中的水光、還有幾乎咬出血絲的唇,魔輕哼了聲:「汝放心吧,這麼乳臭未乾、毫無風情的奶娃娃,一劍封禪下得了手,吾吞佛童子可沒興趣。」

    什麼?!
    少年瞪著他,直是氣壞了。
    不懂就不要亂批評!他的身子,封禪可是滿意的很!

    「不用惱羞成怒,吾這就走了。」魔將哼哼一笑,順手再摸一把少年軟嫩臉蛋,權充別離的最後溫存。

    「你胡說什麼!」眼看吞佛全身而退,在洞口佈下陣局,少年更怒:「放我出去!」在自己的地盤被人軟禁,對象還是吞佛,太難堪了!

    「唔,」紅髮白袍的魔將朝他搖搖食指:「那可不行,外頭危險的很。」

    「你騙人!」和吞佛待在一起才危險!

    「哈。」吞佛童子勾唇一笑:「是啊,吾騙汝、吾最愛騙汝了。汝又能奈吾何?」蓄意的逗弄挑釁,因為知道少年憤恨的怒火竄燒是極度在乎的表徵,魔將不怒反笑。

    「你!」
    嚷的再大聲也無用,魔將早已走遠了。



    那日,寸步難行的少年在洞中默默發楞,幾時,放眼望著遍地雪色,染了滿襟濕意,朦朧了舊人故地。

    那日,進退失據的魔將在房裡靜靜沉思,不意,隨手撩起兩旁珠簾,碎了一地清響,驚破了幽夢殘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對啦,我是壞人,怎樣~~~(逃走)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6-11-20 11:19 | 9 楼
    « 1 2345» Pages: ( 1/6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潇湘雅卷□

    Time now is:06-22 21:01,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